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かわいいなあ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2

PAN卡哇伊,仔细看看,和Lily其实并不太像。尤其是耳朵,可能是面包色一样吧,还有眼睛

说实话,一般没人会这么抱狗的吧,这是抱baby么

感谢pan,因为它,我才会喜欢自己的名字

希望它能多陪伴他一阵子

饭圈就是个邪教啊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1

近日有感,稍微高姿态发下言

想想以前04年那会初混坛子,那时候也没这么厉害吧。还是现在SNS兴盛了,阿猫阿狗都出来了,谁都可以说上两句,所以产生了邪教的氛围?

挺怀念以前的坛子的,虽然我也已经几年没有去过了。习惯了wb,多少人连blog都没了

如果是学生,可以理解想要融入饭圈的心情,类似于找归属感?但如果已经出来工作了,这种东西可有可无好么,谁care啊。打个比方,你在乎比你小的人对你是什么评价?interesting

不过仔细想想,追星党大部分其实也就是学生居多吧,这样想来,我这样的也挺异类的

不过,至少我不会动不动就拿销量说事

现在不知道是什么风气,非要all,只买一张初回的都成了罪不可恕。这玩意难道不是想买就买,不想就不买?

每每看到那些说着“已all,请组织放心”的我都觉得可笑至极。什么组织?哦对了,饭圈就是个组织,翻译过来难道不是,属下已all,请教主放心?

这种大概就是那种一个人不敢去con,非要结伴成行。or以各种理由(没钱没假期)给自己不去看con找正当借口的。

自己不跳出来独立,仰人鼻息的最后也只能成为跟风者。

说实话,all或不all,关别人什么事。

白骑士物语2打不过去,容我发会牢骚。。。

本想今天通关的。。。技能点分配失误,最终boss怎么打都打不过去。。。当然,我试它几百遍一定有可以过去的一天。。。但讲真,打得我心烦气躁,已经不想为了这个并不特别喜欢的游戏耗费太多精力了。。。一天就24小时,真的不想浪费= =

这个比FF12还网游的游戏,非要把网游搬到单机平台上的游戏。。。已经无力吐槽。主角练了个法师。。。然后发现,技能点分配错了。。。要想洗点,要么打到满级转生,要么上PSN花300日元买洗点卡(卧槽)

讲真,这个游戏玩到后来真的让人上火,因为就是个在单机上玩的网游,各方面特么就是个网游,状态界面非常不友好,换装备也好,道具移动也好,傻逼到好想掀桌!简直把我之前玩1的时候积攒的那么一丁点好印象都消耗殆尽了。。。同样是游戏,我真的没有办法接受网游= =

就说那些任务吧,无非是村庄里A托主角带话给B,B再给C,C再给A,这ABC有时候分散各地,有时候就在一块,你说这有什么好传话的!?任务毫无营养。。。一直忍啊忍,从1打到2(1还算好了),到了2。。。地图令人抓狂,城镇里的各色村民另人抓狂,跑到荒野上打个中级别小怪也让人抓狂。。。

仔细想想之前一直没打通的游戏——FF12,那也是个伪网游。。。这大概就是宿命吧。。这类游戏我真的免疫不了

当然,我都打到最后一个boss了,说不定哪天,又有动力继续了。。。毕竟这游戏也就是昨天刚被我捡起来,距离上次记录也过了一年了。哪天写个10年后的愿景,打穿白骑士物语2也算其中之一吧= =

呼。。。吐槽完毕

メンフィスに会いたい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29

机票定好了,票拍好了,不去不行了[笑cry]

感谢shock,没它,我还不知道这部剧的存在呢。

其实我看它的时候已经晚了,上大学了。初中时就把天是红河岸看了,但讲真,我更喜欢尼罗河女儿。《天》那套女主武力至上的调调太过YY了,虽然凯罗尔被抢来抢去也很烦,这也是我一直不喜欢伊兹密王子的原因。不过关键是有曼菲士啊,咱先不去管真正的法老王是不是该剃个光头,但起码漫画里那一套黑长直我简直是要跪下好么!

不过遗憾的是,因为宫X真X参演的缘故?票价简直是飙升。讲真,我对宫同学的印象还停留在当初女友怀孕痛哭流涕说自己不育,所以有孩子真的很高兴的那张脸上XD,此后就再也没关注了。。。基本有他的场次,4000,9000的票炒到2,3w是常事,关键是放出来的人就少。。。

还好我对他不care,咱真是冲着曼菲士去的,管他谁演的

说到这,再次感谢shock,人家9000的位子他也卖13000,导致我现在就算以S席的价格买A席,心理上也不会有任何落差[笑cry]

曼菲士是我少女时代的梦想之一

我最爱的就是这段,跪求务必还原!

