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のラジオ2012-04-28

Posted by: garnetin 福山雅治
8

兴致来了又开始了,结论是,这活永远那么累人(脑补甚重)。

之前还说不是他fans,立马热情就上来了= =b(至于能持续多久就是另一回事了

关于他的某方面爱好,只能说——

在H同学的安X套,G同学的体X图的goods轰炸下,我已经完全免疫这类话题了orz(福同学真是小case啦)

——————————————————-

魂のラジオ2012-04-28

F「我说你们,今天开始就是黄金周了吧。今早也是,几点呢,我8点就到琦玉了。不过今天不要紧,中途堵车的时候睡过了,所以还蛮精神的」
S「黄金周所以堵车」
F「是啊,从早上开始就堵到不行啊,回程的时候也堵得厉害」
S「下行的时候?」
F「上行和下行的时候都是。。。黄金周嘛,第一天嘛」
S「上班族从今天开始九连休了」
F「哦」
S「有些人按照日历从1号、2号开始工作,但也有人之后一直放假」
F「他们去干什么呢?出国旅游么」
S「成田机场今天有很多人啊,出国高峰期」
F「那些人去哪?九连休,5月份这种时候」
S「一听就是从来没在黄金周休息过的人说的话呢」
F「我没好好休息过嘛,黄金周也从没享受过,活得和日历无关。。。我是超脱时空的人呢」
S「帅!」
F「是啊」
S「而且大家都在休息的时候,我们还在工作,双休日的时候比方有演唱会之类的」
F「我们和黄金周没什么太大关系吧。‘航班爆满,东北六县赏花’,原来如此,樱花还在盛开中啊」
S「去年其实没什么黄金周的气氛呢,今年难得有机会可以出外旅游」
F「今天东京,琦玉也是,天气不错,暖洋洋的5月」
S「可太阳很大啊,特别是午后,热死了」
F「你怕热的哦。今天热归热,但感觉很舒服啊。」
S「我今天去niconico超会议了」
F「哦~你去nico超会议了啊」
S「去了幕张展览馆」
F「那儿怎么样?」
S「那里的工作人员几乎都是魂radio的国民,太震惊了」
F「真的吗?」
S「我是因为富士电视台的采访去那里,不是有宣传人员跟着嘛。采访途中稍微在旁休息了一会,就有人小声跟我说“我在听魂radio”」
F「哈哈」
S「为什么要偷偷摸摸说」
F「什么嘛,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把我们节目也叫上啊」
S「我们和nico动画没什么关系吧,那里都是和nico动画有关系的人」
F「可我是高级会员啊」
S「我说过了,和那个宣传人员,他很惊讶」
F「什么?nico动画的人不知道我是高级会员吗?」
S「我今天碰到的人,之后也是,到活动展台做采访,采访好后刚往后退,就有人在耳旁说“我在听魂radio”,为什么偷偷摸摸说啊,光明正大说就好了嘛,又不是什么保密的节目,为什么要悄悄地说啊」
F「这样啊。。。不过,既然那么多人在听,不要光是听,也可以有些别的活动嘛」
S「也是哦,有那么多展台,有动画,有网络,那也可以有个radio的展台」
F「嗯。。。」
S「明年在nico超会议里搭个魂radio的展台吧」
F「嗯,不过先不说怎么搭,能不能搭还是个问题吧」
S「松冈君现在正一脸复杂不知道该不该点头答应呢,站在日本放送的立场上」
F「的确,有很多需要调节的地方啊」
S「如果是日本放送的话,明天的radio park倒是可以上」
F「不过怎么说呢,无线电和网络,网络是通讯,和广播还是有区别的。时代在变化啊」
S「今天也是啊,各电视台都在大放烟火」
