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zone86-05

Leave a comment

好几年不关注了,随手一搜,原来去年就有人放了86-05的playzone全场

遥想15年自己还傻呵呵地买录像带,花了三个小时转(不过在当时看来,都是值得的)

感激,赞美,请上B站收获快乐!!

特此摘录

86年 PLAYZONE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937418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937631

87年PLAYZONE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5894194

88PLAYZONE 天使と恶魔の狂想曲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2901821

89年PLAYZONE again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4389652

90年 PLAYZONE’90 MASK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4911704

91年PLAYZONE SHOCK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0407357

92年PLAYZONE diary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8959613

93年playzone window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29155165

94年PLAYZONE MOON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0663011

95年PLAYZONE KING & JOKER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6344068

96年PLAYZONE’96 RHYTHM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464267

97年PLAYZONE’97 RHYTHM II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4297082

98年PLAYZONE 5 nights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3993637

99年PLAYZONEGoodbye & Hello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7015391

2000年PLAYZONE’00 THEME PARK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8920701

2001 PLAYZONE“新世纪”EMOTION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4905087

2002年playzone(プレゾン)愛史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30322081

2003年playzone(プレゾン)Vacation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5652445

2005年playzone(プレゾン) Twenty Years 20th Anniversary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65918212

PLAYZONE’91——最终幕:重修旧好

Leave a comment

噗,终于补完了。其实到后面人又懒了,不过比想象中容易,还是很快就完结了。初看的时候觉得好长啊,一路追下来倒也还好。不过仔细想想,却好像追完了一段青春记忆。

这里繁的智商严重下降了么= =。锦和东是瞬间秒懂,又从侧面表现出了三人的心有灵犀,以及繁真的是一个多余(可怜的繁。。)

================================

出道曲表演结束后,又是一轮采访。

记:少年队你们好,恭喜你们出道。

东:谢谢

记:出道曲真不错啊

繁:多谢夸奖

记:这是谁的歌呢

东:植草克秀

记:植草克秀是谁啊,你认识?(女记:不认识)

锦:不认识?

记:哎呀呀,话说回来你们三人关系很好嘛

东:那是

记:有过争吵吗?

锦:家常便饭——啊,偶尔为之,偶尔为之

记:将来的梦想是?

东:自然是演音乐剧啊。

记者退场后。

东:明天我们去找植草吧

锦:找植草?

东:他写的歌这么火,我想早点告诉他,让他开心。之前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如意,这次没问题,他一下子就能有精神了。

锦:走到这一步好漫长啊。失去一个朋友一天就可以,交一个朋友却要花好几年。

东:给他送一把新吉他当礼物吧。

锦:我赞成。除了吉他,我再送他一件法被(happi)当小礼物。他以前就很喜欢夏祭的法被,送了他之后,让一切都一笔勾销。真真正正的happy end。

东:锦完全回到从前的状态了呢,貌似有些回过头了。

繁:是滑过头了(意思笑话太冷了)

这时,山村突然跑了过来。

锦:山村小姐?

山:小克不见了。难道。。。

东:你说什么?

山:你们三个瞒着他,唱了那首歌了吧。小克很受打击,觉得自己的歌被盗了。

东:被盗?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山:我明白!你们是为了他好,这点我当然明白。但是,小克并不这么想。所以,算我求你们了,请不要再和他扯上关系,不要再伤害他了。

锦:那植草他现在?

山:大吵大闹了一番,跑出家门了。

锦:跑出家门?他去哪了?

山:我要是知道,怎么会来这里。

锦:我知道了,总之先去找他吧。其他的事之后再说。

繁:去哪找啊?

锦:我了解他,他一定在东以前提到的可以看见白鲸的海边等着我的挑战。

繁和TOKIO一众跟着锦正欲离去,繁突然停下脚步。

繁:东,一起去吧

东:我不去了。植草跑出了家门,呵,这样就够了。

繁:你说什么?

东:植草气呼呼地跑出了家门,之后交给锦就好。

繁: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这么说呢,植草君可是受了刺激跑出去了啊,你就放任不管吗!什么呀,那我算什么啊。就是考虑到总有一天植草会回来,少年队回到从前的模样,我才加入的啊。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开幕。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进行下去。这是东你告诉我的啊!所以我才那么拼命地做好替补的角色,可你却这么说。朋友可不是这样交的啊!

