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七)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七回 《贝尔库特与玛丽诺》

(旅馆门口)
旅馆女佣:啊——!!贝尔库特先生!你没事吧!?我听说你被奇怪的人缠上了,担心死我了!!

贝尔库特:我没事,玛丽诺小姐。是这些人救了我。

玛丽诺:啊——!!王子殿下!?

贝尔库特:你们认识吗?

莉昂:嗯,有一点。。。

乔治:前些天麻烦你了。

玛丽诺:哪里!说什么麻烦呀!明明是你们救了我们重要的客人,太感谢了!对了!顺便到我们的小店来吧!我要设宴款待,以表谢意!

贝尔库特:不用了,玛丽诺小姐!按道理应该是我由我来道谢!

玛丽诺:没事没事!是我想招待他们!走吧!

贝尔库特:玛,玛丽诺小姐!?

玛丽诺:王子殿下也请快些过来哦~~!

莉昂:那个。。。怎么办?

王子:就让她招待我们吧

乔治:是啊,还可以趁此机会,和贝尔库特说说话。

(旅馆内)
玛丽诺:哦,久等了!这边请。

莉昂:哇!!好好吃!

老板娘: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口味,请多尝尝吧!

赛娅丽兹:不好意思了,现在是最忙的时候吧?

老板娘:不麻烦!王子殿下和赛娅丽兹大人大驾光临,本店也蓬荜生辉了呢!而且玛丽诺她啊,知道贝尔库特先生没事,高兴坏了,特别有干劲。

玛丽诺:等等,别说了!老板娘!我们的客人平安无事,高兴不是应该的嘛!?

老板娘:是是是,呵呵。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抱歉让你担心了。

玛丽诺:别这么说!没关系的!我去多拿点菜过来!大家放开怀吃吧!

老板娘:请慢用~

赛娅丽兹:本以为你是个不通人情的木头,没想到有一手啊!

贝尔库特:您指什么?

赛娅丽兹:你是认真的吗?

贝尔库特:什么认真。。。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赛娅丽兹:哇。。。那姑娘也是辛苦。。。

贝尔库特:什,什么。。。?

赛娅丽兹:这个先不提,既然有姑娘担心你,那么做不好吧?那种人下手不知轻重,可能真的会被杀哦?

贝尔库特:我有自信不会有事。对付没练过的人,装作受了致命伤是很容易的。

莉昂:可是也不会完全没事吧!

贝尔库特:没办法,我也有不能退缩的理由。

乔治:是你说的志向吗?

贝尔库特:是的。

赛娅丽兹:可以告诉我们吗?

贝尔库特:是啊。。。让你们知道比较好吧。那些人说我是外来的,其实不对。请看这个。

莉昂:是纹身。。。吗?

赛娅丽兹:恕我直言。。。并不适合你。

贝尔库特:是啊。。。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为了掩盖其他的纹身,再纹上去的。

莉昂:别的纹身。。。难道是。。。

贝尔库特:没错,我曾经是这个国家的斗技奴隶。大约在十年前,逃亡国外。。。可是,听说这里时隔16年召开斗神祭,我就回来了。为的是入赘王室,改变斗技奴隶制度。我知道,多亏了当今陛下和菲利德大人的功劳,斗技奴隶的待遇提升不少。可是,如果下任女王夫婿被贵族拿下,一切又会恢复原状吧。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不,如果可以,我希望解放所有的斗技奴隶。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获胜。

(夜间)
贝尔库特:呼。。。

赛娅丽兹:。。。太弱了!亏你还是从卡南坎过来的,弱爆了!不就是舔了几口酒么,怎么就醉倒了!

乔治:先不管是不是只舔了几口,和他的个头相比,酒量的确不好。

莉昂:把他搬到床上睡吧?

玛丽诺:啊!我来做!我来做!真拿贝尔库特先生没办法啊。

王子:要帮忙吗?

玛丽诺:啊,没关系的!我也不是白在旅馆干活的,这点小事已经习惯了!

莉昂:可是,贝尔库特先生很重吧?

赛娅丽兹:喂,别说这么不解风情的话。

莉昂:什么?不解风情是指。。。?

赛娅丽兹:。。。你也是啊。

乔治:那我们先告辞了。

玛丽诺:啊,好的!

莉昂:多谢款待!真的很好吃!

玛丽诺:嘿嘿,这话请对楼下的老板和老板娘说吧!

赛娅丽兹:贝尔库特就拜托你了哦!

玛丽诺:好,好的!

(下楼)
老板娘:贝尔库特先生虽然是个好人。。。可是在斗神祭获胜的话,就会和公主。。。希望玛丽诺不要太伤心就好了。

(回城途中)
乔治:。。。你怎么看?

王子:是位有志之士。

莉昂:是啊,我也觉得是个好人。

乔治:同感。

赛娅丽兹:和某位女王骑士不一样,对待王族也懂得礼数。

乔治:是啊,和某位王族不同,说话也礼貌。

赛娅丽兹:。。。喂。不过,对我来说,感情迟钝和 容易醉倒是扣分项。怎么样?你觉得让贝尔库特做莉姆的夫婿可以吗?

王子:另当别论。

莉昂:公主和贝尔库特在一起,就像父女呢。

赛娅丽兹:那也没办法,王公贵族的联姻,年龄差个10岁,20岁都不稀奇。

乔治:第一回合都还没结束,现在说这些太早了吧。

赛娅丽兹:话是如此。。。让人很在意不是嘛。如果贝尔库特获胜的话,那个叫玛丽诺的姑娘该怎么办。

莉昂:咦?玛丽诺小姐怎么了吗?

赛娅丽兹:唉。。。没什么。好了,我们回去吧,莉姆那家伙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数日后的斗技场)
裁判:半决赛第二场!!获胜者,贝尔库特!!明天!!将由基尔迪利克和贝尔库特的对决,决定谁是冠军!!

(贵宾休息室)
赛娅丽兹:厉害!真的赢到决赛了!

莉昂:是啊,不愧是他!

赛娅丽兹:好!!我们预先恭祝他获胜吧!现在就冲去贝尔库特那,庆贺一番!!

王子:不,那有点。。。

赛娅丽兹:怎么了?你这孩子真冷淡。乔治!你呢?

乔治:是啊,我们在他身边比较好。

赛娅丽兹:啊?

乔治:已经确定进入决赛了,那些奇怪的人难保不会再来袭击。

莉昂:是啊。。。那些人打算阻止贝尔库特获胜的话,只剩今天了。

赛娅丽兹:警备兵是指望不上了。。。决定了!我们顺道去那看看情况吧!

(旅馆内)
莉昂:大家这是怎么了?

老板娘:啊啊!王子殿下!玛丽诺他!玛丽诺!!

莉昂:怎么了。。。

赛娅丽兹:发生什么事了吗!?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被绑架了。。。

赛娅丽兹:你说什么!?

老板娘:我让她出去办点事,一直没有回来!然后,然后。。。!!

贝尔库特:刚才。。。从那扇门的门缝,塞来一张纸条。。。想她平安归来的话,就要我独自去西边树林的小木屋。

乔治:来晚一步。。。

莉昂:果然。。。是那些人干的?

乔治:没有证据。。。但多半是。

莉昂:不去找贝尔库特先生本人,却袭击玛丽诺小姐。。。太卑鄙了!

贝尔库特: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玛丽诺小姐才。。。

老板:别这么说!不是你的错。。。错的是。。。绑架无关的玛丽诺的那些人。。。

贝尔库特:老板。。。可是。。。

乔治:现在不是揽责任的时候吧。

贝尔库特:是,是啊。。。

王子:我们能做些什么?

贝尔库特:那怎么行!不能再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会照他们说的去做。

莉昂:不行!这次可能真的会被杀啊!?

贝尔库特:没办法,事关玛丽诺小姐的性命。

乔治:这是最糟糕的做法。你就算照做,也不保证那些人会放回人质。你指望那些卑鄙之人守信用?

贝尔库特:那。。。究竟如何是好。。。

赛娅丽兹:。。。我想到了一个法子。西边树林的小木屋。。。是说以前木工们用过的那个小屋吗?

老板:错不了。现在那里成了空屋,正适合那群流氓聚集。

赛娅丽兹:。。。我有办法。

贝尔库特:此话当真!?

