恍如隔世

1 Comment

其实这篇文本来打算先隐藏,等发了一堆文之后再放出来的

后来觉得实在也不是什么大事,本来就是我的blog,本来就是我的心情,至少,我已经可以坦然写出来

今天早上人不舒服,睡不着。。。喉咙发炎的缘故,一直意识也朦朦胧胧的。然后做了很多梦

其中有一个梦,梦里我发现在做梦,于是我要赶在醒来之前肆无忌惮地做一件事

万万没想到,我采取的行动是

我抓住一个人的手就说“我喜欢XXX”,说了好多遍好多遍,别人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我,我就是不停地在说,后来来了一个男的,外貌有点像他,但我知道不是,又来一个,似乎又像了一点,但我还是隐约觉得不是,之后又来一个,突然觉得好像也许可能是他,于是我对他说,“我喜欢XXX”,他笑了

over

醒来有点感慨

一,原来我这辈子最遗憾的事竟然是没有亲口告诉他

二,我竟然真的怎么也想不起他的脸了。。。醒来时拼命回想,又觉得那本来有点酷似陈浩民的脸,似乎又变得像拓哉了(喂)

本来这事就这么过去了,早上一醒来就看到某续集的新闻,一下子就炸开锅了。老实说我还挺期待的呢,有剧看就不错了,那么BLX作甚,还说什么等下礼拜广播听他解释(有毛好解释的,当自己什么人啊),好吧,10年我迷ga叔时也有过这么一段时期,可以理解。。。

晚上还在看hero第几集来着,就看到电视上的相亲节目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想着不会这么巧吧,中国这么大,又发现年龄也一样。。。再之后,她竟然说高中是历史专业,思绪一下子打开。。。我拼命地思索当年那个她是选政治还是选历史。。。好像是历史。。。似乎又不是

可是看那张脸,却好陌生。。。怎么也联系不到高中时那张脸

其实早就已经时过境迁了不是么

她算不上是他的N个女友之一,只是平日爱以师徒相称

突然想起D说当年Z也想选历史,因为觉得历史老师很亲切,我当时有多暗喜

每次跟人介绍我叫garnet的时候都会想起那个科比

其实本来就没什么交集

嗯。。。只是突然看到熟悉的人,触发了记忆的开关。。。

眼中的苹果

Leave a comment

看那些年的时候,我很不明白,什么叫眼中的苹果?为什么是眼中?又为什么是苹果?

今天,我约了盈盈和阳光,这两个我高中最好的朋友聚会

不过由于我的疏忽,只有盈盈来了

很显然的,十年时光过去,人都是会变的

只有我一直活在过去,不愿出来

一开始我和盈盈都没什么可聊,毕竟所处的生活环境都不同,但说着说着,我哭了

是的,我是被盈盈那近乎直白的评论弄哭的,或许说我这一阵子的情绪一直不太好,很容易就勾起悲伤的情绪,而这也正是我找盈盈她们出来见面的原因

盈盈说,其实我活得并不开心

是的,我以为每天还是那样过,挺自由自在的,但我并不开心

我对现在的生活并不满意,否则我不会失声痛哭,简直怀疑有几年没有这样哭过了,不论多辛苦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断地深呼吸,都不能抑制住自己抽泣的肩膀

很逊,在一个“成功人士”的面前,我就是个失败者

盈盈说,她现在的目标就是要赚很多钱,我不知道对于月薪2W+的她来说,到底还需要多少才是很多,但那可能就是她的世界与我的世界的不同。。。

还记得以前看棋魂的时候,和谷说,当上职业棋手和院生的不同,也许年龄依旧相近,大家还是朋友,但,层次已经不一样了。他们会继续向上爬,而我们还在原地踏步

我想,这就是现在心情的真实写照吧

我实在是太懒了,太安于现状

其实,很多问题,我不是没有想过,思考过,但最终只停留在了幻想

我约她出来,本来的目的是想终结我心中的毒瘤

现在看来,它真的是毒瘤,居然能让我在咖啡店里连哭数小时不止!

