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一记(并没有)9/22

Leave a comment

以前还要说每日一记呢,貌似就坚持到5月吧,还是周记的形式,结果后面直接荒废了,然后转眼9月了。有些事想到了,再不记下来,真的是过一天就忘。。。

今天发生了一件事,我觉得值得说一说,虽然是件很小的事。

前两天,在审查某个部品报价的时候,图纸标注了180g,报价里的材料费也的确按180这么算。可是,它还附带了两个螺母和一段约120厘米的海绵条,这些是有重量的。我就问去除构成品的单纯材料费是多少g,供应商表示就是材料原本的重量。我瞅着图纸只是写了总重,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不含构成品的。平常的我可能想着就这么算了,但那一天,正巧那人带着实物来了,我说,正好,隔壁有个秤,咱去称一称就知道了。

不称还好,一称174g!?不对啊,图纸明明标注了180g啊,我称了几次,都是174,还是组装了螺母的情况下。这下供应商没话说了,表示回去会查,不过依旧挽尊也许只是误差。拉到吧,就算个体有轻微误差,6g以上的误差是靠什么成型机做出来的?那还要图纸标注干嘛

然后今天,回复来了。重量直接改到171g,说是查了图纸后修改了。。。登系统查了下,设计的确画了两版图,而前两天我们一直看的是第一版图?按照材料费1kg500多计算,少掉9g,意味着一个部品少掉5日元。按照6年车型寿命计算,就是少掉60万。这还是台数少的,碰到1个月2,3万台的,影响更大。而这一切,只是因为我多嘴说了一句我们去称一称吧。

这让我有点细思恐极,是不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其实已经发生了很多这样的事,害我简直想随身带把秤在身上了。。。

不过这也让我意识到,对待工作一定要慎之又慎,不经意一个决定,很可能就能节省好几十万。

我们奋战至今

Leave a comment

韩国电影熔炉有句台词,大意为

我们奋战至今,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

可是,变得冷漠,是否也已经是改变了呢?

最近情绪又上来了,应该是我开始登微博删博开始的。明明前两天我还和日饭说不要管微博,不看它风平浪静。结果现在反而要被日饭安慰。。。

可能我内心,还存着世界就这么被改变了的恐惧吧,不说点什么,就冷静不了。所谓的等,更像是一种安抚人心的说辞,让人想起以前看过的黑暗童话,一个人每遇到一个潦倒的人,就把自己的东西给他,直到一无所有,甚至把自己的血肉都拿来喂人家,最后人家踢着他的头讥笑。我有点忘了这个故事的结局了,好像就是这个结局,那颗头最后还笑着流泪。

是什么猛人创造出这样一个压抑的故事??以及我现在就是这个心情。退一步不会海阔天空,只会蹭鼻子上脸。现在就仿佛是那个故事中的人,一层一层拨掉自己的衣服,一步步退让,还要安慰自己结局是好的吗?

现在微博删到18年了,庆幸自己还好没那么话痨,11年至今也就几千条,但也够删好长时间了。

其实也不是全部删除,我保留了3月初开始的每日早安,和与朋友的决裂宣言,退博宣言。

说白了,每日早安没有任何用处,只是为了让我心里好过。那个时候不这么做,我真的要窒息,每晚心跳加速的那种,楞是靠每天这四个字“早安,肖战”安抚至今。离开微博后,我继续在推上发,转眼,都发了200多条了。

等删光微博,也许我也无所谓这些了,直接注销吧。我不信新浪的人品,信息留在那就是祸害。

在全部删光前,会有新的好消息么?

我拭目以待

==============

我刚打完字5分钟,就看到了余生新的预告!?

上苍是听到了我的心声了吗!!!!!

==============

好了,晚上回到家我又看了一遍预告,实话实说,非常不可。全程尬出天际!去年那个预告有些地方已经有点尬了,还能忍受的程度,这个是真忍不了。剪辑虽然也有锅,但本人台词真的不过关。所以我并不期待余生,我只期待斗罗,因为我相信它会有配音XD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连超星星都看得下去,且台词不觉得尬,有些地方也挺真情流露的,为什么这个会这么尬,不可思议(好吧据说是现场收音,还没后期配,那姑且还可以期待一下成片。话又说回来,人家日剧也是现场收音,但,说明台词还是不可。。。)

话虽如此,只要是他演的,我都看,我余生也只会看他的剧,所以对我而言都没差。

那么问题来了,斗罗什么时候来?

万恶之源

Leave a comment

其实今天本来没想登,突然冷不丁在豆瓣看到开黑成杰思的贴,想着几个月没看了,于是去瞅了一眼。

不得不说,微博的状态越发地每况愈下了。

现在的节奏已经是狙三观党了么,这话明明说得再正常不过。而且还自创了所谓的社交网感,可以凌驾于正当社会的法制观之上?着实respect

这套话术的歪理表现在:虽然日常/法律规定是〇〇,但是,网络上要遵循xx。讽刺,什么时候真理还分发布平台了?在A地是对的,在B地就是错的?OK,国情不同,法律不同,所以微博你是想建国了么?有意思的是,这种观点只会出现在微博。

立场不坚定的人,在那种一言堂的氛围中,很容易被洗脑。就事论事的思维仿佛成了精英阶层才能享有的高级品?

