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博展览

Leave a comment

今天临时起意,去上海博物馆看了噩国青铜展和中西交汇瓷器展。

早上在网上搜的时候看到有在线展览,看了瓷器展,以为已经过了眼瘾。果然啊,一旦起意,赶紧行动吧。对于我来说,一旦起意,99%都是成行的,几乎没有例外。。。出行全靠一时兴起,真的佩服自己。

 

上海博物馆那块好久没来了,来福士负一楼的宇治抹茶店,竟然没了,还想尝一口呢。多了个意大利冰淇淋店,最小的也要59元,肉痛啊没买,毕竟大冬天,虽然平时戏称一个周礼包才168元,眼睛一闭就花出去了,可叫我花59买个酸奶大小的冰淇淋。。。对不起,我穷(噗)

 

先去看了瓷器展,实物果然和网上不一样,虽然隔着玻璃。关键是大小,网上看着都小巧玲珑的,实物一看卧槽好大只。不知道为什么,我对沉船的瓷器特别感兴趣,虽说瓷器耐久,所以在海底依旧保存完好。可我看着这些瓷器,就会想到和他们一起的人,也已经沉入海底了。。。

 

另外,我特别喜欢这种在西洋油画里出现的瓷器。这是明代的青花赤壁赋碗。

 

 

噩国青铜展那个,我居然还是第一次知道有噩国。。。不如说我历史已经全还给老师,连初中生都不如了。。。

 

噩国的青铜器保存得非常好,造型奇特,格外夺人眼球。(好吧查了一下果然还是修复过的,但也很了不起啦)

 

最喜欢这个兽面纹卣

 

 

回家路上本想到附近大悦城楼上的奶茶店买一杯,毕竟其连锁店被划定为全中国最小的中风险区,我倒要尝尝是什么味道能吸引人+7期间还到处乱跑。结果一去竟然装修,哎,没喝成。还想尝一口呢。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十七)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十七回 《营救军师》

莉昂:啊,王子!早上好!赛娅丽兹大人还在休息呢。。。乔治大人似乎已经出门了,没看见他。。。接下来干什么呢?

科内利奥:剩下的音乐精灵在哪里?要是知道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凡夫俗子!!

波兹:哦殿下,早上好。什么?您说梅尔塞斯卿吗?在下当然知道了!哎呀,天才军师说的就是那样的人啊!如果有那人在,对现在的殿下来说胜过数万精兵。。。真是太不幸了。

戴因:早上好,殿下。梅尔塞斯卿吗?虽然我没有见过,但知道是个值得尊敬的军师。8年前迎击阿梅思的时候,我们塞布尔兵因为那人的计策获益匪浅。如果可以,真希望能迎来我方阵营。

萨尔姆:王子殿下,听说您也去了罗德湖,这是真的吗?这可不行,如果殿下有什么闪失,就对不起已故陛下了。希望今后不要再出远门了。

露赛丽娜:早上好,HYDE殿下。什么?亚盖特监狱?详细情况我不太清楚,只知道位于菲塔斯河的中州,只能通过船只进出。。。啊,殿下!难不成,您在考虑什么危险的事?如果是那样,请您不要做!拜托了!

尤拉姆:殿下!!一定要救出公主哦!!

(拉夫特弗利特)
罗格:哟,王子殿下!又要乘船去哪儿啊?

王子:我想去一下亚盖特监狱。

罗格:什么!?监狱,这可不太平啊。难道是那个?想帮谁逃狱吗?

王子:差不多吧。

罗格:果然啊!嘿嘿嘿!王子殿下!你真是走运!因为找到了我!!好了,上船上船!!阿兰!开船了!加把劲啊!!

阿兰:怎么了老爹,突然那么兴奋。

罗格:当然了!你也高兴点!!别问了高兴点!!!

阿兰:。。。哈?

(亚盖特监狱)
罗格:看到了吗?那就是亚盖特监狱。

阿兰:怎么办啊老爹!船根本靠近不了啊!

罗格:慌什么!只是来看看情况的!潜入里面的方法我当然考虑过了,就是要绕一点远路!

阿兰:喂!你去哪啊!?

(矿山)
罗格:这里是巴斯卡矿山。过去盛产高品质的矿石,十多年前被开采光了以后,就成现在这副样子了。

莉昂:然后。。。那个。。。为什么带我们到这里来?

阿兰:就是说啊老爹!就算是找地方休息一会也太恶趣味了!

罗格:别这么说嘛!从这座矿山的深处,可以到一个好地方哦。就当被我骗了,陪我走一趟吧!

莉昂:王子。。。

海狸族:干嘛,别随便进来。老子最讨厌人类了!出去!

(矮人洞穴)

莉昂:这里竟然有人。。。!?

