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不喜欢外传2,更喜欢外传1。也许是因为1里更多是关于2代正传的内容吧。但玩过3之后,我渐渐对2里涉及的纳修与哈鲁摩尼亚的故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konami真是伏笔不断啊- -)。所以关于外传2,我会争取记下每一句话^_^(虽然有时候真的很懒- -)

这章提到了卡妙和艺人三人组的过去,是两个分支,我并到一块去了。另,如果先前继承前代记录的话,里面同盟军和根据地的名字就会变成玩家自己取的了。这里我还是统一同盟军了。。。

第一章 荣耀(下)

盗贼首领释放的火球摧毁了整个广场,所幸艾丽等人及时引导,大部分村民逃到森林躲过了一劫。然而,由于将符咒的威力都用在了保护玛姬身上,卡妙伤得并不轻。在玛姬的悉心照料下,卡妙终于苏醒了。

“玛姬。。。太好了。。。你没事”

卡妙醒来后,第一句话关心的便是玛姬的安危,这让玛姬深受感动。两人的关系也引发了众人的猜测。原来,卡妙与玛姬是青梅竹马。卡妙的故乡在卡玛洛骑士团领地,而玛姬则是交易商的女儿,两人自小玩到大,直到卡妙加入了玛其路达骑士团。

“原来你加入玛其路达骑士团的传闻是真的。。。那么,你也在与同盟军对抗吗?我听说玛其路达骑士团陷落了。”

听到玛其路达的字眼,卡妙有些恍惚。曾经对着胸前的徽章发誓效忠的骑士团,如今已如同遥远的记忆。“很遗憾,因为某个放不下别人的热血汉,我不得不背弃了对骑士团的忠诚。在那之后,我在都市同盟军手下做事。”卡妙向玛姬道出了自己的遭遇。

“什么?你在。。。同盟军。。。”玛姬的表情突然蒙上一层阴霾,支支吾吾地若有所思。不要说卡妙,所有人都注意到了。大家三缄其口,也不再多说什么。寂静之中,盗贼头目留下的话再度涌上各自的心头。

“咚咚咚!“急速的敲门声打破了沉默,随之而来的还有老者威严的嗓音。“玛姬,你在吗!”

玛姬慌忙起身,赶至门口。“克拉特村长,里面还有病人,请您小声。。。”

“我知道!就是听说有同盟军的人在,我才特意赶过来的!”声音的主人毫不顾忌,径直走了进来。他环视四周,最后把目光落在了卡妙身上。

“你们是同盟军的人?”冰冷的语调让那修直觉此人来者不善。

“是的,”卡妙强撑起身体行礼,“请问您是。。。”

“我是这个村的村长,克拉德。你们这些家伙,有什么脸面待在村里!”

“克拉德村长。。。”玛姬在旁欲言又止。

“我不管你们这次有什么企图,但不要再管我们这个村子了。把我们的金钱和粮食全部抢走,还有脸大摇大摆回来!”村长越说越激动,只差没下逐客令。

“说我们掠夺?那个头目也说过类似的话。。。”卡妙疑惑地看向玛姬。

“恩。。。是真的。”玛姬接口道,“大约在半年前,同盟军的部队突然冲了过来。。。”

“不可能!我不相信!!!”麦克激动地打断玛姬的话,这对他而言简直是天方夜谭。

“哼,你不相信的话就到外面看看啊!”村长的神情满是不屑。

吉基姆闻言冲了出去,纳修与麦克紧随其后。门外不知何时起被大批的村民包围,有人高呼同盟军滚蛋,有人扬言要为弟报仇,个个血红了眼。这让性子火爆的吉基姆无法接受。如果不是刚才他们奋力阻拦,只怕现在整个村庄已经被夷为平地。

“这下明白了吧?都是因为你们多管闲事,给我们惹了多大的麻烦。快点离开这里!”村长丢下这句话,愤然离去。

众人回到房内,等待门口的人潮散退。从村民的反应看,同盟军在此地掠夺之事怕是八九不离十了。然而究竟是谁做的,却依旧没有头绪。

“话说回来,抢劫这个村庄,干的人是同盟军,至少是叫这个名字,这点毋庸置疑。“纳修的话点醒众人,“这一代虽说是格拉斯兰德,但还是由玛其路达骑士团维持秩序。但这些都被你们。。。同盟军破坏了。趁乱之中,有人也想大捞一笔吧。”

麦克罗托夫痛心疾首地说道,“那么,我们的战争。。。给这个村子带来了悲剧,是这样吗?”

