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轮流转

Leave a comment

之前说今年和去年比,就是小case。现在收回前言,这就是升级版,有过之而无不及。可以说,这种手段放在去年,我不认为肖还能“活”到现在。

微博在其中绝对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如果说去年,它的惯用手法还是尽可能降权重,屏蔽正面信息,大批量推送负面信息外,今年变本加厉,直接给你封号,明目张胆彻底扼杀发声。

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来遏制对方发声。这是此案我觉得最匪夷所思的地方。哪怕是个坏蛋,他也会狡辩吧,你连狡辩都看不到,是什么力量在阻止他说话?提出质疑的全部打成水军,然后封号。

二来,也是在威胁那些手握粉丝,靠流量吃饭的人,只能说“被安排好的话”,要不然多年经营毁于一旦。比起一个毫无关系的外人,谁会牺牲自己去仗义执言呢。真验证了那句话,看客们想看什么,就安心投喂他们相应的猪食好了,血赚的也是自己,何苦给自己找不快呢。

整件事透露着明显的诡异,仿佛要在判决前,先行一步把该做的做了,让一切木已成舟。最后案件审不审理,似乎都没有区别。

不过更讽刺的是,什么时候微博号成为了互联网的身份证?区区一个平台而已,不知道哪天就会消亡了。

我还是坚信,微博一定会消失,我等着看它倒闭。

之前预言后续一定会搞粉丝,看来比想象得还要快。

那就再预言几波。

风水轮流转,式微的web互联网浏览一定会再度崛起,现在的人习惯被关进各种app的小房子里,忘了互联网这片汪洋大海。还有同样绝迹的独立博客,个站。以前艺人都拥有个人网站,在自己的平台发声,哪像现在,生杀大权都掌握在别人手中。

我在这里畅所欲言,在微博,你敢发声么,呵呵。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二)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二回  《公主与斗神祭》

(王座前)
莉昂:陛下。。。变了一个人呢。。。

赛娅丽兹:是啊。。。接下来,你们什么打算?

乔治:我要回女王骑士营

赛娅丽兹:哇,一回王都就装得这么认真。。。

乔治:我不是说了么?我已经习惯在宫廷工作了

赛娅丽兹:真是的。。。你们有什么打算?。。。不用问了,去找你妹妹吧,她一直在等你。

王子:是啊。

莉昂:没错。莉姆斯莱雅殿下最粘她哥哥了,快去见见她吧。

赛娅丽兹:嗯,你们去吧。姨妈我累了,就照皇姐的意思,我回房里歇息了。

乔治:是啊,大妈要多慰劳慰劳自己的身体。

赛娅丽兹:。。。你说啥?乔治!!你给我站住!说你呢!

(公主寝室)
侍女:哎呀是王子殿下!见到公主了吗?

王子:莉姆她不在吗?

侍女:糟糕!是正好错过了吗!?公主左等右等就是不见您来,她带上米娅基斯出去找了!王子殿下!快去见公主吧!

侍女:公主殿下明明那么年幼,却要举办招婿大赛,这实在是太早了!反正对象不是戈德温家就是巴洛兹家的少爷。。。不论是哪一个,公主都太可怜了。。。

(太阳宫内)
???:。。。哎,陛下的随心所欲真是让人吃不消啊

趾高气扬的贵族:就是说啊。。。居然派王子去地方视察。到底是怎么想的。。。

卑微的贵族:该不会。。。将来,还打算让王子参与政事吧?

趾高气扬的贵族:为此让他增长见闻?这么做戈德温卿和巴洛兹卿可不会答应!现在我国的政事,如同是戈德温家和巴洛兹家在运作一样。

卑微的贵族:王子要想涉足其中,简直贻笑大方是吧?

趾高气扬的贵族:没错。在我们女王国,王家的男人就是废物!除了送给别国做女婿,毫无用处。慢慢养到死就好了!

