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开放区" Category

从1月7日开始翻译,到2月28日结束,差不多2个月时间完工!(后期明显变懒好么- -)

于是在想要不要之后休息一下,玩玩游戏,没事翻个一两篇,这样会不会更好,反正也不急。。。

Vol.65  永远

August  2002

小时候,暑假的最后三天肯定非常忙碌。虽说不做暑假作业是我不对,但自由研究却不一样。每年一定有我想做的课题,特别地着迷。我是想到什么做什么的性格,以法布尔的心态追虫,以考古学博士的心态挖洞。每当回忆起那段时光,都会想起那个不走大马路,走在山间小径上的我。

小学时,有一次大家一起“找陶器!”。走在草丛中,脚下传来丁零当啷的声响。然后陆陆续续地看到了像贝壳一样的东西。于是我们兴奋地大叫“哦哦,找到贝塚了”

现在回想起来,也许那只是花店卖的花盆碎掉之后埋在了土里而已。但对当时的我们来说,这却是货真价实的宝物,我们是最强的发现者和研究者,那感觉超棒。直到现在,“发现贝塚”的回忆仍然是我心中一个小小的骄傲。

闭上双眼,当初自己看到的风景,感受到的大地的气息,依然鲜明地浮现。刚才在公园散步的时候,看到一条干瘪的蚯蚓死在了柏油路上。我并没有感到恶心,反而想到“又到了这个季节啊”,这是从小时候起一直延续到现在的感觉。

和同年代的人比起来,我成年之后并没有多少改变。不用系领带去上班这点非常幸福。但与此相对,考虑到社会外界这个大环境,和大多数人身处不同的位置还是能感觉到一丁点的不安与寂寞。虽然只是偶尔会有这种想法。

我的朋友里,有人一点也不会冲浪,却跟我们一起去海里。我总在想,“他真的开心吗?”但他每次都说“好开心啊!”听他这么说,我也变得高兴起来。其他朋友几乎都是冲浪高手,这次他们要参加职业资格考试,我听说此事的时候,不管能不能通过,大家跃跃欲试的心情让我变得非常期待。发给大家的邮件里,我写道“你们都去参加考试了,我是不是有点丢脸啊?”好胜心,等进入大海以后再发挥吧。

现在,我私底下最关心的就是这件事。这种心情,好比是认识的演员参演了国际电影,或是认识的歌手参加了规模盛大的音乐节活动,和听到那些消息时的反应一样。在精神层面维系在一起的人,能带给我良好的刺激,没有一丝嫉妒。我为他们感到高兴,真想快点看到。这种情况最多的还是发生在smap的团员身上。

我在工作和平时生活中坚持了许多爱好,算不上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因为兴趣,满怀期待地开始,渐渐地想要深入其中,不知不觉间不再区分彼此,不愿让它结束。要做到坚持,比起持久力,我更需要时不时的爆发力。

我希望自己拥有“论爆发力绝不输于人”的自信。不是有句话叫“坚持才是力量”?,我觉得那句话应该反过来说。只有拥有力量的人才能坚持下去。“没有力量何谈坚持”,这么说更合适吧。虽然这像是大叔说的话。。。

因为有“永远”
如果有“永远”
“必定”也不再遥远了吧。

【開放区】完

Vol.64  年代

September  2002

我对30岁并没有什么特别地感慨。说是说30岁,不过是迄今为止的延伸罢了。

不过,之前在《SXS》的企划里,和各行各业的同龄人聊过之后,我产生了一个想法。同一年代的人,即便是初次见面,也能迅速消除隔阂,相谈甚欢。不会和自己比较,不会产生敌对意识,但却总是放在心上,一见面就有很多共同话题。

毕竟,我们小时候看同一个电视节目,听同一首歌,玩着同样的游戏长大。受此影响很深,连笑点也类似。但最有同感的还是恋爱的方式,看待异性的眼光。这是每个人都会经历的过程。

我们开始约会的那会,正好是俱乐部爆棚的时期,流行的俱乐部里聚集了许多人,充满着邂逅。台场也不是现在的观光胜地,当时不过是刚填海的陆地。交流的手段也不像现在人手一部手机,有寻呼机已经很激动了,就靠它来互诉衷肠。

