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闷气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9

今天一天都在生闷气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可恨,可悲,却不知道能做什么

一想到还要给这家45S送钱,更恨

生平第一次在想,51快点结婚吧。你结了,我就可以彻底和这家说byebye了

不能说天下乌鸦一般黑,也不敢说其他家的就是白莲花

但这家的种种态度,我早就想骂了

记得排smashop的时候,身边的妹子都在吐槽,寒冬腊月让妹子在室外等上4,5小时,没有考虑任何措施的45S绝壁有问题。但我觉得更有问题的是,明明这么想,却还心甘情愿等在外面的迷妹啊啊啊(包括我在内)

要想解决办法,一定有。最简单的,开通贩,又不是见生人,纯粹买东西还要排4小时只为拿整理券?退一万步讲,就算排,完全可以做一些防寒措施。我到现在还记得那些staff(也许是临时聘请的兼职)像赶牲畜(原谅我用这个词)地指挥fan排队,在他们眼里我们都是群傻子吧。那种态度,配合周围空气的寒意,永生难忘

去年年初,我曾说下次再也不要来排了,为何不对自己好点。排的时候,看着身边瑟瑟发抖的姑娘,心里真的在想,这里面,多少有爹疼有妈爱的孩子,跑到这里来受罪,爹妈看到还不心疼死。那会,我真的在质疑自己的人生,我要的究竟是什么,我喜欢的究竟是什么了。

和这家相比,不管是laruku家,还是fukuyama家,都显得正常多了。尤其是laruku,不管是网络抽票,还是现场分流,巴士运营,各方面都没有值得诟病的,同样的万人露天场,我敢说换那家45S哼哼。。。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其他的真不想多说,到现在还坚持邮局汇款,只为赚手续费,费时费力,都2016年了简直笑掉大牙。想了解抽票结果必须打专用的收费电话,只听女声慢悠悠地重复再重复,确定吗,确定请按X,想重听吗,确定请按X,想收听下面一条么,确定请按X。。。这么简单的事为何搞得如此复杂,这么想赚话费么。

不想变得如此愤慨,但我更看不惯被奴役惯了的人,反而跳出来指责质疑之声。

可是,除了骂,又能怎么办呢。人家不就是吃定了人在自己手上,你们不还得乖乖送钱么

这大概才是最让我生闷气的地方吧

有质疑才有改进,这么多年不思变通,不就说明了他们的肆无忌惮么

忠义两难全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8

我以为我已经不关心了,但果然还是随大流,跟着看了

不知道为什么路人们都高歌不解散了,他们究竟怎么看出来的?

短短一段刻意营造的视频(哦不,是直播),只是对给社会造成巨大影响的致歉,并表示会积极向前看。

没有一句话,一个字说会五个人一起走下去!!5个人,没有一个有这个倾向的发言,而且看那一个个的脸色,我觉得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独立的这个想法,不是一时兴起,脑袋一热冲动而为。这么做,会导致什么后果,我相信绝对比电脑前瞎掰的各路人马要清楚。他们在这行干了那么多年,不是傻子,不会不清楚利害,但还是迈出了这一步,恰恰说明已经背负了最坏打算的觉悟。这种觉悟,可能是你我都无法想象的

我还是觉得,想了那么久的事,就这几天的功夫不可能轻易改变。虽然舆论一直在绑架,粉丝们那所谓的爱心,在我眼里更像是把他们逼向不归路的镰刀。

总之,这不是我想要的结局

合同还要撑到9月,现在一直闹下去,怎么想也撑不到那时候。所以先平息一阵子,待大众热度冷却后,最后时刻和平分手。

虽然我也不想这样说,但这真的很有可能。

起码我看不出“不解散”的迹象,若真是谈妥了,有很多种更明确的表示,而不是如此模棱两可,甚至到了故意的程度,故意不明确表示。

如果这五人真的就这么一直走下去了。。。我只想说,看了今天的直播,我已经无法直视一枝花,也无法直视那五人了。这样的shingo,不是我想看到的

那么,真的想看到五人解散么?虽然也知道解散后,就不能再冠那个四个字母的名。

但看到他们这样,我情愿他们走。如果可以,希望一起走。即便走了都分开,不能再在一起,起码大家的心意是一致的,目标是一致的。

还是那句话,忠义两难全

=============================

现在各种情报错综复杂,我甚至开始怀疑所谓的唯一留下的人是不是也是被陷害了。。。但说真的,都那么大了的人,真的连自己的意见也无法发表吗?如果这是一场局,被设了局,却只能任人宰割?求诉无门?现在是21世纪,他们真的待在那样可怕的地方吗?这个社会还能允许这样可怕的地方存在??可如果不是陷害,这。。。是要逼人转黑的节奏?

