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龙4攻略日记(五):史上第一个花样美男

谷村算的上《如龙》史上第一个花样美男了吧(一辉之类的牛郎不算),看惯了硬汉,还是美男养眼啊=v=

谷村这个人我用不好,秋山靠脚法,冴岛靠蛮力,同样是L1键,别人都是防御,就他这个人耍太极,其实用的好的话玩群战很在行的(所以血最少?),但是!我从小对此类特殊技能就不擅长啊(比如铁拳里的安娜和妮娜= =b)

第三部  谷村正义

第一章  神室町的流氓

审讯室,衫内正询问谷村(一开始出现在秋山面前的帅哥)为何会出现在杀人现场,还徒手去碰尸体,留下指纹被衫内找到。这个警察到底是怎么当的?不过谷村却心不在焉,最后被衫内发现在听赌马广播。

“你还有心思赌马,生活安全科到底是怎么搞的!”

“你别瞪眼了,我可以走了吗?没时间了”

“喂,警告你一句,不要再生事端,小心步你父亲后尘”

听归听,谷村的眼睛却盯在了衫内那双擦得发亮的尖头皮鞋上。

“你看什么?”

“没什么,多谢你忠告”谷村转身就想走。

“你要去哪?”

“巡逻啊,生活安全科的职责嘛”

“什么巡逻!”衫内一脸愤然,“你肯定是去违法风俗店,勒索人家讨封口费了吧”

“随你怎么想”

“切,流氓!”

走在警局的谷村被科长追上,这位生活安全科的科长对自己的部下非常关照,不过谷村却经常惹麻烦。这不,貌似谷村先前和人打麻将,赚了别人好几万,结果被人怀恨在心跑来警局告状。“你也要多考虑考虑我的立场啊”谷村表面上点头答应,内心却想着怎么抓出这个告密者。

跑去麻将馆,听先前一起打麻将的将友说到一个新人嫌疑最大,之后在停车场找到他(就是前几代的“来揍我呀”)。常年以来,他一直在停车场和人比试“来揍我呀”,但几乎每年,一定会有个穿灰色西装的男人把他打败(噗),于是他决定改行,一门心思扑在了麻将上。本以为自己有这个天赋吧,结果又被谷村干掉了,一时热血便跑去告状。谷村听他这么说,连生气的心也没了。。。

回到亚细亚街的谷村,先去了风俗店,门口站着店长。

“生意怎么样?”谷村靠在门上,若无其事地问道。

“谷村先生,你又来了。。。”店长虽然不情愿,还是递上了一卷钱。“这个月已经是第二次了,不是说好一个月一次的吗?”

“上个月进的女人是韩国人吧,留学生?明知没有就业签证还雇佣,你知不知道有项罪名叫“助长违法雇佣”?被抓的话处3年以下刑期或是300万以下罚款——”

“你就放过我吧”店长连忙讨饶。

“知道她们不敢报警,你还对店里的女性出手吧,想追加强奸罪吗?”见店长脸色明显发白,谷村满意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如果看到照片上的女人,立即向我汇报”

“她是谁?”

“这你就别管了”

离开风俗店,谷村径直前往故乡,那是一家经营中华料理的餐饮店(成宫的中文好搞笑><小姑娘居然叫他阿正)。谷村走进办公室,店长老赵正在接电话(那新闻联播式的发音啊。。。配音一定是中国人吧= =)。原来有个韩国人因为出交通事故被发现签证过期,结果被强制遣送回国,留下了5岁的小孩无人照顾。于是,此重任落到了担任侨联会会长的老赵身上。谷村拿出先前问风俗店老板讨来的钱,让老赵拿去救济小孩。老赵问这笔钱究竟是赌来的还是敲诈来的?谷村则笑道两者都有。

不久,一家叫“菊”的美容院老板打来电话,说在店内来了名女性长得和谷村给的照片一模一样,谷村决定前去查证。在店门口见到靖子,谷村感叹经过了25年,她仍然没有什么变化。这时,柴田组的人又现身了,虽然谷村打跑了他们,但靖子还是被人带走了。