“怎么会这样,我们追求的结果,那个人追求的结果。。。”艾丽也受到了很大刺激。

丽娜轻声安慰自己的妹妹,“艾丽,凡事都有好的一面,和不好的一面。那场战争也是。。。有好的一面,而在这村子里。。。则是坏的一面。”

“怎么办?叫我们出去,我们就真的出去?”吉基姆可不想就这么妥协。

丽娜突然想起一件事,说道“刚才村长说的话真奇怪,多管闲事?这到底什么意思?”

“原来如此。。。”纳修明白了。

“是的。。。”玛姬的回答证实了纳修的猜测。“克拉德村长打算照那些盗贼所说献上贡品。可是,在那之前,你们和盗贼一伙先交战了。”

吉基姆闻言急道,“那是盗贼的惯用伎俩,你以为交出贡品,就能放过你们了?他们只是省去了自己寻宝的功夫。”

“那么,就算交出贡品。。。”

“也是一样吧。。。”丽娜替玛姬说出了她所担心的事。

“那,那我们米利特村要怎么办。。。”

“也不尽然。有青梅竹马的骑士,他的搭档,勇猛的山贼和善良的街头艺人在一起,一两个盗贼团都不在话下!”纳修的话重新点燃了希望。

事不宜迟,吉基姆一行去侦察敌情,艾丽等人则到北方的森林附近表演,争取把村民吸引到那边,那样一来,有什么事也能迅速逃到森林。纳修走到院内,见玛姬正在砍柴,他心念一动,走上前去。

“你的脚伤已经好了吗?”

“谢谢你的关心。我已经没事了。何况,大家都有事做,只有我一人什么都不干,我过意不去。”玛姬站在原地,眼睛却不时瞄向一旁卡妙所在的房间。

纳修看了眼玛姬手上拿着的斧头,继续问道“所以,你在砍柴?”

“柴火没了,这样下去,就算想给卡妙沏壶茶也做不到了。”

“这种事交给我吧,你回去休息好了。要是被人看到,那个热血骑士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呢。”纳修一把夺过玛姬手中的斧头。玛姬不便推却,只得回到她的房间。

纳修目送玛姬离去,内心却是舒了一口气。把玛姬劝回房里,一半是出自怜香惜玉,另一半,则是为了防止她通风报信。纳修不是不信任玛姬,只是多年的经验让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加倍小心。玛姬若要出门,必然得经过院子。而他,就守在这院子里。

一边装作砍柴,纳修一边留意周围的动向。房内卡妙和麦克罗托夫的说话声也若有若无地传了过来。

“没想到同盟军竟会做出抢劫之事。。。麦克罗托夫,我们舍弃了对玛其路达骑士团的忠诚,究竟做对了吗?”

麦克罗托夫沉默不语。

卡妙继续说道,“那个时候,我扔下骑士之证。。。”

“卡妙,你还记得我们参加玛其路达入团考试的事吗?”麦克罗托夫突然开口。

“?,当然记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紧张得那么生硬的人呢。”卡妙的声音充满笑意。

“别开玩笑,那可是关系到我能否实现梦想的重要关头。”

“哈哈哈哈,你总是想得太认真了。入团考试又不是只有一次。”

“你说什么,要是没过的话,就要再等一年了。”

“说起来,我也是拿着自由骑士联盟的推荐状过来的,和你一样不能回头。”卡妙突然想到了什么,笑意更浓。“而且啊,我的模拟战对手卯足了劲,真是难缠呢。只是切磋剑技的话,点到即止就好,还非要分出个胜负。”

“你不也一样。”麦克不甘示弱。“不知道是谁的缘故,才创造了入团考试以来最长的模拟战记录哦?连裁判都无语了。”

“那是我要说的吧。不过。。。那时候的我们,也许真的很鲁莽呢。”

“的确。。。那个时候,更能单纯地看待这个世界。”麦克罗托夫也不禁感叹,“善与恶,价值观简单又直接。”

“是啊,可是那也变了。。。在舍弃骑士之证那天起。。。”卡妙的表情重新蒙上阴霾。“可我们所做的,最终却把玛姬的村子给。。。”

“。。。。。。无聊。”

“什么?”卡妙有些错愕。

“在我心里,就算没有骑士之证,还留有骑士的荣耀。正如丽娜所说,凡事有好有坏。那我就努力活得让好事变得更多。”

卡妙不禁苦笑,“呵。。。真羡慕单纯的你。”

“纳修先生,你做完了吗?”纳修正听得入神,却不想身边突然冒出了玛姬。

“啊?”

