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如龙1" Category

如龙1白金感想

Posted by: garnetin ┠如龙1 Tags:
23

终于费劲千辛万苦写到感想了

当初通如龙1只是为了通2的时候更了解剧情,所以通完后就没再碰过,这次有HD版,一开始还担心习惯了5代之后,再看1代的画面会不会嫌弃。事实证明,果然我还是旧时代的人(喂),不但非常适应,甚至开始怀念。别的不说,靠近MEB那一侧的上帝视角,随着人物跑动自动切换,有种直升机空中航拍的效果,比现在的单一仰视视角要好很多嘛。

1代的白金,通了之后感觉没啥,但其实,还是很有啥的。。。

对我而言,最难的莫过于遥のおねだりSSS。。。原本还幻想靠吃其他东西,抓娃娃,赌博什么的可以混过去,事实证明,你跳不过那个击球场20全中的噩梦。。。其实,你要说它简单,也可以算简单,至少这20球,怎么出,哪个方向过来,所耗秒数全部成竹在胸。问题就是!!连续中20啊~~多少次毁在18,19上就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和这个比起来,如龙5关于击球场的试炼全部是小case不值一提!

要想通过这个游戏,首先要具备极强的心理素质。基本从第7,8个球击中开始,心脏跳动频率就开始加快,到了14,15基本是坐过山车的频率了。你一方面要尽量保持冷静,同时也要注意不能让紧张透过手臂影响到手指的操作。毕竟要连续20球全部击中,没有过硬的集中力是很难做到的。

其次,你需要极强的抗挫折能力和百折不挠的毅力。挑战是艰苦的,别人或许两三场试下来就过了,你耗费数小时,甚至几天也是很有可能。就像先前所说,即便我把每个球的球速都记下来,但真正影响胜负的还是运气因素。毕竟是游戏,挥杆的时机差个0.1秒,后果就是前功尽弃(当然真正的比赛也是这样)。连续5球或者连续10球都不在话下,但上升到20球,真的是质的突破= =b起码我那会挑战到后面几近崩溃,心里想的是,我要是这个都过了,还有什么难关是过不了的,jtest特A都不在话下吧。

最后,还需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就算过不过去,你也不会怎么样。并不是说要放弃,慢慢来,每天挑战2小时,总归有过去的那一天,放弃了就真过不去了。事实证明,我那会开头一下午都没成功,睡了一觉第二天继续,先是试了两场手感后,第三场很顺利地通过,甚至心跳都没有加快(已经麻木了么)。看到小遥的好感度升到SSS也完全没有那种激动之情。。。也许,所谓的挑战,在实现的那一刻,就已经失去意义了吧。

其他奖杯感想

1 777和3000硬币

请选70号机,试777的时候不要带小遥的护符(否则后果会很惨- -)基本半小时应该可以出来一个了。。。之后就是挑战3000难关,带上护符,基本2,3个小时应该可以办到了。你要做的只是按键,和棒球比起来,这个简直简单得不要再简单,你需要的只是时间。。。。

2 神室町打架王

达成条件是连续无伤25人。带上カリスマ照片,找个记录点记录一下。切换场景遇敌,成功无伤的情况下记录,重复3~4次即可。身上备一瓶补血剂,打完吃吃看,能吃说明你受伤了,那就load重来吧。需要注意的是,1代刚开始街上几乎找不到敌人。。。大概是10章之后才会うろうろ出现吧。

3 亚门

这个很多人都说过了,最简单的方法,11章码头买3根特殊警棒。开打前装备好直接就打,需要注意的是,打的过程中即便攒满了气也千万别发必杀!!!老老实实挥棒吧。棒子用光了就开装备界面换新的装上,尽量不要让亚门同学站直了,一个劲挥即可。实践证明,你一旦发必杀,下场就是亚门原地跳起,再之后想抓到他就难了。。。

4 斗技场的古牧

完全。。。就是血红之战。。。从这个意义上来说,第二场即便被打至红血也丝毫不用担心,甚至是窃喜吧= =b对付古牧的大会指定动作就是:尽量与古牧拉开距离攒气(红血状态)——攒满后,趁古牧一套连招做完,马上去抓背包——抓成功后立即放必杀,失败的话赶紧闪开。以上无限循环,基本红血状态的一次必杀可以耗掉他半条血,所以最多放5次你就赢了。。。

其他的暂时没想到,原本以为通关后的“究极斗技”(battle review)会很艰难,要全S什么的,还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结果。。。第一战,星辰牛郎店群挑战,当中我还愣了几秒,结果打完说我S了,然后就直接颁奖杯了。。。突然觉得好空虚orz

最后放张1代桐生与小遥的大头贴。。。当年桐生也是个愣头青啊=v=

三言两语简单概述一下。。。

第八章  策谋

刚逃离赛蕾娜,桐生又得知赛之河原被人炸了,小遥还在那里呢。跑回临时安置房,伊达头缠绑带一脸愧疚地告诉桐生,小遥又被人绑了。。。小遥当时怕自己连累桐生正考虑要离开,这时爆炸声响,赛之河原与外界的通路——西公园厕所被炸了,随之而来的一伙流氓手持棍棒闯了进来,见人就打。小遥也就是那个时候被劫持的。

