别了家驹二十八载

Leave a comment

2008年发行的弦续

自那以后,我都会在十五载后面加上一年,一年,又一年。去过香港给他扫墓,去过东京他的旧居,去过他最后入住的医院。。每一年,我都会在今日,直抒胸臆,回忆一番。

可是,去年,我失约了,直到10月末,我才猛然惊觉。啊,已经过去好几个月了吗。。

可想而知,去年,是真的分不出任何多余的精力,在其他任何事物上。

今年,终于有了空闲,我依旧想起了他

可是,我点开曾经耳熟能详的歌,听不下去。我知道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的问题。

确切说,不是听不下去,而是再也没有共鸣,不知道为什么,进不去我的内心。不止对他,所有活着的,过世的,我都提不起兴趣

我曾说,我不想再喜欢明星了,结果,我居然真的是对所有的明星,都不再感兴趣。不管是称之为艺人,偶像,明星,演员,艺术家,whatever。不管活着与否,所有。

并没有打算刻意为之,可提不起劲,就是提不起劲。我连他都不想再关注,更何况去年为此放弃的其他所有人

希望明年的6月30日,可以有所转变

现在的我,只能发这样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了。。。

抱歉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Leave a comment

08年买的弦续,那时还是别了十五载

我都不记得当初是为什么买的了

距离14年去香港扫墓,竟然也过去了5年

回忆过往,个个像失忆了一般,但又是真实发生的事

去了东京塔下的增上寺,去了樱新町的旧居,那里,依然还是93年那会的模样。甚至还去了他被送往的医院。。。

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听beyond的歌了

总是一阵子特别怀念,不过细细想来,的确很久没有了

08年有一次,14年有一次

自打入了J家坑,就真的。。。大概都没脸见他了吧

08年的源深体育场,大雨中与彩虹的419

然后是弦续,曾经的我,也是个摇滚女孩啊

那时的我,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我现在会追kame吧

三心二意的我,追星的步伐,从2年降到1年又降到半年甚至更短

唯独对他。。。那是我从小学开始就爱着的人啊,第一次路边摊购买相片的人

直到上大学,开始追彩虹之前。整整十年不间断地喜欢,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人出现了吧

竟然已经二十六载了

从十五开始,每年数一年,竟然已经二十六了

这张照,大约1996年,在路边摊的小贩手上花5元钱买来的。是我买的第一张明星照

家驹喜欢在左耳戴一只耳环,我一直觉得很酷

这么想来,kame也喜欢在左耳戴这样一个圆环式样的耳环

突然觉得又释然了。。。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Leave a comment

其实,前几年我一到六月还会翻出beyond的歌来听

最近几年,似乎都很少听了

早上听了大地,不知咋地,突然又想听hyde的solo了,然后又转去听Sadistic Desire

25年了啊

现在00后都当道了,90后都自称老阿姨了

4月初去日本的时候,又特意去了一次樱新町

很庆幸那里依旧没变

不过和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貌似还是有些微妙的不同

好在门口的226路标栏杆还是没变

也许,如果没有特别的意外,天灾或是城市规划?

这座建筑会一直存续下去吧

哪怕现在活着的我们都死了

它也会一直在的吧

只是还有谁会记得,25年前,家驹曾经住在这里呢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距离上一次去将军澳看他也过去了四年

才四年,已四年

朋友最近特迷热播剧的男主,还担忧自己怎么那么疯

我告诉她该庆幸自己还有喜欢的心

我现在,又又又又无欲无求了

年末刚入的会呢喂,四月大清早爬平城宫迹看日出的是谁啊

恋与?FF手游?

啥都不感兴趣了

静下心来,回忆过去,无尽唏嘘

别了家驹二十三载

Leave a comment

一年一度的日子又到了

每次先想到的都是别了十五载,那年是08年。然后一年一年开始加,自那以后又过了8年,嗯,那就是23了

之所以会从15开始记,纯粹是因为那年他弟出了张专辑,叫弦续,别了家驹十五载

那之后又过了八年了啊。。。

这八年来,别了彩虹,追了GA。恨透了GA,辗转下重归了福山。然后是木村,慎吾,东山,光一,当中穿插成宫,加藤。八年前简直不敢想。。。

已经八年了啊

14年?去看了他的墓,去了樱新町,仿佛都成了遥远的过去

日子在一天一天地度过

他对我来说,永远是那个夏日,坐在小板凳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戴着亮晶晶钥匙耳环的人

是那个穿着红衣服,印在名为海阔天空的CD碟背面的人

是陪伴了我初中三年在磁带里温柔地唱着喜欢你的人

别了家驹二十三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

别了家驹二十二载

Leave a comment

又是一年此时

每年只会使用一次的tag

我究竟数了多少个年头,今后还能数到多久呢

去年难得的疯狂,圆了儿时的心愿

给他扫墓,去日本追寻他曾经的足迹

那时候,我还在迷福山,新欢是木村

一切仿佛昨日云烟

逝者如斯,生活还在继续

开开心心,不留遗憾地活着,是我对他最大的纪念

据说叶世荣年底打算三子重聚为他办纪念会

可是,过去的毕竟过去了,三人永远变不回四人

谁还能唱出那嘹亮的嗓音呢

他的歌,只有他能唱,不是么

人们更多的,只是在怀念

那还不如让记忆永远停留在过去

别了家驹二十二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