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传终于都结束了,纳修也成功荣膺我心目中幻水第一男主。从综合实力考虑,

1 有颜:必须!谁敢说纳修不帅我跟谁急- –

2 有才:除了各种机关与知识,更胜在脑子机灵,鬼主意多,常能逢凶化吉(当然女人缘也极佳^_^),这点在之前或之后几代基本没有= =

3 悲情人生:贵族出身,父母双亡(貌似游戏里没提到母亲死没死,但纳修对扎吉曾说过要为父母报仇,那也许是都死了吧- -),自己还亲手杀了妹妹的未婚夫,流落异乡。

可惜的是纳修身上没有真纹章,也许没什么人会把他算作幻水系列主人公,但这个人身上可圈可点的地方其实很多。虽然三代里大叔化了。。。(熟男?)

第四章——最后的真相(下)

一路狂奔之下,纳修终于来到了水晶谷。与市中心的喧嚣不同,西郊如今已沦为贫民窟。显然,在贫民窟生活的三等市民无暇信仰,教会废弃多时,前厅被垃圾山掩埋,通往礼拜堂的楼梯上也到处散落着石块。此情此景,仿佛预示着一大势力的衰退。扎吉选在这里等待纳修,倒下的那一方将会与教会共赴黄泉。

“你能接受邀请前来,我真是太感动了”扎吉忽然现身钟楼之上。“可是,宴会的会场在这里。”

“你叫我爬上来吗?招呼不周啊”

“在你来的路上,我想到了好点子,敬请期待”

“哈?在我来之前,你可别从那里掉下去!”

纳修刚冲进礼拜堂,就有枪手埋伏。这些人多半是子第级枪手,纳修并不怕,毕竟他能和艾尔萨打平手,这些人根本不在话下。再加上他们的枪也太差,不说和克莱夫比,就是和扎吉所用的枪相比,在威力和精确度上都下降了不少。然而,此时的纳修没功夫理会这些人,他将二楼的石像推落,礼拜堂立时灰尘满天。混乱中,纳修故意发出大踏步声。

“他在那,别让他跑了!”

“等等,现在不行!”为首的人大叫,但为时已晚。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礼拜堂被炸得面目全非。这也是纳修在公会学到的知识。火药知识,也就是物体的燃烧法则。不仅是灰尘,小麦粉,砂糖都行,将其撒到空中再点火,就会瞬间燃烧产生连锁反应并引发空间大爆炸。

 

当纳修来到钟楼,天空已经下起小雨,黑夜的闪电映出人影。

“纳修,自绿山市一别,我等你好久了。”

“你还有脸说,明明自己使劲各种手段要让我消失。不过可惜啊,我还是这么精神。”

“是啊,我不得不称赞你,真能平安地回来。”

“那当然,在把你的阴谋葬送到黑暗之前,我是不会死的!!!!”抽出背上的双蛇剑,纳修慢慢走近扎吉。扎吉静静地看着纳修,嘴角似笑非笑。

“葬送在黑暗里的,是你吧,纳修。”

大雨之中,纳修冲向扎吉。与此同时,扎吉举起右手的手枪,子弹擦过纳修左肩。当扎吉开出第二枪时,纳修高高跃起,挥起右手的修巴兹朝扎吉奋力砍去。扎吉立时抽剑,接住了纳修的强力一击。

“扎吉,你的发色,瞳孔的颜色,还有你的名字。。。我要你扔掉全部的伪装,偿还所犯下的罪。陷害我的父母,还有由莉的大罪。受死吧,扎吉!”

“纳修,你以为你赢定了吗?刚才我说的话,你不会忘了吧。葬送在黑暗里的人是你,我有办法封住你的剑。”

纳修再次砍向扎吉,扎吉却纹丝不动,就在剑锋逼近扎吉的一刹那——

“你想连同由莉的命也一起劈开吗?”

“你说什么!”纳修的剑硬生生停在空中。

“由莉在我手上。”

“你把由莉怎么了!?”

“很简单,我只不过告诉她我还活着。由莉很高兴哦,抛下自己而死的未婚夫又出现在了眼前。”

镜头转到那一夜。

蕾娜:你是!!!

由莉:难道是。。。扎吉?

