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公园

鲁迅公园在我的记忆中,一直是上海一座非常普通的公园,平时也不会想到专程去逛,不过最近,特别想去看看,于是去了。

公园其实挺小的,尤其是和边上的虹口足球场成鲜明对比,很容易就走到了鲁迅墓。

公园内永远聚集了一群大妈大爷在吆喝,我不禁思考,迅哥不嫌吵么。。。不过转念又一想,他或许正坐在那藤椅上叼着烟,笑看众生呢。

雕像后面,有一面墙,上书金光闪闪六个大字,鲁迅先生之墓,底下是一块长方形的石棺,出乎意料的是,前面居然摆放着一束鲜花,看着很新鲜,不知道是谁放的。让我想起了N年前去将军澳,那里也永远摆放着鲜花。

然后,又去了鲁迅纪念馆,拜读了留日期间做的笔记。。。我左瞅右瞅,看着都不像日文,更像中文,不禁思考藤野先生究竟要如何帮他批改。。。这只能改图上的注记吧。。。

看到了传说中的惜别周君。

最后是内山书店,我的毕业论文(笑)。其实原址那里后来新开了个内山书店,以后时间充裕了再去逛逛吧。

有很多烦恼痛苦,在墓前找迅哥倾诉倾诉,就啥都没了。

这里简直就是我的心灵SPA之地。

有些人,有些事

关闭个性化推荐后感触最深的,除了世界如此之大,而我竟然都不感兴趣以外,就是蔡徐坤恶搞视频如此之多,而我以前居然未曾留意。因为大数据推荐,风暴中心那会,你不想看到都难,当风暴过去后,大数据自然要推新的风暴给你,于是,他自然就被撇到了一边。跳出来之后才发现,外面,竟然还是如此之多。

有意思的是,我在另一个视频里看到一条蔡粉的评论,总结了网络黑色产业链的手法和特征,讽刺的是,如果把她说自己是ikun的字去掉,这些话完美适用于后面的每一场风暴,几乎没有任何出入,哪怕是我认为黑暗无比的20年,其实早在前几年,就已经有前人经历过了,而蔡也绝对不是第一个。

这个人因为经历过,她没有对肖落井下石,而是提醒肖粉去留心这些套路。然而事实已证明,即便知道,也是无能为力的。像她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只会觉得,两者不要混为一谈,不是一件事。只有自己支持的人or事是无辜的,别人都是罪有应得。

其实类似的感想我发过很多遍,没有任何意义,我只是无意中看到了,又生出一丝感慨。你不关闭个性化推荐,很多事是不知道的,但并不代表不存在。

另外,我最近还有一件事特别有感触,我曾经非常讨厌那些网暴者,现在觉得,这些人只是愚善。

善良这个词放在他们身上,换以前我是不认可的,现在觉得,深层因素还真是这样。因为他们需要大量的心理暗示,不断告诉自己没有骂错人,通过符号与标签去贬低,降格为商品,物化,尽可能剥夺人类的属性,要不然良心不安,他们的道德不允许。

为什么说愚善,因为这些人的脑袋,他们的智慧,并不足以负担这样的道德。这些人其实很可怜,真正的黑色产业链,目标明确,头脑清晰,起码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他不需要去辩解。而愚善的人,只会拼了命地将自己的行为正当化。没有这层标签,他们甚至无法对自己的行为有清晰的认知,一个只会复述标语“我是XX我讨厌XX”的人,不过是别人手中的刀,连做恶人的资格都没有。

当然,我把这些人说成刀,并不是要剥夺他们为人的属性去谩骂。不需要,关键,不屑,没有意义。现在看到类似言论明显心态平和了不少,是我以前高看他们了。

前些天做的初魔视频,来对线的都是虹迷,但几乎没有一个人,能认认真真从视频本身出发,从歌曲,画面的适配度去反驳,而是“一个是凡人,一个是神,根本不是一个世界”。我连对线的想法都没有,懒得回复。猜测其生理年龄不超过25,要不然不会发出来暴露智商。我不想倚老卖老,毕竟在我18的时候,我也曾经觉得hyde是天神。我更应该庆幸,hyde都50多岁了,还有年轻小姑娘喜欢,不错。