不想多想了。。。

总之,这不是大家想要的结局

一定有后续

中级口译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5

这个我应该7年前就拿到的证书,终于拿到了= =b

好比长大后,会不断地玩以前因为各种原因没有通关的游戏。因为盘坏了玩不下去的游戏,没攻略卡住之后玩不下去的游戏,在杂志上看到一直向往但却找不到地方买的游戏。。。每通关一个游戏,没有那种很激动很兴奋的心情,更像是给自己一个交代。

可能是为了弥补以前的各种遗憾吧。但,正如我们常常说,游戏还是以前的好玩一样。变的不是游戏,是心境啊

它应该属于曾经疯狂考证的年代。

现在得到它,却多了份失落。

嗯,这么说好像显得我很孤高的样子。要说高兴还是高兴的,但更多的是茫然,哦,这样啊。

其实我这次也不是一次通过。08年第一次考的时候,记得笔试只比及格分高了2分= =b,口试一刷果然落。

当时坐着两个中国考官,面前是两台老式录音机。考完后还问我日语在哪学的?我支支吾吾说是自学。当时给我的打击很大,就不想去考了。于是放弃了剩下的三次补考机会。

随后,我迷上了jtest,最后两度止步准A,我就不想考了。

再之后,我慢慢远离了考证,没有那种特别想考的心了。

貌似是前年来着?拼如龙白金,又让我萌生了考jtest的心。然后拿到了特A,一个心结算是了了。

去年吧,我想,是时候把这个多年前的心结给解了。要不然,我永远记着那两台老式录音机。。。

然后,我拥有了差20就满分的笔试成绩,但口试依然挂=v=。不过和当年不同,这次我决定把补考机会都用掉,不留遗憾。于是第二次补考,依旧挂=v=

第三次补考,去的时候发现周围很多都是外省市来考的人呢。毕竟对这个考试不太关心,貌似考场只设在上海?后排坐着一个女的,和旁人侃侃而谈自己是专业陪考,听她的言论,跟我一样也是第三次来了(噗)

考完后,出门正好碰到一女也刚考完,我们边聊边走。她问我这次考完可以松口气了吧,我居然楞了。。。

松口气?我什么时候紧张过了?在我心里,不就是早上起床后,过来考个试么。就跟出门吃个早餐一样的感觉= =b。包括之前两次没过,也没有太大的起伏,觉得自己就跟那个后排女生一样,心态就是专业陪考。

她又问我,那你考过了公司是不是有什么奖励啊?或者可以晋级换岗位。我又楞了。。。

奖励?不好意思,公司都不知道我考好不。我也不打算拿这个去换工作,我现在干挺好啊。所以,真的是纯粹跑来考个试而已。。。

然后,终于过了。其实考的时候也觉得是时候差不多好过了。这次考试第一次用到了录音笔(终于不再是录音机了)。而且,貌似安排了一日本人,一中国人的考官配置。不容易啊,我天生和国人犯冲啊。。。

有时候想想,如果我7年前坚持一下,补个几次考,说不定早就过了呢。所以说,坚持真的很重要。。。

于是,我的又一遗憾完结了。总觉得长大,就是一个个clear曾经的各种遗憾呢。

嗯,之后的目标是什么呢?

现在的公司有语言考试,跟钱挂钩,有效期三年,反正就是不停地考考考。至少,外面的考试基本上不用费心去考了。日语方面,能考的都考掉了,我想不出还要考什么?不知道为什么,对N1就是各种抵触,我还是喜欢原来的一级。

有时候想想很不可思议,周围的同事清一色上外日语系,我为什么会夹在里面呢?总觉得自己的日语就是靠各种证书堆出来的,真枪实战拼的话就会处下风。虽然心里很清楚,但就是不高兴去努力=v=

至于英语,其实我的英语还有200块的上升空间= =,但是这200块太难挣了,慢慢努力吧。就和游戏一样,不管多难的关,总能迈过去。包括这次口译给我的经验也是,不管啥考试,总归有过去的一天。

至于高口,嗯,五年后再说吧= =我现在是真懒得考,而且估计也考不出。

说不定五年一过,自然而然就能过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这种莫名的自信。

不想去想糟心事,索性最后再做个总结吧

原本还想再写一篇关于海游馆的,但果然,我已经懒到除了repo,什么都不想写了。

于是,其余的所有一切都在这里一并总结掉吧

第一次去的时候,我还可以长篇大论,第N次去的时候,却开始迷茫了。我真的这么想去么?总觉得看完con,亦或是舞台后,其余时间就想回酒店打发时光了。本来就不是爱出门的人,目的达到就行了。。。

嗯。。。这些先不管,最后简单再说下。

东蛋附近的一处景致,夜晚很漂亮,很适合拍照。这次去给自己定的主题之一就是,尽可能不拍到此一游,只拍自己真正想拍的(虽说后来没忍住,又拍了一堆),这是第一张我真正觉得想拍的

看完con后,22点爬去吃了夜宵。大概是这几天吃得最丰盛的一顿了,感谢日本遍地的24小时饮食店

传说中的出道神社,比我想象中小很多。堂本+东山的大灯笼为什么“光一”要别过头去。。。

以及,因为下面就是贩卖御守的巫女,对着拍需要一定的勇气。。。有点羞耻

12年底,迷恋成宫的时候。我来到了朝日电视台买相棒周边,无意间经过了这条榉树道,当时就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三年来,每次来都想着什么时候再去吧,再去吧,却一直没有去。没想到今年我去了,原因只是因为,听说这里有51的家,呵呵

甚至开始觉得,我之所以喜欢51,是不是就是为了把我引到这里来呢。

想起同样是三年前,第一次去吃了寿司大。当时想着,以后每年都要来,却再也没有去。将来,是不是有什么契机,会把我再度引到那里去呢?不过听说筑地这次是真的要搬了。。。

这次还去了海游馆,听说是亚洲最大的水族馆?不过经历过香港海洋公园的表示,其实也还好啦。当然人家那个是公园,占地也大,关键是2分之1已是游乐园了。。。但不得不说内容还是很丰富的,就一幢建筑(还是两幢来着?就算是两幢中间也是相连的)。一条道走下去就好了,什么都能看到。先是电梯一直乘到顶,然后慢慢螺旋下来参观的路线。