可能正是因为有着这些共同的经历,我们这一代的人即便不是完全一样,相似的地方还是很多的吧。

同龄人聚在一起,肯定会说“这样混下去真的好吗?”。要说我没这么想,那也是假的。这些迷茫就像汽油,既能成为燃料,也会非常危险。关键就看各自是怎么想的了。

“我这样下去真的好吗!”如果保守地看待这点,可能会陷入无穷无尽的自责,甚至会产生自我厌恶的心理。但是,一直关注着更高的目标,想着“这种事我也能做”,它会变成让自己不断向前迈进的动力。

我们这个年代的人,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管是工作还是私底下,今后都想要不断地尝试新事物。同时,我们也知道坚持的重要性。对这些人,我能说的就是“Let’s”吧。虽然有点拐弯抹角,之后接什么动词,希望每个人自己考虑。

今后才是我们真正的战场。二十几岁做的事还太嫩了,即便有人跟我说“让你再过一遍20岁吧”,我的回答也是“No,Thankyou”。二十几岁里该做的事,我都做了,没什么后悔的。

我自己,对年代并没有任何的多愁善感。既不想和老朋友碰面,也不想参加什么同学会。或许是因为这个缘故,我对其他年龄段的人并不排斥。我有许多朋友,上至50岁,下至10岁。在这点上我觉得自己很幸运,不是因为自己的立场,而是自己的性格。厉害的人,不管是年纪大还是年纪小就是厉害嘛。我的目光总是先被他们的厉害之处吸引,然后才注意到年龄。

况且我想做的,不管是演唱会还是演戏,都是在无关年龄的地方,创造让大家一起兴奋、欢笑、感动,开心享受的作品。只要有共鸣,和实际年龄都没有关系,我相信其中会诞生出一个名为“当下”的时代。

其实这段有点意识流,想到哪写到哪好么。。。这叫我如何组织语句。。。好吧,我懒了

Vol.63  HAPPY!

May  2001

天气晴朗的日子,如果能开车去海边,心情一定超爽。看着相反的车道上熙熙攘攘的车辆,觉得自己真是赚到了。如果汽油加满到超过表盘上F的刻度就更好了。一边想着有点早。。。一边打开车内的空调,能提前感受到夏天的氛围。而只有在那一刻,我刚好能看到里程表显示着一排8。

虽然我不喜欢下雨天,但雨刷利索地划清雨水顿觉神清气爽。我还会故意驶过马路上的积水坑,偏巧那时候信号灯一个个变绿,“这也太巧了吧!”。要是在收费站遇到开朗的大爷,那一整天都会觉得是个好日子。

在街上遇见漂亮的女孩子也很开心。穿着低腰裤的女孩蹲下来的那一刻,真想上前对她说“喂,你背后全看光啦!”

走在路上的时候,看见飞舞的蝴蝶,我有股说不出的高兴,像个小女生一样。发现满月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心情吧。可能有人会说我“变态”,我还喜欢看蜻蜓边飞边交尾。

在咖啡店聊得热火朝天,不经意间发现冰咖啡里的冰都融化了,清晰地分成两个颜色。才意识到自己是聊得多么地欢。

站在便利店收银机前,钱包里恰到好处地放着该付的零钱,那一刻同样感到很高兴。空垃圾箱也不错,对准那个空垃圾箱扔垃圾,不偏不倚地掉进垃圾箱里时,心情超棒。

刷完牙之后,用刚洗过的毛巾,还有把吸尘机的缆线一次性收进去的时候也是喜不自禁。

用细筷子吃饭,饭菜特别地香。买完衣服回到家,从袋子里取出来思考“放哪里好呢”的时候。做荷包蛋,蛋白与蛋黄均匀地铺开,妙到惊叹“你是艺术品吗?”,那一刻也会觉得幸福。

在澡堂,有两种不同类型的洗发精。洗完身体以后,看着污垢流进排水口里,心情特别棒。听到乌龟的叫声,和小宝宝四目相视,冲我笑的时候也是。看了一眼电子钟,指针正好指向了自己的生日“11:13”,那一刻觉得自己特幸运。

