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前往神室町

神室町亚细亚街的故乡,谷村双手合十对着桌子深深鞠了一躬,桌上摆放着衫内与久井的警察证。

老赵在旁道:“你要走了吗”

“之前给你添麻烦了”

“说什么见外的话。不过,没想到你父亲居然是死在自己人手里。。。”

“久井科长,衫内一直以来也很痛苦。被宗像和葛城利用,人生的大部分都献给了别人。。。可是,最后却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维护了警察的正义”

“阿正。。。”

“衫内知道,如果说出25年前的真相,自己一定会被杀,可他还是告诉了我。。。久井科长也是,用自己的命救了你和梅珐,还有我”

“所以那个叫久井的人,在开枪自杀前是故意告诉对方,他解决了两个人?”

“嗯,造成我已经死了的假象,为了不让宗像把我视为眼中钉。久井把他未能实现的身为警察的正义托付给了我”

“打倒宗像吗?对方可是警视厅第一当权者,你怎么打”

谷村怎会不知这一点,事到如今,已经不能借助警察的力量。这时候,秋山登场。谷村奇道,“你怎么来了?”

“检察院的人突然跑来搜查,我被人从店里赶出来了”

店里?谷村能想到的只有天空金融。“罪名是什么?”

“说我借钱给顾客之前强行开条件。。。不管对方是不是愿意一定要对方接受测试,犯了强迫罪”

“哼,检察院的一贯台词”

“所以我无路可去,只好来打扰你们了。看样子来得不巧?那我待会再来——”

谷村赶紧叫住秋山,“秋山先生,我正好有事拜托你”
 

另一边,桐生带着靖子回到神室町,先行一步去塞雷娜酒吧,却见楼下停了一辆大卡车,不断有人进进出出搬运东西。路人在旁议论纷纷,听说检察院的人要把天空金融的所有资料都搬出来。不过对于桐生来说,现在也顾不上别人的事,直接电梯上至塞雷娜,老面孔伊达留守店内。

“桐生?你怎么来了”伊达见到来人大惊。

“有事要做”

“麻烦事?”老搭档心领神会。

“嗯。。”桐生话不多说,“这是靖子小姐”

“好漂亮的美人,你和她什么关系?”

“机缘巧合下相识,没什么特殊关系。妈妈桑去哪了?”

“家里发生不幸,她要回老家一周”

“所以你在这里看店么”桐生让靖子坐下说话。在找讶岛之前,有些事必须要先确认。

“开门见山地说,为什么你甘愿杀人也要见你大哥?”

伊达一愣,“什么!?”

靖子面露苦色,“桐生先生,这话在这里说。。。”

“伊达不要紧,他以前虽然是警察,但值得信赖,不会不分青空皂白把你交给警方。靖子小姐,你老实说,为什么这么执着你大哥?”

“。。。。因为大哥对我来说就是我自己”

“你自己?”

“本来,我早已经死了。是大哥救了我。。。桐生先生,你知道生体肾移植吗?”

伊达接口:“啊,肾脏在亲属间的移植是吗?一直听说过”

“我就是接受肾移植的人”

“你肾脏不全?那提供肾脏的就是你哥?”

桐生算是明白了,“所以你要报答你大哥?”

“可是,兄妹间的移植手术并不稀奇。”伊达仍然觉得奇怪,“说句不好听的话,为这点事就产生那么强的报恩之心有点没必要?”

“不是的,没这么简单。。。”靖子猛摇头,“我的肾脏不是哥哥的,哥哥的肾脏并不合适”

“血型不符吗?”

“嗯,这也是一个原因。。。”

“怎么了?还有其他原因?”

桐生突然惊觉,“靖子小姐,难道你和讶岛不是亲兄妹?”

“是的,我和大哥不是亲兄妹,大哥是爸爸带来的,我是妈妈带来的”

伊达又问,“那你怎么进行肾移植?”

“大哥去拜托了我的亲生父亲。我的血型特殊,提供者一定要有血缘关系。大哥知道这件事后,离家出走天天找我的父亲,当时大哥还只有15岁。”

“15岁?”

“我已经放弃了。。。听我死去的母亲说过,父亲除了酗酒,还打女人,是个无可救药的男人。那种男人可能早就死了,就算活着,要我接受那种男人的肾脏生活。。。我做不到。可是,大哥一直没有放弃,不管发生什么事,他说都会保护我”

“所以他找到了你的父亲?他在哪?”

“关西,父亲在近江联合手下做事,大哥明知父亲是黑道,仍然只身前往关西。可是。。。”

桐生已猜到大概,“被胁迫了吗?”

“嗯,对方是真正的黑道,要大哥拿出一大笔钱才同意肾移植”

“要多少?”伊达问。

“当时的金额,三千万”

“3000?那种金额,15岁的小孩根本准备不了”

“是的。。。哥哥走投无路,在神室町找混混打架,四处搜钱。救下大哥的是叫笹井的东城会的人。大哥以加入东城会为条件,得到了3000万。他没有放弃余命不多的我,直到最后还照顾我。放弃了去学校当老师的理想,不去上高中,进入了黑道。。。我的人生是哥哥给的”

“所以,讶岛对你来说就是你自己”

“大哥对我来说就是全部,现在我能活着也是大哥给了我生存的希望”

虽然靖子的身世很可怜,但桐生还是决定要靖子留在塞雷娜内让头脑冷静冷静。既然讶岛等同于靖子活着的意义,如果讶岛死了,靖子很有可能选择一同赴死。“的确,你可能是不幸。失去了父母,从小受尽委屈。可这世间,不能因为自己不幸就做什么都可以”

靖子闻言一时接受不了,桐生自知语重,可有些话不得不说。“对不起,我也没资格说别人的事。我不想说教,但是,我不认为你那只因纯粹的想法而实施的行动是正确的。你已经失去了冷静,所以我先去确认讶岛身在何处。我会负责找出你大哥,一定让你们俩见面”

刚下楼出电梯,伊达跟了过来叫住桐生,有些话在靖子面前不方便说。近期神室町不太平,不光因为讶岛重现江湖,先前讶岛和真岛碰面,真岛组的人活生生拼出绵延的人墙供两人行走一事,也是闹得沸沸扬扬。桐生决定先找真岛问问,他有可能知道是谁在背后搞鬼,意图整垮东城会。伊达告诉桐生,真岛现在的事务所在千禧塔顶层(千禧塔真是风水宝地,不断地被炸,不断地有人在顶层设事务所

【之后,桐生收到条短信,让桐生来击球场,为四年前的恩怨做个了断。桐生心想:4年前?能想到的人太多了不知道是谁。。。】(桐生,你结的仇太多了

然而等桐生赶到千禧塔的时候,那里已是人潮涌动。拔开人群,却见真岛吾朗被警察夹着,押送上警车。真岛告诉桐生,自己是被堂岛大吾出卖,25年的枪击案和5年前的100亿事件都与此有关,靖子现在的处境非常危险,如今能仰仗的只有桐生了。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十月 31st, 2012 at 20:11 and is filed under ┠如龙4.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low就是low
low就是low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1
2018春樱之旅——DAY1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温柔的胜利
温柔的胜利

如龙6游戏感想(下)
如龙6游戏感想(下)

2 comments so far

1.  草菇一颗
十一月 13th, 2012 at 13:16

我又搬家了…你今后链接这个吧
http://clampqyp.blog.163.com

2.  龙猫
十一月 17th, 2012 at 16:56

文章都不错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