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又来送礼了XD

Leave a comment

我要笑死了,既上次屈原的粽子后,小米又来送月饼礼盒了。虽然游戏已经不怎么氪了,每个月也就100左右,但,好歹混到了vip,总算有点收获=v=

而且有一说一,小米的创意还是不错的,既上次会点灯的屈原(噗)之后,变成了磁带版的月饼。。。最搞笑的是还多了一个磁带周边。上书:请听小米总裁的中秋祝福

我:??????

いらねえ

原以为又是个要扔掉的玩意,定睛一看,居然可以自己录音,突然觉得似乎还有点收藏价值。其实仔细想想,你根本不会录好嘛233333

只是,磁带啊磁带,妈呀几十年前的记忆啊,突然有些怀念。

对小米又稍微改观了一丢丢。。。

话虽如此,最近还是不想氪

也不知道这个vip会员能撑多久(噗)

玩弄人心

Leave a comment

今天,好久没联系的一个小姐妹告诉了我一件事,又让我想起来去年的那场荒诞剧(此剧非彼剧),觉得有必要拿出来说说,现在记忆力越来越不行了,不说,就真的忘了。

当初,机缘巧合下知道有个悦影论坛,可以下载很多高清资源。但是,会员注册是邀请制,不对外公开。隔一段时间,管理员会用各种名目(猜谜,小游戏等)发出10来个名额。由于想进论坛的人太多,注册码永远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其实,对这种限制注册人员的方式我是认可的,开放意味着下沉,将来一定变成垃圾场。很多小众论坛都设立过非常苛刻的注册条件。但,苛刻,和人性之恶是两回事,这也是我为什么会把悦影挑出来说。

我还记得是一年前,当时还没有完全退微博。管理员每天在微博发一个莫名其妙的字,第二天就会把前一天的删掉。大家都在猜是否是密码。最后第九天来着?管理员宣布,Q群密码就是这九个字,只有50个名额,人满截止。由于以前的密码都被删除,加上最后一天的密码只停留了2个小时,导致一堆人互相询问,但如果告诉别人,就意味着名额减少,这个时候已经是一次人性考验。

于是人满了,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大错特错。好戏在后头。

管理员说,这次只有20个名额,20点前,留下20人,发20个码。多一人,少一个码。比如留下30人,大家只能去抢10个码。后面就是“精彩纷呈”的好戏上演了。

管理员说完话,一直潜水在群里,并没有消失。他看着群里的人开始争议,开始商量,因为什么都不做,这里的50人没一个能拿到。可是,所有人都是辛辛苦苦抢到的名额,谁都不愿撤手。

有人提出共用名额,要让别人退。问题是,谁愿意退。僵持。

过了几个小时,开始出现相互指责的声音,声量大的人,开始劝说别人组队,让大家两两配对,然而响应者少。继续僵持。有人接受不了这种玩弄,自愿退出。

又过了几个小时,指责声越来越大,开始陆陆续续有人配对,但显然,达不到预期,即便配对,谁留下,谁退群也是问题,毕竟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群内氛围越来越窒息,骂声也越来越激烈,指责别人冷血自私等各种词汇层出不穷。

全程,这个管理员他一直在边上看着,欣赏着这出好戏,看着在他的剧本安排下,底下的那些“小白鼠”们如何展现人性,如何勾心斗角。我都可以想象他在一旁端茶看戏的嘴脸。有人提出玩法本身存在问题,引导人性之恶,管理员马上就会冒出来,觉得自己被冒犯了,要撤群。如此沉不住气,一点就燃,恰恰证明了其全程一直在看戏!

