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水浒传2外传Vol.1第二章——理由

第二章和正传主角三人组有关,所以我也记得格外留心。因为我每次都是玩好一章后写一章,所以情节的回忆主要看我对哪方面兴趣多点(汗)。比如青雷与熊男哥俩好的台词我就几乎全记住了orz,但越到后面反而越模糊。有些记不清的我就一笔带过啦。

===============================================

幻想水浒传2外传Vol.1第二章——理由

失去了谢拉这个“真纹章的线索”,纳修不得不按照原定计划来到都市同盟的中心城市缪兹市,等待哈鲁摩尼亚的联络员接头,告诉他下一步的指示。最重要的是,得给他路费。

在缪兹市门口,纳修正烦恼着自己的将来,全然没注意到门卫的问话。身后的男孩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大叔,你快点把通行证拿出来啊”“。。。什么大叔,我才22岁诶”“我管你是不是22岁,你快点向前走啊”。纳修一回头才发现身后排成了长龙,大家都在冷眼看他。递给门卫哈鲁摩尼亚伪造的通行证后,果然没有丝毫怀疑便放行。门卫解释说因为早上有孩子冒充父子被抓,所以现在查得严了点。

走在缪兹市大街上,刚才在身后的男孩追了上来。男孩名叫汀普特,他听出纳修有北方口音。纳修蒙混说自己常年在哈鲁摩尼亚走动,可能沾染了一些地方口音。交谈中得知汀普特是地图职人,目标是画出世界地图。他向纳修提议两人和住一家客房,费用均摊。正好纳修身上盘缠用尽,自是求之不得。

两人走进胡同中的一家旅馆。这家旅馆二楼是客房,一楼则是酒馆。纳修注意到吧台附近坐着两个佣兵模样的人,其中身壮如熊的男子说“他们不会又被抓了吧,算算日子该到缪兹了。”一旁的蓝衣男接口“你有没有给他们通行证啊?”,“当时的情况下,能说出碰头地点就很不容易了,哪有空给那玩意啊”。蓝衣男又问“那你和阿娜贝尔市长说过了吗”。熊男立时无语,支支吾吾道“反正没通行证也行的吧,总归有办法的。我今晚去找下阿娜贝尔。。。”见状,蓝衣男也知道了大概,“别怪我旧事重提,托兰共和国那次你也没去通知。。。”

纳修是无意中听到两人对话的。当他听到缪兹市市长阿娜贝尔的字眼时,料想他们的来历不简单,便向酒馆老板娘雷欧娜点了杯啤酒,坐在大个男身后竖起耳朵偷听。只听蓝衣男又道“阿娜贝尔市长公务繁忙,你可不要贸然打扰人家。”大个男咧嘴一笑“没事,我带了瓶好酒当见面礼。你也来吧,一起喝热闹点”。“不了,”蓝衣男拒绝了邀请“我跟她不熟。而且,打扰你们俩也不好。”大个男一听急了,连忙解释“你不要瞎猜,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你想想也知道了,你我都是不起眼的佣兵,人家是缪兹市市长。我也就是靠着过去那点交情偶尔和她见见面,仅此而已。”蓝衣男打趣道“你怎么突然那么认真啊。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个人和风花雪月还真没什么关系呢”大个男不爽了,反驳道“我自然不像你,走到哪都有女人追。”蓝衣男不甘示弱“我又不是高兴让她们追的,还有我说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什么胖,这叫肌肉!”话音刚落,只听身后“咚”一声,原来大个男动作太猛,把正在他身后侧耳倾听的纳修一胳膊撂倒了。

等到纳修清醒时,已经身在二楼的客房,身旁是一脸担心的汀普特。听汀普特说,是那两个佣兵把自己扛上楼的。汀普特认识那两人,大个子叫维克多,头上绑绷带的叫菲力克。纳修来到楼下,想向雷欧娜打听两人的事,却被巧妙地绕开话题。纳修自知此女不简单,便出了旅店四处游逛。

