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少年队"

噗,终于补完了。其实到后面人又懒了,不过比想象中容易,还是很快就完结了。初看的时候觉得好长啊,一路追下来倒也还好。不过仔细想想,却好像追完了一段青春记忆。

这里繁的智商严重下降了么= =。锦和东是瞬间秒懂,又从侧面表现出了三人的心有灵犀,以及繁真的是一个多余(可怜的繁。。)

================================

出道曲表演结束后,又是一轮采访。

记:少年队你们好,恭喜你们出道。

东:谢谢

记:出道曲真不错啊

繁:多谢夸奖

记:这是谁的歌呢

东:植草克秀

记:植草克秀是谁啊,你认识?(女记:不认识)

锦:不认识?

记:哎呀呀,话说回来你们三人关系很好嘛

东:那是

记:有过争吵吗?

锦:家常便饭——啊,偶尔为之,偶尔为之

记:将来的梦想是?

东:自然是演音乐剧啊。

记者退场后。

东:明天我们去找植草吧

锦:找植草?

东:他写的歌这么火,我想早点告诉他,让他开心。之前不管怎么努力都不如意,这次没问题,他一下子就能有精神了。

锦:走到这一步好漫长啊。失去一个朋友一天就可以,交一个朋友却要花好几年。

东:给他送一把新吉他当礼物吧。

锦:我赞成。除了吉他,我再送他一件法被(happi)当小礼物。他以前就很喜欢夏祭的法被,送了他之后,让一切都一笔勾销。真真正正的happy end。

东:锦完全回到从前的状态了呢,貌似有些回过头了。

繁:是滑过头了(意思笑话太冷了)

这时,山村突然跑了过来。

锦:山村小姐?

山:小克不见了。难道。。。

东:你说什么?

山:你们三个瞒着他,唱了那首歌了吧。小克很受打击,觉得自己的歌被盗了。

东:被盗?我们不是这个意思。

山:我明白!你们是为了他好,这点我当然明白。但是,小克并不这么想。所以,算我求你们了,请不要再和他扯上关系,不要再伤害他了。

锦:那植草他现在?

山:大吵大闹了一番,跑出家门了。

锦:跑出家门?他去哪了?

山:我要是知道,怎么会来这里。

锦:我知道了,总之先去找他吧。其他的事之后再说。

繁:去哪找啊?

锦:我了解他,他一定在东以前提到的可以看见白鲸的海边等着我的挑战。

繁和TOKIO一众跟着锦正欲离去,繁突然停下脚步。

繁:东,一起去吧

东:我不去了。植草跑出了家门,呵,这样就够了。

繁:你说什么?

东:植草气呼呼地跑出了家门,之后交给锦就好。

繁:等等,你这话什么意思。怎么这么说呢,植草君可是受了刺激跑出去了啊,你就放任不管吗!什么呀,那我算什么啊。就是考虑到总有一天植草会回来,少年队回到从前的模样,我才加入的啊。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开幕。不管发生什么,SHOW都必须进行下去。这是东你告诉我的啊!所以我才那么拼命地做好替补的角色,可你却这么说。朋友可不是这样交的啊!

繁气得想上前动手,被TOKIO一行人拦住。

繁:你不知道吧,TOKIO他们一直在等着我回来。你什么都不知道,三人渐行渐远,这种状态下你居然还撒手不管,叫我怎么相信!

繁站了起来,捡起地上的衣服。

繁: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你我不是一路人。总之,我们现在去找植草君,之后你们三人要怎样都不关我事了。走!

东(独白):植草气得跑出了家门。这样就好,之后交给锦吧。

在海边,繁和TOKIO四处寻找。

繁:找到了吗?

T:没有

繁:怎么办,他去哪了啊。你们去那里找,我再去入江口找找,说是在岩石群。

小克站在崖边,锦慢慢走近,寻找着说话的时机。

锦:。。。植草。

克:不准过来!不准到我这来。

锦:恨我吧,越发地恨我吧。你不是很想打我么,朝我吐唾沫啊,把我的左腿打断啊。

克:别过来,不要再靠过来。

锦:伤害你的人是我,但是,你也在伤害东,伤害身边的人,你明白吗?

克:我伤害了东?

锦:那次事故之后,东竭尽全力想要救我。逼着我站上舞台,给予我勇气。这么做也是为了你。因为他,我得救了,被他的热忱感动。东,他一心想要救你,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辞。植草,请你明白他的心意。

克:这叫多管闲事。

锦:植草,别骗自己了。

克:不要再说下去了!

锦:你就是个没用的病人。

克:你说什么?

锦:我懂了,你来揍我啊,我随时奉陪。别站在岩石上,过来啊。

这时,繁和TOKIO也赶到了。

繁:锦,你在说什么啊

锦:植草你在干嘛?啊!过来啊。你就会逞嘴舌功夫,根本没胆揍我,不对吗?(繁和山村开始狂呼喊)你不是恨我么,过来啊,懦夫!