卑微的贵族:所言极是!哈哈哈哈哈。。。。

女王骑士:你们聊得好开心啊。说悄悄话的时候,记得注意周围有没有人哦。说不定从骑士营逃出来的不良骑士会刚好路过呢。

卑微的贵族:凯。。。凯。。。凯鲁大人。。。!?

趾高气扬的贵族:您,您在说什么哪?我们只是闲聊了一会而已!

凯鲁:是吗?可我好像听到了身为女王骑士不能置之不理的话。像是。。。把王子杀掉好了。

趾高气扬的贵族:怎么可能!我们绝对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卑微的贵族:就就就。。就是说啊!没有说杀了他,只是说养到死。。。!

趾高气扬的贵族:你这笨蛋!!

卑微的贵族:啊!!!

凯鲁:把王子养到死啊,哼。。。我把这话报给陛下听,可以吗?

趾高气扬的贵族:不要啊!凯鲁大人!!

卑微的贵族:求求您了!!务必帮我们保密!!

凯鲁:好吧,我就帮你们保密。毕竟我也不想告密。所以你们也管好自己的嘴巴行吧?

趾高气扬的贵族:是。。。

卑微的贵族:。。。明白了!下次注意!一定注意!!

趾高气扬的贵族:那,我们就告辞了!!

凯鲁:王子,小莉昂!可以出来了。

莉昂:凯鲁大人。。。

王子:谢谢你,凯鲁

凯鲁:不用客气。把刚刚那段忘了吧,宫廷里就是容易滋生这种口舌。每一个都去管的话,头发都要掉光了。

莉昂:凯鲁大人。。。

凯鲁:啊,对了!问候玩了,两位欢迎回来。

莉昂:是!

凯鲁:怎么样?要不要去女王骑士营看看?好久没去了吧。

王子:嗯,那就走吧。

莉昂:王子,不行啊!先去见公主!

凯鲁:啊,你们在找公主吗?那更要去了。两边都在找,不就错过了吗?在营地里等着,公主自会找来的。我们走吧!

(女王骑士营)
女王骑士:王子殿下!

乔治:哟!

凯鲁:咦?菲利德大人呢?

女王骑士:从后门离开了,大人公务繁忙。

女王骑士:凯鲁!你刚刚去哪里闲逛了!?

凯鲁:没去哪里啊?就是想见见王子。

女王骑士:见见。。。!?你把公务当什么。。。

女王骑士:殿下。殿下视察罗德湖,辛苦了!原本应由吾辈陪同殿下前往,但菲利德阁下却不下令。。。

乔治:那是当然了。加雷欧,罗德湖是你的故乡吧?菲利德不会做这么残忍的事。

加雷欧:吾辈已经见识过一次那片土地的状况。无需多费心。。。

莉昂:可是,加雷欧大人。。。那里无论见过几次,都没有办法习惯啊。。。

凯鲁:距离叛乱已经过去两年,仍然不允许重建。。。有必要做这么绝吗?

女王骑士:你在说什么!凯鲁!

凯鲁:阿蕾尼娅。。。

阿蕾尼娅:陛下只是对叛乱者下达了相应的处分罢了!做了女王该做的事!身为女王骑士的我等没有资格异议!

凯鲁:话是如此,阿蕾尼娅。。。

加雷欧:不用说了。。。凯鲁!不管所为何事,罗德湖的民众掀起叛乱是事实!必须要承担责任!

凯鲁:可也没必要用太阳纹章把一切都燃烧殆尽吧。。。

阿蕾尼娅:凯鲁!你太不敬了!太阳的纹章正是我国和女王陛下受到上天祝福的证明!对亵渎陛下威严的人,用纹章施加制裁有何不对!哪里有问题!?陛下反而更应该多用用太阳的纹章!

凯鲁:阿蕾尼娅。。。你这话完全就是戈德温卿的言论啊?身为女王骑士一员,却成为贵族的爪牙,这不太好吧。

阿蕾尼娅:你胡说什么!要这么说的话,你不就是巴洛兹家的代言人吗!