我在那里拍了数十张照片,但完全懒得放= =。如果只放一张的话,想来想去,就放这一张吧

虽然看不太清楚,当中是一条鱼。一条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鱼。它傻傻地固定着不动,我就对着它做鬼脸,没想到它突然蹦跶起来朝我张开大嘴,着实吓了一大跳,然后就游走了。

话说鱼的眼睛真的能看到么??嗯,连这些都不懂的我,逛了海游馆。以上。

逛了原宿的Jshop,不清楚新年有什么活动,可以让人如此激增!记得以前元旦找开放区的时候来过一次,当时门口竖着牌子写道,跨年corner没有赤西仁和smap= =。这次算是元旦第二天去的吧,那块牌子倒是没看到,但店里也和平常一样,并没有特殊的corner啊。所以为什么是这么多人!!!以前9月来,明显空空荡荡好么。

所以我在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人这么多的情况下,排了半小时的队买了几张光一的照。抄番号的时候,看到一男生,一边拿着手机,一边写。十有八九是代购,因为见他翻着手机,手机里都是各式图片,他就根据图片在相应的番号旁写正字。。。我买完了他还趴在墙上写。。。嗯,然后就是,他应该只代KK。。。

专门买了个小相册,放我喜欢的shop照。

事实上,我到现在买的官方照也只有十来张。我只想买真正惊艳到我值得我买的,很想知道最后究竟能存多少张。

在大阪的周边店,虽然看到了不少shock的场刊,但不知怎的,在我心里,我的起始是2015的shock,它的曾经,我不感兴趣。之后的,我会追随。不管在什么时候结束,这一段期间,就是我爱过的证明,仅此已足够。

话虽如此,我还是在那里看了一小时的古早照。。。两排的相册,在角落里一本本地翻着。没有买的欲望,只是纯粹这么看着。

但,还是有两张照片,在第一眼看到的时候,突然揪住了我的心。明明并无特别之处。

尤其是左边那张,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眼就相中。。。所以最后还是带回了家。也许这就是我真心想要买的吧。事后分析了下两张的共通点,大概都是小狗般纯良的眼神?我对这种果然招架不住啊

最后还买了两本F1相关书。。。去之前不想买来着,果然这四个字有魔力。。。

这两天,睡觉前总会躺床上看一会再睡。我觉得要看完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刚开了头呢,就满篇对本田的赞美= =b,好不爽啊,我果然是丰田人=v=

看着封面,心里一直在想,其实我不喜欢他的颜啊,我图的是什么呢?我喜欢他什么呢?

这次新年,许下的心愿就是新的一年,可以找到比光一更爱的人。然后抽中了大吉,不知愿望是否会成真呢?

人真是矛盾的生物啊

喜欢一个人

却渴望摆脱这个人

Tags:

解散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3

老实说,早上是把我吓到了

想过一起走,想过一起留,唯独没想过会分裂

虽然很多GN口口声声只听本人声明,虽然244前不久还在con上说了“比起媒体要相信我”这样容易让人充满希望的话

但说真的,一件事,究竟是无凭无据的猜测,还是蛛丝马迹的汇总,稍微想想也能知道。

我不能说完全相信,但,要做到有些人说的除了idol亲口说其他都不信的程度也无理。

不管XXX的决定是什么,永远追随就是了

到了这个年纪,我已经说不出这样的话了,而且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好比hyde想做的音乐不合我的口味,所以我选择了离开

他们从来没亲口承认有派系,所以你真的愿意相信大家都是清白的了?

说回原题,很显然,事务所的回应已经是现阶段非常委婉地肯定了“分裂”的事实,现阶段的协商,只是协商如何收尾吧。若是有万分之一修复的可能,它完全可以否认。

只是,我真没想到其余四人会走

第二,我更没想到他竟然选择留

老实说,看到消息的第一反应,我想的是

4人留1人走,还可以说走的那个的不是。4人走1人留,那我真的没办法对留的那个有好感。。。

是的,我对那个他是心生不快的

然后我转念一想,那么卡屯呢?那位出口君走的时候,我不是也恨得牙痒痒么,难道我恨的不是走的人么?

于是我发现,所以我终究是少数服从多数派么!?

因为是4:1,想当然认为1是破坏和谐的人

4:1太可怕了,3:2还好点。1让人遐想连篇,总觉得只要搞定了1,只要1妥协,只要1肯走,一切都可以圆满。

当这么想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对于已经出坑的我来说,他们走也好,留也好,关系都不大。我恨的只是五人的步调没有一致,一个人没有和其他人做出同样的事

心头一震,我曾经鄙夷的日本人的集体意识。告个白也要集体行动,仿佛一个人什么也做不了。因为大家都做,所以就得跟着照做,难道没有自己的想法吗balabala

我现在,恨的不就是做出不一样选择的人么。归根结底,我也是看不惯有人特立独行么?

