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幻想水浒外传 Vol.2 水晶谷的决斗

Leave a comment

昨晚整理百度云,临时兴起,想到把幻水外传的故事做成视频。契机是在相册里发现了vol2的图,但却找不到vol1的了。我查看当初翻译时的博文,osaka同学贴的相册地址,点进去,哦,早就什么都不剩了。顺便,曾经贴的外传攻略的网址,也是什么都没了。。。这才几年啊(好吧,10年了),竟然就都没了。要不是百度云里还藏着vol2的图,恐怕这个也要没了吧。

总之,就是这么个契机,我想到把外传故事做成视频。现在再叫我回去玩游戏,真的很懒了。以前还用ps2玩ps游戏,现在,ps4貌似都不支持ps1吧?话说回来,真要我玩,可能都没那精力了。

整整捣鼓了一天,终于完工(毕竟文本都已经写好了)。还别说,自己配乐挺有趣的,当然,用的都是幻水的BGM,普通的图加上音乐果然不一样,我还沉迷音效,加了不少打斗音,不过太多好像也累赘,嗯,关键是度的把握啊。

目前只做了第一章的剧情,做之前我觉得第一章还行吧,做完,哦,这剧情太好了吧(喂),主要是杂技三人组的过往太让人好哭了。这样想想,辛苦了一天还是值得的。

以及,最大的感想是,果然还是比不上十年前的自己啊。这话我以前好像也说过,12年觉得10年翻的好,15年觉得12年翻的好,19年又觉得15年翻的好,我似乎一直都觉得,以前的自己更牛逼= =b,那么是不是到了2030年,我又会觉得现在的自己很好了呢。这次看十年前的自翻文本,就觉得这遣词造句太妙了吧(喂),主要是感觉没有受到语法的约束,现在翻什么都像直译= =b

不管怎样,至少外传四章文本都在,可以整一个完整的合集。至于vol1,噗噗,哪天还能找到图包再说吧。。。好吧我去油管逛了一圈,果然要啥有啥(噗)。以及,看了一下录屏,2的剧情我可真的是逐字逐句在翻啊,已经没有必要再重弄了(现在搞文学功底还不如当年= =),1当时弄得有点敷衍,说不定可以趁此机会补完一下。

B站链接>>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九)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九回 《婚前仪式》

(休息室)
???:我进来了

莉昂:啊。。。您已经起床了啊。早上好,昨晚没睡好吗?

王子:莉昂也是?

莉昂:是的。。。好多事想不明白。。。啊,抱歉。一大早就垂头丧气。陛下和公主也已经起床了,我们走吧。

(女王的房间)
菲利德:哦,你醒了?嗯。。。看你这样子没睡好吧,可以理解。。。今天就要回索尔法蕾娜了,不过这事不急。你们在这里结交了不少人,积累了各种各样的经验。离开暴风城前,还有想见的人吧。去道个别吧,结束后再回来这里。

(地下室)
???:啊!王子殿下!!请等一等!

阿瞬:那个,王子殿下!听说泽伽先生其实是被陷害的。。。这是真的吗?

王子:。。。嗯

阿瞬:果然。。。可恶!!都怪我一时冲动!害得泽伽先生。。。泽伽先生!!

莉昂:冷静一点!阿瞬!菲利德大人会想办法取消泽伽先生的处刑的。

阿瞬:是,是真的吗!?太好了。。。!!

(旅馆)
玛丽诺:啊,王子殿下!您来了?

贝尔库特:听说今天您要回王都了。这么忙还专程过来,谢谢。

王子:伤怎么样了?

贝尔库特:嗯,不是什么大事。其实已经没必要卧床了。。。

玛丽诺:不行!穆拉德医生不是说了吗!还需要静养2到3天。

贝尔库特:。。。就这么回事。

莉昂:头有没有觉得昏沉沉的?那个昏睡药,事后可能会有这种副作用。。。

贝尔库特:莉昂小姐。。。我没有喝过什么药。

莉昂:啊。。。

贝尔库特:我只不过是睡眠不足,所以在比赛时睡着了。

莉昂:贝尔库特先生。。。

贝尔库特:王子殿下,非常抱歉。我知道如果我保持沉默,等于默认了斗神祭不公的结果。。。但对手实在过于强大,过于狡猾了。就算我说出一切,也不过是害玛丽诺小姐获罪。所以。。。我。。。

玛丽诺:贝尔库特先生。。。

贝尔库特:好了,玛丽诺小姐。别露出这样的表情,不是你的错。包括我在内。。。我们所有人,都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玛丽诺:嗯。。。嗯。。。

贝尔库特:我也是。。。自以为已经了解了法蕾娜的贵族,还是太天真了。老实说,我没想到他们能做得这么绝。王子殿下,今后那个男人将入驻王室。不用我多说。。。他太危险了,请务必小心。

(女王的房间)
菲利德:嗯?已经好了吗?

王子:嗯。

菲利德:是吗,那我们差不多该出发了。

(码头)
阿尔修塔特:戈德温卿,基泽尔,这次辛苦你们了。

玛尔斯卡尔:如果能让各位尽兴而归,实乃荣幸之至。

阿尔修塔特:是啊,斗神祭办得很好。

基泽尔:公主殿下,订婚仪式上我会携厚礼前来拜会。

莉姆斯莱雅:是,是吗。那我就期待一下。

基泽尔:嗯,我衷心期盼与公主订婚的那一日尽早到来。王子殿下惊人的行动力,在下深表佩服。为了不被人称为贤兄愚弟,在下将更加努力,今后请多关照。

王子:彼此彼此。

基泽尔:。。。看来我们会成为好兄弟呢。

玛尔斯卡尔:那么陛下,回程路上请小心。

阿尔修塔特:稍等,还有人没来。

赛娅丽兹:啊啊,皇姐。人来了!

基泽尔:为什么要带上那样的人?今天便要处刑了。

菲利德:这人受阿梅思指使,是企图暗杀陛下的大罪人。需交由女王骑士管辖,彻底调查和阿梅思的关联。

阿尔修塔特:没问题吧?

玛尔斯卡尔:。。。遵旨。

阿尔修塔特:基泽尔,期待订婚仪式再会了。

基泽尔:倍感荣幸。

(送行后)
基泽尔:怎么样?父亲。之后只要等待时机,开门即可。

玛尔斯卡尔:干得好。。。不过啊,基泽尔。人,是会变的。

基泽尔:什么?

玛尔斯卡尔:那位王子。。。和来时相比,表情明显不同。你使计陷人于不义,难道不是孕育了未来祸端的萌芽吗?