顺利地拔出红酒瓶盖,用的剪刀非常锋利让人心情舒畅。打死刚吸完血的蚊子,还有碰上超容易打开的CD的时候也是。。。

吸吸鼻子,擤出的鼻涕比想象得还多。剪好指甲后取出餐巾纸,哗啦啦掉出来一堆指甲的时候别提多爽了。

冲完浪回到家,睡个午觉,下午两点左右思考“接下来干什么。。。”,锻炼了一天感觉特充实。刚涂完蜡的冲浪板。回到家,注意到朋友打来留言电话的那一刻也很开心。

自己拍摄的照片冲洗出来,拿在手上的感觉妙不可言。照片拍得好就更棒了。如果经纪人一大早打来的电话是中气十足的,自己也会变得有精神。

在唱歌节目里,我喜欢看化着精致妆容的女歌手做怪腔,或是看到她们在椅子下面脱掉凉拖或者凉鞋伸伸腿。我喜欢那种放松的感觉。

看见别人的睡脸,也会感到很幸福。

今天就写到这里。我喜欢快乐的“惊喜”。这些经历,其实就遍布在自己身边。

你能找到几个“Happy Surprise”?
要是找到50个以上。。。毫无疑问你是幸福的!!

Vol.62  脸

April  1996

说句实在话,我看女人的第一步先看脸。漂亮的人就是漂亮,可爱的人就是可爱。当然,每个人喜欢的类型因人而异。即便是大家都说美的美女,第一眼看过去也会觉得“她不是我喜欢的”。我偏爱的是温顺的人。

虽说先看脸,但重要的还是性格与内在。就算长得好看,如果她的性格婆婆妈妈,我也会觉得难看。我的理想是外表温顺,骨子里却很坚韧,严于律己的女性。如果让我看到这一面,即便先看脸,我还是会被她的内在吸引。

别看我从事上电视的工作,但只化最基本的妆。拍《悠长假期》的时候,脸上几乎什么都没抹,把staff吓得不轻,“你就擦这么点?”。录《SXS》节目,如果觉得没必要,干脆什么都不化,还被工作人员训斥“你的肤色明显和其他成员不同”

话虽如此,我不是不能理解长时间坐在镜子前化妆的人的心情。我们也是,开演唱会的时候,可不能用“没睡好头发翘起来了,算啦”就可以打发的。为了来看演唱会的粉丝,去洗头,用吹风机吹干。如果有杂志采访要拍照片,根据他们采访的目的选择合适的妆容。关键是对观众负责。而且,对自己的心情也有一定影响。。。

最近我觉得,一个人的帅,与其靠妆容不如说是靠表情呈现的吧。特别是在工作现场,更加这么觉得。拼命为我打光的灯光师,注意到一点瑕疵就为我补妆的化妆师,虽说这是工作职责,他们也许只是做着自己应尽的义务。但这种不为自己,为他人服务的姿态,看起来却很帅。

女人也是如此。抱着小孩的母亲看起来特别地美。不论是什么发型,穿着什么样的衣服都没关系。这一定是因为爱子之心表现出的举止动作,让她显得很美吧。

不管是唱歌,上综艺节目,演戏,我都觉得那是小时候玩游戏的延伸,自己最乐在其中。所以,我才会觉得这种只有成人世界才有的,为他人服务的行为格外地出色吧。

我的心情与状态写在脸上,观众一看便知。有时候照镜子,还想对着镜子里的脸说“你没事吧”。但最近,我觉得自己渐渐少了像是无谓抵抗一般的“逞强”。我在思考事情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大概很傻。也可能是发型变了,说我“变温柔了”的人渐渐增多。即便如此,当我想要认真关注着什么,或是想认真和人表达想法的时候,估计还是一副生气的眼神呢。

被外界说三道四,不过是因为上杂志上电视的机会比较多。或者说我有点独具一格吧。在盛开着一大片蒲公英的平原上,开着一朵牵牛花肯定引人注目。如果是10年前的演艺圈,肯定是不被原谅的。但因为是现在,像我这样的脸,才刚好入了众人的眼吧。

眼睛,鼻子,嘴巴,耳朵。。。
这些东西在脸上理所当然,却又容易被人遗忘
请多花点时间感受它们吧。

Vol.61 Kiss

June 2002

我曾经在演唱会上唱过《初次亲吻》,它不只是一首简单的动漫歌曲。我第一次听便觉得“哇,这首太棒了”,仿佛被歌词亲吻。于是我在solo的表演阶段选了它来唱。

我的“第一次亲亲”发生在5岁的时候。和青梅竹马叫久美的小女孩玩“王子公主”游戏,在冰箱后面亲亲了。没有和父母明说是因为心里感觉到,这是只属于我的特别经历吧。

“亲亲”这个词,似乎超越了时光。我们在学会Kiss,接吻这些表达之前,首先接触到的就是亲亲。即便是小孩子,如果自己不想亲,照样别过脸来拒绝。相反,如果他想亲,会追你追到天涯海角。。。