F「所以说现在,和广播也好通讯也好都无关,作为接受者一方,都是当媒体看待的。的确在网络的世界里,有网民这样的群体,但是,估计过个10年,20年,很多事都会扩充。对观众来说,不管是从网络里看到的画面,还是电视里看到的画面,包括电话里的画面,画面还是画面不是吗?像我们曾经还看过FM。。。」
S「你想说レコパル?」
F「现在还有吗?」
S「可能没了吧,就是把节目表做成杂志的那个」
F「还有aircheck,我在中学的时候一直干的」
S「录下国内国外音乐best10,自己来编辑」
F「对的对的,用磁带。一般情况都用的普通带,有钱的时候用铬带」
S「碰到最喜欢的节目的时候」
F「金属带!」
S「哈哈,这个对不知道的人而言肯定很奇怪,什么叫金属带啊」
F「金属带很棒哦」
S「价格也贵啊」
F「贵呀,而且啊,在我们那个年代,出了自动倒带的功能不是吗」
S「不好意思,现在的中学生肯定会问,什么叫自动倒带啊,倒什么啊,在哪个部分怎么倒啊」
F「有两种方法,一种磁头旋转,一种带子倒转」
S「对的对的,磁头转动的时候还会发出咔擦的声音」
F「那种机械的感觉,听起来就像魔神Z呢」
S「Pilder——」
F「Pilder On!」
S「哈哈,中学生更不明白了,什么叫Pilder On」
F「不过曾经是有过磁带的时代啊,我最近还用过微型磁带呢」
S「你干什么了?」
F「用来构思作曲,总之就是把脑海里灵光一现的曲子录下来,用现在的说法就是IC录音机,现在的人用作会议记录的。我一直用的是微型录音机,好比间谍大作战那种」
S「那种小的磁带?」
F「是啊,至于为什么要用,还是因为它的磁性。一方面我从小就在用,对它有感情。再加上压缩器的处理实在是太棒了」
S「不好意思,你讲到一半就不明白了,什么叫压缩器?」
F「压缩器就是把轻的声音放大,抑制过大的声音,它会压缩声音。用录音机录的音是ghostnote,可以听到平常听不到的声音。录的时候只有木吉他、节奏器和歌声,不知为何通过压缩器的处理可以听到bassline」
S「那种bassline不应该存在的」
F「不该存在的音,正是ghostnote,通过压缩的方法可以听到呢」
S「然后把它当bassline来编曲」
F「总之,明明只有吉他、节奏器和歌声,但却能听到合奏,更容易看清整体」
S「用数码设备听不到吗?」
F「数码的话分离太强了,当然我现在是更换了,毕竟磁带的整理太麻烦」
S「小磁带可以录很多盘呢」
F「那首歌扔哪去了啊?」
S「哈哈」
F「那首好曲子上哪去了啊?这样找下去太麻烦了,所以我现在都是用IC录音机录音,然后usb接到电脑上,用文件夹管理,方便多了」
S「原来如此,但反过来说,硬盘要是坏了的话就遭殃了」
F「那可不行」
S「毕竟硬盘也不是永久存在的呀」
F「我定期还是会更换电脑的」
S「你那里录音机还有吗」
F「都扔了,就留了一台新的,作为昭和的遗产」
S「哈哈,你用那个也做了不少曲了吧」
F「迄今为止一直在用的」
S「磁带还留着么」
F「有啊,好几盘新的」
S「以前录过的有吗?」
F「有的有的」
S「真想听听看啊,不知道什么感觉」
F「有很多曲子的原型」
S「真想听啊,不过日本放送已经没有能够播放磁带的设备了吧」
F「可以用录音机接耳机输出,Auxiliary」
S「Auxiliary?」
F「就是AUX」
S「哦。。。现在磁带也升值了吧」
F「挺值钱的了」
S「那我们想想办法嘛」
F「这也没什么好听的吧,又不是Beatles Anthology那样的」
S「好比那首名曲的原型是这样子的之类」
F「还是不要了」
S「这样哦。。。」
F「能拿多少钱?」
S「(噗)这个问题我们之后慢慢讨论吧」
F「不过,新曲的原型,这在著作权上该怎么说呢」
S「不知道不知道,你突然问我我也不知道啊」
F「那么,niconico动画的各位工作人员,今晚也请收听!」

