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懒没办法。。。

鉴于机子已经灰尘满天,故决定带到表哥家让他好好清理清理(喂),在此之前,我努力orz

第二章——卡雷利亚(下)

走上楼梯,纳修来到兵营一楼,笔直的走廊边上排列着一扇扇小窗户,即便是在屋内,仍然能感到夜间刺骨的寒冷。为了不引人注目,纳修抬头挺胸走在走廊上,身上穿着兵服,偷偷摸摸反而惹人怀疑。以目前的装备和情况判断,最多只能与人交手2,3次,事态闹大的话,纳修也收不了场。在那之前,他必须先拿回自己的行李。。。

纳修终于走到分岔路,一条笔直向前,一条右转。走廊前方陆续传来两人的脚步声,似乎抱着相当沉重的物品,步伐听来十分混乱。纳修的后方是地牢,他们不可能搬运这么重的行李去那里,思量再三,纳修决定待在原地不动,等待他们通过。他悄悄躲到柱子后面,压低了气息。随着脚步声的临近,两个士兵抱着一个大纸板箱走了过来。

“喂,你端平点啊,只有我这边重得要死”

“知道了啦。。。真是的,白天搬完就好了嘛”

“没办法,明天菜单变更了,有什么事要庆祝吧”

。。。。。。庆祝之事,难道是指我的处刑?纳修虽然满腔怒火,还是隐忍着等待他们通过。

“我说,这里面是土豆吧?要是弄错了我可不要再搬一次”士兵A突然开口。

“这个,我没确认过。。。”另一人也跟着犯疑。

眼看两人正要从纳修身边经过,他们却鬼使神差地停下脚步,在纳修面前放下了箱子。饶了我吧,纳修虽然躲在一角,但只要士兵朝他那望一眼,立马原形毕露。纳修屏住呼吸,仔细观察两人的举动。

“看吧,是土豆吧”

“啊。。。掉了。。”

一只土豆应声落地。

真!是!的!滚到我脚下的这一只要怎么解决啊!纳修做好了与来捡土豆的士兵交手的准备。

“你罗不罗嗦,那一个就给老鼠吃吧。快搬!”另一名士兵不耐烦地催促道。

好险。。。。。。。见两人愈行愈远,纳修探出头来。右边走廊是刚才士兵前往的地方,厨房。从士兵来的方向笔直往前走的话,就能离开这里。但为了去队长代理的房间,纳修选择直接进兵营。

走在冰冷的过道上,纳修瞧见右侧一扇门开启了半条缝。确认过里面空无一人,纳修悄悄闪进了屋内。里面排列着整整齐齐的桌椅,和空气中残留的食物香味。这里是食堂,纳修脱狱的事尚未被人察觉,虽然没有吃晚饭,可纳修没功夫考虑这些,摸着空瘪瘪的肚皮,纳修正要离开,突然听到门后传来了说话声。

“真是饶了我吧,早餐都已经准备好了啊。”出声的是厨房大婶,身旁似乎还跟了个男的。

“话是这么说,可谁叫巴尔基大人心情大好,所以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男子说完离去,纳修赶紧逃到厨房一角。刚要前往后门,一记轻微的震动,麻袋倒了,土豆滚了一地。

喂喂。。。纳修自认倒霉。

“咣!”

“好痛!”

“是谁?违反纪律偷吃!?”汤勺再度落下。

“等等!你搞错了!!”纳修慌忙解释。

“错不了!来,把头抬起来。。。是你!”纳修的衣角被人一把拽起,另一只手上还紧紧握着汤勺。

“大婶,发生什么事了吗?”门口传来先前的男声。

“没,没什么。你也快回去吧”

“。。。???那早餐就拜托你了。”

松开紧抓的衣角,大婶重重叹了口气,往炉灶里添了点柴火。纳修下定决心,开口问道“为什么包庇我?”

“纳修,听说你被判死刑?”

