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的时候,我说过死活安利的KK就是不来电,反而莫名喜欢上了少年队

9月的时候,去看彩虹的时候脑子一抽买了张shock的票打酱油

9月底,入了光一坑。朋友相约一起看控,我还说ES可以再看,但对KK没多大兴趣。那会,我写的是,也许有朝一日会去看kk的con吧

12月底,人生第二次东蛋献给了KK

什么叫人生,这就是人生啊啊啊啊啊

所以,现在想再多都没用,不管心中勾勒了多么美好的蓝图,都会因为未来的任何一个细小的事件,而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笑cry]

唯一没变的大概就是,我还在J家内溜达吧

希望从光一君毕业的时候,我可以脱离J家,到外面的世界再看看

因为看了两场,导致我满脑子对1号场印象更深,31号场反而越来越淡了。

虽然goods早上排队人很多,但基本到下午3,4点过后人就少了一大半。感觉不光是买票,还是买goods,和以前S团那会都不好比,果然人气下滑厉害么。

尽管如此,买goods总共还是花了半小时吧,本来就没什么东西,买了场刊,钥匙扣,应援扇,包和手灯。那个屎黄的2(乙?Z?)无法直视。

16点左右,只听staff说:“离开演还有1个半小时,是不是感觉时间还早着呢?但是想想今年都到头了,就会觉得时间过得真是快啊,所以赶紧进去吧”

小哥真会忽悠啊,反正也没事干,我就直接进去了。

虽然印象里东蛋是挺大的,但这里我的感觉总有一点违和,貌似以前看smap的时候场子更大。。。也可能因为那时我在25gate视野受限。。。

我对KK的歌感觉一般,不是不好听,只是没有那种强烈地“啊,接下来会唱什么歌呢?好期待”的心情。。。以前对彩虹是真有,每出来一首歌就尖叫。对福山也有特别想听最终却没听到的歌(比如初恋),对KK。。。真没有特别的。。。就觉得每首都不错,都挺好。反而显得有点平庸?

关于服饰,还是要说shock里的服饰是我看过的J家服饰最佳。同样是王子装,KK的风格自成一派,总觉得有些地方太累赘了,或者说过于繁缛。真不知道它的设计理念究竟来自何方。。。我最喜欢的是白西服套装(衣服上镶钻的),那套其实和shock的风格很像,所以看着特顺眼。

MC部分。其实去之前,我逼着自己把K控看完了。包括以前零零散散看的别人的剪辑,觉得也就那样吧。虽然听人说kk的mc很有趣,但看下来并未达到我预期。但果然!LIVE是不一样的!!这也是我坚持多年有LIVE必去的原因!在碟和live之间,我情愿选择live(这话千万不能被“正直”的kk饭听到)。那个会场,那个空气,站累的双腿,拍疼的双手,时而寂静一片,时而响彻全场。这种感觉,真不是看碟可以媲美的!

起码我看完他们的con只有一个感想,他们就是讲2小时我都愿意听,中间讲累了穿插几首歌好了,反正我也不在乎唱哪首(喂)

话虽如此,其实31号的mc我不太记得了= =。再加上之后还有跨年场,时间上也不允许他们讲很多。17点半准时开演,结束的时候貌似21点左右?

简单罗列一下

1 光:看台上的各位,看我们是不是像在看豆粒啊。如果我们的身高有长濑那么高,就可以看得到了吧。不好意思啊,我们就这个尺寸,已经干了18年了。

2《情热》中途刚吹那个黄色的长号,“噗”地一下没吹出声,光一无奈地边摇头边笑。仿佛在说“你看你,这么好的机会都没把握住”。31号表情比1号要赞!!(1号也吹了,也没吹起来。。)后来mc的时候特意又拿出来吹,光一说刚试图在吹stay with me,然后刚就真的吹了三个音,最后一个音拉得贼长,代入stay with me,简直笑死

3 光的小剧场:早上9点有跨年彩排,昨天他看到东山桑也要参加,便屁颠屁颠跑去跟东山说“东山桑啊,您明天能不能不要来啊”,东山低音炮:“为什么?”,“不好意思让您那么早来”,“我7点就起床了”,“说的是呢~~~”,然后灰溜溜地跑掉了。那个贱贱的腔调,硬要形容的话和抗X神剧里,给皇军卖命的汉X脸很神似。。。