我喜欢Kiss,但被他人Kiss也有着无与伦比的美妙,仿佛有一片美丽的海浪朝你涌过来,能量也随之而来。一边嚷嚷着“搞什么呀!”,心里却很开心。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感到高兴的么,如果我现在再唱《第一次亲亲》,唱出来的感觉会完全不同吧。

常有人说《从天而降的一亿颗星》里每集都有各种kiss镜头,让人印象深刻。但在我看来,却不太一样。因为我在作品中扮演的是无法发自内心去爱别人的男人吧。

读着剧本,即便看到“两人情不自禁地接吻了。。。”,却没有丝毫的感觉。拍吻戏的时候,面对女演员,也是像对着静物kiss。看着完成的镜头,感受不到任何的心跳加速。

但面对优子,只要她的脸凑近,便心乱如麻。那是因为遇到优子之后,冷漠的凉开始有了血性。坠入了爱河,第一次尝到伤心的滋味。我一边演,一边十分地伤感。如果过着普通人的生活,肯定无法体会到那样的感情。最后一集虽然沉重,但我真的很庆幸自己参与了这部作品。

Kiss是人类被赋予的特权。正因为如此,我讨厌肮脏的接吻。我最讨厌的是从酒吧出来15米远处醉汉和女人的接吻。男方一边说着“没事,没事”,一边亲个不停。我大概是在嫉妒吧,不管是外表还是当时的状况都另人讨厌。烂醉如泥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拥有纯洁之心的。

我当然知道外表的纯洁和内心的纯洁是两码事。幼儿园小朋友在一块亲亲,感觉“好纯啊”,这么想很容易理解吧。但我们并不会因为上高中或者上大学而失去这份纯洁之心。只要是诚心诚意 “因为我喜欢她,所以想亲她”,不管在电车上,还是车站上,只要鼓足勇气迈出行动,我就觉得那很纯洁,很美妙。

世界杯意大利比赛上,安贞桓亲吻戒指的这一幕真棒。当自己进了球,想和人分享喜悦的时候,他情不自禁做出了那样的行动。我觉得好帅。此前,我并没有特别支持他们,但在那一刻,却觉得“韩国真棒!”。hide也是,生活在欧洲的人自然而然会做出那样的举动吧。这点真让人羡慕。

Kiss
Kiss kiss
Kiss kiss 喜欢

Vol.60  纪念日

September  1998

到了我这个年纪,还有人记日记么。女生可能写的多,真是佩服。我搞不好连昨天晚上的事都不记得了,“晚上吃的是啥啊?”

我一直认为,每段经历,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便好。关键就看你有没有认真地拼搏,欢笑与热血。所以没必要事后再去回顾。

我的生日马上又要到了,老实说,已经不需要了吧。每年都要过生日太麻烦了。索性每隔五年过一次算了。即便增长一岁,自己并没有什么变化啊。如果这只是为了让周围人有机会可以道贺,也太伤感了。圣诞节和情人节也是一样,因为平时没有好好交流,所以才需要这样的节日吧。

我常常连重要的活动是几月几日举办的都忘了。但是,和谁在一起我却记得很清楚,当时的画面和音容依旧鲜明地留在记忆里。

比如,在狂风暴雨中冲浪。虽然心里的确很还害怕,但如果进入了只有那时才能兴起的浪,就特别地高兴,很有趣也很充实。海浪撞上防护坝的瞬间,水位会增高,这时候找准时机进去,回头一看,其他人也进来了。见到那一幕很是高兴。感受到一种团结,用那么野蛮的方式进入的只有我们几个人,这种感觉最棒了。

如果失败了,就会撞上防护坝。心情宛如化身成电影人物一般紧张,这点自己也知道。进不去的人,都在防汛墙边拿着望远镜看,在我要踏上浪的时候吹口哨。我举起手想要回应,却因为失去平衡掉进了海里。。。