中途,我越来越觉得荒诞可笑,找了一个姐妹,说我跟你组吧,然后就退了。事实上,她还组了一个人,等于我们是三人共用。

最后,貌似还是剩下了20人,刚好全拿到(事实上,当时的氛围,只会得出这个结论,有想象力的应该能猜出,就和现在网暴一样,你是承受不住那个氛围的)。事后,这位管理员还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功德无量的事,让我们懂得了互帮互助balabala。

事实上,和其他群友沟通,大家都一致赞同,就是在耍人,满足自己的变态心理,只不过,所有人为了所谓的资源,忍气吞声。一部分人怕惹管理员生气,拼命打压群内提出异议的人,生怕管理员一气之下把群解散了。总之,你能见到各种人性。

幸运的是,不久之后,管理员又发了几个码,拼手速被我抢到,于是我有了自己的号,不再和人共用。

针对这出闹剧,事后也有人在微博提出异议,觉得就是在玩人。此举触动了管理员的玻璃心,洋洋洒洒一通是你自己要来,我好心给你balabala,然后开始威胁再也不发。结果么,当然是一群没拿到码的慌了神,纷纷开始指责提出异议的人。。。

说穿了,这不就是一个论坛而已么,所谓的资源,微博上搜XXX柴,啥都有。这种“占山为王”的心态,在很多小圈子里,其实都能看到。

重申一遍,我并不认为限制人数有什么不对,别的论坛洋洋洒洒写八百字真爱文,哪怕拼手速抢码都没问题,这件事,真的是时隔一年,都能让我感到恶心。

当初为了砍柴才加入这个论坛,随着不久后那件事的毕业,其实我并没有在那里下过多少东西,攒了几百币纯当习惯了。那么,我为什么突然又会提起这件事呢?

因为,当初那个共组的姐妹(在我退出后,两人一组),账号由于频繁异地登录被封了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所谓的“互帮互助”哈哈哈哈。

只剩下可笑。

以及,这世上,永远不缺喜欢玩弄人心的人。

那些在网上制造各种对立,看着别人骂来骂去的,何尝不是这种心理呢。

时隔七年的留言

2 Comments

无意中打开b站,躺着一条私信,原来是看了几年前我写的寻访beyond在日本的足迹,想要找到当时提供信息的日饭。

我的大脑pon地一声,打开了尘封多年的记忆。。。

应该感谢我几乎很少整理收藏夹的缘故么,那个日饭的blog地址依旧躺在里面。庆幸的是,即便短视频流行的当下,那个blog,依旧没有消失。我看了当初自己的留言,2014年。。。

七年了。。。

看到的时候瞬间一阵恍惚,开始计算2021-2014等于几。。。

时隔七年,我再度留下了comment,其实没有什么太多想法,只是纯粹感恩那个blog依然还健在。

曾经说好有机会见面,一起畅聊beyond。结果,樱新町我去了一次又一次,甚至去年在日本住了一年,却都没有实现这件事。

我可真是个无情的人啊。。。

也正是因为这,我才赫然发现,有些东西,一定要记录下来,因为你不知道几年之后,它还在不在。

所以,我把她的blog地址贴在这里,希望有更多的有缘人能看到。

https://ameblo.jp/salon-de-kimono/entry-11965394084.html

这是2014年底,她为我整理的东京关联之地,可惜,我后来也没有成行。

刚翻了一眼,又看到了不少趣事,勾起了当时的回忆。比如说某男饭在山手线偶遇四子求握手,被家驹叫住,问起秋叶原怎么走,原来四人乘错站了

好怀念啊,明明觉得就在不久之前,原来已过七年。。。

近况9/15

Leave a comment

最近,客户送了个天猫精灵,转手想扔闲鱼,发现本来就是个便宜玩意,那就索性自己用吧。当个闹钟也挺好的,虽然手机也有闹钟,顺便还可以听天气,听新闻。虽然手机上也可以看到。。。

慢着,那不就意味着我早上不需要手机了么。试用了一天,效果奇佳(应该只是新鲜感作祟)。以前似乎在哪看到,有人担忧退了微博不知道上哪看新闻,这可真是作茧自缚。广播电台还没死绝呢,要想知道,还怕没地方?不过广播我也不想听,广播也是人播的,也会输出观点,尤其这些人也混微博的话。有几次在车上听,差点又把我整破防了。我只想了解基本信息面,这个精灵就挺好,播完天气,马上闭嘴。我只想知道天气而已,几秒钟就可解决。如果打开手机看天气?很可能就忍不住诱惑划别的了。

