醍醐灌顶

Leave a comment

“不允许说XXX任何的不是,一提到XXX有什么问题,马上就有人跳出来让你闭嘴”

其实,只要把人名隐去,再看现象,就会发现一个问题。

反常

不符合正常沟通逻辑。其实网络事件有很多这样“反常”的事,我们总以为那些是人,其实不一定。很多反转的网络事件,一开始都是这样散布水军去捂住一个个正常声音的嘴,然后把人带到沟里去的。

我自始至终都不认为一个写手能搅得动这么大滩浑水,那可真是让每年交那么多公关费的大公司情何以堪,可能吗。要让一件事传播出去,要付的公关费有多少?即便此人已涉嫌敲诈刑拘,按理说不就剩那女的一人了么,可看看这源源不断的水军,再看看至今转发仍未到2万被网暴的检察官丈夫的帖子。。。呵呵了。也许参与讨论的自始至终就那么几万人,其余的是人是鬼还不一定呢。

所有信息,都源于女方口述,当这个女方被证实是骗子的时候,她的证词就不具备可信性,这时候开始扯受害者有罪论?

口口声声多人控诉,没一个实证,一个现在已赚得盆满钵满,一个采访声称全程和吴无交流,这不是蹭热度是什么?但yxh无人在意,搬也只是故意省去信息,留一个诱导性的标题。因为他们知道网民不会看,看个标题就够了。

毕竟,现在的财富密码是什么,有眼睛的人都知道。

有人感到匪夷所思,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这个脑子真的转不过弯了呢?真的是转不过弯么,我现在不觉得了,按照正常逻辑,现实中的人都一个个精得很,怎么到网上集体降智?只有一个原因,揣着明白装糊涂。

无意中看到下面一段话醍醐灌顶,什么自我反省,自律,想不通什么的,都没必要,我为何要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里的“傻子”耐人寻味。真的是“傻”吗,不见得吧。无非一个真傻,一个血赚。

人都是从众的,当发现周围都是同一个声音,就会不自觉向其靠拢,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些周围的声音是否都是“人”发出的。很多“匪夷所思”,“不像是正常有智商的人”说出的话,其实恰恰暴露了,这些话就是一个预先炮制的文案,然后大规模发散全网,包裹着你,让你投降。

我为什么离开微博,因为我很清楚,自己并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我无法做到出淤泥而不染,我留在那里,只会变成烂泥本泥。

不完美受害者

Leave a comment

有些人,虽然感到了不对劲,冒着被喷,掉粉的风险仗义执言,但每每需要先搬出一句“巴不得吴死”,才敢说出心中所想。这是他们的挡箭牌,其实通篇他们并不想表达这个意思,但没办法,这话不说,会被喷得更惨。

其实我想说,多虑了,真的。只要你现在不站女方,你只要指出一点不对,你就是原罪,那个挡箭牌根本毫无用处,别人看都不会看一眼,摆出来也是浪费,何必呢

在我这里,从目前掌握的证据和警方通告来看,

吴亦凡就是一个典型的不完美受害人!

嘛,当然是因为我这里没有人看,所以敢这么说无所谓。

“巴不得吴死”——我看到更可悲

没有必要,本就罪不至死。更何况,目前来看,所谓的私德有亏,不还是滥交么,这不是八百年前就知道的么。你可以唾弃他,但根本,罪不至死吧。。。要说对不起粉丝,他一来声名在外没有装自己纯情,也没有正牌女友

他或许不是一个正人君子,但比起各种凹人设的出轨男,实在是强太多了。

然而,因为是这样的人,所以可以拿来利用,当垫脚石,喷脏,诬陷,我还是没有办法接受。别说他,污蔑一个出轨的也好,甚至犯罪份子,如果有些不是那人做的,都是对正义的侮辱。

唉,这话说的我自己都觉得,啧啧,好像是粉丝的说辞啊。。。唉。。。

之前甚至被气到逆反,好,我要去听听吴的歌,做个无声的应援。然后我去搜了他的歌,第一首就是大碗宽面,30秒后回来了,太难听了。。。再见

但这并不会影响我现在的判断

包括他很早前爆出各种桃色绯闻,我一直很奇怪他怎么还没有凉呢?但,

这不会影响我现在的判断

他退不退圈无所谓,我只是觉得有一丝可笑。要先加上“巴不得他去死”这样求生欲满满的前缀,才敢说出心中真实想法,真的,挺讽刺的。

然而,即便是愿意这样发声的,都已经少之又少。。。是啊,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呢

我之所以共情,其实说穿了,也是PTSD又犯病了罢了。。。

为了自己

Leave a comment

好了,我又要开麦了

无数次强逼自己冷漠,一直在训练自己冷漠。我还远远不够冷。。。要比现在冷上数十倍才行!

