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笔】川崎小子 – 文库版后记:写在五年之后

Leave a comment

10月2日开始,12月28日结束。到最后真的是在赶进度XD

怎么说呢,看完只有一个感想:啊,你获得幸福了呢,那我也可以走自己的路了(喂)

没有这种感觉吗???

想起6月初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撑到年底。某种意义上说,我做到了= =

现在,终于可以说出了

Higashi,撒哟娜拉

(配图与文字无关=v=)

文库版后记:写在五年之后

时隔三十年重访川崎后,又过了五年。

久违地回顾少年时代,五年前还记忆鲜明的事,现在却有很多细节已经生疏。

也许是因为这五年来,我周围发生了太多事,各种相遇与离别。

深深觉得,不论好坏,人真的是“健忘的生物”啊。

心灵的创伤与阴影,随着新记忆的注入,迈向新的人生,渐渐淡薄了吧。

不光是身边之事,这五年来,日本社会,以及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虽然我并没有直接受到地震的影响,但东日本大地震带给我很大的震撼。

受灾的民众依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远在东京生活的我说这话未免不够谨慎,但我越来越感觉到,拥有平凡的生活是件多么幸运的事。

我现在的心愿,作为艺人之前,首先想作为一个普通人生活。

拥有事业,拥有家庭,为人父,一般人在社会所经历的事,我都想去经历。
 

这五年来,读了这本书了解我少年时代的人,经常会问我。

“真亏你没有走歪路啊”

的确,我的童年无论是家庭环境还是生活环境都不足为道。

我觉得自己是个胆小鬼。

从小时候起,就对恐惧很敏感。

因为胆小,凡事都喜欢退后一步观察。

人死后会怎么样,如果我伤害了别人,对方以及对方的家人会怎么样,想象着这些事,幼年的我心想。

痛苦与难受,绝对不要。

于是,我下定了决心。

万一真不行了,马上开溜。

论逃跑,我有自信脚速绝不输其他人。

仔细想来,正是这种胆小怕事,阻止了我越过不该越的界吧。

在如今这个时代,对恐惧敏感,胆小并不是坏事,反而很重要。

面对无法反抗,毫无道理的事,尤其是攸关性命的时候,走为上策。

这么做并不卑鄙,不伤害任何人的手段,就是逃。

大约在七年前,我开始练泰拳。

事实上,拳击也是如此。如何躲避对手的攻击,对胜负至关重要,必须学习相应的技巧。

我的教练,一直在宣扬逃跑的重要性。比起对决,重要的是既不伤害对方也不伤害自己。

为此,拳击训练,变成了平复斗争心的精神修炼。

这点和哲学共通,人绝不能做无谓的争斗。

每当听到最近发生的围绕儿童的悲剧,我就好想说。

快逃吧。

只要有命在,总有解决的办法。
 

这五年来,贫困儿童成为社会问题,听说儿童越来越难生存了。

可是,这并不是现在才突然出现的,弊病和破绽以前就有,只是现在一下子井喷。日本社会凡事都喜欢拖,这也算是一种孽力回馈吧。

责任全在大人。

然而,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可以立即解决的对策。但我觉得,渐失宽容的当今社会最需要的是“温柔”。

如果我现在看到有小孩在哭,我会对身边的孩子们说,“看,你的朋友哭了哦”。

即便我们之前没有见过面,那也是“朋友”。

和哪个国家的小孩,父母是谁,做什么工作都无关。

大人采取这样的态度,小孩即便是对不认识的人,也会开口说“那个朋友没事吧?”

如果大人说,“那你去他身边问问要不要紧吧”

小孩子会顺从地走近对方,和睦相处。

大人首先应该做出表率。

歧视他人的时候,人的表情最丑陋。我是这么认为。

大人有这个义务教会孩子这件事。
 

说到这五年来的变化,还有一件事,我确实感觉到自己老了。

现在,我每天依旧坚持仰卧起坐和锻炼,但我知道,身体和年轻的时候已经不能比了。

以前的我,对“衰老”抱有恐惧。

可是,到了四十岁后半,最近我可以更自然,更肯定的接受“衰老”的事实。

因为我见识到了众多伟大的前辈,如何慢慢老去的吧。

是人都会老,都会死。活得久了,意味着相遇多了,还有与新生命的邂逅。

这五年来,直面死亡,我对生更有感触。

只有尽最大努力活在当下。

同时,我体会到了人即便肉体消亡,依然可以继续存活。

只要心中有回忆的人,这个人,会通过他的精神继续活在这世上吧。
 

五年来,看似变了,其实有些事未曾变。

前不久,我想起久未谋面的幼年玩伴Takeichi,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他真的不一般,就在我这么想的时候,接到了他的电话。

“Higashi,你在做什么?”

“我还要问你呢,你在做什么?”

我单身的时候,他常常来我家蹭住。最近知道收敛,不太来住了。

尽管如此,他很想见见我的家人,家族之间常有交流。

不仅是Takeichi,我和中学时代的好友干太也时有见面。

我们在五年前拜访的曾经在川崎的地盘,Takeichi最近好像又去了,向我报告了周边的情况。

川崎的景色日新月异,不知为何只有我家居住的那一带还维持着当年的风景。

听闻此事,我脑海中又浮现出少年时代见到的光景。

光化学烟雾弥漫的校园,“打夯歌”中出现的施工现场,韩国城,川崎大师,联合工厂,操车场,洗浴店,赛马场。。。

与东京相隔不远,却和东京完全是两个世界。

记忆中的川崎,浓缩了日本高度成长期下的表与里。

我的生活圈尤其如此,让我见识到了方方面面,有很多发人深省的事。

然而,最近我听到了一条新闻,很是震惊。

多摩川的清流回来了,鲇鱼在河中栖息。

我们那时候,河面上漂浮着洗涤剂和工厂废水的泡沫,恶臭熏天,河底沉淀着工业废弃物。如果掉进这样的地方必死无疑,小时候的我胆战心惊。

有心改变,居然可以变化得如此之大。

我在感动的同时,想到了未来。

今后的社会将如何变化呢?

我由衷期盼一个光明的未来。

2015年7月
东山纪之

川崎小子   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