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想水浒传5 剧情翻译(五)

Leave a comment

B站链接>>

第五回 《斗技场的阴谋》

(暴风城内)
莉昂:好热闹啊,斗神祭就快召开的缘故吧。

乔治:热闹归热闹。。。街上的警备太森严了吧。

莉昂:警备兵也是暴风城的特色了。。。

(小巷子)
莉昂:啊,王子!下一个街角往左拐,请跟我来。

王子:。。。明白了。

可疑人物:啊!?

乔治:身手不错,但跟踪的技术太烂。

可疑人物:那,那个。。。

莉昂:你是什么人!?明知道是王子还跟踪的吗!?

可疑人物:啊,那个。。。对不起!我不是什么可疑的人!

王子:你叫什么名字?

莉昂:王子!?

乔治:没事,看起来不像是密探和暗杀者,估计是有什么事吧。

可疑人物:谢谢,我叫阿瞬。

乔治:你身上那个白色的纹身。。。

阿瞬:是的,如您所见我是斗技奴隶。

莉昂:什么!?

阿瞬:跟踪你们,真对不起!!可是,我有件事无论如何想让王子知道!

乔治:看起来不是可以在路边说的事,找个安静的地方吧。

(基泽尔屋内)
基泽尔:抱歉让你专程到我的房内。想静下心谈话,这里是最合适的了。

赛娅丽兹:没关系。

基泽尔:您想喝点什么?

赛娅丽兹:不用麻烦了,我不打算待太久。不说找个。。。你究竟出于什么目的要参加斗神祭?

基泽尔:找个问题。。。我该如何理解您问的意图呢?曾与赛娅丽兹大人有过婚约之人,向其侄女求婚是不道德的?

赛娅丽兹:别岔开话题,没有人在意8年前就取消的婚约。你的代理人。。。是叫基尔迪利克吧?看上去是很强,但对上巴洛兹家少爷的代理人,胜算不到五成。对你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划算的赌局。

基泽尔:是吗?胜负靠的是一时的运势。正如我对尤拉姆君说的那样,正式比赛还不知道什么样呢。正因为如此,举办斗神祭才有意义不是吗?

赛娅丽兹:。。。你还是像这样,隐藏真心在笑啊。。。你真的是变了。以前明明是个老实的乖孩子。。。

基泽尔:因为我学到了,做个老实的乖孩子是得不到想要的东西的。

赛娅丽兹:基泽尔。。。

基泽尔: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你就是我憧憬的对象。虽然是上任女王和我的父亲因为利害关系定下的婚约,我是纯粹感到高兴。当今陛下即位后,宣布婚约解除时,我是多么失魂落魄。。。

赛娅丽兹:我也知道对不起你。可是。。。虽然这么说,皇姐的判断是正确的。

基泽尔:的确是容易引起继承权纷争的姻缘呢。

赛娅丽兹:上任。。。我们的母亲在成为女王前,经历的争斗实在是太过惨烈。皇姐和我,都不想再经历一遍了。你的母亲也是。。。抱歉。

基泽尔:不。因为那场纷争,法蕾娜和我们戈德温家也变得更强了。这也是母亲愿意见到的吧。

赛娅丽兹:你。。。是认真的吗?

基泽尔:当然。

(旅馆)
旅馆女佣:欢迎光临!。。。这身衣服。。。是女王骑士和。。。难不成是王子殿下!?啊!!怎么办!!

乔治:我们要找间房间,还有空房吗?

旅馆女佣:好的好的!有空房!!这边请!

(房内)
莉昂:。。。你说的是真的吗!?

阿瞬:嗯。。。王子殿下你们也看到了吧?我们住的地下斗技场。从前天起,半夜就传来奇怪的声音。听不清楚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从哪里发出的。。。

乔治:那个声音带着阿梅思的口音?

阿瞬:是的!

乔治:嗯。。。王子。。。怎么办?

王子:不能坐视不理。

莉昂:是啊。陛下和公主马上就要驾到了。。。如果是阿梅思的暗杀者,那可是头等大事。

乔治:可是,你为什么来找王子?

阿瞬:诶?

乔治:你也有主人吧。何必冒险出逃,只要报告给自己的主人不就好了?

阿瞬:那是。。。因为。。。早些时候,陛下和菲利德大人下令严禁虐待斗技奴隶。多亏了这个决定,我们的日子好过了很多。然而。。。贵族们并不高兴,也包括我的主人。如果现在闹出斗技奴隶的事,以此为借口,他们肯定会说,还是应该对斗技奴隶严加管理!