阿兰:小孩子?。。。看来不是。

罗格:在法蕾娜生活的不仅是人类哦。他们叫洞穴矮人族,以挖洞为乐趣的奇怪家伙。稍微有些偏执,但都是好人!和贵族比起来,要好相处多了!哈哈哈哈哈!好了,这里有个我认识的朋友。。。不过这些人从远处看分不清谁是谁,稍微找一找吧。

(NPC闲聊)
女矮人:这里的洞穴和好多好多地方相连哦。虽然也有出水的地方无法相通。

男矮人:除了打铁铺和首饰店和人类有交易,其余人就负责挖洞。为什么要挖洞?当然是因为想挖所以挖啊。

男矮人:上面好像发生了很大的争吵啊。不过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要挖洞就好了。

老年矮人:老子迄今为止挖的洞,连起来比菲塔斯河还要长!厉害吧!认输了吧!!

矮人少年:妈妈说我还不能挖洞。等长大了才能挖。

女矮人:真是的,男人怎么都喜欢挖洞。。。虽然也不影响生活啦。。。

矮人少年:我虽然喜欢挖洞,但也想尝试打铁呢。

打铁匠:。。。。。。嗯?你在叫俺吗?干打铁活,耳背了听不清楚。。。你有什么事吗?。。。哎!?打打打,打铁!?。。。唉。。。谢谢你,可惜办不到。虽然俺是个打铁的,但没有好的工具可以打出优质的武器。唉。。。虽然打铁的手艺是有自信啦。。。唉。。。好想打造武器啊。。。还有没有好一点的工具啊。。。

女矮人:人类有什么事吗?不要把我们牵扯到麻烦事上去。我们不会麻烦你们。所以你们也放过我们吧。

男矮人:人类在这里逛来逛去真是稀奇啊。

男矮人:下次挖哪里好呢~

(洞穴出口)
罗格:喂~!甘公!!你在吗~~!?

矮人:不是,甘公。

罗格:哦!你在啊!甘公!!

矮人:不是,甘公。我叫,甘地。

罗格:啊哈哈哈哈!你还是老样子啊!!

甘地:是谁?

罗格:哦哦,对了对了!给你介绍,甘公!别吓着了!这位是HYDE王子殿下和女王骑士的莉昂!

莉昂:我是见习。。。

罗格:她是我的女儿,阿兰!

阿兰:你,你好!

甘地:说谎,不好。

罗格:哈?说什么谎?

甘地:你,和王子不可能是朋友。

莉昂:这,这样。。。

甘地:你的女儿,不可能这么可爱。

阿兰:你。。。你这家伙!!不要说这么羞耻的话!!干,干嘛?

甘地:。。。知道了。果然是你的女儿。

阿兰:你说什么!?

罗格:这是什么意思。。。

甘地:这几位。。。也是真的?

罗格:王子殿下的委托!甘公!把亚盖特打通吧!!你肯定会干的吧?

甘地:。。。知道了。

莉昂:那,那个。。。

阿兰:喂!去哪里啊!?

罗格:什么哪里,当然是亚盖特监狱啊。

阿兰:哈!?

罗格:我们以前,曾经干过帮人逃跑的勾当。

莉昂:帮人逃跑。。。?

罗格:帮助欠下恶性高利贷无法周转的人逃跑啦。。。斗技奴隶逃跑的时候帮忙带路啦等等,生意可兴隆了。

阿兰:第一次听说。。。

罗格:。。。然后。我们曾经想要帮试图从亚盖特监狱逃跑的囚犯!

莉昂:哎?

甘地:那个时候,挖了一条通往亚盖特监狱的地道。

罗格:那个地道就在前面!

阿兰:真的假的。。。

罗格:跟过来就知道了!

阿兰:没办法。

(洞穴尽头)
阿兰:怎么回事?这不是死路吗?你不是说挖了洞了吗!?喂,喂。。。

罗格:我不是说了么?试图逃跑。洞快挖好的时候,要逃跑的顾客被转移到其他监狱了。我们的工作也中止,洞就挖到这里,不再管它了。

阿兰:等,等等老爹!那这个是不是真的通往亚盖特监狱,谁也不知道不是吗!!
罗格:放心,没事!洞穴矮人族在挖洞方面是天才!甘公更是天才中的天才!相信他吧!

甘地:打通了。

罗格:哦!干得好甘公!!

莉昂:啊,请等一等!

(地下室)
莉昂:这里是。。。地下室呢。

阿兰:真的是亚盖特监狱吗?

罗格:疑神疑鬼。。。先别说话了。好不容易来到这,被人发现就糟了。

甘地:后面,你们干吧。我,回去了。

莉昂:哎!?你要回去了吗!?

甘地:挖到一半的洞,不想置之不理。已经满足了。

阿兰:啥意思。。。

王子:一起来吧。

甘地:我,跑起来慢。潜入的话,拖累你们。

罗格:回去小心啊!甘公!好了,我们走吧?王子殿下!

(亚盖特监狱)
莉昂:看起来,这里是监狱没错。

罗格:看吧!甘公的手艺是一流的!

阿兰:你拽什么拽啊。。。

莉昂:王子!我们快去找梅尔塞斯卿吧!

(途中)
莉昂:王子!那里是出口!

(牢房门口)
看守:可恶!!贼人已经到了这里!?