“大婶,你都知道了吗。。。”

这人是纳修来到这座城寨后,一直多受照顾的熟人。尽管纳修并不想有这么丢脸的重逢。。。

“深更半夜被人吵醒,说什么要搞庆祝,做特别料理。肯定是因为你的死刑吧?真是的,处死警备队的同僚还说什么庆祝,脑子有病嘛”

“等我走了以后你去通知警卫吧,总比被人怀疑的好。。。”

“我不会那么做的,特别料理什么的随便做做就好,我还要再睡一觉呢。因为搭档休息,我现在就连做普通的菜式都很棘手。。。纳修,你别到处乱跑了,找机会快逃吧。”

“哈哈哈哈,服了你了,那我走了。”纳修转身正欲离去。

“啊,你等等!”大婶切下一片火腿肉,快速用油纸包住递给纳修。“算不上什么饯别,但可以给你当宵夜。”

接过火腿,纳修向大婶道谢。“谢了,之后我会慢慢品尝的。”

从食堂后门离开后,纳修躲在附近的草丛中,沿着建筑慢慢移动。夜风凛凛,外面的空气比想象中还要寒冷。城寨中心是被大片草坪覆盖的广场,用于平时的训练和集合。突然,纳修注意到前方有身影在晃动。

“巡视的士兵吗?这下麻烦了”

纳修调整呼吸,放低身段在黑暗中前行。走了一会,他便发现了不对劲。小口的喘息与频繁的抽鼻,还有那轻微的金属声。

。。。。。什么?纳修眼前突然出现一只黑狗。

居然还有看门狗,真是防备周全,纳修心里不禁嘀咕,他在的时候还没有这家伙。。。盯着纳修的看门狗此刻正露出獠牙发出低吼声。

“不要那么生气嘛。。。咱们静下心好好说。。。” 纳修心里很清楚,只要一逃跑,这只狗必叫无疑。他冷静地从口袋里掏出先前捡起的土豆,在黑狗面前晃了一下,可黑狗完全不上心,不感兴趣吗?

和一般的狗果然不同啊。。。纳修将土豆拿在手中把玩,一边观察对方的样子。

“你看来没怎么经过训练吗,怎么啦?”纳修伸出手去逗黑狗,黑狗一口扑上去,却扑了个空。纳修见状心喜,开始挑战黑狗忍耐的极限。时机成熟,他将土豆高高抛起,只见狗的视线也随之转移,纳修随即取出另一只土豆扔向黑狗,黑狗本能地追了过去。等它高兴地捡回来的时候,只怕纳修早已离开庭院。

纳修一边关注四周情况,一边前行。很快,他注意到了面前上锁的小木屋。半年前,还没有这样的小木屋。难道是仓库?纳修利用从地牢逃跑时使用的别针打开了锁。刚一进门,马匹的嘶叫便把纳修吓了一大跳。

“大家静一静汪!”

纳修一惊,“你是?”

在纳修眼前的是一个穿着粗布服装的犬族青年。

“我多事了吗?”

“没。。。不说这个。。。你的脚怎么啦?”纳修注意到犬族青年的脚被锁链锁着。

“对,对不起。。。”青年显得很害怕。

“啊,是这个啊,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纳修慌忙收起剑。刚才一听到动静便拔出了剑,但犬族人依旧用恐惧地眼神看着纳修。

“你放心,我虽然穿成这样,但不是这里的士兵。。。不对,其实是的,但现在。。。。额 。。。总之你放心,我不会欺负你也不会害你的。”

“这样啊,太好了汪!今天晚饭也没吃,看你凶神恶煞地提着剑,还以为要收拾我了呢汪!。。。”

原来如此,这个犬族人是作为奴隶被带来这的。在哈鲁摩尼亚,犬族人和格拉斯兰德的兽族人,名副其实是比人类还低贱的种族,难怪这个犬族人会害怕成这样。

“你肚子饿了吗?”

“嗯。。嗯嗯”

“要吃这个嘛?”

犬族青年用鼻子嗅了嗅,有些欣喜。“这个是火腿的味道”

“我晚饭也没吃,所以不能全给你。”纳修把火腿分成两半,一半递给犬族青年。

“平时一直有位亲切的女孩给我送饭,但她好像卧床不起了,我还以为没办法了呢,太好了”

“话说回来,把你锁在马房里,这也太不人道了吧,发生什么事了吗?”纳修环顾四周说道。

“我以前只是一名普通的马夫,可是,巴尔基大人要打那些不听话的马,我求他住手,他很生气。。。第二天,我就从房间里被赶到这儿来了”

。。。巴尔基这家伙,真烂到无药可救了。“好,你不要动。”纳修举起剑,对准锁链砍下。

“可是,这么做的话”

“别担心,等天亮这寨子要乱套了,因为死刑犯越狱了啊”

“什么。。。。。?”

