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beyond"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in 生活随感
30

其实,前几年我一到六月还会翻出beyond的歌来听

最近几年,似乎都很少听了

早上听了大地,不知咋地,突然又想听hyde的solo了,然后又转去听Sadistic Desire

25年了啊

现在00后都当道了,90后都自称老阿姨了

4月初去日本的时候,又特意去了一次樱新町

很庆幸那里依旧没变

不过和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貌似还是有些微妙的不同

好在门口的226路标栏杆还是没变

也许,如果没有特别的意外,天灾或是城市规划?

这座建筑会一直存续下去吧

哪怕现在活着的我们都死了

它也会一直在的吧

只是还有谁会记得,25年前,家驹曾经住在这里呢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距离上一次去将军澳看他也过去了四年

才四年,已四年

朋友最近特迷热播剧的男主,还担忧自己怎么那么疯

我告诉她该庆幸自己还有喜欢的心

我现在,又又又又无欲无求了

年末刚入的会呢喂,四月大清早爬平城宫迹看日出的是谁啊

恋与?FF手游?

啥都不感兴趣了

静下心来,回忆过去,无尽唏嘘

Tags:

别了家驹二十三载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in 生活随感
30

一年一度的日子又到了

每次先想到的都是别了十五载,那年是08年。然后一年一年开始加,自那以后又过了8年,嗯,那就是23了

之所以会从15开始记,纯粹是因为那年他弟出了张专辑,叫弦续,别了家驹十五载

那之后又过了八年了啊。。。

这八年来,别了彩虹,追了GA。恨透了GA,辗转下重归了福山。然后是木村,慎吾,东山,光一,当中穿插成宫,加藤。八年前简直不敢想。。。

已经八年了啊

14年?去看了他的墓,去了樱新町,仿佛都成了遥远的过去

日子在一天一天地度过

他对我来说,永远是那个夏日,坐在小板凳在电视上看到的那个戴着亮晶晶钥匙耳环的人

是那个穿着红衣服,印在名为海阔天空的CD碟背面的人

是陪伴了我初中三年在磁带里温柔地唱着喜欢你的人

别了家驹二十三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

Tags:

别了家驹二十二载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in 生活随感
30

又是一年此时

每年只会使用一次的tag

我究竟数了多少个年头,今后还能数到多久呢

去年难得的疯狂,圆了儿时的心愿

给他扫墓,去日本追寻他曾经的足迹

那时候,我还在迷福山,新欢是木村

一切仿佛昨日云烟

逝者如斯,生活还在继续

开开心心,不留遗憾地活着,是我对他最大的纪念

据说叶世荣年底打算三子重聚为他办纪念会

可是,过去的毕竟过去了,三人永远变不回四人

谁还能唱出那嘹亮的嗓音呢

他的歌,只有他能唱,不是么

人们更多的,只是在怀念

那还不如让记忆永远停留在过去

别了家驹二十二载

来年もよろしく

Tags:

唔,终于开始写这篇了

事先声明,这些地方都是我见缝插针安排在行程里去的,毕竟我还没心相好到专门为了这个去日本=v=

六月之前,我压根没想过,六月的时候,随意记下了地址,没想到那么快就去到了,这点真是要多亏了S团那么快开con呀(笑)

嗯。。。算是个人的一个记录吧。也许在他人眼里没什么意义,只是满足自己的一个小小私欲,一场漫无目的的妄想之旅

首先要感谢一位叫たっき的日饭,在我查地方的时候,无意中点开她的blog,发现她在逝世二十周年的时候也去走了一遭。20多年过去仍然有记得他们的日饭,颇为感慨。

要知道,他们在那里总共也就待了一年多。。。

我心里其实一直有个疑问

明明只待了10几天的大马,流传出的照片竟然比待了一年半的日本还多简直不能忍!明明那会造型最帅了:心心眼:

除了那个传说中远得要死的富士山小木屋没去之外(也许以后有机会。。。)只要能想得到的和他们有关的地方,我都想去看一看。不过可惜的是,哪怕是日饭,知道的地方和我们知道的地方其实差不了多少(前言撤回,其实她们知道的多很多,只不过没说出来。不过她在我的鼓动下也打算再多跑几个地方看看了=v=)

增上寺——东京女子医大——富士电视台旧址——家驹与家强住的公寓

以上四个地方,三个和死有关的。。。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无语:

除了这四处大家比较熟悉的,其实还有一个地方我一直很在意。是的!十多年前看早班火车的MV的时候我就很在意了好么,那个叫麻布studio的!

