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子的饲养方法》到了2015年上彻子奶奶的节目上还在说。。。所以不是无关紧要的事吧=v=

VOL.53 牵挂

在我的包包内,装有一个类似于牛仔布做的小袋子。

这是专门用来放《剪报》的袋子。

每天早上我都读报,然后把关心的报道剪下来,装进这个袋子里妥善保存。养成这个习惯以来过了多久了呢?有相当长一段时间了吧。

能够让我牵挂于心的报道,并不多见。

但有时候,就会遇到莫名抓住我心的事件。

暗暗在想,如果这件事制成影像的话会是怎样的画面?

比如,有一次发生了这样一件事。

某个被判了无期徒刑的杀人犯向受害者家属写了封谢罪的信,家属克服了悲痛,给杀人犯回了信,然后双方开始了信件往来。

受害者与加害者的交流十分罕见。

媒体容易将“加害者”报道成彻头彻尾的“杀人犯”,甚至连他的家属也被贴上“恶人”的标签。但从信件上的内容来看,实在很难把他和“恶人”联想到一起。

他在犯下杀人罪之前,究竟经历了什么。话题虽然沉重,有时候我也会思考,受害方与加害方的心理。

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秘鲁日本大使馆的人质劫持事件让我至今难忘。

那个时候,游击队犯人和试图说服他们的神父之间,究竟有一段怎样的心灵对话。无法忘记犯人在枪杀了所有人之后,神父留下的热泪。

看到此情此景,感到自己无法再置身事外。

直到现在,依旧揪住了我的心。

我决定把牵挂于心的事,用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

最近看到了一篇关于作文比赛的报道。

这是一篇少女所写的作文的书评。

少女身患腿疾,随着新生加入,她受到了同学的欺负。少女向老师商量,老师从低年级开始,辗转各个教室,对少女的腿疾进行了说明,此后不再有人欺负她了。

少女在作文中,书写了遇到老师后的喜悦之情。

这篇报道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勾起了心中苦涩的回忆。

出道那年,我们在大阪城Hall有一场一万两千人的握手会。

一连握了九小时的手,感觉已经麻木了。在握了五千人左右的手之后,一个没有手掌的人来找我握手。我未及留意,握住了那人的手臂。由于和之前握手的感觉不同,我情不自禁“啊啊!”地叫出了声。

看着离去的她,我才发现自己做了件多么失礼的事。想要道歉,身影却已淹没在人海中,消失不见。

真的非常对不起她,到现在仍然感到心痛。

读着这些报道,回想起了锥心刺骨的记忆。

我剪下来的报道,大多是刊登在社会版面上的不足挂齿的新闻。我常常可以从这些报道中读出故事,我不会剪所有人都知道的有名的大事件。

装有剪报的袋子满了以后,我会打开来看一次。事后再读,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剪下来。有些无关紧要的,我就扔了。

比如前段时间,有篇《兔子的饲养方法》的报道。

为什么把它剪下来,我自己也不知道。

我开始读报,是因为强烈的学习意愿吧。年轻时曾觉得学校可有可无,身处的环境也不允许我上大学。但本身我对学习并不讨厌,尤其是到了四十岁,我知道知识与学问,可以丰富人生,对生活有很大的帮助。

寻求心中牵挂,今天我也在读报。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天, 十二月 13th, 2015 at 21:10 and is filed under ┠川崎小子.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我又与世界和解了
我又与世界和解了

You deserve it!
You deserve it!

我们阿羡最讨人喜欢了
我们阿羡最讨人喜欢了

打脸
打脸

近况与新欢
近况与新欢

我真香了
我真香了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夏のお暇
夏のお暇

KT控后续
KT控后续

神のみぞ知る
神のみぞ知る

33でも頑張る
33でも頑張る

Kamenashi
Kamenashi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