扎吉:是啊,好久不见了,由莉。你没事就好。。。

由莉:扎吉!真的是你吗?扎吉,为什么之前不来见我?

扎吉:说来话长,之后我一直被追杀。如果见你,会把你也牵扯进来。。。请你明白,由莉。

由莉:扎吉。。扎吉。。你不用和我解释。。。

 

“我已经让由莉搬到我这来了,这下你知道我的死意味着什么了吧?”

“扎吉,你卑鄙!”

“你该知道,对公会成员使用这个字眼谈不上侮辱,接下来换我了”扎吉把剑对准纳修。“纳修。。。不,大哥。到此为止了,你再怎么挣扎也没有胜算。你留下的最后一条路就是。。。。死!”

扎吉手上的剑不是把普通的剑,而是装有巨大刀刃的枪。

“呵呵,你的剑招慢了,果然很重视由莉呢”

“那当然了!”

“为了心爱的妹妹,你就死在我手上吧,毕竟你是杀了妹妹未婚夫的罪人。”

形势逆转,扎吉占了上风。纳修不能攻击,只得疲于躲避,渐渐被逼到了屋顶边缘。

“你的样子真逊啊,大哥”

“别这么叫,我肉麻”

“这就是你人生最后一句话?真绝情啊。”又是一枪。

 

另一边,蕾娜闯入了扎吉府内。

由莉:蕾娜,你怎么在这里?

蕾娜:我借助了某位大人的力量。但也只是进入这里而已,之后的逃脱要靠自己。

由莉:某位大人?

蕾娜:现在没功夫说,快走!

由莉:可是。。。我。。。

蕾娜:由莉。。你还对扎吉。。。听着,由莉,对你来说也许很残酷,但扎吉到你家当家庭教师,还有和你结婚都是。。。

由莉:这些。。。。。我都知道。

蕾娜:由莉。。你说什么?

由莉:不,一开始并不知道。那个时候完全没想过,只是希望每天可以幸福的生活下去。我果然太天真了呢。。。那次事件之后,我自己也调查过了。我要知道真相,最重要的是,我不相信哥哥会做出那种事。

蕾娜:那么,你也察觉到扎吉的野心了吧?为什么扎吉再次出现的时候,还跟着他走呢?

由莉:我还是。。。不认为扎吉的一切都是伪装。。。我不清楚所有的事,也没有完全理解那个人。。也许还是被骗了。。。但我无法忘记。。。那个人有时。。。仅有的那么几次,显露出的悲伤以及。。。仅有的那么几次。。。发自真心的温柔。

蕾娜:由莉。。。。。

由莉:果然。。我是被骗了吧。。。直到现在,我还是认不清现实吗?可我还是。。。

蕾娜:那么,由莉。。。

由莉:可是,我在这里的话会连累哥哥吧?雷娜,给。。。最终,我还是再次失去了所爱的人。。。

 

捂着左肩的伤口,纳修朝教会后院逃去。先前在屋顶一战,扎吉的枪击中了纳修的左肩。虽然万幸没击中右手,但若非双手同时驱使,双蛇剑的本领便不能完全发挥,扎吉此时是不会放过他的。

“纳修!纳修!!”耳旁突然传来清脆的叫声。

“多敏格斯?”可喜的是,多敏格斯的脚上还抓着由莉随身佩戴的宝石。宝石在此,说明蕾娜已经成功救出由莉。

“哦,你在这里啊”扎吉发现了纳修。

“看看这个,”纳修将由莉的宝石举到扎吉面前。

“这是由莉的。。那么。。。”

纳修咬紧牙关站起,与扎吉距离十步对视。见纳修右手拿着修巴兹,扎吉便知他的左手已无法使用。

“你以为你这样子能打赢我吗?”

“赢给你看”

“你到最后还是这么笨,如果我是你,能够轻易地得到更高的地位。”

“。。。。或许吧,但那不是我的人生。”

“是啊,你更适合愚蠢的人生。”

扎吉的枪击中修巴兹,剧痛袭来,纳修只得半蹲在地。仿佛知道纳修没有还手之力,扎吉一步一步走近,脸上的笑容愈发冷酷。

“扎吉,你的笑是怎么回事?看到我要死了,你的本性也藏不住了吗?”