繁气得想上前动手,被TOKIO一行人拦住。

繁:你不知道吧,TOKIO他们一直在等着我回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三人渐行渐远,这种状态下你居然还撒手不管,叫我怎么相信!

繁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

繁: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我不是一路人。总之,我们现在去找植草君,之后你们三人要怎样都不关我事了。走!

东(独白):植草气得跑出了家门。这样就好,之后交给锦吧。

在海边,繁和TOKIO四处寻找。

繁:找到了吗?

T:没有

繁:怎么办,他去哪了啊。你们去那里找,我再去入江口找找,说是在岩石群。

小克站在崖边,锦慢慢走近,寻找着说话的时机。

锦:。。。植草。

克:不准过来!不准到我这来。

锦:恨我吧,越发地恨我吧。你不是很想打我么,朝我吐唾沫啊,把我的左腿打断啊。

克:别过来,不要再靠过来。

锦:伤害你的人是我,但是,你也在伤害东,伤害身边的人,你明白吗?

克:我伤害了东?

锦:那次事故之后,东竭尽全力想要救我。逼着我站上舞台,给予我勇气。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因为他,我得救了,被他的热忱感动。东,他一心想要救你,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辞。植草,请你明白他的心意。

克:这叫多管闲事。

锦:植草,别骗自己了。

克:不要再说下去了!

锦:你就是个没用的病人。

克:你说什么?

锦:我懂了,你来揍我啊,我随时奉陪。别站在岩石上,过来啊。

这时,繁和TOKIO也赶到了。

繁:锦,你在说什么啊

锦:植草你在干嘛?啊!过来啊。你就会逞嘴舌功夫,根本没胆揍我,不对吗?(繁和山村开始狂呼喊)你不是恨我么,过来啊,懦夫!

小克被激得跳下了悬崖,朝着锦一拳挥了过去。锦一躲,小克扑到了地上。山村赶紧上前想要扶起,被锦拦住。小克挣扎起身,锦出手暗示他的腿。

锦:太好了

克:锦。。。

锦:植草,你的腿不是好了么。刚才你从岩石上跳了下来,跑过来揍我不是么。

小克低着头不说话。

锦:听到你从屋里跑出去的消息,说实话我很高兴。植草还能跑,植草还能跳。植草病好了,你用自己的力量治好了你的腿啊!

繁:听到跑出房门就知道了。。。原来如此,东也是在那个时候明白的吧,所以才会说好。这样啊,这就是挚友的力量啊。长年累月的友谊,就是这么回事啊(转身看TOKIO),有朝一日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

锦:植草,之后轮到你去鼓励东了。走吧。

繁:我也要去道歉。

在屋内独自哼着《光辉岁月》的东,迎来了欢快的众人。(歌词略)

东:植草

克:东,你怎么啦,一个人没精打采的。我的腿好了,都是托大家的福,谢谢。东,之前对不起了。

东:我一直在等你回来。。。阿繁,谢谢你代替植草那么久。

克:阿繁,我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哦

繁:你说真的?

克:。。。嗯,嗯,那是当然。

繁:既然你腿都好了,尽管大家这么地。。。担心(这里繁说错词了,东用头撞繁的肩=v=),大家都在担心你,翻个后空翻让大家看看你精神的样子吧。(众拍手~~~)

克:我大病初愈啊,给我做个示范吧

繁:诶??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锦:阿繁,后空翻是断腿之前的问题了,还有没有别的呢?比如用四小节的舞蹈表达现在的喜悦(众欢呼~~~)

繁:这是个好主意!

克捂着脸笑。

锦:太好了呢

繁:四小节

克:我还是后空翻吧。

锦:他很有趣吧。

克:万一,我的腿又断了怎么办?