桐生从白衣混混口中得知,小遥是被血色之眼的人绑架。伊达来报,警方已经下了逮捕令,小遥是绑架的受害者,而绑匪正是桐生,看来还有别的组织参与其中。

桐生在狄波拉歌舞厅找到了血色之眼,从他口中得知下令绑架小遥的人是在横滨称王的中国黑社会组织蛇华总帅刘家龙。。。听到这个名字,桐生不禁想起了10多年前,自己曾栽在他的手上被严刑拷打,差点丧命,多亏了风间老大及时赶到。但他也因此腿部中弹,从此只能拄拐杖走路。

另一方面,嶋野和刘家龙密会,商谈100亿到手之后,蛇华分30,嶋野分50,剩下的20亿则给近江联合的本部长寺田,就是他从锦山那里得到了小遥的情报。嶋野称锦山这个毛头小子还不知道黑道的恐怖,他怎么能让比自己小20多岁的人抢在前头呢。

第九章  蛇华

桐生与伊达前往横滨救人,刘家龙却说他的目标只是小遥,无关100亿,看来包括锦山在内,谁都不知道小遥真正的价值。桐生未及多想,就被当地的警察逮个正着,以绑架罪被关进大牢。
伊达做好被解雇的觉悟,偷偷放跑了桐生,两人带着小遥驱车赶回东京。伊达告诉桐生两个消息,当初星辰牛郎店里遇到的神秘组织留下的徽章,其实是政府地下组织的东西,内阁府MIA,代表是警察厅出身的代议士神宫。还有就是,东京湾上发现的尸体不是美月的。也就是说,小遥的妈妈还活着。

第十章 爱的形状

回到神室町,神似来的留言。桐生的情报都泄露给了锦山,身边一定有怪人。

回到神室町后,桐生先去找了花屋。他早该有所察觉了,为什么自己的情报可以这么快被对手所知。监视器上显示,当桐生离开赛蕾娜酒吧后,老爸娘丽奈立即拨打了锦山的电话,把情况都泄露了出去!再前往赛蕾娜,店内一片狼藉,只剩下一封信在吧台。桐生打开信,信上写道丽奈一直很喜欢锦山,之所以出卖情报也只是希望他能够多看她两眼。但她现在也认清现实了,决定为自己所犯下的错做个了结。不一会,桐生小弟慎司打来电话,说自己正带着丽奈被人追杀,逃进了一座废弃的大厦内。

桐生赶到大厦时,里面已经布满了锦山组的人。在天台,桐生救下受重伤的慎司,这时候,锦山组的荒濑拖着满身枪口的丽奈走了过来,桐生见状怒不可遏。将丽奈的双眼闭合后,桐生转身去看慎司,慎司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告诉桐生他把风间老大交给自己的女人看护,女人的名字叫明美。

第十一章 仁义

回到赛之河原,把情况告诉花屋和伊达。叫明美的女子千千万,这可怎么找?花屋却道并非难事。慎司这小子是个有名的流连花街柳巷之人,他最喜欢去的地方是桃源乡,而那里的头牌女郎就叫明美。

不过为了顺利进入桃源乡,桐生还是费了不少功夫。为了拿到会员证,桐生还要想办法为中国偷渡女伪造护照= =最后在meb从男招待那里花银子买下了会员证,带着小遥奔赴桃源乡。

明美见桐生出现,意识到慎司已不在人世。不过桐生他们来晚一步,她已将风间托付给了慎司的帮手,也就是近江联合的本部长寺田。桐生百思不得其解,那人不是和锦山串通的吗?此时楼下一阵喧哗,原来真岛又来找桐生单挑了。。。一名三陪女跑得慢,被真岛逮住。真岛瞅了瞅女子道,“模样还不错,愿意做我女人吗?”女子虽害怕,还是摇头说“不要,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桐生一听心想完了,指不定真岛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没想到真岛愣了楞,突然放开了女子,“这里很危险,你还是快跑吧”桐生无语,“你这个人还是摸不透啊”,不过真岛表示他就喜欢诚实的人。

第十二章 再会

解决了真岛,来到停靠在码头的船上,桐生终于见到了风间老大。原来,寺田一直在暗中相助,当初从击球场救下小遥的人也是他。此番他故意联手锦山,也是为了获取情报。风间告诉桐生,这十年来发生的事。100亿其实是他和由美以及三代目世良策划的,由美失忆后爱上神宫,生下小遥后又被利欲熏心的神宫追杀。不过好景不长,嶋野带着人来了,寺田那点伎俩他早看穿了。最后,风间为保护小遥,死在了嶋野扔出的手榴弹上。临死前,风间告诉桐生,他的父母就是自己所杀,请求桐生原谅。但桐生表示风间在他心目中已等同于父亲。

第十三章 战争的终焉

回到神室町,桐生带着小遥再度前往千禧塔顶层的阿雷斯,终于和由美重逢。神宫带着MIA的精英士兵空降楼顶,由美事先准备了炸药,让神宫不敢轻易开枪。寺田带着人赶到,没想到自己却被随身侍卫背叛。原来神宫早就注意到寺田的的行径,绕过他和会长签署了协议。桐生撂倒了MIA和神宫,再回屋与由美相聚,和锦山又干了一架。神宫临死前朝桐生开枪,被由美给挡了(挡子弹的优良传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由美说自己之所以纹上“月下美人”的纹身,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再见到桐生,哪怕一晚也好,一眼也好,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锦山杀了神宫后,又把枪对准了金库里的100亿,最后的了结就由他来完成。随着轰隆一声巨响,100亿从千禧塔顶层洋洋洒洒地洒落下来。

