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9 母亲的再婚

刚开始,我叫那人“叔叔”。

当时是小学二年级。母亲问我,“你想要爸爸吗?”

连亲生父亲的名字和长相都不知道的我,意识到那个人是母亲的恋人。

一到晚上,等我和妹妹睡着后,母亲便会悄悄地出门,去见那个人。

我总是在床上屏住呼吸,看着母亲离去的背影。

面对母亲的提问,小时候的我还是有所顾忌,答道“我想要爸爸”。

年幼的妹妹则摇头道,“我不要”。

但我是家中的长子,当时的气氛又很微妙,不这么回答,情况就更糟了。

最重要的是,母亲看上去很高兴。

事后我常常在想,如果那时候,我也像妹妹一样摇头说不的话,现在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之后过了一年,那人开始住到我家。我更加顾忌,开始管他叫“爸爸”。

我这么叫他,那人显得很害羞,刚开始的时候对我们真的很好。

他是开货车的司机,那双粗壮有力的手臂简直帅呆了,当时正好流行菅原文太的《货车野郎》系列。

我越发顾忌,晚上不能进母亲的卧室。

然而,我家就两间房。从我们的双层床去上厕所,一定要经过母亲的房间。

我总是和妹妹忍住不上厕所。

到了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母亲和他正式结婚了。

当时我坚持保留“东山”这个姓,绝对不改。

三岁的时候父母离婚,我已经改过一次姓了。再改,我不能忍受。

因此,对方改了姓氏,成为了东山家的上门女婿,对此我很感激。

他比母亲小四岁,二十来岁头一次结婚,就成了两个孩子的父亲。他的不知所措,现在的我也能够理解。

他是想用自己的方式摸索父子情,来教育我们吧。只因母亲单眼失明,他从小受尽欺凌,所以希望孩子们在力量上能够服众。

然而,他的想法,和我们的想法差距过大。他的热心,在还是孩子的我们眼里,就是恐怖。

没做饭,稍微顶嘴两句,马上就一拳头打过来。

刚开始明明那么友好,做法却日益粗暴。可能是自己的教育方针起不到效果所以气愤难平吧。过了一年他的酒量也上去了,喝醉后嚷嚷着“混小子!”,不由分说就揍过来。

他对妹妹也下得去手。

母亲也挨打了,一直在哭。

尽管如此,母亲还是对婚姻抱有幻想,总是对我说“是你不对”。可能是因为她不想承认,刚组建的家庭再度分崩离析吧。他们俩离婚,是在我二十岁的时候。

当时在学校,体罚也是理所当然。但是,不管理由如何,借着酒劲打人实在说不过去。

即便我想反抗,但那双粗壮的手臂,小孩子又如何招架得住。

我的心情仿佛坠入无底深渊。

现在,每当在新闻上看到那些遭受父母家暴的孩子引发的案件时,我都会想起那时候的自己。

逼到走投无路,对父母抱有杀意的小孩的心情,我能够体会。

为什么母亲喜欢的人偏偏都是酒鬼。我恨母亲。

尽管如此,最终站在我这边的人,也只有她。

好不甘心。也就是从这个时候起,我从母亲的钱包里偷钱。

但还是被发现了,又被父亲揍了个半死。

唯一开心的就是在学校,和我有相似经历的朋友有很多。

我不想待在家里。

然后,一个念头涌上心头,好想快点离开这个家。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十月 15th, 2015 at 22:42 and is filed under ┠川崎小子.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low就是low
low就是low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1
2018春樱之旅——DAY1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温柔的胜利
温柔的胜利

如龙6游戏感想(下)
如龙6游戏感想(下)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