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开放区2" Category

比起前作两个月完成,这个从3月22日开始,到7月28日今天结束,历时整整4个月!(懒到家了)

于是,我终于把开放区1和2全部搞定了总算还了年初的债=v=

而且是我的错觉么,我怎么觉得越翻越不对味,还不如以前翻得好,更加没心思翻了。。。

嗯,不过这个感觉也蛮怪的,12年觉得没10年好,14年觉得没12年好,也许,过两年再看又会觉得还不错吧

Vol.65  Starting over…

June  2011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是个薄情之人。比如拍“大和号”的时候,我能够体会到和其他演员,工作人员之间融为一体的感觉,对完成的作品亦是十分钟爱。

之后拍了《月之恋人》,和导演在现场认真切磋。庆功宴上,包括松田翔太,北川景子,筱原凉子,还有林志玲都发表了感人肺腑的演讲,我听了好高兴,“原来你们是这么看我的啊”。

这些感情都是真的。如今我又来到了《南极大陆》的拍摄现场,体验着从未有过的拍摄地点和拍摄周期。那种感觉不能更棒!光是想想,我又开始热血了。

冷静一想,我电话里还存着翔太的电话号码呢,但最近都没打给他。真要说起来城西支部所有人的号码也都还留着呢。我总是只考虑眼前的事,虽然有一丝愧疚,但我所做的工作,真的非常特别,感觉很不可思议。

我现在在拍《南极大陆》,它真的是一部非常热血,伟大,悲壮,而又充满欢乐的作品。

每参与一部作品,我都想尝试“过一次”那个人的人生。

这次的角色,他要面对冰雪,燃烧的火柱,还有因为战败国的身份而遭受世界各国歧视的时代背景。

然而,结束当天的拍摄,换回自己的衣服离开摄影棚之后,我又回到了平常的自己。回家洗个澡,思索着“明天要拍哪个镜头啊?”。看剧本的时候,外表虽然还是那个我,但内心已经化身成书里的人。。。穿越回1950年代。然后,稍微想想第二天该做些什么我就睡觉了。第二天再去片场,换好服装,进入布景里演戏。。。在这个过程中,我慢慢地变成那个人而活。。。虽然没有转世投胎,却好像重新过了一次人生。。。我现在每天都是这样的感觉。

最近,有位名医的话让我特别感动。没有充足的睡眠,无法与家人见面,吃的也不好。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为什么能够坚持下来?”,他的回答是“因为有人需要我”。就是这句。他就是靠着这样的信念推动,每当我听闻这样的故事,都会很高兴。我希望自己也能像他那样积极地向前看,而不是把痛苦原封不动绑在身上。如果哪里有人需要我,不论多少次,我都会重生去那里。这个想法永远不会变。

现在,在摄影棚的前室,贴了一张照片。是在昭和基地拍的南极越冬队的全家福,剧中亦有登场。不管拍哪一幕场景,我都会瞄一眼那张照片,有的人还会走近看,把里面各种表情牢记于心再去摄影棚。对我们来说,它就好比是调节心灵的调谐器。

如今,日本正经历着剧变。我深切希望《南极大陆》可以起到像这张照片一样的作用。1950年代的日本,失去了很多,但也有收获。我希望观看这部作品的人,能够不知不觉涌起生活的勇气。。。但愿这部作品能带来这样的意义。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还是看对眼前的事物能够投入多大的热情,仅此而已。。。

转世投胎很难
但人生可以重新来过
所以,让我们一起向前活下去吧?

epilogue

保重。
P.S……
谢谢你们。

一直觉得南极大陆很好看,就是太悲,不忍看第二遍(那些说月恋之后都是烂剧的自重!)