莉昂:所以尽可能不想让贵族知道?

阿瞬:是的。。。新规实施之前。。。我有一个斗技奴隶的后辈,就是因为太过强大,被戳瞎了双眼。。。即便如此,他还是太强了,那些人说肯定能卖个高价,就把他带去了国外。。。听说他就像货物一样被装上船。。。之后如何就不得而知了。我已经。。。不想再看到同伴遭受同样的欺凌了!!

莉昂:阿瞬。。。

王子:知道了,就我们几个去调查吧。

阿瞬:啊。。。谢谢!

乔治:该说谢谢的是我们,多谢告知。。。问题在于,怎么查?不让戈德温卿发现,搜索斗技场难度不小。

阿瞬:不要紧!只要沿着我逃出来的路原路返回,就能溜进斗技场了!

莉昂:就这么说定了。

乔治:要是被人发现就糟了,你先躲在这里吧。等我们准备好了来接你。

阿瞬:好的!明白了!

莉昂:乔治大人。。。什么准备?

乔治:不是还有一个人吗?要是落下了,可就烦死了。

莉昂:啊,说的是呢!

(暴风城门口)
赛娅丽兹:哦,是你们啊,来的正好。话提前说完了,我正愁接下来干什么呢。

莉昂:我们也是来找赛娅丽兹大人的。

赛娅丽兹: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番叙述)
赛娅丽兹:哼。。。这可不太平啊。知道了,我也一起去吧。

莉昂:可是。。。今晚戈德温卿不是准备了接风宴吗?

赛娅丽兹:没事。那个我已经回绝了。

莉昂:什么!?

赛娅丽兹:我就说大家都累了,没什么胃口吃饭。

王子:那正好。

赛娅丽兹:是啊,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接下来,我们去见见那个叫阿瞬的人吧。

(旅馆房内)
赛娅丽兹:你就是阿瞬?

阿瞬:是的!

赛娅丽兹:我叫赛娅丽兹,你好。

阿瞬:我知道!您是王子殿下的阿姨吧?

赛娅丽兹:话是没错。。。被人叫阿姨还是觉得不爽啊。

阿瞬:啊,不,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

乔治:阿姨就是阿姨啊,这有什么办法。

赛娅丽兹:你也别阿姨阿姨的叫!

阿瞬:那,那个。。。

(深夜水井旁)
阿瞬:从这里可以前往斗技场。

赛娅丽兹:嘿。。。有意思。

乔治:我想你应该清楚,我们不是去玩的。

赛娅丽兹:我当然知道!好了,走吧!

(地下通道)
莉昂:好厉害。。。没想到城市的地下这么。。。

乔治:是戈德温卿下令建造的?

赛娅丽兹:应该不是。看上去年代久远得多。这座城原来还是首都的时候,就听说地下有道路相通。。。现在还保留着啊。。。

阿瞬:街上的民众估计都不知道,我也是偶然发现的。

莉昂:阿瞬。。。你为什么不逃呢?

阿瞬:什么?

莉昂:既然有这条小路,你可以逃出去,不再做斗技奴隶啊。

阿瞬:。。。如果我这么做了,我的家人不知道会遇到什么事。。。

莉昂:。。。家人?

阿瞬:我是为了让父母和弟弟们过上好日子,才去当斗技奴隶的。我家里很穷。如果我逃跑了,我的主人一定会惩罚我家人。所以我。。。就算知道能逃跑,也不能逃。不光是我,其他斗技奴隶几乎都是如此。

莉昂:对不起。。。

阿瞬:不。。。

王子:。。。快走吧。

阿瞬:是啊。。。

赛娅丽兹:既然如此,在阿瞬出逃被发现前,赶紧解决吧。

乔治:看起来还没有引起骚乱,趁现在。

阿瞬:谢谢大家。。。我们走吧。

(死胡同)
赛娅丽兹:咦?是死路?

阿瞬:稍等。呼!!

众人:啊。。。

阿瞬:这边

莉昂:这里是。。。

赛娅丽兹:斗技场的地下室吧。。。

乔治:谁在那!

阿瞬:啊,不用担心,他们是我的伙伴,也是斗技奴隶。大伙!我把王子带来了!

斗技奴隶:哦哦。。。!不愧是菲利德大人的儿子!理解我们的难处!谢谢!谢谢!

赛娅丽兹:好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斗技奴隶:啊,对了!声音!其实,就在刚才,又听到那个声音了。就在那里。。。

王子:明白了,交给我们吧。

斗技奴隶:拜托了。。。

???:。。。哦。。。

阿瞬:。。。听到了吗?