伊达和须藤率人赶到,桐生原本打算束手就擒重回监狱,失去了由美和锦山,这个世界对他已没留恋。但伊达让他多考虑考虑小遥。

最后,桐生在一天之内完成了四代目的继任仪式和引退仪式,把位子传给了寺田。带着小遥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看了一下,之前写的还是2011年9月= =b,那之后就懒了。如今我开始玩如龙1&2HD,想着可以把它收拾起来了吧,又不知不觉玩到第七章。。。果然,写文真的是很累人的事,不知不觉就会抗拒。。。

简短扼要一下

第五章   赛之河原

从林宏手中救下小遥,桐生回到了赛蕾娜酒吧。电话铃响起,老板娘让桐生帮忙接电话,同时不忘叮嘱他注意措辞(因为桐生是黑道么噗嗤)。电话那头之人是桐生的小弟慎司,他现在正带着风间老大出逃,风间的意识尚未恢复。

为了寻找线索,伊达提议去找赛之河原里的情报王花屋。神室町里发生的事,没有他不知道的。从西公园厕所进入后,还见到本以为牺牲的田村,原来他自从见到花屋后,感叹自己做情报屋的能力还远不如人,因此隐姓埋名在此修行呢。。。

见到花屋,桐生想知道东城会被盗的100亿以及由美和美月两姐妹的情报,不过花屋说他的情报费很贵。桐生自然出不起,于是花屋让桐生上斗技场,赢了的话报酬用来支付情报费。

打赢之后,花屋告诉桐生,外面有人找他。切换监视器一看,竟是受伤的伊达。再看之前发生的事,原来他和小遥出门逛街的时候,被人偷袭。小遥被带走,伊达也受了伤。而掳走之人正是真岛组!伊达告诉桐生,花屋原本也是警察,但因为私自买卖情报而被伊达检举。

来到击球场,真岛吾朗恭候多时。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和桐生比试比试。一个小弟趁桐生不备偷袭,被真岛舍命救下。在他心里,桐生这个对手,只能由他解决。这时候,小遥跑了出来,原来是一名神秘男子救了他。神秘男让小遥保管好项链,并称它有100亿的价值。他还让小遥转告桐生关于项链的事,这人究竟是谁呢。伊达凑上前细看,项链上带着锁,“如果撬开的话”“不行!”老板娘丽奈和小遥同时出声制止。“我就说说看而已。。。”

第六章  父与子

桐生出发去找情报,门口碰到个流浪汉,说花屋最近心情不好,让桐生去看看他(因为花屋是桐生的粉丝,偶像去心情会好吧)

见到花屋,他正对着监视器发呆,完全没注意到桐生。原来屏幕上的人是他儿子隆史,正带着迹部组的组长女儿私奔呢。这个儿子不学无术,待在一个叫B-KING的小混混团队里也是做跑腿的活,直接发了条短信说退会就不干了,混混找上他干架,被桐生挡了(名言诞生于此:ちょうど打とうと思ってたんだ、ひねくれたカーブをな

再来到歌舞厅狄波拉,原来组长女儿京香偷了组里的钱私奔,桐生出面摆平,让他们赶紧把钱还回去,靠自己的双手努力。这个时候组员带话,迹部组长的信上说到由于自己是黑道,女儿从小就没有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也交不到朋友,所以女儿就拜托给他了。京香与隆史抱头痛哭,监视器后方,花屋和迹部组长默默关注。

解决了这一遭父子,还有一档父女呢= =

塞蕾娜酒吧内,伊达坐在吧台上买醉。原来他和女儿本来约好见面,但他临时反悔放鸽子。桐生来到第三公园,碰到两个高中女生来援交,自然被桐生严词拒绝。其中一女提到沙耶,这不就是伊达女儿的名字么。原来,沙耶迷上了星辰牛郎店里的牛郎翔太,为此花了不少钱。

当中过程省略(喂)

最后,那个翔太果然是和黑社会一伙的,救女心切的伊达,只身闯敌窟,也让沙耶见识到了父爱的伟大,重新回归了正常女高中生的生活。

这里有一段感人的话

伊达先是一巴掌打了他女儿,然后说道:

“沙耶,我不是个好父亲,10年前离开了你和你妈妈,所以没资格说你什么。但是,有一件事你能答应我吗?你要爱惜自己,想要幸福的话,你要多爱自己一点。如果还是痛苦,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保护你的。。。”

“我知道了,所以,不要哭啊”

其实这两出父子父女档都很感人的,可以写很多话的,但是。。。。我懒(而且和主线关系不大好不)

另一边,神室警察厅,伊达被课长叫到署长室谈话。署长让他赶紧抽身,不要再调查手上的事,免得重蹈覆辙。“你指什么事?”伊达故意问。“你现在没立场谈条件”。伊达走后,两个人冒了出来,“怎么样,须藤,和伊达一起行动的那人是绑匪吧”叫须藤的回应:“是的,上头直接下的搜索令。”