不过这个摄影室已经不复存在,日饭好像也不知道。于是,我发挥了自己名侦探的天赋= =,终于被我挖到地址了!当然,过程很艰辛。直接打名字是找不到的。。。最后我从一个以前在那里工作过的摄影师的blog放出的重游故地时的照片里终于发现了线索orz

那么,先从它说起吧:笑:

(一)麻布studio旧址

这个在早班火车的MV里只出现了几秒的镜头,就是四子拍摄赴日后的第一张专辑《继续革命》CD封面的摄影室哦。可能我很偏爱早班火车的MV吧,里面放了很多日常片段,所以特别在意。

二十多年过去,那里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摄影室早就没有了。马路对面的建筑其实是一所学校,叫广尾学院。家驹那会的时候应该还是所女校,后来变成了男女混校的国际学校(我为什么要调查这么仔细- -)


上面学校的照片是以前的记录。这所学校大约在五年前进行了翻修,校舍变得更现代化。我现在过去看到的是这样的

完全认不出来了好么

唯一不变的大概只有这幢建筑了,貌似是福利会什么的(没细查),不容易啊,20年都没推倒重建

看看MV里的相同角度,是不是很像呢(糊是糊了点,谁有清晰一点的版本啊- -)

怎么说呢,这里是一处可以让你深深感觉到时光流逝的地方吧

(二)东京女子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富士电视台旧址

这两个放在一起说纯粹是因为隔得太近。。。以前我看新闻说什么送到就近医院,一直觉得再怎么近总归要有点距离的,但像这么近的就近医院还蛮少见的,简直是贴隔壁。可惜,这么近的医院,仍然救不回他的命,想想还是有点唏嘘。

和国内复旦附属医院,同济附属医院一样,它也是大学的附属医院。虽然前面冠了个女子,不是专治女性的哦。。

怎么说呢,对这个地方毕竟还是有些忌讳。不敢想象当时的情景,包括坐在医院外的长凳上折纸鹤的粉丝。不过,这次在外面的巴士站上看到了不少来看病的老人,不管怎么说,这里也救助了相当多的人吧。本来想找一下脑神经科的,没勇气踏进。。。

绕过医院没走几步路,就来到了富士电视台旧址。现在已经变成了住宅区,完全想象不出当时的样子了。巧的是,那个日饭曾经在富士电视台做过一阵子的派遣员工,根据她的记忆,回忆出当年出事的摄影棚应该就是在这一带。。。(具体是不是只有当年经历过的人才知道了吧)

虽然中国有头七一说,不过我觉得吧,如果人真的有灵魂,是不是在哪死就会徘徊在哪里呢?如果是这样,他现在的灵魂又在哪里呢

虽然完全联想不出来,但当年的富士电视台长这样。。。97年后就移到台场去啦

大概只有这个不起眼的路标,见证了历史吧

(三)增上寺

增上寺是举行葬礼的地方。确切说,是遗体运回香港安葬后,给日本的相关人士举办告别仪式的场所,也是唯一可以给日饭道别的地方。因为离东京塔很近,真的是顺路就可以去。

给家驹送上了祝福,日本的kami萨玛,收到了吗?

「愿家驹在天国能够弹奏自己喜欢的音乐,幸福美满」

不要纠结语法问题,我写完也觉得貌似是であります更好,不管了- -

不知道他是不是收到了?后来我打算去涩谷转车去樱新町,想着有很多线路随便找条去涩谷吧,结果无意中选的半藏门线居然直通都市田园线,于是一路开到了樱新町,不可思议之感。

(四)公寓

最后一站,樱新町的skyheights公寓。听着早班火车去,感觉更妙!

虽然不清楚他们是从什么开始住在这里的,但从照片上来看,起码到去世为止,至少有半年时间吧。

貌似他们曾经接受采访说刚来日本找房子很苦什么的,不过应该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起码樱新町这里的房子绝对谈不上苦吧。不能算市区,但还算交通便利,有地铁可以直达(查了下都市田园线那会已经有了,用上海来比喻的话算是莘庄的位置?)