这个事实shock到了我

所以,我现在对这件事不想再评论了

虽说事情看似回旋余地很大,但真的。。。这个团早就分离出J家,即便最终五人都留下,曾经想要离开的事实已是板上钉钉。既然如此,我想不出留下的意义。但如果某人不愿走,只能说,大家好聚好散吧。

之前可以说是憋着一口气,保证一天更一篇

如今卸下重担(?),反而没有什么更的欲望了。。。以前好歹还学别人弄什么day1,day2啊,现在出去玩拍了照也不高兴放,甚至拍都懒得拍了。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是我忙着玩游戏不高兴写=v=,不管怎样,还是努力地把生日场码完了。毕竟是自己看的第一场生日,下次有没有还不一定呢。

如果说31号场我还趋于冷静的话,生日场整张嘴就一直是咧开的wwwww。尤其是那一小时的MC,我甚至觉得自己就是为了那一小时来这里的

严格说来,我是因为shock入坑,虽然有阵子差点从光爬到刚,但本质算是个KO。我不讨厌刚,甚至于,我反而更喜欢刚的声音。但,我也不那么执着团活。只是,如果没有两人的MC的控,人生会少很多乐趣,这是实话。所以对我来说,最好便是维持现状。。。虽说看两人的意思这都挺难?

饭上KK后,最大的感想是,KK的饭圈,是个不可触及的地方。。。能不相干就不相干。之前追的所有艺人都没有让我产生这种感觉,只能说事情闹到这地步,不是空穴来风的。反正,咱也不承认自己是fan,我就是个随时会爬的路人,又能奈我何。

很喜欢《雨のMelody》的舞,虽然很伤膝盖。之前看就觉得刚跳舞有点浑水摸鱼,动作不太到位。联想一下膝盖,嘛,也情有可原吧。

其实我5分之1时间在看鞋。。。刚鞋底有两块红色的区域,光一的几双鞋子都是高跟,刚全是平底鞋。但!最后一套格子装的鞋,光一也是平底,百思不得其解(喂)

MC时间(重要事件当天就写下来了,估计有20%脑补?)

光:2016年到了,我也迎来了37岁。每年都在东蛋开,开了18年。是历代NO.1

刚:发音有误,是number one~

光:你也没好哪去

刚:居然18年了啊。忙得也没工夫多想,就这样开了18年了呢

光:是啊,这里面有些人说不定在想,为什么这些人会应援KK18年啊。不过啊,昨天不是有J跨么,J跨上的欢呼声完全不一样呢

fan:诶~~~~~~~

光:好了,不用勉强了,完全比不过

fan: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光:完全不行。首先,景象就完全不一样。

刚:用日本的四季来比喻的话

光:昨天是夏天的感觉,虽然现在是冬天。你们是秋天呢!

刚:红叶,和果子呢

光:第一次来看con的朋友,会觉得很奇怪吧,请多包涵

刚:以后会慢慢习惯的,虽说习惯了也挺可怕的

【带窗户的休息室】

刚:昨天的J跨,人真多啊

光:昨天J跨前,我们不是还有con么。休息室里一团乱,人头攒动,走来走去。毕竟房间数量不够,一般KK开的话就一个人一个房间

刚:跨年的时候,只能转移了。

光:但是有一点!

刚:啥?

光:之前也说了好几遍了,我们在东蛋举办了18年的live。18年来,我终于换到了有窗户的休息室了O(∩_∩)O

刚:窗户不是一直有的么?

光:不对不对,那是4U用的

fan:诶~~~~~~~

光:他们这次不是没参加么,所以我第一次有了带窗户的休息室~~

刚:下次4U上的时候,或者是其他后辈,那间屋子还是留给光一用吧

光:但是那间屋子比较大啊,他们有四个人

刚:我隔壁那间大屋子也空着啊

光:那为什么到现在都不让我换到大间的去啊

刚:我不喜欢待在小屋子,就问有没有更大的,然后给换了,是我申请的。

光:我也说了啊!刚的休息室好大,我没有吗?(学经纪人一脸沉重摇头)

刚:说明当时跟你的经纪人工作没做好,如果是我,一定把你安排到带窗户的休息室里去!

fan:哦哦哦哦哦

刚:如果我是经纪人,我自己会变成窗户的

【抢拍的stay】

光:昨天各种手忙脚乱呢

刚:麦克风收音的时机也掐不准。唱了之后,声音再出来

光:我们昨天也出错了呢,现场有人知道么?

刚:前一天有J跨彩排,曲子长度有变,比如やめピュア。然后是昨天的con,之后紧跟着J跨。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是前奏变短的版本,然后就唱出来了“Stay~”

(两人再现当时场景,抢拍后面面相觑)

刚:说不定播出的时候麦克风没收音呢

光:我看了直播了,有声音的!不过两个人同时犯这种错误,不容易啊

刚:之后,光一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正常唱了,我也就让它去了。然后是新年talk,然后退场。退场的时候你对我说,“刚刚是不是错在同一个地方?stay~你唱了?”,“唱了”,“啊啊。。”

光:所以去年的收尾就是抢拍的stay~

刚:但也因此有了新的段子好讲,就是对不起J跨了。要彩排地太多了,脑子一团乱了。

光:梦物语那里也是

刚:歌词好长啊

【やめピュア拥堵】

刚:J跨上这首歌是不动的,但原本的安排,我要到这里来。然后我过来了,“哇,好闪的墙”

fan:哈哈哈哈哈

刚:于是什么都干不了(再现场景,在光一身后像千手观音一样噗)

光:我就想怎么伴舞离我那么近!而且今天照在我身上的聚光灯好多啊,因为是生日场吗

刚:把我吓了一跳。过来了以后,你人杵在这里。其实最可怜的不是我,而是那里站后面的伴舞

光:我脑袋混乱了嘛

刚:因为用的是同一个舞台,所以麻烦啊

【年男臭脸二人组】

刚:年男那段,镜头太恶意了。在介绍年男组的时候,有一瞬间镜头扫到我们了吧,太恶意了

光:仿佛在说“去年的年男,可惜没直播”

刚:我们俩都是一副臭脸,那可不行。

【准一讨压岁钱】

刚:昨天直播你们也看了吧,冈田都瘦成纸片了。不过新年参拜的时候看到他,又恢复正常了,还好还好。参拜结束后,他凑到我跟前。

光:冈田?