东:有阿繁在呢,你就放心翻吧。

克:说的是呢,哈哈哈哈

待克翻好,东举起手吆喝。“各位,明天加油吧!貌似有人录了植草的歌唱呢。再不努力,要被那人超过了。”

~~~伪电台登场~~~

N:大家晚上好,今天同样是在FM青山公开录音棚为您直播。我是您耳朵的恋人,姓No名chin的Nochin。谢谢这么多的人光临。今天真是热啊,在这么热的天,听一首凉爽的抒情曲吧。这首歌的演唱者,到现在还不为人知。传说中的名曲,《光辉岁月》。啊,这首歌的演唱者,如果你听到了我们的广播,请立即打电话到录音棚哦。否则,就真的成了传说中的名曲了哦。不过那样也挺神秘的,倒也不错。下面介绍来信。家住东京涩谷区笹塚的又唱又跳的乌冬粉,感谢来信。晚上好,因为生病,我现在躺在可以看见大海的医院病床上。每天晚上,边看繁星边听这首歌。听着这首歌,涌起了极大的勇气。神秘的歌手,谢谢你(小克笑而不语=v=)。好了,大家喜爱的这个节目才刚刚开始,就要说再见了。明天请继续收听,最后请听,永远的梦幻歌手带来的《光辉岁月》。(我就想问。。。那么少年队唱的那首叫什么= =)

(歌词略)

克:梦幻名曲啊,我们少年队可能永远也超越不了他了吧。话说回来,这首歌真不错呢。

东:嗯,歌是不错,唱得难听。

克:是吗,我觉得挺不错的啊

锦:要我说,歌还行,但这人的舞蹈貌似很成问题

克:在我想象中,他的舞就像蝴蝶那样优雅吧

锦:你在想些什么呀。不过你的脑子里还真是装着幸福的脑浆呢,真想打开来看一看。说不定你是日本第一的怪诞离奇大蟹黄男吧。

东:好了,日本第一的怪诞离奇大。。蟹黄男,该你上场了,走吧。

克:等等,我有点不好意思

锦:你又不是这种人,小矮子。(也是取谐音)

繁将演出服交给克。

克:谢谢。但是,这件对我来说会不会太小了?

繁:这件不是我的,是植草君你的。为了你随时能回来,我没有修改尺寸,直接穿着它上台的。这样,我终于可以穿自己尺寸的衣服了,今天要和它说再见了,给。

克:我也从今天起,和永远的梦幻歌手说再见。

山:我也是,照顾小克的任务,今天结束了。

繁:快走吧

华丽的舞台之上。

东:大家好,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不论是对我还是锦。但还有一个男人,战胜了比它更激烈的战斗。他就是植草克秀。突如其来的意外,对大家来说或许是不幸。可是,是他告诉了我们,不论多么痛苦都要战胜它,活着比以往更能发现幸福。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植草克秀回来了。

小克背对着观众久久伫立。

东:植草,大家都在等你。

锦:走吧

东:大家好,我们是少年队。

正剧完

~~~最后的谢幕~~~

克:谢谢各位今天的捧场,这是我们第六年的音乐剧《SHOCK》。大家感觉如何?我想有很多人心里都在想,阿繁就留在少年队别走了吧(锦和东举手=v=)。不管怎么说,我回来了,对不起。期待下次再见,今天谢谢各位。

东:时间过得好快,已经是第六个年头出演音乐剧了。希望十年,二十年后能够一直坚持下去。请下次再来玩,今天谢谢各位了。

锦:今年和去年一样,也是自己扮演自己的角色,用本名登台表演。因为这个故事,再次确认了我们三人间的团队精神和友谊。以及,排练时未能100%发挥的场景,多亏了各位观众的鼓励,创造了美好的回忆。我们会珍惜之后每一场演出,只要还有余力,就会一直演音乐剧。真的十分感谢大家。

《SHOCK》 完

PLAYZONE’91——第七幕:渐行渐远

2 Comments

小克独自一人坐在海边的岩石上,背景是一轮巨大的满月。

克:已经过了多久了?我一直在这里悄悄地等待着鲸鱼的出现。这个念头,把我引到这里,这个念头,终有一日让我把连接着海岸的岩石看成了鲸鱼。究竟是幻觉还是现实?不,没有腿的鲸鱼,最终无处可去,变成了这样的岩石了吧。如果是这样,这块岩石或许就是曾经遨游在大海中的鲸鱼。我啊,就在不久前,也有过一段旅行。和你一样,和许多朋友一起,在时光中旅行。途中,因为一些缘故,我放弃了。但大伙依然开心地在旅行哦。已经走得很远很远,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嘿嘿,哈哈哈哈,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惊讶了。已经够了,活着的时候,经历过的,遭受的悲剧,我都经历了。还有,一丁点的喜剧。

东:一丁点的喜剧?