原本没打算谈那些,毕竟过去一段时日,我内心觉得没有必要谈了,但当谈起将来的目标,我说没有目标,只想保持现在安逸的生活时

开始了,盈盈这个复旦新闻系的高材生果然无法认同我这样loser的思维,开始一通说教,近乎残忍的客观评价直接让我失去控制

我不能说她说的就是对的,但却无法反驳她。至少我没有月薪上万,没有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优秀未婚夫。。。

我的世界还停留在十年前

我谈起了对阳光的愧疚,还有周周的事,是的,我还是说出来了

当盈盈告诉我她见过他,现在很逊很糟糕的时候

我笑了

我仿佛在等这句话吗?我脑海中停留的他的印象还在16岁,我知道自己必须把他变成26岁,否则我一辈子也走不出阴影

盈盈说我留恋的只是虚幻的感觉,非常清楚,否则我不会现在再把这事说出来

当然,以盈盈的眼光来看,我们那一届的所有男生基本就没有winner,拿着3,400的工资,十足的失败者

也包括我在内。。。

她从以前就不喜欢周周,现在也是。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笑,也许我正需要一个可以挥手说再见的理由?

盈盈说其实解决办法很简单,就是再见一见那人,也许什么感觉都没了。。。这点我也想过,但,通过这次的交谈,我忽然觉得,我现在这个loser,去见另一个loser,意义在哪呢

他若真想找我,早就找了,但,他没有

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我只是空白太久了,要说原因都归结于他也太抬举他了,其中还包括我自己的一些心结。。。但,是时候要改变了

改变,并不是颠覆自己过往的想法

也许我永远无法理解盈盈所谓的赚很多钱的思维,在我心里,钱再多又有什么用?但我知道,有些事情必须开始

对我来说,这些想法一致都在,只是要付诸行动。

和盈盈分手后,我立马冲进健身会所办了会员卡。

我知道,人若是想瘦身,在家,在任何地点都可以,没错,事实是如此

但这些年,我做到了吗?还不是老样子?什么都没有改变,只有越变越糟

当然,也许我办了卡也依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我需要一种环境,就好比大学期间天天泡图书馆,把那里当第二宿舍一样。我在那里也发过呆,无所事事,但就喜欢那里的氛围,相信没有那里,我的日语一级和jtest准A都不会通过。。。

说实话,我其实并不知道将来的自己想变成怎样,但希望比现在好。也许在寻找的过程中,会发现那个完美的自己吧

盈盈曾问我,5年后的目标是什么?我想,希望盈盈可以反过来羡慕我吧。也许5年太短了?那就十年吧!

如果以后有机会见到周周,我希望自己是完美的,至少,要让他觉得,是他配不上我

否则,这十年就太过卑微了。。。

再见了,我眼中的苹果

你永远是我眼中的苹果

毒瘤

Leave a comment

我知道自己又在自怨自艾了,但说出来会舒服一点。

可怕的毒瘤

今天突然这么意识到,感到一阵心惊,然后是一阵悲哀。这绝不是好事,内心非常清楚。

曾经以为,时间和距离是忘记一个人最好的方法,我也的确做到了。但现在发觉,果然,要释怀一个人,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挂念另一个人。

我对小夏已无感觉,但对他,说不清。。。起码不是爱恋。

我可以感受到内心滋生出了扭曲的情感,仿佛毒瘤一般一直寄生在深处。我可以做到几年不想起,但情绪上来了,便会失控。

是的,我用了十一年的时间,才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

继续阅读“毒瘤”

我和他的故事(完)

Leave a comment

时间一晃到了2012,果然我又懒了,要不是因为看了《那些年》,我大概又遗忘这里了。

时间越过越久,距离第一次见面快要11年了,我常常在想,他过得还好吗?可矛盾的是,我并不想知道他现在的情况,或者说,不敢。

我已经回不去当年的我了

而他也不是当年的他了

我现在回忆的,怀念的,都是脑海中的他

人说回忆都是充满美好想象的

我写出来,不过是自我满足

真相,也许永远只能深埋过去

我怕我永远也写不完,所以打算让它就这样完结。。。也算是对过去的我的一种纪念,看着字里行间的文字,我仿佛又见到了过去的自己

说回上次,自打他周围的“女友”身份逐一曝光之后,我的苦难又攀上了新的境界,我和他没有交集,可我每天都会知道他的很多事。那段时光的车上谈话,除了让我可以事无巨细地知道他的一切情况外,还让我坚定了一个决心。那就是,千万不能和他扯上关系。

他的女人太多了

事实证明,和他扯上关系的女人太多了,还都是我身边的人。从高一到高三,随便数数都有7,8个,我绝不能做那第N+1个!

可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总能从各种细节,各种暗示,各种旁人的话语中,不断地感受到一个讯息,他似乎喜欢我

也许,从第一次见到的那一眼,我就已经感觉到了

也许,这是其他N个女人都会有的共通点

可是。。。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的主观又告诉我,不能和那种男人有什么瓜葛。更何况,喜欢了又如何,喜欢了,然后呢?