阿兰:哇,好多人啊!

看守:别慌!!保护梅尔塞斯卿!!

看守:哦哦!!!

莉昂:咦!?

看守:绝不让你们通过这里!!

(战罢)
看守:哈。。。哈。。。可,可恶!戈德温的手下!!就这么想杀了梅尔塞斯卿吗!?

阿兰:啥?

看守:哈。。。哈。。。绝。。。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的!!

莉昂:请等一等!我们不是那样的人!!

阿兰:就是说啊!诺!你好好看看!这是王子殿下吧!!

看守:王,王子殿下!?

看守:真。。。真人?

莉昂:我们是想请梅尔塞斯卿做王子的军师,才找来的。

看守:是,是这样啊!对,对不起!!

阿兰:你看!都是因为你一脸凶相,被人误会了!

罗格:关我什么事!!

看守:我,我叫希乌斯!是负责这里的看守!她是一起看守的雷蕾!!

罗格:看守。。。就是看管牢房的咯?看管牢房的为什么要保护囚犯?

希乌斯:我们是奉命不得不关押梅尔塞斯卿!一开始就知道这种处置不应该!在这里照顾梅尔塞斯卿以后,接触到了其人品和渊博的见识!我们深知,这位大人才是法蕾娜需要的人物!

雷蕾:那位大人没有做错任何事。。。!可是戈德温卿。。。

莉昂:戈德温卿?把梅尔塞斯卿关在这里的不是陛下吗?

希乌斯:据说当初戈德温卿主张立即对梅尔塞斯卿处刑!女王陛下网开一面减了刑,关到这里禁闭!

莉昂:和听到的似乎不一样呢。。。

希乌斯:陛下。。。在先前的谋反中驾崩。。。这次戈德温卿一定会来取梅尔塞斯卿的性命,所以我们才在这里警戒!因此,把各位误认为是戈德温卿的刺客!真是对不起!!

雷蕾:还。。。说不准。你是不是真的王子,来迎接梅尔塞斯卿的!你能证明吗!?

希乌斯:雷,雷蕾!你这么还在说这种话。。。

雷蕾:是希乌斯你人太好了!如果那位大人有什么事。。。

莉昂:我的武器交给你保管。如果我们中有人行为不轨,请不要犹豫把我杀了。

雷蕾:你。。。

王子:把我的武器也给你吧?

莉昂:不行,王子。这是我的职责。

希乌斯:不,不用做到这种程度。。。!

莉昂:没关系的。这个人,真的是拼了命要保护梅尔塞斯卿。我很清楚。

雷蕾:。。。你也是。。。这样吗?

莉昂:是的。我是王子的护卫。

雷蕾:护卫怎么能舍弃武器?

莉昂:是啊。可是,我连王子的志向也想一起守护。

雷蕾:啊。。。

希乌斯:雷蕾。是我们输了。

雷蕾:。。。呵。。。我带各位去见梅尔塞斯卿。这边请。。。王子殿下。

阿兰:真是的。还以为会怎么样呢。

罗格:就是说啊。对心脏不好。

(牢房内)
希乌斯:梅尔塞斯卿!抱歉打扰!

???:请进。

雷蕾:我把王子殿下带来了。

女性:谢谢你,雷蕾。

雷蕾:没,没有。。。

莉昂:你,你是。。。梅尔塞斯卿?

女性:是的。我叫露克莱提亚-梅尔塞斯。HYDE王子殿下,莉昂,还有拉夫特弗利特的各位,我已恭候多时。

阿兰:恭候。。。你知道我们要来吗?

露克莱提亚:不是。我不知道,只是在等。虽然我是被囚之身,多亏了希乌斯和雷蕾,对外界形势也略知一二。所以,我知道近期会有人来。来利用我的人,还是来杀我的人,则另当别论。不过,没想到是王子殿下来救我,好荣幸啊。我就像是童话故事里的公主呢。

阿兰:哈。。。哈?

露克莱提亚:站着说话也不方便,各位请坐吧。

罗格:这里是牢房啊。。。

阿兰:比我们的船还气派。

露克莱提亚:这里原先,似乎是关押内有隐情的王族和贵族的房间。我到这里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成大人物了呢。

罗格:这样啊。。。

莉昂:然,然后,那个。。。梅尔塞斯卿。。。

露克莱提亚:可以哦。

莉昂:哎?

露克莱提亚:你们是想邀请我成为殿下的军师吧?我欣然接受。

莉昂:真,真的吗!?

阿兰:答应得这么干脆。。。

露克莱提亚:只不过。。。殿下,选我真的没问题吗?向女王陛下进言宿上太阳的纹章的人,正是我。

莉昂:什么。。。!?

露克莱提亚:罗德湖暴乱之际,戈德温卿趁乱意图夺取太阳的纹章。我将他的计划透露给陛下并建议,只有宿上纹章才能够保护纹章。

莉昂:竟然有。。。那样的事。。。

露克莱提亚:赛娅丽兹大人提到我的时候,样子是不是很奇怪?陛下会变了一个人,原因在于我。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吧。

雷蕾:可,可是!如果不那么做,这个国家2年前,就成为戈德温卿的囊中物了!