化身成小克心魔的东从舞台下方登场,缓步走向小克。

东:一丁点的喜剧。。。那个时候,我说过不要的,但是你却没有听。然后,自己一个人开始了战斗。那场战斗,搅乱了多少人的命运?你连这点都没有发现,却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下次,你想让它咬断右腿,接着是左腿,最后,把心脏都吃了才好吧。(这段和锦东白鲸戏的台词几乎一致,但东说的是左右腿,配合小克的动作,说明剧本如此,并非台词失误)

克:不,我还想跳,想用这双腿跳舞。

东:想跳的话,你就跳好了。(东在旁用手杖玩了会魔术=v=,突然又扔到一边)不,没有腿的你,哪里也去不了。(从身后的满月取下轮圈,在克身上绕啊绕=v=),只能朝向天空跳了吧。(小克起身,东又扯了块布盖住克)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变成石头好了。

布景切换,回到现实。山村回家,发现小克躺在地上。

山:小克?小克!没事吧?

山村扶着小克坐到了椅子上。

山:你去哪了啊?

克:我去看鲸鱼了。等在入江口的岩石后面,它一定会现身的。

山:你去看鲸鱼了啊。这样啊,如果会来的话,就是现在了呢。海面突然变得波涛汹涌,鲸鱼喷出的水柱从海里射向天空,然后巨大的白长须鲸就会现身。一开始身体是黑色的,但在阳光的照射下,会白得闪闪发光。(所以这就是充气黑鲸的原因么=v=)

克:原来如此,因为有阳光的照射,才会白得发光啊。

山:是的。不过,它最后一次出现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据说,如果看见白鲸,幸福就会降临。

克:白鲸一定会来的吧

山:嗯,能来就好了。不过,在白鲸来临之前,我带来了更大的幸福。

克:什么?

山:特大新闻,创作歌手植草克秀的诞生。作词作曲植草克秀,演唱也是植草克秀的《光辉岁月》,终于决定录制唱片了!

克:真的?

山:真的,我带来了唱片公司的邀请函,你看,我可真能干呢。

克:啊哈哈,这多亏了你,谢谢!

山:是因为你的歌好啊,明天开始要忙了哦。

克:那样一来,也许就没时间等鲸鱼了呢

山:当然了,啊,好像在做梦。每天都会在电视上,电台里播放哦,作词作曲植草克秀

克:我想要改名

山:改名?

克:嗯

山:为什么?

克:所有的事一笔勾销。随便什么名都行,我想用一个新的名字,度过新的人生。谁都不知道是我的新名字,那样的话,人生就会重新开始了吧

山:这样啊,如果这么做能让你挥别过去的话,我全力支持

克:嗯!

山:我终于变得像你的经纪人了呢

山村按下了录音机,小克的歌声传来。

♪难过的时候,孤身一人

在月光下的街道跳舞

你的笑容若隐若现

于是我知道

我不是一个人

微笑的你终于出现

带走了昨日的悲伤

找到了风儿的去路

通向明天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山:我差不多该走了,努力把这首歌录成唱片,我走了~

克:我的歌会在电台里播放。也许我不能再奔跑了,但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们。

另一边,排练室。东弹着钢琴,边弹边唱。

♪追逐着遥远的梦,漫漫岁月的旅行

不论是暴风雨之夜,还是晴天

有过受伤,有过迷惘♪

繁的鼓点加入。

♪难过的时候,孤身一人

在月光下的街道跳舞

你的笑容若隐若现

于是我知道

我不是一个人

微笑的你终于出现

带走了昨日的悲伤

找到了风儿的去路

通向明天

Yes,Dreams can be come true♪

繁:不错啊,东。这首歌是谁写的啊?

东:这是植草写的。

锦:植草?他开始写歌了啊

东:嗯

锦:是首好歌啊

东:我也很喜欢

锦:相当不错啊

东:他写的是抒情曲,但像刚才那样改成快节奏的曲风,也完全可行啊

东让繁把曲谱递给楼上的锦,锦弯腰拿的时候貌似闪了腰=v=

锦:东,我们来唱这首歌吧

东:索性用它来做我们的出道曲吧,我们三个唱植草写的歌。植草的名字也在里面哦

锦:光辉岁月。。。我们努力把这首歌唱红的话,他作为作曲家也会崭露头角的

东:就是

锦:那样一来,他也会回到我们身边的吧

东:我们约好,要三人一起实现梦想的啊

锦:东,这说不定是个好主意

东:我也这么认为

锦:但暂时先别告诉植草。这次要是失败了,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东点了点头。

锦:我想给他个意外惊喜

东:终于看到一丝曙光了啊。喂,阿繁,你也赞成的吧

繁:。。。不太明白。

东:不明白什么?

繁:这是植草君辛苦写的歌,我们擅自拿来唱真的不要紧吗?