Vol.64 接触

April  2011

在家里,我最喜欢摸摸养的小狗脖子上肉肉的部分。接触小动物的时候,仿佛人也变得像个动物了。我觉得很好啊,一直做“人”,不是会很累吗。。。

不管对方是人还是动物,我都想保持亲密的身体接触。只要一碰到他们,就感到特别安心。

用狗来比喻的话,不只局限于互相闻闻对方的味道,而是要用半撕咬的感觉去接近对方吧。

我现在在拍《南极大陆》,到了片场之后,我都会先去摸摸参与演出的狗狗们,和它们打招呼。

剧里有很多和狗狗在一起的镜头,我总在想“因为对方是狗不是人,所以才这么认为吧”。

它们和通过语言确立关系的人不同,因为不会说话,所以和它们交流,我们的感情也要表现得更直接。

我们在外景地北海道的拍摄,遭遇了大自然这个最难相处的对手。碰到这种时候,势必需要人的帮助。

入春后冰雪融化,土地暴露在外。大家都在担心“要怎么去拍雪原的场景”。

当时,当地倾倒车联盟的人,把内陆的雪装上车运来了现场。单程要花1个半小时,一天往返三次。看见那些车,真的给了我们很大信心。亮着标识灯,排成一列缓慢地行驶。帅得堪比《变形金刚》。

如果没有这些人的帮助,这剧就真的没法拍了。当地人还把刚抓到的海鲜拿来给我们品尝。寿司店的老板也送来了慰问品。

那段时期因为地震,片场也容易变得消沉。但这些交流,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见到了只有去那个地方才能见到的东西,和当地的群众拉近了距离。还与合作演员有了更深层次的沟通与交流。

身为SMAP和杰尼斯一员,我在参加代代木第一体育馆前举办的“Marching J”募捐活动时,体会到了接触的实感。

站在捐款箱的位置,和大家站在同样的高度见面,感觉更亲近。可以用眼神表达感激之情,真的很棒。

这次我们和事务所的其他组合一起行动,获益匪浅。大家平常肯定有机会和其他组合的成员见面的吧,但对我们来说却很新鲜,像是新生一样。

在触动心弦这点上,现在我每天都有很多机会听闻另人感动的故事,数之不尽。看新闻里那些灾区和避难所的人们把对孩子和家人的思念说出口的瞬间,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触动。消防救援队的队员,写信给家人告知去处理核电站事故,得到的回音是“明白了,我相信你等你回来”。只是短短一句话却让人好感动。仿佛他们所处的状况,一起相处的时间。。。全都浓缩在里面。

当我看到那些人,不光是悲伤与痛苦,还有更深的感情,回荡在心间。

不接触就感受不到
不接触就不能理解
不接触就无法体会
我们需要“接触”呢

Vol.63  永不言弃

January  2011

“大和号”的山崎导演曾经说过,“现在这个社会,不管做什么事,做之前很多人就开始嚷嚷好难啊,做不到什么的。这种心态可不好。”

换位思考一下,那些人是为了掩饰内心的羞涩,故作谦虚才这么说的吧。但换做是我的话,这些话是我最讨厌,最不想说的。动不动就说出口感觉可惜了。

但是,我们出生前的日本,真的有人是为了探寻发展之道在咬紧牙关地努力。我一边读着已经开拍的《南极大陆》剧本,有感而发。

当然了,和现在比起来,当时的时代背景亦不相同。

好比人的热情,感情的变化,和现在比起来也有很大的不同。剧中有句台词印象深刻,“只要完成一件壮举,就可以结束战后的时代了。”他们不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而是站在更广阔的角度关心着国家的发展,还有身为日本人的骄傲。

通过这次机会,有件事让我大吃一惊。二战结束10年后,在讨论输送越冬队到南极大陆的国际会议上,给战败国的日本指定了一个无法靠岸的地点。“你们肯定不行的,这么想参加的话,就那里吧。”虽然是世界规模的会议,却好像小朋友在欺负弱者一样。但正是因为这种幼稚的感觉,让人特别火大。没有说出“啊!?办不到的啦”。

还有一则故事让我很感动。当时政府决定不提供预算,最先行动起来的是全国的小学生。当时生活条件艰苦,据说全日本的小孩发起了募捐活动,“请用这笔钱,告诉我们企鹅所在的地方的各种事情吧。”

这份对梦想的执着,改变了国家的想法。让人很是感慨。

小时候,我在电影院也看过《南极物语》。虽然年纪尚幼,但依然看得很感动。由于天气恶劣,回程时把一起带去的狗狗丢下,一年后再去的时候,发现有2只狗还活着的故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但事实上,除此之外还有太多太多的故事和戏剧性的部分,让我有了一层新的认识。