值得庆幸的是,20多年来,市区很多地方变了,这里反而都没变,和过去一个样。

从地铁出来到公寓大约只要走5分钟,沿路的树其实都是樱花树哦

我去的时候是9月,如果是4月去的话,漫天的樱花一定很好看。家驹那时候每天都是漫步在樱花树下回家的么?这样想心里好过一点,虽然有不如意,但也有美景可以看

很快就可以看到小洋房了

外形非常漂亮。一楼是花店和西餐馆。二楼是熏香店和快递公司,真正住人的只有3~5层。每层2户,也就是说,总共只能住6户人家。而家驹和家强当年就住在其中一间。

喂喂,花草把人家的公寓名都挡了好么

这里的租金并不便宜哦,好像要10万。现在也只住了三户人家,一户是国人,不知道是不是有幸住在家驹那一间=v=

门口的杆子,看到2-26好兴奋

楼道真的是挺小的,低调低调。。。

让我们来看一看房间的平面图吧(以401室为例)

老实说,一开始我还以为只有家驹一人住呢,家强是分开住的。但一看到这张平面图,第一反应就是,两兄弟不一起住简直对不起这个设计!再加上家驹本来就是个弟控!!后来从日饭处也得到了证实,是两人住的哦。

进去是玄关,厕卫独立,两间房,客厅兼厨房,还有共通的阳台,楼下是一片樱花树,多完美!

这幢公寓也是80年代新造的,造了没几年他们就搬进去了,如今一晃二十年了呢。。。

不清楚他们为什么选这里来住,不会是因为附近有驹泽大学附属高中吧= =

围绕在这里的还有两则小趣闻,感谢日饭提供情报。

1 家驹经常去逛车站旁的这家超市

不知道日饭怎么会知道的,貌似大家都知道,还是说被人目击过?

2  家驹曾经在这里弄丢了从朋友借来的自行车。据FUNKY(暴风乐队鼓手,貌似跟他们关系很好)说是因为没上锁,被偷了。

F:你在香港也骑自行车吗?
驹:不骑,但(被偷的)那辆车是带儿童座椅的哦!!

不太清楚这段话的来源,也许是上节目说的?(没怎么看过)

重点来了,家驹骑的是“带儿童座椅”的车,看看超市旁停的车吧

你确定你骑的是这些车么。。。噗,也蛮可爱的哦:大笑:

于是,我的寻访之旅迎来了尾声

真的是一些非常普通的地方,但因为有他的存在,赋予了不一样的色彩

不禁想起情书的经典台词:

お元気ですか

私は元気です

道声珍重。

Tags: ,

笑着怀念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in 生活随感
30

之前还说什么不需要等到他的忌日才发balabala,结果我竟然天天更,一直更新到了月底!这在月中的时候简直无法想象!

这下真的好了,又变成30号发文了(噗)

话说回来,心底的计时器滴滴答答地走着,仿佛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热情消退的预兆

不管怎样,难得2014年,我又疯狂了一把,很庆幸。这样的机会并不多。

之前看中华情的特辑,几次重播看下来,我神奇地发现,留给我印象最深的竟然是介绍成立初期时的背景音乐brain attack和现代舞台的“hahahaha!”

虽然都只有短短数秒,不知怎的旋律一直在脑内盘旋,久久不退。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制作组的用意?(笑),音乐的出处都有标注,于是我照着网上搜来听了。有意思的是,一开始听到永远等待,我还以为就是那个hahahaha呢。这首歌绝壁是迷之歌,我整个脑袋都被“永远嘅等待”洗脑了

以前一直反反复复听出名之后的歌,现在听听这些老歌,颇有听新歌的感觉,算是新收获吧

想起以前有人问他们的前经纪人最喜欢哪张专辑,说是比起日本时期发行的两张,还是最初的再见理想最好

我那会十分不解,一个是最新成熟化的作品,一个是青涩未成形的作品,怎么可能比不过

一曲永远等待下来,好吧,要比也是可以比的。。。

不过个人还是觉得乐与怒不管从编曲,唱功,演奏各方面考虑都是胜出的(废话么),感觉再见理想更带浪漫色彩和实验性,把整张专辑打回炉重造,丰富一下编曲,换几把好吉他重新录音,配上后期的嗓音,那就无敌了

说到回炉重造,之前搜我是愤怒的live版,才发现很遗憾他还没来得及唱现场就去了。然后被我看到一堆SB在那叫嚣这歌其实是贯中唱的,我去!