有时候也会看到游戏圈的类似操作,一样的一骑绝尘,一样的被同行打击报复,那个人很努力地抗争,然而不论怎么抗争,耗费大量心力举证,胜诉,马上又会有新的谣言,宛若水军的评论@他出来解释,你前面都澄清了,这个不说,那就是真的了。别人轻描淡写几句话,却要当事人付出额外的精力去自证,且永无止境。

然而,我什么也帮不了那个人。我唯一能帮到自己的就是,不去关心这件事。不踩上一脚,已经是对所有受害者最大的仁慈。

岁月无声+长城重见天日

苍天有泪

2023年了!

2023了

终于又可以在主流媒体上看到岁月无声和长城了(虽然这个主流媒体现在只有B站,笑)

也不知道是一时脑抽还是长久,就当期间限定也行。你需要做的只是下载,缓存都没用,只有网盘是真的

所以,家强,你那生命接触4K修复版是不是可以把岁月无声加上了?旧日的足迹+岁月无声可是连体婴,缺一不可!

就在这两天,突然一股脑出现了一大堆。想想挺讽刺的,以前也没觉得这两首有多特别,随便看,央视中华情也有,还把它当优秀事例展示,突然全网销声匿迹,音频你可以说版权,视频也全给你切,一刀不留,除了中华情。很多人拿版权说事也是找它当借口,你看央视也有balabala。但问题是,央视是14年播出的,也只有它这一个存活,其他地方你看看有没有。。。很多音乐类版权问题,顶多音乐平台听不了,视频可以搜出一大堆,唯独这两首特别奇怪,是真的可以用销声匿迹来形容。

来,是时候把这段话再复习一遍了。

“为什么会写长城这首歌,那是因为我们中国人,我们都很留恋一些,就是说一个五千年历史的国家,留恋一些很伟大的建筑物啊.我们中国人整天都因为我们今天的落后啊,不进步啊,被人耻笑的时候我们都会说:”我们有长城啊!你有吗?””我们还有很多什么啊,你有吗?”全部都是以前剩下来,一些已经是过去了的伟大建筑物.我绝对不希望我们中国人永远停留在怀缅过去的一些辉煌史里面,这样的辉煌史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建立我们明日的辉煌史”

拜此所赐,我又想到了那个将近10年没有登过的博物馆了。。。。。账号密码全部忘光光,我是没指望再登上去的。但想了想还是试了一试,我用最古老的用户名,最古老的密码输了进去,登上去了。笑死,人还是要懂得怀旧,不要轻易换密码,10年没登的站子都能给你登上去(笑)。

还有一些题外话,隐藏一下再说吧。

继续阅读“岁月无声+长城重见天日”

关闭个性化推荐

这个功能B站应该出了不少时日,不过只有最新版的app才有。我没有更新app的习惯,所以直到最近才知道。感想只有一个字:爽。是真的很爽,为什么爽,且听我慢慢道来。

即便我对b站深恶痛绝,但依然没有选择离开它基于以下两点

1 没有广告(占60%),2 搜索引擎(占40%)

B站已取代百度,是我使用频率最高的搜索引擎,当我想要查找什么事物,在B站搜索框里输入关键词,实用效率秒杀百度。B站又被人戏称b站大学,也是同样的道理。可以说,在短视频当道的今天,能够让人保留主动搜索权利的平台,真的不多了。。。在我看来,那些短视频只能通过刷,仿佛大海捞针,简直是浪费时间的代名词,和我天生犯冲。抖音我第一天下下来从20点一直看到凌晨,然后马上卸载了,为什么,因为看得停不下来!但我收获了什么吗,并没有。之前为了长月,我知道B站对罗的视频都限流,所以爬去抖音同步发了两视频,现在兴趣淡了,自然没有保留的必要,反正也不看。

B站的缺点:

个性化推荐,这本身不是问题,收钱进行定点推送,宣扬仇恨对立,则是罄竹难书。不过这并非它一家独有,是所有平台的问题,你不做,你清高,有的是别人做,然后你这个平台流失客户,消亡,gameover,仅此而已。正向内容都是阐述事实,如太阳为什么升起,开车为什么要遵守交规,哪来的流量,只有负面内容才能挑动神经。通常意义上,正向和负向,双生双克,此起彼伏,是50%对50%的关系。但很明显,现在的平台不是,你可以看到播放量基本都在500万以上的负面视频,却似乎很少见到正面,当然是因为收了钱啊。B站没有广告,钱从哪里来,这也是网暴盛行的很大推动因素。回到个性化推荐这个话题,B站的个性化推荐非常智能,“正常情况下“,它真的只会推荐你点过的,感兴趣的内容。如果你压根没点过,毫无兴趣的东西一次又一次出现在眼前,就应该知道,“哦,又花钱了啊”(一般这种视频都是抹黑+对立,很好辨认)。长月那会,我发现女二有问题就是因为这个。我只对罗感兴趣,男二男三,女主女二女三毫无兴趣。时至今日,男二男三,女主女三的视频,我一个都没有刷到,是的,一个都没有,因为我根本不感兴趣,我不搜,它怎么推。但是,只有女二,在开播没多久,无数次出现,每次出现都是拉踩女主。我同样没有搜过她,也没有点开那些拉踩视频,但依然能够源源不断推送,我只想说,不要太过分,花了钱的痕迹过于明显。

B站就是这样,很多你以为的,明显的人为痕迹,大部分人,是没有感觉的,只会全盘接受。这个很好理解,因为人是非常容易受周遭环境影响的生物,只要有一个声音源源不断地灌输,慢慢就会接受它的观点,并视为理所当然。B站只要随便操作几下,将这些视频大面积推送给所有人即可,这个时候,什么个性化推荐,都成了空话。同时,那些针对这些负面进行回应的正面视频,则进行全方位限流,更有甚者,审核都不让通过。做了UP主深有体会,B站的审核是非常精准的,绝对不会出现,发的人太多,审不过来漏网之鱼的事。它的每一个网暴视频,都是入了审核员的眼,授意通过的。现在,这些钱,不光付给平台,也付给几个头部UP主,带节奏分分钟的事。可以说,在B站,只要是花了钱黑的,没有一个不成功。虽然有些艺人学乖了,转战抖音。我只想说,没用的,没有哪一个平台有钱不赚,也千万不要以为群众人多力量大,在个性化推荐面前都是P。在微博大面积黑人的时候,B站曾是净土,显然,它也早已沦陷,其他平台不过是时间问题。

继续回到个性化推荐。

前段时间,我的首页推荐,每次刷,只有以下三种内容。

1 澹台烬正向视频(前期骷髅精黑视频不少,但由于我只点开正向,一段时间后恢复)

2 肖战正向视频(这个我曾经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我已经很久没点开过了)

3 动态歌词排版(为了做上一期视频,看了几个,从此后跟狗皮膏药一样脱不了身)

第1个,第3个很好理解,虽然我想无数次摆脱,最后发现摆脱不掉= =b。第二个我很莫名,联想到收钱说,我真的怀疑腾讯看优酷的长月这么火,它心有不甘怕人走么(B站和腾讯什么关系大家应该也知道)。但后来我发现我想错了,因为我让朋友实验,她的首页没有这种情况。但我真的很奇怪,因为,它不是一直有的,是最近才出现,我其实有好长一段时间,是刷不到他的,因为已经不关注了。也就是最近几个月的事,我突然发现他的正向视频如此频繁地出现,这绝对不是偶然,在我压根没搜索的情况下能够发生的事。这种风向的出现,让我一度很反感。我们曾经那样的抗争,澄清视频永远不会出圈,过不了审,卡播放,比比皆是,只能看到一个个黑视频以匪夷所思的几百万,几千万的播放量荼毒大众。现在,你TM倒开始推了???晚了!!!