然而,放弃吧,嫉恶如仇的那个才是我,憋要憋死的= =我只能做到尽量让自己远离,眼不见为净。一旦被我知道了。。。可是知道了又能怎样呢。。。可有些话不吐不快,说了,至少能让自己心理好受点吧,嗯,还是为了我自己。

针对几个洗脑包反驳

1 Girls help Girls

大大的讽刺。我首先是人,首先站真理,其次是女性。同样,我是Girl,我help的是truth。如果这个Girl并不符合,我为什么要help?就因为是个girl??当然,现在这个社会,肯定有不公的现象,但它不仅包括girl,也包括boy。你对抗的,首先是不公,关性别何事。我以前做人力资源,也大骂过男女就业不公,这的确是血淋淋的事实。但不意味着,如果这个女的自身能力就不行,我还要嚷嚷着Girls help Girls,愣是把好工作优先给她。你帮的,首先是个理字。而且,为什么一定要用英文口号?我们是中国人,不会说中国话吗?合理怀疑这个口号一开始就是有人从外部传进,故意发散的。我试图搜这个词的起源,却发现,竟然搜不到是谁先提出的。。。如果真的是一个知名团体,哪怕是西方女权创造出的口号,也应该要有个百科吧,什么都没有,只是这一两年突然被广泛流传开来。还有什么no means no,一个个尽飚英文,带头的究竟是谁哦

网上有个段子,要用魔法打败魔法。面对这个魔法,中国人其实早就有一个词可以对抗。“帮理不帮亲”

2 我不害怕这个是假的,我害怕是真的/下下次还要继续发声,我怕没人再发声

很典型的现象,很多文案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只要有水军大范围抛出,就会有人盲目接受这个观点,并开始无脑复制黏贴。不要侮辱发声这个词了,你们之所以敢发声,本质是因为“不怕”。因为就算错了,也不会受到任何惩戒。

现代网民,片面听信一方的证词,并且该说辞并无有效的事实依据支撑时,已坚信不疑。这是前提。接下来要发声了,干的是什么呢?

1 在事实尚未调查清楚的情况下,肆意抨击,侮辱当事人(然而没人管)。不要说小作文就是铁证,充其量叫证词,适用于当事人双方,要信,请一起信。

2 疯狂攻击与当事人有关联的任何人和事,破坏其正当权益,行为肆意践踏法律(依旧没人管)。更有甚者,被有心人利用,攻击商家,相关公权机构(俗称被人当枪使)

3 对持反对or中立意见者疯狂输出,不允许一丝一毫意见相悖的质疑。

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发声,那还是闭嘴吧。闭嘴,至少不会变成加害者。还口口声声为了下一个受害人,放心,不用担心受害人,能被你看到的受害人,压根就不是受害人了。

网上有个段子,造谣百万转,澄清没人看。真的是没人看吗?好比那个检察官丈夫的声明,只有1万转。其实,这才是正常网络传播的速度,就是这么慢。会大面积病毒式传播的,没有幕后推手和平台推波助澜,想都不要想。为什么澄清没人看,造谣的帖子是有意为之,水军买到飞起。澄清的人并不会去买水军。有空道歉的,不如去给他们买水军传播。然后你就会发现,正面的事,花钱也是传不出去的,平台压根不会受理。因为,真理不具备争议,不会带来流量。

所以,对待突如其来的网络热点,闭嘴不会有任何问题,放心好了,你闭嘴,还会有成千上万的水军继续炒热,根本无需担心。真想帮人,不如迈开腿,去现实中的社会救助中心看看,至少那儿是活人。

3  天平已经歪了,站中立就意味着为虎作伥。

这个文案(大意),应该是今年才兴起的,至少以前没见过。然后么,呵呵,又有人被带进沟了。好比去年大面积复制的“微博没有三观,要三观去头条”。噗噗,大概那话过于弱智了,而且只针对特定案例下的特定群体,不好发散,现在发明了这段。