基泽尔:。。。也许吧。我会铭记于心。

(深夜太阳宫)
菲利德:真的只有那么做了吗。。。

阿尔修塔特:决定举办斗神祭的那刻起,不就料想到戈德温家获胜的结局了吗。现在犹豫,可不像你的风格,

赛娅丽兹:话是这么说皇姐,这可不光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啊。一般都会犹豫吧。

菲利德:如果是平时的我,一定会气道“你去做那自损的八百”

阿尔修塔特:只要可以平息争端,不管是女王之位还是太阳纹章都无所谓,谁要给谁便是。可是现在。。。正是坚守之时。。。不管付出多少牺牲。

菲利德:。。。是啊,我明白。有时间犹豫,不如尽力把牺牲降到最低。

阿尔修塔特:是的。但切记不可自乱阵脚,要装作平静如初。

(翌日清晨)
莉昂:陛下在等着了,我们出发吧。

???:皇兄!准备好了吗!?

莉昂:啊,公主殿下!早上好。

王子:早上好,莉姆。

莉姆斯莱雅:皇兄还有莉昂,早上好。

???:公主,居然擅闯男士居所,不知检点哦。

莉姆斯莱雅:什,什么叫不知检点!都怪你,尽说些奇奇怪怪的话!况且,莉昂不也在场吗!?比本宫先一步到这里啊!

米娅基斯:人家莉昂和王子亲如姐弟嘛。

莉姆斯莱雅:本宫和皇兄可是亲生兄妹!!

米娅基斯:啊啊!

莉姆斯莱雅:你这家伙。。。

莉昂:那,那个。。。还是别让陛下等太久了。。。

莉姆斯莱雅:哦哦!是啊!皇兄!我们去母亲大人那里吧!

(走廊)
莉姆斯莱雅:啊,姨妈!

莉昂:赛娅丽兹大人,早上好

米娅基斯:早上好哦

赛娅丽兹:好好,早上好。哈~~~啊。。。真是的,皇姐有事放到中午说不好吗。

莉姆斯莱雅:什么啊,姨妈也被传唤了吗。到底是什么事啊?

赛娅丽兹:见了皇姐就知道了,好了,走吧。

莉姆斯莱雅:哦哦,乔治先生,早上好。

乔治:公主殿下,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早上好。

王子:后背好痒。

赛娅丽兹:就是说啊。

乔治:所指何事?

赛娅丽兹:没什么。。。你也被皇姐传唤了吗?

乔治:是的。

赛娅丽兹:什么啊,你也是啊。那就一起去吧!

乔治:是,臣一同前往。

莉姆斯莱雅:啊啊,还有,乔治先生。对本宫不用客气,像平常一样说话就好。听说乔治先生是父亲大人的旧友,和皇兄,姨妈关系也亲近,本宫不想被特殊对待。

乔治:可以吗?作为下任女王难以服众吧?

莉姆斯莱雅:为这点小事争论服不服众,说明本来就没有什么值得说道的了。

乔治:那么也不用称呼我先生,叫乔治就好了。

莉姆斯莱雅:请多关照,乔治!

(王座前)
赛娅丽兹:皇姐,我们来了。

阿尔修塔特:人到齐了吧。请你们来不为别的,而是和基泽尔向莉姆正式求婚的订婚仪式有关。莉姆。

莉姆斯莱雅:在,母亲大人!

阿尔修塔特:订婚仪式前,你必须去做一件事。在东离宫接受黎明纹章的祝福后,前往北方圣地鲁纳斯的清泉净化身心。

莉姆斯莱雅:东离宫?。。。可是母亲大人,黎明的纹章已经。。。

阿尔修塔特:黎明的纹章的确已经下落不明,但这是法蕾娜女王家代代相传的传统。订婚仪式前获得黎明的纹章的祝福,结婚仪式前获得黄昏的纹章的祝福。只是走形式即可,去完东离宫后,就启程前往圣地鲁纳斯吧。

莉姆斯莱雅:嗯。。。好奇怪。。。算了,怎样都行!皇兄会一起来吧?

阿尔修塔特:是的哦。吾妹赛娅丽兹,还有吾儿,请陪同莉姆去吧。

赛娅丽兹:是,皇姐。

王子:知道了。

菲利德:米娅基斯,乔治,莉昂,你们作为护卫一同前往。

众人:是!!

阿尔修塔特:那么,收拾完毕后就出发吧。如大河般慈爱,如太阳般威光,所到之处,无不展现!

众人:如大河般慈爱,如太阳般威光,所到之处,无不展现!

(太阳宫内)
凯鲁:啊啊,王子!你听我说啊!我这次特意申请陪同王子一起去!罗德湖还有斗神祭,都被留下来看城,心想这次总能一起了吧。你猜菲利德大人怎么说!?只有你绝对不行!!就这一句话!太过分了吧!?

(纹章店)
纹章师:咦,是公主殿下和王子殿下?欢迎光临。

莉姆斯莱雅:这这这!!?

莉昂:哇。。。王,王子!不能看!

莉姆斯莱雅:我说你!!怎么穿成这幅样子!!不知廉耻。

纹章师:有吗?我觉得很普通啊。

莉姆斯莱雅:哪里普通了!!

赛娅丽兹:我。。。我输了。。。

乔治:。。。。。。输哪了。

莉昂:啊!你就是凯鲁大人所说的美女纹章师吧。。。

纹章师:不知道你说的那人是不是我,但我的确是纹章师。

莉姆斯莱雅:你是纹章师?

吉恩:是的,我叫吉恩。承蒙王室成员和女王骑士光临小店,有什么想买的吗?

王子:先,先走了。

吉恩:是吗?欢迎下次再来。

(东离宫)
官吏:哦哦,公主殿下!下官已恭候多时!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还有女王骑士也辛苦了。

莉姆斯莱雅:嗯,有劳了。

官吏:不胜惶恐!难得的订婚仪式,最重要的黎明纹章偏偏不翼而飞,真是惭愧至极。下官身为东离宫的掌事,深表遗憾。

赛娅丽兹:免了吧,现在说这些也没用吧。

官吏:是!真的万分抱歉!

莉姆斯莱雅:本宫要怎么做?只听说要接受黎明纹章的祝福。

官吏:正是。。。从这扇门走到底,就是纹章之屋。您进屋后,再原路返回就行。

米娅基斯:。。。只是这样?

官吏:是的。

王子:那就快去快回吧。

莉昂:诶?诶?真的好吗?

官吏:可以的!下官所述绝无差池。

莉姆斯莱雅:。。。是这样吗?姨妈。

赛娅丽兹:你问我干嘛。

莉姆斯莱雅:姨妈不也订过婚吗?当时没有接受黎明纹章的祝福吗?

赛娅丽兹:这种麻烦的习俗只限斗神祭后的订婚仪式,我那会没有办。反正黎明纹章已经不在了,皇姐也说了只是走个过场,这就够了吧?

莉姆斯莱雅:嗯~~~。。。算了!能简单解决,自然是最好!皇兄!走吧!

官吏:啊啊,对了!非常抱歉,女王骑士请回避,前方只限王室成员进入。

米娅基斯:诶~?这样吗?