凯鲁:都说了不是了,你怎么弄不明白啊。

女王骑士:诸君,都住口!在殿下面前,不嫌丢人吗?请恕罪,殿下。

王子:没关系。。。

女王骑士:殿下真温柔啊。。。可是,本应守护王家的我等却沉浸于内部争执,可能会妨碍到公务。特别是凯鲁。。。

凯鲁:哎?我吗?

女王骑士:你的口吻听起来像是在批判陛下。是不是该注意一下?

???:不用!没关系,扎哈克!让他继续说!

扎哈克:骑士长阁下!

菲利德:不用在意,放轻松点。各位都知道,女王陛下现在夹在元老院的两大派系之间倍感痛苦。尤其是近年,戈德温家的势力更加猖狂,陛下片刻不得安宁。正是此时,陛下需要我等女王骑士真正的忠诚。可能有人认为骑士必须对君主绝对服从,但那并不是真正的忠诚。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我认为直截了当地表达意见,才是真正的忠诚。当然,有些不分场合,到处批判陛下的笨蛋是有些头疼。。。但至少在这间屋子里,我希望你们能忘记立场和身份,自由议论。如果有意见向陛下陈述,我会代为转达。明白了吗?

众人:是!

菲利德:莉昂!

莉昂:是!

菲利德:你们如果有什么想法,也可以来这里和大家讨论。女王骑士不仅剑术了得,也具有非比常人的见识,对你们来说也有收获。

莉昂:是!

(推门而入)
少女:皇兄!皇兄在不在这里!?

莉昂:公主殿下。。。

莉姆斯莱雅:啊,皇兄!?皇兄!你太过分了!!既然回来了,为什么不立即来见本宫!本宫是多么地热切盼望皇兄归来,你难道不知道吗!?你倒是说句话呀!!

王子:。。。好烦啊

莉姆斯莱雅:你,你。。。气死我了~~~!!莉昂!把你腰间的刀给我!!

莉昂:哎!?

莉姆斯莱雅:这种不知好歹的哥哥,本宫来处置!!

凯鲁:公主大人,冷静冷静。。。

???:公主殿下,你的皇兄在这里吗?。。。啊拉啊拉

王子:呀,米娅基斯

米娅基斯:是,王子。欢迎回来。话说公主殿下,好不容易见到你的皇兄,这是怎么了呀。生这么大的气。。。就好像缩头蜗牛一样哟?

莉昂:哈,哈哈。。。

凯鲁:这人又在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了。。。

莉姆斯莱雅:米娅基斯,你身为本宫的护卫,又在胡说些什么!

米娅基斯:我没有说什么呀,是公主您多心了。

莉姆斯莱雅:嗯~~~。。。

???:哈哈哈哈哈!莉姆,你一来就热闹了啊!

莉姆斯莱雅:啊!是父亲大人!皇兄!你跑去见父亲,却不来见本宫是什么意思!?

菲利德:别这么说,他也一直在找你。

莉姆斯莱雅:可是,父亲!本宫想尽早见到皇兄!这阵子,皇兄总是外出视察,根本不能陪在身边!肯定马上又要走了吧!?

菲利德:也不是明后天马上就走,还要再过一段时间。

莉姆斯莱雅:什么呀,这样啊!不过皇兄可真忙啊,下次要去哪里?

菲利德:嗯。。。你刚回来就说下次的公务是有点残忍。。。我现告诉你吧。这次我想让你去暴风城,视察斗神祭的准备情况。

莉姆斯莱雅:斗神祭。。。!?啊,就是决定本宫夫婿的武斗大会吧

菲利德:夫婿。。。

莉昂:菲利德大人?

