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东兴信用会社,一进大门,几个小喽啰就拿着棍棒等着了,一路干倒上到办公室。社长果然战战兢兢地等在那了。桐生稍微说了几句狠话,马上招供自己是受人指使,故意把桐生带到那块空地去的。桐生正要问他主谋人是谁,社长惊恐地朝桐生背后望去。桐生一回头,来人正是刚才和他密谈的久濑大哥(这回名字记住了,堂岛组若头辅佐)

久濑把社长支开,留下桐生一人。他直言要桐生当间谍,问风间套出那片空地的情报。如此,他便将杀人真凶交给桐生。不过他没给桐生考虑的时间,必须当场下决断。桐生当然不同意咯,我还以为要立即开打了咧,结果久濑就这么放桐生走了。

出了大楼,桐生接到BB机信息,料想是锦山,赶紧找个公共电话亭打电话。果不其然,电话那头的锦山说自己正在风间事务所和柏木大哥在一起,让桐生快来。柏木已经猜到久濑肯定是要挟桐生投靠他,然后向风间老大套情报。然而,毕竟收留桐生的人是风间,此次桐生出事,风间难辞其咎。为了避免风间老大受牵连,桐生决定自行去向堂岛组长请示退组,金盆洗手。柏木和锦山虽然劝阻,但桐生一意孤行。

我真的不满意此次柏木的造型啊。。。柏木老兄在二代那销魂的一根烟出场方式简直奠定了我心目中的帅哥标准啊。你好歹也是既一辉之后,神室町第二的帅哥,怎么在这里面像老了十岁= =b,明明应该更年轻不是么

来到神室町大招牌前,锦山开着车把桐生送到堂岛组的事务所。一路上,桐生回想起当年自己不顾风间老大反对,执意和锦山加入黑道时的情景。一旁的锦山也正好想到了同样的事。

风间老大好帅(不过迄今为止各种回忆镜头都没说话!?难不成本作无声优出演?)

锦山,你真的越发三井寿化了

再次感叹,桐生这CP构成。。。一代和锦山,二代和龙司。当然贯穿一二代还有伊达搭档,外加女性CP由美,小遥,小薰。真是和谁都能组CP啊。。。不过话说,好像3代以后就没有特别的CP了??哦对了,小弟力也。。。不过那个真没CP感。。。

桐生让锦山先行离开,独自一人前往事务所请示,久濑果然等在那边。桐生问堂岛组长人在哪?久濑慢悠悠地说星期六晚上8点,老大有爱看的电视剧,没空搭理你(噗)。桐生表示要见组长,久濑一拳打在桐生肚子上,“两手空空过来说退组,到底有没有把黑道放在眼里?”。久濑扬言桐生已经不算作堂岛组的人,要手下把桐生干掉。桐生质疑你竟然未经组长允许就擅自处理组员。不过久濑显然不以为意,桐生表示就等着这句话了,既然自己已经不算黑道,那么也没有道义恪守礼节。于是,打吧~~~

这一路打得还挺爽的,一直打到久濑的道场。看来久濑曾经是拳王啊。我原以为这人一脸boss相,应该到很后面才打的,没想到第一个中boss就是他。正期待他背后的纹身呢,结果这是包青天吗XD

把久濑干倒后,另两个若头辅佐也来了。久濑道兄弟们来的好,快把这小子干掉。两人却不搭理久濑,这时堂岛组长走了进来。看来堂岛已经知道久濑擅自发号施令的事了,组有组规,必须断指谢罪。

久濑断了根指头,一颤一抖地走了出去(总觉得他之后还有戏)。堂岛表示既然身为若头辅佐的久濑已经说过桐生不是黑道,那么从今天起,桐生就算破门了。桐生表示感谢,希望事件责任由自己承担,和风间老大没关系。但堂岛表示桐生已经是平民,这件事和他没关系了,这笔账要算在风间头上。

离开堂岛事务所,桐生非常沮丧。自己不但被破门,还要连累风间老大。大雨中,桐生跪倒在地。这时,面前一个神秘而又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为了和你相遇,我等这一刻等了很久了”。这糟糕的台词XDDDDD


冲这颜,这声音,桐生新的CP我站定了!!!!!