这是我迄今为止第一次长达半年的拍摄。虽然是事后感想,我不想把“不行”,“做不到”这种心情或语言带到工作中。我想带去的是对那个年代的人们的尊敬之情,还有工作人员,合作演员共同的欢笑吧。

还有一件事,谈不上刻意为之。在拜托别人的时候,我希望自己能让摄影师产生拍摄的欲望。让一起演戏的人,能很容易地入戏。我的干劲一定会成为那些养料。

怎么说呢,有镇守的导演在现场,最重要的是还有以香川(照之),(绪形)直人为首的这么多优秀演员和工作人员加盟,这真是一部充满男人的禁欲剧啊。。。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现在接了这部剧,我只有这一个想法。

我不想凡事只考虑到自己,所以永不言弃。代表一家之主,代表SMAP这个团队,我总是自导自演,自作主张地代表大家在努力。

难过,艰辛,痛苦
悲伤,害怕,寂寞
只是这点程度的话
都不在话下
“Never Give Up!”
没问题的。

我只想知道他拍大和号到底和谁闹不愉快了

Vol.62  Enjoy

November  2010

我从未想过要大家看了“大和号”之后对电影有“这样那样的理解”。只要看了我们的作品,我就很开心了。内容本身也是我以前非常喜欢的故事。这次我站在演绎的立场,的确有着沉重的责任和压力。

在拍摄现场,为了完成任务,有时也需要一点忍耐,被迫配合对方的节奏。如果能够享受所做的每一件事,这一切都会变成我的能量。这点我感触很深。如果不能好好享受,一定会变得很消极,没办法再喜欢这份给自己施加压力的工作了吧。也无法诚心诚意地接受对我抱有期待的人。所以,当我觉得“享受”的时候,就好比是心中的责任和肩上的重担握手言和的感觉吧。

如果,我不能享受现在的状况。。。我也不能怪罪到其他人身上。只要不把错推给别人,解决方法要多少有多少。大家总会想“因为有这个人在。。。”,“只要那个人不在。。。”,人际关系有和与不和,这是没办法的事。但因为这点不开心的话,一切就停滞不前了。所以,要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方面。去听听,看看完全不同的东西,或者去一个遥远的地方也是快乐的一种技巧。

我明白快乐会受到结果,成绩,还有外部评价的影响。知道归知道,但这些终究不过是结果,是成绩。重要的是参与的过程。比起耍心机留有余地,我更喜欢拼尽全力到完全没注意自己的燃料已用尽的地步。

至少我是这样。如果想着投机取巧,那一刻已经没办法开心了。我家里现在有条小狗,会冲过来咬我,真是被它吓到了。我把它推到地板的另一头。它还是要奔过来,用力地撞我。我再把它推开,它再奔过来。持续了一段时间后,不知道是第几次,它先累得趴下睡着了。单纯到让人好想吐槽。如果换作普通人,用周围人的眼光,社会常识来看,一定想的是“那傻瓜在干嘛”吧。的确,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周围人的帮助,但很多时候,你开心,也是为了身边人好,只要不给他们添麻烦。。。偶尔为之的话,只要五次里面有一次就好了吧?只要你是全身心享受,我想大家是不会怪你的。偶尔捅出的篓子,只能靠下次全力去弥补了吧。

我做事一直是抱着“开心才会赢”的想法。这和竞争不太一样。并不是为了打赢对方,而是和自己打。不论做什么,在能够享受它之前有一段很艰难的路要走吧。所以,当我感觉到快乐的时候,就特别想回敬之前那个痛苦煎熬的自己,叫一声“活该”。可能只有开心了,才能发挥出自己的实力。身为日本人,总是容易受制于精神方面,对享受这个词也许不太适应。轻松点说就可以了嘛。Have fun!直截了当。。。

我的准则!
“全力以赴去享受”
仅此而已

其实我没有明白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囧)こういうときってどういうとき?