凯鲁:啊,菲利德大人,其实你不想决定公主殿下的未婚夫吧。

菲利德:当然了!肯定不乐意!对莉姆来说本来就太早了!!可是,莉姆不仅是我的女儿,也是这个国家的公主。。。不得不这么做。

凯鲁:您明明自己也是因为在斗神祭获胜,才成为陛下夫婿的。

莉姆斯莱雅:皇兄,你怎么看?你也不想决定本宫的夫婿吗?

王子:当然不想。

莉姆斯莱雅:是吗!

米娅基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会成为公主夫婿呢。

菲利德:参赛者的名单在元老院。我才不要看那种东西!

米娅基斯:啊~我想看看!公主也想看吧?

莉姆斯莱雅:嗯。。。也不是不感兴趣。。。

凯鲁:啊,我也要看!

莉昂:那个,我也。。。

米娅基斯:说定了!王子,我们走吧!

王子:好,走吧。

凯鲁:果然王子也想知道呢

米娅基斯:那我们就去元老院的议事厅吧

(门外)
???:我听到你们说的了,好像挺有意思的啊。

凯鲁:啊~是赛娅丽兹大人!欢迎回来!

莉姆斯莱雅:是姨妈啊

米娅基斯:咦?您不是在房里休息吗?

赛娅丽兹:是啊。我本来躺在暖和的被窝中,做着香甜的美梦。莉姆!米娅基斯!刚刚你俩跑到我屋里来,大吼大叫“皇兄在哪里!”,拜此所赐,我整个人都醒了!

米娅基斯:哎呀,赛娅丽兹大人。大吼大叫的是公主哦,我只是陪在身边而已。

莉姆斯莱雅:喂!米娅基斯!

米娅基斯:哎~~~我说的是事实嘛

莉姆斯莱雅:你这家伙。。。真要说起来是姨妈你太懒了!大白天只会睡懒觉!看看皇兄,莉昂和乔治,明明一起视察回来的,人家根本看不出疲惫哦?果然岁月催人老啊。

赛娅丽兹:莉~~~姆~~~?姨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看看~~~?

莉姆斯莱雅:呀!?皇兄~~~!姨妈好可怕~~~!

王子:姨妈,就饶过她吧。。。

赛娅丽兹:你还是那么宠莉姆啊。。。

凯鲁:没关系,我站在赛娅丽兹大人这一边!当然了,我也站在公主那一边!

莉姆斯莱雅:你到底站哪边!?

凯鲁:哎呀,这不明摆着的嘛。我站在所有美女和可爱女孩子的一边。

赛娅丽兹:你还是老样子啊。。。算了,醒都醒了也没办法。你们不是要去元老院看斗神祭参赛者的名单吗?我也一起去吧。

凯鲁:哇,被美女和美少女包围,真是天国啊。对吧,王子!

赛娅丽兹:别说傻话,快走了!

(元老院门口)
卫兵:各位大驾光临元老院,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王子:只是来凑热闹的。

莉姆斯莱雅:对对。凑热闹~!

卫兵:哈?

米娅基斯:公主,凑啥热闹呀。这可是关乎公主未来丈夫的事哦

莉姆斯莱雅:哦,对哦。这么说也是。嗯。。。可是和我说婚约也好,夫婿也好,都没什么感觉啊。

卫兵:那,那个。。。

赛娅丽兹:啊,抱歉。你也听到了,不是为了公事,可以进去吗?

卫兵:当然可以!请进!

(元老院大厅)
???:哦哦!这不是公主殿下吗!好巧啊!

凯鲁:呃!!

贵族:赛娅丽兹大人,王子殿下,还有凯鲁也在一起吗?平时难得一见的人物齐聚一堂,竟然被我给撞上了!我萨尔姆巴洛兹,今天可真是被幸运之神眷顾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子:你好。。。

萨尔姆:哎呀,王子殿下。您好像精神不太好啊。我记得,赛娅丽兹大人和王子殿下刚刚视察归来吧。一定累坏了吧?哈哈哈哈哈

赛娅丽兹:。。。巴洛兹卿,今天有何贵干?像你这样的有能人士,在休会期间还专门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萨尔姆:哈哈哈哈,说我是有能人士也太抬举鄙人了!虽然被推选为派系的首领,其实就是个跑腿的。正因为是休会期间,所以才要忙于各方周旋和牵线搭桥啊。

赛娅丽兹:这样啊。。。

尤拉姆:爸爸,够了吧!让我和公主殿下打个招呼!