锦&东:没事的

繁:这是不是叫做多管闲事呢。植草君说不定也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可能再也不想回到我们这里来了啊

锦:我说你

繁:他的人生,由他来决定就好了。用不着我们插嘴。

锦:那你也不要在旁插嘴,这是我们三人的问题

繁:等等,我们三人是指谁啊。你不要老是纠结过去,多看看自己的眼前。老是执着过去,你应该多考虑考虑自己的将来啊。就算不闻不问,明天还是会来。今天就变成了昨天了啊。可你还对几年前的事念念不忘,我真是无法相信。你不要再被过去的阴影束缚,应该活在当下。

锦:阿繁,你给我闭嘴

繁:你冲我发火也没用啊

锦:有胆说啊,你这混蛋

锦与繁扭打在一起,东赶忙劝架。

繁:我劝你们不要得意忘形了,什么为了植草好。你们这么做,一定会导致无法收拾的局面。首先,我们没那么了不起。

东:锦,怎么办?

锦:我想唱。把光辉岁月这首歌唱红。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而且,现在这样子,植草太可怜了

繁:如果要唱,就绝不容许失败

锦:明白,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繁:既然你们都决定了,我就听你们的。反正我就是个代打

锦和东神色复杂地看向繁。

繁:松冈,去练习了

很快,三人如愿站上了舞台。

东:大家好,接下来我们要唱的这首歌,是我们的出道曲。虽然是由我们三人演唱,还有一个巨大的力量和我们一起,支持着这首歌。

(东)追逐着遥远的梦,漫漫岁月的旅行

(繁)不论是暴风雨之夜,还是晴天

有过受伤,有过迷惘

(锦)回想光辉的岁月

内心有你相伴

(合)唤醒勇气与力量

叩击我的心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啦啦啦啦拉

Oh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啦啦啦啦拉

Yes,dreams can all come true

难过的时候,孤身一人

在月光下的街道跳舞

你的笑容若隐若现

于是我知道

我不是一个人

微笑的你终于出现

带走了昨日的悲伤

找到了风儿的去路

通向明天

Yes,Dreams can be come true♪

小克在家看着电视上三人的表演。

克:唱着我的歌,大家开始飞黄腾达了啊。就算我们曾经是朋友,这会不会太过分了!这可是我写的歌啊,你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山:我回来了。邀请方变多了哦,照这个趋势发展,下个月就有好消息了。

克:大海还有好多好多事呢

山:大海?

克:但是,就算是一团谜,有梦想就好呢

山:这是首好歌,只要花时间,一定可以一炮而红的

克:说什么傻话!你在这个世界待了几年了,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事

山:小克,我。。。

克默默地指向电视机(自带加大音量=v=),山村震惊了。

克:他们究竟打算伤害我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放过我吧。盗别人的歌来唱,做法太卑鄙了!杂志封面的拍摄,我也是努力去拍了啊。可是,身体不听使唤。生日没人送花,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罪。我说过我不想骑锦的机车的啊!在我住院的时候,他们可是面不改色就上台了啊,还让阿繁加入代替我。那种人才不是我的朋友,不需要靠他们,我一个人也可以成功。这是我自己的歌,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走红。谁让他们多管闲事!!

小克将拐杖扔向了电视机。而三人却浑然不知,依然在舞台上唱着歌。

未完待续

PLAYZONE’91——第六幕:善意的谎言

Leave a comment

下半场开始前,舞台上是伴舞们休息放松的身影。个人觉得这个创意很赞。一方面,是中场休息时间,伴舞们或拉筋,或练习舞步,观众们上WC的上WC,买goods的买goods。另一方面,这又是剧中的一部分,他们其实已经开始了演出。

随着开始的铃声响起,伴舞们各就各位退场,东从人群中冒了出来。

东:锦,快更衣吧,演出要来不及了。赶紧从白鲸那场戏的情绪中走出来

锦还穿着方才船长的演出服。

锦:我没有你那么坚强。现在演的舞台剧就是喜欢不了,好像和现在的我们重叠了。而且,朝着那头鲸鱼投掷鱼矛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植草的事。

东:植草也快有好事发生了哦

锦:是那样就好了

开场的铃声再度响起。

东:走吧

一轮劲歌热舞唱罢(我懒得听歌词了=v=而且和剧情貌似也没啥关系)

东:辛苦了

中/稻:你们好

中居和稻垣乱入,观众席一片尖叫。

稻垣献花给锦:恭喜

锦:谢谢。你好吗?