【CM】

F「こんGolden Week,我是福山雅治」
S「こんGolden Week,我是荘口彰久,今天是黄金周第一天,初次约会,初次海外旅游,或者接下来要初次H,很多人都有这样的打算吧。今晚就等着大家关于这次黄金周初体验的故事,当然之前的黄金周也可以。然后是上周special week,无嘉宾无企划迎来的魂radio第十位制作人,上周刚继任的松冈制作人」
F「我们的节目也在日趋变化呢」
S「在变化呢,虽说变化丰富,但还是要做出成果。突然在广播里征集名人来信宣传,然后刚力彩芽就来信了」
F「她以前是嘉宾呢」
S「她父亲也发邮件来了呢。然后还有在名古屋酒店里一起收听广播的风男塾」
F「以前也是嘉宾啊」
S「嗯,所以今晚有收听广播的名人的话,欢迎来信。只有本人发来的才有效哦」
F「我们会帮你宣传的!」
S「帮你宣传。来信请至X@X
F「今晚到凌晨1点,请多指教。接下来,上周因为日本放送没有CD所以很遗憾没能播放,今天补播。5月30日发售,风男塾的雨ときどき晴れのち虹」

【雨ときどき晴れのち虹】

S「东京都,エリリン酱,20岁。こんGolden Week
F「こんGolden Week」
S「我现在正在前往Masha的第二故乡,鸟取县的巴士车上。到了20岁这个年关,我下定决心独自旅行。第一次一个人旅行,虽然有不安,但内心也抑制不住兴奋。这次很长时间会待在列车上,所以我随身携带了收音机。这样在车上也可以听到Masha的广播,到达目的地后还想听听当地的广播。在鸟取县,我想去看看植田先生的摄影馆、水木茂之路还有砂丘。Masha现在如果独自旅行的话想去哪里呢?
F「如果时机好的话,有时间,地点也清楚的话,请去看看大山的涌泉。大山,就是写作大大的山那个。如果问当地人涌泉在哪里,应该会告诉你的」
S「以前我去摄影馆的时候,想去但没去成呢,涌泉那里」
F「泉水很好喝哦」
S「你那时候也去过了?」
F「大山就是个巨大的过滤装置,雨水,还有雪水通过大山过滤流出,山本身就是个天然的净水器。
S「那里的水之后还做成烧酒」
F「嗯,相当好喝啊」
S「独自旅行」
F「请去喝水吧」
S「哈哈」
F「那里只能搭出租车去,巴士不到的」
S「有什么想去独自旅行的地方吗?」
F「一个人就算了」
S「哈哈哈哈」
F「没什么好的回忆」
S「哈哈,是吗。。。。。。嗯,茨城县,咲酱,20岁。福山桑,こんGolden Week
F「こんGolden Week」
S「和去年一样,今年的黄金周我还是打工度日。我有个哥哥今年刚踏入社会,他居然打算在黄金周带着女朋友回宫琦老家。什么原因还不清楚,如果是考虑结婚所以要带去见父母也就罢了,但他还是刚刚踏入社会的菜鸟啊,结婚养家这种事不论是从金钱上还是人性上都离他太遥远了。如果我是他女朋友的话,去见男方家长肯定很尴尬的。妈妈也发来邮件哭诉哥哥要带女朋友回家,估计他们也很困惑。男人都喜欢向父母介绍自己的女友吗?男人的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哥哥已经是个笨蛋了吗?请作为九州男儿的前辈向不懂男人心的哥哥训一句吧
F「那我就直说了。咲酱,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S「怎么说?」
F「他只是想带女朋友去老家,说是去老家,其实就是黄金周旅游的感觉吧」
S「可以免费住宿,哈哈」
F「差不多吧,不同于以往的约会而已」
S「但是作为女性来说,突然住到老家,也挺头疼的吧」
F「对父母来说」
S「女朋友也是。老家,要住在老家啊。。。有2瓶洗发水,这是伯母用的吗?这是父亲还是哥哥用的?看起来很贵,要不要用啊」
F「卫生间,还有床铺方面也要考虑」
S「是啊,不过对妹妹来说,会很好奇哥哥带什么样的女友回家吧」
F「她挺喜欢那个哥哥的吧」
S「关系不错,否则不会那么在意」
F「嗯,不过这事用不着那么在意啦」
S「继续等待大家的来信,欢迎名人来信哦」

【CM】

S「东京都,ルイ酱,15岁。福山桑,晚上好
F「晚上好」
S「明天我要尝试第一次的双重约会。和学校的朋友,还有朋友的朋友一起去。我们去打保龄球,该穿什么衣服好呢?请用高中男生的眼光给点建议
F「那我就直说了?」
S「对ルイ酱说吧」
F「名字叫?」
S「ルイ酱」
F「ルイ酱。。。热裤
S「扑哧,你刚刚说热裤的那嘴型」
F「热裤」
S「好表情,打保龄球都会从后面看的吧」
F「右腿会伸到后面去吧,那个时候看到的腿后腱,坐骨连接处,腿后腱的根部是萌点」
S「说点15岁的ルイ酱能听懂的话吧」
F「呵呵」
S「不过,男人看到热裤会心动吧」
F「热裤的威力很大啊」
S「基本倒地不起了」