萨尔姆:哦,是尤拉姆。抱歉抱歉。

尤拉姆:各位,贵安。我是萨尔姆巴洛兹之子,尤拉姆巴洛兹。公主殿下!您还记得我吗?

莉姆斯莱雅:嗯。。。在太阳宫的晚餐见过几次?

尤拉姆:啊啊,公主殿下!您还记得我呢!我太幸福了!

莉姆斯莱雅:。。。哈?

尤拉姆:我也是,公主您那窈窕的身姿,我是一天。。。哦不!一秒都没有忘记!憧憬之人近在眼前,现在我的心脏比薄纸还要容量撕碎!公主殿下!现在的公主殿下对我来说,如同无法企及的天之宝玉。可是。。。至少允许我亲吻您那可爱的小手!

米娅基斯:好,到此为止。

尤拉姆:。。。啊拉?

莉昂:米娅基斯大人。。。什么时候过去的!?

凯鲁:了不起!

米娅基斯:可以触碰公主殿下的男士,只有菲利德大人和王子殿下。如果你说什么也要碰的话,请做好相应的觉悟。

尤拉姆:觉。。。觉悟?

米娅基斯:菲塔斯河的河水可是很冷的哦?

尤拉姆:。。。唔。。。真的是万分抱歉!我我我一时忘我了!可是公主殿下!我在此预言!我尤拉姆巴洛兹一定会成为您接触公主您的第三个男人!

莉姆斯莱雅:你。。。在说什么?

萨尔姆:哈哈哈哈哈!公主殿下,是斗神祭呀!斗神祭!他也报名参加了斗神祭!

莉姆斯莱雅:是。。。是吗。。。

尤拉姆:不论聚集了多少国内的勇猛之士,都不足为惧!获胜的一定会是我!

莉姆斯莱雅:你。。。有那么强吗?老实说,那个。。。看不出来你还能拿剑。。。

尤拉姆:哈哈哈!公主殿下,您说笑了!我拿剑?我才没有那种野蛮的兴趣。我已经准备了替我出战的可~靠~的代理人了!

莉姆斯莱雅:果然是这样。。。没用!

尤拉姆:没,没用?

莉姆斯莱雅:你若真心想做本宫的丈夫,就凭自己本事获胜!就像父亲大人一样!

赛娅丽兹:。。。我明白你的心情,莉姆。

萨尔姆:自古传统是允许代理人出场的,这点公主殿下您也该清楚。

莉姆斯莱雅:嗯。。。

萨尔姆:不然,尊贵的法蕾娜女王家的血脉,就要混入只会蛮力的野蛮男人的血了!啊,我绝对没有说菲利德大人是那样的人,请不要误会。

莉姆斯莱雅:唔。。。

萨尔姆:公主殿下。。。别板着那张脸嘛。尤拉姆成为公主夫婿之日,我们就会是公主殿下您的后盾哦?公主您也知道因为戈德温派的关系,女王陛下现在很痛苦吧。同为元老的我来说虽然不好,但戈德温卿崇尚献血,只会考虑苛捐杂税,增兵镇压反叛者。加上还说出要用太阳纹章的力量征服周围的国家,制霸天下。如果一直推行这种强硬政策,只会在国内外树敌,总有一天国家要灭亡的。可是,只要我们对公主殿下施以援手,阻止戈德温卿的暴行也就不难了。

莉姆斯莱雅:这。。。也要等尤拉姆的代理人先赢了斗神祭再说吧。

萨尔姆:那是自然!哦,我一个老头子说得太多了,今天就先告辞了。凯鲁的表现我也很期待哦。

凯鲁:哈。。。

尤拉姆:那么公主殿下,下次再会!