小克被激得跳下了悬崖,朝着锦一拳挥了过去。锦一躲,小克扑到了地上。山村赶紧上前想要扶起,被锦拦住。小克挣扎起身,锦出手暗示他的腿。

锦:太好了

克:锦。。。

锦:植草,你的腿不是好了么。刚才你从岩石上跳了下来,跑过来揍我不是么。

小克低着头不说话。

锦:听到你从屋里跑出去的消息,说实话我很高兴。植草还能跑,植草还能跳。植草病好了,你用自己的力量治好了你的腿啊!

繁:听到跑出房门就知道了。。。原来如此,东也是在那个时候明白的吧,所以才会说好。这样啊,这就是挚友的力量啊。长年累月的友谊,就是这么回事啊(转身看TOKIO),有朝一日我们也要像他们那样。

锦:植草,之后轮到你去鼓励东了。走吧。

繁:我也要去道歉。

在屋内独自哼着《光辉岁月》的东,迎来了欢快的众人。(歌词略)

东:植草

克:东,你怎么啦,一个人没精打采的。我的腿好了,都是托大家的福,谢谢。东,之前对不起了。

东:我一直在等你回来。。。阿繁,谢谢你代替植草那么久。

克:阿繁,我为了你,什么都愿意做哦

繁:你说真的?

克:。。。嗯,嗯,那是当然。

繁:既然你腿都好了,尽管大家这么地。。。担心(这里繁说错词了,东用头撞繁的肩=v=),大家都在担心你,翻个后空翻让大家看看你精神的样子吧。(众拍手~~~)

克:我大病初愈啊,给我做个示范吧

繁:诶??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啊。

锦:阿繁,后空翻是断腿之前的问题了,还有没有别的呢?比如用四小节的舞蹈表达现在的喜悦(众欢呼~~~)

繁:这是个好主意!

克捂着脸笑。

锦:太好了呢

繁:四小节

克:我还是后空翻吧。

锦:他很有趣吧。

克:万一,我的腿又断了怎么办?

东:有阿繁在呢,你就放心翻吧。

克:说的是呢,哈哈哈哈

待克翻好,东举起手吆喝。“各位,明天加油吧!貌似有人录了植草的歌唱呢。再不努力,要被那人超过了。”

~~~伪电台登场~~~

N:大家晚上好,今天同样是在FM青山公开录音棚为您直播。我是您耳朵的恋人,姓No名chin的Nochin。谢谢这么多的人光临。今天真是热啊,在这么热的天,听一首凉爽的抒情曲吧。这首歌的演唱者,到现在还不为人知。传说中的名曲,《光辉岁月》。啊,这首歌的演唱者,如果你听到了我们的广播,请立即打电话到录音棚哦。否则,就真的成了传说中的名曲了哦。不过那样也挺神秘的,倒也不错。下面介绍来信。家住东京涩谷区笹塚的又唱又跳的乌冬粉,感谢来信。晚上好,因为生病,我现在躺在可以看见大海的医院病床上。每天晚上,边看繁星边听这首歌。听着这首歌,涌起了极大的勇气。神秘的歌手,谢谢你(小克笑而不语=v=)。好了,大家喜爱的这个节目才刚刚开始,就要说再见了。明天请继续收听,最后请听,永远的梦幻歌手带来的《光辉岁月》。(我就想问。。。那么少年队唱的那首叫什么= =)

(歌词略)

克:梦幻名曲啊,我们少年队可能永远也超越不了他了吧。话说回来,这首歌真不错呢。

东:嗯,歌是不错,唱得难听。

克:是吗,我觉得挺不错的啊

锦:要我说,歌还行,但这人的舞蹈貌似很成问题

克:在我想象中,他的舞就像蝴蝶那样优雅吧

锦:你在想些什么呀。不过你的脑子里还真是装着幸福的脑浆呢,真想打开来看一看。说不定你是日本第一的怪诞离奇大蟹黄男吧。

东:好了,日本第一的怪诞离奇大。。蟹黄男,该你上场了,走吧。

克:等等,我有点不好意思

锦:你又不是这种人,小矮子。(也是取谐音)

繁将演出服交给克。

克:谢谢。但是,这件对我来说会不会太小了?

繁:这件不是我的,是植草君你的。为了你随时能回来,我没有修改尺寸,直接穿着它上台的。这样,我终于可以穿自己尺寸的衣服了,今天要和它说再见了,给。

克:我也从今天起,和永远的梦幻歌手说再见。

山:我也是,照顾小克的任务,今天结束了。

繁:快走吧

华丽的舞台之上。

东:大家好,这是一场漫长的战斗,不论是对我还是锦。但还有一个男人,战胜了比它更激烈的战斗。他就是植草克秀。突如其来的意外,对大家来说或许是不幸。可是,是他告诉了我们,不论多么痛苦都要战胜它,活着比以往更能发现幸福。请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植草克秀回来了。

小克背对着观众久久伫立。

东:植草,大家都在等你。

锦:走吧

东:大家好,我们是少年队。

正剧完