我只是觉得很莫名,这段话根本打动不了我。正因为有太多人罔顾真相,造成倾斜,所以才更要站事实。而且这里的天平指啥,在我看来是真相与谣言的天平,但很多人似乎只把它当成了男女对立的天平。法官手持的天平,更多是代表兼听则明,不偏袒任何一方,在公平的前提下,指向一个公正。公正代表真理,只有一方,不可能有两方。正邪,善恶,不是说两边平衡一致了,这就是公正了。现在是真相缺失,那就请站真相好么?中立,意味着不知全貌不予置评,因为手上根本就没有代表真相的砝码。你说天平歪了,口口声声要加砝码,加的是哪个天平?手上的砝码从何而来?你怎么知道自己这个砝码真的加对了地方??不是被加到另一端去了?

4 我不是故意的/都是XXX骗了我

哦不,你就是故意的,你就是想做,才去做的。送上幻水5里的台词(当年我第一次看到这段,就非常喜欢)

“有一点请你有自知之明,你是因为自己想做,才去做的。不要把自己干的坏事,推卸到出生和环境上”

同样的,网暴的人,也不要把自己干的恶事推卸到受人蒙蔽,你只是自己想干而已。有很多人并没有干,谢谢。

===========================

嗯。。。其实,字敲了这么多,怨气已经消了大半,又回到老生重提的课题了。不是说好要自律么,说再多,有用么,翻来覆去还是那几句,而且我已经清楚不会有改变。几千年了,都没有变过,即便加重刑罚,我依然不觉得会有所改变。也许和熵增定律一样,一切,就是指向混乱的,你可以对抗它,却永远不能阻止它发生。

只能说,有些话,我只有说出来,才能转移自己的视线。。。然后,尽快学习如何抛开吧。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一)

Leave a comment

之前做的视频,直接在剪映里翻译,想想,文字并没有记录,怪可惜的。

视频扔在B站,B站总有倒闭的一天。。。有时候,文字才是永久留存的。好比我翻幻2的drama,居然都是11年前的事了。。。完全感觉不到时间流逝,却已然过去了那么久。

所以,以后翻译这部分同时发在这里留档。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

B站链接>>

第一回  《罗德湖视察》

(船上)
少女:王子,看到索尔法娜城了

女性:终于回来了,还是该说就这么回来了。。。真是心情复杂啊。。。

骑士:是啊

女性:莉昂,你肩上的重担也卸下了吧

莉昂:赛娅丽兹大人。。。真是的。我从未将护卫王子视为重担!不管是旅途,还是回到王都,我都会一直尽我所能守护在王子身边的!

骑士:守卫和保姆是两码事,保护过度可不好哦

莉昂:怎么连乔治大人也这么说。。没关系!只要王子过得开心,我就是最高兴的了!

赛娅丽兹:啊,我的侄子太幸福了

乔治:没错

莉昂:啊,乔治大人!

乔治:嗯?

莉昂:回到索尔法娜之后,请您注意一下措辞。尤其是不能直呼其名!

赛娅丽兹:没错!我好歹也是女王之妹。不符身份的粗俗之语还是少说为妙,知道了吗?女王骑士乔治=普莱姆阁下。

乔治:少来了,好恶心。

赛娅丽兹:哼,真是没礼貌的男人。

莉昂:这样比较像乔治大人的作风,只有我们几个人在的话是没什么问题。女王骑士队王子直呼其名,传到女王陛下耳朵里可就糟了。。。还会连累举荐乔治大人为女王骑士的菲利德大人。。。

乔治:无需担心,我已经习惯在宫廷工作了。会随机应变的。不过真是麻烦啊,我原以为法蕾娜女王国会更加宽宏大量呢。

赛娅丽兹:像你这样无礼的人能做到骑士,已经足够宽宏大量了吧。现在的皇姐,连我都感到害怕,最好不要惹怒她。噢。。马上要到了呢。

船长:靠岸!

乔治:我来这里时日尚短,不是很明白。。。迎接女王之妹和王子的队列,是不是寒酸了点?

赛娅丽兹:没办法,在法蕾娜男性王族没有继承权被人轻视,我也差不多处境。。。

(岸边)
卫兵: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回城!