希望的曙光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20

今天,突发奇想查了下现在三年签怎么样了。找了家签证中心咨询后赫然发现,原来早就符合条件了,妈呀终于不用每次都为签证的事费心了[笑cry]。不过貌似最近政策又收紧了= =b。嘛嘛,我又重燃希望了。

因为要去一次仙台,我饶有兴致地上网查pass,查到一半就不高兴了。。。再。。说。。吧

而且到底什么时候去呢?尼罗河女儿?虽然时间正好是夏休,但总觉得暑假机票会很贵。。。而且票通上晃了圈,票也比想象得要贵,都赶上shock了。不是号称shock是最贵的么噗噗

9月,虽然可以看TGS,但假期短。而且,夏→秋巡到底啥时出来呢?本来还指望8月呢,结果神宫消息出来我就呵呵了。。。

不管怎样,总是好兆头

四年前,我还觉得去日本是艰难重重,遥不可及的梦呢

四年后,我都可以办三年签了

真想甩给当时的自己看看呀

我也是有在成长的

以前的我,一定会在顺利拿到后才说这番话

现在,我反而会先说出来。能够言出必行,才是真的强大

希望一切顺利~

FANG的主题终于拿到了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7

最近一个月来,每天废寝忘食,终于,终于把心心念念的壁纸拿到啦~~~

要拿到这张主题,必须要拿到“すべてを得し者”的黄金奖杯!!黄金啊,仅次于白金啊,可想而知难度有多大了。。。其实最大的难度在于钱,如果有金手指的话(不知道PS3有没有金手指一说?)

总之,日复一日在伊甸车站前打アダマンタイマイ,用巴妮拉的即死一招,快的话加上召唤20秒就能搞定= =b。基本一个钟头可以拿到7个プラチナインゴット,1个卖掉就是15万,楞是靠这招,把所有人的最高武器都给炼出来了。。。

FF13里最喜欢的就是FANG,物攻女王啊,坐骑还是我最爱的巴哈姆特~~。比起防御,我果然还是喜欢进攻。情愿自己只剩最后几滴血,也要砍砍砍

短期的一个目标终于告一段落,shock也看完了。最近打算重拾英语(这个从08年开始的计划。。咳咳我就不说什么了)

传说中的夏巡还是没有戏,本来想如果开在8月,我就去帝剧看尼罗河女儿,开在9月,我就去TGS。如果不开了,我还有去的必要么?嗯。。。难道没他们,我就不去了?嗯。。。

可是另一方面,我又不想那么快到来。转眼16年都要过半了,太可怕了。

矛盾啊

噗,终于补完了。其实到后面人又懒了,不过比想象中容易,还是很快就完结了。初看的时候觉得好长啊,一路追下来倒也还好。不过仔细想想,却好像追完了一段青春记忆。

这里繁的智商严重下降了么= =。锦和东是瞬间秒懂,又从侧面表现出了三人的心有灵犀,以及繁真的是一个多余(可怜的繁。。)

================================

出道曲表演结束后,又是一轮采访。

记:少年队你们好,恭喜你们出道。

东:谢谢

记:出道曲真不错啊

繁:多谢夸奖

记:这是谁的歌呢

东:植草克秀

记:植草克秀是谁啊,你认识?(女记:不认识)

锦:不认识?

记:哎呀呀,话说回来你们三人关系很好嘛

东:那是

记:有过争吵吗?

锦:家常便饭——啊,偶尔为之,偶尔为之

记:将来的梦想是?

东:自然是演音乐剧啊。

记者退场后。

东:明天我们去找植草吧

锦:找植草?

东:他写的歌这么火,我想早点告诉他,让他开心。之前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如意,这次没问题,他一下子就能有精神了。

锦:走到这一步好漫长啊。失去一个朋友一天就可以,交一个朋友却要花好几年。

东:给他送一把新吉他当礼物吧。

锦:我赞成。除了吉他,我再送他一件法被(happi)当小礼物。他以前就很喜欢夏祭的法被,送了他之后,让一切都一笔勾销。真真正正的happy end。

东:锦完全回到从前的状态了呢,貌似有些回过头了。

繁:是滑过头了(意思笑话太冷了)

这时,山村突然跑了过来。

锦:山村小姐?

