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真的是倒计时了

我发现一件事,一个人放下的时候,那真的是全方位放下

比如,我一开始,只是纯粹不想耗费心力去弄油管翻译,单纯觉得它不值,看可以,不想弄

但是,我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我的这个放下的念头,一旦成型,那真是进展神速

就好像一针扎在了气球上,飞快地泄气了

也许我一直在忍着,只是靠油管强撑。一旦内心决定放弃,放弃一个,还是放弃两个,十个,都区别不大。

我喜欢的时候是真喜欢,不感兴趣了也是飞快地降温。。。

明明一周前我并没有那么想

为什么短短一周会降温得这么快?

我甚至已经想在23/7/23后面加上结束时间了

取决于今晚的油管怎么样吧,也许怎样都无所谓了

我相信自己运气不会那么好,中不了9月的千秋场,如果有幸中6月的票,正好把LIVE看完,会费也不用续了,我本来就不喜欢星社,只喜欢J家。如果不幸没中,那更好了,也不用去了。

这人啊,怎么就真的连一年都撑不到呢

对自己无语中

回头把历年LIVE再翻出来看看,说不定能回心转意

=========更新=========

新油管up了,我要笑死了。我原来以为可能又是个不太有新意的主题,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是那只狗。本以为这只狗下次出现只会是在卫衣发售的时候,果然还是太天真了,这狗至少还能再出5期。

但是,意外的是,我居然没有什么不适感,甚至还看得津津有味,顺便感叹了一下藤谷的美貌和玉森一如既往的白。当你对他没有任何期待的时候,其实,一切都可以接受了。

也许,这样才是最好的吧。

别想太多了,有就看,没就不看,也别想什么爱不爱的,无所谓,有那时间纠结,不如看点别的风景。致命游戏的小说看到80%了,我又想念阮澜烛了。

近期碎碎念

女神异闻录5的手游,我曾经玩过内测版,昨天公测了,本来不想玩,因为我觉得它一定会是时间杀手。后来想想无聊了,还是下了一个。还别说,剧情什么的和我原来接触的内测版似乎已有很大的不同,也可能是我的记忆模糊了。

10抽出了雨宫莲,我震惊了,什么时候自己这么欧了,抽武器40抽不中,嗯,果然。以及,这个游戏真的很杀时间,果断退坑,在我这里,大概存活了三个小时吧。

我现在只能接受恋与这种5分钟上线清任务的手游,既然都是电子鸦片,请尽量不要挤占我本就不多的一天24小时的时间好么。我就算要玩,情愿玩日本单机,好歹还能看点日语,假装温故知新。虽然现在和以前比,也根本没有什么玩的心了。。。

最近让我特别在意的事是,KK的FC解散了。5人暴风雨都会吊着粉丝年年赚会费,他们居然就这么散了(如果之后在其他地方另组FC继续让粉丝缴费的话当我没说=v=)

我有两张KK卡,一张是迷51的时候入的,一张是迷244的时候入的,虽然都已过期,现在对他们也毫无留恋,但,还是有一丝唏嘘。

话说,我的心情是一阵一阵的,可能现在这么想,第二天又会截然不同。

最近支配自己的情绪是

正义真的不重要,真相也不重要,合乎自己利益的,才是根本。

所以,我也不会再骂227了,她们只是在追求符合自己的利益之举罢了。哪怕手段我个人极其不耻,但都是她们拥有的力量。归根结底,是我们败了,是我们的力量不够对抗。赢了,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人在做,天在看。这话现在越看越讽刺,寄希望于天降正义,只不过是无能狂怒。

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再多,都是浪费我的时间。有那个时间,不如多提升自己,真的拥有了一呼百应的权势,公平正义在它面前都是渣渣。