这里有幕雷的,纳修正在大街上走着,突然被人撞倒。一看是正在跑步的豪泽(那样子好傻)。豪泽提醒纳修走路不要想心事,就继续跑步去了。纳修看着他的背影感叹道,“他在跑马拉松吗?大城市里的人果然与众不同啊。”

走在大街上,纳修遇到了个小女孩。无论问她什么,女孩都不开口。畏惧的神情让纳修想起来了往事。女孩突然伸出手抚摸纳修的脸庞,让纳修心中一动“你是个坚强的孩子,对待别人还能那么温柔。如果那时的由莉有你一半坚强就好了”。这时,远方突然传来少女的呼唤声,还没等纳修回过神,就被重重地压倒在地。

少女原来是来找小女孩的。为了答谢纳修照看小女孩比莉加,叫做奈奈美的少女自告奋勇要请纳修尝尝自己的手艺,不由分说便拉着他回到旅店。一进店,奈奈美就向老板娘嚷嚷“雷欧娜,厨房借我一用哦”。雷欧娜的神情颇为复杂,“可以是可以,你要亲手做。。。菜?”不消一会,奈奈美便风风火火地端上刚做好的牛肉炖锅。四溢的香味不禁让纳修精神一振。刚要动勺,瞥眼瞧见雷欧娜欲言又止的眼神,纳修当下起疑,“该不会有问题吧?。。。不会的,这么香的菜要是难吃的话,做菜的人某种意义上也是天才了。”放下心来的纳修随即啊呜一口吃下去,其结果可想而知=v=

当纳修再度醒来时,又看到了一旁的汀普特。这下连他也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撞上霉运了。汀普特交给纳修一个信封,说是在窗户下捡到的。纳修一下子来了精神,赶忙抢过。汀普特又好气又好笑“你急什么,我又没偷看。”关于这点纳修再清楚不过,因为信封经过特殊处理,如果不按一定顺序打开,里面的内容会连同信封一并烧掉不留痕迹。按照信上的指示,在缪兹国境附近的海兰德军中有人企图使用兽的纹章,故命纳修前往调查。然而悲剧的是,信封里竟然没有附路费!

接到新指示的纳修,下楼准备离开旅馆。正巧看到奈奈美和两名少年正向先前遇到的小女孩比莉加告别。他们似乎有任务在身,故暂时将比莉加托付给老板娘照顾。看到少年眼中诀别的眼神,纳修不由地在意起来。向雷欧娜询问两人的事,得到的回复却是两人是出去跑腿。不过现在的纳修也没功夫管别人,在白鹿亭住了一晚后,便来到了海兰德驻扎在缪兹国境附近的营地。

轻松打倒一个侍卫,纳修换上海兰德军服,开始侦察工作。就在此时,一名军官模样的人(劳德)叫住了他“你在那干什么,仓库的交接时间早过了”。“是,我马上去!”纳修赶忙前往仓库,以免引起怀疑。刚到不久,就有一个士兵领着两名少年前来。纳修一看差点昏倒,心想“现在的跑腿工作都能跑到这里来啊”。原来那两人正是先前在缪兹旅店见到的少年,他们看起来相当紧张。放他们进仓库后,纳修趁机离开四处打探,同时祈祷那两人不要被王国军抓到。看情形,他们应该是都市同盟的奸细,派小孩子做奸细,这点纳修并不认同。

这里一处搞笑的,纳修潜入某帐篷内,外面突然响起嘈杂,纳修料想两小子被抓了,就在帐篷里等风波过去。期间四处搜搜摸摸,突然被他摸到一个软绵绵的东西。此时一阵风吹过掀起帐帘,光线透射进来,纳修发现,他摸到的是从地底探出头来的穿山甲。。。旁白“外面的喧嚣已经退去,而我内心的冰冻过了很久才消失”——爆笑=v=