话虽如此,我有自信这玩意,大概率一个月以后会送人(喂),拭目以待吧。

今天做了一个决定,把手头上所有他的周边,全部寄给日本那些粉丝。其实我很早就想这么做了,原本想以后去日本带过去,现在这形势,总觉得再过1,2年都去不了,索性寄给她们吧。

全都是去年一年抢的东西。是的,我不要了。这些东西对我毫无意义,但我知道,有人喜欢,它们应该待在喜欢它的人身边。

推特那地方,自打回国,登的就少了。出了那事后,几乎几个月才登一次。每次一登,一股扑面而来的微博既视感让人分分钟想关掉,想来应该是我只关注那批人的缘故。但我知道,她们还喜欢他,这就够了。

如今,可以自信的说,21年2月27日那篇文就是分水岭,有些事是我的底线,我没办法原谅。我当初那么喜欢,都没办法让自己接受,硬生生让爱意消磨殆尽,更何况现在。

我也不说什么再见,老早就再见了,现在只是收尾。

现在b站几乎刷不到他,偶尔漏网之鱼跑出来,诋毁嘲笑的话语依旧能让我火冒三丈。如果每个人手上有一张票,只能投一人,我今生只会投给他,不做他想。

这就够了,其余的,我不想再关注一丝一毫了。

他的周边,看了只会勾起伤心事,他的事,只会让我,一次又一次火大,除了当事人的背叛,还要遭受一次又一次愤慨人性却又无能为力。包括现在,我打这字,我的火气依旧在往上窜,我又在浪费这半小时了,又在祥林嫂似的絮絮叨叨了。。。

这样的情绪对我是没有意义的,要懂得远离!

说来也是奇怪,我依然可以津津有味的看着墨染和羡羡,不会产生情绪波动,却无法再看现在的他。嘴上说着爱恨俱灭,果然啊,记恨的是什么,心里门儿清。这么说来,手上还有全套陈情令的蓝光碟,那个我竟然没想到出?不光是价格问题,似乎我打算送出去的,都是和本人息息相关的。

我看似排斥他,却又不排斥他。人的心理,真是神奇。

目前来看,这种状态是最适合我的。

我不知道这篇文,是否会成为心路历程的最后一篇。

真走出来,是彻底不再发一言一语的。

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

讽刺的结局,是的,我送了,但是被退了。

这就是追星买周边的下场(笑),相比之下日星周边倒是不愁没人要,也是神奇。(划掉)该说J饭人傻钱X么(划掉)

当然有环境等各方面因素,我只是有一丝冷笑,嘴上说着“溺爱”,这就是爱的分量啊,也就嘴上好听而已,所以扑面而来的那些赞美之词有意义么?说得多爱似的,看得我还真的当真了(笑)

我只是突然很想笑。

虽然整理的时候,看着那些也没有异样的情绪了,也想过留着也行。我只是万万没有想到是这样的结局。

人的爱,真是浅薄的东西呢。肖战啊肖战,这就是那些爱你的人(包括曾经的我),你认清了吗?请过好自己的生活吧,粉丝啊,最是无情。

终究,它们还是留在了我的身边。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五)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五回 《斗技场的阴谋》

(暴风城内)
莉昂:好热闹啊,斗神祭就快召开的缘故吧。

乔治:热闹归热闹。。。街上的警备太森严了吧。

莉昂:警备兵也是暴风城的特色了。。。

(小巷子)
莉昂:啊,王子!下一个街角往左拐,请跟我来。

王子:。。。明白了。

可疑人物:啊!?

乔治:身手不错,但跟踪的技术太烂。

可疑人物:那,那个。。。

莉昂:你是什么人!?明知道是王子还跟踪的吗!?

可疑人物:啊,那个。。。对不起!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王子:你叫什么名字?

莉昂:王子!?

乔治:没事,看起来不像是密探和暗杀者,估计是有什么事吧。

可疑人物:谢谢,我叫阿瞬。

乔治:你身上那个白色的纹身。。。

阿瞬:是的,如您所见我是斗技奴隶。

莉昂:什么!?

