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4  Hello,Goodbye

February  1999

早上醒来洗个澡,打开窗帘,眼前有30头左右的海豚跳跃在海面上。。。受杂志采访之邀去的夏威夷毛伊岛,依然保留着未经开发的自然风光。住在那里的人们也完全不同,有很多“Me——ow”的人。“Me——ow”这个词听起来就能感觉到它的氛围吧。没有过多的利欲,自然淳朴。光是能见到那么多淡然的人,我已经不虚此行。

我在毛伊岛的海面上碰巧遇到了一位有名的冲浪老者。我们在海上闲话家常,“今天的天气真好啊”、“刚才有鲸鱼跳过去了,你看到了吗?”。上岸后还一起拍了张合影。加起来一共10分钟吧,之后互道再见离开。仅此而已。我看着他在眼前驾车离去,心想“这样子真好啊”。

如果说相逢是偶遇,分开也是自然的吧。相反,简简单单的一句再见,可能换来下一次偶然的重逢。如果道别的时候声势浩大,之后马上又在同一部电车里遇到,那就太尴尬了吧。

毕业典礼的时候,离家独自生活的时候,我从没感到悲伤与寂寞。在毕业典礼上,心里只想着“今后要怎么办?”,充满了对未来的期望。看着班里的女生抱头痛哭,我才意识到“真的毕业了啊”。在那种场合下哭泣的女生,看起来很可爱。明明在同一个班,却没说过什么话,但当时我开口对她说“你哭什么呀?”。

我总是在考虑将来发生的事,反倒更期待分开,那是因为每一次的分别都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

我不喜欢“诀别”这个字眼,人一旦相遇,之后也会一直联系在一起。恋爱的时候,哪怕分手了,也并不意味着一切结束。即便做不成朋友,我还是希望能和她维持新的关系。

毕业以后,第一学期、第二学期的区别变成了拍完一部电视剧,或是结束一项工作。我遇到了许许多多的人,虽然其中有不少是擦肩而过的路人。

但是,这其中也有人通过“木拓”这个入口进来,了解到木村拓哉是个什么样的人之后,和我成为了朋友。“比想象中容易沟通嘛”,“很普通的一个人嘛”,那时候,我仿佛脱掉了身上的“演出服”。虽然都是朋友,我并不想特意去划分谁是真正的朋友,谁该叫亲友。不管是好朋友还是一般的朋友,大家都一样。在一起既轻松又开心,想和那样的人做朋友是很自然的吧,我不想去给他们排名。

我最近开始玩电脑了,自己也挺意外的,本以为一辈子都不会碰它。在意大利的hide对我说“你发邮件过来啊”,我回道“我没有电脑啊。正好生日快到了,你送我一台吧,那我就能发了。” 还开玩笑地敲诈他。然后,他真的送过来了。“配置全弄好了哦”,我心想糟了,赶紧想办法发邮件。第二天,他回复道“你会发了嘛”。看到“会发”两个字果然很开心,这心情和幼儿园相比没有分别。

我立即又给毛伊岛认识的朋友发了邮件。愈发觉得,与人的相识之中我真的受到了上天极大的眷顾。

Meet——Met——Met
同一个相遇也有不同的时态
如果那是美妙且自然的相遇
别离的问候语也会发生变化
顺带一提我喜欢说的是
“See you again”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三, 一月 22nd, 2014 at 21:57 and is filed under ┠开放区.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夏のお暇
夏のお暇

KT控后续
KT控后续

神のみぞ知る
神のみぞ知る

33でも頑張る
33でも頑張る

Kamenashi
Kamenashi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相框
相框

周指活
周指活

最近迷上了新生代小男星
最近迷上了新生代小男星

梦战音乐会
梦战音乐会

古3通关
古3通关

生平第一次因为CP弃坑
生平第一次因为CP弃坑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