赛娅丽兹:嗯,去那里的路不止一条。还有一条野兽小径,通向小屋背面。从那里绕过去,可以直捣老巢。

老板:真的吗?我们怎么不知道有这条路。。。

赛娅丽兹:因为我和基泽尔订婚的时候,经常来这里玩。

贝尔库特:那么。。。请告诉我这条路,我一个人去!

赛娅丽兹:你又在说这种话?

乔治:对方有人质,就算你可以绕到背面,一个人也太勉强了。

莉昂:我们也想救玛丽诺小姐!请让我们帮忙吧。

贝尔库特:各位。。。谢谢你们!

赛娅丽兹:好了,把头抬起来吧!既然这么定了,赶紧走吧!

贝尔库特:好,好的!

老板娘:啊,王子殿下!那孩子如同我们的亲闺女!请一定要救救她!拜托了!!

王子:交给我们吧!

老板娘:啊啊。。!听到王子这么说,似乎可以放心了。。。谢谢!谢谢!

(小树林)
赛娅丽兹:沿着这条路直走,可以到小木屋。嗯~~~应该在这附近。。。啊!!这里,这里。

贝尔库特:这。。。不愧是野兽之路。

赛娅丽兹:好久没来了,还以为已经消失了呢,幸好还在。

莉昂:赛娅丽兹大人。。。您在这种地方玩耍吗?

赛娅丽兹:那个时候,我比现在的莉姆还疯。

乔治:护卫的女王骑士一定辛苦了。那我们走吧。。。

贝尔库特:好。

(小木屋附近)
莉昂:看到了!玛丽诺小姐平安无事!

贝尔库特:唉。。。

赛娅丽兹:敌人呢。

莉昂:屋里有两个,就是之前袭击贝尔库特的人。

???:正面大概还有5人。

乔治:他们没想到我们会从后方来,只防范了正面。

赛娅丽兹:怎么办?要再观察一会吗?

贝尔库特:对不起!我已经等不了了!

赛娅丽兹:啊,等等!!

(小木屋内)
???:啥!?你是什么人!?

???:呜哇!!!

玛丽诺:啊。。。啊?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你没事吧!?

玛丽诺:贝尔库特先生?啊。。。啊咧?

眼神凶狠的男人:什么情况。。。啊!?

自大的男人:怎么了!?

粗暴的男人:发生什么事了!?是你们!

自大的男人:什,什么时候进来的。。。

赛娅丽兹:玩笑开得有点过分了。

乔治:人质已经解救了,不想受伤的话投降吧。

自大的男人:可恶!!又是你们这群冒牌货!!

眼神凶狠的男人:到底要阻挠我们几次才肯罢休!?

王子:绑架犯拽什么拽。

自大的男人:哼!像你们这种人,怎么可能理解我们崇高的志向!!让下贱的异国剑士之流成为公主殿下的伴侣,就是如玷污太阳光辉的亵渎!!必须严厉阻止!!

贝尔库特:为了这个理由。。。折磨无关女孩也无所谓吗?

自大的男人:当然了!!

眼神凶狠的男人:不,那个小姑娘也是法蕾娜的子民!不如说她应该赞同我们的目的,有义务协助我们!

乔治:。。。无药可救了。

莉昂:。。。是啊。

赛娅丽兹:事到如今不管怎么叫,你们都失败了。放弃吧。

自大的男人:可恶。。。既然如此。。。贝尔库特!!就算一命抵一命,也要灭了你!绝不让你参加明天的决赛!

贝尔库特:奉陪到底。。。我也不会原谅你们!

(战罢)
眼神凶狠的男人:。。。呜呜。。。

自大的男人:呜。。。

赛娅丽兹:真是的。。。真是群伤脑筋的家伙。一厢情愿说什么为了国家,为了王室,谁受得了。

乔治:无辜受到牵连的那个女孩才倒霉。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已经没事了。

玛丽诺:贝尔库特先生。。。贝尔库特先生。。。好可怕。。。我好害怕。。。呜。。。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

第七回 《贝尔库特与玛丽诺》 完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六)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六回 《斗神祭开幕》

(斗技场内)
菲利德:如大河般慈爱,太阳般威光,所到之处,无不体现!为了选定适合莉姆斯莱雅公主的伴侣,我在此宣布斗神祭开幕!!

裁判:首先,为了在女王陛下面前祈愿公平勇敢的对决!将由王子殿下进行表演赛!!

莉昂:马上就开始了呢,王子!静下心来,轻松应对吧。说是比赛,只是仪式的一个环节而已。不用逞强取胜哦。

王子:我会努力不让自己受伤的。

(双方上场)
阿瞬:王子殿下!没想到我会被选为表演赛的对手!我好高兴!

王子:不用客气。

阿瞬:好!我也正有此意!那我认真上了!

(战胜后)
裁判:胜者!!王子殿下!!

莉昂:王子!太精彩了!!

莉姆斯莱雅:皇兄~~!!啊啊啊皇兄!!

莉昂:公主。。。?

莉姆斯莱雅:你怎么就赢了,在想些什么呀!?要是皇兄再这么赢下去。。。本,本宫岂不是要和皇兄。。。万万不可的啊皇兄!!兄妹是不能结婚的!!你你你知不知道!?

王子:是吗?我不知道。

莉姆斯莱雅:你。。。!?

莉昂:王子,不行哦。公主殿下正烦恼着呢。那个。。。公主?王子的比赛只是祈愿斗神祭成功的表演赛,接下来是正式比赛,王子不会再出场了哦。

莉姆斯莱雅:你。。。你说什么!?

???:公主殿下~~~!你在这里吗~~~?

米娅基斯:啊,公主。找到你了。。。哎呀?

莉姆斯莱雅:米~娅~基~斯~~~!

米娅基斯:咦,这里怎么有只缩头蜗牛。。。

莉姆斯莱雅:闭嘴!!你又在糊弄本宫了!!

米娅基斯:哎呀呀。。。王子你真是的~怎么把真相说出来了?多没意思啊~

莉姆斯莱雅:没意思的是你!为什么要对本宫撒那样的谎!?

米娅基斯:因为公主害羞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嘛

莉姆斯莱雅:可。。。够了!母亲和父亲等得不耐烦了!回去了!

(观看席上)
莉姆斯莱雅:母亲大人,父亲大人,我把皇兄带来了!

菲利德:哦哦,回来了啊!

阿尔修塔特:辛苦你了,比赛很棒。这次的斗神祭一定能顺利进行吧。

赛娅丽兹:别傻站着了,快坐吧。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莉昂:那个人是。。。基泽尔的代理?

赛娅丽兹:嗯,基尔迪利克。没想到他第一个出场。。。

裁判:比赛开始!

(获胜)
裁判:获胜者!!基泽尔=戈德温的代理!基尔迪利克!!

菲利德:戈德温家的代理果然厉害。。。

莉姆斯莱雅:呜呜。。。

米娅基斯:公主?你怎么了?

莉姆斯莱雅:没,没什么。。。刀剑比拼。。。光是看着就好吓人。

米娅基斯:斗神祭中使用的武器是没有刀刃的,杀不死人的哦?

莉姆斯莱雅:知道是知道。。。可是肚子周围感到一阵寒意。。。

王子:要不要回房休息一会?

莉姆斯莱雅:皇兄。。。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阿尔修塔特:不可。

莉姆斯莱雅:母亲大人。。。?

阿尔修塔特:这些人是为了你在战斗。不许你避而不见。

莉姆斯莱雅:又,又不是本宫拜托他们打的!

阿尔修塔特:有朝一日你会成为女王,不管喜不喜欢,有些事必须背负。如果,有一天发生战事,成百上千的将士将在你的名下作战,出生入死吧。连斗神祭比赛都看不下去的你,可以承担这份重任吗?

莉姆斯莱雅:啊。。。明白了母亲大人。。。是本宫考虑不周。

阿尔修塔特:就知道你一定能明白的。

裁判:第一回合!第8场比赛!!参赛者入场!!迪比亚斯卿代理!斗技奴隶辛克!卡南坎的剑士!贝尔库特!!

莉姆斯莱雅:简直就是大人和小孩子嘛!那个小个子不要紧吧!?被那么大榔头砸过来。。。

莉昂:不。。。反而是辛克该担心吧。

米娅基斯:哎呀,莉昂也看出来了?

