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ZONE’91——第五幕:白鲸

Leave a comment

白鲸终于登场了。其实立意是很好的,为什么表现出来总是有那么点囧呢。和哈姆雷特一样,也是通过剧中剧剖析人物的内心。看似是白鲸中的台词,其实和“现实”中小克的事故是联动的。

好吧,我只想说,明明是白鲸,为什么弄头黑鲸出来[笑cry](还是说灯光关系看起来像黑的?)

海边的小屋,小克抱着吉他独自弹唱。另一边,东拿着地图,慢慢找到了克所在的小屋,倚在墙边安静地聆听。

♪追逐着遥远的梦,漫漫岁月的旅行

不论是暴风雨之夜,还是晴天

有过受伤,有过迷惘

回想光辉的岁月

内心有你相陪

唤醒勇气与力量

叩击我的心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东:好棒的歌啊

克:东!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

东:这首歌是你做的?

克:嘿嘿,嗯

东:伟大的作曲家诞生了啊

克:别取笑我了

东:我是真这么想。话说回来,你住的地方不错嘛

克:嗯,我每天都在窗边,等待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鲸鱼。这是我现在的心灵寄托了。

东:鲸鱼?

克:嗯,一头大白鲸。像我一样,走不了路的鲸鱼。我已经在窗边盯了两个礼拜了,海面风平浪静。一直这么盯着大海,腿上的骨头就开始作痛。不过,我一次都没有分心哦,鲸鱼大概是不会来了吧,夏天要结束了。

东:你还恨锦吗?

克:我说过不要骑机车的吧。。。可是,锦那家伙——

说着说着,克脸上的笑容消失,突然站了起来,但很快就跌倒在地。东赶紧上前扶起。

东:你不要紧吧,别勉强啊。不过,医生不是说了吗,只要好好复健就可以——

克:医生对谁都是这么安慰的!

东:锦也像变了个人,不再是从前的他了,总是一个人陷入沉思。五年前谁能想到,我们三个会陷入这样的迷途。

克低着头不说话,东强颜欢笑想要安慰。

东:这次来,不是为了和你说那次事故的。我是来给你介绍工作的。

克:工作?

东:就是工作,上杂志封面。

克:我上?

东:对,就是你

克:还有人记得我?

东:你会接的吧?我可是和杂志社的人说了,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说服你答应。

克:东。。。

这时,门外传来熟悉的女声。

山:我买回来了哦,小克最爱的巧克力面包,哈密瓜面包,奶油面包,都是小孩子的口味啊

东:山村小姐?

山:东。。。

东:你怎么在这里?

山:我只是作为前任经纪人,做了该做的。倒是你,怎么一脸奇怪。

东:我有点吃惊而已,原来如此,是你在照顾植草啊。

山:你别瞎猜

东:没有,我只是突然想看看植草的脸。(走近山村),锦还对那次事故耿耿于怀,他总是说,如果当初听了大家的话就不会发生——

山:别说了!。。别再说了。你回去吧,不要再过来了,锦的事也别再说了。

见屋内气氛紧张,克连忙岔开话题。

克:东来给我介绍工作的,上杂志封面。

山:杂志?哪家杂志社?

东有些迟疑,装作回忆的样子走向一边,山村紧跟在身后。

山:时间和地点是?

东:下周五的下午两点

山:下周五的下午两点。。。那——

东赶紧打断山村的话。

东:你会送植草来的吧。

山:我还是不去为好吧。已经不是你们的经纪人了,这么没名没分的跟着,不知道会被人说什么闲话。

克:没事的,我一个人可以去。

东:你真的可以?

克:我会努力的。

东:可是——

克:话说回来,你最近很忙吧,电视和杂志我都有看哦

东:嗯,今天难得休息。我本来还约了锦,他还是念念不忘过去,说要一个人乘船。现在说不定,和你一样正在某个角落看着这片大海呢。。。大家都在等着你,植草。虽然现在由阿繁代替你演出,但大家都在等你回来,我和锦都是。

山:锦。。。

画面一转,船上的锦。

♪海风在耳边低吟

那天发生的事

永远成为不了回忆

海浪扰乱我的心

分别的理由久久盘旋,不愿离去

当它从掌心溢出,这次发现

失去的沉重

从心里消失

察觉到了孤独♪

锦:总是梦见植草,他的影子追逐着我。不,或许不是植草,那是白色巨型的影子。有着温柔的眼神,像鲸鱼一般温柔的眼神。那身影在梦里向我袭来,想要把我吃掉。别过来!不准过来!

