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很喜欢第二章,如果说第四章纯粹是纳修与扎吉的打戏,第三章是给前作fans的福利,那么第二章就是专门为纳修而设的。

这人乍一看还以为是成年版塔矢亮。。。

一开始看他的名字上打メッセンジャー,我还以为是他的身份咧(信使)。没想到最后出现的时候还是叫这名,敢情是他的名字啊,还是说他的名字和身份合为一体了啊

纳修与蕾娜的关系有点像黄飞鸿与十三姨的关系(呵呵),很喜欢他俩的互动。有“刚”有“柔”,可惜刚柔是两个分支,我实在无法做到刚柔并济= =b。关于柔的部分,就放到后面补充好了。不过正如柔中所说,纳修确实是对蕾娜没什么意思的,啊哈哈哈哈

至于其他分支就不管了,挑我喜欢的上了=v=

第二章——卡雷利亚(上)

告别了米利特村,纳修重新踏上前往卡雷利亚的道路。他现在的身份,依然隶属于哈鲁摩尼亚神圣国南部地方军边境警备队,而警备队本部,就设在与格拉斯兰德相邻的哈鲁摩尼亚最前线城市,卡雷利亚。以此为据点,哈鲁摩尼亚利用各地的特殊任务情报员与佣兵,关注着发生在国境附近的一切动态。尤其是近年来,随着门之纹章战争与都市同盟动乱,弥漫在卡雷利亚的硝烟气息日益升级。

“接下来往哪走呢?”丛林间,纳修面对分岔路自言自语。

“来了吗。。。纳修。我等你很久了。”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纳修回头见到来人一惊,“没想到还有人关心我的末路。”

“于是,你准备去哪里?执行任务?还是。。。”女子一步步走向纳修。

“要干一场吗?想阻止我,就拼死过来,像那时候一样。。。”

“从小我就知道你听不进劝,拉特奇亚的小少爷。”

“那你为什么现在出现,蕾娜?”见她挑明,纳修也直言道。

她的名字叫蕾娜斯菲纳,斯菲纳家之女,是纳修近卫队时代的前辈,也是他和由莉的阿姨。说是阿姨,年龄只相差了三岁。纳修从小就不擅长和拉特奇亚家分家,斯菲纳家的这个人打交道。

“身为近卫队成员,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近卫队现在正视察南部边境,反正我是拉特奇亚家近亲,队长也不希望我回来。”

“然后?我不记得我有拜托你来接我。”

“。。。纳修,我有一件事要你帮忙。”

“帮你什么?我和拉特奇亚家已经没有关系了,有的只有我这个人。”

“这就足够了。”咔擦,蕾娜不由分说抓住纳修的双手拷上手铐。

“喂,这是什么意思!”纳修扬起手铐反问。

“途中顺路经过卡雷利亚,看到你的逮捕令。”

“哈?”纳修一脸莫名,“我做了什么?”

“私吞。。。你拿了人家潜入作战的定金,却没有提交最后的报告吧”

的确如此,纳修心想,消息中断已过三个月,即便是被当做死人也不奇怪。。。

“那我们走吧。”蕾娜拉着纳修就往前走。

“等等!你想把我交给警备队吗?太过分了吧,我又没有赏金。”

“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更何况你慌什么,又不是什么大事。把事情说下,写几封检讨书就没事了。而且,那里的警备队长,还是买我们斯菲纳家面子的。”

纳修继续讨饶,“但你也不用这么硬来吧。”

“我想过了,不能再任由你胡来下去,我要把你带回由莉身边,你知道她需要你吧。”

听到由莉的名字,纳修心中一沉。“嗯,我知道,可是。。。”

“知道的话就快走!”蕾娜又是用力一拉。

还是拿这人没办法,纳修边走边想。

 

另一边,卡雷利亚队长室。

“怎么样?巴尔基,卡雷利亚住的还习惯吗?”梅森杰开口问道。

“舒服得不得了。格拉斯兰德这几十年天下太平,虽说南方纷争不断,但现在也平定下来了。”

“那就好。。。可是,你不要忘了那位大人把你推荐到这座城寨当代理责任人的真正用意吧?”梅森杰显然对眼前这个小子不太放心。

“当然,那个啰嗦的近卫队女人我也暗中在派人监视着。”

“是吗,那她现在在哪里?”

