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64 故友重聚

追忆过去,比起自己一个人,和朋友在一起更容易想起很多事吧。

于是我给Takeichi打了电话。一大早就去上班的Takeichi,现在差不多该到家了。

“我现在在川崎,你要不要过来?”

“我去,我去”

这人太狠了,他的“我去”,不带一丝犹豫。星期六的白天,从千叶家到这里有几十公里的距离,Takeichi却二话不说飞奔来川崎。

我和Takeichi从小学开始就相处很好,他转学过来后,第一次见到他,我问“去不去澡堂”,他毫不犹豫地回道“我去,我去”,当时就觉得这人真是有趣。

干太也带着家人来了。好久没见面,干太的孩子都长这么大了,吓我一跳。我们还和中学时代同年级的Mitose汇合,每逢新年会,他一定会来我家,是我的知心好友。

感觉像是在老家开了个小型的同学会。回想起来,虽然我和Takeichi经常碰面,但都是在东京。三十年来,我和他没有在川崎一起走过。

我们三人来到小区附近,我一直接送爷爷的道口处。

小时候看起来非常宽广的道口,现在看来,也还是好大。这么宽阔,难怪步履蹒跚的爷爷走起来费时间了。

道口附近的加油站不见了,我有点失落。一直以来,我都能闻到那股汽油味。记忆之中,爷爷的味道也带着这股汽油味。

穿过铁轨,有个自动售货机。我总是在那里给母亲买香烟。那个自动售货机现在也没有了。

再走远一点,我们来到了几百米开外的鹤见操车场原址。

那里曾经有一个大池塘,我和Takeichi经常在那里抓小龙虾。用醋乌贼当诱饵,陆陆续续可以钓上来二,三十只。

小龙虾放进水桶里,很快就会腐烂,之后处理起来相当麻烦。所以我钓到之后全部让给Takeichi。Takeichi之后把它们怎么样了呢?

国铁转JR变民营之后,鹤见操车场的线路被撤,现在是一大片杂草丛生的空地。周围建有高层公寓和电子相关的工厂。随着新兴川崎的开发,这里宛如另一个世界。

母亲曾经在国铁这里的职工理发室上班,但我想不起来地点在哪了。当时,母亲光靠理发师的收入难以维持生计,还去附近的咖啡馆看门。去那里玩可以领到点心吃,但我想不能经常出入父母的工作场所,所以并不常去。

母校古川小学也没有太大的改变。

踏入校门,记忆复苏。

“那里以前是鞋柜啊”

经过Takeichi的解说,我想起了更多的事。

学校里,有些地方记忆鲜明,有些却完全不记得了。建筑本身还是和当年一样,没什么变化。但对我来说,一些地方像是第一次见到。

小时候我们很爱设立“地盘”。几个同伴聚在一个地方,对外人“禁止入内”。我也不会出入不属于我的势力范围,所以不记得了吧。

校园和从前一样,翻单杠的铁杠,为了省洗澡钱换游戏币,偷偷溜进游泳池洗澡被老师骂的那个泳池,都和当年一个样。听说怕危险,现在没有小孩翻单杠了。

走进接待室,历代校长的照片齐刷刷地排成一排。

我立即认出我们那个时候的校长的脸。想起他在晨会上话真多。好想再见到带我们去北海道的老师,他是我们5,6年级时候的班主任。

走在走廊上,到处张贴着路牌告示。英文,中文,韩文,为了应对国际化用三国语言书写,把我惊呆了。教室里有大电视机,空调房完备,还有电脑房。我们那时候夏天热得热死了,简直天差地别。

但是,不管是冷还是热,当时我在学校过得很开心。

家里杀气腾腾,相比之下学校的快乐,是我最大的慰藉。

换言之,学校对我而言就是个避难所。特别是小学,拥有很多美好的回忆。我觉得自己的少年时代过得很幸福。

小学到初中,有很多朋友学坏,吸稀料玩。我虽然跟这些人关系不错,但我自己对这种游戏不感兴趣,没有出手是因为Takeichi等人在我身边吧。

明明已经四十好几了,和Takeichi在一块,心情完全回到了小时候。

现在的小学生,看着我们兴高采烈绕着学校走来走去,一脸莫名。总觉得有点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