第七章 龙与鲤
 
事件有了新线索,在东京湾上发现了一具女尸,女尸胸前还有纹身,莫非是美月?桐生注意到纹身上面有歌雕的记号,决定一探究竟。来到龙神会馆,歌雕说这是仿冒的,不过他也借此机会给桐生重新上色一下纹身= =歌雕还提到了锦山,如今,锦山背后的鲤鱼纹身正闪闪发光呢,就等着跃过桐生这道龙门了。。。这个时候,锦山的电话来了(他怎么知道桐生在那里?一直监视的么)让桐生明晚10点去赛蕾娜叙旧。

回到塞蕾娜,小遥注意到桐生和伊达有事瞒着她独自调查,一气之下把项链摔在桌上走人。桐生出门去找,得知她又被人抓了。来到星辰牛郎店(这店在1代各种倒霉啊- -),遇到神秘团伙索要项链(还好小遥走的时候把项链留下了),桐生成功救下小遥,当追问指使之人是谁时,“我们是神。。。神。。!”话还没说完就被灭口了。只剩下胸前的徽章做线索。

“大叔,你来救我了,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任性”

“我也必须要向你道歉,你愿意听吗?美月,你的妈妈,她已经死了。对不起,我没能救成。对不起,对不起小遥。”

小遥只是抚摸他的脸,摇头不再说话。

这两人的关系就是从此刻开始暧昧的好不(只不过当时小遥也就10岁左右,没有太多遐想的空间噗)

由于小遥手臂被枪擦伤,再加上赛蕾娜酒吧也不安全了,桐生带她来到赛之河原安置后,前往赛蕾娜酒吧。丽奈也在场,她害怕两人会起冲突。

很快,锦山来了。桐生质问他是否杀了美月,锦山陷入回忆,是他手下干的。“我不想杀她的,我怎么可能杀了由美的妹妹”他也很生气,直接把犯事的手下枪决。。。“戒指在现场,说明由美一定就在附近。”锦山扬言无论如何都要拿到100亿,让桐生把小遥和项链交出来。但桐生表示这是小遥剩下的唯一和母亲的联系,和东城会的战争无关。锦山苦笑桐生还是没变,依然深受大家的信赖。

“你恨我吗?”桐生问。

“不知道,事实是我背叛了你和风间老大”

“难道是你开的枪!?”

锦山没有否认,“那个时候毕竟手还是抖了”

桐生气愤地一拳打了过去,“你忘了风间老大的恩情了吗!”

“他不是还没翘掉吗,更何况有慎司跟着”锦山抹了抹嘴边的血,从怀里丢出了监听器。

“你监视慎司?”

“自从10年前发生那件事之后,我谁都不相信。我会用自己的方式站上顶点!”

“我不会把小遥交给你,沦落为你们的工具”

“那从今天起,我们不再是兄弟。”

出了赛蕾娜,锦山的手下上前询问,是否按计划行事,锦山苦涩地点了点头“去吧”。桐生突破重围,成功离开了赛蕾娜。

如龙:相遇后篇

Posted by: garnetin ┠如龙1 Tags:
12

目前重温到第七章,不过写是写到这。。。这玩意写起来还是费时费力的,我又懒了。。。图片方面直接截取网上放的视频,比较方便。


(拥有清澈双眼的女主,一応ね)

在丽奈的赛雷娜酒吧,桐生接到游也的电话。他邀请桐生一起去看他女友的表演(虽然不想这么说,但游也是牛郎,女朋友是跳艳舞的,这两人真是一丘之貉orz)来到Asia,游也已经等在门口。表演厅外还有三三两两等候的看客,其中一人用1000块还可以问出游也的女友最近欲求不满(因为游也那方面不行么= =b)

接下来就是一场艳舞表演,游也告诉桐生,她女友名叫美由,在这很出名,他以前也是她的粉丝呢。表演完后,游也又提议桐生一起观看接下来的新人表演。然而这个新人却是非常奇特,不仅身形明显较女人来得强壮,手里还拿着枪械(当钢管跳舞么- -),游也定睛一看,急忙对桐生叫道“那人是男人!”台上的人应声扣动扳机,桐生立即将游也扑倒,可怜身后的老头无辜中弹。混乱中,看客们纷纷夺命狂逃。桐生知道,他的目标是自己。

将这个神秘的杀手撂倒在地,桐生问杀手来意,杀手却让桐生问问自己。游也的女友突然被人带走,游也查到她被带到了围棋会馆。虽然桐生让游也不要轻举妄动,等他会合,但救人心切的游也还是不顾一切冲了进去。

来到围棋会馆,果然游也这个鲁莽小子被绑了。对方正久候桐生。游也告诉桐生这些人都是风间组的人,但对方却只认堂岛为自己的老大,因为堂岛之死,他们被编入了风间组。不过风间老大的理念实在是不符这些人心中对黑道的定义,为首的混混甚至扬言风间被枪击是活该,桐生一针见血地指出,“有胆量的话就去本人面前说,不要在这里逞口舌之快。”此话当然激起众怒,打就打吧。虽然将人打倒,但他们却不想就此罢休,“弑主的烙印,到死都不会消失”,桐生则表示,自己在10年前就已经决定要背负它走下去。

围棋会馆外,桐生向游也道歉,把他们卷入了这场是非之中。游也感叹,桐生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扛,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学不来的。一旁的女友也向桐生道谢,不过她的谢礼竟是,Asia的永久免费入场券orz(游也在一旁无语:你送这玩意干嘛?美由:谁叫人家只有这个好送嘛~)