使者: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欢迎回来!罗德湖视察,辛苦了。那边情形如何?

乔治:如何啊。。。

赛娅丽兹:唉。。尽量不让自己想起它了。。。

使者:嗯?

莉昂:没,没什么!

这,这样啊。。总之,女王阿尔修塔特陛下已经等候多时。长途跋涉十分辛苦,但还请及早赶回太阳宫。

(太阳宫)
警备兵: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回宫!

大个男:哦哦!回来了啊!嗯!看起来干得不错!

王子:请不要这么做,父亲大人。。。

大个男:你害什么臊啊!这不是父子间的相处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哈哈哈哈哈哈哈!

赛娅丽兹:适可而止吧姐夫!再抱下去可要把他扯坏了。

大个男:是赛娅丽兹啊,你这么精神我也放心了。乔治和莉昂也辛苦了。

莉昂:是!菲利德大人!

乔治:禀告女王骑士长菲利德阁下!乔治=普莱姆现已归任!

菲利德:你吃错什么药了?

乔治:没有,有人叫我说话要注意分寸。。。

菲利德: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你还会听从别人的劝告!这种不适合你的事还是别做了。。。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在这王都,确实该稍微注意一些。贵族中有许多人打心眼里,也不喜欢你这个新来的。。。

乔治:这点自重我还是有的,我也不想给你添麻烦。

菲利德:哈哈哈!很高兴你这么说,不过这点就不用操心了!

女王骑士:骑士长阁下,时辰不早了。。。

菲利德:嗯?啊,知道了。你母亲。。。不,陛下已经等候多时了。快让她瞧瞧吧。

莉昂:菲利德大人。。。那个。。。

菲利德:别说了。。我也知道你们看到了什么。。。但现在无能为力。先去见陛下吧。

女王骑士: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已回宫!

(王座)
阿尔修塔特:啊啊,好生久等!快,快上前来!让本宫瞧瞧你的脸!

王子:陛下,臣已归任!

阿尔修塔特:何必这么见外!叫母亲也没关系哦。不过,这番玉树临风,也是母亲引以为傲的。。。赛娅丽兹,这次麻烦你了。有你跟在王子身边,本宫也无需多费心。

赛娅丽兹:才不麻烦,他也是我可爱的小侄子。

阿尔修塔特:呵呵。。。乔治也辛苦了。对你来说,这次任务可能大材小用了。

乔治:不。。。保护王家是女王骑士的任务。

阿尔修塔特:还有莉昂。

莉昂:是,是!

阿尔修塔特:你作为王子的护卫真的尽心尽责,升格为正式的女王骑士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吧。

莉昂:不,作为见习能够担任王子殿下的护卫,是我无上的光荣!

阿尔修塔特:呵呵。。有你这样的人在旁保护,王子也安心了。今后也要多仰仗你了。

莉昂:遵命!

阿尔修塔特:好了。。。接下来,汇报罗德湖的视察结果吧。怎么了?把所见所闻直接说出来就好了啊?

赛娅丽兹:皇姐。。。

(回忆  罗德湖)
莉昂:这里就是。。。罗德湖。。。

乔治:这里曾是法蕾娜女王国内拥有绝美森林和湖泊的城镇吧?听说现在是变得很惨,真的。。。是这里吗?

赛娅丽兹:嗯。。。不会错的。这里就是被称为女王国绿色瑰宝的城市。。。罗德湖镇。

老人:各位远道而来辛苦了。老朽是前任领主过世后这里的代表。名唤塔盖尤。

塔盖尤:虽然很想带各位参观,但这条街已经没有可以参观的了。如能所见这里只剩下干涸的大地,和疲惫不堪的民众。可能有村民对你们无礼,还请大人有大量。一切罪责由老朽承担。

(回忆  医院)
老人:好热。。。

小孩:肚子。。。好痛。。。

女人:你要撑住啊!

莉昂:这里是。。。

女医:你们是谁?啊。。。说起来,今天王子一行人要过来视察啊,就是你们啊。

王子:你是?

女医:我是医生。你们就想问这个?那问完了赶紧走吧。

莉昂:诶?