这声音一听就是家驹唱的好么,这么明显都会听不出来,还需要怀疑么!?声音沙哑点就成贯中了?这种耳朵辨识度还听什么听,再说贯中93年定位还是柔情路线,他吼得出这么浑厚的声音么= =b用脑子想想也知道啊

一个个回炉重造去把乐与怒再好好听一遍

尼玛出去不要说是他的fan,丢他的脸啊真是

说到贯中,有句话深表赞同。貌似他曾经在某个采访里说过家驹离世带给三人的影响,大意大致是——

你是不能开心的。你一笑,就会有人说,“你怎么笑得出来?难道你忘了家驹了吗”这种影响将会伴随他们终身吧

想想也是,包括哭,不哭也会被人指责“为什么不伤心,难道你忘了家驹了么”

家驹是落得自由了,剩他们仨在人间受苦的节奏啊

我对三子的接触不多,可能是心底里本能地抗拒(对不起了三人),不过印象中在电视上看过几次,其实还不错。这次搜歌的时候,误打误撞被我下了个96的专辑。其实刚开始想立马删的,但又觉得对他们不公平,想着听一遍再删吧,好吧,不舍得删了。我觉得就跟冷雨夜和愿我能一样,听惯家驹的声音,偶尔来点调剂也不错(再次对不起了三子)

有时候在想,所谓的商业化是什么呢,说穿了就是旋律变简单了而已吧。但相应的,歌声的优势也凸显出来了。老实说,我听他们早期的歌,家驹的声音并没有给我多大震撼,他就像一个音符,和吉他的音符,bass的音符一样,组合到了一起。我们听的是整体的音乐,谁没有烘托谁。但到了中后期,仿佛可以从歌声中看到他的内心,触摸到他的灵魂。而恰恰是这点,吸引了很多人不是么

贯中曾说金属狂人还远没有达到家驹想要的程度。我也觉得是,包括那个忘词的重金属版也还不够。我最喜欢X-Japan的《sadistic desire》,他们的《tears》和《endless rain》,听了反而没太大感觉,唯独对《sadistic desire》情有独钟,连续听2小时也不过瘾。如果可以,我希望金属狂人的最终形态能做到那样吧~

真的不能再写下去了,我要回归现实了。其他的以后想到再说吧,反正还有很多年可以说。

以上。

Tags:

观中华情有感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in 生活随感
29

其实,beyond这个tag按理来说我每年只会用那么一次,今年不知道是怎么了orz

不过我太清楚自己喜新厌旧的习性了,应该(?)也快淡了,很快hero2就要来拯救我了。在此之前,就让我沉浸在他们的世界里吧。

刚刚看了CCTV4的中华情关于beyond的特辑。老妈要看陈蓉博客,被我拒了,一起看家驹

老实话,比我想象得要好。原以为不过是放几个耳熟能详的MV,再介绍介绍就完事了。结果放了不少现场LIVE(网络模糊版)嘛,最Good Job的是,居然放了长城前面的MC部分,是该期我最想点赞的地方了!

“为什么会写长城这首歌,那是因为我们中国人,我们都很留恋一些,就是说一个五千年历史的国家,留恋一些很伟大的建筑物啊.我们中国人整天都因为我们今天的落后啊,不进步啊,被人耻笑的时候我们都会说:”我们有长城啊!你有吗?””我们还有很多什么啊,你有吗?”全部都是以前剩下来,一些已经是过去了的伟大建筑物.我绝对不希望我们中国人永远停留在怀缅过去的一些辉煌史里面,这样的辉煌史已经过去了,我们要建立我们明日的辉煌史”

都给我睁大眼睛看看,人二十年前就有这样的觉悟,那会香港还没回归呢!

在介绍四子发展史时用了不少劲band四斗士的镜头,到了日本时期又用了不少《别了家驹十五载》里关于录音的画面,给观众呈现出一个不仅在舞台上不羁放纵同时在日常生活中又很平易近人的音乐人形象,蛮好的,对于不了解他的人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认识机会。

不过,唯一有点遗憾的是,对继续革命和乐与怒这两张日本时期制作的大碟,只是讲到了四子与日方制作人之间的理念碰撞,没有提及大碟的回归意义。最后又以“厌恶娱乐的人最终死在娱乐舞台上”这种惯用(?)的悲情宿命论结尾。。。

我始终认为他们去日本发展这条路没有选错。或者说,我不敢说这是一条最棒的路,却是一条非常顺理成章的路。

有人老是提他们不开心啊不开心,我只想说

你看那些留学生表面很风光吧,好像出去镀层金回来身价就涨了。但是,你让那些人站出来说呢?保证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叙述自己有多惨,打工有多苦,每天洗盘子洗到深夜or一周打好几份工。但他们还是坚持下来了,这点大家都一样。