4 光:“起来吧,我们要唱了”。没人起来。刚:“有一个人起来,其他人陆陆续续也就起来了,但我眼前就是一副静止画呢”。光:“不起来也可以哦,这是你们的自由。坐下,都给我先坐下。。。。。。哎呀,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听跨年场上大家的欢呼声了”,fan:“诶~~~~~~~”,刚:“人家的叫声更尖呢,明显频段不一样。”

5 光:“这次光打得亮了一点,稍微可以看见一些了呢”,fan:“哇啊啊啊啊”,光:“放心,没在看你们”

6 光的抱怨:早上9点到了后,想先睡一会。用手机设了闹钟,到点了经纪人先过来叫很不爽,自己就是因为知道所以才特地设闹钟啊,不听到闹铃绝不起来。

7. 刚练习长号的时候,光在隔壁屋子接受F1杂志的采访,被吹得几度中断。在FNS彩排时练习长号,一旁滨崎步的经纪人正在拍彩排的场景,回去给滨崎看。刚全然不知,一直在吹。staff忍不住来提醒,刚脑门一拍,心想糟糕。滨崎之后看到的影像,隔三差五就有个“噗”声传来吧。光:“其实这段我就在旁边看着,太好笑了”。

8 光:以前我被叫做王子,现在是大叔了。刚:唱《雨のMelody》时膝盖旧伤复发了。

9 光:以前对《もう君以外爱せない》就有苦涩的回忆。大阪场唱之前要喝水,经纪人非常热心地插上吸管,包得严严实实,打也打不开。耳机里传来指令“快点喝!”,于是直接拔掉吸管,用小孔对嘴喝,水一下子呛进喉咙,拼命忍住咳嗽。

10 光:跨年场KK字样保留,不会拆掉。明年争取更多活动,但不能保证,一切看大家表现。虽然做了约定,但约定不一定会实现。fan:“诶~~~~~”,光:"正是因为约定实现不了,才要做出更好的东西回馈大家嘛”

嗯,差不多就这样吧,我对31号的回忆就这些了。。。。。。原计划24分的MC讲了39分(其实也还好)

出来后外面果然聚集了全J饭,拿着KK扇的自己反而有些不好意思。联想买goods的时候身边也是一群大妈,鲜有少女,呵呵呵呵。KK这中老年妇女之友的设定究竟是何时开始的啊。

其实一开始是想去看J跨的,但真的很贵啊=v=,一场要6万呢,有那钱我不会买arena啊。。。结果今年higashi后空翻了,又有安达。。。嗯,就算事先知道,权衡之下我估计还是不会看的吧

最喜欢这一幕了,大小王子kya~~~

12年喜欢福山的时候,我跟过KK饭的组团去看con,她们去东蛋,我奔横滨。拼房的姑娘给我看了KK的票,KK的彩带,KK的周边。时间一晃已是三年多了,她过得还好么。

人生,真的是不可预测的呢。

所以才有趣啊

Tags: ,

转眼到了2016

没来由地想起2006年6月6日,当时还说是恶魔之日什么的。。。

扯远了,这些年来,墙头越堆越高,几乎每年往上加一人的节奏。

最终,究竟会堆到多高呢?