稻:很好

锦:中居,你过得好吗?

中:好的!

东:这样啊,不错不错(笑)

锦:你们之后也要在这里演出吧,演的是什么呀?

中:演《圣斗士星矢》

锦:圣斗士星矢啊,好好加油吧(这里取谐音,セイントセヤ→ちゃんとせや)

中/稻尴尬一笑。

锦:我们会努力演好剩下的几场演出,你们也要加油啊。

中:嗯!啊,这是给植草君的花。

东:给植草的?谢谢。下次再来看啊

中/稻:再见

锦:替我向大家问好

繁:再见

东:快看,这是给植草的花呢,一会我们三人去送给他吧

繁:东,你不觉得最近献花多了好多吗?

东:是啊,一天比一天多

繁:证明我们的人气越来越旺了啊。咦?锦,这里有植草克秀的名字

东:废话,他也是我们的成员啊。

繁:不是不是,上面写的是“致锦:生日快乐。植草赠”

锦一脸的难以置信。

锦:什么?植草送我花?骗人的吧。

繁:没骗你,你自己看

锦:东。。。

锦的嘴角浮现出笑容,看向东。

繁:你们干嘛啊,互相看着不说话

东:植草他。。。我们的历史也要改变了吧

锦:我好久没有见到植草了,不过一直在等着这样的机会。东,你刚刚不是说植草也快有好事发生了嘛,我也是这么想的。(BGM响起)啊,对了,他喜欢红玫瑰,那就送他红豆糕吧

东高兴地左蹦右跳。

♪(东)沐浴着爽朗的光芒,心花怒放

是啊,这新的一天,似乎有好事要发生

(锦)曾经的回忆,怀念不已的梦

是啊,这小小的幸福,似乎有好事要发生

玻璃窗的对面

一片耀眼的世界

好想开窗纵身一跃

跳向那华丽的城市♪

画面一转,屋内的植草拄着拐杖,读着锦的来信。

植草:谢谢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好高兴。锦。。。(愤而把信一扔)这不是挑衅是什么!你生日是哪天,我当然知道。为什么我要祝福你的生日?因为你是大明星?明星?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华丽的舞台,巡回演唱会,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不要再管我了,我也会把你们忘了。这样就好。。。

视角重新转回三人。

东:嘿嘿嘿,“植草克秀激励会”,刚才山村送过来的。追记:还像从前那样嬉闹吧。快看!

锦:山村送来的啊?真的呢,果然是山村的风格,只写了追记。“植草克秀激励会”啊,我也被叫去参加激励会了吗?

东:这是植草当主角的派对,无论如何也要去

锦:是啊

东:明天我们一起去聚会吧。只要见到面,还会像从前那样热闹的。聚会结束后,我们三个去哪吃一顿吧,我们请客。

锦:嗯!

繁:是四个人!

锦:哦,四人

♪玻璃窗的对面

一片耀眼的世界

好想开窗纵身一跃

跳向那华丽的城市♪

第二天,派对现场,只有山村一人在等待。三人赶到,却不见植草。

山:他没有来。说是没有人会为了我来的,现在谁也不想见。事实上的确没有请到人,只有我们四个。我本来觉得那样也不错,让他和你们见面,说上话,那样就好了吧。我瞒着他,给锦送了庆生的花,这事被他发现了。

锦:你瞒着他?那束花不是植草送给我的?

山:对不起

锦:等等,怎么可能。我给他的花里还附了信,上面写:“植草,脑袋不太好使的你,居然还记得我的生日,真是甘拜下风。没办法,我自掏腰包,连井村屋的红豆糕都买了哦。你就吃了它,把自己养得比现在还胖吧。”。。。什么啊,我岂不是成了傻瓜!怎么办?东,我该怎么做

东:我们越是急,越是找不到方向,陷入无可救药的泥潭。

锦:祸事连连,坚实的友谊摇摇欲坠,不知不觉伤害了自己的朋友。一切的开端,都是源于那场意外。

东:不能全怪那场意外,一开始是因为它,但这不是nicky一个人的责任,我也是同罪。在伤害植草这件事上,我们两个都有罪。话虽如此,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为了他,我们可以做些什么?要好好想一想。。。

未完待续

PLAYZONE’91——第五幕:白鲸

Leave a comment

白鲸终于登场了。其实立意是很好的,为什么表现出来总是有那么点囧呢。和哈姆雷特一样,也是通过剧中剧剖析人物的内心。看似是白鲸中的台词,其实和“现实”中小克的事故是联动的。

好吧,我只想说,明明是白鲸,为什么弄头黑鲸出来[笑cry](还是说灯光关系看起来像黑的?)