赛娅丽兹:唉。。。

莉昂:总觉得好累。。。

凯鲁:我好像被当成了他们一伙的了。受不了。

赛娅丽兹:不过。。。也是挺佩服的,真是巧舌如簧的老头啊。莉姆,你们怎么看?

王子:很可疑。。。

莉姆斯莱雅:是的,本宫也这么认为。那人的话流于表面,感受不到诚意。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他想利用本宫。

赛娅丽兹:你既然能看穿这一点,我也放心了。。。

米娅基斯:放什么心啊。万一哦?要是刚刚那人的代理人获胜了的话。。。

莉姆斯莱雅:别说这么恐怖的事!米娅基斯!

莉昂:就是!这样的话尤拉姆会成为既菲利德大人之后的女王骑士长哦!?

凯鲁:那我就辞去女王骑士的职务!绝~~~对不干!

赛娅丽兹:如果有更靠谱的参赛者就好了。。。

第二回 《公主与斗神祭》 完

刑拘

Leave a comment

老实说,这样的进展我是真的没有想到,我到现在还是坚信女方疑点重重,警方没有给出后续证据,我不知道是凭什么断罪,但至少,女方那边不仅完全给不出证据,还涉嫌造假。这样的人,居然可以全身而退,讽刺至极!

去年那个一直在嘴某人的好友B,第一时间发来“贺电”,她一开始就全盘相信女方的话,并认为针对女方的质疑全是粉丝在狡辩。一如去年,她也同样站在了我的对立面。我都开始和她明着说我厌恶女方了,她居然还能如此粗神经地在我面前大放厥词,仿佛昨日重现。。。也是,警方通报给了她莫大自信吧。。。

生平第一次对警方通报产生了怀疑

想来可笑,我相信的时候,通报就是真的,我不信的时候,就怀疑内有隐情,薛定谔的通报。。。

那个B,看来注定是要和她分道扬镳了,去年就已经分了,今年就不该救回来

我还是觉得,这个女的,无论如何,问题很大。至少在我心里,比吴的问题大得多得多,但第一次通报,却将其完美摘除。当时就有股怪怪的感觉,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就该看出端倪了吧。明眼人都能看出其背后的水军势力,绝非单打独斗行为,包括那个凭空掉下来的刘某。可是,要说背后势力真的能一手遮天妨碍司法,我是断然不愿也绝不相信的!(这两天了解了一些别的舆论大案,现在对这个认知产生了怀疑。。是我天真了,很多我以为已经水落石出的案件,原来还是维持着原先的舆论判决。以及,这件事我还是持怀疑态度,全程透露着古怪。仿佛可以看到身后那只无形的手,引导过于明显,不符常理。)

比起吴进不进去,我更关心她进不进去。然而,所有的疑点,仿佛在宣判吴的同时,都彻底烟消云散了。。。

好在这两天沉迷古剑手游,也好在我对吴并没有投注太多心力,虽然非常地意难平,不过并没有伤我太多。

我只是觉得,很莫名。以及,只能等后续通报。。。

即便吴最终真的被判有罪,这种信口雌黄搅动舆论的人,却能够全身而退,我是真的真的无法接受。。。这份厌恶感,远远超过了男方。不用查,都可以想见舆论狂欢,以后网络断案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

也是,这天底下哪有公道可言,去年等了一年,不也没有么。

哦不对,也不是,只是我以为没有而已。当事人说不定已经完全不在乎了。短短几个月,十几个广告接到手软了吧。。。

事实上,我什么也做不了。我想帮的人,一点忙都帮不了。我希望受到惩戒的人,却根本奈何不得。不管是去年,还是今年。

什么都做不了,徒留一腔热血。

———————————–

如果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以后所有网络舆情,不管正面,负面,都不值得再关注一丝一毫,全部都是投喂看客的毒药。事实证明,根本没有一个健全的机制去监督是否有毒,即使有毒也无人在意,倒霉的只有碰巧吃到那一份的人而已。遥想当年晨小晨以一个年龄小就轻易逃脱所有惩戒,没几天大众就把她忘得一干二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么看来,这件事,也的确只有不了了之的份,说得以前那些事都一个个有结果似的。。。