水手“阿繁”在锦身后登场,以及舞台下方那蛋疼的充气鲸鱼=v=水手们纷纷从观众席通道登场。

水:有鲸鱼!白色的鲸鱼!像雪那么白,像山那么高。第一次见到那么奇怪的鲸鱼。

锦:把鱼矛拿来,我要射死它。矛呢?快投啊

锦抓住一边的阿繁。

锦:把你的矛给我,我来杀了那头怪物

繁:船长,不能用鱼矛。就算射中了,那头鲸鱼会把船掀翻的。

锦:把矛给我,我要杀了那头怪物。那头怪物,一定要由我来杀。

在舞台边缘不知充当上帝视角还是旁白还是水手还是神的使者的东:不行,那头白鲸是神的使者。不能射。

锦:闭嘴!

锦拿起鱼矛,投向了鲸鱼(居然射中了=v=),紧接着锦投了一根又一根。

锦:我干掉那头怪物了

繁:船长,不好了,它朝着船冲过来了,要撞上了。

巨大的冲击力下,锦和繁被撞得东倒西歪(这里可以看到锦在高台退场,繁在外面罩着锦。接着上来一个替身=v=)不一会,“锦”就被撞下了海。

繁:船长!船长!

底下的白鲸张大了嘴。

锦:可恶,那头白色的怪物,咬断了我的左腿。。。

东(拿着矛当旁白):亲手招惹的冲击,一手导致的冲击。人一旦受到冲击,就会怀疑曾经仰仗的命运。然后与自身发生激烈的碰撞,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坚强的战士,与天神结交。然而,弱者与恶魔联手,受尽执念的烈火煎熬。选择什么样的命运,在冲击意外来袭之前,无人知晓。

拄着拐杖的锦:把我的腿咬断的白色怪物,为了寻找它的身影,我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徘徊了多少个年头,等待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鲸鱼。最近,突然变得不明白了,我究竟是为了什么逗留在海上。那个时候,我就逼自己想起来,被白色怪物咬断腿的那一天。疯狂地嗅着海浪的味道,往日情景清晰浮现,宛若昨日。现在,我的心中燃烧着熊熊的复仇之火。我愿拿这条命作交换,我一定要打倒那头怪物,否则,永远没有明日可言!。。。可是,船员们都在害怕,甚至在想,永远不要找到白鲸。有人似乎还想下船,想下船的人下好了,就算只剩一个人,我也要打倒那头怪物。

(不知何时变旁白的锦):因为一丝偏执,命运发生了偏差。在命运的捉弄下,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宿命吧!

东:也有人不受命运的摆布

锦: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战斗吧

东:他们比你更投入战斗。他们分得清应该和谁战斗,不该和谁战斗。他们绝不会反抗疯狂的巨浪,绝不会顺从地接受疯狂的命运,而是努力地过回原来的生活。

锦:他们?呵呵呵呵,你说的他们是指谁啊?

东: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

锦:你是说我疯了吗?

东:或许吧

锦:是的,我可能是疯了。然而,是那头白色的怪物使我发疯的。

东:那头白鲸不过是游在海中。和往常一样,在海中畅游。是你投出的那一支矛,搅乱了你和白鲸的命运。

锦(若有所思):那个时候,你说过不要的吧。

东:是的,我说过。可你却没有听。然后自己一个人开始了战斗。这场战斗搅乱了多少人的命运?你连这点都没有发觉,却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你根本没想过打倒那头鲸鱼,你想让它把你的右腿再咬断,然后是左手。最后,把心脏都吃了才好。我说的不对吗!

锦(扔掉了拐杖):风渐渐大了,要起浪了!

蛋疼的鲸鱼又出现了。。。。。。

东举起鱼矛递给锦,“拿起这支矛,把那头白鲸想成是我”

锦将矛射向了白鲸,自己却被矛上的绳子缠住。

东(尔康手):船长!船长!把绳子剪断!

锦:不准剪,让我去,我要去怪物那里,这是我的夙愿!

风平浪静后,倒在地上的东挣扎起身。

东:好可怕的景象,就算我一人活了下来,讲述这段故事,估计也没人会相信吧。船员们被大海吞噬,船长与白鲸同归于尽,这是船长的心愿吧。射中第一支矛后,船长心中,一定有着后悔与反省之心。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复仇的执念。船长,和那白鲸一起,在这浩瀚的大海中的某处徘徊。

另一边,被绑在白鲸上的锦:投矛啊,把这怪物杀掉!

上半场 完。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