“到时士兵全数出动追捕逃犯,整个城寨就是个空城,怎么做是你的自由。”

犬族青年若有所思。

纳修继续说道,“责任巴尔基会承担,你放心。如果你对现在的工作还算满意,就留下来。天亮之前,你好好考虑一下吧”

“我明白了”

“那我走了”纳修起身准备离开。

“路上小心,还有,请加油,我支持你”

“多谢了啊”

“啊,还有,仓库那里。。。”

可惜纳修没来得及听清犬族青年的话,找到他的装备才是正事,他耽误的时间已经够多了。为了应付之后的情况,纳修挑了一间士兵的休息室先入手道具和装备。刚一进去便发现,这不就是半年前他自己的房间吗?但房内的摆设却和当初截然不同,还有化妆台,看来已经换成女性使用。当看到墙上挂着的围裙时,纳修立即明白过来,这是配膳姑娘的房间。未经允许擅闯女生闺房,纳修自己也感到内疚起来。

正要折返,纳修无意中瞥见柜子上放着的胸针,那是家徽?但纳修从未见过,不是哈鲁摩尼亚贵族之物?未及纳修多想,走廊外传来了脚步声,糟了,谁回来了?更糟的是,门没锁。。。

走廊上的人驻足在门前,一个人自言自语起来,粗犷的声音穿透房门。

“我只是想来探望一下你。。。”

。。。探望?不看看现在几点了!?这种时候来女生的房间明显违反军纪!纳修心里直捣鼓,可那男人还在自言自语。

“刚才,大婶还拜托我来看看你情况。。。应该,嗯。咳咳”

既然不是房间主人,纳修决定先躲到衣橱里避风头。万幸的是,“救兵”来了。

“我说你烦不烦,晚上叽里呱啦,叽里呱啦,吵死了”

一想到门口那士兵吃瘪的表情,纳修实在忍不住想笑。

“爱莎她啊,听说朋友造反被抓晕倒了,现在还在医务室呢,知道的话就快回去吧”

待士兵离去后,纳修心中又升起了疑问,爱莎?这么说来,厨房端菜的姑娘的确是叫这个名字,她在医务室吗?

纳修悄悄闪进医务室,房里满是干净的白布,柜子上摆放着大小不一的瓶子,抽屉里的药物散发出独特的味道。

“这么晚,你来干什么?”不知从哪晃出穿白大褂的老者。

“谁!?”纳修大惊。

“叫什么叫,笨蛋,你当这里什么地方。偷偷摸摸进来,你想干什么?”

“不是,那个。。。我。。。好像太累了,状况不太对。。。”

状况不对是真的,他居然没察觉到军医的存在。这要是士兵的话,纳修可吃不了兜着走。

“年轻人说什么哪,喝杯酒快点睡,还是说,你要陪我喝?”

军医身后的诊疗桌上摆放着酒瓶。。。喂,你这样能看好病吗?

“那陪你喝上一杯吧,正好有下酒菜。”纳修从怀里掏出厨房要来的火腿。

“哦,那太好了!我正觉得光是喝酒太凄凉了呢”

“尝尝吧,有没有什么可以切的东西?”

军医随手抄起家伙,“好,那就。。。”

“这不是你干活用的嘛。。。”纳修忍不住吐槽。

“你烦不烦,不都是用来切肉的。。。嗯。。。这口气,我好像在哪听过。。。对了!纳修!你是纳修啊!”