Vol.61  视线

October  2010

我的工作,靠的就是让大家看到。如果没有暴露在公众的视线面前,也没有现在的我。但人的视线,游走在善与恶之间。视线像语言一样会说话呢。只不过被人注视着,也可以从中感受到爱,或者不屑。不一样的人,视线里包含的感情也不一样。不过,即便是怀有恶意的视线,当这份恶意向我袭来的时候,就算身子有些后仰,但我心想着“不能倒下”,反而能够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我不会任其侵蚀,在此之前身体的免疫系统先有了反应。不论好的坏的,统统挡回去。所以,我已经有了觉悟,不能辜负那些事先寄托在我身上的期待。最终,它们会变成我的动力。

平时,打开冰箱发现“没有XX!”的时候,我会骑上自行车或者踩着滑板去附近的便利店,很平常地购物。但到了国外,相对来说就自由许多。周围不再有人关注我,刚开始的确有些不适应,之后就觉得好轻松,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对方无从得知我是个什么样的人。有个已经不能叫做boy的沙滩boy在沙滩之家干了近三十年,用椰子叶可以做任何东西。在他眼里,我还差得远呢。他会随意地问我“你是日本人?”,年纪相仿的人则道“你要冲浪?去过XX那里了吗?”。我们的关系,轻松而又纯粹。

有意识地关注对方,是我的一大爱好,改也改不掉。说到如何关注,我不喜欢“搜索”,喜欢“瞄准”。在拍摄现场,我会一直盯着一个人看。就算有人经过挡住视线也毫不在意。假设我看的是一名女性,看的过程中包括“女人味”的部分,“出乎意料”的部分都会不经意出现。对看的人来说,就等着那一刻呢。

如果让我看到了那个人刻苦或者温柔的一面,那这人在我心目中的排名就蹭蹭往上窜了。那样一来,下次和他一对一做事的时候,我可以从他身上学到更多的东西。有时候盯着对方看,他们的眼神会和自己对上。如果关系比较亲密的话,我会故意回瞪过去。关系尚浅的话,那就转移视线蒙混过去。。。

不管是男人女人,我在盯着他们看的时候,若是不经意间看到那些可爱帅气的一面,或是决不妥协的工作态度时,我会觉得“啊,我喜欢这个人。”

相反,有时候也会看到不好的一面,一下子觉得“好逊”。所以才会喜欢上那个人啊,可能这都是我的自以为是吧。在关注的过程中,仿佛可以看到那个人的全部。

仔细想来,即便是在拍摄现场,有些人可以一直盯着看,有些人却不给你这个机会。就看自己是否感兴趣了。无关个人喜好。毕竟有些人一上来就看不顺眼,老是会惦记他。

像这样子的经验,在电视剧的拍摄现场交流想法的时候,常常会在举例说明“不是有这种时候的嘛”的“这种时候”发挥作用呢。

瞥视
侧视
窥视
我经常干的是
“持续一段时间的注视”
大家也请试试吧。

真心觉得,有些句子难翻,一是因为他故意说得很文艺,二是因为本来就是病句好么= =b(喂)

Vol.60  选择

September  2010

开演唱会的那段日子,我过着像半个运动员一样的生活。现在节奏变了,反而感觉怪怪的。巡回期间一直坚持的锻炼如果停下来的话,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开始发霉。虽然不需要发出声,但我还是坚持在做300次腹肌训练。时间该怎么用?每当我面临这样的选择,做做运动就会舒服许多。

回想过去,我做过“错误的选择”,后悔“为什么要那么做啊”。明智之举记不住,应该反省的事却一直耿耿于怀。不过,既然自己有选择的自由,就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我觉得这是最重要的方程式或者说是规则。我们每天的生活,就是通过这些选择积累而成。

早上起来穿什么衣服,浮现在脑海中的是那一天的“画面”。去那里,可以遇见这样,那样的人。。。根据当天见面的人的关系选择穿着。对方可以是朋友,也可以是现场的工作人员。所以,T恤加牛仔裤的搭配,我只和非常亲密的人见面时才会穿。

外出吃饭也是,到饭店的时候我已经决定要吃什么,所以不会翻开菜单点餐。如果没有我要吃的东西,我会看菜单。那时候我会仔仔细细地看每道菜,不光是菜名,有些菜单不是还会写明烹饪方法嘛。我会把它们都看一遍,想象出它端上来的样子再做决定。选择越多,越显丰富。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工作。首先,你可以向很多人提出共事的想法,对方也有权选择你。只有一个人做决定的话,营养会失衡的。有时候,即便是平常不爱吃的东西,有人告诉你“这么吃很好吃哦”,你试过之后也会喜欢上的。他们把知识、经验、情报提供给我,我再添加点自己的想法。很庆幸身边有这样的朋友。