“每天从早到晚出入格拉斯兰德街道,不知道她等的人什么时候来。”

“辛苦了。”见巴尔基还是有认真做事,梅森杰稍微放宽了心。

巴尔基顿了顿,继续说道,“可是,她真的会把纳修抓来吗?我听说纳修在边境警备队里可是相当狡猾啊。”

“所以我们才放出风声让那女的自己跳出来押送纳修,无须担心。另外,还有一件事你可别失手了。”

巴尔基赶紧接口,“这,这是当然。”

就在此时,士兵来报。“监视塔方才发来联络,蕾娜斯菲娜带着嫌犯正朝这边而来。”

“知道了,你下去吧。”待士兵离去,巴吉转身向梅森杰保证,“您交代的事,就交给我办吧。”

梅森杰叹了口气,再三嘱咐。“别失手了。。。”

 

卡雷利亚门前。

“我是神殿近卫队第二分队副队长蕾娜斯菲纳,带嫌犯前来报告,让我见巴尔基。”

“您是指巴尔基代理责任人吧,我已经派人通传,请稍候。”

“等等,代理责任人,怎么回事?邦达姆队长去哪了?”纳修在旁插嘴。

“邦达姆队长现在不在,去执行长期任务去了。在此期间的代理是个叫巴尔基的狂妄青年。”

“还有其他人可以做代理吧?”

“听说有能力的人一个不剩全被派去执行任务,没有办法才派南部地方军的乡下贵族带着部队过来。而且我也是增调过来的,具体情况也不清楚。”

原来如此,难怪都是些没见过的士兵。我不在的这半年,人事发生了大规模变动吗?

正思索间,纳修瞧见一队士兵渐渐靠近。

“嗯?你干什么?休想逃跑。”蕾娜注意到纳修的不轨。

“。。。。。。见到那副阵仗你还这么说吗?”

逼近眼前的士兵个个手上提着明晃晃的刀,凶神恶煞地盯着,不,是瞪着纳修。

蕾娜不以为然,“我要提交抗命的嫌犯,这点警备也是理所当然。”

“你凡事总往好处去想。”

“是你想太多。”

如果是那样就好了。。。纳修小声地嘀咕。

为首的士兵上前行礼,“蕾娜阁下,完成任务辛苦了。”

“嗯,你知会巴尔基队长一声,我之后要参与共同审讯嫌犯。”

“没有这个必要。”话音刚落,士兵瞬间四散包围了纳修和蕾娜。看来,纳修的预感,不是单纯的多虑。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蕾娜阁下的协助就到此为止。关于纳修拉特奇亚的‘处置’,今后是我们警备队内部的问题。”

“什么?为什么和先前说的不一样?”

“您跟我们说也没用。。。我们只是接到巴尔基大人的命令,逮捕纳修拉特奇亚。”

 

咚咚,急速的敲门声。

“巴尔基队长!”蕾娜怒气冲冲地闯进队长室讨说法。

“这不是蕾娜阁下嘛。感谢您相助抓捕嫌犯,之后的事交给我们,您请回水晶谷吧。”

“巴尔基队长,到底是怎么回事?”蕾娜厉声责问,“比起私吞之罪,这样的待遇可严重许多啊。而且,我和你说好,审讯我也要在场的。”

“事情发生了变化。”

“你说什么?”

巴尔基脸上浮现一抹奸笑,“最初是私吞之罪,但先前我接到了最新情报。您也知道他潜入乔斯顿都市同盟吧,他在那里惹了点麻烦。虽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但他曾经冒犯了我们的盟国海兰德王国。在都市同盟一个叫绿山的城市,阻挡了海兰德的进攻。”

“你从哪里听来这个情报?”蕾娜可不信巴尔基这么神通广大。

“根据一条来源可靠的情报,我也不能无视啊。”

“那么,纳修的处分是?”

“已经决定下来了,准叛逆罪。犯此罪者,在所属组织责任人判断需要的情况下,可就地正法。”

“胡说什么!”蕾娜禁不住大叫,“适用于当地指的是叛乱发生时的特例不是吗!未经本国审理就判死罪是越权行为!!”