只怕有生之年,永无止境吧。

SO,每换一人,我还是出次公告吧XD

P.S. 刚看了J跨,Higashi居然后空翻啊!太感动了!感觉2016年会是美好的一年!

~~~~~我的历年墙头们~~~~~

2016——Now         堂本光一
2015——2016        东山纪之+堂本光一
2014——2015        香取慎吾
2013——2014        木村拓哉
2012——2013        福山雅治
2009——2010        GACKT
2004——2008        彩虹乐队
1993——2004        黄家驹

Tags:

追东山的二百一十三天

Posted by: garnetin 东山纪之
30
十二

这个数,我好像过了一个月之后就没怎么数了。。。推算下来,从6月1日开始,到现在应该是213天了呀。

换算成数字一看,还挺长的(笑)

知道自己撑不过一年,好歹撑了半年(虽然后三个月已经分心XD)

这半年来,追了预告犯、刑事7人,投了Q&A,剪了花燃,翻了自传。唯一的遗憾大概就是没有亲眼看一场他的舞台剧吧。不过看他的安排,明年估计也不会有。哦对了,唯二的遗憾是没能亲临跨con看他跳安达。嗯,再想下去,遗憾越来越多了。。。

不管怎样,起码喜欢的时候很喜欢,走的时候不拖泥带水,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

6月开始的jweb,打算最后再发条新年祝福,就退了吧。因他始,因他终。

这个Q&A,一开始真的是打算当树洞,没想到慢慢变成了理所当然的一个习惯。每个礼拜一条,半年来我发了多少条了呢。

把收到回复的Q&A汇总如下,作为追东山的纪念(虽然也卡九了)

—————————————————————-

Q:电视剧预告犯里,东山桑首次挑战了法官的角色。迄今为止,演过厨师、侦探还有刑警等各行各业的角色,其中最喜欢的是哪个职业呢?今后有什么想挑战的职业吗?

A:比起特殊的职业,更想挑战沉默寡言的角色吧!

Q:东山桑的舞看起来总是那么激烈,非常地帅气!为什么可以跳得这么用力呢?果然平日的健身很重要么。有什么诀窍可以让舞蹈看起来强劲有力呢?

A:好久没跳了,我忘啦!
     逗你呢(笑)

Q:Higashi一个人会去迪士尼玩吗?我完全没问题,一个人看控,海外旅行,卡拉OK,USJ,迪士尼,无所畏惧 。Higashi的情况如何呢?

A:除了锻炼,我不会一个人出门吧。

Q:如果把少年队三人比作三国人物的话,会是哪些人呢?

A:我么肯定是曹操咯!他们两个。。。不知道呢。比作三国志真有意思,比作西游记的话倒是经常有人提过。我是沙悟净,植草是猪八戒,小锦是悟空。以前曾经想过把它搬上PZ的舞台,植草死活不依“休想叫我演猪!”,只得作罢啦(笑)

Q:我很讨厌吃芹菜,就是吃不下去。Higashi有什么东西是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的呢?

A:海鞘吧。

Q:没想到居然会比作曹操,我还以为一定是周瑜呢。不过仔细想来,织田信长和曹操有些相似呢,同样擅长武略,拥有出众的领袖魅力,是因为这个原因吗?期待明年的信长燃烧。

A:我现在的看法是,信长其实是个懦弱的人吧。在那个随时会被暗杀的年代,武将们都是胆战心惊地活着。信长的严苛,正是这种心境反面的写照吧。

Q:因为Higashi的缘故,我也开始练仰卧起坐了。可是我听人说,仰卧起坐做了100下后肌肉就疲劳了,再做下去也没有效果。是这样的吗?

A:的确有人这么说,但重要的是如何贯彻自己制定的规则吧

Q:以前,在某本书上看过一句话非常喜欢。大意为“主啊,请赐我力量,让我做到力所能及的事;赐我勇气,让我接受无力改变的事;最后赐我智慧,让我分辨这两者的不同"。对Higashi来说,力所能及的事和无力改变的事,两者怎么区分呢?

A:虽然不是这句话,但我觉得,神明其实是自己的良心。

Q:单纯想问一下,“重视过程”和“重视结果”,东山桑是哪一派?

A:那我也单纯地回答一下,两派都是(笑)。

—————————————————————-

嗯。。。我自己最满意的就是三国志那一段(噗),本身这个就是之前写100问的时候临时起意让他扮周瑜,于是想听听他的意见,没想到引出了这么一段佳话(笑),真可谓无心插柳柳成荫。而且因为和信长沾边,结果被放到了信长特辑里“当街示众”。。。好在看的人也不多。

。。。如此一来,真的可以和他说再见了么

不禁在想,我是为了什么要喜欢他呢?是为了让我喜欢上光一的跳板吗?

那么我现在喜欢光一,又是为了将来的谁在做跳板呢?

这个答案,不到将来,永远不会知道呢。

做人要有始有终,所以还是剪完了XD