“呵呵呵。。。是啊,把你葬送的瞬间,我的野心也达成了。的确,不需要再隐藏自己了。”

(开始了,开始了,那长长地~~~~告白。当初第一次玩的时候 ,按键按到天荒地老啊= =b话说本来对扎吉这个角色没感觉的,就是这段告白让我对他产生了莫名的好感。。。)

“每当看到你的那头金发。。。象征着哈鲁摩尼亚一等市民的金发,我就感到撕心裂肺的嫉妒。”

“你说什么。。。。。。。”

“你知道在哈鲁摩尼亚的西郊,有个叫萨拿迪亚的小国吗?在30年前被哈鲁摩尼亚征服的国家,我就出生在那里。纯粹的哈鲁摩尼亚人是一等市民,自古效忠哈鲁摩尼亚的国民是二等市民,还有,被哈鲁摩尼亚征服前顽抗失败的国民是三等市民。作为被哈鲁摩尼亚征服的国家的孩子出生的我,在哈鲁摩尼亚的同化政策下,被寄养在水晶谷一等市民家中。你应该知道,拉特奇亚家也有那样的奴隶。是的,说到三等市民,就和格拉斯兰德的蛮族、兽人是一个待遇,不配当人看。那是屈辱的日子。身为失败者的那一刻起,我就尝够了。我恨自己不是哈鲁摩尼亚人。终于到了13岁,我被遣回萨拿迪亚。在那里见到的同族,大家都成了哈鲁摩尼亚的拥护者,外表看上去是萨拿迪亚人,内心却早已成为屈服哈鲁摩尼亚的奴隶。丑陋,冷酷,完美的做法。他们这些人,终将会领导萨拿迪亚吧。对哈鲁摩尼亚摇尾乞怜,不,甚至都没有注意到,因为是心甘情愿啊。

可我不同,我和他们不同,我回到了哈鲁摩尼亚,为了进入咆哮之声公会。我的年龄,已经过了成为公会之子的年纪,但我得到了考验的机会。运动力,智力,体力,所有的考验都很严酷,但我都克服过来了。在哈鲁摩尼亚,只有这个公会,三等市民可以无关出身向上爬。然后,我迎来了最后的考验,考验对公会的忠诚。我得到的考验,是杀死在年幼时曾给我一丝温情记忆的父母。你以为我恨他们?怎么会,我想过了,这就是个考验。不是吗?很简单,对准各自的眉心,飞刀了结。然后,我终于可以朝枪手的目标前进。第一次,ZERO的地点。我终于站到了起跑线上。

纳修,你与生俱来拥有的,不。。。一出生,你就拥有更多的东西吧。可我追求的比你更多!拉特奇亚家,你,由莉不过是中间点,因为流放了民众派的拉特奇亚家,长老的座椅也为我准备好了。等将来掌握公会的实权,我就可以独霸哈鲁摩尼亚的黑暗势力与背后的恐怖。在这哈鲁摩尼亚,我要从你们哈鲁摩尼亚人身上夺走所有,让你们尝尽屈辱,毁灭你们!!这就是我的复仇。。。不,是我的野心。明白了吧,纳修,你还有由莉,都要被我的野心击溃!!”

默默听着扎吉的告白,纳修感受到强烈的怒意。

“你就为了那点事,把我的家人!!”

“那点事?是啊,你会这么说吧。谁叫你从出生那一刻起,就已经被赋予了权力。不需要任何辛苦,任何努力,你与生俱来就拥有权力。在得天独厚的环境下出生的你,怎么能理解我的痛苦。总之,你和我,是两个世界的人。。。”

“扎吉。。。”

“话到此为止。那晚的一剑之仇,现在就还给你。。再见了,纳修。”

“那不成,我要再次把你。。。”

“好啊,那你就来夺走吧,我用鲜血赢来的权力”

扎吉右手持枪,左手拿剑。相对的,纳修只有右手的修巴兹。纳修缓缓调整呼吸,全神贯注面对扎吉。胜负一瞬间决定,不容后悔,这就是咆哮之声公会的决斗。

“受死吧,纳修!”当闪电照亮尖塔,扎吉行动了。两枪同时开炮,纳修只得用修巴兹躲避。扎吉启动机关,刀刃飞向纳修,纳修扔出修巴兹挡住致命一击,面对毫无防备之力的纳修,扎吉的枪已经顶向了他的脑袋。

“到此为止。”

“这话你还是不要说了,每次都没有到此为止。”

在扎吉叩动扳机的那刻,纳修的右手抽回了极细的钢丝。

“什么?”