海边的小屋,小克抱着吉他独自弹唱。另一边,东拿着地图,慢慢找到了克所在的小屋,倚在墙边安静地聆听。

♪追逐着遥远的梦,漫漫岁月的旅行

不论是暴风雨之夜,还是晴天

有过受伤,有过迷惘

回想光辉的岁月

内心有你相陪

唤醒勇气与力量

叩击我的心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东:好棒的歌啊

克:东!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

东:这首歌是你做的?

克:嘿嘿,嗯

东:伟大的作曲家诞生了啊

克:别取笑我了

东:我是真这么想。话说回来,你住的地方不错嘛

克:嗯,我每天都在窗边,等待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鲸鱼。这是我现在的心灵寄托了。

东:鲸鱼?

克:嗯,一头大白鲸。像我一样,走不了路的鲸鱼。我已经在窗边盯了两个礼拜了,海面风平浪静。一直这么盯着大海,腿上的骨头就开始作痛。不过,我一次都没有分心哦,鲸鱼大概是不会来了吧,夏天要结束了。

东:你还恨锦吗?

克:我说过不要骑机车的吧。。。可是,锦那家伙——

说着说着,克脸上的笑容消失,突然站了起来,但很快就跌倒在地。东赶紧上前扶起。

东:你不要紧吧,别勉强啊。不过,医生不是说了吗,只要好好复健就可以——

克:医生对谁都是这么安慰的!

东:锦也像变了个人,不再是从前的他了,总是一个人陷入沉思。五年前谁能想到,我们三个会陷入这样的迷途。

克低着头不说话,东强颜欢笑想要安慰。

东:这次来,不是为了和你说那次事故的。我是来给你介绍工作的。

克:工作?

东:就是工作,上杂志封面。

克:我上?

东:对,就是你

克:还有人记得我?

东:你会接的吧?我可是和杂志社的人说了,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说服你答应。

克:东。。。

这时,门外传来熟悉的女声。

山:我买回来了哦,小克最爱的巧克力面包,哈密瓜面包,奶油面包,都是小孩子的口味啊

东:山村小姐?

山:东。。。

东:你怎么在这里?

山:我只是作为前任经纪人,做了该做的。倒是你,怎么一脸奇怪。

东:我有点吃惊而已,原来如此,是你在照顾植草啊。

山:你别瞎猜

东:没有,我只是突然想看看植草的脸。(走近山村),锦还对那次事故耿耿于怀,他总是说,如果当初听了大家的话就不会发生——

山:别说了!。。别再说了。你回去吧,不要再过来了,锦的事也别再说了。

见屋内气氛紧张,克连忙岔开话题。

克:东来给我介绍工作的,上杂志封面。

山:杂志?哪家杂志社?

东有些迟疑,装作回忆的样子走向一边,山村紧跟在身后。

山:时间和地点是?

东:下周五的下午两点

山:下周五的下午两点。。。那——

东赶紧打断山村的话。

东:你会送植草来的吧。

山:我还是不去为好吧。已经不是你们的经纪人了,这么没名没分的跟着,不知道会被人说什么闲话。

克:没事的,我一个人可以去。

东:你真的可以?

克:我会努力的。

东:可是——

克:话说回来,你最近很忙吧,电视和杂志我都有看哦

东:嗯,今天难得休息。我本来还约了锦,他还是念念不忘过去,说要一个人乘船。现在说不定,和你一样正在某个角落看着这片大海呢。。。大家都在等着你,植草。虽然现在由阿繁代替你演出,但大家都在等你回来,我和锦都是。

山:锦。。。

画面一转,船上的锦。

♪海风在耳边低吟

那天发生的事

永远成为不了回忆

海浪扰乱我的心

分别的理由久久盘旋,不愿离去

当它从掌心溢出,这次发现

失去的沉重

从心里消失

察觉到了孤独♪

锦:总是梦见植草,他的影子追逐着我。不,或许不是植草,那是白色巨型的影子。有着温柔的眼神,像鲸鱼一般温柔的眼神。那身影在梦里向我袭来,想要把我吃掉。别过来!不准过来!