官吏:这是传统,还望理解。那么,公主殿下,请进吧。

莉姆斯莱雅:嗯。

(纹章之屋)
莉姆斯莱雅:。。。这里曾经放置着黎明的纹章啊。

赛娅丽兹:仔细想想,自从黎明的纹章消失后,很多事变得奇怪了起来。。。究竟去哪了。。。

???:还是没有?

神秘女性:黎明的纹章还找不到?

王子:还没有。

神秘女性:废物!交给人去做,才会变成这样。。。

莉姆斯莱雅:站住!!你太无礼了!胆敢侮辱法蕾娜王族!!

神秘女性:连国家象征的纹章都不能妥善保管,还有脸自称王族。

莉姆斯莱雅:你!?等等!!姨妈放开!!那个女人必须惩治!!

赛娅丽兹:算了,莉姆。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那个女人不好惹。

莉姆斯莱雅:够了!说什么胡话!皇兄!去追!!

(东离宫)
官吏:哦哦,公主殿下!!欢迎回来!

米娅基斯:公主。。。?

莉姆斯莱雅:那个女人在哪里!?

米娅基斯:哈?
莉姆斯莱雅:哈什么哈!在本宫之前,不是有个黑衣女出来了吗!!

莉昂:那个。。。除了公主以外,没有人进出啊?

莉姆斯莱雅:什。。。

赛娅丽兹:你说什么!?真的吗!?

乔治:嗯。我们一直在这里,不会错的。从你们进去到出来,都没有人进出。你也看到那人了?

莉昂:会不会是暗室或者隐藏的门?

官吏:不会,没有那样的地方。。。

莉姆斯莱雅:怎么会这样。。。那,那个女人是。。。

米娅基斯:幽灵之类的。

莉姆斯莱雅:说说说什么傻话!怎怎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好!本宫要揭穿她的真面目!米娅基斯,跟我走!!

官吏:公,公主殿下!且慢!!公主还有重要的仪式在等着,不可为琐碎杂事耽搁了。我们会去调查是否有可疑人士潜伏。祝福的仪式已经结束,诸位请立即赶往鲁纳斯吧。

莉姆斯莱雅:是,是吗?

赛娅丽兹:拜托了,你们也要小心。

官吏:是!

莉姆斯莱雅:那个无礼的女人,本宫还想亲手抓住她,打得她满地爬呢!既然你们那么说,就交给你们吧!本宫先出发了!

米娅基斯:太好了呢,公主。

莉姆斯莱雅:好,好什么啊!本宫才不是因为害怕幽灵才逃的!!

米娅基斯:谁也没有这么说哦。

莉姆斯莱雅:嗯。。。嗯嗯嗯。。。哼,太不爽了!!皇兄!走了!!

第九回 《婚前仪式》 完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八)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八回 《利用与被利用》

(基泽尔房内)
基泽尔:是朵鲁夫吗?

朵鲁夫:是。那个东西,已经交给她了。

基泽尔:辛苦了。

朵鲁夫:基泽尔大人。。。您打算利用那个女孩吗?

基泽尔:这个嘛。。。她如果能为我所用,自是有趣。就算用不上也没关系,还有其他对策。

朵鲁夫:是。。。

(旅馆一楼)
老板娘:玛丽诺终于平静下来了,现在睡得很沉。

莉昂:太好了。。。

老板:贝尔库特先生还有王子殿下。。。太感谢你们了!

贝尔库特:我也要说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赛娅丽兹:啊,这个就免了吧。那边两位也是。

老板:好,好的。。。

乔治:今晚能让我们住在这吗?

老板:哈。。。?

乔治:估计不会再发生什么事了,以防万一。

老板娘:好的好的,请住下来吧!是我们要拜托你们才是!

赛娅丽兹:那好,我也累了。我就早点睡了。

莉昂:贝尔库特先生也早点休息吧,明天就是决赛了。

贝尔库特:啊。。。可是。。。我。。。我在斗技场以外的地方动了剑。。。

赛娅丽兹:什么啊,你还在在意这种事啊?你是惩治了凶恶的绑架犯的英雄,不会让你失去比赛资格的。

贝尔库特:是。。。这样吗?我应该感到高兴吧。可。。。心情总有点复杂。

乔治:犹豫不决,赢得了的比赛也赢不了了。快把这些忘了赶紧睡吧。

贝尔库特:。。。好的。

(深夜)
玛丽诺:啊。。。王子殿下。

王子:你醒了?

玛丽诺:是的。。。大概是睡得太早了吧,醒了之后再也睡不着了。那个。。。真的很谢谢你们救了我。应该要早点道谢的,可我当时心乱如麻,什么也想不到。。。

王子:要道谢,去向贝尔库特道谢吧。

玛丽诺:嗯。。。是啊。。。明天一大早,我就。。。那个。。。王子殿下?贝尔库特先生如果明天赢了比赛。。。就会和公主。。。啊,算了!没什么!我差不多该睡了!王,王子殿下!晚安!

(翌日)
莉昂:王子,王子,该起床了。早上好,王子。

王子:你,你的脸怎么了!?

莉昂:唉。。。我想叫赛娅丽兹大人起床。。。然后。。。下次,得向公主讨教如何叫醒赛娅丽兹大人的诀窍。。。不说找个了,再不起来就赶不上决赛了,大家都在楼下等着了。

(旅馆一楼)
老板娘:哦,王子殿下。早上好。

玛丽诺:啊,早上好!

贝尔库特:早上好。

赛娅丽兹:起太晚了!你不用吃早饭了!

王子:唔。。。没办法。

赛娅丽兹:没错,谁叫你睡懒觉。

乔治:这些话,等你能自己起床了再说。

赛娅丽兹:哈?你在说啥?我可是靠自己起床的哦?

乔治:她是这么说的,莉昂。

莉昂:没事。。。就这样吧。

赛娅丽兹:怎么了吗?

老板娘:不过真遗憾啊,王子殿下。今早的汤是玛丽诺亲自做的哦。

玛丽诺:啊!?

贝尔库特:汤很好喝,玛丽诺小姐。

赛娅丽兹:是啊,只有你的汤是食材丰盛的特别款呢。我们的汤也很好喝,可总觉得感受到区别对待啊~

贝尔库特:啊,没有。。。

老板娘:算了算了,赛娅丽兹大人。贝尔库特先生有比赛嘛,得让他多吃一点。对吧,玛丽诺?

玛丽诺:嗯,那,那个。。。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

莉昂:还是有点不舒服吗?

赛娅丽兹:毕竟昨天发生了那样的事。。。

老板娘:是这样吗?玛丽诺!今天要不要休息一天?

玛丽诺:啊,我没事。。。只是刚才发了一会呆,吓了一跳。对,对了!大家再不出发,要赶不上决赛了哦?