前面还和人聊起,说到他们在日本的发展,学到的音乐技巧,眼界的拓宽对今后的创作绝对是有帮助的。Beyond绝不可能永远留在日本,他们肯定会回来,带着更成熟的想法和作品回来。

觉得自己挺怪的,看的地方都跟大伙不一样。很多人都说游戏不好游戏不好,我只注意到了这是个非常受欢迎的节目,意味着收视率高,受众广,意味着有更多的人有可能通过这个平台认识到他们。说安全帽什么的,我瞅了瞅图,主持人明显穿着cosplay的搞笑衣服,顶了个像河童一样的头套,难道大家想让四子也穿上谐星装束么= =b。当然安全防护以及救援不力是必须要抨击的,但我不觉得上这个节目有什么问题。比起几个人拿把吉他跟你讲完全不懂的乐理知识(是我肯定换台),还是综艺更吸引普通观众,只要能成为一个契机让人产生兴趣了解就好。联想到smap说过CD出道那会(91,92年)正好是日本音乐节目衰退期,他们不得不参加各种综艺节目只为了最后有唱歌的环节可以宣传。

怎么说呢,其实海阔天空那会他们的发展已经开始慢慢有起色了。继续革命与乐与怒这两张碟,我的感觉是继续革命的风格更统一点,乐与怒有点杂,但尝试的元素也多了。按照当初签订的合约期,他们完全有时间再出一到两张更好的专辑,把转型后的风格稳固住。这点只能是遗憾了。

不过,结局摆在眼前,说再多也苍白无力。尤其是很多人一提这件事就开始不停问候祖宗,总觉得没法沟通。仇恨其实是操控人的最好方式,什么都不用思考,多简单。“不管XXX,反正XXX”。

家驹的很多音乐其实都有教大家自己去思考,貌似很多人并没有领悟到这点,到处给他招黑:滴汗:

貌似又瞎扯八扯了好多,感觉beyond迷真的很不好对付呢,不要紧吧。不过这些话真的都算我的心里话,还是忍不住要说。

beyond的歌里,我其实一直不解光辉岁月为何有如此高度。当然,词我是深表赞同的,尤其是“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最为喜欢。只是作为旋律方面来说,当年我光辉岁月和真的爱你是经常跳掉的歌好么(喂)。但我并不认为真的爱你就是有些人所谓的口水歌,我妈就很喜欢,“春风化雨暖透我的心”永远唱到人心里去,至少比逝去日子,不再犹豫好多了好么(对不起,这两首我还是谈不上最喜欢,还有高温派对,当然只要家驹唱的都是好的

相比之下,我喜欢旧日的足迹,岁月无声,不可一世,金属狂人,继续沉醉,狂人山庄。我是愤怒里的“我是愤怒,分分钟可烧死你”简直是狂霸酷炫吊炸天:大笑:。情歌方面永远初心喜欢你(无数次的卡带回忆永远无法超越),早班火车还有情人。最近觉得再见理想也不错,当年还对阿拉伯跳舞女郎情有独钟过一阵子,其实91年LIVE上很多歌都蛮好的。只是可惜,因为十周年live的缺席,导致91live反而变成了最经典的一场。

关于摇滚,还是那句

我喜欢的从来不是摇滚,只是我喜欢的音乐恰巧被别人这么叫了。音乐本就不分高低贵贱。谁不比谁高贵。

只能说,我很感谢生命中有你们的音乐相伴。

Tags:

东京又有新去处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in 生活随感
18

如果把它说成是旅游景点,嗯,指不定得有多少人指着鼻子骂了吧

嗯。。不过呢,也许在我心里,可能真的有这层意思,或者说成是纪念地更妥当一点

毕竟,我们和他是没有交集的

说伤心,没那么爱

说遗憾,是真的有

仅此而已

对我来说,可能更多的是和他有关的,都想去走一走,看一看的这种心理吧

想起泰坦尼克号,开心地过好每一天

伊人已逝,悲伤何用

正如同我并不认为在他墓前欢声笑语就是不尊重一样

也许人家是想开开心心地见他呢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理解

只要自己问心无愧

MARK一下地址

スカイハイツ広沢(sky Heights Hirosawa)
筑年月:1984年05月
阶建:5阶建
构造:RC(鉄筋水泥)
住所:东京都世田谷区桜新町2-26-1
地下鉄东急田园都市线 桜新町駅徒歩4分

下次有空,去看一看吧

话说我老觉得这地瞅着特眼熟。。。好像以前在谷歌街景见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