后来想了一想,可能是因为我的账号内含大量他的内容,被系统判定我是粉丝,所以必须推送?这是非常可怕的事,这个时候所谓的个性化推荐,也成了空话。你想搜什么无所谓,你的标签是什么才是关键。

你们知道我每天被这三种视频“荼毒”是什么感受么,如果我不小心点开了某一视频,大概率我要刷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把它刷下去,都是在浪费我时间。

这个时候,关闭个性化推荐,横空出世了!!!

啊,从此世界清净了!!当你关闭了个性化推荐,你的首页,全是各种几百万播放的,你完全不感兴趣的内容。这时候才会发现,世界如此之大,而你竟然都不感兴趣(笑)。这才是真实,即便你点开一个,也丝毫不用担心,会再次与它相遇。无论怎么刷,永远都是不感兴趣的内容,想看什么,只有自己搜,爽到爆炸,真正回归“搜索引擎”的本质。

关闭个性化推荐后,点开B站的欲望直线下降。

强烈推荐。

关于内山完造

是的,因为先前那个契机,我,打开了尘封N年的记忆。再次感叹世上最坚挺的网盘是什么?答案当然是,163邮箱!15年前的文章依旧保留着(笑死)

我原本以为,我会看到一堆黑历史,惨不忍睹。

现实是,我居然津津有味看起来,还把它看完了

但我记得当时,我明明写得狗屁不通的,不知道该说是记忆美化呢,还是的确能力下降,现在的自己已经没觉得有毛病了。毕竟,我一直有以前的自己总比现在的自己更优秀的错觉。。。

看了论文我才发现,我一直以为我写的是鲁迅与内山书店,其实,我只写了内山完造(笑),不过里面穿插了大量鲁迅的评论。关键是,文章的内容,我是99%都不记得了,过于神奇。。。仿佛是平行世界的自己写出来的一样。。。。。。

看的过程中,有几段特别有感触,我要摘录一下。

1. <内山完造间谍说> 

其实这个我完全没印象了= =b,现在再看,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吧,貌似现在网上持间谍说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只能说,生物是多种多样的,一个人相信也好,不信也好,可以有各种自圆其说的解释。与其在乎别人想什么,不如多考虑自己做什么。

==========================

另外再提一下关于内山“特务”谣言的由来。内山在当时拥护中国的态度,逐渐遭到当地日本人的怀疑,内山听从友人忠告,暂时回国。而在当时,一些中国的无聊文人开始攻击鲁迅和内山的关系,并四处散播内山为日本军队做侦探的谣言。尤其是在三十年代初始,不断有奸细的谣言传出。1933年初,鲁迅参加并领导了“中国民权保障同盟”,六月,“同盟”的负责人杨杏佛就被国民党特务杀害。这年71日,出版的《文艺座谈》第一期,发表了署名白羽遐写的《内山书店小坐记》,把矛头直指鲁迅与内山。这篇文章称内山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特务,说鲁迅写文章,全是抄袭内山的观点。76国民党特务机关所办的刊物《社会新闻》第四卷第二期上,发表了署名“新皖”写的《内山书店与左联》一文,“加以应援”。这篇文章除肯定内山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特务外,更进一步暗示“其与左联有缘”,并诬内山所得情报,“半由受过救命之恩之共产党文艺分子所供给”。文中所提的这个“共产党文艺分子”很明显是把矛头指向了鲁迅。当时,鲁迅在内山书店避难一事是为不少人知道的事实。把内山诬为日本军国主义的特务,则意指受内山保护,“供给内山情报”的鲁迅,自然也应该是“汉奸”毋庸置疑了。当时在外,对鲁迅要离开中国潜逃至日本的谣传已不绝于耳。由此不难看出,国民党反动派的目的其实是要以此为由制造口实,真实目的是抨击鲁迅。对此,鲁迅极为愤慨,730日撰《伪自由书后记》中,鲁迅收录了这两篇文章,义正词严地宣告,“内山书店,三年以来,我确是常去坐,捡书谈话,比和上海的有些所谓文人相对还安心,因为我确信他做生意,是要赚钱的,却不做侦探;他卖书,是要赚钱的,却不卖人血;这一点,倒是凡有自以为人,而其实是狗也不如的文人们应该竭力学学的 !”鲁迅用此揭露国民党及其御用文人利用写文章诬害来进行告密的伎俩,内山书店原职员周朴农在回忆内山完造和内山书店时,曾回忆他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时,内山书店长期作为团中央和各省团组织的通信处,一直相安无事。19291117日,周朴农和任弼时出席团江苏省委扩大会议时先后被英帝汇山捕房拘捕。考虑到内山书店在上海有某些特权,便说自己是内山书店店员。后捕房传讯内山完造到刑讯室对质。内山毫不避嫌,承认周朴农为原内山书店店员。最后周朴农与任弼时都没有暴露政治身份。(2)内山多次援救中国革命志士的义举毋庸置疑,发行国民党禁止出版的书籍,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公开出售,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国民党当局虽一再查禁,但在内山的书店,读者仍能买到需要的书。正因如此,国民党的御用文人,对鲁迅和内山一再进行诬蔑和攻击,这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内山完造及内山书店在中国人民文化反“围剿”中所起的积极作用。以上关于内山特务谣言之段,笔者想说明的是,内山的所有行为,其实一直在民间这个范围内,他的书店也好,协助避难也好,都是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所作的努力,并未上升到政治层面,也没有证据表明。