“啊。。。。。你在偷听卡妙他们的谈话!”见玛姬的小嘴嘟了起来,纳修赶忙解释,“没,没有啦。我马上就砍好了,你再等等。”好说歹说之下将玛姬劝回房内,纳修飞快地砍好柴,给玛姬送去。随后,为了准备与炎之使者的再战,纳修走出院子巡视村庄。

“哎呀,纳修。你怎么来了?”丽娜瞧见了纳修。

“我来看看村子情况。。。”

“呵呵,那你是来见我的么?”

丽娜的直接让纳修无从招架。“啊?不,不是。。。”

“真遗憾。原来你更喜欢艾丽啊?”

“艾丽么,”纳修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个脸上总是挂着笑容的少女。“她是个活泼的姑娘。如果我的妹妹也能那么开朗就好了。。。”

“你有妹妹吗?真看不出来。”

“已经几年没见了。”

“发生什么事了?”丽娜轻声问道。

“很多很多事。。。。如果,由莉也能像艾丽那样开朗的话。。。”

“她也不是一直那么笑着过来的哦。。。”丽娜微微一笑,说起了她们曾经的过往。

“每到一条新的大街,我们在广场上聚集人群,表演才艺。大人也好,小孩也好,都睁大眼睛观看我们的表演。

在演出间隙,我们和街上的孩子成为了朋友。那个时候,我们也在表演练习中的杂艺。虽然是稚嫩的表演,观众却仍然看得很开心。

可是,到太阳下山的时候,大家要么回家,要么被父母发现,铁青着脸带走孩子,把我们赶出去。

很傻吧,不管在哪里,大家都说,我们会把孩子拐走卖艺。

可是,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也曾经以为,我们是被拐来的孩子。

有一天,我们问父亲,我们是从哪里拐来的?那个时候,父亲寂寞的脸。。。我现在终于能够明白。。。

江湖艺人的生活,每天重复着旅行。自懂事以来,我们便过着那样的生活。因此,我和艾丽对故乡这个词都没什么实感。

可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被自己小小的满足与幸福感包围。我,艾丽,父亲与母亲,破旧的马车与驴子,那就是我们的家人。

艾丽向父亲学习飞刀之技,我向母亲学习占卜。父亲总说“为了将来有一天,你们能够独立活下去。”分不清他是真心还是玩笑话。。。

不,我一直以为是玩笑。直到那一天。。。。。。

盗贼团的袭击。。。

抢劫一无所有的马车,明明什么也得不到。。。

从被父亲推进的马车暗门走到外面时,一切都结束了。

我和艾丽不停地哭,直到第三天的早上,我们才终于明白,从今往后,只能靠我们两个活下去。。。

幸运的是,我们很快到达了一个小村庄。在那里,我们吃到了热腾腾的饭菜,还睡上了美美的觉。。。但我们知道,不能一直这么活下去。于是,我们开始在村子的街头卖艺为生。。。

那时候,我们还不像现在这样,可以走街串巷去表演。所以,我们在街头的一角、对面的广场到处表演。

不断地变换场地,我们终于赚到了能够活下去的钱,也磨练了才艺。

几年过后,巡游马戏团来到了这条街上。我们为了学习新的才艺,加入那个马戏团工作。在那里,我们和波尔刚第一次见面。刚开始,他是作为团长的儿子介绍给我们认识的。可是,他除了表演吹火之技之外,还做着许多下人的粗活。

其实,他是因为没钱还债被卖到了马戏团。一旦被发现,在都市同盟这一带是要被抓的,所以才充作团长的儿子。

可是,他们太欺负他了。有一次,艾丽实在气不过,和团长大打出手。。。结果可想而知。。。当晚,艾丽劝波尔刚一起逃走,波尔刚却轻轻摇了摇头。他说,总有一天,他一定会还清欠债,到那时,他再回到这条街上,三人一起去旅行。我们不知道波尔刚为什么背负借债,但重要的是把欠债还清。所以,我们留在街上继续生活,直到几年后,波尔刚回来为止——”

“——过去的事就说到这儿。怎么,勾起你的同情了吗?”丽娜朝纳修笑道。

纳修无言以对。

“不需要同情,只不过,我们也有过那样的时候。而且啊。。。”丽娜一步步靠近纳修。“你也有悲伤的过去吧?你的表情告诉了我。”

“为什么你会知道。。。”纳修盯着丽娜的眼睛问。

丽娜的笑容依旧神秘。“我是占卜师哦,呵呵。”

纳修总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丽娜看穿了。

“喂,纳修。”身后不知何时来了山贼三人组。

“啊?”