露克莱提亚:话是如此。但,家属的心情不能混为一谈吧?

雷蕾:啊。。。

露克莱提亚: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当时,我是戈德温卿的军师。不能做出忤逆其利益之事。可是,比起军师的任务,我更优先自己的判断,背叛了戈德温卿。代价就是,我被关到了这里。您明白了吗?我是一个可以心平气和做出这些事的人。如果我认为王子殿下做错了,可能还会选择背叛。即便如此,您也要邀请我做您的军师吗?

王子:拜托了。

露克莱提亚:好的,受您所托。从今日起,我不再是什么贵族,而是侍奉殿下的一介军师。请叫我露克莱提亚就好。

雷蕾:梅尔塞斯卿。。。。不,露克莱提亚大人!我,我也。。。

露克莱提亚:你们也想来吗?

希乌斯:可,可以吗!?

露克莱提亚:没问题吧?

希乌斯:是!!荣幸之至!!

雷蕾:我很乐意侍奉左右!

(牢房外)
希乌斯:王子殿下,露克莱提亚大人!请小心!

雷蕾:站在露克莱提亚大人这边的,只有我们这些极少数的看守。其他人只把露克莱提亚大人当做囚犯。

露克莱提亚:这是逃狱吧。不会轻轻松松放我们出去呢。

罗格:为什么,我还以为回程会很轻松呢!

阿兰:嘿,来捣乱的人踢飞就好!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对吧,王子殿下!!

希乌斯:王子殿下!这里有一个有点奇怪的囚犯!听说太阳宫遇袭的时候,和戈德温家的学者一起进入了封印之室。。。因为趁乱夺取太阳的纹章被拿下!名字好像叫基利。。。

???:我只不过是调查封印太阳的纹章的胸像。

希乌斯:哇啊啊啊!?你,你这家伙!!怎,怎么开锁的!!?

基利:这种锁我随时可以打开。因为这座监狱四面都是河逃不出去,才乖乖待着而已。

希乌斯:什,什么。。。

基利:不说这个了。。。你,是王子吧。王室的人应该知道吧。封印太阳的纹章的胸像。。。是从哪里拿来的?

王子:入口。

基利:。。。。。。不应该问小孩子的。打扰了。

希乌斯:喂!!你要去哪里!?

基利:你们从地下挖了洞,溜进来的吧。我就从那里出去了。

希乌斯:你怎么会知道!?

基利:鞋底沾了泥。

(地下室)
希乌斯:请等一下!各位想去哪里!?

阿兰:哪里。。。

罗格:当然是从哪来,回哪去啊。

雷蕾:你们想让露克莱提亚大人钻洞吗!?

露克莱提亚:哎呀,我是无所谓啦。

希乌斯:不可!交给下官吧!我会用船护送的!请去船坞吧!

(船坞)
露克莱提亚:啊~~~。时隔2年,监狱外的空气!好清新啊。

阿兰:。。。你真是那个有名的军师?

露克莱提亚:哎呀,清新的空气,无论对谁都是清新的哟。

阿兰:不,我不是指这个。。。

希乌斯:这边请!

露克莱提亚:王子,动作要快一点了。拉夫特弗利特差不多要遇到危险了。

罗格:什么!?

阿兰:危险是指什么!?

露克莱提亚:马上就知道了。我们走吧。

警备兵: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希乌斯:有贼!!有贼入侵了!!

警备兵:什么!?怎么可能!!从哪进来的!?

希乌斯:不知道!

雷蕾:以防万一,我们用船转移囚犯!你们去搜索贼人吧!

警备兵:好,好的!知道了!!

罗格:什么啊~~~!这么简单,喂!!

希乌斯:的确。。。身为同僚,感到羞愧。

阿兰:别说了快走吧!去确认拉夫特弗利特是不是真的有麻烦了!

第十七回  《营救军师》 完

音乐剧福尔摩斯

Leave a comment

元旦的时候,回顾了大逆转裁判,被男二的福尔摩斯吸引,也燃起了熊熊的探案心,于是剧荒了。。。

下载了未定,被雷回来了。。。

依旧剧荒。。。于是网上搜了一下,嘿,有福尔摩斯音乐剧,于是今天去看了

我还是第一次在国内看音乐剧,人生中唯二的两个音乐剧,SHOCK和王家的纹章。。。

老实说第一次看有一点点不习惯,主要是一些明显不用唱的普通对白也要唱,又不押韵,感觉怪怪的。。。不过后面习惯了是好很多,最主要的是,只有唱歌才有字幕,否则有时候都听不清楚在说什么23333

事先对原著毫不知情,福尔摩斯从没看过原著,唯一看过的就是那部英剧。知道有个夏洛克,有个华生,虽然音乐剧里华生还改成了女人。

此次演出的剧目是《安德森家的秘密》

虽然福尔摩斯是主角,不过剧中更像是个叙述人,风头都被埃里克盖过了。虽然原著是探案,音乐剧却用不同的时间维度,不同人的叙述,为我们带来了一个不太像西方的讲述自我牺牲的爱情故事。