一共50集的大河剧,Higashi出场镜头加在一起被我剪了59分钟(卡九),哪怕是一集里只有3秒的镜头我都没有放过好嘛

确切说是剪到45集而已。他死之后我没看。。。要有也是回忆镜头了吧

木户同学不愧是明治政府的高岭之花啊

【花燃ゆ】higashi cut_全(出场59分钟)  
Size:417M
DL:http://pan.baidu.com/s/1gdZ3G23  PW:fq9r

用的是PPX字幕720P的版本,有爱自取。

具体出场集数:

2月1日(第5回)、2月15日(第7回)、3月29日(第13回)

4月5日(第14回)、4月12日(第15回)

5月24日(第21回)

6月7日(第23回)、6月21日(第25回)、6月28日(第26回)

7月12日(第28回)、7月19日(第29回)

8月23日(第34回)

9月13日(第37回)、9月20日(第38回)、9月27日(第39回)

10月4日(第40回)、10月11日(第41回)、10月18日(第42回)、10月25日(第43回)

11月1日(第44回)、11月8日(第45回)

Tags:

10月2日开始,12月28日结束。到最后真的是在赶进度XD

怎么说呢,看完只有一个感想:啊,你获得幸福了呢,那我也可以走自己的路了(喂)

没有这种感觉吗???

想起6月初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撑到年底。某种意义上说,我做到了= =

现在,终于可以说出了

Higashi,撒哟娜拉

(配图与文字无关=v=)

文库版后记:写在五年之后

时隔三十年重访川崎后,又过了五年。

久违地回顾少年时代,五年前还记忆鲜明的事,现在却有很多细节已经生疏。

也许是因为这五年来,我周围发生了太多事,各种相遇与离别。

深深觉得,不论好坏,人真的是“健忘的生物”啊。

心灵的创伤与阴影,随着新记忆的注入,迈向新的人生,渐渐淡薄了吧。

不光是身边之事,这五年来,日本社会,以及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虽然我并没有直接受到地震的影响,但东日本大地震带给我很大的震撼。

受灾的民众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远在东京生活的我说这话未免不够谨慎,但我越来越感觉到,拥有平凡的生活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我现在的心愿,作为艺人之前,首先想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

拥有事业,拥有家庭,为人父,一般人在社会所经历的事,我都想去经历。
 

这五年来,读了这本书了解我少年时代的人,经常会问我。

“真亏你没有走歪路啊”

的确,我的童年无论是家庭环境还是生活环境都不足为道。

我觉得自己是个胆小鬼。

从小时候起,就对恐惧很敏感。

因为胆小,凡事都喜欢退后一步观察。

人死后会怎么样,如果我伤害了别人,对方以及对方的家人会怎么样,想象着这些事,幼年的我心想。

痛苦与难受,绝对不要。

于是,我下定了决心。

万一真不行了,马上开溜。

论逃跑,我有自信脚速绝不输其他人。

仔细想来,正是这种胆小怕事,阻止了我越过不该越的界吧。

在如今这个时代,对恐惧敏感,胆小并不是坏事,反而很重要。

面对无法反抗,毫无道理的事,尤其是攸关性命的时候,走为上策。

这么做并不卑鄙,不伤害任何人的手段,就是逃。

大约在七年前,我开始练泰拳。

事实上,拳击也是如此。如何躲避对手的攻击,对胜负至关重要,必须学习相应的技巧。

我的教练,一直在宣扬逃跑的重要性。比起对决,重要的是既不伤害对方也不伤害自己。

为此,拳击训练,变成了平复斗争心的精神修炼。

这点和哲学共通,人绝不能做无谓的争斗。

每当听到最近发生的围绕儿童的悲剧,我就好想说。

快逃吧。

只要有命在,总有解决的办法。
 

这五年来,贫困儿童成为社会问题,听说儿童越来越难生存了。

可是,这并不是现在才突然出现的,弊病和破绽以前就有,只是现在一下子井喷。日本社会凡事都喜欢拖,这也算是一种孽力回馈吧。

责任全在大人。

然而,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立即解决的对策。但我觉得,渐失宽容的当今社会最需要的是“温柔”。

如果我现在看到有小孩在哭,我会对身边的孩子们说,“看,你的朋友哭了哦”。

即便我们之前没有见过面,那也是“朋友”。

和哪个国家的小孩,父母是谁,做什么工作都无关。

大人采取这样的态度,小孩即便是对不认识的人,也会开口说“那个朋友没事吧?”

如果大人说,“那你去他身边问问要不要紧吧”