“哇,冷静。。。”纳修慌忙说道,“医生你自己说要安静的”

“哈哈,抱歉抱歉,嗯,是啊。不说这个,切的东西,切的东西。。。没办法,听好了,在那乖乖等我回来!”本想拿手术刀切火腿的军医,为了找刀还是不情愿地离开了房间。

医务室突然陷入一片寂静。纳修为了确认先前围绕在心头的疑问,走进被窗帘阻隔的病床。床上传来轻微的呼吸声,纳修先前的将信将疑化为确信。

“果然是你。。。”

躺在病床上的,正是一直无忧无虑和纳修说笑的配膳少女。虽然和她时有交谈,然而纳修却记不得对方的名字,这让他不禁苦笑自己的粗心。

“。。。你在担心我啊,谢谢。。。”看着少女的睡颜,纳修轻轻说道。正欲离开——

“。。。。纳修?。。”

纳修一惊,爱莎醒了。

“纳修,你没事呢”看到眼前人,爱莎露出了笑容。

虽然难以启齿,纳修还是开口道,“其实,我现在还在逃亡,来和你打个招呼。”

“那,那么。。。”

纳修赶紧安慰,“没事,我对逃跑有自信,之前不是和你说过的嘛”

“呵呵,是啊。”爱莎顿了顿,问道,“那个。。。我们以后还会见面吗?”

“。。。我不能够保证,但如果能回来,我会来见你的。”

“好的,说定了”爱莎明亮的笑容,目送纳修离去。

时间所剩不多,离开医务室,纳修一路前往队长的房间。缓缓转动把手,印入眼帘的是倒在地上的空酒瓶,再往上,看到沙发上熟睡的男人,纳修无语了。

他就是巴尔基啊。。。睡得可真香。。。既然这样。。。

一切准备就绪,纳修正色喝道,“喂,醒醒!”

“是你!怎,怎么回事?”看到眼前的纳修,巴尔基刚想站起,才发现自己双手被缚,慌了。

纳修将剑抵向他喉咙,“能不能安静点呢,巴尔基先生”

“呜呜,你是怎么。。。”

“自从你当了队长,士兵的素质也是直线下降啊”

巴尔基听了恼羞成怒,“住口!”

“你少虚张声势了”

“你这家伙,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的装备和剑在哪,本以为在这里,看来猜错了”

“哼,我怎么知道!”

“嘿~~~~~~”纳修也不急,剑锋擦过巴尔基的左耳,几根毛发瞬时在空中飞舞,吓得巴尔基倒吸一口冷气。

“等等。我想起来了!!你的装备在仓库里,真的!!!我只不过是听从那位大人的指使。。。”

没等他说完,纳修已经一拳放倒,“不说我也知道,这不是你想出来的”

从房内锁上门,纳修纵身从窗台跳下庭院,向仓库奔去。纳修的一套装备都放在木箱之上,之后只剩下换装走人。

“小子,等得我都不耐烦了”

“什么!?”纳修没想到此刻仓库里竟然还有人。

“你真会绕远路,不会是在和女人惜别吧”

“王。。。”(话说纳修一句ワン。。。我第一反应是汪!还想他怎么学狗叫orz)

眼前这人叫王,在警备队中也是个一等一的格斗家,不好对付。纳修本以为高手都跟随巴达姆队长走了。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去执行秘密任务了吗”

“大家一起出去的话,这座城寨不就没人了,更何况还有个废物来当代理。不过,有我一人在,包管城寨周全。”

“哈,真能说。你肯定是喝得烂醉,被人丢下不管了吧”

“小子,注意你的措辞,你想趁天还没亮就死吗?”

“天亮了我也不想死。”纳修不甘示弱。

“有意思。小子,你以为你能从我手里逃脱吗?”

“不如说,我在期待你放我一马”

“不好意思,我也是个言而有信的人。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说完,王已经摆好架势。

“那就没办法了”

“哦,身手比半年前有进步了嘛,不错”

“切,你当你是我师傅啊”

“我才不要这么笨的徒弟!”话音刚落,王又是一拳,纳修侥幸躲过。

“原来如此,有意思”

可恶,纳修为了躲避拳头拼劲全力,但对方的表情却似玩味。

“喂,光靠躲是打不赢我的”

果然,和这家伙交手,赤手空拳太鲁莽了吗,纳修将目光移向木箱上的双蛇剑。

“不要东张西望!”

