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ZONE’91——第四幕:Restart

Leave a comment

医院里,东坐在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着植草的手术结果。

锦的左手包扎完毕,走出医护室。东望着锦,两人相对无言。忍受不了沉默的东起身问护士,护士告知现在正在给植草做紧急手术,具体情况之后请问医生。

东:他一向命好,尤其是最近更是春风得意

山:如果当初是我骑机车的话。。。都是因为我拒绝了,才让小克遭罪

东:我没能拦住他,也有责任

这时医生走了出来。

东:医生

医:命总算是保住了,但他伤得很重,左腿粉碎性骨折

东:粉碎性骨折?。。。请问,他还能跳舞吗?

医生诧异地看向东,“跳舞?”

东:嗯,今晚我们有演出

医:今晚?我跟你说,他的左腿可是全碎了啊,你居然还要他跳舞?能不能像从前那样走路还是问题呢!

医生悻悻离去,锦狠狠地踢了墙一脚,质问东。

锦:混蛋,你为什么那么问!植草能不能上台,你为什么非要在这种时候问?

东:因为今晚我们有演出

锦:演出?谁有空管那个。。。

东:那可不行,演出必须进行

锦:植草现在一个人正在承受折磨啊!

东:我明白

锦:至少。。。至少今晚的演出取消吧。植草上不了台,他不在,演出就进行不了。况且,我现在完全没有表演的心情。东,今晚的演出取消吧。

东:。。。不行!观众席上有那么多的人在等着我们,很多天前就开始期待了。不管发生什么,SHOW必须上演,这是我们的宿命。你也清楚这一点吧!

锦: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今晚不行,我没有那样的勇气。

东:没事,你一定可以做到!植草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锦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推门而出。

东:锦。。。。。

回到休息室,繁正独自打着鼓。

繁:今晚的演出怎么办?要取消吗?

东:照常进行

繁:进行?两个人?

东:我们的SHOW是三个人

繁:三个人?可是。。。

东:阿繁,你能代替植草站上舞台吗?阿繁,求你了。

繁:等等,这种时候用这样的方式演出太奇怪了吧。

东:我们没有“这种时候”和“那种时候”,只有观众和舞台。不管发生什么事,SHOW都必须进行下去。只有我们继续把SHOW做下去,植草才可能养好伤,重新回到舞台。

繁:可是没必要今晚一定要演出吧,只不过是一个晚上而已啊

东:这一个晚上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不管是对植草还是对锦,还包括我。阿繁,你可以代替植草上场吗。

繁:我不行。

东:你可以做到的。

繁:对不起,我拒绝。

东:为什么?

繁:因为。。。如果我加入了以后一下子蹿红了,植草的立场该怎么办。万一真的变成那样,他所受的伤就不只是身体上的了。

东:是吗,既然如此,我一个人上!

(独白)

东:我在逞强吗?不对,不是那样!我不是为了我自己站上舞台,是为了植草和锦。

♪舞台上有梦想和明天,舞台上有人生

所以 SHOW MUST GO ON♪

东的solo,简直pose大合集啊。配合鼓点太带感了,以至于我看了几遍都不知道他在唱什么[笑cry]

一个人跳完舞的东精疲力尽地倒在舞台上,身后传来锦和繁的歌声。

♪虽然有过无尽地争吵

就让它结束在昨日吧

无谓的伤害,互相伤害

只会扰乱心绪

深吸一口气,向前看

迎着风

伸出各自的手,心灵变得澄净

互相靠近,跨过这片海

搭上同一条船,翻过同一片浪

注视着明天♪

三人演出结束后,跑来一大票记者,围个水泄不通。

记:请问,喜欢的食物是?

东:咖喱饭

记:休息天做什么?

锦:刷牙

记: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小孩?

繁:很小的小孩

记:兴趣爱好是?

东:集邮

记:喜欢的女性是?

锦:你会给我介绍?脚裸最好是——

记:将来的梦想?

繁:当妈,骗你的

趁退去了一波记者,三人难掩兴奋之情。

东:好厉害,简直像做梦,难以置信。

锦:像是《TIME3》节目

东:真想告诉植草啊

锦:植草。。。他会高兴吗

东:当然了

繁:原来如此,人气爆棚都是因为有我在啊,哈哈

和锦互看了一眼后,东跑去打了繁的头。

这时,记者又凑了过来。

记:你们是少年队吧,请接受采访。听说你们这次要登上杂志封面了啊

东:嗯,植草——啊

记:植?

东:啊,没什么

记:听说你们换成员了?

繁:正好身体不太舒服。说是身体,不是指身高哦。

记:请锦来回答吧

三人在众人的簇拥下退场。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