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5  trip

September  2007

为了拍摄《I COME WITH THE RAIN》,我抵达了香港的酒店。站在房门前,心想“这就是我要住的房间啊”。我用前台给的房卡插了进去,解开门锁进了房间。

然后,我看到酒店提供的水果旁边,有一样奇怪的东西。拿起一看,卡片上写着成龙的名字。除此外,还放着一套茶具和点心礼盒 。这真是太意外了,很高兴他对我的关心。从小憧憬的偶像,居然为我接风。我想找个机会正式向他道谢。下次去香港的话,一起吃顿饭就好了。成龙他现在正好和我换了换在新宿拍电影。我在想要不要查一查他住哪个酒店,也给他送上一份大礼。。。

如今,护照已经成了我的生活用品。离开本国,去其他国家并没有那么方便呢。每次机场过安检,我都是把穿的衬衫和外套当袋子,取下所有的首饰和皮带一古脑扔进去通过。行李本身也是能少就少。

在香港我过得很愉快,不过有些想法还是太简单了。我对吃的东西不挑剔,从没想过“连续两天吃意大利菜会受不了”,就算叫我五天都吃同一道菜也不要紧。但是,和我一起行动的staff就不行了,嚷嚷着“昨天吃得有点随意,今天就去顶楼的饭店吃饭吧”。不过我在酒店穿的是家居服,从酒店去片场的路上也是穿便服,没有准备其他衣服。当staff来问我“木村先生,你有没有正式一点的衬衫或者外套啊?”,我说“怎么可能有啊”,他们说“没有就不让人进”。那家店对着装有要求,Staff都带好衣服过来的。我只好说“没关系,既然不让进那也没办法,大家玩得开心点吧”。

在片场,乔什也向我发出了邀请,“拍完后有空的话去酒吧喝一杯吧”。我问“那里对着装有要求么”,“那是自然”。。。“那就没办法了,我没有带衣服过来。”结果他说“酒店门口有家品牌店,你去那买一件不就好了”,这似乎有点不妥吧。第一次去香港我就接二连三地受到打击,想到不能给其他人添麻烦,自那以后衬衫和外套也加入了我的行李名单中,虽然没什么机会穿。。。 

拍摄现场是个多国部队,什么事都有发生。我和女化妆师聊得很开心。她来自西班牙,与亲人分别数月,到这个离自己的祖国有几百公里的地方工作。我关切地问她没事吧,她说“因为做得很开心”。片场果然是靠人在支撑,工作人员和合作演员的影响力很大。在作品的世界中旅行,道具师也帮了大忙。这次有个我很喜欢的法国道具师,每天都穿着同一件衣服,手粗糙得不得了。他总爱开玩笑,一直站在演员的立场考虑。布景的表面要是坑坑洼洼的话,他会把手接触到的地方都给磨平了。正是因为有这些人在,才搭建出了布景。虽然“任意门”只有哆啦A梦才有,但各个现场的入口之门却是为自己敞开的。有些门打开来还会吓你一跳呢。。。

即便拍着同一部作品,每天都有全新的体验,从不感到厌倦。时间真的过得好快,看日历常常吓一跳。“要10月了?不会吧!”不过,是时候开始一场漫无目的的休闲之旅了吧。

爱自己就去旅行吧
每次都有许多邂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