这么说怪怪的。。。其实吧,仔细想想,莎士比亚有经典的罗密欧和朱丽叶,近的还有泰坦尼克,这种男主奉献的戏码貌似是挺多的,可是,如果拿现实对比的话,我是觉得不太会出现那种男的啦。。。正是因为知道现实里没有这样的痴情郎,才会觉得不太像吧。

简而言之

埃里克,你是不是有点大病?怎么看怎么像小说男主的角色,咋就这么卑微呢。这么看来,也许他爱的不是露西,而是为了露西牺牲的自己吧。。。

不过最有点大病的还是露西。。。都亲眼撞破奸情了,还能一口一个我爱的,更是无法理解。。。。。。

不管怎么说,露西好歹是继承了庞大遗产的富婆了,埃里克居功至伟。

哎呀,总之剧里最喜欢埃里克,衣服好看,声音好听^_^除了脑子有点不开窍(噗)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十六)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十六回 《结盟受挫》

(拉夫特弗利特)
厨师:王子殿下,欢迎光临。您要来点什么吗?

顾客:王子殿下!到这里来,一定要吃鱼!烈王师傅的鱼料理举世无双!!

烈王:不,都是因为河好,鱼也跟着好。仅此而已。

顾客:又来了!烈王师傅你好谦虚啊!!啊~~~太好吃了,一不留神就点多了。这下吃不完了。

女孩:爸爸的菜不好吃吗?

顾客:不,不是的,春眠小朋友!正相反!!

春眠:。。。那条鱼是我养的。为了让客人吃上,我杀的鱼。如果不吃的话,鱼太可怜了。。。

客人:啊,小春眠!?

烈王:别说了,春眠。客人,我的女儿失礼了。

顾客:没关系的,相比之下,是我没礼貌。。。

春眠:爸爸,你不是一直说要珍视生命吗。。。

烈王:没错。但是,不可以责怪客人。

春眠:。。。爸爸。。。

顾客:那,那个。。。王,王子殿下~~~怎么办啊~~~。

王子:全部吃了吧?

顾客:就,就是说啊!这么好吃的东西剩下来,就算把我丢到河里也没话说啊!好~~~咯!!肚子好像又饿起来了!我全部吃光它吧!!小春眠,和爸爸好好相处哦!

春眠:客人。。。嗯!

烈王:抱歉。。。

客人:道什么歉啊?能有这么美味的食物填饱肚子,我太幸福了!!

烈王:这个国家的河鱼真不错,适合大展身手。

春眠:王子殿下,欢迎光临!这里有好鱼!想让王子也尝尝!

(舰船达巴卡)

奇萨拉:你是。。。王子殿下!

拉迦:噢。。。啊,幸好你没事。。。

奇萨拉:提督,他们难得前来,先到里屋坐下休息吧。

拉迦:嗯,是啊。别傻站着了,坐吧。之后慢慢听你们说。

(里屋)
拉迦:真是不得了的发展啊。。。我们这消息灵通的人不少,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包括你们到我这来的理由。

莉昂:那么,拉迦大人是。。。

拉迦:是啊。。。你们知道吗?索尔法蕾娜和暴风城已经开始征兵了。

莉昂:征兵。。。难道是为了与我们交战。。。?

奇萨拉:不仅如此,增强兵力是戈德温卿一直以来的主张。

拉迦:他们借着占领太阳宫的机会,打算正式变革这个国家吧。我们也看他们不顺眼,所以内心是很想帮你们的。。。但说实话,我不想和巴洛兹卿联手。我们可受不了当贵族的棋子。

莉昂:拉迦大人。。。

拉迦:你们其实也是这么想的吧?

莉昂:什么?

拉迦:自己很清楚吧?被巴洛兹家那个老狐狸任意摆布。

奇萨拉:提督。。。何必说得这么直接。。。

拉迦:我没有打算指责什么,现在的你们要和戈德温对抗,还是需要那个老狐狸吧。可是,这样下去真的好吗,你们好好想清楚吧。不好意思,难得来一次,帮不上你们的忙。作为道歉,给你们一句忠告。要想集结同伴,需昭示大义。首先要解决罗德湖。如果放任那里不管,先不论贵族们怎么想,民众是不会认可你的吧。

(闲聊)
奇萨拉:殿下,请别放在心上。提督虽然话说得刺耳,但都是为了殿下着想。

拉迦:不过,为什么那个老狐狸,不推赛娅,反而要推你上台呢。虽说是自己放弃的,但她毕竟是排在第二的王位继承人。作为招牌,选她不是更有效果么。你怎么认为?