刚:就他,对我说“大哥,给我压岁钱吧”。我愣了,为什么要给你?他不依不挠,“你是大哥嘛,给我吧”。“给你也没关系,但是给了你,你也要给你的后辈哦”,“有什么关系,给我嘛”“这笔钱,你要用在你所爱的人身上哦”,“我就想问刚君要压岁钱嘛”

光:然后你把东山桑给你的一万块原封不动地给了他啊

刚:没有,我这点分得很清楚。东山桑给我的一万块好好收着,我拿我自己的一万块给他的。怎么可能从东山桑那里拿到钱后,马上就转给别人啊(笑)

【撑不住了】

光:忘记叫大家坐下来了

刚:对哦,大家可以坐了哦

光:你说是说可以坐,有些人早就坐下了

刚:撑不住了吧,各方面都撑不住了吧

【蒙在鼓里的光一】

光:你们坐是坐下了,但现在我们已经讲了18分钟的MC了,只剩下12分钟的时间了

刚:没时间了,那就开始吧

光:每年都这么费心,今年随便来一下就好了

刚:今年真的是很简洁了

(所有伴舞,乐队上场)

光:等等,你们什么时候彩排的?。。。。(恍然大悟状),我就说呢!!

刚:怎么了?

光:经纪人跟我说,“光一桑,今天不用音响彩排”,“这样啊,那就不做了”,大概他是不想我来舞台吧

刚:就这么回事

【庆生part】

刚:接下来,我们给光一君准备了美妙的生日礼物,请大家和光一君一起听吧

(光一跪坐在舞台下方中央,听刚和伴舞合奏生日快乐。刚用光一之前买给他的黄色长号,在最后吹了一下)

光:完了?

刚:以上

光:哎呀呀,庆生庆到现在,这是最豪华的一次了吧

刚:不好意思,我忘记拿蛋糕出来了

(蛋糕被推出来)

光:以前没那么大的蛋糕吧,这个最大了吧

刚:再来一次,等唱到happy birthday to you,我吹了“TO YOU”之后,你再吹蜡烛。不好意思,各位把展开的横幅(祝光一)再羞耻地收起来吧

(生日歌*2,刚吹岔气了,“噗~”)

刚:生日礼物棒吧

光:最豪华的一次了

刚:豪华吧

光:那个“噗”就不要了

刚:“噗”要的哦,是和你一起追蜡烛的回忆嘛。我还准备了礼物哦,找它可费劲了

光:是什么呀?

(提了个大袋子上来,光一接过,摸了摸长条形的)

刚:这是我今年给你的礼物。可难找了,都卖光了

光:我有不详的预感

刚:什么叫不详的预感?

(光低头看了一下)

光:这个要怎么做啊

(拿出了玫红色的长号)

fan:哈哈哈哈哈

刚:机会难得,你也吹一下吧,新年不是有初笔么,你就来初吹吧。大家也想听听光一君的“TO YOU”吧——啊啊,不能练习哦!!

光:我去买那个(黄)的时候,完全没吹起来

刚:所以这是人生第二次吹。为了今年有个好年,最后的“TO YOU”,光一君自己吹比较好吧。不好意思没找到黄色,只有这个了,虽然有点人妖。请各位再把横幅收起来吧。

(生日歌*3,光一吹了个类似于屁音的BI,还很自豪地招手)

刚:你这是放屁声吧,笑什么笑

光:就是屁声(笑),太好笑了

刚:而且是新年山芋吃多了后发的屁声

光:好羞耻的声音

刚:很响亮的屁声哦

光:啊啊,今年的初笑就这个了。

刚:这次请了这么多伴舞合作庆生,这样的机会很难得哦,然而你自己却在最后发了个屁音

光:啊,我肚子都疼了——不是因为那方面肚子疼哦,是笑得肚子疼了。哎呀,没想到收到这样的礼物,这要怎么收场啊

刚:我就知道你会怎么说,其实还准备了另一份礼物。就等你说要怎么收场的时候,我已经给你备好了。

(拿上来一个布偶袋子)

刚:今天开演前,我真的在想,买了这个太明智了

(光一拆开袋子,拿出一张报纸)

刚:不是这个,这个是放进去垫的,增加空间。

光:而且是今天的报纸

(光一蹲在地上,不停地从袋袋里扔报纸出来XD,最后拿出了一本书《长号超入门》)

刚:不是一般的入门书哦,是《超入门》。接下来你2月份不是有shock要演么,中间就可以吹了“噗”

光:绝对不干

刚:shock里不是有句台词很有名么,叫啥来着?

光: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继续

刚:就这个!“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继续!噗~~~”

光:绝对不干。。。啊,书上说吹的时候就像吐西瓜籽一样。TU~TU~TU

(刚陷入了TU~TU~TU的魔咒,一直在吹,变着法的在吹XD)

光:你吹得好吓人啊。吹的时候要把声音去掉

刚:不是这样吹吗?

光:先发声吹,找到感觉后不发声吹

(光示范吹,tututu)

刚:不是都一样嘛!和我有差吗?