这话真的挺中二的,大学时候我就不怎么说了。但说实话,这么多年下来,渐渐发现,有些道理,它就是这么简单,是自己把它想复杂了。与其空谈理想,不如脚踏实地。

我记得以前看到过一个说法,大致意思是,纯靠武力逼迫就范,很容易,难就难在拥有力量,但还追求和平解决。这话乍一听很有道理,但有个大前提,要先有力量。且我始终认为,事物的发展皆要遵循客观规律,不可能跳级,以前学马克思主义的时候我就非常地难以理解,怎么可能跳过资本主义直接进入社会主义。所以,在这个问题上,首先,你要拥有力量,其次,曾经付诸过武力,最后,才能追求和平解决。对于一个未曾拥有力量的人来说,谈后面的内容都是空话。

我又要拿氪金举例了,对不起这个对我来说实在太有说服力了。

首先,你要有能力氪金

其次,你氪过金,充分满足了当大佬的欲望

最后,你有能力,你也不想氪金了

这个一定是循序渐进的,很多说不氪金的,都停留在第一步,或者说,还没碰到特别喜欢的,真喜欢了,且自己有能力轻松得到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忍受“”欲望无法得到满足“这种事的。无关游戏,方方面面都是。很多说自己老实不会出轨的人(而且不是装的,是真的没出轨),那也只是条件没摆在他面前,能抵挡住诱惑,和没有经历过诱惑,是两回事。这个话题不能多聊,我又要想到某个同事了,虽已结婚,在外天天冒充自己单身,还给熟人使眼色不要拆穿他,在熟人面前则是一副自己老婆天底下最好的模样。底下的小姑娘说他老婆傻白甜,我却不这么认为,搞不好人家心里门儿清呢,要不然会天天查人手机?不行,这个话题真的不能多聊,我已经见到好多外面西装革履,人模狗样,怎么看都是人中翘楚的人,毫不避讳地在外寻花问柳。关键, 这已经是某些企业文化了,你一进去就一定会被周围同事浸染,除非贯彻独行侠。我现在对商社男已经带着有色眼镜了,外表越是光鲜,内在越要当心,他就算一开始是好的,在大染缸里也是很难独善其身的。

话题已岔开,绕回游戏。恋与新游至今未氪,而且我觉得它挺友好的,根本不需要忍耐,纯白嫖都玩得很爽,找不到氪的理由。即便真的有逼氪的游戏,我感觉自己也不会氪,除非有新的诱惑,大到能够超越当大佬那几年的体验,那我多半也是忍不住的。但游戏这些年,说穿了,模式毫无变化,换汤不换药,所以暂时对我没有影响。我会这么说的前提,并不是自己的意志力有多么坚强,只是因为我体验过了,欲望都得到满足了我还需要它干嘛。

所以我觉得,不付诸武力balabala的前提,一定是付诸过的,要不然都是空话。而且很多时候,会这么说的前提都是停留在第一步,更像是压根还没有力量的人幻想拥有后balabala的情形。

老实说,我最近动不动把力量挂在嘴边,好像也哪里不对,常常有种我怎么越活越回去的错觉,像是一些未出社会的人说的狂妄之语。但问题是,事物的根本,还真的就是如此啊,兜兜转转,又回来了。

这和学习非常类似,一开始,什么都不懂。第二步,仿佛自己都懂了。第三步,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第四步,学无止境。我现在,是第三步到第四步的过渡。

人都喜欢吹捧有力量而不用,但前提一定是,有力量,你用过,你知道怎么用,所以你不用。我们先想办法拥有力量,再考虑后面的事吧。务实一点。

已对日本祛魅

日本这个国度,我第一次去是2012年,小时候的我,也曾以为这是个难以企及的地方,没想到之后年年去,除了21,22年因为疫情缺席,后面打底一年一次,多的一年三次。

其实,我早就去腻了,后面要不是为了那些杰人,我根本都没必要去。而且,那里也早已不是原来的日本了,这次年底去特别有感触,游客太多真的不是好事,本土的服务质量明显下滑,曾经被誉为干净街道的日本,遍地垃圾,便利店到处是东南亚打工者面孔(没有歧视东南亚的意思),只想说,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

虽然这次抽了蛋巡的票,但我的内心,说实话,的确是没有太大的去的念头,上至北海道下至冲绳,有名有姓的大城市已被我去了个遍,特别是东京和大阪这两个重灾区,包括围绕在它们周边的那些个城市,去腻了真的去腻了,去到那里也根本想不出来要去哪里,每次仿佛例行公事去固定的几个地方。

这日本,是什么非去不可的地方吗?