王子:正因为我没有王位继承权。。。

拉迦:哦。。。原来如此,你也是这么想的啊。的确,赛娅上台,就会变成储位之争。和十几年前相比没两样。戈德温家和巴洛兹家各自拥立女王候选展开较量。在民众和其他贵族看来,不过是重蹈覆辙,大失所望。没人会追随你们吧。可是,如果是和王位无关的你,就不用担心。还可以树立为阿尔修塔特陛下和菲利德阁下报仇,解救被囚公主的大义名分。可是。。。应该不止这一点,那个老狐狸,肯定还藏着什么心思。你要小心了,一不留神可能会被人利用,卷入巨大的阴谋中。

(船边)
???:王子殿下!请等一等!

莉昂:奇萨拉小姐。。。?

奇萨拉:我家那位的船就停在附近。如果有需要,我家那位和女儿任凭差遣。那两人的性命是殿下和赛娅丽兹大人救下的。

莉昂:哎。。。?

奇萨拉:我家那位和女儿向鲁纳斯的金砂出手的时候,是你们把他们带来了这里。如果交给警备兵,被带去索尔法蕾娜。。。可能就被卷进叛乱中了。我知道,您是想说一切都是天意吗?可是,对我们一家来说,殿下和赛娅丽兹大人就是救命恩人。对此我们还未报答,那不就成了殿下伤心之际,我们却在一旁开心的局面了吗。请让我们报恩吧。我不能离开提督身边,因此,请尽情差遣我家那位和女儿吧。

奇萨拉:对了对了,去罗德湖需要乘船吧。我家那位马上就派上用场了呢。

(船坞)
阿兰:啊!王子殿下!

罗格:哦!

阿兰:那,那个。。。这次的事。。。那个。。。

罗格:女王陛下和菲利德大人真可怜啊。。。哇——!!!好痛!!你突然干什么!!!

阿兰:闭嘴吧笨老爹!!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啊!!考虑一下王子殿下的心情啊!!

罗格:我考虑了啊!!所以才说真可怜啊!!

阿兰:这就叫做没心没肺!!!

莉昂:那个。。。别这样,父女之间别这么说。。。

罗格:对,对不起,王子殿下。。。那个。。。对了。听孩子她妈说。。。

阿兰:如果不是王子殿下,我和老爹肯定遭殃了。所以,那个。。。让我们报恩吧。。。不对,请让我们报恩!!

罗格:拜托!不是,拜托您了!!

莉昂:王子。。。

王子:我知道了。谢谢。

阿兰:太好了——!!这才是王子殿下嘛!!在拉夫特弗利特,双倍报恩是起码的!我们会鼓足干劲报恩的!!

罗格:就是这么回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尽管开口!帮不上的忙是帮不了只要能做的,不管什么都会做!

阿兰:哦?马上就要我们报恩了吗!?

罗格:哦!王子殿下!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

王子:我想去罗德湖。。。

罗格:哦!是吗!久等了!!那就赶紧上船吧!!阿兰!开船了!!

阿兰:哦!

莉昂:这是。。。水流的纹章!?

罗格:嘿嘿!厉害吧?

阿兰:两位,抓紧了!

(南边的船坞)
罗格:从这里往南走不远,就是罗德湖。本来是打算送你们到更近一点的地方的,河的下流有戈德温的城寨,船无法靠近。

阿兰:没事,沿着山路走,不会让寨子里的人发现的。我们走吧!王子!

莉昂:咦?阿兰也去吗?

阿兰:当然了!我不是说了吗?报恩要双倍。老爹!好好看船!别四处瞎逛啊!!

罗格:你才是,不要给王子殿下添麻烦!

(罗德湖)
塔盖尤:哦,王子殿下!是王子殿下吗!?这次的事,真的很遗憾。请节哀。于是。。。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殿下现在应该很忙吧,怎么会来这种如同废墟的城镇。。。

王子:请加入我们吧。

塔盖尤:。。。殿下。。。恕难从命。

莉昂:塔盖尤先生。。。

塔盖尤:这里的人,还是没有忘记女王陛下的惩罚。羞于启齿的是,有人甚至公开宣言陛下离世是遭到了天谴。恐怕没有心思倾听王子殿下的话。。。

阿兰:什么意思啊!又不是王子的错!?

塔盖尤:是啊。。。的确如此。可是,2年的时光太漫长了。。。没办法一笔勾销。。。

阿兰:。。。你,你要这么说,那我们不是没话说了。。。

塔盖尤:对不起。只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向殿下保证。我们绝不会加入戈德温家。他们才是令我们痛苦万分,让这座城镇荒废至此的罪魁祸首!就算被太阳的纹章灼烧,只要有水,土地就会复苏。可我们连这样的水也被剥夺了。。。就是因为戈德温家的黑特利德城塞!那座寨子把菲塔斯河拦腰截断,害得我们和这座城镇维持干旱,度过了2年的时光。就算是得到了女王陛下的默许,但建起那座城寨,守卫的无疑是戈德温家!罗德湖的民众绝不会原谅他们。这点可以向您保证。