依照丽奈提供的情报,桐生折回酒吧巴卡斯,然后那里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横倒着酒客的尸首,酒吧老板也倒在吧台一动不动。桐生发现躲在吧台下一个弱小的身影,那是一个小女孩,面貌十分清秀,然后此刻的她正紧紧握着手枪,害怕得浑身发抖。

桐生从女孩手中拿过枪,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女孩表示她也不知情,自己一来就见到这幅情景。“你来这里干什么?”桐生很奇怪,这里不是一个小女孩该来的地方。“我来找妈妈,问了很多地方。”“你叫什么名字?”女孩突然低下头不再说话。桐生也不逼她,当务之急是赶紧离开这里。

刚走出酒吧没多久,女孩就发现了地上有一只可爱的小狗,旁边有几个人正用小石头捉弄它。不过他们丢的力道很大,小狗可承受不起。女孩看不下去,桐生自然要出手(话说他接球和扔球的动作,他是元棒球手成员么- -)小混混们上前挑衅,桐生黑着脸说,“我今天心情极差,算你们不走运”

干掉他们后,女孩蹲下身精心照料小狗。桐生终于按捺不住,“我们要走了”

“可是,它好像肚子饿了”女孩置若罔闻,依旧抚摸着小狗的脑袋。“瘦得这么厉害。”

“你母亲在哪里?”

“不知道。。。我今天一直在找。。。”

“你家呢?”桐生又问。

女孩摇摇头。

“你没有家吗?”

“我从孤儿院偷偷跑出来的”

“你在孤儿院?”桐生也蹲了下来。“那你。。。”

“我不是你。”

桐生一愣。

女孩盯着桐生的眼睛说,“我叫遥。。。不是你”(丫的,刚才问她名字又不说- -)

“大叔你呢?”小遥问道。桐生这才想起来还没自报家门。“啊,我叫桐生,桐生一马”

小遥拜托桐生去找点吃的给小狗,桐生告诉她虽然小狗很可怜,但就算今天救了它,难保下次不会遇到这样的状况。小遥不死心,“怎么能这样。。。不能扔下它不管,大叔!!”桐生受不了MM纯情似水的眼神,只好答应,去超市买了狗粮回来。(话说我一开始以为这只狗肉馒头就可以打发掉了,还专门跑便利店去买,结果这只狗睬都不睬- -)

小狗吃了狗粮果然精神很多,“你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桐生继续刚才的话题,“你的亲生母亲真的在这条街上吗?”

“也许吧。。。信上是这么说的。”小遥看着小狗说道。“可是,我还一次都没见过妈妈。”

桐生问小遥接下来打算怎么做,有没有可以依靠的人。小遥说自己只认识母亲和由美姐姐。由美?这个词触动了桐生的神经。但不知是否是太累了,小遥突然晕了过去。桐生决定把她抱回丽奈的酒吧休息,路上不停有嶋野组的人找茬,结果自然是乖乖送经验值给我。

赛雷娜内,小遥终于醒了。她一醒来就询问小狗的情况,让桐生不知如何接话。好在那只小狗自己跟着跑来了。桐生问小遥刚才所说的“由美姐姐”是怎么回事,小遥说由美姐姐非常温柔,每个月都会来“向日葵”给她送母亲的信和礼物。向日葵孤儿院也是桐生的“故乡”,加上母亲的姐姐叫由美,这让桐生感觉没这么简单。“你妈妈叫什么名字?”

“美月。”

丽奈和桐生大吃一惊。小遥也察觉到了两人的异样,“你们知道我妈妈的事吗?告诉我,她在哪?”

“我也在找她。。。包括由美也是。”桐生转头问小遥,“你知道由美在哪吗?”小遥表示她也不清楚。

桐生正郁闷,小遥突然开口,“大叔,我能和你一起去找吗?”

“刚才我就是要去打听你母亲那家店的消息,但现在线索也没了。”可小遥听了却说,“我知道,那家店叫Ares是吧”

没有别的法子,桐生跟着小遥来到千禧塔。走进电梯,却发现按不了60层。小遥按下36层和38层,让桐生再按,结果60层可以按了。桐生很惊讶,居然还有暗号,小遥则说这些都是母亲在信里告诉她的。

来到60楼,一开门就看到一家布置豪华的店。桐生在墙上看到了传说中的美月的画像,的确如丽奈所说,与由美十分神似,胸口也能看到花纹刺青。但她的气质却比由美高贵许多。虽然丽奈说由美并不知晓这个妹妹的事,但桐生仍然怀疑,这个女人是否真是由美的妹妹。

“小遥,你为什么会在孤儿院?”这是桐生最感到疑惑的。既然她的母亲尚在人世,又怎会把小遥托付给孤儿院?可小遥说她也不知道,虽然信上问了很多次理由,但妈妈只说不能来接她。不过,由美姐姐最后来看望她的时候,交给她母亲托付的项链,这让小遥直觉自己可能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就在此时,电梯门又开了,闯来一群不速之客。小遥急忙躲到桐生身后,为首的人自称是五代近江联合的林弘。桐生的电话突然响起,林弘表示他可以接电话。

桐生接起电话,对方是伊达。伊达告诉桐生,他已经知道100亿的线索,关键就在桐生寻找的由美身上。因为现场掉落了由美的戒指,就是10年前桐生拜托伊达转交的那枚。东城会目前正在全力搜捕由美和她的共犯,也就是美月。伊达让桐生明天去赛雷娜详谈,但桐生知道,在此之前,他必须先解决眼前这帮人。

桐生原以为他们也是冲着由美和美月而来,可林弘却说他们的目标是小遥。桐生虽感意外,但当务之急是要阻止林宏带走小遥。围绕在小遥身上的谜团也越来越多。。。

—————————————

这两天兴致太高昂了。。。到今天开始缓慢降下来了,以后慢慢更吧= =b几点零碎感想

1 话说poppo的原型是罗森么?还有那个m-store是7-11??