【CM】

S「大阪市的亚湖酱,18岁。是大学生呢,こんGolden Week
F「こんGolden Week」
S「这个黄金周我打算去看TEAM NACS的演出。因为是第一次看现场表演,我现在就期待得不得了。我最近对戏剧很感兴趣,Masha最近有没有去看什么戏剧或者舞台剧呢?(12点!)哪些戏剧是还想再看的吗?
F「那个,虽然之后还会陆续发表。。。」
S「哦?」
F「我去看了歌舞伎」
S「你去看过了啊?」
F「看过了,小龟的那场」
S「龟次郎先生的演出」
F「他也是魂radio的国民。第一次看,歌舞伎好帅啊,吓我一跳」
S「你是带耳机看的吗?」
F「那当然了,没有解说完全看不明白。带着解说耳机边听边看的。我说的帅,指的是身体素质的优秀和代代相传的传统艺术的博大精深。表演如此,服饰也是如此」
S「嗯。。。」
F「身体素质压倒性的出众,一般人是办不到的」
S「比方说?」
F「甩头那种」
S「头发一圈一圈甩,对看的人来说做不到吧」
F「颈部一定会脱臼的」
S「哈哈,如果不锻炼就那么做的话。。。」
F「这个一定要从小练才做得到。。。我看过几次歌舞伎的演员出现在现代剧的舞台上,他们在下半身的处理方式和体感果真很强」
S「好比单脚咚咚咚咚踩」
F「那个是从小开始练的,现在并不会特意去注意体感,还是相当强的」
S「厚重感」
F「身体素质堪比运动健将,好帅啊」
S「长年累月锻炼出来的」
F「是啊,而且其中还有每个人的个性,有妖娆的人,也有骨气的人,也有两者兼备的人」
S「比想象中还厉害」
F「但是(笑),如果不边听边看,完全不明白在说什么。台词都听不懂,说的也不是现代话。想去看的人,请带上解说耳机听吧」

S「大阪,38岁,单身妈妈来信。Masha,こんbike!
F「こんbike!」
S「说到歌舞伎界的魂radio国民,那就是小龟了,市川龟次郎。终于要在6月继承四代目市川猿之助了。前些天在nhk的节目上,龟次郎登场的时候,有fans问:继承艺名之后,该怎么称呼呢?叫小猿,小猴也不对。龟次郎则说,就叫小龟好了,叫前龟也可以。等艺名继承之后,自然会出现新的称谓了吧。同为魂radio国民的一员,我既高兴又感到骄傲。但我心里还是希望他能一直是小龟。小龟继承艺名之后,这里也是叫小龟吗?
F「小龟是说过没关系」
S「还说前龟呢」
F「前龟今猿呢。虽然留恋旧名,但新的名字还是新的名字」
S「马上就要继承艺名了呢」
F「是啊」

S「东京都,ニック酱,18岁,大学生。こんGolden Week
F「こんGolden Week」
S「超越时空的Masha好酷啊,我从今年的黄金周开始打工。虽然在暑假曾经做过短期零工,但第一次做一整个月的,还是很紧张。是家面包店,有什么能够一直做下去的诀窍吗?
F「面包店?」
S「指打工啦。。。请介绍一下Masha以前打工时的心得吧。顺便一提,第一次出勤是早上6点半。面包店嘛,要早起,加油了」
F「嗯。。。」
S「你在打工的地方做过很长时间吧?」
F「做过不少呢」
S「以前在节目里也透露过几次呢」
F「打工最重要的就是积极向上吧,对上班族来说也是如此,有干劲为好。但我是空忙乎,结果搞砸了」
S「想象不出来呢」
F「第一次来东京的时候,在匹萨店打工。我自认为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但是一起打工的人,还有店长都说:福山君的乡音真重啊」
S「呵呵」
F「这么和我说过」
S「听别人这么说,那你自己呢?」
F「么有,么有那会事」
S「啊哈哈哈哈,刚才是故意那么说的吧」
F「当年18岁初到东京,在新宿百人町的芝加哥匹萨店打工,我的绰号是长崎君」
S「啊哈哈,不管是谁听了都是长崎口音?」
F「我的优势是乐观开朗嘛,“欢迎光临~~~”这样。有一天,我被店长还有经理叫过去,“你的氛围不适合这个工作,明天就不用来了。”跟我这么说,就是解雇了。」
S「还有被炒鱿鱼的事啊」
F「应该就是了,但是,因为他说的很委婉,不用再来了。我心想,可以不用来了啊。“那今天过期的匹萨还能拿回去吗?”“给你好了。”“好的,我知道了,那明天开始我不来了”」
S「哈哈哈哈」
F「哈哈哈哈哈哈」
S「你就这样被炒了啊」
F「当时没想得那么认真,什么啊,我的情绪不对啊,那我不在就好了,那就不来了」
S「不伤心吗?」
F「没有,完全没有」
S「诶!?」
F「但是,现在说起这段往事,突然很火大啊。脸也想起来了」
S「店长的脸。之后还有见面吗?」
F「没再见过,但脸我还记得。长着一张妙厨老爹的脸」
S「哈哈哈,下巴很可怕。。。福山君明天不用来了」
F「你的情绪总归不对劲啊,这样啊,情绪不对劲啊,那算了,不来了不来了,很委婉地接受了」
S「但乐观积极最重要,不可能一下子就做得很好的」
F「嗯。。。」