(NPC闲聊)
街上的男人:2年前那件事,归根结底都是巴洛兹卿的错!明知道下流的我们遇到麻烦,还在上流建造新的水堰!我们打算向女王陛下直接申诉才聚集起来的!不,不知不觉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大家合力破坏了巴洛兹卿正在建造的水堰。。。然后。。。

盖修:哦,王子殿下。。。不好意思我不会同情你的。我们现在没工夫管别人。

街上的女人:我的儿子。。。说要当斗技奴隶离开了这里。。。赚了大钱会寄钱给我。。。说着这些仿佛做梦一样的话。。。

女医:。。。又是你们。我不是说了,患者会兴奋让你们不要来吗。这里的患者和你们的处境没有关系。。。虽然我个人深表同情。

街上的老人:女王陛下。。。竟然。。。太遗憾了。。。

街上的女人:女王陛下已经过世了。。。戈德温卿为什么还不把那个城寨打开!?
街上的女孩:没有水,是因为女王陛下生气了吧?女王陛下不在了,为什么水还有回来呢?

街上的女人:。。。哼。活该!

街上的老妇:啊啊,王子殿下!太感谢了。。。王子殿下明明遭遇了不幸,却来我们这种遭天谴的地方。。。真的太感激了。。。

街上的老人:我的确恨着阿尔修塔特陛下。。。但曾经,把她作为名君仰慕也是事实。现在。。。只能言尽于此了。。。

街上的男人:太可怕了。。。那一天的光景过了2年都忘不了。。。那么可怕的东西,我居然一直以为是能带来和平与繁荣的恩赐纹章。。。

街上的男人:森林里头还是老样子。想进去的话随便你。

街上的男人:领主大人。。。罗贝雷大人性格纯良,诚实可靠。夫人与公子又都是那么温柔的人。。。因为暴乱被问责,大家都。。。

(南边的船坞)
罗格:哦!回来了啊!情况怎么样?。。。看样子,不太顺利啊。唉,这种事也是有的!再怎么烦恼也无济于事!先回去从长计议吧?怎么样?

王子:是啊。。。

罗格:好咧!那就上船吧!

(拉夫特弗利特)
罗格:到了,辛苦了!

阿兰:需要用船的时候,随时再来哦!

(巴洛兹府邸)
萨尔姆:哦,王子殿下!和拉夫特弗利特交涉结果如何了?

王子:有意义。

萨尔姆:有意义。。。是吗?哈哈哈哈哈!王子殿下真会说话!不用像我辈之流注意措辞,失败了的话就说失败也没关系的哦!算了,拉夫特弗利特也不会与我们为敌,姑且就这么算了吧。另外,殿下!就在刚才,我下令哈德村的艺术家绘制我军的军旗图案。一定可以绘制出一幅勇猛华丽的军旗,完美匹配殿下统领的军队!

王子:比起这个,现在情况如何?

萨尔姆:您无需担心。身为殿下奴仆的我等,正在顺利推进各项事务。殿下无需介意这些琐碎之事,您只要作为我军象征,稳定军心就行了。好了,您也累了吧。请回屋休息吧。我还有别的事,先失陪了。哦,对了。殿下,您觉得小女露赛丽娜如何?

王子:是位优秀的女性。。。

萨尔姆:哦哦!是吗!能得到殿下如此夸赞,我也感到高兴!身为父亲的我来说,她真的是引以为傲的女儿。不仅品行胆识过人,比起那些没本事的官员更有才干。我们领地的经营几乎都靠她一人在管理。虽然性格有些死板,但只要谈个恋爱,就会改变的吧。王子殿下,如果可以的话,请和她好好相处吧。拜托了哦!哈哈哈哈哈!

(二楼)
尤拉姆:啊啊,王子殿下!请看!我的宝物!!居然把这么可爱动人的公主关进牢笼,利用其名!戈德温不可饶恕!!

(王子房内)
赛娅丽兹:不妙啊。。。这下真的糟了。那个老头,自顾自把所有事都自己做了。不给我们提供详细情报。

乔治:他只想让你们当个花瓶吧。

赛娅丽兹:开什么玩笑!。。。话虽如此,寄人篱下也没什么资格趾高气扬。。。

莉昂:啊,怎么了?

???:各位,现在方便吗?

赛娅丽兹:是露赛丽娜吗?可以,进来吧。

露赛丽娜:抱歉夜间打扰。那个。。。殿下。父亲有没有说什么奇怪的话?

赛娅丽兹:奇怪的话?你指什么?

露赛丽娜:是。。。父亲似乎。。。想让殿下和我。。。

赛娅丽兹:哼哼。。。原来如此。

乔治:想把你们凑成一对啊。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不过,你们俩还是挺相配的。。。

露赛丽娜:赛,赛娅丽兹大人。。。!您说笑了!

赛娅丽兹:可是,如果是你父亲的主意,就不能这么说了。

露赛丽娜:是的。。。我也清楚。父亲打算利用殿下岳父的身份,在战后掌握实权吧。身为我的父亲。。。太卑鄙了。。。

莉昂:露赛丽娜小姐。。。

赛娅丽兹:真是的,贵族全都是一个样。。。!!