纳修的那点心思,王岂会猜不到。他刚想奔去拿装备,立即被王堵住去路。“想拿奖赏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此计不行,纳修再施一计。

“我说,你就放过我吧”

面对纳修的讨饶,王却放声大笑。“哈哈哈,事情要是这么好解决就赚了”

纳修可没想这么快解决,他只不过想趁王大意的时候偷袭而已,但看来这也是不行了。

“你怎么不用你身上的剑?”

“啰嗦,还用不到。。。”

“哦,逞强啊”王的语气依旧充满笑意。

话岁如此,纳修还是占下风。可装备近在眼前,又不能退缩。此时,王却停了下来。

“我也玩腻了,该出真功夫了”

“玩腻了就别打了。。。”纳修叫苦不迭。

“那也不成”

两人相互对视,却谁也没有出手。王突然开口,“纳修,你离开警备队打算做什么?”

“有必要说吗?”

“有要做的事?”

“嗯。。。现在是。。。”

“那很好,我被祖国追杀逃到这里,不可能再回去了。但是,有时候我也会想,我在这里究竟做什么?是不是本来应该留在国内,干一番大事再死。”

“你想说什么?”

“就是说。。。我的人生已经完了。在警备队里,尽是那些没有去路也没有归路的人。可是,你有要去的地方,要做的事和该回去的地方。不是吗?”

“。。。。。也许吧”

“那是一件幸福的事”

王突然收手,“时间到了”

“什么?”

“看看那边”

纳修一边注意王的举动,侧眼望向王所指的窗户,阳光照射了进来。

“今天一早,我也被警备队除名,派到格拉斯兰德去了。巴尔基那家伙,忌惮我啊”

“。。。就是说,你肯放过我?”纳修仍然心存疑虑。

“我说过了,我只干份内的事”

“欠你一份情”

王不以为意,“真不像你说出来的话”

危机已过,纳修着手检查自己的装备。怎么回事?刀刃被人仔细磨过,锚链的机关也被人认真加过油。火药也填充好了?

王。。。。。。

“离开警备队后,去水晶谷的话也需要那些装备吧。拉特奇亚家的少爷。”王双手插袋,静静离去。

警备队精锐都已不在,剩下的只有新兵。取回装备的纳修离开卡雷利亚,悠闲地走在回水晶谷的路上。过了一个时辰,路边的树丛突然显现人影,不说纳修也知道是谁。

“大清早辛苦了,你是来给我送行的?”

“对不起,纳修。”蕾娜面露愧意。

“什么呀,多亏你我才平安逃了出来。”

“。。。。。你不怪我?”

“为什么?”

蕾娜再也按捺不住,“纳修,为什么,你总是这样?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背负所有?警备队那事,有人要陷害你。可为什么,你却像没事人一样离开?”

“不知道,天性使然吧”

“天性!!”蕾娜怒了,“你就是这样,把人牵扯进来又消失不见,为此由莉有多伤心?在由莉结婚典礼前夜,你杀了扎吉的那一夜开始,由莉有多伤心!!!!”

蕾娜的一席话勾起了纳修的回忆。那一天,那一夜,那一刻。。。由莉与扎吉结婚典礼的前一日。。。时隔多日踏进拉特奇亚家大门,本应该是双手捧满贺礼的。。。如果没有那件事的话。。。

扎吉:。。。。。。。

纳修:你想说这是偶然吗。。。。。

扎吉:谁知道。。。也许是必然吧。

纳修:扎吉!!!你!!!!

眼见扎吉手掌滑落手枪,与此同时,对面房门打开,由莉走了进来。

“纳修!!!”

思绪被打断。。。。。。

“蕾娜,对那天的事我没有什么好解释的。真相在我心里,但对她太过残忍。。。”

“纳修。。。”

“只有一件事。。。扎吉还活着。。。而这也正是我回水晶谷的唯一理由。”

不顾蕾娜错愕的表情,纳修转身踏上旅程。在一切结束之前,真相只能深埋心中。不,也许会是永远。。。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一月 24th, 2012 at 10:59 and is filed under ┠幻水2外传Vol.2.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low就是low
low就是low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1
2018春樱之旅——DAY1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温柔的胜利
温柔的胜利

如龙6游戏感想(下)
如龙6游戏感想(下)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