“你傻站着干嘛?大事不妙,他们已经来了!”

“怎么回事?这也太快了吧!”盗贼团的行动出乎纳修意料,准备工作都还没完成。

山贼小弟高佑接口道,“貌似是村长给他们报信了!”

情势急转直下,众人回到房中商量对策。

“敌人的人数是?”纳修问向吉基姆。

“比刚才还多,不下三十人。”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吉基姆,也感到事态棘手。

正说着,麦克罗托夫推门而入。“我听说盗贼们已经来了!”

艾丽跟着急道,“没想到他们那么早来,而且,村长克拉德说什么事情已经解决,反而把大家都集中到了广场。”

见众人愁眉不展,纳修站起身说道,“总之,村民的事由我来想办法。动作要快,这样下去恐怕很难全身而退。”

“是啊,如果借此机会,能够还我们一个清白就好。”麦克罗托夫神情严肃,他决不允许同盟军的名誉受损。

“我才不管这个呢”吉基姆拿起斧头便往门外走去,“我只要把那帮家伙的首级当贺礼,灭灭古斯塔夫的威风去!”

一直在床上休养的卡妙,此刻也起身迎战。“那么,我也。。。”

“卡妙,你就不用了,伤员只会碍事。”纳修转头吩咐玛姬,“玛姬,卡妙就拜托你了。”

待众人离去,屋里只剩下卡妙与玛姬两人。

“卡妙。。。”玛姬看向卡妙。

卡妙沉默许久,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决定。“玛姬。。。我还是非去不可。在我心中,即便没有骑士之证,还留有骑士的荣耀。这是我那位操心的搭档所说的话。”

“卡妙。。。你果然还是。。。”玛姬知道自己劝不动眼前的人。

“对不起。。。玛姬。。。”

“真是的。。。和那个时候一样,”玛姬走到卡妙面前,双手递上短剑。“这是我父亲带在身上防身的短剑,虽然我不是很清楚,但在剑柄处施加了魔法。我把它,交给你。”

卡妙接过剑,笑道“谢谢你,玛姬。我会好好运用。”

玛姬也回以一笑,“你从以前就是这样。。。话一出口,就怎么也不听劝。。。”

另一边,当纳修等人赶到广场的时候,炎之使者已经占领阵地。克拉德村长穿过村民,来到首领面前。在他身后,有数人提着贡品。村长将行李放到地上,当场跪倒。

“炎之英雄大人,我们米利特村民对您俯首称臣。望您今后保佑我们村。。。”

盗贼团首领瞄了一眼后面的箱子,打断村长的话。“贡品就这么点?真是寒酸的村子啊。”

“切,拽什么拽啊”躲在人群中的罗安不满地说道。

“嘘!小心被人听到!”纳修小声提醒同伴。“大家各就各位,听我号令行事。”

待人员分散,纳修从怀中掏出了火焰弹,暗自盘算时机。

“你要做什么!?”村长的尖叫打断了纳修的思绪,刚一抬头,就瞧见盗贼头拔剑抓住了村长。果然如吉基姆预料的那样,盗贼们看重的还有马蹄与草笛之宴上各地的交易品。眼见狐面人举剑刺向村长,纳修一把扔过火焰弹,打飞了他的剑。随着爆炸升起的白烟,村民吓得四处逃散。

“你是刚才那个人,居然还活着?”盗贼团首领认出了纳修。

“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的小命吧,炎之英雄的冒牌货。”纳修反唇相讥。

“你说什么?”

“你想说50多年前的人还活着吗?天方夜谭。”

“哼,愚昧!我身上有真火的纹章。拥有27真纹章的人,被赋予了不老之力。”

吉基姆瞪大了双眼,“你说刚才的火柱是27真纹章的威力?瞎说什么!你才是只井底之蛙!”

“没错,”麦克罗托夫正色道,“和我们见过的那股恐怖的力量比起来,刚才的魔法等同儿戏!”

狐面人闻言大怒,“狂妄的青骑士之流!给我上!!!”
 