于是,第一章完。

话说,一直一来,每当可以自由行动,我都是第一时间先冲卡拉OK店唱歌,再去夜店泡妹子,闲暇时去录像店看video。结果这作,星辰牛郎店固然是没了,可连那些夜店咋也跟着没了呢??等等,这作是没有陪酒女郎了吗???想看video居然先要上街找性感妹子再寄带子?嗯。。。只能期待这是刚开始,后面就有了吧。

Tags:

我对如龙兴趣最高涨的应该是在08年,其次是12年,现在快降到冰点了= =

0出来后,没有买的心思

买来了吧,没有玩的心思

但,毕竟是如龙。。。

幻水死透了的现在,FF在歧路上愈行越远的现在

也只有大如龙是人生慰藉了

这次的作品年代设定在了80年代,桐生还没顶替锦山进去蹲大牢。可是,不得不说,1代和2代里的桐生才叫真的嫩,现在的建模。。。跟着5代走的吧,一看就是驴脸啊= =

故事一开头吓到我了

这是看图说话吗??这是看图说话吗??这是看图说话吗??

我原先认为如龙是个ACT,后来发现是个RPG,但我万万没想到,有朝一日它会变成AVG

这种背景静止不动,只有对话的方式,真的让人穿越到乙女游戏上去啊= =

不知道是制作方新的尝试还是什么,反正怎么看怎么怪。。。我不信如龙会没钱做过场动画!

刚开始,桐生接了个小任务,帮某借贷公司教训了一个欠钱不还的人,把他狠狠打了一顿。然后和锦山汇合(锦山在里面的造型彻底三井寿化了orz)

锦山看起来混得不错,带桐生去卡拉OK店唱歌,还告诉桐生,黑道也要靠衣装才能唬人。另外,言谈中还提及他们的养父,风间快出狱的消息。

第二天,新闻报道了杀人事件,死者正是桐生教训的那个人。很快,桐生就被堂岛组的人叫过去了。三大佬(名字还记不住)叫桐生识相点自行去自首,既然出人命了就要负责,去自首前记得留根指头和堂岛老大报备。桐生表示人不是他杀的,他只是揍了一顿。新闻上说那人是死于枪杀,他根本没带枪。三大佬中威望最高的一个(orz名字不记得,玩到后面应该记得了吧),让其余人先出去,留下桐生密谈。

原来,他们一度怀疑桐生是受了风间的指示。因为死者死的地方太微妙了,那里是繁华的神室町里难得的一块空地(那会还没千禧塔的存在呢),大家都摩拳擦掌等着接手。堂岛组长甚至表明,谁要是能献上那块宝地的所有权,就让他做堂岛组的若头。如今那里死了人,要想得到土地就变棘手了。但是看桐生的反应,看来他并不知道其中的关系。

然而,毕竟,人是在桐生离去后死的,为了洗刷冤屈,只能找到当初依赖他的借贷公司查明究竟了。

嗯,所以我就玩了个开头,先记录一下,省得到时忘了剧情。

如龙0有个变动,不再像以前那样打人直接拿经验值了。而是,打多少拳,拿多少钱(笑死)。一开始我还想,钱来得也太快了,动不动就几十万了。后来教学模式开启,一个老头说你要把钱投资到自己身上,于是状态画面一打开,瓦擦各种技能全都要靠扔钱来修炼。动不动就几百亿!!!果然是物欲横流,泡沫经济的写照啊

另外,由于那个年代没有手机(笑),于是改成了BB机。还没说,有些暗号还蛮好玩的,算是增长小知识吧。比如72410? = なにしてん?

Tags:

写给自己

Posted by: garnetin 生活随感
17

等哪天51结婚了,我再把这段翻出来看

为了让自己有心理建设,我给他安排了山田和优太这两个备胎

安排的时候,只是纯粹地想,如果我不追51了,我还能追谁?

脑内搜了一圈,山田的颜符合我的审美,他之前那个“伪一公升”的SP,我常常看成51,于是当选

哥哥扭蛋里,看优太很顺眼,于是当选

从辈分上来说,51,山田,优太,正好排好了

即便51结婚了,还有山田,即便以后山田结了,还有优太

这三人一同结婚的概率,等同于世界末日吧= =

嗯,我就这样排好了

然后不经意间发现,后两者似乎都很喜欢前者呀

再次感叹自己的眼光,或者说审美,果然永远不会变。

自打福山那出之后,我决定开始坚持自己的原则了

对东山,感情是淡了。但不管怎么说,即便将来不看他的片子,不去看他的演出,只要他在web上的fan互动环节一直做下去,我都会继续关注吧。不像是追星,更有种做笔友的感觉,有时候真的有问题想问他,有时候只是想写些什么让他知道,发过去之后,一桩心事就算了结了。所以每每收到回复都是意料之外的惊喜,虽然收到次数多了后,也开始无感了(汗)。但真的,我很喜欢这样的模式。反正web全员都能看,就当是为了KK留着也好,还可以和higashi互动。

但,毕竟,他已经婚了

我可以继续关注,但不会把钱花在已婚男人身上

这两天想通了很多事

如果51有一天结婚,我真的会祝福,百分百真心

然后,挥手说再见

相忘于江湖

希望我可以说到做到

VOL.9 母亲的再婚

刚开始,我叫那人“叔叔”。

当时是小学二年级。母亲问我,“你想要爸爸吗?”