莉姆斯莱雅:怎,怎么回事?那个叫贝尔。。。什么的男人,难道是有名的剑豪?

阿蕾妮娅:并不是,今天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可是。。。

菲利德:身为女王骑士,即便是第一次见到对手,也可以看出力量差距。总之看好戏吧,这场比赛有意思了。。。

裁判:比赛开始!

(获胜)
裁判:获胜者!!贝尔库特!!

莉姆斯莱雅:太。。。太厉害了。。。

赛娅丽兹: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出现,斗神祭才有意思啊。

阿蕾妮娅:虽然很不想承认异国的野蛮剑士。。。但能有这般实力。。。

阿尔修塔特:呵呵,说到野蛮的剑士,刚来这个国家的菲利德要野蛮多了哦。

菲利德:哈哈哈哈哈!没错!!

阿蕾妮娅:请恕罪!属下绝无此意。。。

菲利德:没事没事,别放在心上。不过。。。这个叫贝尔库特的人,挺有意思啊。。。怎么样?要不要会会这个男人?

王子:务必一见!

菲利德:是吧,你也很中意吧!那就代我去见识这个男人的人品。

阿蕾妮娅:阁下!这样好吗?别人会觉得王室在偏袒特定的出场者!

菲利德:没事,他肯定在旅馆住宿,我们去那里装偶遇就好。就是这样,莉昂。你也一起去吧。

莉昂:遵命!!

菲利德:赛娅丽兹,乔治,也拜托你们跟上。

乔治:了解

赛娅丽兹:可以哦,我也有兴趣见见。

莉姆斯莱雅:皇兄~~之后也告诉本宫感想吧~~

米娅基斯:公主殿下?

莉姆斯莱雅:唔~~~。。。已经不行了~~

阿尔修塔特:莉姆,忍耐得很好。

菲利德:是啊,了不起。

莉姆斯莱雅:嘿嘿,本宫是母亲和父亲的女儿。这点程度自然不在话下!

裁判:今天的比赛到此为止!!明日起进行第一回合,第9场比试!!

(城内)
赛娅丽兹:那个贝尔库特不知道住在哪间旅馆呢。。。

乔治:不出所料的话,不用费力去找旅馆。附近就能见到他了。

莉昂:为什么这么说?

乔治:马上就知道了。。。不过,得加快步伐了。

???:可恶!!放手!!快放开我!!

出场者:叫你放开我!!

警备兵:吵死了!在神圣的斗神祭上弄虚作假!这可是重罪!!你认命吧!!

出场者:可恶!!怎么被发现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乔治:那个人。。。应该是第六场比试的获胜者。

赛娅丽兹:发生什么事了?

医生:他给对手下了麻药。

赛娅丽兹:。。。你是谁?

莉昂:你是休息室的。。。医生吧?

医生:是的,我叫穆拉德。

赛娅丽兹:你说下了麻药。。。?

乔治:这么说来,那场比赛的确赢得太简单了。

穆拉德:是的,所以我才觉得可疑,调查了输掉的选手。果然,那人身上出现了喝过麻药的症状。剂量非常少,所以觉得不会被揭穿吧,但是瞒不过医生的眼睛。

莉昂:医生不是只要救治伤员就好了吗?

穆拉德:不光是斗神祭,即便是普通的赌博赛,想要靠投毒下药取胜的人数不胜数。在这里工作的医生,还需要具备看穿作弊的本事。

莉昂:这样啊。。。

赛娅丽兹:哼。。。第一天就作假。。。

穆拉德:毕竟是斗神祭。。。想靠歪门邪道取胜的人不在少数。

赛娅丽兹:是啊。。。之前的斗神祭也是,很多人为了胜利不择手段。下药还算是轻的了。

乔治:越来越担心贝尔库特了。

莉昂:刚才说要加快步伐就是指这事?

穆拉德:啊,你们有急事吗。抱歉耽搁你们了。我也失陪了,还有话要问那个男人。。。

(城镇内)
赛娅丽兹:。。。怎么回事?

???:你这家伙!!开什么玩笑!!

莉昂:啊!王子!看那!

自大的男人:我再说一遍!第二回合以后的比赛都退赛!!

眼神凶狠的男人:法蕾娜女王的伴侣只能是法蕾娜贵族!!我们绝不允许连续两届让一个外来的人当女王骑士长!!

乔治:和我想得一样,起争执了。

莉昂:警备兵呢?为什么不过来!?

乔治:那个男人被混混干掉,贵族们会喜笑颜开吧。警备队那些人也知道这点。

莉昂:怎么能这样。。。王子。。。

王子:先看看情况再说。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是啊,以贝尔库特的实力,也不需要我们救吧。

乔治:虽然菲利德那么说,一旦我们卷入是非,后果可能很麻烦。

莉昂:说的。。。是呢。。。

粗暴的男人:退赛!还是不退赛!?说句话啊!?

贝尔库特:我拒绝。

眼神凶狠的男人:你说什么!?

贝尔库特:你们的爱国之心,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斗神祭是承认来自国外的参赛者的。否认这项制度,你们才是违背女王陛下的意志吧?

粗暴的男人:你说什么!?

自大的男人:你这小子!!挺能说的啊!!怎么了?不亮出引以为傲的剑吗?

眼神凶狠的男人:在斗技场外发生流血斗殴,会被判出局吧!!

赛娅丽兹:糟了。。。这些人不是单纯的混混!

乔治:冒着被杀的风险,也要让贝尔库特失去比赛资格吗!

自大的男人:拔剑啊!!怎么不拔了!!

贝尔库特:如果打我能让你们解气的话,随你们便吧。

自大的男人:你说什么。。。!?

贝尔库特:我也是怀有志向才报名斗神祭的。既不能退赛,也不能失去比赛资格。

自大的男人:既。。。既然这么说,那就如你所愿!!受死吧!!

赛娅丽兹:等等!那个男人不打算反抗吗!?

莉昂:王子!!是!!等一下!!

眼神凶狠的男人:什么!?

赛娅丽兹:我说你们!太阳还没下山呢,搞突袭胆子不小啊!

眼神凶狠的男人:难,难道!?是王子殿下。。。和赛娅丽兹大人!?

粗暴的男人:女王骑士也在!?

自大的男人:别慌!!真正的王室和女王骑士,才不会带这点人上街!!更何况!我们是他们最忠诚的臣民,他们怎么会指责我们的行为呢!!

眼神凶狠的男人:这,这样啊!那这些人是冒牌货!?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这是什么歪理。。。

自大的男人:妨碍我们的人都是法蕾娜的敌人!看我来收拾你们!!

(战罢)
粗暴的男人:呀!!

眼神凶狠的男人:可恶!!明明是冒牌货!

自大的男人:我,我们绝对不会放弃的!!

莉昂:。。。那些人,是这么一回事。。。

乔治:无论哪个国家,都有人仗着爱国之心肆意妄为。。。这里尤盛。

???:那个。。。

贝尔库特: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还有女王骑士们。谢谢你们为了我这样的人尽心尽力。帮了大忙了。

王子:我们只是路过的冒牌货。

赛娅丽兹:笨蛋!已经不用装了!

贝尔库特:不,王子殿下这么说合情合理。承蒙各位相救,还说出这些话十分抱歉。。。王室的人接近参赛者之一的我,不会带来麻烦吗?

莉昂:可是!当时的情形,不能装作没看到!

贝尔库特: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今天请原谅我先行离开,斗神祭结束后,一定登门道谢。

乔治:刚才那些人可是说了绝对不会放弃,你还没有脱离危险。

赛娅丽兹:是啊,分开后要是又被袭击了,我们可睡不好觉。

贝尔库特:。。。明白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六回 《斗神祭开幕》 完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五)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五回 《斗技场的阴谋》

(暴风城内)
莉昂:好热闹啊,斗神祭就快召开的缘故吧。

乔治:热闹归热闹。。。街上的警备太森严了吧。

莉昂:警备兵也是暴风城的特色了。。。

(小巷子)
莉昂:啊,王子!下一个街角往左拐,请跟我来。

王子:。。。明白了。

可疑人物:啊!?

乔治:身手不错,但跟踪的技术太烂。

可疑人物:那,那个。。。

莉昂:你是什么人!?明知道是王子还跟踪的吗!?

可疑人物:啊,那个。。。对不起!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王子:你叫什么名字?