乔治:的确快到时间了。。。

玛丽诺:讨厌,我真的已经没事了!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

老板娘:我会看着玛丽诺的,请出发吧。

贝尔库特:。。。好的,那我去了。

玛丽诺:贝尔库特先生,比赛加油哦!

(斗技场外)
贝尔库特:那么,我在这里告辞了。

赛娅丽兹:嗯,加油干吧。

乔治:从立场上说,我们无法为你声援,还望理解。

贝尔库特:没有,有这份心我已经很开心了。

莉昂:那个叫基尔迪利克的人实力有点强,无法揣测。请小心。

王子:祝你旗开得胜!

贝尔库特:谢谢大家。那我去了!

(斗技场)
裁判:决赛现在开始!参赛者入场!!基泽尔=戈德温的代理!基尔迪利克!!卡南坎的剑士!贝尔库特!!

乔治:。。。怎么回事?

赛娅丽兹:他。。。怎么了?

菲利德:身体不舒服吗?

莉昂:直到刚才还好好的。。。

阿尔修塔特:既然已出场,代表他有战斗的意志。继续看下去吧。

裁判:比赛开始!!

赛娅丽兹:啊啊!搞什么啊!?

菲利德:和昨天简直判若两人,怎么回事?

(贝尔库特不支倒地)
贝尔库特:唔。。。!!

莉昂:贝尔库特先生!!

王子:住手!!

菲利德:到底为止!!胜负已分!!

裁判:获。。。获胜者是!!基尔迪利克!!

莉昂:贝尔库特先生!?

菲利德:送往医务室!医生在候着吧!?

裁判:是,是的!!

莉昂:王子!

莉姆斯莱雅:啊,皇兄!?

(医务室)
莉昂:贝尔库特先生!!

赛娅丽兹:他没事吧!?我问你!情况如何!?他有救吗!?

穆拉德:请,请冷静一下!在伤员面前大吼大叫有违人道!

赛娅丽兹:啊。。。啊啊。。。对不起。

穆拉德:虽然看起来伤得很重,全都是擦伤。性命无虞。

赛娅丽兹:这。。。这样啊。

莉昂:太好了。。。

穆拉德:只不过。。。他好像被魔法或者药物控制,昏睡过去了。

莉昂:什么!?

乔治:所以走路才那么摇摇晃晃?

赛娅丽兹:可是,不可能是魔法啊!

穆拉德:是的。。。有纹章官在旁监视,一用魔法必露馅。可能性就只剩下药物了。。。但却找不到痕迹。

乔治:什么意思?你不是能分辨出是否用药吗?

穆拉德:我才想问呢。这个人身上根本没有因为药物昏睡的特征!

乔治:如果真是药物。。。他是何时,被谁下药的?早上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莉昂:难。。。难道是!

???:放开我!!让我进去!!

???:啊!等等!!

玛丽诺:贝尔库特先生!!不。。。不要—–!!

莉昂:玛丽诺小姐。。。

警备兵:喂!!这里禁止进入!!

赛娅丽兹:没事!退下吧!!

警备兵:是!!属下告退!!

玛丽诺:啊。。。啊啊。。。贝尔库特先生。。。贝尔库特先生。。。为。。。为什么。。。?

赛娅丽兹:冷静一点,玛丽诺!看上去伤很重,其实还好!他会没事的。。。

玛丽诺:对不起。。。对不起!!我明明听说的是比赛前就会昏睡的。。。

赛娅丽兹:玛丽诺。。。难道是你。。。

乔治:早饭那碗汤!?

穆拉德:不可能!没有那种药啊。。。

莉昂:不。。。是有的。无色无味,无论多么优秀的验毒师,都不会察觉。。。使用过后。。。无论是谁调查,看上去都只是在普通地睡觉。这种睡眠药。。。是存在的。

赛娅丽兹:莉昂。。。?

莉昂:但是。。。它已经。。。没有剩余了啊。。。

赛娅丽兹:那真的是玛丽诺你干的。。。?为什么。。。要那么做。。。

玛丽诺:比。。。比赛获胜的话,贝尔库特先生就要和公主结婚了。。。变成我再也接近不了的人了。。。所以。。。所以。。。

乔治:。。。有人命令你这么说的吧?

玛丽诺:。。。什么?

乔治:是昨天那些人吧?药也是从那些人手里拿到的?

莉昂:能拿到那种药的,只有贵族。昨天那些人,可能是贵族的爪牙。

玛丽诺:不,不是!全都是我一个人干的!我没有骗你们!请相信我!要,要不然老板和老板娘就要。。。啊!!

赛娅丽兹:原来如此。。。打的是这个算盘。

玛丽诺:啊。。。啊。。。

莉昂:太过分了。。。

赛娅丽兹:切。。。好不爽。。。总觉得一切都变得怪怪的。。。我去泽伽那里一趟!

莉昂:啊,请等一下!王子!您要去泽伽那吧!我也一同前往!

(地下室)
官吏:啊,王子殿下!女王骑士长阁下有令!

莉昂:菲利德大人的?

官吏:是的!“马上就到获胜者祝福和闭幕仪式了,无需介意。我会适当应付的,请优先做自己认为重要的事吧”。。。传令完毕!已如实告知殿下!

莉昂:真是服了那位大人了。。。

(牢房内)
赛娅丽兹:啊,你们也来了?泽伽!到底怎样?你和那些阿梅思的密探其实没有关系吧?

泽伽:。。。是的。

莉昂:什么!?

泽伽:那些人自己冲过来,自说自话。我毫无兴趣。闹大了自己也麻烦,才陪着而已。

赛娅丽兹:果然。。。

王子:如果你那个时候说出来。。。

泽伽:我是斗技奴隶,当时无论说什么都没用吧。而且我的确是阿梅思出身。虽然只在那里住过一年,既谈不上祖国,也谈不上故乡。

赛娅丽兹:原来如此。。。阿梅思的那些人也被利用了。有人告诉他们泽伽是阿梅思人,从地下通道可以进入斗技场之类的情报。

莉昂:为了陷害泽伽先生。。。使他失去比赛资格?

赛娅丽兹:并不是,你想想。阿梅思人如何行动,事先又无从知晓。阿瞬只是偶然听到了说话声。这个局的特点在于,它只是一个契机,但结果未定。泽伽会失去比赛资格,只是碰巧而已。

莉昂:碰巧。。。怎么会。。。

赛娅丽兹:那个人。。。会尽可能地多设局,然后看着那些布局如何发展,以此为乐。牵涉其中的我们迷茫,挣扎,不正是一出好戏。贝尔库特的事业是。明明有更简单更万无一失的方法,偏偏要弄脏玛丽诺的手。他肯定觉得那样子更有趣吧。

莉昂:好过分。。。

赛娅丽兹:尽情享受着布局的发展,一旦结果不如人意,就再换个别的圈套。以及,不论过程如何,最终一定会得到自己想要的。。。

莉昂:斗神祭。。。获胜。。。?