S「よしみ酱,21岁,Masha辛苦了
F「辛苦了」
S「其实我有一位很关心的后辈。他小我两岁,非常地率真,可靠,肌肉发达,笑容——
F「有那样的吗?」
S「这就不要管了,人家喜欢肌肉型的嘛。是个笑容非常纯真的男孩。而且,他还会说,前辈今天好可爱啊,嘴巴很甜
F「肌肉发达的人?」
S「哈哈哈,是啊。我想约这位可爱的后辈在黄金周约会。我希望他不要当我是前辈,而是当一名女性看待。可是却怎么也说不出可爱的话邀请他,对自己的傲娇感到无语。Masha的话,听到女性说什么样的话,会答应去赴约呢?有什么好的建议可以告诉我吗?
F「用不着特意邀请约会吧,说句一起吃饭吧,去看电影吧不就好了嘛。如果是邀约的话,那个,下次去约会吧」
S「哈哈」
F「邀他吃饭不就好了吗。相反,有什么要做的事吗?迪士尼乐园之类的?不过黄金周去迪士尼乐园也很累啊,都是人」
S「人挤人。。。但是,突然晚上说去喝酒也。。。」
F「那就说去吃饭吧,早点去,晚上6点开始」
S「嗯嗯,吃个饭」
F「至于要不要去下家店。。。」
S「就看那时候的气氛,和那位后辈之后怎么发展,就看第一家的情况」
F「一般来就好了嘛,她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约会呢,想得太多了吧」
S「原来如此」
F「想做这,想做那的」
S「想提出各方面的」
F「毕竟是肌肉男嘛」
S「纯真,肌肉发达,嘴皮子功夫了得,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F「顺序反了吧」

S「爱知县,まよ酱,20岁。Masha,こんGolden Week
F「こんGolden Week」
S「我在黄金周要去外婆家玩,这几年因为考试和打工一直没去,所以非常期待,外婆的老家是个村子里只有一个信号灯的乡下地方,可以度过非常悠闲的时光。其中,我最期待的就是“槌子蛇节”。外婆的老家,以槌子蛇出没闻名。每年会举行一次“槌子蛇节”,节日当天还有槌子蛇搜捕活动,如果发现槌子蛇的话还有赏金,Masha去过的庆典里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情吗
F「槌子蛇传说,有的啊」
S「有的啊,梦幻的生物」
F「那个会飞的吧」
S「诶?」
F「传说中会飞的」
S「你对UMA系列真了解啊,这么说来,电脑上突然出现画面了」
F「赏金,如果抓到了123万日元」
S「真的假的!?」
F「再。。。涨上去点吧。因为,没有。。。那么多。。。槌子蛇的吧(笑)」
S「这可是全村举行的活动啊」
F「还有就是,槌子蛇有那么好吗?」
S「哈哈,别让全村人民失望啊」
F「对不起对不起,那我还觉得南美的Chupacabra更好呢」
S「大概这个村子发现过槌子蛇吧」
F「没有的事,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例这样的报道呢」
S「但是有照片刊登了」
F「有类似的照片,但槌子蛇是没有的,最好是来点更有梦想的uma就好了」
S「还有什么呢?skyfish」
F「skyfish不一样的。还有什么?」
S「yeti」
F「bigfoot系列」
S「雪男」
F「但是雪男嘛。。。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吧」