女医:看到王族的人,患者会动摇。这里的患者缺乏体力,情绪一波动,病情容易恶化。

赛娅丽兹:这样啊。。。明白了。我们走吧。

乔治:抱歉,打扰了。

女医:没事。

(回忆  船边)
乔治:这里。。。不是路吧?

赛娅丽兹:你觉得会有人异想天开在路边扔艘船?

莉昂:以前。。。这里是运河。。。流淌着清澈的湖水。

乔治:湖水突然干涸,快到来不及移动船只吗?

(回忆  罗贝雷府邸)
莉昂:好过分。。。

赛娅丽兹:原先那么气派,变成这样更显凄凉。。。

乔治:这里是?

赛娅丽兹:这一带的领主,罗贝雷卿的府邸。曾经是。。。

乔治:嗯。。。这人名字。。。以前听说过。我记得。。。一族全部处死了啊。。。

王子:进去吧

莉昂:嗯。。。

(回忆  罗贝雷府内院)
莉昂:!?

乔治:这比传闻更惨烈啊。。。

莉昂:这里。。。原先是湖泊。。。湖水很清澈。。。清澈到可以看到湖底的鱼。。。还有很多水鸟。。。那里有一片茂密的森林。。。以前来这里的时候还很小,总是按捺不住想去探险。。。和王子两个人正打算出去,却被侍从拦下,告诫绝对不行。。。事后还被菲利德大人责骂了。“就不能偷偷出去,不要让人发现吗!”

赛娅丽兹:的确是姐夫的风格。。。

莉昂:罗贝雷大人也是笑着这么说。。。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赛娅丽兹:因为这座城。。。忤逆了皇姐。。。

(回忆  栈桥)
乔治:。。。发生什么事了?

莉昂:怎么了?

赛娅丽兹: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去看看吧。

青年:我不是说了,我去!!!

塔盖尤:不行!不可啊,盖修!!

赛娅丽兹:怎么了?

莉昂:发生什么事了?

盖修:。。。和王子没关系。。。

塔盖尤:住口!有个孩童。。。独自去了森林中的水池还未回来。那里时野兽聚集地,我千叮咛万嘱咐不可靠近。。。

盖修:他是因为弟弟们央求喝上干净的水,才去那里的。。。我还是要去找他!爷爷,不要阻止我!

塔盖尤:不可!野兽现在性子烈,连你也会有危险!

盖修:那怎么办?你要抛弃托马吗!?

塔盖尤:我可没有这么说!

莉昂:王子,请您在此稍候,我去找找。

盖修:哈!?

王子:可以。

莉昂:谢谢,我去了!

赛娅丽兹:喂,等等!真是的。。。就算你是女王骑士见习,怎么可能让你一个女孩子独自前去。我也一起去!

莉昂:赛娅丽兹大人。。。?

塔盖尤:请,请等等!这也太。。。

盖修:就,就是说啊!都说了和王子没关系!!

赛娅丽兹:蠢货!现在孩子性命攸关,和是不是王子有什么关系!

乔治:我们比这城里的所有人都熟悉打斗,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塔盖尤:明。。。明白了。

盖修:爷爷!?

塔盖尤:那就拜托各位了。。。

盖修:切。。。

(回忆  森林)
莉昂:啊!他是到这里来取水的吧。

赛娅丽兹:然后遇上野兽袭击,仓皇逃走。。。为什么要特意跑到这个地方来。。。

乔治:这里的水源最干净吧。。。

赛娅丽兹:是这样啊。。。

乔治:快走吧。

???:啊啊啊。。。

莉昂:王子!快看那!!

赛娅丽兹:乌尔斯狼!?怎么会袭击人类!?

王子:相救!

莉昂:啊!?请等一下,王子!!

赛娅丽兹:真是伤脑筋的王子殿下!

乔治:就是说啊!

(回忆  战后)
赛娅丽兹:奇怪。。。没听说过乌尔斯狼会袭击人类。

乔治:看起来饿得相当厉害。。。

莉昂:你没事吧?

小孩:啊。。。?嗯。。。别,别碰我!

莉昂:喂,你对王子做什么!

小孩:果然,你是王子啊。。。听爷爷提起过,没想到真的来了。。。

莉昂:。。。什么?

小孩:开什么玩笑!!女王的亲属居然还有脸过来!!!罗德湖会变成这样,都是因为谁!?刚刚那些狼也是!森林变成这幅鬼样找不到吃的,才开始袭击人类!!已经不知道有多少人遇害了,这一切。。。一切。。。都是女王害的!!