想和谁一起度过这一刻,对我来说很重要。能够发自内心体会到这份感觉,是冲浪最大的魅力。

前段时间,我和阿英也谈到了这点。不过阿英肩负着他最爱的足球,要那么做还很困难吧。

遇见阿英的那天,对我来说也是一个纪念日。除夕夜,我们在同一个地方喝酒。我认出了他,“啊,中田英寿。”对方也反应过来,“是木拓啊”。但过了一个小时,我们已经称兄道弟了。。。不知不觉,开始称呼对方“阿英”“拓哉君”。

也许你们会笑我现在才说,我的“纪念日”里一定有9月9日。那是SMAP出道的日子。在我心里是一个开端。从那天开始我的人生启程了。

有期待,也有不安。我不是会跳出来做什么的人,反而是“啊,真的要那么做啊”的情况居多。

之后过了几年,现在我心里既觉得“已经这么厉害了啊”,相反也有种“这么多年熬过来了”的心情。有时候自己也奇怪,为什么我们可以一直做下去呢。

出道以后,自己其实并没有什么改变。但是,以某一天为契机做人生的分界线,这种感觉并不讨厌。这么想的时候,我开始觉得,纪念日也是有它的意义在吧。

比起几月几日,“和谁在哪里”的音、色、风景更容易留在心里
遇见那个人的日子,就是我的纪念日。

Vol.59  team

December  2002

小时候比赛剑道,碰上团队战,我不是先锋就是大将。第一个冲入敌阵比较符合我的性格。但是,率先冲出去却立即败下阵来的时候,退回其他四人留守的地方感觉最逊了。即便如此,若是队员都是性情相通的人,我可以展现出自己输的一面。当看到并排站一起的那些人,心想“他们这些人可以获胜的吧”。于是,我自然地说出“对不起我输了,之后交给你们了”。

我时常被人问起“作为SMAP的一员发展固然不错,但你有没有想过单飞呢?”估计其他成员也被问过类似的问题。我很感谢他们的厚爱,但每次都在想“这人真不知道团队的厉害啊”。

我们知道只有作为SMAP这个团体发展才能产生的力量。不需要和其他组合作比较,我们有自信做的工作只有我们能做。当然,摩擦也多。特别是在live的准备阶段,编排歌曲的过程中, 每个人想做的内容都不一样。但这份不同,从结果来说还是很有意思的。虽然提了很多要求,但当做完一件事的时候,人的心自然合为一体。

朝着同一个目标前进的人聚集在一起,自然而然形成了团队。比作足球赛的话,我们队员是站在草坪上的人,在场外发号施令的监督和教练或许就是导演和经纪人。当然,在同一个团队里,还有灯光和音响师。

昨天,在拍《GOOD LUCK!!》的时候发生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有一幕我饰演的新海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海滩冲回房间,手忙脚乱换衣服的镜头。床上放着衬衫和领带,我和staff们讨论,“考虑到当时紧急的状况,这种放法不太自然吧。”当时,我觉得自己能在那样的团队工作真的很幸运。如果现场气氛压抑“为这点破事纠结什么呀”,我肯定不想搀和。

即便如此,每天还是有失误,状况和意外发生。但是,因为大家都在认真努力,所有并没什么问题。相反,还会感到莫名的安心“他也是一个普通人啊。。。”

但是,如果是因为准备不充分导致的失误,我有时候也生气。“既然如此,干嘛这么急开拍”,当然,我对自己也发过火。

因为理解能力欠缺,我有时候差点把事情搞砸。读剧本的时候,酝酿着“这段戏要这样释放感情”。到了现场,等导演喊开始之后,周围的气氛却“不是这么回事”。听着对方的语调,“这幕的情绪是这样啊,原来如此,好险!” 立即在心里重整旗鼓。。。所以拍戏才有意思,要是一帆风顺就没劲了。

我喜欢共同作业。无论什么时候都想和别人一起做。因为有共鸣,无论是懊悔,还是开心感动的时刻。不管是面对SMAP,家人还是拍摄现场,很多时候都觉得“正因为我不是一个人,才能有这样的心境啊”。

欣赏着美丽的夕阳,能够说出“很漂亮吧”而不是“真漂亮啊”。吃饭也是,比一个人吃要香多了。一个人顶多是满足,和别人在一起,却能体会到莫大的幸福。

正因为有对手
有自己
才能体会到
最完美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