乔治:结婚之事也不是现在马上就进行吧。不过,我们的确是受巴洛兹卿摆布。这样下去,都不知道是为何而战了。。。

露赛丽娜:各位的危难,也就是法蕾娜的国难。我向父亲进言,不能做出趁火打劫之事。。。但被父亲巧妙地岔开了话题。

赛娅丽兹:不愧是老狐狸。。。拉迦估计会这么说吧。

乔治:如果有自己的军师就好了。。。不是为了巴洛兹卿,而是HYDE,为了你倾尽智慧,优秀的军师。。。话虽如此,这样合适的人才也不是随处可见的吧。

赛娅丽兹:有是有一个,很厉害的。8年前击退阿梅思的背后功臣。照那个人的话去做,姐夫和拉迦连战连胜,阿梅思在一个月内分崩瓦解。那真是强得可怕。

露赛丽娜:您是说梅尔塞斯卿。。。是吗?

乔治:还有那样的军师?我怎么不记得有见过。

赛娅丽兹:嗯,那人不在太阳宫。

露赛丽娜:听说罗德湖暴乱之际,惹怒了陛下被幽禁在了亚盖特监狱。因为主张暴动发生肯定是有原因的,不能不由分说用武力镇压。。。

乔治:看来不仅头脑聪明,也是个明辨是非的人。可是,人在监狱,该怎么办。。。亚盖特监狱。。。是吗?在哪里?

莉昂:那个。。。赛娅丽兹大人?

赛娅丽兹:啊,抱歉,稍微发了一会呆。今天已经累了,明天再说吧!

莉昂:那,那个。。。

露赛丽娜:赛娅丽兹大人?

赛娅丽兹:晚安~~。

第十六回 《结盟受挫》  完

未定事件簿

Leave a comment

这两天一直在看大逆转裁判,我算得上是逆转裁判的忠实粉丝,不过只玩到第四部,王泥喜之后就没玩了。大逆转第二部还行,但庭审这块真心觉得没123好,对手除了脸好,实力方面都不敢恭维,没有你来我往的气势。

在搜索相关时,看到一则视频。大意是为一个叫未定事件簿的游戏平反,据说抄袭逆转裁判。我对这个游戏的名字有印象,不过以为是一般的乙女游就没在意。既然有“抄袭”嫌疑,就说明很像。对于逆转粉而言,正游戏荒呢,那就下下来玩玩吧。当时的我,是不信抄袭的,毕竟有人平反(虽然那视频没点开看)。

于是我玩了。。。感想是

如此赤裸裸的甚至不带一丝变的玩法抄袭,居然还有脸平反???怎么能,如此照搬????

你说卡牌练级什么的常规玩法,没人会在意。哪怕取证,庭审这些都是常规要素,但我绝对相信,完全可以有别的玩法。日本又不是逆转一家做这类刑侦类游戏,我其他作品也玩过不少,比如还有个神宫寺系列,柯南也出了好几部。就说侦探玩法,无外乎调查,找到线索,放入背包,这些的确是常规要素,但表现手法可以大相径庭,各有千秋。但能如此联想到逆转的,还真就未定一家。尤其是庭审,整个过程,布局一模一样,你哪怕视角变一变啊!总觉得玩到途中,逆转的音乐都要蹦出来了= =b

这也是我最为愤怒的地方。你哪怕借鉴玩法,完全可以有不一样的表现形式,可以用坐在底下的观众视角,把三方表现在一个画面,也可以用俯拍的上帝视角。还有,最后那个胜诉的表现手法是什么意思?有必要这个都搬?我只能理解为,它就是故意原封不动地照搬,毕竟争议也是流量。

日本这么多刑侦题材游戏,为何唯独逆转一家具有如此特色?因为其他家敢这么搬,早就被唾沫星子骂死了,就是这么显而易见。

——————更新——————

有意思的是,B站搜相关,只有一个几十万点击的平反视频(也就是上面提到的那个),底下全是“我玩了逆转1-6,我觉得没有抄袭”,简直和去年“我是斗罗粉,电视剧还原了原著”有异曲同工。在B站这样一个靠争议吃饭的平台,居然看不到一点负面声音是极其反常的。

不死心的我,离开B站再找,终于发现了不同的声音。有一个词很贴切,“营销式抄袭”,完美概况了我的感想。文中还提到了米哈游和B站的关系。只能说,一切如预料。我对这家公司了解不多,现在终于切身体会到了。。。

——————————————

总之我玩的时候,一直被一股如鲠在喉的不舒服感包围。当然心理也一直在做建设,它只是手游,手游的玩法99%都是抄袭,最终目的只是氪金。

然而我只能说,虽然抄袭到了形,神并未具备,所以即便玩法一样,故事本身并不能吸引我。也就是说,即便它“借鉴”了玩法,只要有自己的创新,只要好玩,我可以当它是“逆转新作”。

然而问题是,并-不-好-玩。。。

于是我删了游戏,但仍然难掩心中不悦,上来发了此文。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