“但是,法律上就是这么规定的。我话说完了,您请回吧。。。”

“为什么你。。。”

“过去多谢斯菲纳家照顾,这份恩情我不会忘了。可是,重要的是现在。和曾经的民众派领导拉特奇亚家扯上关系的人,都没什么好结果。”

意识到自己被骗,蕾娜怒从中来。“可恶,你一开始就打算!!”

“你说呢?我这边总算完成任务,也松了一口气呢。”

“是谁?是谁指使你的?”

“这我不能说。纳修拉特奇亚的处刑定在明天早上,有什么离别的话你还是早说为好。”

 

在蕾娜与巴尔基对峙的同时,纳修则被关进了大牢。坐在冰冷的地上,身上的装备被悉数扒尽,有的只有一身囚服。可是,一切都太巧了。幕后牵线之人纳修已猜到是谁,只怕会立即处刑,不能再耗了。纳修冷静地环视四周,他所处的是地下单独的牢房,当然也没有窗户,铁栅栏有小孩手腕那么粗。看守在牢门前走来走去,牢房入口恐怕至少还有两名士兵把守,关在卡雷利亚真是不走运。。。可是,纳修不会这么轻易放弃。

“喂,问你件事!”纳修冲着眼前的看守叫道。

“什么事?”

“晚饭还没送来吗?”

“没有晚饭,有必要送饭给一个明天就要死的人吗?”看守明显话中有话。

纳修赶紧叫道,“喂,什么叫要死的人啊!”

“你没听说吗,你明天就要被处刑了。”

“等等!!连审都没审,怎么能一下子就处刑呢!!!”纳修虽然嘴上在大叫,内心却十分冷静,最糟的设想不过变成了现实。既然如此,他也必须动真格去想办法了。

“我不知道你干了什么,这是咎由自取吧。总之你给我老实待着。”看守说完离去,似乎不愿再理会纳修。

“切,好歹最后给我吃顿饱餐也好啊!”

给他顿饭吃,纳修就有可能拿到汤勺,可看守并没有随他的意。他们不知道是受了谁的指使,查得非常仔细,连个小小的别针也没让他带进来。牢房的墙壁坚硬无比,要破坏谈何容易。牢门那边如果有道具的话,开门或许不是难事,但问题就在如何拿到道具。。。看守的士兵都是没见过的新人,恐怕没那么容易收买。。再说,也没那个本金。。。

深思熟虑之后,纳修得出的结论是,靠一个晚上从这里逃跑需要大费周折。。。

就在此时,纳修注意到有人走下楼梯。定睛一看,那人却是蕾娜!?

“真的只要一分钟吧?”先前离去的士兵在蕾娜身边忐忑说道。

“嗯,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拜托了。”

士兵掏出钥匙打开牢门,蕾娜一步踏了进来。“纳修。。。”    #(分支)

纳修一见蕾娜便破口大骂,“你居然骗我!!”

蕾娜仰起头笑道,“乱吠什么,你省省力吧。”

“哈?骗了人还说这种话,斯菲纳家的人真是好性情。”

“看看你现在的狼狈样。自己惹了事,还装作不知想溜之大吉吗”

“少管我!!”

“你有本事的就那张嘴吗?只会在牢里乱叫的懦夫!”蕾娜抡起拳头狠狠挥了纳修左脸一拳,纳修被重重打倒在地。双方怒目相视,一旁的士兵慌忙劝阻,“您冷静一点,在处刑前动武我们也很难办啊。”

“哼。。。你脸上的痛就是由莉的痛。这一晚你就对着由莉忏悔吧,如果你还有关怀他人的那颗心在的话。”牢门重又关上。蕾娜将金币交给看守,头也不回地走上楼梯。

夜已深,可纳修并不着急,因为先前蕾娜已经送来了好礼。纳修很久没被揍得那么狠了,在混乱中,蕾娜悄悄将一枚别针塞在了纳修耳后。她向来是擅长这种手段的聪明人,察觉到纳修的用意,还配合他演了这么出戏。#

纳修先要取回装备,防具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双蛇剑,为了将来与扎吉的对决。装备多半保管在巴尔基的队长室,因为纳修曾见到抱着装备的士兵朝那个方向走去。虽然闯入兵营要冒很大风险,但纳修只有那么做了。

纳修一边装睡一边观察看守的动态。坐在椅子上的看守已经开始打瞌睡,还有一个人不时打哈欠,揉着昏昏欲睡的双眼。。。

时机到了吗?