(光吹成功了,开心地炫耀)

刚:明年KKcon, 就吹这个吧。两个人一起吹很有意思吧

(刚继续吹)

光:刚君,KK最不该出现的场景出现了。我们把大~~~~~~伙都放置不管了

(欢送伴舞下场,光一自己开始整理袋子和丢出去的报纸杂物)

刚:大家新年打扫了吗?要像这样子打扫干净哦

光:OK

(把蛋糕推下去,刚和staff还玩了把太极)

光:我要拿着这个(长号)唱歌

刚:有意思吧

光:这次真的从很多人那里收到了礼物

刚:其中你最中意的就是这个(长号)了吧

光:。。。。。。。。(笑)

刚:这次Jr.也来了,在哪儿?

(靠近三垒侧偏中间,有一排人。其实就在我座位下方-v-,不过因为是背对,所以脸只能靠大屏幕,不过增田一直有侧脸,所以有看到)

光:在masu旁的是松崎,这家伙不知为什么,明明不上场却跑来休息室洗了个澡。

松:东蛋的水凉凉的很好喝

光:还有个XXX,拿了四瓶饮料回去。

刚:有一点要说下,你们坐的位置,唱最后第二首的时候,会爆炸的

Jr.:随机的?

刚: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屁股要烤焦的。你们还是小心些找别的位子坐吧

光:没事的,你们坐吧

刚:有胆子坐的话,你们就坐吧

(所有人起立,把椅子折好放一边)

光:该唱歌了,大家站起来吧

fan:诶~~~~~~~

刚:虽然看得不是很清楚,不过有几个在补妆的人呢

光:说起来吧,好歹要起来几个人啊,今天都不动呢

刚:最近都这样了呢。不久之前,说站起来,“啊,接下来会唱什么歌呢?好期待啊”,现在都纹丝不动。。。

光:大阪最有意思的是,“要见到KK了,说不定可以对上眼呢,我要化个妆去”,有这个想法化了妆的人有几个啊?问了以后,整个会场寥寥无几。

刚:真是没想到

光:我还以为可以再多点呢

刚:人再多点,然后光一就可以说“放心,没在看你们”

光:我都收不了尾了

刚:大家真是坐怀不乱啊

光:我们已经说了45分钟了

fan:诶~~~~~~~

光:都多大岁数了,诶个头啊。东蛋音响限制很多的,再拖下去歌就唱不了了。你们想怎么样?把歌去掉听我们说?还是想听歌?两个都可以哦。之后我们会唱snow*3哦,你们是不是心想剧透个毛啊,我偏要说!还有,我们还要唱《爱的聚合物》,那爱聚就不唱了,用来说吧。

刚:有很多话想说呢

光:那就不唱了

fan:诶~~~~~~~~

光:真是任性的姑娘啊,是不是姑娘就不好说了。不过可以哦,满足大家的任性是我们的职责

fan:哦哦哦哦哦

光:不过没有这么简单实现就是了

【酒鬼风梦伤】

光:梦伤是KK风格的应援歌,没有那么开朗,有点伤人呢。你看“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是啊,没办法!”(模仿酒鬼)

刚:像在酒馆里呢,“我知道你想哭,想哭的时候对着前面哭!”

光:真是的,以后再听这首歌,只能想到这方面去了。不过是一首有深度的歌呢

刚:很有深度哦,一般找人商量,是想听好话吧。但有些强硬的话反而是对人好。刚开始可能接受不了,但会长年留在心里。

光:仔细想想,那也是一种爱呢。总是就是一首KK风格的歌。接下来要唱的歌,大家坐着听也可以哦。看演唱会有人想坐着听吗?你看,有的吧~~

【安可 – 气球】

刚:那个(气球)好高啊

光:嘛,我比你能适应些,但那个还是好怕。最吓人的是下来的时候,底下一堆人狠命地拉绳子。我下来的时候,我的体重其实也是压在上面的吧,等下来的时候,我的右脚绊了一下

刚:有点调皮的动作呢。不过我们擦肩而过的时候,好像是我在上面

光:我也不想的

刚:就好比没有进J家的心,却莫名其妙进了吧。昨天也是,光一好像在下面啊

光:总之我们是被完全玩弄在鼓掌心里呢

刚:老实说在上面唱歌挺困难的

【安可 – 团结论】

刚:之前光一也说了,18这个数字。没想到可以和大家一起共度这么长的时间,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意识。希望以后可以在各地和大家有更多相处的时间。大家回到家后,肯定看着新年节目,挠挠屁股了吧。在大家的人生中,我们能够占有一席之地,已经很高兴了。我们也是,能够和大家的人生交汇在一起的瞬间,就是live了。所以,2016年,请让我们有更多和大家聚在一起的时间。在我说话的时候,有人在狂奔呢。

光:赶着乘车吧

刚:可能是电车,也可能是因为极度的尿意。fan果然都有着KK饭的特色,就用你们的母性来包围KK吧。

光:我不需要母性,大家用母性包刚就好了。

刚:那光一就用普通百货店的包装纸包吧。希望大家今后也温暖地守护KK。

光:我们只是想着能有和大家见面的机会就好了

fan:诶~~~~~~~~

刚:我们会努力的

光:唯独这点说不准的!可以约定,但也可能反悔。

刚:如果光靠我们两个想做就可以实现的话,很多活动早就在办了,不是吗?