山:小克不见了。难道。。。

东:你说什么?

山:你们三个瞒着他,唱了那首歌了吧。小克很受打击,觉得自己的歌被盗了。

东:被盗?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山:我明白!你们是为了他好,这点我当然明白。但是,小克并不这么想。所以,算我求你们了,请不要再和他扯上关系,不要再伤害他了。

锦:那植草他现在?

山:大吵大闹了一番,跑出家门了。

锦:跑出家门?他去哪了?

山:我要是知道,怎么会来这里。

锦:我知道了,总之先去找他吧。其他的事之后再说。

繁:去哪找啊?

锦:我了解他,他一定在东以前提到的可以看见白鲸的海边等着我的挑战。

繁和TOKIO一众跟着锦正欲离去,繁突然停下脚步。

繁:东,一起去吧

东:我不去了。植草跑出了家门,呵,这样就够了。

繁:你说什么?

东:植草气呼呼地跑出了家门,之后交给锦就好。

繁: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这么说呢,植草君可是受了刺激跑出去了啊,你就放任不管吗!什么呀,那我算什么啊。就是考虑到总有一天植草会回来,少年队回到从前的模样,我才加入的啊。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开幕。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进行下去。这是东你告诉我的啊!所以我才那么拼命地做好替补的角色,可你却这么说。朋友可不是这样交的啊!

繁气得想上前动手,被TOKIO一行人拦住。

繁:你不知道吧,TOKIO他们一直在等着我回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三人渐行渐远,这种状态下你居然还撒手不管,叫我怎么相信!

繁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

繁: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我不是一路人。总之,我们现在去找植草君,之后你们三人要怎样都不关我事了。走!

东(独白):植草气得跑出了家门。这样就好,之后交给锦吧。

在海边,繁和TOKIO四处寻找。

繁:找到了吗?

T:没有

繁:怎么办,他去哪了啊。你们去那里找,我再去入江口找找,说是在岩石群。

小克站在崖边,锦慢慢走近,寻找着说话的时机。

锦:。。。植草。

克:不准过来!不准到我这来。

锦:恨我吧,越发地恨我吧。你不是很想打我么,朝我吐唾沫啊,把我的左腿打断啊。

克:别过来,不要再靠过来。

锦:伤害你的人是我,但是,你也在伤害东,伤害身边的人,你明白吗?

克:我伤害了东?

锦:那次事故之后,东竭尽全力想要救我。逼着我站上舞台,给予我勇气。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因为他,我得救了,被他的热忱感动。东,他一心想要救你,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辞。植草,请你明白他的心意。

克:这叫多管闲事。

锦:植草,别骗自己了。

克:不要再说下去了!

锦:你就是个没用的病人。

克:你说什么?

锦:我懂了,你来揍我啊,我随时奉陪。别站在岩石上,过来啊。

这时,繁和TOKIO也赶到了。

繁:锦,你在说什么啊

锦:植草你在干嘛?啊!过来啊。你就会逞嘴舌功夫,根本没胆揍我,不对吗?(繁和山村开始狂呼喊)你不是恨我么,过来啊,懦夫!

小克被激得跳下了悬崖,朝着锦一拳挥了过去。锦一躲,小克扑到了地上。山村赶紧上前想要扶起,被锦拦住。小克挣扎起身,锦出手暗示他的腿。

锦:太好了

克:锦。。。

锦:植草,你的腿不是好了么。刚才你从岩石上跳了下来,跑过来揍我不是么。

小克低着头不说话。

锦:听到你从屋里跑出去的消息,说实话我很高兴。植草还能跑,植草还能跳。植草病好了,你用自己的力量治好了你的腿啊!

繁:听到跑出房门就知道了。。。原来如此,东也是在那个时候明白的吧,所以才会说好。这样啊,这就是挚友的力量啊。长年累月的友谊,就是这么回事啊(转身看TOKIO),有朝一日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

锦:植草,之后轮到你去鼓励东了。走吧。

繁:我也要去道歉。

在屋内独自哼着《光辉岁月》的东,迎来了欢快的众人。(歌词略)

东:植草

克:东,你怎么啦,一个人没精打采的。我的腿好了,都是托大家的福,谢谢。东,之前对不起了。

东:我一直在等你回来。。。阿繁,谢谢你代替植草那么久。

克:阿繁,我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哦

繁:你说真的?