小孩子会顺从地走近对方,和睦相处。

大人首先应该做出表率。

歧视他人的时候,人的表情最丑陋。我是这么认为。

大人有这个义务教会孩子这件事。
 

说到这五年来的变化,还有一件事,我确实感觉到自己老了。

现在,我每天依旧坚持仰卧起坐和锻炼,但我知道,身体和年轻的时候已经不能比了。

以前的我,对“衰老”抱有恐惧。

可是,到了四十岁后半,最近我可以更自然,更肯定的接受“衰老”的事实。

因为我见识到了众多伟大的前辈,如何慢慢老去的吧。

是人都会老,都会死。活得久了,意味着相遇多了,还有与新生命的邂逅。

这五年来,直面死亡,我对生更有感触。

只有尽最大努力活在当下。

同时,我体会到了人即便肉体消亡,依然可以继续存活。

只要心中有回忆的人,这个人,会通过他的精神继续活在这世上吧。
 

五年来,看似变了,其实有些事未曾变。

前不久,我想起久未谋面的幼年玩伴Takeichi,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他真的不一般,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

“Higashi,你在做什么?”

“我还要问你呢,你在做什么?”

我单身的时候,他常常来我家蹭住。最近知道收敛,不太来住了。

尽管如此,他很想见见我的家人,家族之间常有交流。

不仅是Takeichi,我和中学时代的好友干太也时有见面。

我们在五年前拜访的曾经在川崎的地盘,Takeichi最近好像又去了,向我报告了周边的情况。

川崎的景色日新月异,不知为何只有我家居住的那一带还维持着当年的风景。

听闻此事,我脑海中又浮现出少年时代见到的光景。

光化学烟雾弥漫的校园,“打夯歌”中出现的施工现场,韩国城,川崎大师,联合工厂,操车场,洗浴店,赛马场。。。

与东京相隔不远,却和东京完全是两个世界。

记忆中的川崎,浓缩了日本高度成长期下的表与里。

我的生活圈尤其如此,让我见识到了方方面面,有很多发人深省的事。

然而,最近我听到了一条新闻,很是震惊。

多摩川的清流回来了,鲇鱼在河中栖息。

我们那时候,河面上漂浮着洗涤剂和工厂废水的泡沫,恶臭熏天,河底沉淀着工业废弃物。如果掉进这样的地方必死无疑,小时候的我胆战心惊。

有心改变,居然可以变化得如此之大。

我在感动的同时,想到了未来。

今后的社会将如何变化呢?

我由衷期盼一个光明的未来。

2015年7月
东山纪之

川崎小子   完

Tags:

不愧是在结婚前夕发的文。。。

VOL.65 无可替代之物

对小孩子来说,想在川崎移动,只有自行车可选。

话虽如此,当时我家只有一辆自行车,全家共用,用来购物。也就是所谓的“老妈车”。但骑上它,就可以去任何地方。

海边附近的联合工厂自不用说,我还经常大老远骑到横滨的山下公园那一带玩。

上初中后,我想到把那辆“老妈车”改造成自己喜欢的式样。

我家附近,有个地方丢弃着摩托车和自行车的零部件,我擅自把零部件捡了回来,装到自行车上进行一番改造。

我嫌“老妈车”的链条保护套太土了,就把它拆了。下雨天骑车,泥水溅到白色的运动裤上,好好的裤子就这么毁了。我终于明白即便老土,也需要保护套的原因了。

从废品中,我借来靠背一样的东西装在车上,打造我专属的Harley Davidson摩托。

心情完全就是《Easy Rider》。

我骑着它,英姿飒爽地沿着产业道路一路往下,驶向联合工厂地带。

一条大道笔直向前,迎着风骑在路上,觉得自己可以去往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

参观完学校后,我和Takeichi去了阔别已久的浮岛周边的联合工厂。在夕阳的余晖下,巨大的工厂群闪闪发光,比起当年景色更美。

现在,工厂到了晚上有夜灯装饰,成了约会圣地,十分热闹。但在当时的70年代,除了烟雾警报声,来这里还必须做好被煤烟笼罩的觉悟。

仔细想来,从川崎到我现在居住的地方,几乎就一条大道。

每天,我光锻炼就要跑十公里。如果有心,跑到川崎绝非难事。

可是,我却隔了三十年才来到这里。

这么近,却又是如此遥远。

这儿和东京的距离太近,随时都可以过来。反而让人没有回乡的意识。但最重要的是,那么多年来,我找不到回来的意义。这是我的心里话。

如今,我想要审视自己的原点,心情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想要审视川崎这个原点,是因为我想诚实地面对自己的一种表现吧。

最近,我渐渐觉得,“真实”胜过一切。

不论演绎什么样的故事,如果不能表现出“真实”的人类,就没有说服力。

我想成为即便露出自己原本的真面目,仍然能够生存下去的人。