日本在我眼里已经越来越失去魅力,更像是被要挟,因为追星,不得不去。可问题是,我干嘛一定要去呢?以前喜欢彩虹,大学四年都去不了日本,我能追四年。我现在喜欢一个,当年度就能去看控,看完走人,个个保质期还不到一年。。。还不如我追彩虹四年。。。我不去,我还能爱得久一点。

话虽如此,如果抽中了票,应该也许还是会去吧。。。。不过,肯定要放缓脚步了,没必要年年去。人生苦短,这世界还有太多美好的风景。

我大概是真的腻了

我又想起了高中的故人,我大概是真的对玉森有点腻了,要不然不会想起他。追玉森最开心的那会,我没空想起。

不过啊,我最恐惧的还是,我怕那人现在站在我的面前,我也已经认不出他来了。

有些人,注定留在过去是最美好的。

有些事,不能多想,想多了心累,也无济于事。不过我很欢迎它的存在,往往提示了你现状不太如意,因为,当你心有所属的时候,是没空回顾过往的。

简直是一面绝佳的镜子。

所以,我是真的对玉森厌倦了么,不知道呢。可潜意识不会骗人,唉。

人生的最高境界是傻白甜

这是我最近新悟出的结论,还有待实践验证。

世间总喜欢敌视傻白甜,将它视为一个贬义词。作为一个奔四阿姨,我现在深刻领悟了傻白甜的精神状态才是最高境界,无论如何自诩成熟理智,运筹帷幄,最终追求的,不还是让自己舒服,心灵得到满足么。我发现没有什么状态能够超越傻白甜的状态,因为它是对整个世界充满爱的,并坚信周围都是好人,乐于奉献,从奉献中收获喜悦。大家和和气气,整个社会都在朝着美好发展。人的这个精神状态是积极的,蓬勃的。这简直是最高追求啊。

因为人最难的,就是搞定自己。一掷千金,尝到当大佬的滋味,最终不还是为了让自己心灵得到满足么。智有尽而欲无穷,付出的越多,就越得不到想要的快乐,这就是当代人的现状。

做傻白甜,最担心的无非是没人罩着你。但问题是,你不会自己罩着自己么。这世上,能24小时无时无刻保护你的,只有自己。我把它类比为油电混合,需要的时候,把那个保护你的人放出来就好。大部分时间,尽量让自己保持傻白甜的姿态,这么做不是为了迷惑别人,不屑迷惑,全是为了自己的心灵舒畅。但如果有人侵犯我的利益,绝不善罢甘休。关键,解决完事情,一定让自己及时抽离情绪,这种情绪对自己无用,恢复傻白甜的状态。

说得容易,做到非常难。

但我突然惊异地发现,我从小到大,居然都是这个生存逻辑而不自知。

同事对我的评价,平时看着温温柔柔,笑眯眯的,好像凶不起来,一出手就精准要害。意思是指某次我在和供应商放狠话。。虽然我回想起来,那并不是威胁,只是陈述事实。。。

这么看来,我推崇如萍的处世哲学,也许是从她身上看到了自己潜在的天赋?不过,我还是有很多的不足,比如,我陷入仇恨情绪的时候,很难抽身,往往需要码一段字睡一觉才能解决,也常常对世俗愤愤不平,简直是毁了我的天赋。

人们讽刺如萍,说她的善良,只有不侵犯自己利益的时候才会发生。

不然呢???

网上人人都是依萍,现实人人都是如萍。大家都想惩恶扬善,事情一摊到自己头上,躲得比谁都快。

我想我可能还是个理想主义者,因为当理想主义者,心灵容易得到满足。

我喜欢玩恋与,也喜欢玩如龙,当傻白甜是我的兴趣爱好,不要逼我放桐生出来抽你。不过桐生大哥也是一位理想主义者啊。。。不行,得多找点“人”傍身(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