克:。。。嗯,嗯,那是当然。

繁:既然你腿都好了,尽管大家这么地。。。担心(这里繁说错词了,东用头撞繁的肩=v=),大家都在担心你,翻个后空翻让大家看看你精神的样子吧。(众拍手~~~)

克:我大病初愈啊,给我做个示范吧

繁:诶??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锦:阿繁,后空翻是断腿之前的问题了,还有没有别的呢?比如用四小节的舞蹈表达现在的喜悦(众欢呼~~~)

繁:这是个好主意!

克捂着脸笑。

锦:太好了呢

繁:四小节

克:我还是后空翻吧。

锦:他很有趣吧。

克:万一,我的腿又断了怎么办?

东:有阿繁在呢,你就放心翻吧。

克:说的是呢,哈哈哈哈

待克翻好,东举起手吆喝。“各位,明天加油吧!貌似有人录了植草的歌唱呢。再不努力,要被那人超过了。”

~~~伪电台登场~~~

N:大家晚上好,今天同样是在FM青山公开录音棚为您直播。我是您耳朵的恋人,姓No名chin的Nochin。谢谢这么多的人光临。今天真是热啊,在这么热的天,听一首凉爽的抒情曲吧。这首歌的演唱者,到现在还不为人知。传说中的名曲,《光辉岁月》。啊,这首歌的演唱者,如果你听到了我们的广播,请立即打电话到录音棚哦。否则,就真的成了传说中的名曲了哦。不过那样也挺神秘的,倒也不错。下面介绍来信。家住东京涩谷区笹塚的又唱又跳的乌冬粉,感谢来信。晚上好,因为生病,我现在躺在可以看见大海的医院病床上。每天晚上,边看繁星边听这首歌。听着这首歌,涌起了极大的勇气。神秘的歌手,谢谢你(小克笑而不语=v=)。好了,大家喜爱的这个节目才刚刚开始,就要说再见了。明天请继续收听,最后请听,永远的梦幻歌手带来的《光辉岁月》。(我就想问。。。那么少年队唱的那首叫什么= =)

(歌词略)

克:梦幻名曲啊,我们少年队可能永远也超越不了他了吧。话说回来,这首歌真不错呢。

东:嗯,歌是不错,唱得难听。

克:是吗,我觉得挺不错的啊

锦:要我说,歌还行,但这人的舞蹈貌似很成问题

克:在我想象中,他的舞就像蝴蝶那样优雅吧

锦:你在想些什么呀。不过你的脑子里还真是装着幸福的脑浆呢,真想打开来看一看。说不定你是日本第一的怪诞离奇大蟹黄男吧。

东:好了,日本第一的怪诞离奇大。。蟹黄男,该你上场了,走吧。

克:等等,我有点不好意思

锦:你又不是这种人,小矮子。(也是取谐音)

繁将演出服交给克。

克:谢谢。但是,这件对我来说会不会太小了?

繁:这件不是我的,是植草君你的。为了你随时能回来,我没有修改尺寸,直接穿着它上台的。这样,我终于可以穿自己尺寸的衣服了,今天要和它说再见了,给。

克:我也从今天起,和永远的梦幻歌手说再见。

山:我也是,照顾小克的任务,今天结束了。

繁:快走吧

华丽的舞台之上。

东:大家好,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不论是对我还是锦。但还有一个男人,战胜了比它更激烈的战斗。他就是植草克秀。突如其来的意外,对大家来说或许是不幸。可是,是他告诉了我们,不论多么痛苦都要战胜它,活着比以往更能发现幸福。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植草克秀回来了。

小克背对着观众久久伫立。

东:植草,大家都在等你。

锦:走吧

东:大家好,我们是少年队。

正剧完

~~~最后的谢幕~~~

克:谢谢各位今天的捧场,这是我们第六年的音乐剧《SHOCK》。大家感觉如何?我想有很多人心里都在想,阿繁就留在少年队别走了吧(锦和东举手=v=)。不管怎么说,我回来了,对不起。期待下次再见,今天谢谢各位。

东:时间过得好快,已经是第六个年头出演音乐剧了。希望十年,二十年后能够一直坚持下去。请下次再来玩,今天谢谢各位了。

锦:今年和去年一样,也是自己扮演自己的角色,用本名登台表演。因为这个故事,再次确认了我们三人间的团队精神和友谊。以及,排练时未能100%发挥的场景,多亏了各位观众的鼓励,创造了美好的回忆。我们会珍惜之后每一场演出,只要还有余力,就会一直演音乐剧。真的十分感谢大家。

《SHOCK》 完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