2 桐生的声音好性感啊=v=越听越好听,怎么那么好听的啦

3 第四章开头去星辰牛郎店,游也会提到老板一辉出去“同行”了,他的行程安排满得吓人,晚上开门做生意,白天还要出去接客(约会)。噗,一辉,我以为你当老板就不用自己亲自出马了,没想到还现职中啊

4 从东城会闹完事出来后,就可以逛完整的神室町,也可以在地上捡钥匙了。不过通常情况下,我都是直接按着圆圈走路,不知不觉就捡到了= =b

5本作我很不爽的是。。。夜店小姐好感度升满后,就可以带她们去开房(满屏桃红色,一睁眼已经到了宾馆一条街orz)果然是男人开发的游戏么

如龙:喧哗葬礼~相遇

Posted by: garnetin ┠如龙1 Tags:
12

第三章就一个葬礼剧情,连神室町都没出现过。。。第四章终于出现了小遥,不过这里写到小遥出现前。


(玩的时候,阿姨说,“身后这个男人挺帅的嘛”哈哈)

桐生的出现,自然也有高兴的人。嶋野组手下向嶋野报告了桐生回归的消息,不过手下人的失败也让身为老大的他很不爽,两根手指的代价已经算轻的了。

次日,桐生换上一身黑装,戴上墨镜来到东城会本部。过道上摆放着一排排花圈,前来凭吊的人络绎不绝。根据慎司提供的情报,桐生混入人群中,抄小道前往右侧的后门,却被人拦下。原来没有丧章,非关系人员不能进入后门。在一楼前台听人说他在门口丢了丧章,桐生“正好”捡了个便宜,到门口空地拾到丧章。很快又有壮汉拦住去路,桐生瞧见那人胸前别有“近江”的徽章,回想起昨晚一辉的话。“锦山背后有近江联合的寺田做靠山,一直在策划独立。”看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壮汉让桐生跟他走,为免节外生枝,桐生照做。却不想他没走几步路,突然停了下来。

“没想到你竟然会明目张胆闯进来,堂岛的桐生。”壮汉手上扬起桐生的照片,将话题挑明。“我是受你原来的兄弟所托,拿下照片上的男人。”说完,壮汉一拳挥向桐生,又击向他的腹部,桐生被重重打倒在地。“哼,堂岛之龙也不过如此嘛。”桐生不为所动,起身迎战。把他撂倒后,在后门终于见到接应的慎司小弟。慎司带桐生来到二楼房内等待,他去请风间老大过来。桐生在房内看到挂在墙上的东城会干部画像,心中十分感慨。世良会长,他是否真的是5年前派杀手到监狱的幕后主使者,真相恐怕只能石沉大海。10年前被锦山杀死的堂岛,对桐生来说依然等同于老大的存在,但弑主的罪名也将伴随他一生。至于锦山,恐怕只有直接问风间了。

不一会,风间来了。

“一马。”

桐生低头向风间行礼,“老大。”

“十年了,我都不能为你做些什么。”

“事情都是我干的,老大无需费心。”桐生搀扶着风间坐下。

“只有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啊。”

桐生待风间坐定,退到一边。“老大,东城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还有,锦山他”

“你见到他了?”

“没有。”

“他自从10年前那次事件后,整个人都变了。失去了妹妹,由美和你,他在这世上为求出头不择手段。我阻止不了他。。。”风间的言语中流露出明显的愧意。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关于由美。。。”

“嗯,我听说她失踪了。”桐生接口,浑然不知远处一把抢正瞄准风间。

“是的,由美她——”就在此时,枪声突然响起,风间的肩部中弹。“老大!”桐生飞快地奔到风间面前,转头看向窗外,远处的狙击枪若隐若现。门外部下闯入,桐生百口莫辩。嶋野也跟着走了进来,“堂岛大哥之后,轮到风间了吗?”看到眼前这一幕,嶋野不禁讽刺。他吩咐手下擒住桐生,绝不能让他活着出东城会。风间不顾枪伤,劝桐生眼下逃命要紧,并将由美和100亿之事托付给他。桐生听从风间的指示,跳窗逃走。

(之后就是一路过关斩将。。。逃到门口,又有嶋野挡路。不过。。。别看他块头大,基本桐生方块4连击+三角一套招数就直接吃死他了orz)

桐生一边躲避众人的追捕一边朝东城会大门逃去,不经意间,桐生突然发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桐生还是认出了他,那人就是锦山。锦山没有参与到追杀桐生的行列中,只是在旁静静地看着他,嘴角还似笑非笑(这个没良心的畜生)。然而此时,逃命要紧的桐生却无暇顾及。

出了大门又遭遇围堵,桐生寡不敌众。所幸一辆蓝色小轿车及时出现。车上的男子朝桐生挥手“上车!”,桐生二话不说飞身跳入,小轿车载着两人扬长而去。

“刚出狱才两天,你就闹了这么大的事啊”开车的男子头也不回地说道,看来是知道桐生的底细。

“你是谁?”桐生问。

“这么说我可伤心了,桐生。”男子回头一笑,桐生大惊。“你是伊达!”