莉昂:王子!?

乔治:没事,看起来不像是密探和暗杀者,估计是有什么事吧。

可疑人物:谢谢,我叫阿瞬。

乔治:你身上那个白色的纹身。。。

阿瞬:是的,如您所见我是斗技奴隶。

莉昂:什么!?

阿瞬:跟踪你们,真对不起!!可是,我有件事无论如何想让王子知道!

乔治:看起来不是可以在路边说的事,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基泽尔屋内)
基泽尔:抱歉让你专程到我的房内。想静下心谈话,这里是最合适的了。

赛娅丽兹:没关系。

基泽尔:您想喝点什么?

赛娅丽兹:不用麻烦了,我不打算待太久。不说找个。。。你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要参加斗神祭?

基泽尔:找个问题。。。我该如何理解您问的意图呢?曾与赛娅丽兹大人有过婚约之人,向其侄女求婚是不道德的?

赛娅丽兹:别岔开话题,没有人在意8年前就取消的婚约。你的代理人。。。是叫基尔迪利克吧?看上去是很强,但对上巴洛兹家少爷的代理人,胜算不到五成。对你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划算的赌局。

基泽尔:是吗?胜负靠的是一时的运势。正如我对尤拉姆君说的那样,正式比赛还不知道什么样呢。正因为如此,举办斗神祭才有意义不是吗?

赛娅丽兹:。。。你还是像这样,隐藏真心在笑啊。。。你真的是变了。以前明明是个老实的乖孩子。。。

基泽尔:因为我学到了,做个老实的乖孩子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的。

赛娅丽兹:基泽尔。。。

基泽尔: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你就是我憧憬的对象。虽然是上任女王和我的父亲因为利害关系定下的婚约,我是纯粹感到高兴。当今陛下即位后,宣布婚约解除时,我是多么失魂落魄。。。

赛娅丽兹:我也知道对不起你。可是。。。虽然这么说,皇姐的判断是正确的。

基泽尔:的确是容易引起继承权纷争的姻缘呢。

赛娅丽兹:上任。。。我们的母亲在成为女王前,经历的争斗实在是太过惨烈。皇姐和我,都不想再经历一遍了。你的母亲也是。。。抱歉。

基泽尔:不。因为那场纷争,法蕾娜和我们戈德温家也变得更强了。这也是母亲愿意见到的吧。

赛娅丽兹:你。。。是认真的吗?

基泽尔:当然。

(旅馆)
旅馆女佣:欢迎光临!。。。这身衣服。。。是女王骑士和。。。难不成是王子殿下!?啊!!怎么办!!

乔治:我们要找间房间,还有空房吗?

旅馆女佣:好的好的!有空房!!这边请!

(房内)
莉昂:。。。你说的是真的吗!?

阿瞬:嗯。。。王子殿下你们也看到了吧?我们住的地下斗技场。从前天起,半夜就传来奇怪的声音。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的。。。

乔治:那个声音带着阿梅思的口音?

阿瞬:是的!

乔治:嗯。。。王子。。。怎么办?

王子:不能坐视不理。

莉昂:是啊。陛下和公主马上就要驾到了。。。如果是阿梅思的暗杀者,那可是头等大事。

乔治:可是,你为什么来找王子?

阿瞬:诶?

乔治:你也有主人吧。何必冒险出逃,只要报告给自己的主人不就好了?

阿瞬:那是。。。因为。。。早些时候,陛下和菲利德大人下令严禁虐待斗技奴隶。多亏了这个决定,我们的日子好过了很多。然而。。。贵族们并不高兴,也包括我的主人。如果现在闹出斗技奴隶的事,以此为借口,他们肯定会说,还是应该对斗技奴隶严加管理!

莉昂:所以尽可能不想让贵族知道?

阿瞬:是的。。。新规实施之前。。。我有一个斗技奴隶的后辈,就是因为太过强大,被戳瞎了双眼。。。即便如此,他还是太强了,那些人说肯定能卖个高价,就把他带去了国外。。。听说他就像货物一样被装上船。。。之后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我已经。。。不想再看到同伴遭受同样的欺凌了!!

莉昂:阿瞬。。。

王子:知道了,就我们几个去调查吧。

阿瞬:啊。。。谢谢!

乔治: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多谢告知。。。问题在于,怎么查?不让戈德温卿发现,搜索斗技场难度不小。

阿瞬:不要紧!只要沿着我逃出来的路原路返回,就能溜进斗技场了!

莉昂:就这么说定了。

乔治:要是被人发现就糟了,你先躲在这里吧。等我们准备好了来接你。

阿瞬:好的!明白了!

莉昂:乔治大人。。。什么准备?

乔治:不是还有一个人吗?要是落下了,可就烦死了。

莉昂:啊,说的是呢!

(暴风城门口)
赛娅丽兹:哦,是你们啊,来的正好。话提前说完了,我正愁接下来干什么呢。

莉昂:我们也是来找赛娅丽兹大人的。

赛娅丽兹: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番叙述)
赛娅丽兹:哼。。。这可不太平啊。知道了,我也一起去吧。

莉昂:可是。。。今晚戈德温卿不是准备了接风宴吗?

赛娅丽兹:没事。那个我已经回绝了。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我就说大家都累了,没什么胃口吃饭。

王子:那正好。

赛娅丽兹:是啊,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接下来,我们去见见那个叫阿瞬的人吧。

(旅馆房内)
赛娅丽兹:你就是阿瞬?

阿瞬:是的!

赛娅丽兹:我叫赛娅丽兹,你好。

阿瞬:我知道!您是王子殿下的阿姨吧?

赛娅丽兹:话是没错。。。被人叫阿姨还是觉得不爽啊。

阿瞬:啊,不,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乔治:阿姨就是阿姨啊,这有什么办法。

赛娅丽兹:你也别阿姨阿姨的叫!

阿瞬:那,那个。。。

(深夜水井旁)
阿瞬:从这里可以前往斗技场。

赛娅丽兹:嘿。。。有意思。

乔治: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不是去玩的。

赛娅丽兹:我当然知道!好了,走吧!

(地下通道)
莉昂:好厉害。。。没想到城市的地下这么。。。

乔治:是戈德温卿下令建造的?

赛娅丽兹:应该不是。看上去年代久远得多。这座城原来还是首都的时候,就听说地下有道路相通。。。现在还保留着啊。。。

阿瞬:街上的民众估计都不知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

莉昂:阿瞬。。。你为什么不逃呢?

阿瞬:什么?

莉昂:既然有这条小路,你可以逃出去,不再做斗技奴隶啊。

阿瞬:。。。如果我这么做了,我的家人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

莉昂:。。。家人?

阿瞬:我是为了让父母和弟弟们过上好日子,才去当斗技奴隶的。我家里很穷。如果我逃跑了,我的主人一定会惩罚我家人。所以我。。。就算知道能逃跑,也不能逃。不光是我,其他斗技奴隶几乎都是如此。

莉昂:对不起。。。

阿瞬:不。。。

王子:。。。快走吧。

阿瞬:是啊。。。

赛娅丽兹:既然如此,在阿瞬出逃被发现前,赶紧解决吧。

乔治:看起来还没有引起骚乱,趁现在。

阿瞬:谢谢大家。。。我们走吧。

(死胡同)
赛娅丽兹:咦?是死路?

阿瞬:稍等。呼!!

众人:啊。。。

阿瞬:这边

莉昂:这里是。。。

赛娅丽兹:斗技场的地下室吧。。。

乔治:谁在那!

阿瞬:啊,不用担心,他们是我的伙伴,也是斗技奴隶。大伙!我把王子带来了!

斗技奴隶:哦哦。。。!不愧是菲利德大人的儿子!理解我们的难处!谢谢!谢谢!

赛娅丽兹: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斗技奴隶:啊,对了!声音!其实,就在刚才,又听到那个声音了。就在那里。。。

王子:明白了,交给我们吧。

斗技奴隶:拜托了。。。

???:。。。哦。。。

阿瞬:。。。听到了吗?

莉昂:这边!

???:我们。。。同胞的。。。

阿瞬:声音是从对面传来的。。。

???:做到那步。。。就好。。。

赛娅丽兹:的确。。。是阿梅思人的口音。

莉昂:这里。。。和刚刚那个地方一样,也有扇隐藏的门。

???:只能靠。。。你。。。

乔治:几个人?