光:将来会发生什么真的不知道

刚:我们会团结起来做很多工作,希望大家也团结起来

光:请多多理解

刚:说真的,以后不要再搞光一派,刚派这种无聊的事了,不需要你们那种无聊的感情。KK就是KK,大家搞些乱七八糟的小动作,事情也会变得乱七八糟。简简单单爱KK吧。发生了很多事,真的,发生了很多事。我们创造出的KK的风格,J桑的一句话“你们俩姓氏一样,一起组队吧”,那时开始就是我们的现在。我们一路走来,也希望大家可以一起陪我们走下去。KK的风格,KK饭的风格,那就是我们的风格。希望可以在2016年爆发吧

光:如果那件事成真的话,今年年末就是我们最后一次站在这了,会变成这样的!

fan:诶?诶?诶?

光:是你在报纸上说的吧

刚:我说啥了?

光:想上红白啊

刚:人家问我的啊,我们没怎么上过。想上吗?如果愿意让我们上,当然高兴咯。

光:报纸上可是说,“堂本刚,干劲十足”

刚:又在扯报纸了。你太相信媒体了,比起媒体,你要相信我!!!

fan:啊啊啊啊啊

光:我是电视人啊

刚:我这只是福利talk啦

光:我说的是听从事务所安排

刚:我也说了啊,说想上之前,先说了听事务所安排。总之。。。就是有很多事

光:不知道会怎样呢

刚:请大家多理解,希望2016年有更多KK的时间。不管是个人活动,还是两人一起做,都是KK就好了啊。如果还有人叽叽歪歪的话,就排成一列到我跟前,每人扇个耳光。扇完以后,再亲一口吧

光:我绝对不干

刚:亲完再喷pasteuriser消毒。我昨天也给光一的休息室消毒了呢

光:你突然过来吓我一跳。但之后,我很快就被调到小房间里去了

刚:诶?我明明杀过菌了,那是给后辈了?

光:嗯,貌似给关8了

刚:村上你个混蛋!

光:嘛嘛,之前也说了很多遍了,会发生什么事谁也不知道。一切看大家的行动,对此我们会尽自己所能回应的。希望2016年能和大家一起共度美好时光。就这样,大家小心回家哦~回去给老公叠内裤哦~

刚:再见~

【安可*2 – 回归现实】

光:我不是说了让你们今天早点回去的嘛

fan:诶~~~~~~~~

刚:散场广播里的姐姐不是说结束了,让大家回了吗?

光:请回归现实吧!

fan:不要~~~~~~~

光:做梦的时间已经结束了

fan:诶~~~~~~~~

刚:之后是残酷的现实等着大家

光:可以哦,在演唱会期间随便大家怎么想都行,把我们当男朋友也没关系

fan:啊啊啊啊啊

光:但是,结束后就给我断得一干二净!!

刚:谢谢大家把我们叫出来

光:新年嘛,那就再唱一首吧。你们想让我们唱什么?这次没有出专,所以唱了很多王道歌,最后再来一首王道歌吧,不过我们心目中的王道和大家想的之间,有道巨大的鸿沟。

刚:大家大概都会喜欢的吧。

【爱されるより爱したい】

光:怎么样?和大家之间有鸿沟么?看来没有,真是太好了。我啊,比你们想得都要了解你们哦,知道你们喜欢看我们唱什么,做哪些事你们会很高兴,这种我不要太清楚哦!但是呢,就是不做。

刚:听到这首歌,就想起那部电视剧了呢,叫sim city来着?

光:sim?未满都市。那部剧正好是18年前拍的了吧

刚:第二张单曲呢。

光:KK做了这么多年,很多歌听了后,会回忆起年轻时的自己呢。与时代一同成长,和大家一起创造回忆,虽然不知道KK还能做几年,希望能够增加更多的回忆吧。谢谢大家了!下次再见

刚:BYEBYE

 

Tags: ,

6月的时候,我说过死活安利的KK就是不来电,反而莫名喜欢上了少年队

9月的时候,去看彩虹的时候脑子一抽买了张shock的票打酱油

9月底,入了光一坑。朋友相约一起看控,我还说ES可以再看,但对KK没多大兴趣。那会,我写的是,也许有朝一日会去看kk的con吧

12月底,人生第二次东蛋献给了KK

什么叫人生,这就是人生啊啊啊啊啊

所以,现在想再多都没用,不管心中勾勒了多么美好的蓝图,都会因为未来的任何一个细小的事件,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笑cry]

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我还在J家内溜达吧

希望从光一君毕业的时候,我可以脱离J家,到外面的世界再看看

因为看了两场,导致我满脑子对1号场印象更深,31号场反而越来越淡了。

虽然goods早上排队人很多,但基本到下午3,4点过后人就少了一大半。感觉不光是买票,还是买goods,和以前S团那会都不好比,果然人气下滑厉害么。

尽管如此,买goods总共还是花了半小时吧,本来就没什么东西,买了场刊,钥匙扣,应援扇,包和手灯。那个屎黄的2(乙?Z?)无法直视。

16点左右,只听staff说:“离开演还有1个半小时,是不是感觉时间还早着呢?但是想想今年都到头了,就会觉得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所以赶紧进去吧”

小哥真会忽悠啊,反正也没事干,我就直接进去了。

虽然印象里东蛋是挺大的,但这里我的感觉总有一点违和,貌似以前看smap的时候场子更大。。。也可能因为那时我在25gate视野受限。。。

我对KK的歌感觉一般,不是不好听,只是没有那种强烈地“啊,接下来会唱什么歌呢?好期待”的心情。。。以前对彩虹是真有,每出来一首歌就尖叫。对福山也有特别想听最终却没听到的歌(比如初恋),对KK。。。真没有特别的。。。就觉得每首都不错,都挺好。反而显得有点平庸?