神室町,巨大的屏幕上正播放东城会葬礼上斗殴的新闻,底下的少女目不转睛地看着。

在酒吧巴卡斯,桐生向伊达道出葬礼上发生的事。伊达不解,“风间所说的100亿和由美,他究竟想告诉你什么呢?”“我不知道。。。”桐生问伊达为什么帮他,伊达则说自己因为参与了当年桐生的案件,不听从上司命令独断专行,从刑侦一课被降职到了专管地痞流氓的四课,连老婆孩子都弃他而去了。他现在正追查三代目世良的死因,需要桐生的协助。桐生坦言虽然伊达有恩于他,但他现在的状况实在是在没这个精力。

“100亿之事,三代目的被杀,而你又成了刚才骚乱的中心。事件已经浮出水面,仿佛在等着你桐生一马出狱一般。”桐生闻言沉默不语。“你先拿着这个。”伊达将手机交给桐生,桐生拿着眼前的东西摸不着头脑,“呵呵,”伊达在旁笑道,“现在连小孩都人手一部了”(可怜的主角,进去的时候还没手机呢)

伊达继续开口,“我在查100亿,你要找由美,这两者之间必有联系。我们何不合作?”桐生终于答应协助。伊达又问,“你有什么线索?”桐生摇头,他表示要先去会一会熟人。

在酒吧塞雷娜,桐生见到了阔别十年的好友丽奈。丽奈告诉桐生,五年前,曾有一名自称是由美妹妹的女子来过,名叫美月。“由美有妹妹?”桐生十分惊讶,因为由美和他都是孤儿出身。丽奈知道桐生的意思,“由美应该也不知道这个妹妹的事,一出生就分开了。”“原来如此。。。这个美月现在人在哪?”丽奈表示她也不知情,只知道她开了一家店叫Ares,却联系不到她。“她和由美长得很像,你一见到她就会明白了,”丽奈指了指胸前的位置说,“她在这里有纹身,花纹的纹身。”桐生把头一扬,冷冷说道“这不像是由美会做的事。”(汗,你想说明什么?果然有纹身的都不是好料么。。。)

见问不出什么情报,桐生起身准备离开。丽奈看着桐生的背影感叹“你不问我锦山的事呢。。。还是说你已经听谁说起了?”桐生则说他要眼见为实,不管别人怎么说。最后,丽奈透露给桐生一个情报,5年前所建千禧塔的后面,有一个小酒吧。酒吧老板曾是这一带掌管餐饮店的人,凡是开新店一定会通知他。那家酒吧的名字就叫巴卡斯。

话说如龙一章一章衔接得挺快的,有时候一整段剧情过去就差不多一章没了(喂,我动都没怎么动过诶。。。)

1995年10月1日,雨夜

倒在血泊中的男子和伫立的青年 

手中的枪,地上的戒指

警察冲了进来,青年冷冷地回头,一言不发

(没错,他就是我们的主角,桐生一马,东城会直系堂岛组舍弟头辅佐,外号堂岛之龙~)

事发前一天,9月30日晚,桐生和他手下的小弟慎司去讨债(教学关),慎司很崇拜自己的老大,成功拿回2亿后,慎司又对桐生提起了“桐生组”建立在望的事。剩下的事交给小弟,桐生先去酒吧塞雷娜会友。在酒吧入口处不小心撞倒了一个小混混,混混起身挑衅,自然不是桐生对手。不一会真岛组组长真岛出现,原来那混混是真岛组成员。真岛当着桐生的面狠狠教训了自己的手下,就在痛下杀手之际,桐生及时阻止了。真岛倒也不气恼,临走之前他提醒桐生,就要当头的人了,要对手下树立自己的威信。桐生在酒吧见到青梅竹马的锦山和由美,他们三人都是孤儿院出身,自幼相识。由美长得漂亮,性格又活泼,桐生对她一直抱有好感。三人聚在一块畅饮,席间锦山说起妹妹的手术,因为体弱,这次手术恐怕会是最后的机会了。由于桐生的能干,东城会有意提拔他建立新组桐生组。锦山一方面恭喜自己的好友,一方面又因为被好友赶超在前,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第二天,桐生醒后,发现锦山已经不在。

桐生前往养父风间新太郎的事务所,奉上当月上缴的金额。言谈之间,风间再次透露出让桐生自立门户的想法,桐生继续保持谦虚,坦言没有风间就没有今日的他。就在这时,手下突然进门报告,原来堂岛组组长看上由美并掳走了她!锦山接获消息已经赶往事务所救人,桐生二话不说起身,却被风间阻止。风间深知堂岛组长的性格,他看上的女人,一定会弄到手。风间劝桐生暂且忍下,待他的人手前去支援。但桐生表示他和由美、锦山情同手足,绝不能坐视不管。

等桐生赶到堂岛的事务所,见到的是躺在血泊中的堂岛,握枪的锦山和一旁瑟瑟发抖的由美。桐生飞快奔至由美身边扶起她,却见她眼神空洞,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我杀了他。。。杀了东城会的大干部,他想对由美不轨。。。我一时气愤就开了。。开了好几枪。。。”锦山说话语无伦次。桐生立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让锦山带着由美逃走,自己善后。“你说什么,应该是你带着由美快逃吧”“别忘了你的妹妹,你不是说这次手术是她最后的机会了吗?你不陪在她的身边还有谁!快走!”

