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7  记忆

November  1998

在拍「沉睡森林」的时候,有一幕群殴的戏,我的头重重地撞到了墙上受了伤。正好电视剧的剧情也是有关记忆和大脑。。。我受到了相当大的心灵冲击。

鲜血从我的耳后根流出,脑袋一片空白。左手和右脚麻木的瞬间,心想“不是真的吧,这下糟了”,立即到医院做了包扎。在裂开的伤口上打了4针麻醉,正觉得有点抽筋,它已经穿针引线缝合好了。

我还第一次体验了照CT。在对头部进行扫描的时候,我想了很多。说出来可能有点夸张,我想的是“我现在看到的,这是毋庸置疑的现实啊。我会没事的吧。”之后看了大约30张自己的大脑横切面,在想,“我迄今为止的所有记忆都储存在这里面啊”,照片上看到的大脑,纹路左右对称,当中有条印子穿过其中。比喻可能很土,“这就是我迄今为止写下来的日记啊”,有股莫名的感慨。

如果有一天,开关突然跳闸,这些就全部消失了。。。想到这,便觉得这次受伤,好比是按下了一直在玩的角色扮演游戏的重启键。不知为何,我可以很冷静地思考这些。

“那样一来,以往的记忆,都去哪里了呢”

我现在还记得的最久远的记忆,在我2岁还是3岁的时候。。。差不多是那个年纪的小孩。在当时住的公寓里,和老妈在一起。屋外狂风暴雨,电闪雷鸣。我害怕得不得了,吓得瑟瑟发抖。我妈为了安抚我的情绪,让我不要那么害怕,给我做了法式吐司。里面加了好多好多的蜂蜜。。。当时房间的装饰,仍然像幅画一样鲜明地印在脑内。为什么我会记得这么清楚。。。是因为当时做的法式吐司太好吃了吗。

对人来说,“过去的记忆”究竟算什么呢。虽然在电视剧里,我说“过去根本不重要,活在当下就好”,但我无法肯定或者否定这句话。比方说恋爱,只要喜欢上了那个人,不管他以前有没有结过婚,甚至于,有没有杀过人都不要紧。也许会说“过去的事,和我们两个都没关系”。但我觉得,那只是为了当时的自己考虑吧。如果只是在两人世界里谈恋爱,也许是和过去没什么关系。但人活在这世上肯定会和他人扯上关系,把它归结为一句“与我无关”有点不负责任。喜欢的人有过婚史这就罢了,如果连小孩都有了,自然会产生相应的责任。

我的话,不管好坏,对自己的过去都很珍惜。从孩童时代的记忆到最新的体验,讨厌的经历也不想忘记。因为,好的坏的加在一起,所有实际发生过的事,创造了现在的自己。擅自把记忆删除,只留下美好的部分,会让自己失去对事物的处理能力。小孩子也是,你光和他们说“不要靠近火炉”,他们也不太能明白。只有亲自接触过火炉,有过一次“好烫!”的经验,他们才知道这么做很危险。有很多经验都是从坏事学来的。

CT检查的结果是既没骨折,也没出血。“一切正常”。但是,这次经历促使我想到,“以防万一,我还是要把记忆完整备份在某个地方才好。”

“记忆”不能交给他人保存。
所以,一定要妥善保管在自己内心的仓库里。
这和存钱是两码事。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一月 10th, 2014 at 20:59 and is filed under ┠开放区.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我又与世界和解了
我又与世界和解了

You deserve it!
You deserve it!

我们阿羡最讨人喜欢了
我们阿羡最讨人喜欢了

打脸
打脸

近况与新欢
近况与新欢

我真香了
我真香了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夏のお暇
夏のお暇

KT控后续
KT控后续

神のみぞ知る
神のみぞ知る

33でも頑張る
33でも頑張る

Kamenashi
Kamenashi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