也许,这就是我那三年最痛苦的地方

我不断地感受,又不断地怀疑,那日子很不舒服。我告诉自己,一切只是自作多情。人说,你不看别人,也不会知道别人看你,是我太敏感了。我害怕别人知道我的心思,所以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一直以来,不断地,我身边的人不断地向我倾诉她们对他的感情,我却只有隐忍着倾听。

现在想想,当时我的反应应该都写在了脸上,恐怕不仅是我的朋友,他的朋友都知道了吧。大家似乎总是在旁敲侧击,我只能小心回话。我很想靠近他,但那反而让我更痛苦。班会,化学实验课,屈指可数的几次,我坐在了他身旁,但却坐如针毡。这不是错觉,我分明看到他的那些死党眼中贼贼的眼神,那眼神让人很不舒服。不用转头,我也可以感觉出身旁之人身形的僵硬。他也坐的很不舒服吧,我感到很抱歉。

这样的情况时有出现,我不敢靠近他,甚至于,即便没有他,路上我走在那些人的身后,他们还是会莫名地转头窃笑。那情形很狼狈。大家一定都知道我喜欢他吧。。。这么想的时候,就会感到自己很没用。明明没有未来,为什么还挂念呢?

尽管如此,平时,我还是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掩饰自己的情绪,就当大家都不知道。

菲菲和他的关系很快恶化,具体我也不清楚。那会是高二学农前后的时期,听人说她很“贱”,别人不睬她,她还整天缠着。我听过算数,因为我也很贱,整天想着他。在这点上,我和菲菲没差。

那段时间,泡泡和我们的关系也恶化了。听人说,她也喜欢周周,所以和菲菲很亲密,形影不如。我其实很羡慕她。她平时都会自称是周周的阿妹,她可以自由自在地和他笑着说话,我做不到。。。。。。

琪琪说喜欢他,但为了菲菲愿意成全。自那段谈话之后,我也不知道她是什么心态了,毕竟本来就不熟悉。

洁洁,和我同姓的女孩,性格大大咧咧的,平时和周周以师徒相称,喜欢叫他师傅,虽然我也不清楚这个中理由。

阳光,我非常要好的好朋友,我曾经狠狠伤害的好朋友。我知道她也喜欢他,虽然她没有说。也许,她也看出来我喜欢周周,虽然我也没有说。阳光和周周是初中同学,对他了解得也比别人多。我仍然记得,那次和她在回家车上,她对我说起周周家庭的事,单亲母亲的严厉,说他其实很孤独,虽然整天嘻嘻哈哈,其实没有什么朋友。说着说着,眼角竟然泛起泪光,我看了很诧异,但也没有问。也用不着问了吧。之后我们没有说话,各自想心思。那时,我做出了一个决定。虽然,我靠近不了他,和他说不上话,也不知道如何关心他。我能做的,就是对他绽放我引以为傲的笑容了吧。直觉告诉我,他一定很喜欢我的笑,因为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在对他笑。

那段时间,除了我周围的朋友,中途转入的转校生,周周初中的前女友,都来掺合过。总之,那会真是形形色色,什么情况都有。每天的话题几乎都围绕着他有关。用句流行的话说,他就是典型的花心大萝卜吧。同时,也是我非常不能接近的类型。即便我想接近他,也找不到什么正当的理由。

一直想回到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坐在我身后的他,借橡皮的距离。我一直在找那样正当的理由。

到了文理科分班,大家各自选了不同的方向。我选历史,泡泡和菲菲是理科,其他好友大部分选了政治。我不知道他选什么,但知道这次,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其实,不在一个班级,差别是会很大的。但那也意味着我终于可以解脱出来了。

可是,校车上,坐在身边的泡泡告诉我,他说他想选历史,理由是,他觉得那个历史老师人不错。那一刻,我内心其实很高兴,很高兴,虽然表面上不说,我想泡泡也知道吧,毕竟她说起话来总是感觉别有用意。不过,我还是很感动,没有菲菲,没有泡泡,没有琪琪絮絮,没有阳光,没有其他任何和他有关的人。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想选历史,至少我都有了可以和他正当说话,而不用在意别人眼光的理由。

不过,美好毕竟只存在于幻想

他还是选了化学。。。其实,这也是必然的。他的学习成绩不好,我也不是很好,可我还有文科的成绩保底,男生,果然还是选理科更有出路。最后结果出来,历史班男生只有3个,号称三剑客。如果加上他,也许,就成F4了。现在想想,那会更尴尬。我想找能和他在一起的正当理由,但即便最后真在同一班,可能还是说不上话。也许,我过不了的,还是自己这一关。