莉昂:。。。两个人。。。不,好像有3个。。。

???:。。。杀了。。。女王!

阿瞬:什么!?

???:是谁!?

乔治:切!!

(乔治一脚踹门)
可疑男:什么!?

阿瞬:泽伽先生!?

可疑男:喂!撤退!!

可疑男:嗯!!

莉昂:王子!

王子:追上逃跑的人!

乔治:是啊,还有很多话想问他们呢!

阿瞬:泽伽先生。。。

泽伽:去吧。我不会逃也不会躲。

斗技奴隶:泽伽就交给我们吧!王子殿下去追那些人!!

阿瞬:走吧!

(小树林)
阿瞬:啊!?

可疑男:切!好烦!既然如此!

(交战后)
可疑男:唔。。。。。。

阿瞬:这些人。。。真的是阿梅思人。。。?

乔治:需要调查后才能确认,但八九不离十。。。

(牢房内)
基泽尔:错不了。在那些人的行李中,找到了刻有阿梅思南岳兵团印记的短剑。

阿瞬:啊。。。

尤拉姆: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泽伽!!你!你竟然是阿梅思的密探!?你当我是傻子吗!?说句话啊!!哈。。。哈。。。哈。。。

基泽尔:在斗神祭中获胜,代理人能得到陛下和公主的赐言。所以在商量如何加害那二位的计划吧。

尤拉姆:为。。。为。。。为。。。为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只要你能赢,许你一生荣华富贵吗!!你究竟有什么不满,冒天下之大不韪!?

基泽尔:尤拉姆君,这不是钱的问题。那些人中,有一个松口了。这个男人。。。是阿梅思出身。

莉昂:诶。。。

赛娅丽兹:你说什么!?

阿瞬:泽伽先生!这是真的吗!?

尤拉姆:哈。。。哈哈。。。王子殿下!!我我我不知道啊!我和爸爸都不知情!!真的!!请相信我!!

王子:我知道

尤拉姆:诶。。。

基泽尔:我也赞同王子殿下的意见。

乔治:是啊。如果巴洛兹卿是幕后黑手,根本没必要选在这个地方和阿梅思人接触。在别处谈好步骤,让尤拉姆给泽伽发指示就好。

基泽尔:是的。巴洛兹家应该没有参与此事。

尤拉姆:就。。。就是说啊!!我们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哎!我就知道大家肯定能理解的!既然和此事无关,那我先行告退了!!啊,这个人绞刑也好什么也好,随你们处置!

阿瞬:。。。绞刑。。。

赛娅丽兹:妄图行刺女王。。。肯定处以极刑了吧。

基泽尔:不能让罪人的血玷污了神圣的斗神祭,处刑将在斗神祭之后进行。在那之前,泽伽将被监禁在此处。天色已晚,各位请回房休息吧。

阿瞬:泽伽先生。。。

(王室休息室)
莉昂:总觉得。。。如鲠在喉。这样真的好吗。。。

王子:应该。。。是好的吧。

乔治:至少不能放任不管。

赛娅丽兹:是啊。。。可是。。。事到如今,已经不可能再安排比泽伽更强的代理人,尤拉姆大概率要弃权。如此一来。。。最接近胜利的人是。。。基泽尔。

(基泽尔屋内)
基泽尔:您在啊,父亲。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马尔斯卡尔:我想听听你的感想。

基泽尔:感想吗?

马尔斯卡尔:嗯。。。你满足吗?

基泽尔:一般般吧。。。

马尔斯卡尔:嗯。。。计谋玩得太过了。

基泽尔:我只不过是暗地里放出了这条街的地下通道和泽伽出身的情报。至于阿梅思人上钩,以及巴洛兹牵扯其中自我毁灭,都是事态的自由发展。王子殿下也参与进来,倒是让我看了一场好戏。

马尔斯卡尔:这就叫做计谋。必要之时,不论什么计谋都要果断使用。但过度的谋略,有时也会迷失方向。

基泽尔:我明白,父亲在边上看着就行。在这场斗神祭,一定会准备好展现我等大义。

第五回 《斗技场的阴谋》 完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四)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四回 《基泽尔登场》

(船上)
莉昂:风吹得好舒服呢。

赛娅丽兹:是啊,照这个速度明天白天就能抵达暴风城。

乔治:虽然是内陆国,却可以坐船往来大部分的地区。真是万幸。

赛娅丽兹:多亏了有菲塔斯河。不过太方便也不全是好事,拜此所赐我们这些天一直在外面跑。要是没有这条河,才不会让我跑东跑西呢。

乔治:是吗?我看女王可不会轻易放过你。

莉昂:不会,陛下其实是很和善的人。对吧,王子?

王子:嗯

赛娅丽兹:是啊。。。身为妹妹的我来说,皇姐真的很温柔,也曾是一位好女王。

乔治:嗯,我明白。街上的民众看起来都很仰慕女王,关键她还收了那个菲利德当丈夫呢。可是。。。在我看来,她的精神不太稳定。

赛娅丽兹:没办法,你只知道宿上太阳纹章之后的皇姐。

乔治:太阳的纹章。。。吗。

莉昂:是的。。。自那以后,陛下就变了一个人。

赛娅丽兹:而且。。。越来越严重了,我好担心啊。。。

(乔治察觉突变)
赛娅丽兹:怎么了?

莉昂:赛娅丽兹大人,请安静!

乔治:你们俩快离开船侧!

莉昂:有东西过来了!!

赛娅丽兹:哇!?

乔治:这是什么!?

赛娅丽兹:这,这。。。呀~!我最怕蜥蜴了!

(击退蜥蜴)
赛娅丽兹:啊。。。好恶心。。。

船长:发生什么事了!?

莉昂:不要过来!快藏起来!!通知船员不要离开自己的岗位!!

船长:明,明白了!!

赛娅丽兹:莉昂!你是说还有。。。

乔治:切!!

赛娅丽兹:我受够了!!

乔治:怎么了。。。?

莉昂:看那!

赛娅丽兹:戈德温家的船。。。那是。。。基泽尔!

乔治:戈德温家的公子吗?

赛娅丽兹:是的。。。他怎么会专程前来。。。

基泽尔: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你们没受伤吧?

王子:没事,谢谢你。

基泽尔:那就好,我也放心了。我接到消息,这一带有扎多姆肆虐,生怕各位遇到什么不测连忙赶来,总算赶上了。之后由我基泽尔=戈德温领路,请大家放心。

(晚上)
赛娅丽兹:实在是太巧了吧。只能说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乔治:包括蜥蜴的袭击吗?

莉昂:不好说。。。故意惹怒扎多姆,让它们袭击这艘船,也不是不可能。。。

乔治:嗯。。。你怎么看?

王子:偶然吧?

赛娅丽兹:你啊。。。多少学会怀疑一下别人吧?

莉昂:那也有点寂寞。。。

乔治:可是。。。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是为了向王家施恩,像这样惹人怀疑不已经是失败了。

赛娅丽兹:没有什么正当的理由。就算被怀疑也是在他的计算之内。那个人啊,就喜欢使计试探我们,在旁享受呢。

乔治:不会吧!就为了这个搞这么一大出戏?

赛娅丽兹:基泽尔就是这种人。。。

(暴风城前)
莉昂:哇啊。。。好久没来这里了,还是那么壮观啊!

赛娅丽兹:乔治,你是第一次来吧?

乔治:嗯。

赛娅丽兹:那里是斗神祭会场的斗技场。。。这里是戈德温家的城堡。

乔治:这城让人不爽。。。

赛娅丽兹:什么?

乔治:不太好攻。

赛娅丽兹:你这男人真危险。。。

(码头)
贵族: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还有两位女王骑士,臣已恭候多时。欢迎来到暴风城。听闻各位在旅途中遇险,所幸平安无事。

赛娅丽兹:承蒙家主马尔斯卡尔阁下亲自迎接,真是不敢当。

马尔斯卡尔:不,作为女王陛下的臣子,这是应该的。

基泽尔:父亲,我回来了。

马尔斯卡尔:嗯,有帮上忙吗?