连亲生父亲的名字和长相都不知道的我,意识到那个人是母亲的恋人。

一到晚上,等我和妹妹睡着后,母亲便会悄悄地出门,去见那个人。

我总是在床上屏住呼吸,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

面对母亲的提问,小时候的我还是有所顾忌,答道“我想要爸爸”。

年幼的妹妹则摇头道,“我不要”。

但我是家中的长子,当时的气氛又很微妙,不这么回答,情况就更糟了。

最重要的是,母亲看上去很高兴。

事后我常常在想,如果那时候,我也像妹妹一样摇头说不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之后过了一年,那人开始住到我家。我更加顾忌,开始管他叫“爸爸”。

我这么叫他,那人显得很害羞,刚开始的时候对我们真的很好。

他是开货车的司机,那双粗壮有力的手臂简直帅呆了,当时正好流行菅原文太的《货车野郎》系列。

我越发顾忌,晚上不能进母亲的卧室。

然而,我家就两间房。从我们的双层床去上厕所,一定要经过母亲的房间。

我总是和妹妹忍住不上厕所。

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母亲和他正式结婚了。

当时我坚持保留“东山”这个姓,绝对不改。

三岁的时候父母离婚,我已经改过一次姓了。再改,我不能忍受。

因此,对方改了姓氏,成为了东山家的上门女婿,对此我很感激。

他比母亲小四岁,二十来岁头一次结婚,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的不知所措,现在的我也能够理解。

他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摸索父子情,来教育我们吧。只因母亲单眼失明,他从小受尽欺凌,所以希望孩子们在力量上能够服众。

然而,他的想法,和我们的想法差距过大。他的热心,在还是孩子的我们眼里,就是恐怖。

没做饭,稍微顶嘴两句,马上就一拳头打过来。

刚开始明明那么友好,做法却日益粗暴。可能是自己的教育方针起不到效果所以气愤难平吧。过了一年他的酒量也上去了,喝醉后嚷嚷着“混小子!”,不由分说就揍过来。

他对妹妹也下得去手。

母亲也挨打了,一直在哭。

尽管如此,母亲还是对婚姻抱有幻想,总是对我说“是你不对”。可能是因为她不想承认,刚组建的家庭再度分崩离析吧。他们俩离婚,是在我二十岁的时候。

当时在学校,体罚也是理所当然。但是,不管理由如何,借着酒劲打人实在说不过去。

即便我想反抗,但那双粗壮的手臂,小孩子又如何招架得住。

我的心情仿佛坠入无底深渊。

现在,每当在新闻上看到那些遭受父母家暴的孩子引发的案件时,我都会想起那时候的自己。

逼到走投无路,对父母抱有杀意的小孩的心情,我能够体会。

为什么母亲喜欢的人偏偏都是酒鬼。我恨母亲。

尽管如此,最终站在我这边的人,也只有她。

好不甘心。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从母亲的钱包里偷钱。

但还是被发现了,又被父亲揍了个半死。

唯一开心的就是在学校,和我有相似经历的朋友有很多。

我不想待在家里。

然后,一个念头涌上心头,好想快点离开这个家。

Tags:

higashi对小克所做的行径,要是放到现在,在网上绝对要被喷死了吧。人家的东西,不好随便乱碰的哦

VOL.8 爱空间胜过物品

人的性格,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受这个人最初被赋予的空间大小有关。至少,我的情况是这样。