赛娅丽兹:之前不是说了吗?他就是这种人。。。不。。。是变成了这种人。。。基泽尔!!

王子:必须告诉母亲大人!

莉昂:是,是啊!快去通知陛下!这样下去。。。那种人,就要成为公主驸马了啊!?而且,泽伽先生明明什么都没做,却要被处刑!!

泽伽:。。。我已经有觉悟了。

王子:绝对不会让你受刑的!

泽伽:哼。。。

赛娅丽兹:总之先告诉皇姐,走吧。

(贵宾室)
阿尔修塔特:回来了啊。

菲利德:贝尔库特情况如何?

阿尔修塔特:看来说来话长呢。。。

(汇报完)
阿尔修塔特:。。。情况了解了。可是,这些都只是你们的推测吧。

莉昂:怎么会。。。

菲利德:我明白,你们应该是说中了真相。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查明,了不起。然而。。。你们并没有谁在其中牵线的证据,不是吗?

赛娅丽兹:话是。。。如此。。。

阿尔修塔特:就算是真相。。。仅凭推测无法行动。

赛娅丽兹:皇姐。。。

王子:真的没有。。。办法了吗?

阿尔修塔特:本宫不是。。。神。没有真凭实据,就算告发元老也无法制裁。如果可以那么做。。。早就。。。

菲利德:阿尔。。。?

阿尔修塔特:呵。。。呵呵呵呵。。。

赛娅丽兹:啊。。。皇姐?

阿尔修塔特:啊啊。。。没错。本宫是何等地愚蠢。。。根本不需要忍耐。只要本宫成为神就好了。本宫一直是对的!而且拥有与神匹配的力量!

菲利德:阿尔。。。!

莉昂:陛下!?

阿尔修塔特:呵呵呵呵。。。首先。。。必须向愚弄本宫。。。愚弄可爱吾儿的戈德温卿。。。施加制裁。把暴风城变得和罗德湖一样!!

王子:母亲大人!!

阿尔修塔特:啊!!

菲利德:阿尔!?

阿尔修塔特:本。。。本宫这是怎么了。。。?

菲利德:唉。。。没什么。抱歉。

阿尔修塔特:唉。。。今。。。今后的事。。。会和菲利德商量的。你们先退下吧。切勿走漏风声。尤其是。。。不要传到莉姆的耳中。那孩子。。。不该这么早知道这些肮脏的事。

菲利德:还有,泽伽的事一定会处理。不能夺走无罪之人的性命。

赛娅丽兹:嗯,拜托你了,姐夫。

莉昂:菲利德大人。。。那个。。。冥梦的秘药也。。。

菲利德:我明白,尽力调查。

莉昂:是,拜托了!

第八回 《利用与被利用》 完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七)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七回 《贝尔库特与玛丽诺》

(旅馆门口)
旅馆女佣:啊——!!贝尔库特先生!你没事吧!?我听说你被奇怪的人缠上了,担心死我了!!

贝尔库特:我没事,玛丽诺小姐。是这些人救了我。

玛丽诺:啊——!!王子殿下!?

贝尔库特:你们认识吗?

莉昂:嗯,有一点。。。

乔治:前些天麻烦你了。

玛丽诺:哪里!说什么麻烦呀!明明是你们救了我们重要的客人,太感谢了!对了!顺便到我们的小店来吧!我要设宴款待,以表谢意!

贝尔库特:不用了,玛丽诺小姐!按道理应该是我由我来道谢!

玛丽诺:没事没事!是我想招待他们!走吧!

贝尔库特:玛,玛丽诺小姐!?

玛丽诺:王子殿下也请快些过来哦~~!

莉昂:那个。。。怎么办?

王子:就让她招待我们吧

乔治:是啊,还可以趁此机会,和贝尔库特说说话。

(旅馆内)
玛丽诺:哦,久等了!这边请。

莉昂:哇!!好好吃!

老板娘:不知道合不合大家的口味,请多尝尝吧!

赛娅丽兹:不好意思了,现在是最忙的时候吧?

老板娘:不麻烦!王子殿下和赛娅丽兹大人大驾光临,本店也蓬荜生辉了呢!而且玛丽诺她啊,知道贝尔库特先生没事,高兴坏了,特别有干劲。

玛丽诺:等等,别说了!老板娘!我们的客人平安无事,高兴不是应该的嘛!?

老板娘:是是是,呵呵。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抱歉让你担心了。

玛丽诺:别这么说!没关系的!我去多拿点菜过来!大家放开怀吃吧!

老板娘:请慢用~

赛娅丽兹:本以为你是个不通人情的木头,没想到有一手啊!

贝尔库特:您指什么?

赛娅丽兹:你是认真的吗?

贝尔库特:什么认真。。。我不太懂您的意思。。。

赛娅丽兹:哇。。。那姑娘也是辛苦。。。

贝尔库特:什,什么。。。?

赛娅丽兹:这个先不提,既然有姑娘担心你,那么做不好吧?那种人下手不知轻重,可能真的会被杀哦?

贝尔库特:我有自信不会有事。对付没练过的人,装作受了致命伤是很容易的。

莉昂:可是也不会完全没事吧!

贝尔库特:没办法,我也有不能退缩的理由。

乔治:是你说的志向吗?

贝尔库特:是的。

赛娅丽兹:可以告诉我们吗?

贝尔库特:是啊。。。让你们知道比较好吧。那些人说我是外来的,其实不对。请看这个。

莉昂:是纹身。。。吗?

赛娅丽兹:恕我直言。。。并不适合你。

贝尔库特:是啊。。。但是没有办法。这是为了掩盖其他的纹身,再纹上去的。

莉昂:别的纹身。。。难道是。。。

贝尔库特:没错,我曾经是这个国家的斗技奴隶。大约在十年前,逃亡国外。。。可是,听说这里时隔16年召开斗神祭,我就回来了。为的是入赘王室,改变斗技奴隶制度。我知道,多亏了当今陛下和菲利德大人的功劳,斗技奴隶的待遇提升不少。可是,如果下任女王夫婿被贵族拿下,一切又会恢复原状吧。绝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不,如果可以,我希望解放所有的斗技奴隶。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获胜。

(夜间)
贝尔库特:呼。。。

赛娅丽兹:。。。太弱了!亏你还是从卡南坎过来的,弱爆了!不就是舔了几口酒么,怎么就醉倒了!

乔治:先不管是不是只舔了几口,和他的个头相比,酒量的确不好。

莉昂:把他搬到床上睡吧?

玛丽诺:啊!我来做!我来做!真拿贝尔库特先生没办法啊。

王子:要帮忙吗?

玛丽诺:啊,没关系的!我也不是白在旅馆干活的,这点小事已经习惯了!

莉昂:可是,贝尔库特先生很重吧?

