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Leave a comment

08年买的弦续,那时还是别了十五载

我都不记得当初是为什么买的了

距离14年去香港扫墓,竟然也过去了5年

回忆过往,个个像失忆了一般,但又是真实发生的事

去了东京塔下的增上寺,去了樱新町的旧居,那里,依然还是93年那会的模样。甚至还去了他被送往的医院。。。

其实,我已经很久没有听beyond的歌了

总是一阵子特别怀念,不过细细想来,的确很久没有了

08年有一次,14年有一次

自打入了J家坑,就真的。。。大概都没脸见他了吧

08年的源深体育场,大雨中与彩虹的419

然后是弦续,曾经的我,也是个摇滚女孩啊

那时的我,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我现在会追kame吧

三心二意的我,追星的步伐,从2年降到1年又降到半年甚至更短

唯独对他。。。那是我从小学开始就爱着的人啊,第一次路边摊购买相片的人

直到上大学,开始追彩虹之前。整整十年不间断地喜欢,以后也不会再有这样的人出现了吧

竟然已经二十六载了

从十五开始,每年数一年,竟然已经二十六了

这张照,大约1996年,在路边摊的小贩手上花5元钱买来的。是我买的第一张明星照

家驹喜欢在左耳戴一只耳环,我一直觉得很酷

这么想来,kame也喜欢在左耳戴这样一个圆环式样的耳环

突然觉得又释然了。。。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Leave a comment

其实,前几年我一到六月还会翻出beyond的歌来听

最近几年,似乎都很少听了

早上听了大地,不知咋地,突然又想听hyde的solo了,然后又转去听Sadistic Desire

25年了啊

现在00后都当道了,90后都自称老阿姨了

4月初去日本的时候,又特意去了一次樱新町

很庆幸那里依旧没变

不过和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貌似还是有些微妙的不同

好在门口的226路标栏杆还是没变

也许,如果没有特别的意外,天灾或是城市规划?

这座建筑会一直存续下去吧

哪怕现在活着的我们都死了

它也会一直在的吧

只是还有谁会记得,25年前,家驹曾经住在这里呢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距离上一次去将军澳看他也过去了四年

才四年,已四年

朋友最近特迷热播剧的男主,还担忧自己怎么那么疯

我告诉她该庆幸自己还有喜欢的心

我现在,又又又又无欲无求了

年末刚入的会呢喂,四月大清早爬平城宫迹看日出的是谁啊

恋与?FF手游?

啥都不感兴趣了

静下心来,回忆过去,无尽唏嘘

别了家驹二十三载

Leave a comment

一年一度的日子又到了

每次先想到的都是别了十五载,那年是08年。然后一年一年开始加,自那以后又过了8年,嗯,那就是23了

之所以会从15开始记,纯粹是因为那年他弟出了张专辑,叫弦续,别了家驹十五载

那之后又过了八年了啊。。。

这八年来,别了彩虹,追了GA。恨透了GA,辗转下重归了福山。然后是木村,慎吾,东山,光一,当中穿插成宫,加藤。八年前简直不敢想。。。

已经八年了啊

14年?去看了他的墓,去了樱新町,仿佛都成了遥远的过去

日子在一天一天地度过

他对我来说,永远是那个夏日,坐在小板凳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戴着亮晶晶钥匙耳环的人

是那个穿着红衣服,印在名为海阔天空的CD碟背面的人

是陪伴了我初中三年在磁带里温柔地唱着喜欢你的人

别了家驹二十三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

别了家驹二十二载

Leave a comment

又是一年此时

每年只会使用一次的tag

我究竟数了多少个年头,今后还能数到多久呢

去年难得的疯狂,圆了儿时的心愿

给他扫墓,去日本追寻他曾经的足迹

那时候,我还在迷福山,新欢是木村

一切仿佛昨日云烟

逝者如斯,生活还在继续

开开心心,不留遗憾地活着,是我对他最大的纪念

据说叶世荣年底打算三子重聚为他办纪念会

可是,过去的毕竟过去了,三人永远变不回四人

谁还能唱出那嘹亮的嗓音呢

他的歌,只有他能唱,不是么

人们更多的,只是在怀念

那还不如让记忆永远停留在过去

别了家驹二十二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

2014日本之旅:寻访家驹在日本的足迹

Leave a comment

唔,终于开始写这篇了

事先声明,这些地方都是我见缝插针安排在行程里去的,毕竟我还没心相好到专门为了这个去日本=v=

六月之前,我压根没想过,六月的时候,随意记下了地址,没想到那么快就去到了,这点真是要多亏了S团那么快开con呀(笑)