==========================

感叹一下,为何我当时都没有断行。。。现在随便写几句就会断行,否则浑身不舒服。但当时却可以长篇大论,也许这也是时代变迁造成的割裂吧。

2.<漫谈会二三事>

其实这个漫谈会我也忘得一干二净了orz。之前看B站那个up主谈网暴,谈沟通交流才是解决唯一之道,颇有感触,漫谈会正是它的具现化。网上有人如此评价道:“那一代人具有一种高浓度的公共生活,天才为何总是成群而来?天才是共同体中间的个体相互激发的,如果每个人都隐没在私人生活里,像伯林说的那样隐退回内心的私人城堡,没有公共空间交流,缺乏一张阿伦特意义上的构成共同世界的圆桌,怎么可能有思想的对冲和激发?如果公共空间被人为的切割掉了或者被系统性地清除——无论是被政治权利还是商业资本——每个人都活在自我循环的小世界里,就不可能出现爆发性的突破和创造”(by 唐小兵)

这人讲得很好,完美诠释了如今为何网暴盛行的深层背景,人与人面对面的沟通少了,网络,终究代替不了现实。

=========================

       鲁迅的日本友人多为作家,文学家,因此信件内容常围绕文学探讨内容为主。当时增田涉要翻译《中国小说史略》,和鲁迅有来往质疑的通信有八十多封,多是有关指出翻译中国文学上的错误之处,常常信件通篇内容全是译词指正。因此,在此类书信里,鲁迅对自身情况谈及甚少。然而,在偶尔聊及一两句自身情况的时候,往往会插上一句内山老板最近的近况。所谈之事也不甚大,不过是他最近在写漫谈,写了几篇等等。在与不同人的信件里不断地提及同一个人,这点还是值得引起注意。考虑到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一是鉴于鲁迅与内山的友谊。正如同鲁迅在信里常常会三言两语提上儿子海婴的近况,把内山的名字也提及则是因为将他视为至亲之友,作为“自己人”的立场将他写进给他人的信件中。不过提出内山的名字的信件多是对日本友人的信件里,考虑到还有可能是因为起初鲁迅与多数日本友人的相识大抵通过内山,这些人与内山也保持着一定的友谊,因此在与他们通信时需要把作为介绍人的内山完造也一笔带到,从中也可看出鲁迅本身也是看到了内山在与日本文艺人士牵线沟通上所起的作用;另外还有一点,从鲁迅写给他人的信件中,尤其是与日本友人的通信里,字里行间常提及内山书店里的漫谈形式。即使不提及内山完造,常常在文后末尾加上一句,“书店还是照去”或是“漫谈依旧在进行”。因此可以设想,鲁迅在信中频繁提及内山,他其实也有想借此来表达自己对内山书店中的漫谈会的期许,希望还能在内山的漫谈会上见到更多能畅所欲言,互相交流思想的中日人士。鲁迅的这一想法其实可从1936年病重逝世前夕依旧保持与日本作家鹿地之间的联系一事中可窥见一番。长久以来,鲁迅一直对出版界压迫的现状感到愤慨,为报刊写的文章,经检查官删减后,都已支离破碎。“对文坛和出版界的压迫,日益严重,什么都禁止发行,我的全部作品,不论新旧,全在禁止之列”(6)“一切刊物,除胡说八道的官办东西和帮闲凑趣的“文学”杂志而外,较好的都要压迫得奄奄无生气的。”(7)”1935年,叶紫的《丰收》,萧军的《八月的乡村》,萧红的《生死场》先后“非法”出版后,在上海没有一家书店敢于冒风险公开摆出来发卖它们。