阿瞬:跟踪你们,真对不起!!可是,我有件事无论如何想让王子知道!

乔治:看起来不是可以在路边说的事,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基泽尔屋内)
基泽尔:抱歉让你专程到我的房内。想静下心谈话,这里是最合适的了。

赛娅丽兹:没关系。

基泽尔:您想喝点什么?

赛娅丽兹:不用麻烦了,我不打算待太久。不说找个。。。你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要参加斗神祭?

基泽尔:找个问题。。。我该如何理解您问的意图呢?曾与赛娅丽兹大人有过婚约之人,向其侄女求婚是不道德的?

赛娅丽兹:别岔开话题,没有人在意8年前就取消的婚约。你的代理人。。。是叫基尔迪利克吧?看上去是很强,但对上巴洛兹家少爷的代理人,胜算不到五成。对你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划算的赌局。

基泽尔:是吗?胜负靠的是一时的运势。正如我对尤拉姆君说的那样,正式比赛还不知道什么样呢。正因为如此,举办斗神祭才有意义不是吗?

赛娅丽兹:。。。你还是像这样,隐藏真心在笑啊。。。你真的是变了。以前明明是个老实的乖孩子。。。

基泽尔:因为我学到了,做个老实的乖孩子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的。

赛娅丽兹:基泽尔。。。

基泽尔: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你就是我憧憬的对象。虽然是上任女王和我的父亲因为利害关系定下的婚约,我是纯粹感到高兴。当今陛下即位后,宣布婚约解除时,我是多么失魂落魄。。。

赛娅丽兹:我也知道对不起你。可是。。。虽然这么说,皇姐的判断是正确的。

基泽尔:的确是容易引起继承权纷争的姻缘呢。

赛娅丽兹:上任。。。我们的母亲在成为女王前,经历的争斗实在是太过惨烈。皇姐和我,都不想再经历一遍了。你的母亲也是。。。抱歉。

基泽尔:不。因为那场纷争,法蕾娜和我们戈德温家也变得更强了。这也是母亲愿意见到的吧。

赛娅丽兹:你。。。是认真的吗?

基泽尔:当然。

(旅馆)
旅馆女佣:欢迎光临!。。。这身衣服。。。是女王骑士和。。。难不成是王子殿下!?啊!!怎么办!!

乔治:我们要找间房间,还有空房吗?

旅馆女佣:好的好的!有空房!!这边请!

(房内)
莉昂:。。。你说的是真的吗!?

阿瞬:嗯。。。王子殿下你们也看到了吧?我们住的地下斗技场。从前天起,半夜就传来奇怪的声音。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的。。。

乔治:那个声音带着阿梅思的口音?

阿瞬:是的!

乔治:嗯。。。王子。。。怎么办?

王子:不能坐视不理。

莉昂:是啊。陛下和公主马上就要驾到了。。。如果是阿梅思的暗杀者,那可是头等大事。

乔治:可是,你为什么来找王子?

阿瞬:诶?

乔治:你也有主人吧。何必冒险出逃,只要报告给自己的主人不就好了?

阿瞬:那是。。。因为。。。早些时候,陛下和菲利德大人下令严禁虐待斗技奴隶。多亏了这个决定,我们的日子好过了很多。然而。。。贵族们并不高兴,也包括我的主人。如果现在闹出斗技奴隶的事,以此为借口,他们肯定会说,还是应该对斗技奴隶严加管理!

莉昂:所以尽可能不想让贵族知道?

阿瞬:是的。。。新规实施之前。。。我有一个斗技奴隶的后辈,就是因为太过强大,被戳瞎了双眼。。。即便如此,他还是太强了,那些人说肯定能卖个高价,就把他带去了国外。。。听说他就像货物一样被装上船。。。之后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我已经。。。不想再看到同伴遭受同样的欺凌了!!

莉昂:阿瞬。。。

王子:知道了,就我们几个去调查吧。

阿瞬:啊。。。谢谢!

乔治: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多谢告知。。。问题在于,怎么查?不让戈德温卿发现,搜索斗技场难度不小。

阿瞬:不要紧!只要沿着我逃出来的路原路返回,就能溜进斗技场了!