嗯。。。算是个人的一个记录吧。也许在他人眼里没什么意义,只是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小私欲,一场漫无目的的妄想之旅

首先要感谢一位叫たっき的日饭,在我查地方的时候,无意中点开她的blog,发现她在逝世二十周年的时候也去走了一遭。20多年过去仍然有记得他们的日饭,颇为感慨。

要知道,他们在那里总共也就待了一年多。。。

我心里其实一直有个疑问

明明只待了10几天的大马,流传出的照片竟然比待了一年半的日本还多简直不能忍!明明那会造型最帅了:心心眼:

除了那个传说中远得要死的富士山小木屋没去之外(也许以后有机会。。。)只要能想得到的和他们有关的地方,我都想去看一看。不过可惜的是,哪怕是日饭,知道的地方和我们知道的地方其实差不了多少(前言撤回,其实她们知道的多很多,只不过没说出来。不过她在我的鼓动下也打算再多跑几个地方看看了=v=)

增上寺——东京女子医大——富士电视台旧址——家驹与家强住的公寓

以上四个地方,三个和死有关的。。。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无语:

除了这四处大家比较熟悉的,其实还有一个地方我一直很在意。是的!十多年前看早班火车的MV的时候我就很在意了好么,那个叫麻布studio的!

不过这个摄影室已经不复存在,日饭好像也不知道。于是,我发挥了自己名侦探的天赋= =,终于被我挖到地址了!当然,过程很艰辛。直接打名字是找不到的。。。最后我从一个以前在那里工作过的摄影师的blog放出的重游故地时的照片里终于发现了线索orz

那么,先从它说起吧:笑:

(一)麻布studio旧址

这个在早班火车的MV里只出现了几秒的镜头,就是四子拍摄赴日后的第一张专辑《继续革命》CD封面的摄影室哦。可能我很偏爱早班火车的MV吧,里面放了很多日常片段,所以特别在意。

二十多年过去,那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摄影室早就没有了。马路对面的建筑其实是一所学校,叫广尾学院。家驹那会的时候应该还是所女校,后来变成了男女混校的国际学校(我为什么要调查这么仔细- -)


上面学校的照片是以前的记录。这所学校大约在五年前进行了翻修,校舍变得更现代化。我现在过去看到的是这样的

完全认不出来了好么

唯一不变的大概只有这幢建筑了,貌似是福利会什么的(没细查),不容易啊,20年都没推倒重建

看看MV里的相同角度,是不是很像呢(糊是糊了点,谁有清晰一点的版本啊- -)

怎么说呢,这里是一处可以让你深深感觉到时光流逝的地方吧

(二)东京女子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富士电视台旧址

这两个放在一起说纯粹是因为隔得太近。。。以前我看新闻说什么送到就近医院,一直觉得再怎么近总归要有点距离的,但像这么近的就近医院还蛮少见的,简直是贴隔壁。可惜,这么近的医院,仍然救不回他的命,想想还是有点唏嘘。

和国内复旦附属医院,同济附属医院一样,它也是大学的附属医院。虽然前面冠了个女子,不是专治女性的哦。。

怎么说呢,对这个地方毕竟还是有些忌讳。不敢想象当时的情景,包括坐在医院外的长凳上折纸鹤的粉丝。不过,这次在外面的巴士站上看到了不少来看病的老人,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救助了相当多的人吧。本来想找一下脑神经科的,没勇气踏进。。。

绕过医院没走几步路,就来到了富士电视台旧址。现在已经变成了住宅区,完全想象不出当时的样子了。巧的是,那个日饭曾经在富士电视台做过一阵子的派遣员工,根据她的记忆,回忆出当年出事的摄影棚应该就是在这一带。。。(具体是不是只有当年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了吧)