水手“阿繁”在锦身后登场,以及舞台下方那蛋疼的充气鲸鱼=v=水手们纷纷从观众席通道登场。

水:有鲸鱼!白色的鲸鱼!像雪那么白,像山那么高。第一次见到那么奇怪的鲸鱼。

锦:把鱼矛拿来,我要射死它。矛呢?快投啊

锦抓住一边的阿繁。

锦:把你的矛给我,我来杀了那头怪物

繁:船长,不能用鱼矛。就算射中了,那头鲸鱼会把船掀翻的。

锦:把矛给我,我要杀了那头怪物。那头怪物,一定要由我来杀。

在舞台边缘不知充当上帝视角还是旁白还是水手还是神的使者的东:不行,那头白鲸是神的使者。不能射。

锦:闭嘴!

锦拿起鱼矛,投向了鲸鱼(居然射中了=v=),紧接着锦投了一根又一根。

锦:我干掉那头怪物了

繁:船长,不好了,它朝着船冲过来了,要撞上了。

巨大的冲击力下,锦和繁被撞得东倒西歪(这里可以看到锦在高台退场,繁在外面罩着锦。接着上来一个替身=v=)不一会,“锦”就被撞下了海。

繁:船长!船长!

底下的白鲸张大了嘴。

锦:可恶,那头白色的怪物,咬断了我的左腿。。。

东(拿着矛当旁白):亲手招惹的冲击,一手导致的冲击。人一旦受到冲击,就会怀疑曾经仰仗的命运。然后与自身发生激烈的碰撞,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坚强的战士,与天神结交。然而,弱者与恶魔联手,受尽执念的烈火煎熬。选择什么样的命运,在冲击意外来袭之前,无人知晓。

拄着拐杖的锦:把我的腿咬断的白色怪物,为了寻找它的身影,我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徘徊了多少个年头,等待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鲸鱼。最近,突然变得不明白了,我究竟是为了什么逗留在海上。那个时候,我就逼自己想起来,被白色怪物咬断腿的那一天。疯狂地嗅着海浪的味道,往日情景清晰浮现,宛若昨日。现在,我的心中燃烧着熊熊的复仇之火。我愿拿这条命作交换,我一定要打倒那头怪物,否则,永远没有明日可言!。。。可是,船员们都在害怕,甚至在想,永远不要找到白鲸。有人似乎还想下船,想下船的人下好了,就算只剩一个人,我也要打倒那头怪物。

(不知何时变旁白的锦):因为一丝偏执,命运发生了偏差。在命运的捉弄下,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宿命吧!

东:也有人不受命运的摆布

锦: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战斗吧

东:他们比你更投入战斗。他们分得清应该和谁战斗,不该和谁战斗。他们绝不会反抗疯狂的巨浪,绝不会顺从地接受疯狂的命运,而是努力地过回原来的生活。

锦:他们?呵呵呵呵,你说的他们是指谁啊?

东: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

锦:你是说我疯了吗?

东:或许吧

锦:是的,我可能是疯了。然而,是那头白色的怪物使我发疯的。

东:那头白鲸不过是游在海中。和往常一样,在海中畅游。是你投出的那一支矛,搅乱了你和白鲸的命运。

锦(若有所思):那个时候,你说过不要的吧。

东:是的,我说过。可你却没有听。然后自己一个人开始了战斗。这场战斗搅乱了多少人的命运?你连这点都没有发觉,却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你根本没想过打倒那头鲸鱼,你想让它把你的右腿再咬断,然后是左手。最后,把心脏都吃了才好。我说的不对吗!

锦(扔掉了拐杖):风渐渐大了,要起浪了!

蛋疼的鲸鱼又出现了。。。。。。

东举起鱼矛递给锦,“拿起这支矛,把那头白鲸想成是我”

锦将矛射向了白鲸,自己却被矛上的绳子缠住。

东(尔康手):船长!船长!把绳子剪断!

锦:不准剪,让我去,我要去怪物那里,这是我的夙愿!

风平浪静后,倒在地上的东挣扎起身。

东:好可怕的景象,就算我一人活了下来,讲述这段故事,估计也没人会相信吧。船员们被大海吞噬,船长与白鲸同归于尽,这是船长的心愿吧。射中第一支矛后,船长心中,一定有着后悔与反省之心。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复仇的执念。船长,和那白鲸一起,在这浩瀚的大海中的某处徘徊。

另一边,被绑在白鲸上的锦:投矛啊,把这怪物杀掉!

上半场 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