S「是呀。那个,之前也问过,Chupacabra到底是什么东西啊」
F「南美洲的吸血怪兽。据说是双脚行走,但基本都是四脚,大多袭击牛群。」
S「吸血?」
F「吸血。。。但是它和cattle mutilation是不一样的」
S「不好意思,请你再解释一下cattle mutilation吧」
F「哈哈哈哈,cattle mutilation大多在北美目击较多,专掏牛的内脏」
S「通常不会发生的事」
F「嗯,但是牛群却大量死去。。。两边都是牛被袭击呢,哈哈」
S「对牛来说是个大麻烦呢」
F「几乎没听说过Chupacabra袭击过人类」
S「不知道为什么袭击牛吗」
F「不管是北美还是南美都是牛群大量死去。。。」
S「在陆地上比较醒目吧」
F「国外的东西先不说,日本有什么呢,河童?我现在最想看,而且又有好感的就是河童」
S「小心不要被河童拔去肛门球」
F「肛门球是指肝脏吧?不对吗?」
S「是这样吗,我一直以为——」
F「我一直以为是肝脏」
S「我以为是屁股那里有个球」
F「前列腺?」
S&F「哈哈哈哈」
S「不是像前列腺那样具体的东西。。。肝脏?」
F「我自说自话以为是肝脏。。。心脏吗?」
S「传说在河边和小孩玩,要被河童拔去肛门球」
F「河童是现在最想见的吧。还有就是座敷童子?天狗?」
S「天狗(笑)」
F「天狗大神」
S&F「哈哈哈哈」
F「女性和女性H的时候,不是会带着天狗大神的面具嘛。对不起,我可以直说吗?」
S「请说」
F「那个,一点意思都没有
S「从男人的角度看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F「对谁有利啊」
S「感受不到情色,只有苦笑呢」
F「我对天狗没什么兴趣,河童还有点兴趣。日本还有什么?」
S「不是妖怪的」
F「妖怪也可以啊,还有龙」
S「龙不是中国的吗?」
F「日本也有啊,龙神传说。但龙什么的还是没有的吧」
S「河童也好,槌子蛇也好,也许还栖息在某处,龙的话。。。没地方藏的吧」
F「嗯。。。现向大家征集你想看的UMA。。。或者是亲眼见过的UMA」
S「也许有见过座敷童子的人呢」
F「youtube看多了,上面有很多奇特的生物呢,深海类的」
S「可以一瞬间游好几米的,那个是实际存在的呢」
F「但那个不是UMA,我最喜欢的大王乌贼也是」
S「噗,大王乌贼」
F「大王乌贼」
S「那个大得太恶心了」
F「鲸鱼要吃大王乌贼」
S「鲸鱼与大王乌贼的决斗」
F「虽然没有被拍到,但是鲸鱼身上有和大王乌贼打斗后留下的吸盘呢」
S「真的吗?」
F「真的哟,它要吃鲸鱼,为防止鲸鱼逃跑卷住鲸鱼,吸盘就吸附上去了」
S「鲸鱼也很痛苦吧,不要啊~~~」
F「这个还没看到过」
S「看过想象图呢」
F「嗯,想象图网上是有,但视频还没有」
S「那是,但是痕迹有留着」
F「不过大王乌贼也好,越前鲸也好,都是实际存在的,不算UMA」
S「既然有槌子蛇之村的话,那也应该有河童之村吧」
F「河童在全国各地都有传说,应该有河童之节吧。。。刚才看到封邮件,说鸟取县夏天有妖怪jazzfestival,既然有妖怪之节」
S「那日本其他地方也有。。」
F「河童之节之类的」
S「那么,见过的人请来信吧」
F「不是小道消息哦,我想知道真实的情况」
S「请亲眼见过的人发过来吧」
F「UFO,或者外星人也可以」