扔出去的修巴兹在扎吉背后仿佛魔法般袭来,扎吉为躲避失去了平衡,这是最后的机会。

“扎吉~~~~~~~~~~~~~~~”

扎吉惊讶地看着贯穿自己胸膛的剑。要论骗人,纳修更胜一筹。最后的绝杀不是右手的修巴兹,而是左手的拜斯。纳修左肩的伤是真的,血也在流淌,但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这最后一瞬而藏着,直到扎吉露出破绽的最后一瞬间。

纳修抽出贯穿扎吉身上的剑,失去力气的扎吉倒在了纳修身上。

“。。。。。我赢了”

“是啊。。。纳修。。。是我输了。最终,我还是没赢。。。”

“扎吉,你为什么现在出现?以你的能力,完全可以改头换面得到你想要的权力。可是为什么,你甘愿冒险。。。”

“。。。。。。。”

“你就这么很我吗?这么想看到我痛苦吗?”

“。。。。。。。”

“扎吉,如果三年前那晚,我没有杀了你,你会对由莉。。。”

“。。。愚蠢。。。为了野心,爱情毫无用处。。。不过是虚伪的爱罢了。。。”

 

当太阳升起时,雨已经停了。过去不会改变,在这场战斗中,又改变了什么呢?即便打倒扎吉,拉特奇亚家也回不到过去,父亲与母亲,还有由莉的心也。。。纳修想起了扎吉的话,权力。。。的确,为了活下去,人需要力量。可是,真的需要承受不起的力量吗?无论怎么想,纳修都没有答案。自己和扎吉,果然是不同世界的人。

蕾娜来了,“扎吉呢?”

“和他的野心一起归土了”

“由莉我已经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你要见她吗?”

纳修摊开手,“这个宝石。。。”

“啊,是由莉给我的,我让多敏格斯交给你,它顺利完成任务了啊”

“是啊,它的工作一向完美,”纳修顿了顿,继续说道“这个宝石是我小时候给由莉的。。这里有个机关。。。里面可以放张照片。她总是把最重要的人的照片放进去。”

“那怎么了?”

“可现在是空的,她究竟放过谁的照片呢?”

这下换成蕾娜无言以对。

“蕾娜,她就交给你了,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她成熟了许多,但其实还是个孩子。”

听出纳修话外之音,蕾娜急道:“纳修,你说什么”

“我的手上,不仅有公会学到的手艺,还沾满了鲜血,我两次杀了由莉所爱的人。第一次,我承受不了离开了水晶谷。”

“可是,纳修,你回来了,不是吗!”

“在这水晶谷,已经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拉特奇亚家也消失了。”

“可由莉在等你!!!纳修,你在犹豫什么!!!”

“我没有资格见由莉,杀人凶手又怎么能安慰别人呢”

说话间,纳修注意到蕾娜身后闪现的持枪人影。

“蕾娜,别动!”

蕾娜一回头,来人已经倒下。

“扎吉的手下?一刀就解决,你的身手也进步了啊——嗯?你去哪了,纳修!纳修!!!纳修!!!!”

——结局字幕——

马车上。

车夫:你真的只要到邻村就好了吗?我可以送你到更前面。

纳修:到邻村就好,我不急着赶路。

车夫:小兄弟,你从哪里来啊?

纳修:东方。

车夫:哈哈哈,是躲情债吧,小兄弟,你给人这个感觉呢哈哈。

纳修:呵呵,好敏锐啊,是这样。

车夫:小兄弟,告诉你一件好事,听好了?惹女人生气的时候不要反抗,闭上眼,堵上耳朵,等暴风雨过去。火气消了之后,你再买束花,带上好吃的东西回去,这是诀窍。

纳修:原来如此,下次我试试。

车夫:那就好。

纳修:让我睡一会吧。

车夫:好的,到了我叫你。

纳修:多谢,发生了太多事,我有点累了。

车夫:那你就睡吧,到邻村路还长着呢,时间有的是。

纳修:嗯。。。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