赛娅丽兹:喂,别说这么不解风情的话。

莉昂:什么?不解风情是指。。。?

赛娅丽兹:。。。你也是啊。

乔治:那我们先告辞了。

玛丽诺:啊,好的!

莉昂:多谢款待!真的很好吃!

玛丽诺:嘿嘿,这话请对楼下的老板和老板娘说吧!

赛娅丽兹:贝尔库特就拜托你了哦!

玛丽诺:好,好的!

(下楼)
老板娘:贝尔库特先生虽然是个好人。。。可是在斗神祭获胜的话,就会和公主。。。希望玛丽诺不要太伤心就好了。

(回城途中)
乔治:。。。你怎么看?

王子:是位有志之士。

莉昂:是啊,我也觉得是个好人。

乔治:同感。

赛娅丽兹:和某位女王骑士不一样,对待王族也懂得礼数。

乔治:是啊,和某位王族不同,说话也礼貌。

赛娅丽兹:。。。喂。不过,对我来说,感情迟钝和 容易醉倒是扣分项。怎么样?你觉得让贝尔库特做莉姆的夫婿可以吗?

王子:另当别论。

莉昂:公主和贝尔库特在一起,就像父女呢。

赛娅丽兹:那也没办法,王公贵族的联姻,年龄差个10岁,20岁都不稀奇。

乔治:第一回合都还没结束,现在说这些太早了吧。

赛娅丽兹:话是如此。。。让人很在意不是嘛。如果贝尔库特获胜的话,那个叫玛丽诺的姑娘该怎么办。

莉昂:咦?玛丽诺小姐怎么了吗?

赛娅丽兹:唉。。。没什么。好了,我们回去吧,莉姆那家伙一定等得不耐烦了。

(数日后的斗技场)
裁判:半决赛第二场!!获胜者,贝尔库特!!明天!!将由基尔迪利克和贝尔库特的对决,决定谁是冠军!!

(贵宾休息室)
赛娅丽兹:厉害!真的赢到决赛了!

莉昂:是啊,不愧是他!

赛娅丽兹:好!!我们预先恭祝他获胜吧!现在就冲去贝尔库特那,庆贺一番!!

王子:不,那有点。。。

赛娅丽兹:怎么了?你这孩子真冷淡。乔治!你呢?

乔治:是啊,我们在他身边比较好。

赛娅丽兹:啊?

乔治:已经确定进入决赛了,那些奇怪的人难保不会再来袭击。

莉昂:是啊。。。那些人打算阻止贝尔库特获胜的话,只剩今天了。

赛娅丽兹:警备兵是指望不上了。。。决定了!我们顺道去那看看情况吧!

(旅馆内)
莉昂:大家这是怎么了?

老板娘:啊啊!王子殿下!玛丽诺他!玛丽诺!!

莉昂:怎么了。。。

赛娅丽兹:发生什么事了吗!?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被绑架了。。。

赛娅丽兹:你说什么!?

老板娘:我让她出去办点事,一直没有回来!然后,然后。。。!!

贝尔库特:刚才。。。从那扇门的门缝,塞来一张纸条。。。想她平安归来的话,就要我独自去西边树林的小木屋。

乔治:来晚一步。。。

莉昂:果然。。。是那些人干的?

乔治:没有证据。。。但多半是。

莉昂:不去找贝尔库特先生本人,却袭击玛丽诺小姐。。。太卑鄙了!

贝尔库特: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玛丽诺小姐才。。。

老板:别这么说!不是你的错。。。错的是。。。绑架无关的玛丽诺的那些人。。。

贝尔库特:老板。。。可是。。。

乔治:现在不是揽责任的时候吧。

贝尔库特:是,是啊。。。

王子:我们能做些什么?

贝尔库特:那怎么行!不能再给大家添麻烦了!我会照他们说的去做。

莉昂:不行!这次可能真的会被杀啊!?

贝尔库特:没办法,事关玛丽诺小姐的性命。

乔治:这是最糟糕的做法。你就算照做,也不保证那些人会放回人质。你指望那些卑鄙之人守信用?

贝尔库特:那。。。究竟如何是好。。。

赛娅丽兹:。。。我想到了一个法子。西边树林的小木屋。。。是说以前木工们用过的那个小屋吗?

老板:错不了。现在那里成了空屋,正适合那群流氓聚集。

赛娅丽兹:。。。我有办法。

贝尔库特:此话当真!?

赛娅丽兹:嗯,去那里的路不止一条。还有一条野兽小径,通向小屋背面。从那里绕过去,可以直捣老巢。

老板:真的吗?我们怎么不知道有这条路。。。

赛娅丽兹:因为我和基泽尔订婚的时候,经常来这里玩。

贝尔库特:那么。。。请告诉我这条路,我一个人去!

赛娅丽兹:你又在说这种话?

乔治:对方有人质,就算你可以绕到背面,一个人也太勉强了。

莉昂:我们也想救玛丽诺小姐!请让我们帮忙吧。

贝尔库特:各位。。。谢谢你们!

赛娅丽兹:好了,把头抬起来吧!既然这么定了,赶紧走吧!

贝尔库特:好,好的!

老板娘:啊,王子殿下!那孩子如同我们的亲闺女!请一定要救救她!拜托了!!

王子:交给我们吧!

老板娘:啊啊。。!听到王子这么说,似乎可以放心了。。。谢谢!谢谢!

(小树林)
赛娅丽兹:沿着这条路直走,可以到小木屋。嗯~~~应该在这附近。。。啊!!这里,这里。

贝尔库特:这。。。不愧是野兽之路。

赛娅丽兹:好久没来了,还以为已经消失了呢,幸好还在。

莉昂:赛娅丽兹大人。。。您在这种地方玩耍吗?

赛娅丽兹:那个时候,我比现在的莉姆还疯。

乔治:护卫的女王骑士一定辛苦了。那我们走吧。。。

贝尔库特:好。

(小木屋附近)
莉昂:看到了!玛丽诺小姐平安无事!

贝尔库特:唉。。。

赛娅丽兹:敌人呢。

莉昂:屋里有两个,就是之前袭击贝尔库特的人。

???:正面大概还有5人。

乔治:他们没想到我们会从后方来,只防范了正面。

赛娅丽兹:怎么办?要再观察一会吗?

贝尔库特:对不起!我已经等不了了!

赛娅丽兹:啊,等等!!

(小木屋内)
???:啥!?你是什么人!?

???:呜哇!!!

玛丽诺:啊。。。啊?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你没事吧!?

玛丽诺:贝尔库特先生?啊。。。啊咧?

眼神凶狠的男人:什么情况。。。啊!?

自大的男人:怎么了!?

粗暴的男人:发生什么事了!?是你们!

自大的男人:什,什么时候进来的。。。

赛娅丽兹:玩笑开得有点过分了。

乔治:人质已经解救了,不想受伤的话投降吧。

自大的男人:可恶!!又是你们这群冒牌货!!