双人床的下铺,和小小的学习桌。这是在只有三榻榻米和六榻榻米外加厨房的市营住宅中,被赋予的只属于我的空间。

第一次给我买学习桌是搬来这里后过了很久的事了。木质的桌子,把抽屉的盖子展开后可以拼成桌子。我真是乐坏了。

毕竟,这是除了睡觉的床之外,我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空间。

只不过,虽然是自己的专属物,但由于空间异常狭小的缘故,我必须不断思考如何摆放物品最为合理。只要有一点杂乱,空间立即就没了。

加上与生俱来的天性,我成为了思考合理的整理整顿,讨厌脏乱的人。

与其说我“爱干净”,不如说我对填充空间的执着胜于他人。

例如,东西怎么叠,可以装进去多少?我可以像这样精打细算。

从小到大,包包里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没有一丝杂乱。

我不会增加东西。

每增加一样就减少一样。

毫不怜惜地放手。

不是说把它扔了,而是送给别人。

我从小就有这样的想法,虽然几乎没人给我买玩具,但如果多了就送给朋友。

现在因为工作的关系,衣服动不动就多出来。我会把它们一股脑让给后辈或是朋友。

挂在衣橱里的衣服,我会把它们都整理在一条线内。

可能我本来对物品就不讲究吧,所以对名牌没什么兴趣。

举个例子,就算得到了高档手表,但在工作和健身的时候,我都是交给经纪人保管的。这样一来,几乎没什么带在身上,就算拥有也没有意义。

另一方面,虽然价格便宜,但如果是我喜欢的东西,我会一直使用同一款产品,不会厌倦。

当然,重要之物是想要留在身边的,但毕竟,回忆已经珍藏在心里了,留不留一样吧。我在心里如此划分。

除非碰到特殊情况,对我来说,保持空间的美感更为重要。

不过,这个习惯在我家只有我有,家中被整理的也只有我的桌子。

本来我家就小,比我小三岁的妹妹,连我那样狭小的空间都没有。

之后,我住进了杰尼斯的宿舍,和植草(克秀)同住一室。植草是那种房间很乱也不会在乎的人。

他的父亲给了我们一个大衣橱,趁植草不在的时候,我把塞不进衣橱的衣服都处理掉了。

然而,里面有一件在我看来破破烂烂的衣服,其实是他一直很宝贝的手织毛衣。

像球一样性格圆润的植草,这时候也发飙了。“higashi你个混蛋,居然把它扔了!”

冰箱里,我不会放入多余的食物。

从小饿肚子饿惯了,给我吃什么我都吃得很香。

每次肚子饿了,就去找在鹤见操车场理发店工作的母亲,理发店旁的食堂里可以吃到剩下的火腿三明治和鸡蛋三明治,我可高兴了。

不过现在,冰箱里我不会放过期食品,更不会沾口。

可能有人会认为这么做“太浪费”,但我的工作,身体是本钱。万一吃坏肚子了,会给很多人添麻烦。

想到这,作为自己最起码的责任,过期食品绝对不沾。

健康的肉体比什么都重要。

也许是因为自小欲望得不到充分满足,所以都集中到那里去了吧。

Tags:

VOL.7 “猛龙”的肉体

“这是啥!?”

看着电视,我惊得目瞪口呆。

画面上的那个人,肌肉隆起,腹肌清晰完美,目光如炬,用肉眼看不清的速度飞快地将混混踢倒在地。

这个人就是在《周三剧场》播出的电影《猛龙过江》中,集制作人、导演、编剧、主演于一身的李小龙。

第二天,我所在的小学三年级的教室,所有男生都在模仿李小龙。发出“A-CHO~”的怪声,学他高踢腿。

这也证明了他的身手给我们带来了多大的冲击,瞬间就被感化了。

对我来说,他是既王贞治之后第二个超级明星。

然而,这时候李小龙已经不在人世。

在了解了他的作品,以及他年仅32岁,波澜壮阔的一生后,少年时代的我迷上了他。

不知为何,男人这种生物,一言概之就是迷恋“完美的腹肌”,这大概是全世界通病吧。

被说成是“肌肉男”,也不过如此。如果一个人能够练出清晰可见的六块腹肌,就会觉得“此人天下可敌”。

李小龙正是利用了这种心理的演员。

生在种族歧视严重的美国,由于亚洲人的身份无法在好莱坞担当主角。李小龙拼了命地锻炼自己的肉体,意图在那份强大上体现出亚洲人,中国人的精神。

对他而言,肉体正是反抗严重种族歧视的力量的象征。

换言之,是极其强烈的反抗精神的体现。

得知李小龙的气概后,比起肉体,我被他的思想深深吸引。

经历了巨大的挫折,以此为契机冷静地思考下一步如何行动,得出答案。

身处逆境之中仍然选择前进的生存方式,和王贞治有着共通之处。

有趣的是,李小龙曾经生过场大病,无所事事靠看哲学书籍打发时光。

大学也念了哲学科。从那时起他对中国哲学产生了兴趣,钻研武术,直到自创了截拳道。

我再次受到李小龙的影响是在《周三剧场》过后十二年,出道两年后,极其忙碌的时期。

可能是因为疲劳加上压力大,我得了斑状脱发症。

医生建议我,“做做仰卧起坐,让血液在脑部多流动就会好的”