纳修刚从帐篷探出头来,就被人逮到。原来刚才有奸细混入,劳德队长率队捉拿去了,所以现在人手不足。纳修按照指示来到一处大帐篷内,发现里面布置豪华,看来非富即贵。此时,帐帘被掀起,走进一名华服少女。少女见到纳修很是奇怪,纳修谎称自己是来打扫的。“打扫?奇怪了,哥哥一向不喜欢别人动他东西。。。”见少女起疑,纳修连忙思索脱逃之法。“是的,已经打扫完毕,我告退了。”望着屋内的狼籍,少女更是纳闷“这就叫打扫好了?”纳修无言以对,然而少女似乎并未放在心上,“你给我倒杯水吧,刚才说了太多话有些渴了。”

无奈的纳修只好留下伺候少女,此时他已知道眼前的少女正是海兰德的吉尔公主,狂王子的妹妹。像她这样尊贵的身份为什么来到这里呢?不过眼下还是逃命要紧。纳修刚退到门口,杀气甚重的男子突然闯入,打乱了他的计划。此人正是海兰德的狂王子卢卡。卢卡瞧见一旁的纳修,一剑扔了过去,情急之中纳修慌忙躲闪。卢卡吩咐纳修去把剑好好洗洗,再端壶酒上来。

纳修不敢暴露身份,只得听从吩咐。卢卡将酒一饮而尽,问向坐在对面的吉尔“你来干什么?还是来说那一套的吗?”吉尔怯声开口,“皇兄。。。你身上又有血的味道。。。”。“那是当然,这里是战场。你不喜欢大可不必出宫,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吉尔闻言并未退缩,“战争。。。不就是皇兄你挑起的吗”。卢卡不耐烦地说道“安逸能诞生出什么?那个和都市同盟缔结条约的软弱男人又得到了什么?”,“话虽如此,也不能自己挑起战端。”卢卡打断了吉尔的话,“吉尔,。。。你是清楚我的,清楚我的欲望。”吉尔急忙劝阻,“可是,皇兄。。。即便这么做母后也不会回来了。”此话似乎触动了卢卡的神经,他一把揪住吉尔的头发大声呵斥,“你的头发,你的眼睛,你的唇,要不是这些还留有母后的影子,我一定亲手勒死你!”纳修在旁边看着这对兄妹的争吵,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就在这时,门外再度传来喧哗声,劳德进来报告抓到了同盟的奸细,纳修一看正是刚才的少年之一。而吉尔见到少年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卢卡认出眼前之人正是当初在佣兵营见到的少年,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少年将头扭到一边“。。。乔伊”。一旁的劳德立即献媚“他是和我同乡的乔伊=阿特莱德”。“阿特莱德?这不是卡罗的名门望族么”听得卢卡这么说,劳德更是来劲“是的,他是阿特莱德家的长子,不过现在被赶出家门了”。卢卡走近乔伊,“海兰德的名门居然去做都市同盟的奸细,谬兹的母猪看来也无计可施了,才会派你这种小鬼来”。“你竟然这么说阿娜贝尔市长!”还未等乔伊说完,卢卡将一柄短剑塞入他怀中。“看来你跟她认识嘛。我有个好主意,你就用这把短剑去杀了缪兹的母猪吧,这是对她最好的死法了。”乔伊一怔,当下严词拒绝“我不会这么做的!”“小子。”卢卡饶有兴致地看着乔伊,“你背叛了你的祖国,你的城市,你的家,究竟想做什么?”乔伊无言以对。“是吗。。。那么你和阿特莱德家就视为反抗布莱特王族的叛贼吧”。乔伊一听急了,“等等,我已经和阿特莱德家没有关系了!”。“哼,你身上流的血可不是说断就断的。”卢卡下令将乔伊关押起来,让他冷静一个晚上。吉尔在旁幽然开口“哥哥居然会放过奸细,他又没保证一定杀了阿娜贝尔。”卢卡则回答说不想再看她愁眉不展了,除此之外还有个理由。“那小子的眼睛里有股霸气”。最后,卢卡对吉尔扔下一句“你回去陪着那个老不死的吧”。