纳修小心翼翼地走到铁栏前,从缝隙处伸出手摸索锁孔的位置。咔擦!打哈欠的士兵突然站了起来,纳修静静关上门,靠在墙上观察。

“我要换班先走了。”

留下的士兵迷迷糊糊回应了一句。

太好了,敌人越少越好。纳修下定决心走出铁牢,一掌劈向昏睡的看守颈部,快速将他拖入牢房内换上囚服,然后换上他的兵服,接着把他搬到床上用毛毯盖住头。以防万一,纳修用他的钥匙锁上了牢门。

“你就安静地待到早上吧。”

就在此时,换班士兵的脚步声传了过来。纳修不想引起骚动,一屁股坐到看守的椅子上装睡。

“喂,我来换班了。原来如此,这就是纳修啊。”士兵口中所说的纳修,正是在牢房中被毛毯盖得严严实实的冒牌货。

“嗯。。。是啊,比我想得还要乖,无聊死了。你帮我看着他一会啊。”纳修装作一副刚睡醒的样子,作势站起。

“你要去哪里?”

“上个厕所。”

“。。。喂”士兵突然叫住纳修,“。。。我以前没见过你啊。”

纳修心中一惊,语气却仍然平静。“嗯,前天刚刚被派来的,不好意思啊,事出突然,就不客套了。”

“是吗,你一来就值夜班真倒霉啊,拜托你了。”

纳修松了口气走上楼梯,到走廊时才想起自己手上还握着先前看守的白刃,而那个糊涂的换班竟然没有察觉。

—————————————————-

蕾娜夜探的另一个分支,请接续前面的#

“你是来笑我现在的蠢样吗?”

“。。。纳修”

“蕾娜。。。”

蕾娜突然眼泛泪光,“我想牢牢记住你的模样。”

“我害由莉伤心,令家族蒙羞。你是来见这种没用的人吗?”

面对纳修的冷嘲热讽,蕾娜却是一脸悲伤。“也许,这是最后一面了。。。”

“别开玩笑。。。我命大得很。。。”

“嗯,是啊。。。”

“见到由莉的话替我告诉她,总有一天我会回到她身边的。。。”

“我知道。。。”

突然,蕾娜捧起纳修的脸,深深吻了下去。

“对不起。。。纳修。这是我对你的道歉。。。”

“那,那个。。。”虽然眼前的气氛非常暧昧,看守的士兵还是忍不住插嘴,“差不多。。。到时间了。。。”

“再见了。。。纳修。。。”蕾娜依依不舍地离去。

纳修呆呆地望着缓缓走上楼梯的蕾娜身影,扬起了笑容。一旁的看守或许以为他是想起了刚才的拥抱,但是,对等同姐姐的蕾娜,纳修可不会有那种感情。纳修情不自禁窃笑的真正原因,是在接吻的那一瞬间,蕾娜悄悄把一枚别针藏在了纳修的发内。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天, 八月 14th, 2011 at 20:29 and is filed under ┠幻水2外传Vol.2.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我真香了
我真香了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夏のお暇
夏のお暇

KT控后续
KT控后续

神のみぞ知る
神のみぞ知る

33でも頑張る
33でも頑張る

Kamenashi
Kamenashi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相框
相框

周指活
周指活

最近迷上了新生代小男星
最近迷上了新生代小男星

梦战音乐会
梦战音乐会

古3通关
古3通关

12 comments so far

1.  Dyliam
八月 16th, 2011 at 19:41

啊~真的更了好棒好棒 :开心:
我现在在通3啊第四章之前只差盖德的第三章了,担心不能收齐看不到小强线我真是各种纠结……另:最后那两张图,纳修那个表情……噗

2.  garnet
八月 18th, 2011 at 19:50

小强线是什么?路克篇?话说路克篇真让我纠结,流程短得可怜,都没什么好回味的,貌似只有卡雷利亚这个镇可以逛逛,于是我每个npc都去谈话。。。
幻水3的108星我已熟记于心(囧),除了那个镰刀男要靠一点RP其他都蛮好收的,至于纳修么,呵呵呵呵~