莉昂:就这么说定了。

乔治:要是被人发现就糟了,你先躲在这里吧。等我们准备好了来接你。

阿瞬:好的!明白了!

莉昂:乔治大人。。。什么准备?

乔治:不是还有一个人吗?要是落下了,可就烦死了。

莉昂:啊,说的是呢!

(暴风城门口)
赛娅丽兹:哦,是你们啊,来的正好。话提前说完了,我正愁接下来干什么呢。

莉昂:我们也是来找赛娅丽兹大人的。

赛娅丽兹: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番叙述)
赛娅丽兹:哼。。。这可不太平啊。知道了,我也一起去吧。

莉昂:可是。。。今晚戈德温卿不是准备了接风宴吗?

赛娅丽兹:没事。那个我已经回绝了。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我就说大家都累了,没什么胃口吃饭。

王子:那正好。

赛娅丽兹:是啊,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接下来,我们去见见那个叫阿瞬的人吧。

(旅馆房内)
赛娅丽兹:你就是阿瞬?

阿瞬:是的!

赛娅丽兹:我叫赛娅丽兹,你好。

阿瞬:我知道!您是王子殿下的阿姨吧?

赛娅丽兹:话是没错。。。被人叫阿姨还是觉得不爽啊。

阿瞬:啊,不,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乔治:阿姨就是阿姨啊,这有什么办法。

赛娅丽兹:你也别阿姨阿姨的叫!

阿瞬:那,那个。。。

(深夜水井旁)
阿瞬:从这里可以前往斗技场。

赛娅丽兹:嘿。。。有意思。

乔治: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不是去玩的。

赛娅丽兹:我当然知道!好了,走吧!

(地下通道)
莉昂:好厉害。。。没想到城市的地下这么。。。

乔治:是戈德温卿下令建造的?

赛娅丽兹:应该不是。看上去年代久远得多。这座城原来还是首都的时候,就听说地下有道路相通。。。现在还保留着啊。。。

阿瞬:街上的民众估计都不知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

莉昂:阿瞬。。。你为什么不逃呢?

阿瞬:什么?

莉昂:既然有这条小路,你可以逃出去,不再做斗技奴隶啊。

阿瞬:。。。如果我这么做了,我的家人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

莉昂:。。。家人?

阿瞬:我是为了让父母和弟弟们过上好日子,才去当斗技奴隶的。我家里很穷。如果我逃跑了,我的主人一定会惩罚我家人。所以我。。。就算知道能逃跑,也不能逃。不光是我,其他斗技奴隶几乎都是如此。

莉昂:对不起。。。

阿瞬:不。。。

王子:。。。快走吧。

阿瞬:是啊。。。

赛娅丽兹:既然如此,在阿瞬出逃被发现前,赶紧解决吧。

乔治:看起来还没有引起骚乱,趁现在。

阿瞬:谢谢大家。。。我们走吧。

(死胡同)
赛娅丽兹:咦?是死路?

阿瞬:稍等。呼!!

众人:啊。。。

阿瞬:这边

莉昂:这里是。。。

赛娅丽兹:斗技场的地下室吧。。。

乔治:谁在那!

阿瞬:啊,不用担心,他们是我的伙伴,也是斗技奴隶。大伙!我把王子带来了!

斗技奴隶:哦哦。。。!不愧是菲利德大人的儿子!理解我们的难处!谢谢!谢谢!

赛娅丽兹: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斗技奴隶:啊,对了!声音!其实,就在刚才,又听到那个声音了。就在那里。。。

王子:明白了,交给我们吧。

斗技奴隶:拜托了。。。

???:。。。哦。。。

阿瞬:。。。听到了吗?

莉昂:这边!

???:我们。。。同胞的。。。

阿瞬:声音是从对面传来的。。。

???:做到那步。。。就好。。。

赛娅丽兹:的确。。。是阿梅思人的口音。

莉昂:这里。。。和刚刚那个地方一样,也有扇隐藏的门。

???:只能靠。。。你。。。

乔治:几个人?