我一边回忆李小龙,一边努力做仰卧起坐。脱发症立即就好了。声音发得出,舞也跳得利索了,好事接连不断。

同时,我还想起了李小龙生病时看哲学书籍的事。于是,我也开始尝试读尼采等人的哲学。

虽然不能说还记得这些内容,但可以让自己振作起来。

我还第一次读了莎士比亚等古典名著。

了解了这些古今中外伟人们的事迹后,我发现了一件事。

他们都在内心制定了一条规则,并且严格地遵守。

我又一次想起了李小龙,为自己定下了每天做1000次仰卧起坐,每月跑100公里的规则。

这么做不光是为了健康,我希望能做一名自由操控肉体的演员。

自那以后,我没有一天缺勤锻炼。

配合最爱的迈克尔杰克逊和Prince的歌,各放8分钟去做仰卧起坐,就可以做1000次。我已经形成了这样的体系。在地板上或者房间的角落,只要有一小块地方能让我弯曲身体,无论在哪我都可以开始。

不管是感冒还是去国外,绝不妥协。虽然被视为“怪人”,我毫不在意。

就像李小龙所表现的那样,对演员来说,肉体即是灵魂。

Tags:

VOL.6 外公的节奏

搬到川崎市的市营住宅后,我的活动范围扩大了。

母亲在鹤见操车场的职员专属理发店工作,肚子饿了我就去她工作的地方,吃附近食堂的剩菜当零食。

我还躲在货运火车之间玩过捉迷藏。

在操车场池塘抓了很多小龙虾。

附近残留着战争年代留下的防空洞,我常常钻进去玩。黑暗之中,我记得摸到过人的骨头。

我还特喜欢高处。以前拍的照片,大多数时候我都是站在高台上双手交叉。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不要命的游戏我也玩过。

悄悄爬上家附近小区的屋顶,从一幢楼跳到另一幢楼。

如果没跳好摔下来的话,必死无疑。回想起来都要冒冷汗,但当时的我却无所畏惧,不断重复着这个危险游戏。

加入杰尼斯后,在重建前的东京宝冢剧场举行的小俊(田原俊彦)的演唱会上,作为伴舞的我,还跨越过交响座席区。

直到最近,我不再跳来跳去,跨来跨去了。过了四十岁后终于安定下来。

小时候,我觉得自己就是“奥特曼”,“假面骑士”,所以才那么喜欢跳吧。

我还学假面骑士围过围巾。

在《奥特曼》系列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带点阴暗面的赛文奥特曼。

当然,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他的阴暗其实反应了越南战争下的社会状况。

附近的川崎大师寺庙我也经常去玩。那里的池子栖息着从庙会路摊逃出来的乌龟,我偷偷摸进池子里抓那些绿龟。

可是,我的行径被住持发现了。“你这个小鬼!”,他狠狠抽打我的屁股,训斥了一番。当时的我天真地想,“小鬼被老和尚骂,真是好笑”

之后,每次杰尼斯新年祈愿,都会去川崎大师。见到大住持的时候,我向他坦白了当年的行径并向他道歉,同时也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缘分。

或许这就是乌龟牵线的缘分吧。

小学的我虽然常常跳来跳去,但另一方面,我还要陪得了脑溢血后行动不便的外公去澡堂,日复一日接送他来我家。

对我来说,他让我体验到了另一种截然相反的节奏。

人随着年纪不同,节奏也跟着不同,

我的节奏,和外公的节奏,明显有差。

外公的节奏,总是很慢,很慢。

刚开始常常不适应,后来隐约感觉到,只要让自己的节奏去适应对方,不同年龄段的人也能够友好相处。

现在想来,不管是对演员来说,还是从生活的角度来说,节奏感比什么都重要。

心跳的节奏不一,人各有千秋。

快节奏的人适应慢节奏的人需要的是宽容,这点尤为重要。

若山富三郎先生曾经对我说过,“演员的工作就是等”

即便自己很想早点演,但在所有工作人员准备就绪前,如何去忍耐。

绪形拳先生也经常对我说,“演员必须具备能够长时间等待的胆量”

亚历克斯·哈利所写的美国电视剧《Roots》被我视为演员的圣经反复观看。

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在日本上映,让我从此扎根。

故事从主人公昆塔-肯特被人从非洲掳来当奴隶开始,讲述了几代人的遭遇。

不同年龄层的演员纷纷登场,释放出各自不同的节奏,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令人惊叹。

这部作品教会我演技之上节奏的重要性。以及,人都有自己的根。

外公的节奏。

我从中收获了最重要的事。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