莉昂:这边!

???:我们。。。同胞的。。。

阿瞬:声音是从对面传来的。。。

???:做到那步。。。就好。。。

赛娅丽兹:的确。。。是阿梅思人的口音。

莉昂:这里。。。和刚刚那个地方一样,也有扇隐藏的门。

???:只能靠。。。你。。。

乔治:几个人?

莉昂:。。。两个人。。。不,好像有3个。。。

???:。。。杀了。。。女王!

阿瞬:什么!?

???:是谁!?

乔治:切!!

(乔治一脚踹门)
可疑男:什么!?

阿瞬:泽伽先生!?

可疑男:喂!撤退!!

可疑男:嗯!!

莉昂:王子!

王子:追上逃跑的人!

乔治:是啊,还有很多话想问他们呢!

阿瞬:泽伽先生。。。

泽伽:去吧。我不会逃也不会躲。

斗技奴隶:泽伽就交给我们吧!王子殿下去追那些人!!

阿瞬:走吧!

(小树林)
阿瞬:啊!?

可疑男:切!好烦!既然如此!

(交战后)
可疑男:唔。。。。。。

阿瞬:这些人。。。真的是阿梅思人。。。?

乔治:需要调查后才能确认,但八九不离十。。。

(牢房内)
基泽尔:错不了。在那些人的行李中,找到了刻有阿梅思南岳兵团印记的短剑。

阿瞬:啊。。。

尤拉姆:啊啊啊!怎么会这样!!泽伽!!你!你竟然是阿梅思的密探!?你当我是傻子吗!?说句话啊!!哈。。。哈。。。哈。。。

基泽尔:在斗神祭中获胜,代理人能得到陛下和公主的赐言。所以在商量如何加害那二位的计划吧。

尤拉姆:为。。。为。。。为。。。为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只要你能赢,许你一生荣华富贵吗!!你究竟有什么不满,冒天下之大不韪!?

基泽尔:尤拉姆君,这不是钱的问题。那些人中,有一个松口了。这个男人。。。是阿梅思出身。

莉昂:诶。。。

赛娅丽兹:你说什么!?

阿瞬:泽伽先生!这是真的吗!?

尤拉姆:哈。。。哈哈。。。王子殿下!!我我我不知道啊!我和爸爸都不知情!!真的!!请相信我!!

王子:我知道

尤拉姆:诶。。。

基泽尔:我也赞同王子殿下的意见。

乔治:是啊。如果巴洛兹卿是幕后黑手,根本没必要选在这个地方和阿梅思人接触。在别处谈好步骤,让尤拉姆给泽伽发指示就好。

基泽尔:是的。巴洛兹家应该没有参与此事。

尤拉姆:就。。。就是说啊!!我们怎么会做那种事呢!!哎!我就知道大家肯定能理解的!既然和此事无关,那我先行告退了!!啊,这个人绞刑也好什么也好,随你们处置!

阿瞬:。。。绞刑。。。

赛娅丽兹:妄图行刺女王。。。肯定处以极刑了吧。

基泽尔:不能让罪人的血玷污了神圣的斗神祭,处刑将在斗神祭之后进行。在那之前,泽伽将被监禁在此处。天色已晚,各位请回房休息吧。

阿瞬:泽伽先生。。。

(王室休息室)
莉昂:总觉得。。。如鲠在喉。这样真的好吗。。。

王子:应该。。。是好的吧。

乔治:至少不能放任不管。

赛娅丽兹:是啊。。。可是。。。事到如今,已经不可能再安排比泽伽更强的代理人,尤拉姆大概率要弃权。如此一来。。。最接近胜利的人是。。。基泽尔。

(基泽尔屋内)
基泽尔:您在啊,父亲。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马尔斯卡尔:我想听听你的感想。

基泽尔:感想吗?

马尔斯卡尔:嗯。。。你满足吗?

基泽尔:一般般吧。。。

马尔斯卡尔:嗯。。。计谋玩得太过了。

基泽尔:我只不过是暗地里放出了这条街的地下通道和泽伽出身的情报。至于阿梅思人上钩,以及巴洛兹牵扯其中自我毁灭,都是事态的自由发展。王子殿下也参与进来,倒是让我看了一场好戏。

马尔斯卡尔:这就叫做计谋。必要之时,不论什么计谋都要果断使用。但过度的谋略,有时也会迷失方向。

基泽尔:我明白,父亲在边上看着就行。在这场斗神祭,一定会准备好展现我等大义。

第五回 《斗技场的阴谋》 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