仙剑奇侠传7

Leave a comment

 无意中刷到,挺震惊的

震惊的点在于,我居然不知道6已经出了,如今连7都要出了。。。

一直以来喜欢古剑多过仙剑,因为真的觉得各方面质量都好,但是3彻底打破了这个幻觉。。。如今国产游戏之光只能靠仙剑了

标准版只要138元,想想真讽刺,现如今一个手游皮肤都要卖1480(没错,我说的就是斗罗),这样的单机大作,只要138!甚至还不如648一发十连,真的,太讽刺了

我们真的太不把钱当回事了!做一个单机游戏,可比做那些各种贴牌,随便糊弄反正最后就是比拼人性,搞竞争,就可以大把收钱的手游强上百倍

好吧,对于曾经也砸了十几万的我来说没有资格这么说= =,但,我终于幡然醒悟了,现在手游一个子儿都不充

想想,我对仙剑的记忆还要追溯到5前,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哪怕是被我狂喷的古剑3,貌似也是18年底了吧。。。

时光飞逝啊

等7出来,我也去玩玩吧,我还是比较适合单机。关键,138,都不够格买个周礼包。。。

讽刺,太讽刺了。当然这个现象不止是国内,曾经的日系大厂也。。。哎。。。

支持一把国产吧

无题

Leave a comment

北京日报又发文了,我原以为会被冲,点进一看全是吴粉控评,很好,既然一样会被水军控,还不如魔法打败魔法,用控评打败控评。

这两天,质疑声终于多了起来,我还是觉得有点可笑,一开始不就是肖战2.0么,这是脑子终于转过弯?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在这件事上,肖粉是最没有资格说吴粉的人,她们现在怎么看吴粉,就是227当初怎么看她们的。特别有意思的是,去年,一堆人挤在一个为肖说话的号下面报团取暖,今年,换成了一堆吴粉挤在下面哭诉,变成肖粉“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取关”。真是好一个轮回。

吴粉也是可笑,换成她们嚷嚷潘多拉魔盒了,这盒子早就开了一年多了,现在只是换下一个了好么。更加说明,人,只会关心自己想关心的。比如,你现在对她们说,终于明白肖经历了什么吧,她们大概率会认为肖是活该,但自己的宝贝却是真的被人陷害。后面3.0,4.0也会是如此。

前有现实版魏无羡,后有现实版李舒白,喊出的口号都一模一样。

所以,我一点也不同情粉丝,我只同情真正的受害者。

正因为如此,我知道,这事,很难有结果。粉丝们或许觉得天好像亮了,去艾特那些官博。其实,没有用的,按1.0的进度,现在最多发展到3月下旬,后面还长着呢。后面那些事,你们不过是再去经历一遍罢了。没有肖粉的粘稠度,吴早早退场就彻底结束了。如果有,下一步就是搞粉丝,绵绵不绝,永无止境。直到吴选择加入,如果他的粉丝还能让别人觉得他有利用价值的话。

指望天降正义?我也曾经指望过。。。官方发声又如何,约谈新浪又如何,真的能起到多大作用?看着吴粉,我总会无限回忆起当年的自己。

全部都在复制1.0的老路。唯一有区别的是,好歹扯上刑事案件,警方怎么着,该有个交代吧。不过我还是不抱太大希望,最多女方推出来判刑,判一年,缓刑一年,依旧不妨碍她这一年直播带货。

我还真希望警方能打我脸,真的。去年等了一年,什么都没有改变,等到1.0都加入对方了,还是没有等到。一直等到下一个牺牲者出现。

2.0,你的命运又会如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