基泽尔:嗯,我想我已经协助各位实现了愉快的船上之旅。

赛娅丽兹:基泽尔,辛苦你了。能够平安抵达这里,多亏了你尽心尽力。向你致谢。

基泽尔:您过誉了,倍感荣幸。

马尔斯卡尔:基泽尔。

基泽尔:哦,失礼了。各位远道而来,一定累了吧。今晚由我们设宴款待,请先前往房间休息。我来带路。

王子:拜托了。

乔治:王子殿下,请先行前往屋内。我还想在附近转一会。

基泽尔:哦,以防万一事先确认逃跑路径吗?不愧是菲利德大人不远万里请来的贵客,心思缜密呢。

乔治:想多了,我就单纯散散步。别放在心上。

基泽尔:哼。。。我明白了。各位留宿的贵宾室就在斗技场内,为了让乔治先生消除戒心,我顺便带大家参观斗技场吧。父亲,您意下如何?

马尔斯卡尔:嗯,切莫失了礼数。

基泽尔:自然。那么,这边请。

(斗技场前)
基泽尔:这里是斗神祭会场所在的斗技场,也是武斗之街暴风城的象征。进去参观过的只有赛娅丽兹大人吧?

赛娅丽兹:我也只是在陛下举办斗神祭的时候,陪同出席而已。

基泽尔:这里平时,是贵族们指派各自的斗技奴隶参战,赌赛的场所。在法蕾娜的贵族之间,这是最受欢迎的娱乐项目。只是,现在的陛下不喜欢,因此在上届斗神祭之后,就再也没有驾临。因此,王子殿下也是今天第一次参观。现在为了斗神祭的准备,赌赛并未召开,但可以参观练习比赛。

赛娅丽兹:辛苦了,麻烦你了。话说回来,基泽尔,我有一事相求。。。

基泽尔:请说?

赛娅丽兹:我们可以不要再端着说话了吗?再这么文绉绉下去,我要倒了。

基泽尔:当然可以,您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也喜欢那样。。。那样的你是最有魅力的。

赛娅丽兹:哈哈哈哈哈!!你也越来越会说话了!

莉昂:总觉得。。。。两人都有点可怕。眼睛没有在笑。。。

乔治:中间发生过很多事吧。先谈工作吧,走了。

莉昂:啊,是!

(斗技场一楼)
莉昂:啊!!王子!是龙马!

基泽尔:啊,这是菲塔斯龙马骑兵团的成员。

乔治:那就是龙马吗?第一次见到真的。他们也参加斗神祭?

赛娅丽兹:不参加。

基泽尔:他们不隶属于任何贵族,忠诚只献给菲塔斯河和法蕾娜的大地。不参与政治。

赛娅丽兹:在斗神祭的开幕式上,有龙马骑兵的表演。他们是为了排练来的吧。

龙马:库哇–!

莉昂:哇。。。好厉害!

赛娅丽兹:精彩。。。

乔治:原来如此。。。在陆地和水上纵横驰骋的神速骑兵。不愧是河流与大地的守护者。

基泽尔:王子殿下,怎么样?要见一见他们吗?

王子:不,算了。

赛娅丽兹:是啊,人家在练习开幕式,不要打扰他们了。

基泽尔:啊,赛娅丽兹大人讨厌蜥蜴呢。

赛娅丽兹:不要多嘴。

基泽尔:是我失礼了。

(看客席)
???:快上!!那里!泽伽!给我上!!

赛娅丽兹:这声音,如此耳熟。。。

尤拉姆:干得好!好棒好棒!!

赛娅丽兹:。。。果然。

基泽尔:您是说巴洛兹家的尤拉姆君吗?他从昨天起就在了。似乎是在确认自己的代理人的状态。

(走近尤拉姆)
基泽尔:心情不错啊,尤拉姆君。

尤拉姆:诶?啊,是基泽尔君。。。哦,大家也在一起吗!好荣幸啊!是来为我加油的吗?大哥!

王子:。。。大哥?

尤拉姆:是的,就是大哥!我与公主结婚之后,王子殿下不就是我的大哥了嘛!

莉昂:这,是不是叫得有点太快了。。。

尤拉姆:不快!斗神祭的结果已经显而易见!请看我的代理人!他名叫泽伽!是法蕾娜女王国最强的斗技奴隶!是爸爸为我准备的!

赛娅丽兹:好了知道了,是爸爸呢。。。

莉昂:可是那人。。。的确很强。

乔治:是啊,枪术士要么过于自信间距上的优势,要么过于警戒对方深入。。。但那人的姿势,却完全看不出勉强。

尤拉姆:对吧对吧!不愧是女王骑士,识货!!

乔治:不过,对手也不赖。。。

赛娅丽兹:那是。。。

基泽尔:他叫基尔迪利克。在斗神祭作为我的代理出场的斗技奴隶。

莉昂:诶!?

基泽尔:在尤拉姆君的百般央求下,给泽伽做对手。

赛娅丽兹:啊哈哈,这下赚了。居然可以先一步看到决赛候选者的对决。

尤拉姆:就是那里!泽伽!给我上!!

(战罢)
乔治:胜负已分。。。吗。

莉昂:好厉害。。。

尤拉姆:太好了!!干得好泽伽!!怎么样,基泽尔君!这下明白了吧!成为公主夫婿的人不是你!是我!!

基泽尔:不好说哦。这只是练习比赛,不代表正式比赛也是同样的结果。

尤拉姆:啊哈哈哈哈!基泽尔君,没想到你这么输不起啊!在陛下和公主面前让你丢脸绝非我本意,你不如趁现在弃权这么样?

基泽尔:呵。。。

尤拉姆:有,有什么奇怪的!?

基泽尔:没什么。好了,诸位,让我们继续参观斗技场。这边请。

尤拉姆:。。。基泽尔君!请等一下。。。!

(斗技场二楼)
莉昂:哇。。。好棒!

基泽尔:这一层全是王家专用的贵宾室。当然,女王骑士的房间也准备了。

乔治:和下一层简直是两个世界。

基泽尔:斗神祭结束前,请大家在此休息。那么,我继续带领大家参观,请下楼。

(地下室入口)
基泽尔:地下是斗技奴隶们睡觉的区域,我想不适合王族成员涉足。。。

王子:我还是想看看。

基泽尔:是吗。。。既然王子殿下想看,那就没办法了。我来带路,这边请。

(地下室)
莉昂:!?他们。。。被关在牢里!?

基泽尔:这些人是奴隶,当然要关起来。

王子:。。。。。。

基泽尔:相比之下,这些人还是幸运的。数年前,斗技奴隶的虐待和商品交易都被禁止了。在阿尔修塔特陛下和菲利德阁下的强烈要求下,元老院也折服了。

赛娅丽兹:皇姐和姐夫原本想直接废除斗技奴隶制度。

基泽尔:方才也说明了,斗技奴隶的赌赛是法蕾娜贵族自古以来最大的娱乐。多年的传统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乔治:传统啊。。。

基泽尔:是的,传统。

???:呜。。呜。。。

莉昂:啊。。。!那个人不是受伤了吗!

基泽尔:是的,因为是斗技奴隶,这点程度的伤是家常便饭。已经给他包扎过了,无需担心。

莉昂:不是说这个。。。!

王子:。。。。。。

莉昂:把病人扔在地下室,不闻不问太过分了!

基泽尔:话虽如此。。。他是巴洛兹卿的斗技奴隶,我无权插手。

莉昂:怎么能这样!

乔治:放心,那个男人会得救的。

莉昂:乔治大人?

乔治:所以才特意给他包扎了吧。

莉昂:诶。。。

基泽尔:您这话说的。难道您想说对于没有希望得救的人,我们就让他们自生自灭了?

乔治:如果你是这么理解的,我很抱歉。

基泽尔:不。我们贵族把斗技奴隶也视为财产。自己的斗技奴隶受伤了,通常都会安排医生。。。只要他是个强的斗技奴隶。

莉昂:强大的斗技奴隶。。。那。。。

基泽尔:以战为生的人,不强等同于死罪。不是吗?

莉昂:!!

(斗技场一楼)
基泽尔:想必各位都已经了解了斗技场的概要了吧。。。。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不能出场!?说理由!理由!!

卫兵:吵死了!!不行就是不行!!快回去!!

神秘男子:菲利德不也是外来的吗!凭什么我不行!?

卫兵:你这家伙!!居然敢直呼女王骑士长的名讳!想被关进大牢吗!?