眼神凶狠的男人:到底要阻挠我们几次才肯罢休!?

王子:绑架犯拽什么拽。

自大的男人:哼!像你们这种人,怎么可能理解我们崇高的志向!!让下贱的异国剑士之流成为公主殿下的伴侣,就是如玷污太阳光辉的亵渎!!必须严厉阻止!!

贝尔库特:为了这个理由。。。折磨无关女孩也无所谓吗?

自大的男人:当然了!!

眼神凶狠的男人:不,那个小姑娘也是法蕾娜的子民!不如说她应该赞同我们的目的,有义务协助我们!

乔治:。。。无药可救了。

莉昂:。。。是啊。

赛娅丽兹:事到如今不管怎么叫,你们都失败了。放弃吧。

自大的男人:可恶。。。既然如此。。。贝尔库特!!就算一命抵一命,也要灭了你!绝不让你参加明天的决赛!

贝尔库特:奉陪到底。。。我也不会原谅你们!

(战罢)
眼神凶狠的男人:。。。呜呜。。。

自大的男人:呜。。。

赛娅丽兹:真是的。。。真是群伤脑筋的家伙。一厢情愿说什么为了国家,为了王室,谁受得了。

乔治:无辜受到牵连的那个女孩才倒霉。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已经没事了。

玛丽诺:贝尔库特先生。。。贝尔库特先生。。。好可怕。。。我好害怕。。。呜。。。

贝尔库特:玛丽诺小姐。。。

第七回 《贝尔库特与玛丽诺》 完

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六)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六回 《斗神祭开幕》

(斗技场内)
菲利德:如大河般慈爱,太阳般威光,所到之处,无不体现!为了选定适合莉姆斯莱雅公主的伴侣,我在此宣布斗神祭开幕!!

裁判:首先,为了在女王陛下面前祈愿公平勇敢的对决!将由王子殿下进行表演赛!!

莉昂:马上就开始了呢,王子!静下心来,轻松应对吧。说是比赛,只是仪式的一个环节而已。不用逞强取胜哦。

王子:我会努力不让自己受伤的。

(双方上场)
阿瞬:王子殿下!没想到我会被选为表演赛的对手!我好高兴!

王子:不用客气。

阿瞬:好!我也正有此意!那我认真上了!

(战胜后)
裁判:胜者!!王子殿下!!

莉昂:王子!太精彩了!!

莉姆斯莱雅:皇兄~~!!啊啊啊皇兄!!

莉昂:公主。。。?

莉姆斯莱雅:你怎么就赢了,在想些什么呀!?要是皇兄再这么赢下去。。。本,本宫岂不是要和皇兄。。。万万不可的啊皇兄!!兄妹是不能结婚的!!你你你知不知道!?

王子:是吗?我不知道。

莉姆斯莱雅:你。。。!?

莉昂:王子,不行哦。公主殿下正烦恼着呢。那个。。。公主?王子的比赛只是祈愿斗神祭成功的表演赛,接下来是正式比赛,王子不会再出场了哦。

莉姆斯莱雅:你。。。你说什么!?

???:公主殿下~~~!你在这里吗~~~?

米娅基斯:啊,公主。找到你了。。。哎呀?

莉姆斯莱雅:米~娅~基~斯~~~!

米娅基斯:咦,这里怎么有只缩头蜗牛。。。

莉姆斯莱雅:闭嘴!!你又在糊弄本宫了!!

米娅基斯:哎呀呀。。。王子你真是的~怎么把真相说出来了?多没意思啊~

莉姆斯莱雅:没意思的是你!为什么要对本宫撒那样的谎!?

米娅基斯:因为公主害羞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嘛

莉姆斯莱雅:可。。。够了!母亲和父亲等得不耐烦了!回去了!

(观看席上)
莉姆斯莱雅:母亲大人,父亲大人,我把皇兄带来了!

菲利德:哦哦,回来了啊!

阿尔修塔特:辛苦你了,比赛很棒。这次的斗神祭一定能顺利进行吧。

赛娅丽兹:别傻站着了,快坐吧。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

莉昂:那个人是。。。基泽尔的代理?

赛娅丽兹:嗯,基尔迪利克。没想到他第一个出场。。。

裁判:比赛开始!

(获胜)
裁判:获胜者!!基泽尔=戈德温的代理!基尔迪利克!!

菲利德:戈德温家的代理果然厉害。。。

莉姆斯莱雅:呜呜。。。

米娅基斯:公主?你怎么了?

莉姆斯莱雅:没,没什么。。。刀剑比拼。。。光是看着就好吓人。

米娅基斯:斗神祭中使用的武器是没有刀刃的,杀不死人的哦?

莉姆斯莱雅:知道是知道。。。可是肚子周围感到一阵寒意。。。

王子:要不要回房休息一会?

莉姆斯莱雅:皇兄。。。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阿尔修塔特:不可。

莉姆斯莱雅:母亲大人。。。?

阿尔修塔特:这些人是为了你在战斗。不许你避而不见。

莉姆斯莱雅:又,又不是本宫拜托他们打的!

阿尔修塔特:有朝一日你会成为女王,不管喜不喜欢,有些事必须背负。如果,有一天发生战事,成百上千的将士将在你的名下作战,出生入死吧。连斗神祭比赛都看不下去的你,可以承担这份重任吗?

莉姆斯莱雅:啊。。。明白了母亲大人。。。是本宫考虑不周。

阿尔修塔特:就知道你一定能明白的。

裁判:第一回合!第8场比赛!!参赛者入场!!迪比亚斯卿代理!斗技奴隶辛克!卡南坎的剑士!贝尔库特!!

莉姆斯莱雅:简直就是大人和小孩子嘛!那个小个子不要紧吧!?被那么大榔头砸过来。。。

莉昂:不。。。反而是辛克该担心吧。

米娅基斯:哎呀,莉昂也看出来了?

莉姆斯莱雅:怎,怎么回事?那个叫贝尔。。。什么的男人,难道是有名的剑豪?

阿蕾妮娅:并不是,今天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可是。。。

菲利德:身为女王骑士,即便是第一次见到对手,也可以看出力量差距。总之看好戏吧,这场比赛有意思了。。。

裁判:比赛开始!

(获胜)
裁判:获胜者!!贝尔库特!!

莉姆斯莱雅:太。。。太厉害了。。。

赛娅丽兹: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人出现,斗神祭才有意思啊。

阿蕾妮娅:虽然很不想承认异国的野蛮剑士。。。但能有这般实力。。。

阿尔修塔特:呵呵,说到野蛮的剑士,刚来这个国家的菲利德要野蛮多了哦。

菲利德:哈哈哈哈哈!没错!!

阿蕾妮娅:请恕罪!属下绝无此意。。。

菲利德:没事没事,别放在心上。不过。。。这个叫贝尔库特的人,挺有意思啊。。。怎么样?要不要会会这个男人?