之后,我们迎来了最后一次在一起的运动会。似乎是因为规定必须要选择一个项目,我报了跳远。过后,我去看那张报名表,我看到他的名字也出现在了跳远。如果他先填跳远,我绝对不会填跳远,不能让我和他扯上关系惹人话柄。可是这次是我先填好的,不存在动机问题。这么想后,我反而欣慰了。很奇怪的感觉,理所当然的欣慰,虽然始终不能说上话,但这样就足够了吧。

体育课上,和他闹过绯闻的转校女生突然跑到我跟前,问我选跳远了是吧,跳个给她看看。我很不爽,和她又不熟。但我还是跳了。她紧跟着也跳了一下。她想说明什么?

不知道是因为学业,还是分班的威力,在那之后,车上谈话关于他的事情越来越少。毕竟,不在一个班,聊什么话题能够扯到他也是个问题。我的心态也日趋平静,只等着毕业,彻底解脱。有时候,上学或放学的时候,会遇上他。我似乎还会克制不住痴痴地望着他,反正,也没多少日子了吧。

刚毕业后不久,我们几个女的有过一次短暂的聚会,听说他现在的女友是琪琪,我是一点也不惊讶,哪天换成阳光也行。

那之后,我迷上了彩虹,迷上了hyde

回忆到这,当中究竟多少是意淫已经不重要了,起码对我而言,曾经有过那么一个喜欢的男生

我和他几乎没有说过话,我只会傻傻地盯着他看

也许一切都是我的主观猜想

不过,至少我和他还有那么一点缘分

英文课上,要取英文名字。他喜欢打篮球,取了个篮球明星的名字。我对这个一窍不通,很长时间,我才知道科比和这个名字是同一人。

我取了个教科书上的标准名字,linda,因为我也不知道其他还有什么好取。rose(肉丝),alice(眼泪水)这种一听就会给人笑话的名字是万万不能取的。。。可是那年夏天,我迷上了最终幻想9。我好喜欢里面的女主角,garnet公主。于是,我向老师申请改名。可我没想到的是,却引来了全班哄堂大笑,尤其是后排的男生们。

待我坐下后,阳光问我,你喜欢加内特啊?

第一反应,who?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有个篮球明星也叫这个名。。。在什么森林狼队。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游戏制作人就是喜欢加内特才给女主角取了这个名。。。

天地良心,我若是知道这个名字还有这层寓意,即便我有多喜欢FF9,我也断然不能叫这个名,这不是明摆着惹人猜忌么。。。

他会怎么看我呢?

但我还是叫了这个名,因为我的意图本来就很正常,更何况,要是再改就真叫不正常了

也因此,班级里有了两位篮球明星的名字,一个他,一个我

时光流逝

我和他的故事已经成为过去

科比和加内特依然在篮坛上绽放光彩

这样的结局,也不坏吧

我和他的故事(六)

Leave a comment

这篇回忆录,是在去年看《山楂树之恋》的时候,有感而发写的。但很快,我的热情冷却,便搁笔了。今天,大学好友无意中和我提起了日本电影《情书》,又促使我看了一遍电影。然后,又想起了他。果然,还是要把它写完吧。

说起来很不可思议,明明已经过去十年了。从两年,五年,七年,到了十年。明明已经是遥远过去的事物,很多的回忆都是那么地模糊,可自己还要把它记起。因为我害怕,我已经快忘了这一段记忆,我怕有一天我会忘得干干净净,再也回忆不起来。

我和他的故事(六)

正确说来,这不是我和他的故事。因为我和他几乎没有交集,除了开学初第一个礼拜的军训,之后就仿佛处于两个世界。一直一直,都是我在默默地关注。可也许是命运使然,我周围的人,都或多或少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导致当我发现到自己的感情时,却怎么也抽不出身,还必须时时刻刻面对。

就在菲菲给我寄贺年卡后不久,她和周周就成了别人眼中的“一对”。关于各中细节,我不清楚,自己也不可能厚着脸皮去问。仔细想想,也许就是从那时起,我开始渐渐对这个人产生了别样的情愫吧。

在作文评论那件事过后,除了偶尔在“公车谈话”上会听到人提及他外,我和他就没有什么可以联系到一起的事物了。印象中关于他的只有几件小事:

一次收化学作业簿,当时大家都流行早上一大抄,所以本子都会被传来传去。突然间,我听到后面传来很大一声,有人在念我的名字,而且,还把名字念错了!很快,我发现声音的主人就是他。当时的我很不好意思,一来因为他太大声,周围人全听得一清二楚。二来,他居然还念错字。我的这个名字,小学中学常被老师叫错,本以为到高中好了,可没想到还是被人这么大声地念错。当时的我,很不客气地一把抢过我的化学作业。然而没想到的是,在高中三年,这是他唯一一次叫过我的名字,还是叫错的,想想真是讽刺。

还有一次,我端着水壶去教室后方倒水。走道上正好摆放着椅子拦住了我的去路。那时他还坐在第五排,也就是我后面。他看到我走来,便将椅子拉到自己这边腾出了空间让我通过。这只是一件小事,当时的我也没有在意,只是有点小小的感动,觉得这人真细心。之所以在这里提及,只能是因为我的脑海中已经记不得关于他太多的事了。。。

时间一晃到了2002年的3月。某次回家乘公车,琪琪和絮絮在隔壁位子一直窃窃私语。我本是无意偷听的,但她们俩就坐在我旁边的位子上,声音总是若有若无地飘过来,结果还是听到了周周的名字。当时的我,已经到了对这两字敏感的地步,于是便非常无耻地“倾听”起来。具体内容现在自然是回忆不起来,但我知道一点,琪琪说她喜欢周周。第二天,絮絮便找我谈话了,说得自然是前一天车上的事,她也知道我听到了吧,还是说她也知道她俩说得这么不避讳,我肯定会听到?总之,琪琪是喜欢上他了。之后,我和琪琪也有过一次漫长的谈话,聊得自然还是那个话题。不知道为什么,她们总喜欢和我谈心,关键是,总喜欢和我谈关于他的事。我现在常常想,如果没有这种种的“车上谈话”,我应该不会对他那么上心吧。

琪琪对我说,她花了一个晚上,想象菲菲坐在周周的自行车后座上,双脚荡着的感觉。她觉得那样很配,至少她坐在后面没法比,因此她决定放开。那个时候的我,其实心里已经对周周有点好感了,可能真的是“耳濡目染”习惯了,几乎每天都会在车上听到关于他的事。可每次的谈话,我却始终扮演着倾听者的身份,因为我实在不知道如何开口说安慰或是鼓励的话。至于他,依然对我如同谜一般的人,他究竟喜欢谁呢。

这个问题,不久之后便在我心里彻底升华。

在琪琪和我谈完话不久,一次数学补课上,我和菲菲坐在了一起。她一直心不在焉,也没和我说什么话。突然,她开口道“小艳,刚开始时我觉得你很漂亮。”我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莫名其妙,也不知道该是当赞扬话听呢还是别的意思理解。于是,我便使了点坏心眼说“现在不漂亮了?”其实我说这话的意思还是希望她夸我吧,一般没人会顺着这话说的。。。她接着说“不是,我觉得一般像你这种漂亮的人都是很。。。”遗憾的是当时我并没有听清她最后的话,似乎说的是醒目。她说完后突然又不说了,我也不好意思追问,只能让它这么没头没脑的过去。

没过几天,一个周四的下午,走出教室门的我,路过楼梯去上厕所。刚出门不久,迎面看到菲菲和泡泡两人踩着阶梯一步步走上来。泡泡原先和我关系较好,后来不知怎的又和菲菲好上了。当然,她想和谁亲,是她的事,我也不在意。可从这两人嘴里冒出了我的名字时,还是让我停下了脚步。我望向她们,她们也正好抬头看到了我,突然慌张地打住不说了。当时的情景,总觉得有股诡异。但我只是纳闷了一下,转而走开了。

这件事本来我并没放在心上,可第二天中午吃饭时,泡泡坐在了我的对面。饭吃到一半,她突然停下,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你知道我们班哪个人说你好看吗?”“是男是女?”我明知故问。“是个男的。”她用贼贼的眼神说,之后又扯到了菲菲,似乎是听她说的。于是,本故事最大的谜团诞生了。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如何有把握确定她们说的那个人就是周周。至少现在的我,是无法再确定了。也许是因为菲菲?因为数学补课上的反常?因为周四楼梯口那神秘的举动?总之,当时的我,在她提到那个人的时候,就想到了周周。之后的是男是女也是我故意问的。也因此,当我听到菲菲的字眼时,我就没有再问。因为当时的我心里已经确定了。我只是笑笑,随后又继续吃饭,没有再理会泡泡的话。也因此,我错过了真相。也许,一切都是我的一厢情愿,也许,我当时问一下,也是很正常的吧。当然,现在看来,它也永远成为了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