深夜,纳修来到乔伊被关押的帐篷看望他。这里有个分支,一是乔伊告诉纳修独角兽部队遇袭的真相,所以他憎恨卢卡,憎恨背叛了他的这个国家。可是,今天再见到卢卡时,他的内心却产生了恐惧。他不是害怕卢卡,而是怕自己可能已经被卢卡的强大吸引住了。在纹章祠堂对力量的渴望或许也是受到了卢卡的影响吧。而且,他也放不下海兰德,因为那是他母亲生活的地方。另一个分支是吉尔夜探。

吉尔端坐在双手被缚的乔伊面前,开口说道“这是我们第三次见面了吧。在卡罗第一次见到你时,没想到我们之后还会再见面。”乔伊低下头避开吉尔的目光,“这并非我所愿”。吉尔看向他,“是啊。。。那你为什么要做奸细?因为不能原谅海兰德?”见乔伊默不作声,吉尔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独角兽部队遭遇的事,所以,我也能理解你憎恨海兰德的心情。。。”“我不是恨海兰德,”乔伊终于开口,“现在也是。。。就算没有地方回去,我也不会丢下海兰德,丢下母亲生活着的国家。只是,战争带来那么多的不幸。我现在对海兰德的感情,远不及我对战争的仇恨。”“你真善良,明明你自己也背负了那样的不幸。”吉尔的一席话让乔伊再度陷入沉默。(关于乔伊和吉尔的这段对话,我记得不是很清了= =b,以后如果还打到再补完吧。我又重新打了这一章,差不多都补完了吧=v=)

最后,吉尔命纳修解开乔伊手上绑着的绳索,放他逃出营地。乔伊冷冷地说“我不会领你情的。。。”可吉尔并不在意,“那是你的自由,你走你的路吧,哪怕双手沾满鲜血。”“我会用我的方式结束战争,不,是让这里不再有战争。如你所说,我做好了背负罪名的准备。只不过,”“只不过?”最终,乔伊并没有将话说出口。“我们还会再见面吗?”吉尔向乔伊露出了笑容。乔伊看向她回答“有缘的话。。。”离别前,纳修问乔伊,“你还留着卢卡给你的那把剑吧。”乔伊则说此剑是对他的惩戒。(可以看出此时的乔伊并不打算刺杀阿娜贝尔,至于他后来为何改变主意,恐怕乔斯顿都市同盟丘上会议给他很大刺激吧= =b)

刚放走乔伊,一回头就看到卢卡在身后。纳修赶紧解释,是吉尔公主要求放人的。“这事我知道,我是来抓更大只的老鼠。”看来卢卡已经猜到纳修的身份。“我当时扔剑过去是真想杀你的,而你却躲过了。这等身手可并不多见。”三两下,纳修便败在卢卡手下。不过卢卡似乎并不打算杀纳修。“回去告诉哈鲁摩尼亚的秃驴,海兰德听他们的话,我卢卡可不会听”。纳修不禁感叹,此人若是得上天相助,平定天下也决非难事。

回到缪兹市的纳修,在城门口见到奈奈美、比莉加和另一个少年正在焦急等待乔伊的归来。奇怪的是,乔伊明明比纳修先一步回来,难道他在路上又发生什么事了?很快,乔伊回来了。比莉加见到乔伊,立即扑了过去,两人紧紧相拥。见到此情此景的纳修,脑海中突然浮现过往的记忆,狼狈地离开。此时此刻的他,内心充满了对乔伊的嫉妒之情。

就在此时,一只怪鸟突然飞到纳修面前,原来它就是纳修在都市同盟的“联络人”多敏格斯。纳修的冒险之旅还在继续。

“幻想水浒传2外传Vol.1第二章——理由”的2个回复

  1. 原来如此 :点头:
    一直因为看不懂日文而错误的脑补剧情的我,终于有了走上正道的一天了

  2. 其实我也有脑补啦(毕竟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且我也记不住那么多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