神秘男子:切。。。我知道了!回去就回去!!可恶。。。小莉姆明明应该是我的人。。。

卫兵:小,小莉姆。。。!?你竟然敢对公主不敬!?不可原谅!!

基泽尔:吵到各位了。最近,多了很多那样的人,我们也很困扰。

莉昂:那个人也要参加斗神祭。。。?

基泽尔:是的。因为不满报名被取消,才冲过来的吧。

乔治:取消?

基泽尔:那个人是阿梅思新王国的人,肯定不能让他出场。乔治先生可能不清楚,阿梅思对法蕾娜而言,如不共戴天之仇。

赛娅丽兹:会这么说的,只有你们吧。

基泽尔:可是,过去的确发生了数次交锋也是事实吧。特别是8年前的大侵略,使众多人丧生。至今,仍有不少人饱受至亲好友离别之苦。所以,我们不是说了嘛,只要用太阳的纹章将阿梅思镇压,就不会再发生那样的悲剧了。怎么样,王子殿下。您不这么认为吗?

王子:不认为。

基泽尔:哦。。。这样啊。。。很遗憾得不到您的赞同。可是,有很多市民支持我们哦。啊,对了。斗技场已经带大家大致参观过了,要不要去市区看看?临近斗神祭,市区比以往都要热闹,也可以倾听民众真实的声音。

王子:知道了,去看看吧。

赛娅丽兹:抱歉,你们去吧。我和这个男人还有点话要说。

基泽尔:哦,我很荣幸。那么,我安排人手代替我给各位带路吧。

莉昂:啊,不用麻烦了。我以前来过这里,认识。可是,赛娅丽兹大人,您是有什么话要说?

乔治:走了。

莉昂:诶?等等。。。乔治大人。

赛娅丽兹:对不住了~

基泽尔:我给各位准备了晚餐,请在日落前回来。

第四回 《基泽尔登场》 完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三)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三回  《女王的自责》

(元老院內)
官吏:公主殿下!赛娅丽兹大人和王子殿下也在。。。非常抱歉,让你们久等了!

王子:没事,是突然过来的我们不对。

凯鲁:听到王子怎么说了吗,米娅基斯。

米娅基斯:是啊,是不好呢。这么做可不行呢,莉昂。

莉昂:诶!?在我说吗!?

莉姆斯莱雅:米娅基斯。。。你这家伙。。。

赛娅丽兹:你们呀真是的。。。都到这里了,没有人有错吧。一直待在这也影响你工作,先把名单给我们看吧?

官吏:明白了!这就去拿!

米娅基斯:哇~!有好多人啊。

赛娅丽兹:嗯。。让我看看。

莉昂:总共有多少人呢?

官吏:这个嘛,在这本册子里的有70来人。

王子:比想象中少啊。

官吏:光是报名参赛,早就超过300了。去除了犯罪前科,敌国分子,以及毫无武斗实绩的人以外,就是这个人数了。

米娅基斯:哇~公主好受欢迎啊。

莉姆斯莱雅:可是。。。一想到全都是尤拉姆那样的人,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啊。。。

凯鲁:公主殿下,那是相当特殊的个例。

官吏:再经过一轮审核后,会交由女王陛下和菲利德阁下认可。斗神祭的最终出场人员预定在30名左右。

凯鲁:这样啊~~

莉昂:曾经的菲塔斯龙马骑兵,林德布鲁姆佣兵旅团的突击队长。。。还有卡南坎的海亚门下的剑士!哇。。。全都是厉害人物!

赛娅丽兹:啊。。。果然,他也报名了。。。

凯鲁:怎么了?赛娅丽兹大人。

赛娅丽兹:嗯。。。看到了一个有点怀念的名字。这里,基泽尔=戈德温。戈德温家的公子。

米娅基斯:啊。。。

凯鲁:赛娅丽兹大人。。。

赛娅丽兹:曾经的未婚夫,报名来当侄女的女婿。难以言喻啊。。。

莉姆斯莱雅:未,未婚夫!?

赛娅丽兹:啊,对哦。你们那个时候还小,可能不记得了。莉昂也是吧?

莉昂:第一次听说!可是,这次的斗神祭,不是时隔16年才召开的吗。。。

赛娅丽兹:啊,我那时没有举办斗神祭。因为已经决定由皇姐继承女王之位。

莉昂:这样啊。。。

赛娅丽兹:都过去了,多说无益。9年前的事了,也就是所谓的政治联姻。况且是我先甩了他。

莉姆斯莱雅:在晚宴上见过几次基泽尔。看上去比尤拉姆要好一点。。。不,是好很多啊。。。嗯~~~。。。他居然是姨妈的。。。

赛娅丽兹:虽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我已经不在乎了。所以你也不用在意哦。。。怎么样,这次希望最大的是哪一位?

官吏:哈!?那,那个。。。我不太好说。。。

莉昂:正常来看,不是基泽尔就是尤拉姆了吧?双方肯定会派出相当厉害的代理人。

凯鲁:会不会出现菲利德大人那样,出乎意料的人呢?

赛娅丽兹:不到正式比赛开始,是不知道的呢。之前的斗神祭也是,直到前一天,大家猜的都是戈德温家和巴洛兹家会获胜。

米娅基斯:好期待啊,公主?

莉姆斯莱雅:嗯,总觉得像在听别人的故事。。。感觉怪怪的。

赛娅丽兹:谢了。不好意思打扰你工作了。

官吏:不!您言重了,没有打扰!等正式名单汇总完毕,我会立即交到太阳宫!

莉姆斯莱雅:嗯,那就拜托了。

官吏:是!!

(元老院门外)
赛娅丽兹:已经到这个时间了吗?

米娅基斯:公主,差不多该回房了。否则赶不上午后学习的时间了。

莉姆斯莱雅:嗯。。。是啊。

王子:今天就算了吧。

米娅基斯:我也想这样。。。可是陛下她。。。

赛娅丽兹:哈哈,连莉姆也害怕现在的皇姐吗?

莉姆斯莱雅:怕什么,母亲对本宫严厉是应该的。本宫还要更加努力学习,才能成为像母亲那样优秀的女王。皇兄。。。虽说想一直陪伴您,但本宫也有要务在身。千言万语道不尽惜别之情。。。

赛娅丽兹:你这孩子夸张了,晚饭不就又在一起了嘛。

莉姆斯莱雅:别多嘴啊,姨妈!好不容易酝酿的气氛都没了!!回去了,米娅基斯!

米娅基斯:好的,公主。那么,我们失陪了。

赛娅丽兹:哈~~~我也回去睡个回笼觉吧。

凯鲁:赛娅丽兹大人,晚安。

赛娅丽兹:啊~晚安。

莉昂:王子,接下来做什么?

王子:去街上逛逛。

莉昂:可以啊。

凯鲁:我也一起去。对了!我们去瞧瞧新开的纹章店吧。那儿的店主,听说是个大美女呢。王子也想瞧一瞧吧。

王子:嗯,当然。

莉昂:王子。。。

凯鲁:小莉昂别生气呀!王子也是个男孩子嘛,没办法的呢。

莉昂:请凯鲁大人不要说话。

凯鲁:哎呀,这是王子成长的必经之路。

莉昂:。。。怎么就成必经之路了。。。

凯鲁:就这么说定了,王子在!我们走吧!

(纹章店内)
凯鲁:打扰了。

店员:啊,欢迎光。。。咦!?女王骑士大人。。。还有王子殿下!哇啊啊啊!需要买什么纹章吗!?

凯鲁:不用,别这么拘谨。听说你们这又一位大美女才来的,她在哪?

店员:诶?唉。。。怎么连王子殿下和女王骑士也这样。。。店长今天休息。

凯鲁:什么啊,竟然不在?切。

莉昂:凯鲁大人!抱歉,打扰你了。

店员:啊,没事没事。。。只不过,我们这既不是剧场也不是展示厅,还请来纹章店里买纹章吧。

(纹章店外)
???:开什么玩笑!

???:你这家伙说什么!?

街上的女人:呀!!

街上的男人:太危险了!快住手!!

凯鲁:王子,我去看看!请待在这里不要动!

王子:我也去!

莉昂:啊,王子!?

凯鲁:王子!?

莉昂:这是!?

凯鲁:如您所见在吵架。真是,都老大不小了。。。

混混:你们这群混蛋!!说女王坏话,别以为能平安离开这条街!!