赶到码头仓库,谷村悄悄躲在门外偷看,见到绑在沙发上的靖子,和站在一旁的柴田与新井。柴田道计划一切顺利,新井则称柴田演技出色。原来这都是柴田和葛城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柴田也根本没有断指。柴田问靖子为何一直杀害他的组员,靖子却说无可奈何,因为没想到能够凑齐一亿。柴田感到莫名,这算哪门子理由。新井的表情微妙,和柴田说既然确定这个女人就是凶手,那就杀了她吧,他来解决。可柴田却要留下她,尝尝她的色诱功夫到底如何,却不想新井从背后开枪。新井说,这个女人对他们还有用,但柴田已经没有用了。当年,柴田与葛城联手制造了袭击事件,如今他却以此不断威胁葛城。对于葛城来说,柴田就是个障碍。柴田怒斥新井是不是转投葛城,背叛了他。新井却说他从一开始就不是柴田的人。谷村冲进房间救下柴田,想问他25年前的内幕,但柴田已经断气。

第二章   真凶

把靖子带回故乡,谷村告诉靖子自己的父亲当年负责调查上野吉春枪杀案件,可却被人发现陈尸荒川。父亲临死前一天在手册上记录要和靖子会面,所以靖子很可能是最后一个见到父亲的人。谷村问靖子和父亲说了什么,靖子却说她根本没有见到人,因为谷村的父亲临时改变了时间,说是找到了真正的犯人,还在调查。谷村猜想父亲一定是被真凶灭口,警视厅的人明知真凶是谁却故意包庇。警察被杀不是小事,按理来说一定会调查清楚,可如此明显的他杀最后却被定义为意外事故。谷村之所以当上警察,就是为了调查父亲被杀的真相。

谷村问靖子为何杀人,靖子说都是受葛城指使。因为等不到谷村的父亲,靖子害怕地逃离了神室町,住在千叶乡下。25年后,葛城突然找到靖子,说可以为冴岛作证。葛城是当年枪杀事件的幸存者,他也因为护主有功一跃晋升为若头。如果他出面说明冴岛不是真凶,案件说不定可以重新审理。但条件是,靖子必须支付一亿元,或者,为他杀人。靖子当然没有那么多钱,只有听从葛城的吩咐。

靖子原本以为,为了救哥哥只要杀一两个人就行,但葛城的要求却永无止尽,一个接一个地让她杀,谷村推测葛城时至今日突然大量杀害柴田组的人,一定是想为当年枪杀事件灭口。谷村希望靖子能够出面,帮他查清父亲死亡真相,但靖子却说只想和哥哥团聚。最终,靖子被谷村的诚意感动,将问秋山借的一亿元托付给他。自己则动身前往冲绳,因为冴岛近日已移交冲绳第二监狱,不日将执行死刑。25年来,靖子每天都去看望他,虽然每次都没有见上面。她希望,如果救不成哥哥,起码能在最近的地方陪伴他。

在地下车库拿到靖子的一亿元后,谷村这才想起忘记问靖子葛城的联络方式。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对方是一个陌生男人,称谷村的一举一动他都清楚,还传过来一张屋顶的照片,让谷村去照片所示位置,那里自有人告诉他葛城的下落。谷村在桃色大街上天台,看到了照片里的那幢尖尖的红色屋顶。天台上还站了一个人,他递给谷村一束花就走了。花里有张卡片,写道让谷村默默等待,葛城很快就会主动联络。没过多久,手机果然响了。

葛城问谷村找他有什么事?谷村则道已经知道葛城和靖子的关系,希望和他做笔交易,时间定在明日下午五点,千禧塔门口见。葛城称赞谷村聪明,特意选择人最多的时间段和地点,不怕被人偷袭。第二天,谷村按照指定时间前往千禧塔,突然被人叫住。原来葛城很早以前就到场,谷村很可能已经看到了他却不知他是谁,想来事先并没有对葛城做过调查,他也放心了。谷村提议边走边说,葛城继续称赞谷村选择移动的方式,其实是为了不想成为枪靶子吧。

两人沿着剧场街一路前行,谷村说出了自己之前的推测,25年前,冴岛的确袭击了上野吉春,但真凶一定另有其人。葛城未加否认,问靖子在哪,谷村道靖子去了冲绳。葛城得悉靖子下落后,也不再和古村废话,阴笑为时已晚。谷村一惊,这才发现不知何时起周围一个人都没了,上野诚和会的人黑压压地包围了两人。葛城告诉谷村,他就是25年前事件的真凶。关键时刻,衫内带着警视厅的人赶到,让谷村赶紧回故乡救人。回到故乡,科长已率先赶到,原来他事先已接到衫内指示,前来保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