3.  Dyliam
八月 21st, 2011 at 19:14

……我该说你剧透的太狠了么,我正抱着无穷期待的心情打算迎接最终boss然后开那条线了……老实说3代的收集真的容易太多,第一次路过平原就掉了木桶要的战利品,厨师妹子要的螃蟹盖饭?也是路过碰上就掉了……而且镰刀翼人我是一次性收到=v=
顺便问,外传1的内容就只有那4章咩?人家还想要更多红毛将军的><

4.  garnet
八月 22nd, 2011 at 22:34

噗,我没剧透吧~
不过那个镰刀男真是费了我不少劲(可能是rp差哈哈)厨师那个我记得某人身上带着,就直接扒了哈哈

外传1和2都是四章呀,我也喜欢红毛将军><(但实话实说他在里面真没多少戏份…)谁叫外传主角是纳修啊~

5.  还是我
八月 24th, 2011 at 19:41

啊还好还好,你一说特别短我就想的超级短,流程还算好,起码我一个下午没玩完(好吧我就是慢),还能打隐藏boss囧。现在去辛达尔遗迹了,阿尔伯特说话的时候尤巴踩着克丽丝她爸,我就不继续剧情就看着尤巴在画面旁边面带微笑的欢快的动……(噗)

6.  garnet
八月 24th, 2011 at 21:08

呵呵,不过比起其他主角来说算短的啦(或者说在我等路克党面前,再长的流程都是短的?不够看哇不够看。。。)
你说的那个镜头我完全没印象了(囧)

7.  又是我
八月 25th, 2011 at 19:17

全打完了…受大刺激了……我被阿尔伯特的城府深度狠狠抽脸了……
一开始看漫画的时候觉得红毛兄弟的结局好甜啊,结果直到游戏全部完成我又搜集各方资料才发现……漫画和游戏是两个故事囧。虽然游戏里没有漫画最后门姨仰望天空那一幕(我非常喜欢这里!),但是路克最后的话还是很令我感动啊……
其实我最纠结的还是阿尔伯特啦……昨天打完后纠结了一晚上呜呜呜……本来游戏期间截了100+的图呢打算写吐槽,也木有心情了……

8.  garnet
八月 25th, 2011 at 21:15

汗,亲保重~幻3的漫画我没看过,所以对剧情只知道游戏里的。。。不过我很喜欢最后路克和塞拉的鬼魂(?)绕塔一周的情景。。。至于门大娘在干嘛就不记得了orz
至于红毛,我印象里貌似结局没有什么刺激的呀,亲到底纠结哪里呀(囧)

9.  依旧是我
八月 25th, 2011 at 22:32

路克要毁掉真五行纹章,这一条漫画和游戏里是共通的。然而漫画里阿尔伯特帮助路克是为了减少纹章毁灭时的牺牲者而引发战争驱赶那个地方的人,而游戏里阿尔伯特帮他就是为了谋得高位……所以这个落差,我真的很难接受。而且最郁闷的是,我喜欢城府深的……但是阿尔你深得太突然了呜呜呜。。。
然后,我刚写的gs1的回顾文下面还是没忍住牢骚了一些,写的比较详细,你要是不麻烦就拉到下面看一眼吧~我忍耐半天还是不满了好几百字=-=
http://dyliam.blogbus.com/logs/157982272.html
而且哪里有绕塔???我的结局在staff名单之后就木有了呀TAT

10.  garnet
八月 26th, 2011 at 20:56

我有去亲那里回了~关于最后红毛两兄弟那段结局的确是比较突兀,游戏里给的戏份也不太多。。。

绕塔我不记得是名单前还是名单后了,貌似是前面(后面就直接配那副三人图了),就是门大娘叽里咕噜说什么命运的话(忘了- -),反正是说给外面的“人”听的,然后画面转到塔外,两个鬼火缓缓绕塔转了一圈,最后毫无留恋地升天而去。。。。。。。

11.  ……是我
八月 26th, 2011 at 22:59

我的木有=。=!是哪里出现偏差了哇?!后面木有门姨!我也木有看到三人图!球图哇啊啊啊啊啊TAT
这游戏到底怎么回事orz【挠地

12.  garnet
八月 27th, 2011 at 10:09

orz就是路克篇结局最后静止的那副图,就是门大娘+路克+小一号的塞拉~还配了fin的字样。。。估计都是放完字幕的事了,门姨说了一大堆话呢,我找下图哦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