莉昂:。。。两个人。。。不,好像有3个。。。

???:。。。杀了。。。女王!

阿瞬:什么!?

???:是谁!?

乔治:切!!

(乔治一脚踹门)
可疑男:什么!?

阿瞬:泽伽先生!?

可疑男:喂!撤退!!

可疑男:嗯!!

莉昂:王子!

王子:追上逃跑的人!

乔治:是啊,还有很多话想问他们呢!

阿瞬:泽伽先生。。。

泽伽:去吧。我不会逃也不会躲。

斗技奴隶:泽伽就交给我们吧!王子殿下去追那些人!!

阿瞬:走吧!

(小树林)
阿瞬:啊!?

可疑男:切!好烦!既然如此!

(交战后)
可疑男:唔。。。。。。

阿瞬:这些人。。。真的是阿梅思人。。。?

乔治:需要调查后才能确认,但八九不离十。。。

(牢房内)
基泽尔:错不了。在那些人的行李中,找到了刻有阿梅思南岳兵团印记的短剑。

阿瞬:啊。。。

尤拉姆: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泽伽!!你!你竟然是阿梅思的密探!?你当我是傻子吗!?说句话啊!!哈。。。哈。。。哈。。。

基泽尔:在斗神祭中获胜,代理人能得到陛下和公主的赐言。所以在商量如何加害那二位的计划吧。

尤拉姆:为。。。为。。。为。。。为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只要你能赢,许你一生荣华富贵吗!!你究竟有什么不满,冒天下之大不韪!?

基泽尔:尤拉姆君,这不是钱的问题。那些人中,有一个松口了。这个男人。。。是阿梅思出身。

莉昂:诶。。。

赛娅丽兹:你说什么!?

阿瞬:泽伽先生!这是真的吗!?

尤拉姆:哈。。。哈哈。。。王子殿下!!我我我不知道啊!我和爸爸都不知情!!真的!!请相信我!!

王子:我知道

尤拉姆:诶。。。

基泽尔:我也赞同王子殿下的意见。

乔治:是啊。如果巴洛兹卿是幕后黑手,根本没必要选在这个地方和阿梅思人接触。在别处谈好步骤,让尤拉姆给泽伽发指示就好。

基泽尔:是的。巴洛兹家应该没有参与此事。

尤拉姆:就。。。就是说啊!!我们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哎!我就知道大家肯定能理解的!既然和此事无关,那我先行告退了!!啊,这个人绞刑也好什么也好,随你们处置!

阿瞬:。。。绞刑。。。

赛娅丽兹:妄图行刺女王。。。肯定处以极刑了吧。

基泽尔:不能让罪人的血玷污了神圣的斗神祭,处刑将在斗神祭之后进行。在那之前,泽伽将被监禁在此处。天色已晚,各位请回房休息吧。

阿瞬:泽伽先生。。。

(王室休息室)
莉昂:总觉得。。。如鲠在喉。这样真的好吗。。。

王子:应该。。。是好的吧。

乔治:至少不能放任不管。

赛娅丽兹:是啊。。。可是。。。事到如今,已经不可能再安排比泽伽更强的代理人,尤拉姆大概率要弃权。如此一来。。。最接近胜利的人是。。。基泽尔。

(基泽尔屋内)
基泽尔:您在啊,父亲。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马尔斯卡尔:我想听听你的感想。

基泽尔:感想吗?

马尔斯卡尔:嗯。。。你满足吗?

基泽尔:一般般吧。。。

马尔斯卡尔:嗯。。。计谋玩得太过了。

基泽尔:我只不过是暗地里放出了这条街的地下通道和泽伽出身的情报。至于阿梅思人上钩,以及巴洛兹牵扯其中自我毁灭,都是事态的自由发展。王子殿下也参与进来,倒是让我看了一场好戏。

马尔斯卡尔:这就叫做计谋。必要之时,不论什么计谋都要果断使用。但过度的谋略,有时也会迷失方向。

基泽尔:我明白,父亲在边上看着就行。在这场斗神祭,一定会准备好展现我等大义。

第五回 《斗技场的阴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