关于那里,我懒得多说,只能说,容易受影响的人,趁被洗脑之前,赶紧远离吧。那里不是正常人待的地方。

你不走,一定会被洗脑。当你只能听到一种声音,不管这个声音如何有悖于你从小到大受到的教育,只要这个声音一直在你耳边发出,你一定会被洗脑。然后开始跟着一起狙击发出不同声音的人。

我现在越来越觉得那里就像是一个弥漫着黑烟,底下如熔浆翻滚的无底黑洞。

以及,一旦远离微博,整个世界豁然开朗。

其实我一直觉得解决的最好办法,就是学美国,直接把微博禁了,不准上。什么,这群人要闹?呵呵,没了微博他们能去哪闹?没了这个平台,一个个打回原形。什么?还有朋友圈,呵呵,多发发,看他们有没有这个胆子敢“实名”在朋友圈发吧。

———————————————

突然想开了,重新登录了微博,开始一条一条删,删光了,择日就可以注销了。现在是9月,那里7月就离开了,现在删着6月的事,恍如隔世,原来那个时候发生了那样的事啊。那里,我已经毫不留恋了。

幻想水浒传OP&Digest

Leave a comment

哈哈哈哈我终于完成了

B站链接>>

嗯,比想象得简单,也比想象得难。做成digest是没什么问题,如果按照广播剧一句一句来,怕是没那么多合适的素材。

以及,我收回去TM的关键帧,画中画的话,真香XD

靠此法,我楞是让魏无羡拿上了噬魂233333

以及,壮哉我大剪映。虽然用pr可以更精确位置,不用那么突兀,不过一闪而过的镜头就不用那么在意了,噗

哎。。。不过话又说回来,我边做边觉得,真冷啊。

用幻想水浒传去搜视频,根本搜不出什么新的,有也只有寥寥个位数的播放数。。。哦,它何时变成这么冷的游戏了,好歹当年也是黄金RPG啊= =

算了,反正我做什么也是没啥人看,不如就做自己喜欢的。

有一说一,万万没想到因为这个破事,我居然可以把幻水影视化,斯巴拉西

我现在真没工夫关心那个男人,从始至今我站的都是自己的三观。

以及,素材我只会用他,因为其他人我根本不想给一丝一毫眼神!

随感,由学历说起

Leave a comment

今天无意中发现了一件事,我所在的这个组,座位从左到右,依次是

庆应大学,一桥大学,我,京都大学,东京大学

我:?????

还好有个北海道大学的组长挽尊23333(没有说北海道大学不好的意思XD)

想想也有道理,之前一度以为这层楼被庆应和东大的人包了,随便抓个人都是庆应。。。我估计应届生就是从这几个学校选的吧,相比之下,我更好奇那些漏网之鱼是怎么进来的(没有说北海道大学不好的意思23333)

当然,学历不代表能力,比如我们组长就十分优秀。但是,什么学校出身,很大程度上,真的可以看出一个人逻辑思维能力。。。比如我

我就十分地不行,以及,我终于知道自己不行的原因在哪了

不是逃脱借口,社会上那种只要努力就有收获的鸡汤文我也爱喝,但人的天资是有界限的。

有人天资聪颖,有人天资平凡,也有人天资愚笨

我第一次直观感受到天资上的差距,还是要在小学的时候。

直到高中以前,我对成绩都是格外自信的,没考到95分以上,都算失手,不分文理,尤其是在小学阶段。还记得是三年级的时候,全区举办了数学竞赛,貌似先是各学校预考,选中一批合格者再参加区考。至今仍记得带队老师带着我们过马路,去考场。我记得那次考试已经挺难的,幸运的是,我通过了。此后每周三,我们被分配了任务,去区重点小学,上专门的奥数班。刚开始,我还挺开心的,毕竟是可以名正言顺“逃课”,在众目睽睽下拎包走人。

至今还记得第一节教的是1+2+3+4+…99,开头几堂课我还能跟上,越到越来,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吃力,犹如听无字天书。周围人似乎都可以,而我却不行。久而久之,我越来越不想去上那个班了,渐渐地,似乎自然而然就不去了。那次是我第一次直观感受到自己智商上的差距,平常测验的小问题或许信手拈来,一旦上一个台阶,立马暴露短板。

我的短板很明显,我的逻辑思维真的很差很差很差很差,高中那会这个弊端就出现了,事实上我高考最差的就是数学。直到现在出社会这么多年,我的逻辑组织能力依旧奇差无比。表现在,我无法用逻辑说服对方,或者,我需要在事后,慢慢回顾的时候,才能理清头绪。

现在这个工作地,面对123,别人马上能悟出456,甚至举一反三789,而我可能还在纠结1和2有什么区别。。。

不是夸张,事实就是如此。

当然了,鸡汤文会说,知道自己哪里不行,那就努力呗。这话20多岁听听也就罢了,现在越来越感受到,比起努力,更多的是运气。前期的努力固然不可少,否则我也不会在这里。但更重要的是,比你天资聪颖的人海了去了,比你努力百倍的人海了去了,为什么是你呢?

我进来的理由很简单,上一家公司重组把我裁了,赋闲在家的我面了一次试就过了,全程15分钟。招人的理由只是因为原来的实习生犯了错,外加实习生不能出差,想找个正职的总务,而我又恰好能马上进来。于是我进来了,干了一个月,原领导归任,把我调去了采购。。。和我一起被调去采购的另一人,当初面了两轮,还专门搭飞机去北京面。。。

我一直觉得,我能进来的唯一理由就是运气,毕竟基础能力大家都有。

嗯,这么说好像真的很像推脱责任,我其实也没有自怨自艾。只是,突然有感而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