盗贼团在首领的指使下蜂拥而上,纳修等人按原计划分散对抗。罗安不幸被流箭射中,吉基姆为保护她受伤。纳修与高佑前去支援,正巧碰上了基尔巴特。有他在,纳修便放心与麦克罗托夫会合。

“麦克罗托夫!”纳修的出现让麦克罗托夫一时分心,藏身暗处的盗贼趁其不备砍了过去,所幸被及时赶到的卡妙一剑撂倒。

“你总叫我不要大意,自己却。。。真伤脑筋。”

“卡妙,你怎么来了?”麦克罗托夫见到卡妙又惊又喜。

“躺在床上被女士照顾也不错,但外面太吵了,我睡不着呢。”卡妙说得若无其事。

“哼,总说我逞强,自己不也是。。。”

“那可不行啊,是你传染给我了吧。”

解决了小喽啰,众人再度回到广场,然后首领却未投降。只见他将左手覆于右手之上,那是使用火焰魔法的前兆。

“休想!”麦克急忙拔剑,但周围的盗贼精英部队却挡住了去路。眼看首领右手逐渐被红光包围。盗贼们又是一步也不退让。。。纳修暗暗咬牙。。。难不成,还要依靠双蛇剑的力量吗?就在此时,卡妙扔出了玛姬送的短剑,一剑刺中了盗贼首领的手背。

“你好好看看短剑上的纹章吧!”

“这是。。。沉默的纹章!”

没有魔法相助的首领,被卡妙与麦克罗托夫的合力一击打倒。然而,在揭下他的面具之后,两人却是吃了一惊。

“你们认识?” 纳修注意到两人不寻常的反应。

卡妙回道,“他是白骑士团团长戈德的得力部下,克兰特。和我一样,是操纵火焰纹章的好手。”

“同盟军攻陷玛其路达的时候,听说克兰特趁乱逃走了。没想到,他居然逃到格拉斯兰德,冒充起了炎之使者。。。”麦克罗托夫在旁静静开口,目光依然停留在克兰特身上。

难怪他认识卡妙与麦克罗托夫。而且,既然是原骑士团成员,他的剑术也说得过去。

卡妙与麦克罗托夫悲痛地注视着克兰特。“同盟军打倒了王国军,在这片土地上建立起了和平。。。而在故事背后,却有着同盟军的掠夺,与败北骑士团的余党。。。”

“这就是战争。不管是什么理由,有战争,就会有人死,有人哭。”纳修的话为这场纷争划上了句号。

格拉斯兰德的天空晴空万里。蓝天之下,众人各自踏上旅程。卡妙,吉基姆,罗安在村民提供的伤药下,恢复得很快。虽然制止了盗贼团,但却没能改变村民的看法。在他们眼里,也许只不过是盗贼间的争斗吧。

山贼三人组先行一步回汀特,吉基姆已经等不及要告诉古斯塔夫他的英勇事迹了,罗安则热情地邀请纳修去她在杜里巴市开的小馆喝酒。

临行前,艾丽与纳修道别。“纳修,你要去哈鲁摩尼亚是吧,真遗憾,和我们去的方向不对。”

“嗯。。。?你怎么会知道?”

“是谢拉说的啦,她说以前雇过一个挑行李的人。最近人不在了,老是肩酸呢。那个人叫纳修,是从哈鲁摩尼亚来的金发搭讪男。”

金发搭讪男????

“果然是你,哈哈。我一听纳修这个名字,马上就想到了。”

玛姬上前一步说道,“纳修先生,你要走了吗?”

“是啊,我本来就是顺路过来买东西的。玛姬,你还是别送了。”

“为什么?”麦克罗托夫不解。

“玛姬,你还是回村吧,和我们在一起,你的立场也会难堪。是吧,纳修。”卡妙完全领会了纳修的用意。“麦克罗托夫,我们也走吧。”

“你的伤不要紧了?”

“这点伤不碍事。”

听得此番话,玛姬终于按耐不住。“还是让我送你吧,纳修先生。卡妙在伤好之前也请留在我这里。大家不求回报救了我们村,我却什么都没能做。况且,同盟军所做的,并不只是对这个村的掠夺,有朝一日大家会明白的。我想,我也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战斗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最近不是被人追杀就是潜逃,好久没有美女相送了。”纳修接受了玛姬的好意,转身向骑士二人告别。“再会了,卡妙。。。看来,玛姬战斗的理由不只这一条呢。”

在卡妙的苦笑与玛姬的羞涩之下,纳修朝三人挥了挥手,离开了米利特村。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天, 七月 24th, 2011 at 16:04 and is filed under ┠幻水2外传Vol.2.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low就是low
low就是low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1
2018春樱之旅——DAY1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温柔的胜利
温柔的胜利

如龙6游戏感想(下)
如龙6游戏感想(下)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