【生きてる生きてく】

S「从全国各地发来了各种各样的情报呢」
F「UMA情报」
S「是啊,东京都的peach酱,こんUMA
F「こんUMA」
S「说到河童,就不得不提岩手县远野市。那里会颁发河童捕获许可证,没这个就不能抓河童。在一个叫河童渊的地方,还有拿着黄瓜抓河童的老爷爷
F「都说河童要吃黄瓜呢」
S「最喜欢吃的食物」

S「浜松市的XX。河童传说以扎维传教士为原型参考,只是和脑袋有关吧」
F「那是阿尔辛多吧」
S「座敷童子有什么原型呢」

S「名古屋市的tama酱,こん河童
F「こん河童」
S「上周我在长崎的諏訪神社见到了可怕的河童狛犬
F「有那样的啊」
S「还有照片哦」
F「諏訪神社有那样的吗?」
S「原来如此,这就是河童狛犬。。。啊,河童狛犬的由来也写着」
F「这个河童狛犬,半个脑袋都没了吧。。。《河童使坏把马拉进河里,失败后为了道歉,和妈妈变成了守护神。 常坚寺火灾之时,它从脑袋上的盘子喷出水来浇灭了火。如今,这对河童狛犬依然驻守在庙内》」

F「长崎虽然没有UMA,但有大鳗鱼。在长崎一个叫桦岛町的地方」
S「有吗?」
F「有的」
S「不是UMA,真实存在的?」
F「有的,大鳗鱼」
S「和我们平常见过的烧鳗鱼相差很大?」
F「直径15公分」
S「好恶心」
F「全长180公分,重达20公斤的大型热带鳗鱼」
S「180公分不就是福山桑的身高了吗」
F「热带地方有很多,那里是偶然发现的。听说有大鳗鱼的时候,我去看过了」
S「什么时候?」
F「很久以前」
S「不是最近吧,拍龙马传去长崎的时候顺便去看的吧」
F「10年之内」
S「啊!那时候已经是全国都知晓福山雅治的年代了啊」
F「我就明目张胆福山雅治去的。大鳗鱼在普通的民家前面,连着水槽,而井水本身又和大海相连,不知怎的混了进来」
S「水槽里?」
F「大鳗鱼就在水槽里」
S「那个大家可以随意观看吗?」
F「随意参拜。在大鳗鱼旁边,还竖着一块木板,写得很有文采,“人生,直线上升”哈哈哈」
S「不需要写这个吧」
F「要的,要的。我可是开心地对着它合掌礼拜呢(二礼二拍手一礼)」
S「和在神社一样的感觉」
F「人生直线上升的大鳗鱼神,我也要沾沾光呢」
S「可以免费看?」
F「免费看」
S「现在还在吗?」
F「应该还有吧,个头相当大啊(比划)」
S「哇————大得有点恶心了」
F「没礼貌」
S「哎呀呀」
F「它可是守护神啊」
S「话是这么说,但也太大了」
F「不过人总是会被巨大生物吸引呢,我去动物园肯定先去看动物园里最大的动物」
S「你强,去上野动物园不去看熊猫」
F「熊猫没那么大吧」
S「熊猫要是变大了不是很可怕嘛,难得长那么可爱」
F「也不是啊,我到动物园去,肯定先问:请问这个动物园最大的动物是什么?」
S「好帅!」
F「给我看最大的动物,先去看长颈鹿,犀牛,河马这类的」
S「大象什么的」
F「大家都是这样的吧,去美海水族馆的话肯定先去看鲸鲨,最大的家伙」
S「在巨大水槽里呢」
F「是啊」
S「超大的鲸鲨」
F「现在不知道还有没有,去Sunshine水族馆肯定去看翻车鱼」
S「翻车鱼近看的话也好可怕的」
F「很大的」
S「和可爱沾不上边」
F「所以去神社肯定先去拜最大的神」
S「哈哈,行动一致呢」
F「一致呢,容易被巨大生物吸引啊,大王乌贼也是如此」
S「但也有人喜欢小小世界呢」
F「我是喜欢大生物,所以听说长崎有大鳗鱼时很高兴,居然有这么大的家伙在家乡,真骄傲」
S「熊本不知道有没有大生物呢」
F「应该有吧,熊本大生物,继UMA之后征集巨大生物的情报吧。比如狗,圣伯纳德犬不是很吸引人嘛」
S「是吗,但吸引不了我啊。有时候路上看到有人牵着好大一只狗散步,哇吓一跳」
F「贵宾犬也是,不是那种玩具犬, 原本的贵宾犬」
S「嗯,现在玩具贵宾犬增多了呢」
F「有很多人把玩具贵宾犬当作贵宾犬,大错特错。贵宾犬原来是猎犬,很大的」
S「而且是猎犬,运动能力也高」
F「又聪明。。。我就是会被大家伙吸引呢」
S「如果要买狗的话,也是买大狗?」
F「嗯,我喜欢巡回犬,更大的也可以,像圣伯纳德犬。然后在狗脖子上挂个白兰地桶」
S「噗,又不是在雪山」
F「带着它出门散步,边走边拉」

【Around the world】

S「长崎县岛原市的友美酱,福山桑,こんばんバス
F「こんばんバス」
S「这个称呼好怀念啊。我查过了,长崎的大鳗鱼,名叫鳗鱼太郎。真直接的名字」
F「很普通呢」
S「去年过世了」
F「诶!?」
S「而且是第八代了」
F「传了那么多代了啊?」
S「初代很久以前就有了。。。啊,長崎县的美鈴酱,こん鳗鱼
F「こん鳗鱼」
S「桦岛的大鳗鱼好怀念啊。可是最近鳗鱼太郎死掉了,当地新闻也报道了,《鳗鱼太郎死去》,那户人家也很寂寞
F「还是蛮有人气的,鳗鱼大神」
S「嗯,对当地人来说。不知道第九代怎么样了」
F「第九代作为鳗鱼太郎也会一直持续下去的吧。。。叫鳗鱼次郎?」
S「等等,前八代都是鳗鱼太郎,第九代叫鳗鱼太郎也蛮好的啊,为什么突然第九代就改叫次郎了啊」
F「啊,继承名号之后就是猿之助了?」
S「你拿龟次郎比喻啊。。。大概现在是鳗鱼次郎,等正式继承之后就是鳗鱼太郎了」
F「就像从龟次郎到猿之助一样,从鳗鱼次郎到鳗鱼太郎」
S「出世鱼一样的系统」
F「嗯,第九代鳗鱼太郎」
S「哈哈,原鳗鱼次郎」