顺带一提,电影“大和号”的主题曲《LOVE LIVES》已经送到,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首曲子是史蒂芬·泰勒从零开始创作的呢。最初貌似用的是《LOVE GIVES》这个标题,他在读了剧本之后,把标题改成了《LOVE LIVES》。电影本身叫做《宇宙战舰大和号》,斯蒂夫把它理解成了一个爱情故事,以爱为主题创作,我感到很高兴。虽然领域不同,那样的名人对我的作品如此厚爱, 也为我增添了“勇气”。虽然是首“抒情曲”,却是在“呐喊”呢,所以说我喜欢ROCK嘛。我想把这首歌用作自己今后的主题。它将在演职人员名单滚动时播放,我特意拜托山崎导演,截选出队员最生龙活虎的片段来播。现在,我好想快点“看到”兼具画面和故事性的这首歌。相关人员已经看过试映版了,结束后大家都按捺不住兴奋之情。据说CG制作非常精良。人这一生能够遇见多少幸事,或许是早就注定好了的。但这一件,肯定是算作其中之一吧。

幸而遇上诸多有爱的选择
表示感谢
“Love Lives”

Vol.59  深呼吸

August  2010

前些日子,我突然想起“糟糕,今天是他生日”,当时要凌晨2点了,也不知道他睡了没有,我连忙给明石家秋刀鱼打了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一如既往“干嘛,怎么啦?”我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今天是你生日吧,不好我意思我忙得都忘了。。。”“不打紧,不打紧。不说这个,我现在在看第六卷呢。那啥,你也在看的吧?”我知道他说的是《ONE PIECE》,打趣道“你还停留在第六卷啊?”“我马上会追上的!”

我们完全没有提到“你过得好吗?”或是“最近怎么样了?”,这种感觉真好。他的想法异于常人,永远在高速运转,一刻不得闲。我还认识其他这样的朋友,不过并不多。当中也有人客客气气地说“久疏问候”“好久不见了”,但我很感谢那种不用刻意去提及这点的关系。

按下已经暂停了的影像的播放键,仿佛理所当然一般,故事重新展开。有人就是这样的tension呢。那些人,都露出了自己的真实面目,所以我也可以安心地做自己。

《MR.BRAIN》也是如此,对《月之恋人》的主创人员,工作人员我是无条件地感谢。大家的配合真的很好。正是因为相互没有什么客气,才会产生超出剧本的效应。最后一集和(北川)景子的镜头,她有一句很像她风格的台词“我当你妹妹吧”。景子演的这个角色嚣张跋扈,在撒娇方面用切实的身体接触来代替语言会更好吧。所以我建议,“要不来‘抱抱’怎么样?”,她一听就道“好,我明白了”。演过之后,完全不觉得下流。后续还可以接上“既然是我妹,就该听哥哥的话”这样的“兄妹”对话。

从电视剧的拍摄到录音,从演唱会彩排到正式表演,这几个月来我感觉不到压力。因为这段时间里,我完全没那功夫去想。好久没有唱歌了,“从这到那一气呵成?喂,我气不够了啊”。久违地跳了舞,你知道的。。。受了伤的话后面就难办了,所以我在运动前一定要伸展筋骨。每次都有人陪着我,那人经常说的是“好,吸气,呼气”,这让我重新意识到了呼吸的重要。当我呼气的时候,身体的力量随之放松。而屏住呼吸的时候,基本是身体使力。瑜伽也是这样的吧?虽然我只练过1,2回。它是靠呼吸法来调整身体,不过我非常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动作要停留这么长时间!?”,所以没坚持下来。。。

每天过着这样的生活,平日里我几乎没什么压力。但过了一阵子后,就会涌起强烈的念头“啊,好想出去玩啊”。我喜欢那个地方,大部分是因为我喜欢在那里的人,他们都是无可取代的。需要的只是对大自然的条件反射能力。对我来说是一个归零的地方,不需要任何东西。所以,也无须格外费心。回到最原本的自己深深吸一口气。那样的地方,让我信心倍增。

有一个地方能让你深呼吸
人生会变得愈发地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