话虽如此,回顾过去,不光是触景生情,追忆往昔。重要的是,审视了过去后,今后朝着什么目标努力,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前进。

走在川崎我发现,自己长久以来不愿回来的这个世界,也有着无可替代之人,无可替代之物。于是我开始思考,自己现在的归宿,究竟在何方。

今后,在将来,我会成为某个人无可替代的存在吗?

对这个人来说,我是她的归宿吗?

虽然不知道有什么样的未来在等着我,但我想成为那样的人。

然后,走向新的人生。

一定也会有痛苦的时候吧。未来总是无法揣测,我是否能够克服难关呢?

但不管在什么时候,只要想起在川崎度过的岁月,我就有继续向前的勇气。

回到川崎,现在,我又迈出了人生新的一步。

第六章  完

Tags:

VOL.64 故友重聚

追忆过去,比起自己一个人,和朋友在一起更容易想起很多事吧。

于是我给Takeichi打了电话。一大早就去上班的Takeichi,现在差不多该到家了。

“我现在在川崎,你要不要过来?”

“我去,我去”

这人太狠了,他的“我去”,不带一丝犹豫。星期六的白天,从千叶家到这里有几十公里的距离,Takeichi却二话不说飞奔来川崎。

我和Takeichi从小学开始就相处很好,他转学过来后,第一次见到他,我问“去不去澡堂”,他毫不犹豫地回道“我去,我去”,当时就觉得这人真是有趣。

干太也带着家人来了。好久没见面,干太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吓我一跳。我们还和中学时代同年级的Mitose汇合,每逢新年会,他一定会来我家,是我的知心好友。

感觉像是在老家开了个小型的同学会。回想起来,虽然我和Takeichi经常碰面,但都是在东京。三十年来,我和他没有在川崎一起走过。

我们三人来到小区附近,我一直接送爷爷的道口处。

小时候看起来非常宽广的道口,现在看来,也还是好大。这么宽阔,难怪步履蹒跚的爷爷走起来费时间了。

道口附近的加油站不见了,我有点失落。一直以来,我都能闻到那股汽油味。记忆之中,爷爷的味道也带着这股汽油味。

穿过铁轨,有个自动售货机。我总是在那里给母亲买香烟。那个自动售货机现在也没有了。

再走远一点,我们来到了几百米开外的鹤见操车场原址。

那里曾经有一个大池塘,我和Takeichi经常在那里抓小龙虾。用醋乌贼当诱饵,陆陆续续可以钓上来二,三十只。

小龙虾放进水桶里,很快就会腐烂,之后处理起来相当麻烦。所以我钓到之后全部让给Takeichi。Takeichi之后把它们怎么样了呢?

国铁转JR变民营之后,鹤见操车场的线路被撤,现在是一大片杂草丛生的空地。周围建有高层公寓和电子相关的工厂。随着新兴川崎的开发,这里宛如另一个世界。

母亲曾经在国铁这里的职工理发室上班,但我想不起来地点在哪了。当时,母亲光靠理发师的收入难以维持生计,还去附近的咖啡馆看门。去那里玩可以领到点心吃,但我想不能经常出入父母的工作场所,所以并不常去。

母校古川小学也没有太大的改变。

踏入校门,记忆复苏。

“那里以前是鞋柜啊”

经过Takeichi的解说,我想起了更多的事。

学校里,有些地方记忆鲜明,有些却完全不记得了。建筑本身还是和当年一样,没什么变化。但对我来说,一些地方像是第一次见到。

小时候我们很爱设立“地盘”。几个同伴聚在一个地方,对外人“禁止入内”。我也不会出入不属于我的势力范围,所以不记得了吧。

校园和从前一样,翻单杠的铁杠,为了省洗澡钱换游戏币,偷偷溜进游泳池洗澡被老师骂的那个泳池,都和当年一个样。听说怕危险,现在没有小孩翻单杠了。

走进接待室,历代校长的照片齐刷刷地排成一排。

我立即认出我们那个时候的校长的脸。想起他在晨会上话真多。好想再见到带我们去北海道的老师,他是我们5,6年级时候的班主任。

走在走廊上,到处张贴着路牌告示。英文,中文,韩文,为了应对国际化用三国语言书写,把我惊呆了。教室里有大电视机,空调房完备,还有电脑房。我们那时候夏天热得热死了,简直天差地别。

但是,不管是冷还是热,当时我在学校过得很开心。

家里杀气腾腾,相比之下学校的快乐,是我最大的慰藉。

换言之,学校对我而言就是个避难所。特别是小学,拥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觉得自己的少年时代过得很幸福。

小学到初中,有很多朋友学坏,吸稀料玩。我虽然跟这些人关系不错,但我自己对这种游戏不感兴趣,没有出手是因为Takeichi等人在我身边吧。

明明已经四十好几了,和Takeichi在一块,心情完全回到了小时候。

现在的小学生,看着我们兴高采烈绕着学校走来走去,一脸莫名。总觉得有点好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