(王座)
阿尔修塔特:是这样啊。。。镇上的人们。。。至今仍然挣扎在干涸的大地上,过着悲惨无比的生活啊。呵呵呵。。。

赛娅丽兹:皇。。皇姐!?

阿尔修塔特:这种心情。。。是不是就是那些平民说的“活该”啊?

莉昂:陛下。。。!

王子:母亲!为什么!?

阿尔修塔特:你居然问为什么?身为我的儿子,你为什么会这么问?当然是因为那些人犯下了相应的罪过!罗德湖的罗贝雷家在贵族中是历代忠良。。。正因为如此,本宫才倾注了所有信任,多方关照。。。两年前的那一天!那些人用最狠的方式背叛了本宫!!勾结乱党,烧杀掳掠,置国家于水深火热!甚至,还闯入东离宫,夺走了黎明纹章。。。这可是法蕾娜女王家象征的三大纹章之一!如此无法,如此恶毒!如此残暴!不可饶恕!因此,本宫!!法蕾娜女王阿尔修塔特亲自替天行道!用这!太阳纹章的力量!!那里的人们不管遭受怎样的痛苦,都是该得的报应。。。

莉昂:。。。请恕直言,陛下!我万分理解您的怒火。。。可罗德湖还有很多与暴乱无关的老人,女人与孩童也受到了牵连!

王子:莉昂说得没错,母亲!

阿尔修塔特:住嘴!!你们是想说本宫做错了!?本宫不可能错!太阳的纹章只会护佑正道之人!!吾道即正道!吾意即天意!!违抗本宫,如同违抗太阳!!

菲利德:陛下!!!

阿尔修塔特:啊。。。菲利德。。。?

菲利德:陛下。大家长途奔波也累了。今天就到这,让他们休养去吧。

阿尔修塔特:是。。。是啊。。。详细汇报。。。改日再说吧。。。今天先下去休息吧。。。

第一回  《罗德湖视察》 完

我需要深刻反省

Leave a comment

想法比较多,另起炉灶说。

我还不够自律。。。明明已经和朋友说了只等警方通告,但一看到那种舆论一边倒,依据却毫无实证的事一而再,再而三发生,那股火就上来了。。。

自律,自律。。。今后也无法避免被迫吃瓜,不是简简单单断交,屏蔽就可以的。如何对瓜保持冷漠,还需自身努力。毕竟,这股火即便上来了,其实也无能为力不是么。

朋友语:以后激动了,想想都是给资本做免费水军,马上气就消了。我笑了笑,想想,还是不适用于我。现在人张口闭口资本,真是个万能的挡箭牌,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

经过去年一役,我们一致认为,当事人距离自己太过遥远,无法知其真实所想,又何来窥探真相,所以一律不吃瓜,不信瓜。

然而,即便我能做到对瓜本身无感,让我破防的,始终还是“乌合之众”和“民意”。现在,无论任何事,只要牵涉到这两点,这火啊,就止不住的往上冒。

朋友说我嫉恶如仇,其实是应激创伤。也许吧,我不喜欢用一个医学名词就可以掩盖一切。我仔细地想了一想,破解之道。

归根结底,我还是太自以为是了!

正如以前自以为了解他,但其实根本不了解!

我自以为别人是“乌合”,“乌合”不“乌合”,又是谁说了算呢。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乌合之众”。

我连里见和财前这样的争议,都解决不了。批判又有何用。古时就有三人成虎,几千年过去了,古今中外,多少人提出来了,却丝毫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改善。迈克尔杰克逊被诬陷娈童还历历在目,外人疯起来也是一样。不是国人丑陋,世人皆如此。

好了,我现在知道“民意”是丑陋的了,然后呢,有用么。。。

这倒应了朋友的话了,说再多,不过是为平台获取流量添砖加瓦,最大获利者,不是当事人,而是这些平台。

一开始明明已经做到了不关注,这手啊,就是贱!第一次被逼吃瓜还可以说是无奈,后面可是我自己犯贱去搜进展,然后开始上火的。。。怨不得别人

我的确是不能阻止别人送瓜,但如何调整情绪,及时将其甩开,就是我的课题了。

前路漫漫,还需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