混混:正好!就让我收拾收拾你们的惰性!!

凯鲁:哇~因为这个原因吵吗?麻烦了。怎么办?王子。

王子:让他们住手!

莉昂:王子!

凯鲁:真爱管闲事啊!

混混:你们是什么人!!

混混:别管他!!动手!

(打败混混后)
混混:呜~~~好疼。。。

混混:。。。什么啊这些人。。。怎么那么强。。。

凯鲁:小莉昂,你的武艺又提高了!

莉昂:不,这种程度的都对付不了,怎么能当王子的护卫呢。

混混:王,王子!?

混混:真,真人!?

凯鲁:啊,警备兵果然过来了。后面的就交给他们吧,可别太引人注目了。

混混:呐!听我说啊!我真不知道他是王子!!

警备兵:知道了,知道了,你闭嘴吧。

混混:不要啊~~~我不要被判不敬罪啊!!

警备兵:少说废话快走!

凯鲁:情况大概了解了。持剑的人据说是从暴风城流亡过来的低级佣兵。那些人似乎在酒馆买醉的时候,说了女王陛下的坏话。然后,惹怒了其他客人,叫嚣着“出来打”。。。就变这样了。啊,对了。我让警备兵保守秘密,不要说是王子出面阻止的,那些人要是被判不敬罪也是怪可怜的。

莉昂:就算说了陛下坏话,也不用突然就打起来吧。。。

凯鲁:大家情绪都很紧绷呢。王族和贵族间纷争不断,街上的民众也会感到不安吧。

莉昂:王子,不要再出什么事了。我们也回去吧。

凯鲁:是啊,传说中的美女纹章师也不在。

莉昂:凯鲁大人。。。

(太阳宫内)
女官:菲,菲利德阁下!陛下现在。。。

菲利德:我知道。在我离开前,不要让人进来。

女官:是。。。遵命。

菲利德:阿尔,我进来了!

阿尔修塔特:菲利德。。。

菲利德:哎。。。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才来看你。。。果然没错。

阿尔修塔特:。。。本宫的脸色真的那么差么。。。?

菲利德:怎么会。如果可以真想一直看下去。可是,身为丈夫,毕竟不能鉴赏妻子的满目愁容。

阿尔修塔特:你啊。。。

菲利德:。。。你还在想着王子的事吗?

阿尔修塔特:嗯。。。孩子们的事。。。还有赛娅丽兹。本宫真是一个残忍的姐姐,残忍的母亲。。。

菲利德:阿尔。。。

阿尔修塔特:他们代替本宫前往罗德湖,心里肯定不好受。。。本想说些更温柔的话去迎接。。。可是。。。办不到!情绪一上来,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本宫才是正义!违抗本宫者理应受罚!这些想法,不知从何处源源不断地冒出,充斥了整个胸口!。。。就像2年前那个时候一样。。。

菲利德:果然。。。是因为太阳纹章的缘故吗?

阿尔修塔特:。。。恐怕,是这样。。。传说太阳的纹章,有蛊惑宿主的力量。。。之前并未把它当回事,现在不信也不行。。。

菲利德:那种纹章,赶紧拿掉吧!。。。这么说也办不到吧。。。

阿尔修塔特:。。。现在还不行。如果现在取下,就正中戈德温卿下怀了。毕竟本宫之所以宿上纹章,并不是为了惩戒罗德湖。。。然而,本宫却丧失了理智,使用了纹章。本宫已做好了背负罪名的觉悟,可是。。。却让那些孩子们也遭受了痛苦的经历。。。

菲利德:没问题。现在他们或许会感到困惑,但一定会理解你的。

阿尔修塔特:菲利德。。。

菲利德:你要多相信自己的妹妹和孩子。

阿尔修塔特:嗯。。。本宫果然是一个无情的姐姐,无情的母亲呢。。。明明拥有这么出色的丈夫和孩子。。。却不允许妹妹迎娶丈夫,还要把女儿许配给并不中意的贵族之子。。。

菲利德:这就是身为法蕾娜女王的职责吧。。。如果,真的感到很痛苦的话,要不要趁夜私奔?即便舍弃地位归隐山林,我还是有自信可以养活妻儿的哦?

阿尔修塔特:呵呵。。。你又在。。考验我。有时候也觉得这主意不错,可现在不能。一旦本宫离开这里,法蕾娜将任由戈德温卿摆布。这点决不允许!

菲利德:是啊。。。

(城外)
莉昂:好久没在这里看夕阳了呢。王子。。。我们。。。不,这个国家,今后会变成什么样呢?看到罗德湖和街上的情景,感到不安。一如既往的日子是不是不会长久,是不是要发生什么事了。。。啊,当然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保护王子的。。。

王子:那就没事。

莉昂:王子。。。是啊。。。身为护卫的我怎么能不安呢。。。

(王座前)
阿尔修塔特:。。。接下来,王子,赛娅丽兹。命你们前往暴风城监督斗神祭的准备。女王骑士乔治=普莱姆,女王骑士见习莉昂。命你二人担当护卫。一周之后的开幕式前日,本宫和莉姆斯莱雅也会前往暴风城。在此之前,你们就是本宫的代表,请谨记于心。如大河般慈爱,太阳般威光,所到之处,无不体现。

众人:如大河般慈爱,太阳般威光,所到之处,无不体现。

(宫廷内)
莉姆斯莱雅:皇兄!皇兄!你又要走了吗。。。姨妈和莉昂太狡猾了!总是和皇兄在一起!为什么本宫只能送行!

赛娅丽兹:因为,你还是个孩子嘛。

莉姆斯莱雅:唔~~~。。。

莉昂:赛娅丽兹大人。。。

米娅基斯:公主。王子和赛娅丽兹大人,还有小莉昂是出去工作的哦。

菲利德:就是,莉姆。这是很重要的工作。

莉姆斯莱雅:父亲。。。

菲利德:视察斗神祭准备只是对外说辞。我希望你能去见识见识这个国家,和国民的面貌。斗神祭说白了就是这个国家的缩影。明面,暗面都被浓缩展现。用你的眼睛好好看看吧!

王子:是!父亲!

菲利德:嗯!小心去吧!莉昂也要注意安全。

莉昂:是!我会比以往更加留心王子身边的!

菲利德:不是这个意思。让你注意安全是说你自己。

莉昂:。。。哈?

菲利德:怎么了?很奇怪吗?

菲利德:你我情同父女。父亲担心女儿安危,有什么不对吗?

莉昂:啊。。。菲利德大人。。。谢谢您!!

菲利德:好了,把头抬起来!

莉昂:是!!

菲利德:赛娅丽兹,乔治。孩子们就交给你们照顾了。

乔治:嗯。

赛娅丽兹:这些孩子已经不需要领队了吧。谁叫这是皇姐和姐夫的拜托呢,我会尽我所能的。

菲利德:嗯。好了,王子,去吧!

莉姆斯莱雅:一周后,本宫也会追上的!你一定要平安啊!

米娅基斯:一路顺风。

(港口)
凯鲁:啊!王子!你们终于来了!

莉昂:凯鲁大人?

赛娅丽兹:怎么了?特意到这里来。

凯鲁:见外了,我来送行啊。唉,我还以为这次能一起去呢。

赛娅丽兹:带上你这个巴洛兹派的人去戈德温卿的地盘,不是没事找事嘛。

凯鲁:我都说了我不是巴洛兹派的。。。可是。。。真的不要紧吗?

莉昂:什么?

凯鲁:这不是潜入敌营嘛。

赛娅丽兹:言重了。虽然不能说忠诚。。。但戈德温卿好歹也是皇姐的臣子。

凯鲁:说不准哦。说不定一离开这里,就被抓作人质,与陛下谈判。。。

乔治:那倒不会。。。如果戈德温卿真的就这种程度的人物,事情就简单多了。

赛娅丽兹:那个男人很清楚,惹怒现在的皇姐有多危险。他不会出手,将整个暴风城葬送。

凯鲁:说的也是。。。总之,万事小心。王子也请不要放松警惕。

王子:我知道了,谢谢。

凯鲁:嗯。小莉昂也要小心哦?

莉昂:好的!我会注意的!

凯鲁:嗯。那么,一路顺风!

第三回  《女王的自责》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