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 home广播集锦(2)

Leave a comment

第四集收视率出了呢,只能说观感和收视成正比吧。。。去年《宫本武藏》也是,朝日台的毛病就是节奏把握不对。即便设定再有趣,立意再高,拍出来的效果不佳也无济于事。这种逼着人イライラ想换台的本事也是蛮强的= =嘛,只能说,加油吧!

尽管如此,本期WUS提到不少细节,还是蛮有趣的

今天WUS关于新剧的部分

节选自5月8日广播What’s UP SMAP

木村:昨天播出了《I’m home》的第四集,阿久手上的钥匙一把把离开了他,各位感想如何呢?大家发来了好多细节性的提问,那我来介绍了。

【captain晚上好,我在《I’m home》第二集里发现了个bug。久君出事前借了色情DVD呢,标题是《课长,外遇是不行的哟不行不行》,嗯,写的是课长。但我记得久君在房间里播放的时候,屏幕里性感女星说的是“部长,不行不行”。嗯?课长还是部长?看的时候不禁犯糊涂】

嗯。。那部作品的标题是。。诶?“部长,外遇是不行的哟不行不行”,课长?应该不是课长吧,一开始就是部长吧。我记得小惠说的是“你是不是借了DVD了,好大一笔滞纳金啊。名字叫《部长,外遇是不行的哟不行不行》,我边听边记伤心死了”,没有课长吧?不对吗?诶,说的是课长?“部长,部长,不行不行”,的确叫的是部长,我是完全没有在意DVD的内容啦。关于好友山野边拍摄的这部作品,一概不理不问。不去管叫什么名好,也不管它怎么拍。毕竟这段还被闯进房间的良雄看到了,内容不能太重口啊,所以采取喜剧的表达方式。啊,这样啊,的确好在意。《课长,外遇是不行的哟不行不行》,但是片里说的是“部长,不行不行”。大家看得好仔细啊,我是完全没在意,的确值得挑刺呢。

【第二集里,第一次在好友山野边的家里吃饭的时候,用的是一次性筷子,之后用的都是漆筷子,这点是captain想到的主意吗?我的理解是,刚开始忘了筷子的位置所以用一次性筷子,之后想起来了就用漆筷子。还有,久桑是把一次性筷子掰开后放到了山野边的盘子上,这是出于captain的善意吗?】

看得好仔细啊,真会挑地方看啊。我根本没注意到是一次性筷子还是漆筷子。嘛,突然想起多年不见的好友,登门拜访,而且用的是自己留着的钥匙开门,进了山野边的家里做菜。所以用一次性筷子也没觉得奇怪,就这么拍了。之后变成了漆筷子啊,对哦,就像这位听众说的,为了表现出时间流逝,改成了漆筷子吧。邮件上还说“把一次性筷子掰开后再放到山野边的盘子上,是出于captain的善意吗”。这并非出于我的善意,而是觉得家路久对山野边就是这么做的吧。我和kokoriko的田中桑是第一次在片场合作,嗯,跟他演戏,很容易入戏,情绪也更容易调动呢。事到如今可以透露给大家,剧里不是有一幕我和他分手的剧情么。那场分手戏,剧本里只字未提哭戏。可不知怎的,和田中桑拍的时候,眼泪自然而然地涌了出来。因为本来并没有要求这么演,我心里其实是觉得搞砸了的。但导演并没有喊停,就这么一直拍了下去。我还纳闷刚才那段不要紧么,但导演的反馈是“非常好”。嗯,因为是田中桑演的山野边,所以才让我产生了那样的反应吧,才有了那幕镜头。

【我看了第二集,有一处很不可思议,所以发邮件提问。阿久读着《浦岛太郎》的故事,从沙发走到客厅去吃早餐的时候,我看到阿久的腰部附近好像挂着什么东西。那个是无线话筒吗?走远的话,连着长棒的话筒是不是就没法收声了?以前WUS里曾经提到拍远景的时候,是后期看着画面再配音的。还有什么有意思的趣事分享吗?】

有话筒的存在吗?关于读图画书的那场戏,很多人问的是我的声音。刚开始读的时候,我是采取的类似于动漫声优的发音,“小孩子在一起欺负海龟,浦岛太郎出手劝阻:喂,快住手啊”。可是被导演喊停了,问他想要什么样的?说是不要动漫发音。。。所以才变成了那种声音。但是周围人都说听起来像是平泉成。嗯,平泉成先生在第四集里也出演了呢。至于腰附近的那什么,毕竟角色本身不会在家里还带着钱包,怎么回事呢。可能是在腰部围了一圈什么吧。话说音声部里有个叫凉太的人,这个要问凉太了吧。

【第三集出现的久的前妻,小薰的老家和《CHANGE》里的朝仓家是同一个吧?】

嘿嘿,我们不是要去外景地拍摄么,和ogawa君一起坐车去,他说就是这里,我说“咦,这里以前来过吗?”,ogawa君也说“是来过的呢”。我还想着“为了什么来的啊?”。摄影棚的工作人员过来打招呼,我问“以前我在这里拍过什么吗?”,他说“就是那个总理大臣呀”。啊!是《CHANGE》啊。剧拍多了,就会发现外景地重复利用。比如第二集和山野边分手的地方,那里也是PRICELESS最后一集最后一幕的拍摄地。根据剧情还有导演希望的效果,拍摄地也会重复,但故事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尽管我知道这地方以前来过,但每次都有新鲜的感觉。合作的演员也各不相同,即便地方一样,却是另一种用法呢。

【这部剧里,有很多戏上户彩都戴着面具。请问戴面具的都是上户彩本人吗?还是说有替身?还是说后期用CG合成的面具?我好在意啊】

哎呀,这个广播是面向全国38家电台播出的。我就在这里悄悄说了,替身是。。。没有的。阿彩和来来太惹人怜爱了,前脚拍过的场景,用“久的视角”再拍一遍。于是阿彩和来来的脸上被化妆师贴了15处标记点,在那样的状态下重新拍一遍。关键是把摄像机当作久的脸在演,所以他们看的是摄像机,我会在摄像机旁尽量不和他们对上眼,配合着说台词。贴着CG标记点的阿彩和来来站在摄影棚里的样子实在太惹人怜爱了,可惜没机会让观众看到。一开始来来可抗拒了,叫着“为什么非贴这个不可呀”,“我不是为了贴这个来的”。跟他说是特别为他做的之后,他也就接受了,最近越演越上手了呢。

staff:那个咚咚声是怎么做到的?

木村:咚咚?那个不是CG,拍的时候我只是很普通地弹着良雄的脸,之后由音响部的工作人员加上铛铛地声音。看到剪辑好的作品,我反而是最吃惊的呢。

======================

5/9  救命。。。果然这个是需要一时热血的,隔了一天果然不高兴弄了,就这样吧

后面的信息量就是哭戏看重最初的原始反应+入浴戏有穿内裤。。。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