关于服饰,还是要说shock里的服饰是我看过的J家服饰最佳。同样是王子装,KK的风格自成一派,总觉得有些地方太累赘了,或者说过于繁缛。真不知道它的设计理念究竟来自何方。。。我最喜欢的是白西服套装(衣服上镶钻的),那套其实和shock的风格很像,所以看着特顺眼。

MC部分。其实去之前,我逼着自己把K控看完了。包括以前零零散散看的别人的剪辑,觉得也就那样吧。虽然听人说kk的mc很有趣,但看下来并未达到我预期。但果然!LIVE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坚持多年有LIVE必去的原因!在碟和live之间,我情愿选择live(这话千万不能被“正直”的kk饭听到)。那个会场,那个空气,站累的双腿,拍疼的双手,时而寂静一片,时而响彻全场。这种感觉,真不是看碟可以媲美的!

起码我看完他们的con只有一个感想,他们就是讲2小时我都愿意听,中间讲累了穿插几首歌好了,反正我也不在乎唱哪首(喂)

话虽如此,其实31号的mc我不太记得了= =。再加上之后还有跨年场,时间上也不允许他们讲很多。17点半准时开演,结束的时候貌似21点左右?

简单罗列一下

1 光:看台上的各位,看我们是不是像在看豆粒啊。如果我们的身高有长濑那么高,就可以看得到了吧。不好意思啊,我们就这个尺寸,已经干了18年了。

2《情热》中途刚吹那个黄色的长号,“噗”地一下没吹出声,光一无奈地边摇头边笑。仿佛在说“你看你,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把握住”。31号表情比1号要赞!!(1号也吹了,也没吹起来。。)后来mc的时候特意又拿出来吹,光一说刚试图在吹stay with me,然后刚就真的吹了三个音,最后一个音拉得贼长,代入stay with me,简直笑死

3 光的小剧场:早上9点有跨年彩排,昨天他看到东山桑也要参加,便屁颠屁颠跑去跟东山说“东山桑啊,您明天能不能不要来啊”,东山低音炮:“为什么?”,“不好意思让您那么早来”,“我7点就起床了”,“说的是呢~~~”,然后灰溜溜地跑掉了。那个贱贱的腔调,硬要形容的话和抗X神剧里,给皇军卖命的汉X脸很神似。。。

4 光:“起来吧,我们要唱了”。没人起来。刚:“有一个人起来,其他人陆陆续续也就起来了,但我眼前就是一副静止画呢”。光:“不起来也可以哦,这是你们的自由。坐下,都给我先坐下。。。。。。哎呀,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听跨年场上大家的欢呼声了”,fan:“诶~~~~~~~”,刚:“人家的叫声更尖呢,明显频段不一样。”

5 光:“这次光打得亮了一点,稍微可以看见一些了呢”,fan:“哇啊啊啊啊”,光:“放心,没在看你们”

6 光的抱怨:早上9点到了后,想先睡一会。用手机设了闹钟,到点了经纪人先过来叫很不爽,自己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特地设闹钟啊,不听到闹铃绝不起来。

7. 刚练习长号的时候,光在隔壁屋子接受F1杂志的采访,被吹得几度中断。在FNS彩排时练习长号,一旁滨崎步的经纪人正在拍彩排的场景,回去给滨崎看。刚全然不知,一直在吹。staff忍不住来提醒,刚脑门一拍,心想糟糕。滨崎之后看到的影像,隔三差五就有个“噗”声传来吧。光:“其实这段我就在旁边看着,太好笑了”。

8 光:以前我被叫做王子,现在是大叔了。刚:唱《雨のMelody》时膝盖旧伤复发了。

9 光:以前对《もう君以外爱せない》就有苦涩的回忆。大阪场唱之前要喝水,经纪人非常热心地插上吸管,包得严严实实,打也打不开。耳机里传来指令“快点喝!”,于是直接拔掉吸管,用小孔对嘴喝,水一下子呛进喉咙,拼命忍住咳嗽。

10 光:跨年场KK字样保留,不会拆掉。明年争取更多活动,但不能保证,一切看大家表现。虽然做了约定,但约定不一定会实现。fan:“诶~~~~~”,光:"正是因为约定实现不了,才要做出更好的东西回馈大家嘛”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我对31号的回忆就这些了。。。。。。原计划24分的MC讲了39分(其实也还好)

出来后外面果然聚集了全J饭,拿着KK扇的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联想买goods的时候身边也是一群大妈,鲜有少女,呵呵呵呵。KK这中老年妇女之友的设定究竟是何时开始的啊。

其实一开始是想去看J跨的,但真的很贵啊=v=,一场要6万呢,有那钱我不会买arena啊。。。结果今年higashi后空翻了,又有安达。。。嗯,就算事先知道,权衡之下我估计还是不会看的吧

最喜欢这一幕了,大小王子kya~~~

12年喜欢福山的时候,我跟过KK饭的组团去看con,她们去东蛋,我奔横滨。拼房的姑娘给我看了KK的票,KK的彩带,KK的周边。时间一晃已是三年多了,她过得还好么。

人生,真的是不可预测的呢。

所以才有趣啊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