不独这三本书,凡属当时“左翼”,“非法”出版的书和画以及刊物,如鲁迅先生所译的《毁灭》,曹靖华所译的《铁流》等等,全是在鲁迅授意下,由“内山”发卖,“内山”传播,内山书店在那时几乎成为左翼文物唯一的公开“发行点”,而漫谈会可说是鲁迅能不受顾忌和志同之士发表自己内心所感的少而又少的场所之一。由于受战争影响,漫谈会少了,能够互谈的对手也不多,漫谈显得不景气。在这点上,鲁迅一直对此耿耿于怀,感到遗憾。“内山书店营业如旧,但漫谈的同伴似已大为减少。就是说,对我说来是寂寞的。”这里的寂寞,可以感受到他的目的应该还是在漫谈中结交更多友人,抒发己见吧。内山回日本期间,鲁迅在给他的信里,也发出了“书店还是每天都去,不过已无什么漫谈了。我热切地盼望你能早日归来。”的感叹。从鲁迅对于漫谈的这一点态度可以看出,漫谈会的存在,对当时中日之间文化交流以及传扬具有重要的作用。

=========================

以下是当时写文时参考的资料,对此我只想说,我当时怎么那么牛逼orz。因为,我已经完全不记得自己看过了!!时间,真的是很可怕的东西。。。。。

我非常感谢有这样一个契机,让我重新温习了这一切。过往人生的每一步,都构成了现在的我。

【1】. 《鲁迅日记》,人民文学出版社,1976

【2】. 鲁迅博物馆,鲁迅研究室选编,《鲁迅回忆录散篇(下册)》  北京出版社19991

【3】. 《鲁迅木刻活动年谱》 上海人民美术出版社 198610

【4】. 《鲁迅书信集》下卷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768

【5】. 周国伟,柳尚彭,《寻访鲁迅在上海的足迹》上海书店出版社20037

【6】. 周海婴,《鲁迅与我七十年》南海出版公司2001

【7】. 内山嘉吉编,内山完造著《鲁迅回忆》,社会思想社,1979年初版

【8】. 林治广,刘献彪,《鲁迅与中日文化交流》,湖南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一版

【9】. 周国伟,《鲁迅与日本友人》,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9月第一版

【10】. 内山完造,《そんへえおおへえ  上海生活三十五年》,岩波新书 ,昭和24年(1949

【11】. 陈梦熊:《内山完造与虹口》  绿土(19984月第26)

【12】. 刘向楠,从鲁迅与内山完造的交往看中日两国文化交流的重要性[J],成都行政学院学报2003(6)

【13】. 高纲博文,上海内山书店小史[J]档案与史学200204

【14】. 周朴农 冯继烈,内山完造和内山书店[J], 浙江学刊 ,1982

【15】. 查国华,蒋心焕,鲁迅和内山完造——学习鲁迅札记[J],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76

【16】. 柳哲,曹聚仁笔下的内山书店[J]。 鲁迅研究月刊,1996(08)

【17】. 蒋静林,中国人民的朋友──内山完造[J], 上海党史与党建, 1995(04)

【18】. 赵修慧,赵家璧与内山书店[J],出版史料,2006,(03)

【19】. 王铁军,日本日中友好协会[J], 日本研究,200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