王子:务必一见!

菲利德:是吧,你也很中意吧!那就代我去见识这个男人的人品。

阿蕾妮娅:阁下!这样好吗?别人会觉得王室在偏袒特定的出场者!

菲利德:没事,他肯定在旅馆住宿,我们去那里装偶遇就好。就是这样,莉昂。你也一起去吧。

莉昂:遵命!!

菲利德:赛娅丽兹,乔治,也拜托你们跟上。

乔治:了解

赛娅丽兹:可以哦,我也有兴趣见见。

莉姆斯莱雅:皇兄~~之后也告诉本宫感想吧~~

米娅基斯:公主殿下?

莉姆斯莱雅:唔~~~。。。已经不行了~~

阿尔修塔特:莉姆,忍耐得很好。

菲利德:是啊,了不起。

莉姆斯莱雅:嘿嘿,本宫是母亲和父亲的女儿。这点程度自然不在话下!

裁判:今天的比赛到此为止!!明日起进行第一回合,第9场比试!!

(城内)
赛娅丽兹:那个贝尔库特不知道住在哪间旅馆呢。。。

乔治:不出所料的话,不用费力去找旅馆。附近就能见到他了。

莉昂:为什么这么说?

乔治:马上就知道了。。。不过,得加快步伐了。

???:可恶!!放手!!快放开我!!

出场者:叫你放开我!!

警备兵:吵死了!在神圣的斗神祭上弄虚作假!这可是重罪!!你认命吧!!

出场者:可恶!!怎么被发现了!?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乔治:那个人。。。应该是第六场比试的获胜者。

赛娅丽兹:发生什么事了?

医生:他给对手下了麻药。

赛娅丽兹:。。。你是谁?

莉昂:你是休息室的。。。医生吧?

医生:是的,我叫穆拉德。

赛娅丽兹:你说下了麻药。。。?

乔治:这么说来,那场比赛的确赢得太简单了。

穆拉德:是的,所以我才觉得可疑,调查了输掉的选手。果然,那人身上出现了喝过麻药的症状。剂量非常少,所以觉得不会被揭穿吧,但是瞒不过医生的眼睛。

莉昂:医生不是只要救治伤员就好了吗?

穆拉德:不光是斗神祭,即便是普通的赌博赛,想要靠投毒下药取胜的人数不胜数。在这里工作的医生,还需要具备看穿作弊的本事。

莉昂:这样啊。。。

赛娅丽兹:哼。。。第一天就作假。。。

穆拉德:毕竟是斗神祭。。。想靠歪门邪道取胜的人不在少数。

赛娅丽兹:是啊。。。之前的斗神祭也是,很多人为了胜利不择手段。下药还算是轻的了。

乔治:越来越担心贝尔库特了。

莉昂:刚才说要加快步伐就是指这事?

穆拉德:啊,你们有急事吗。抱歉耽搁你们了。我也失陪了,还有话要问那个男人。。。

(城镇内)
赛娅丽兹:。。。怎么回事?

???:你这家伙!!开什么玩笑!!

莉昂:啊!王子!看那!

自大的男人:我再说一遍!第二回合以后的比赛都退赛!!

眼神凶狠的男人:法蕾娜女王的伴侣只能是法蕾娜贵族!!我们绝不允许连续两届让一个外来的人当女王骑士长!!

乔治:和我想得一样,起争执了。

莉昂:警备兵呢?为什么不过来!?

乔治:那个男人被混混干掉,贵族们会喜笑颜开吧。警备队那些人也知道这点。

莉昂:怎么能这样。。。王子。。。

王子:先看看情况再说。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是啊,以贝尔库特的实力,也不需要我们救吧。

乔治:虽然菲利德那么说,一旦我们卷入是非,后果可能很麻烦。

莉昂:说的。。。是呢。。。

粗暴的男人:退赛!还是不退赛!?说句话啊!?

贝尔库特:我拒绝。

眼神凶狠的男人:你说什么!?

贝尔库特:你们的爱国之心,我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斗神祭是承认来自国外的参赛者的。否认这项制度,你们才是违背女王陛下的意志吧?

粗暴的男人:你说什么!?

自大的男人:你这小子!!挺能说的啊!!怎么了?不亮出引以为傲的剑吗?

眼神凶狠的男人:在斗技场外发生流血斗殴,会被判出局吧!!

赛娅丽兹:糟了。。。这些人不是单纯的混混!

乔治:冒着被杀的风险,也要让贝尔库特失去比赛资格吗!

自大的男人:拔剑啊!!怎么不拔了!!

贝尔库特:如果打我能让你们解气的话,随你们便吧。

自大的男人:你说什么。。。!?

贝尔库特:我也是怀有志向才报名斗神祭的。既不能退赛,也不能失去比赛资格。

自大的男人:既。。。既然这么说,那就如你所愿!!受死吧!!

赛娅丽兹:等等!那个男人不打算反抗吗!?

莉昂:王子!!是!!等一下!!

眼神凶狠的男人:什么!?

赛娅丽兹:我说你们!太阳还没下山呢,搞突袭胆子不小啊!

眼神凶狠的男人:难,难道!?是王子殿下。。。和赛娅丽兹大人!?

粗暴的男人:女王骑士也在!?

自大的男人:别慌!!真正的王室和女王骑士,才不会带这点人上街!!更何况!我们是他们最忠诚的臣民,他们怎么会指责我们的行为呢!!

眼神凶狠的男人:这,这样啊!那这些人是冒牌货!?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这是什么歪理。。。

自大的男人:妨碍我们的人都是法蕾娜的敌人!看我来收拾你们!!

(战罢)
粗暴的男人:呀!!

眼神凶狠的男人:可恶!!明明是冒牌货!

自大的男人:我,我们绝对不会放弃的!!

莉昂:。。。那些人,是这么一回事。。。

乔治:无论哪个国家,都有人仗着爱国之心肆意妄为。。。这里尤盛。

???:那个。。。

贝尔库特:王子殿下,赛娅丽兹大人,还有女王骑士们。谢谢你们为了我这样的人尽心尽力。帮了大忙了。

王子:我们只是路过的冒牌货。

赛娅丽兹:笨蛋!已经不用装了!

贝尔库特:不,王子殿下这么说合情合理。承蒙各位相救,还说出这些话十分抱歉。。。王室的人接近参赛者之一的我,不会带来麻烦吗?

莉昂:可是!当时的情形,不能装作没看到!

贝尔库特: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今天请原谅我先行离开,斗神祭结束后,一定登门道谢。

乔治:刚才那些人可是说了绝对不会放弃,你还没有脱离危险。

赛娅丽兹:是啊,分开后要是又被袭击了,我们可睡不好觉。

贝尔库特:。。。明白了,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第六回 《斗神祭开幕》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