S「琦玉的小幸来信,こん巨大生物
F「こん巨大生物」
S「我也喜欢大生物,其中我最喜欢白长须鲸
F「见过?」
S「世界上最大的哺乳类
F「是呀」
S「在上野国立科学博物馆附近,有白长须鲸的实物模型铜像,很有名啊
F「我在阿根廷博物馆看到的古代穿山甲的化石也很大啊」
S「穿山甲很硬挺啊,一碰到什么就卷起来了」
F「那个有2,3米,好大一只,穿山甲的祖先。骨骼标本摆在那里」
S「骨骼还留着啊」
F「留着,但是已经灭绝了」
S「那么大,卷成一团的话谁也对付不了吧」
F「因为人类的狩猎捕食而灭绝了,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呢」
S「这是当然了,又不是什么2、30年前」
F「不是父母那个年代哦」
S「那时候还没阿根廷呢」
F「更早以前,很大啊」
S「2,3米已经很大了」
F「所以是hot spot啊,还有象龟,巨型象龟,活了一百多年了。但阿根廷的史前穿山甲比它更大」
S「那么大的家伙,当时的人真吃得下去啊」
F「那个时候没什么吃的吧」
S「虽然不是Chupacabra,但有牛的话就会吃牛吧」
F「估计那时候还没有畜牧业,主要就靠狩猎野生动物为生,多少年前就不知道了」
S「可能是几万年前」
F「有人类的历史,几千年前吧」

S「岐阜县,rika酱,こん尼斯
F「こん尼斯」
S「说到巨大生物,那就是尼斯湖水怪。日本放送的手机网站上说“尼斯湖水怪存在于你的心里哦”。这话实在不可信,Masha告诉我吧,尼斯究竟在哪里呢
F「尼斯湖水怪有两种解释,一种认为纯属虚构捏造,还有一种认为是其他生物的尾巴刚好伸出湖面时被拍到」
S「机器猫里也有类似的故事呢。说是川獭尾巴翘起来时刚好被拍到,结果以为是水怪的脖子」
F「人们都喜欢巨大生物,尼斯湖水怪是如此,冰冻猛犸象也是。那个在北极还是南极啊」
S「据说埋在俄罗斯的永久冻土区」
F「不是来日本了嘛」
S「冰冻的?」
F「当然了,半解冻还得了!」
S「半解冻的话那再冰冻一次」
F「又不是金枪鱼!」

【CM】

F「魂リク的时间。雅恵酱,马上就要32岁了。“我有个小学时代的好友,家住在附近,不知不觉就在一起玩了。我们都是四月出生。她从小擅长绘画,高中毕业后读了京都的美校。我也进了京都的大学,之后便很少见面了。她大专毕业后去了东京,做过饭店服务员和护士,之后突然嫁到国外,现在有三个孩子。我转学的时候,三天两头给我写信的只有她一人,之后也一直保持通信。她计划春天回国,已经到春天了,好想见面啊。为我的好友点播good luck” 在国外有三个孩子好厉害啊,教育方法也有很多不同呢。那么,请听good luck」

【good luck】

F「千叶县船桥市的tara酱。Masha,SK2广告里未确认的美丽歌声,那是Masha唱的吧?就是Masha吧!你在藏什么,我可是SK2的忠实用户。不愧是Masha,还关照成熟女性呢,我一定会变得漂漂亮亮的去参加fans活动~顺便问句歌曲已经完成了吗?期待完整版。。。是啊,上了电视广告。因为还在考虑很多细节,一旦能发表了会立即发表的。想听清晰版的可以上官网看」
S「上面名字也没出现吧,歌名也是。通常都会写福山雅治吧。什么都没有,看的人也纳闷啊」
F「是呀」
S「和大家想得一样」
F「是啊」
S「就是说呢」
F「就是说呢」
S「现在本人亲口承认了」
F「嗯」
S「在不久的将来,会发表的」
F「是呀是呀」

——————————————————


http://player.youku.com/player.php/sid/XMzkzNDE0OTg4/v.swf

非常喜欢的曲风,越听越好听~

—————————————————–

S「冈山的aya酱,22岁,大学生。Masha,こんGolden Week
F「こんGolden Week」
F「去年黄金周全家一起去看了Masha的演唱会,今年为求职考试做准备要学习,但我有一个计划,去宫崎县当志愿者。平时没什么机会去东北,这次去不一定有什么大作为,但我想亲身体验一下,对将来的生活也有所帮助。很好啊,我以前也说过,不用做什么大事,一件件小事持续做下去也能汇聚成巨大的力量,非常有意义的行为」

S「谢谢大家发来那么多UMA情报」
F「没有名人发来呢,未确认生物也没有」
S「未确认生物有啊,但是不是亲眼见过的就。。。」
F「大家都没兴致啊」
S「只有鳗鱼太郎一个呢,呵呵」
F「鳗鱼太郎?鳗鱼次郎吧」
S「陪伴您的是,荘口和——」
F「鳗鱼次郎」
S「鳗鱼次郎!?」
F「下周再见,byebyebike!」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五月 8th, 2012 at 23:40 and is filed under 福山雅治.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low就是low
low就是low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1
2018春樱之旅——DAY1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温柔的胜利
温柔的胜利

如龙6游戏感想(下)
如龙6游戏感想(下)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