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44  mission

February  2009

Mission这个词,总让我兴奋不已。

当任务交到我手上的时候,即便不知道自己最终能不能完成,只要站在那个位置,就有无限的可能。

幕末的志士们或许是在旅馆二楼把酒言欢,宣誓团结。如今这个时代,我们在惠比寿附近的酒店内喝着冰咖啡,握手洽谈。

但我们的心情,和那些志士们是一样的吧。

电视剧,电影。。。当我参与到一部作品时,常常想“哇,我可以在这部剧里做些什么呢?”

当然,有时候我也会陷入不安。毕竟在正式开拍前,只是我一个人在冥思苦想。

一个人读着剧本,想象着其中的桥段。。。所以,等实际进入片场,得到导演和工作人员的支持后,我才真正有了开始的感觉。好比一个人思考的时候只是个细胞核,如今它开始四散开来,吸收周围的细胞转变为了新的细胞。

个中烦恼,我并不想公之于众。我只想让大家看到我是怎么玩怎么闹的。

当我认识到有那么多的人在为了自己参与的作品努力,心中的使命感也随之改变。假设每个人都有各自承担的部分、分配的职责,那我就要承担比它们更重的责任、做到比要求的更好。

我在扮演角色的时候,不会给自己设置条条框框。如果有什么是必须要做的话,那就是在拍摄前一天记熟台词,否则我会感到不安。

如果记不住台词,拍的时候只能一边回忆台词一边说吧。那就不是自己的节奏了。就好像只有下半身穿着戏服,上半身还是便服就走进布景一样。

只要把台词深深地记在脑子里,之后就靠内心深处的悸动推动我前进。

和木村拓哉这个单纯的个体不同,身为SMAP一员的使命感始终伴随我左右。我清楚地知道自己是5人中的一份子。

如果想说什么都能毫无顾忌地互相指出,也许会轻松许多。但情况并非如此。不过我大概也没怎么忍耐吧,大家毕竟不是人偶,自然有着各自的处事方法和生活节奏。

和一个人的时候不一样,我可以感受得到大家对SMAP的期待。对我来说,这也是非常重要的能量。

我从来没想过,“为了什么活在这世上?活着应该要做些什么?”之类“大局的使命”。

也没有想过像hide那样,为了找到活着的意义,踏上“寻找自我”的旅途。

不过我觉得,能够思考这些并且愿意花时间付诸行动的人,内心都过得很充实。

大家正视自己的方法各不相同。

你的style究竟期待什么,问一问自己内心的悸动也许是最快的途径吧。

时间并非在流逝
而是一天天临近
我现在非常地期待。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二, 六月 10th, 2014 at 20:05 and is filed under ┠开放区2.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夏のお暇
夏のお暇

KT控后续
KT控后续

神のみぞ知る
神のみぞ知る

33でも頑張る
33でも頑張る

Kamenashi
Kamenashi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相框
相框

周指活
周指活

最近迷上了新生代小男星
最近迷上了新生代小男星

梦战音乐会
梦战音乐会

古3通关
古3通关

生平第一次因为CP弃坑
生平第一次因为CP弃坑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