待两人离去,桐生捡起了地上锦山的枪,同时捡起地上掉落的戒指。戒指的反面刻着由美的名字,警笛声越来越近。。。

审讯室,刑警伊达真负责审讯桐生,他对东城会的情况也略知一二,桐生马上就要自立门户建立新组,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不可能为了钱去和堂岛起冲突甚至杀了他。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桐生为了替人开脱而自己顶罪。但伊达的上司则不管,只想尽早结案。伊达气愤地往桌上重重一拍,转头生闷气。桐生拜托伊达将他随身物品中的一枚戒指转交给风间新太郎,并且转告他一声,就说桐生对不起他。“你想得也太美了吧,”伊达说完离去。开门之际,他转头看向桐生“我不保证会去做”(其实他还是有做的吧~~~)

镜头再一转,桐生已经被关入大牢(可怜的主角。。。)很快有人来看他,那人正是他的小弟慎司,还带来了风间交给他的破门状。桐生感到奇怪,“杀了自己的老大,就只有破门吗,通常来说不是应该绝缘吗”。慎司则说这是东城会三代目世良会长下的决定。“堂岛组情况如何?”“由风间老大接手。”一旁的警官提醒时间到了,桐生起身离开,慎司突然开口“大哥 ,由美小姐失踪了,就在事发后的次日。”桐生惊讶地回头,慎司继续说道“由美小姐失去记忆了,想不起来锦山和大哥您的事了。。。现在她突然从医院失踪。。。对不起,虽然风间老大叫我不要说。”桐生嘱咐慎司一定要找到由美。

吃饭时间到了,桐生和其他囚犯坐在一起吃饭。身旁的囚犯开始招惹桐生,桐生睬都不睬,只叫他闭上嘴巴吃他的饭。“真有气场,不愧是堂岛之龙——”话音刚落,一拳已出向桐生,一场恶战不可避免。最后,桐生从囚犯口中得知,指使他动手的正是东城会三代目世良会长。

转眼十年过去,桐生即将获得假释出狱。出狱前一天,狱警交给他十年来的第一封信,寄信人正是风间新太郎。信上风间告诉桐生,这10年来东城会已面目全非。他如今有事缠身不能见桐生,但他有好多话要和桐生说,关于锦山,关于由美。最后,风间让桐生去找星辰牛郎店的老板一辉。另一边,东城会召开紧急干部会议,当年的锦山,如今已升任东城会直系锦山组组长。会上,锦山当着众干部的面直问三代目会长世良,东城会在东都银行的100亿资金是否不翼而飞,引起在场轩然大波。“你从哪里听来的?”世良会长质问锦山,锦山则说是从关西近江联合五代目寺田那得知的。见事情瞒不住,三代目会长世良只好默认,并说此事他会调查,但显然此话难以服众。

很快,桐生出狱,回到了久违的神室町。街上明显不太平,听路上的行人说,东城会发生内部斗殴,有大人物被杀了。在剧场门前找到接替情报屋田村做事的记者青木,从他口中得知星辰店的位置。再赶到店门口,却被一名牛郎挡住去路。那名牛郎误以为桐生是来收保护费的,不管桐生如何解释,他都不听(理由是“怎么看你怎么像黑道!”爆笑=v=真是的,其实我们主角挺帅的呀),不由分说就对桐生出手,自然是被打倒在地。店老板一辉及时出场,将桐生请进店里。

在店内二楼,刚才打架的牛郎游也为自己的鲁莽向桐生道歉,大度的桐生自然不介怀。一辉将游也支开,桐生问及他和风间的关系,一辉则说风间在开店的事上帮了他很多,既不收保护费,又教他许多从商的道理。桐生问风间老大人在哪,一辉则说他因为会长之事抽不了身。“发生什么事了?”“东城会三代目会长被杀了。”一辉回道。“是昨晚的事,刚才新闻也播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对于桐生来说,他入狱后的十年是一片空白。一辉表示他也不知情,只知道自堂岛会长死后,东城会虽表面平静,但暗藏汹涌。风间虽然接手堂岛组一度发展起了势力,但由于遭人背叛,内部分裂。“那人是谁?”,还未等一辉回答,楼下突然传来吵闹声。原来是有嶋野组的人来闹事。他们名义上来喝酒,实来收保护费。一辉不想给桐生惹麻烦,愿意出钱摆平。但游也不想给这些人渣低头,桐生自然也出手相助。但这下就暴露身份了。。。就在此时,桐生当年的小弟慎司现身。

解决掉那些小喽啰,回到二楼。一辉告诉桐生,先前所说的背叛之人即是锦山。他有第五代近江联合的寺田做靠山,一直在策划独立。慎司也告诉桐生,现在锦山已经判若两人,慎司现在身在锦山组,就是风间老大派他去那做内应的。桐生要见风间,慎司告诉桐生明日是三代目世良的葬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