虽然中国有头七一说,不过我觉得吧,如果人真的有灵魂,是不是在哪死就会徘徊在哪里呢?如果是这样,他现在的灵魂又在哪里呢

虽然完全联想不出来,但当年的富士电视台长这样。。。97年后就移到台场去啦

大概只有这个不起眼的路标,见证了历史吧

(三)增上寺

增上寺是举行葬礼的地方。确切说,是遗体运回香港安葬后,给日本的相关人士举办告别仪式的场所,也是唯一可以给日饭道别的地方。因为离东京塔很近,真的是顺路就可以去。

给家驹送上了祝福,日本的kami萨玛,收到了吗?

「愿家驹在天国能够弹奏自己喜欢的音乐,幸福美满」

不要纠结语法问题,我写完也觉得貌似是であります更好,不管了- –

不知道他是不是收到了?后来我打算去涩谷转车去樱新町,想着有很多线路随便找条去涩谷吧,结果无意中选的半藏门线居然直通都市田园线,于是一路开到了樱新町,不可思议之感。

(四)公寓

最后一站,樱新町的skyheights公寓。听着早班火车去,感觉更妙!

虽然不清楚他们是从什么开始住在这里的,但从照片上来看,起码到去世为止,至少有半年时间吧。

貌似他们曾经接受采访说刚来日本找房子很苦什么的,不过应该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起码樱新町这里的房子绝对谈不上苦吧。不能算市区,但还算交通便利,有地铁可以直达(查了下都市田园线那会已经有了,用上海来比喻的话算是莘庄的位置?)

值得庆幸的是,20多年来,市区很多地方变了,这里反而都没变,和过去一个样。

从地铁出来到公寓大约只要走5分钟,沿路的树其实都是樱花树哦

我去的时候是9月,如果是4月去的话,漫天的樱花一定很好看。家驹那时候每天都是漫步在樱花树下回家的么?这样想心里好过一点,虽然有不如意,但也有美景可以看

很快就可以看到小洋房了

外形非常漂亮。一楼是花店和西餐馆。二楼是熏香店和快递公司,真正住人的只有3~5层。每层2户,也就是说,总共只能住6户人家。而家驹和家强当年就住在其中一间。

喂喂,花草把人家的公寓名都挡了好么

这里的租金并不便宜哦,好像要10万。现在也只住了三户人家,一户是国人,不知道是不是有幸住在家驹那一间=v=

门口的杆子,看到2-26好兴奋

楼道真的是挺小的,低调低调。。。

让我们来看一看房间的平面图吧(以401室为例)

老实说,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有家驹一人住呢,家强是分开住的。但一看到这张平面图,第一反应就是,两兄弟不一起住简直对不起这个设计!再加上家驹本来就是个弟控!!后来从日饭处也得到了证实,是两人住的哦。

进去是玄关,厕卫独立,两间房,客厅兼厨房,还有共通的阳台,楼下是一片樱花树,多完美!

这幢公寓也是80年代新造的,造了没几年他们就搬进去了,如今一晃二十年了呢。。。

不清楚他们为什么选这里来住,不会是因为附近有驹泽大学附属高中吧= =

围绕在这里的还有两则小趣闻,感谢日饭提供情报。

1 家驹经常去逛车站旁的这家超市

不知道日饭怎么会知道的,貌似大家都知道,还是说被人目击过?

2  家驹曾经在这里弄丢了从朋友借来的自行车。据FUNKY(暴风乐队鼓手,貌似跟他们关系很好)说是因为没上锁,被偷了。

F:你在香港也骑自行车吗?
驹:不骑,但(被偷的)那辆车是带儿童座椅的哦!!

不太清楚这段话的来源,也许是上节目说的?(没怎么看过)

重点来了,家驹骑的是“带儿童座椅”的车,看看超市旁停的车吧

你确定你骑的是这些车么。。。噗,也蛮可爱的哦:大笑:

于是,我的寻访之旅迎来了尾声

真的是一些非常普通的地方,但因为有他的存在,赋予了不一样的色彩

不禁想起情书的经典台词:

お元気ですか

私は元気です

道声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