~~~最后的谢幕~~~

克:谢谢各位今天的捧场,这是我们第六年的音乐剧《SHOCK》。大家感觉如何?我想有很多人心里都在想,阿繁就留在少年队别走了吧(锦和东举手=v=)。不管怎么说,我回来了,对不起。期待下次再见,今天谢谢各位。

东:时间过得好快,已经是第六个年头出演音乐剧了。希望十年,二十年后能够一直坚持下去。请下次再来玩,今天谢谢各位了。

锦:今年和去年一样,也是自己扮演自己的角色,用本名登台表演。因为这个故事,再次确认了我们三人间的团队精神和友谊。以及,排练时未能100%发挥的场景,多亏了各位观众的鼓励,创造了美好的回忆。我们会珍惜之后每一场演出,只要还有余力,就会一直演音乐剧。真的十分感谢大家。

《SHOCK》 完

Tags:

小克独自一人坐在海边的岩石上,背景是一轮巨大的满月。

克:已经过了多久了?我一直在这里悄悄地等待着鲸鱼的出现。这个念头,把我引到这里,这个念头,终有一日让我把连接着海岸的岩石看成了鲸鱼。究竟是幻觉还是现实?不,没有腿的鲸鱼,最终无处可去,变成了这样的岩石了吧。如果是这样,这块岩石或许就是曾经遨游在大海中的鲸鱼。我啊,就在不久前,也有过一段旅行。和你一样,和许多朋友一起,在时光中旅行。途中,因为一些缘故,我放弃了。但大伙依然开心地在旅行哦。已经走得很远很远,只剩下了我一个人。嘿嘿,哈哈哈哈,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惊讶了。已经够了,活着的时候,经历过的,遭受的悲剧,我都经历了。还有,一丁点的喜剧。

东:一丁点的喜剧?

化身成小克心魔的东从舞台下方登场,缓步走向小克。

东:一丁点的喜剧。。。那个时候,我说过不要的,但是你却没有听。然后,自己一个人开始了战斗。那场战斗,搅乱了多少人的命运?你连这点都没有发现,却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下次,你想让它咬断右腿,接着是左腿,最后,把心脏都吃了才好吧。(这段和锦东白鲸戏的台词几乎一致,但东说的是左右腿,配合小克的动作,说明剧本如此,并非台词失误)

克:不,我还想跳,想用这双腿跳舞。

东:想跳的话,你就跳好了。(东在旁用手杖玩了会魔术=v=,突然又扔到一边)不,没有腿的你,哪里也去不了。(从身后的满月取下轮圈,在克身上绕啊绕=v=),只能朝向天空跳了吧。(小克起身,东又扯了块布盖住克)如果你不愿意,那就变成石头好了。

布景切换,回到现实。山村回家,发现小克躺在地上。

山:小克?小克!没事吧?

山村扶着小克坐到了椅子上。

山:你去哪了啊?

克:我去看鲸鱼了。等在入江口的岩石后面,它一定会现身的。

山:你去看鲸鱼了啊。这样啊,如果会来的话,就是现在了呢。海面突然变得波涛汹涌,鲸鱼喷出的水柱从海里射向天空,然后巨大的白长须鲸就会现身。一开始身体是黑色的,但在阳光的照射下,会白得闪闪发光。(所以这就是充气黑鲸的原因么=v=)

克:原来如此,因为有阳光的照射,才会白得发光啊。

山:是的。不过,它最后一次出现已经是几十年前的事了。据说,如果看见白鲸,幸福就会降临。

克:白鲸一定会来的吧

山:嗯,能来就好了。不过,在白鲸来临之前,我带来了更大的幸福。

克:什么?

山:特大新闻,创作歌手植草克秀的诞生。作词作曲植草克秀,演唱也是植草克秀的《光辉岁月》,终于决定录制唱片了!

克:真的?

山:真的,我带来了唱片公司的邀请函,你看,我可真能干呢。

克:啊哈哈,这多亏了你,谢谢!

山:是因为你的歌好啊,明天开始要忙了哦。

克:那样一来,也许就没时间等鲸鱼了呢

山:当然了,啊,好像在做梦。每天都会在电视上,电台里播放哦,作词作曲植草克秀

克:我想要改名

山:改名?

克:嗯

山:为什么?

克:所有的事一笔勾销。随便什么名都行,我想用一个新的名字,度过新的人生。谁都不知道是我的新名字,那样的话,人生就会重新开始了吧

山:这样啊,如果这么做能让你挥别过去的话,我全力支持

克:嗯!

山:我终于变得像你的经纪人了呢

山村按下了录音机,小克的歌声传来。

♪难过的时候,孤身一人

在月光下的街道跳舞

你的笑容若隐若现

于是我知道

我不是一个人

微笑的你终于出现

带走了昨日的悲伤

找到了风儿的去路

通向明天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山:我差不多该走了,努力把这首歌录成唱片,我走了~

克:我的歌会在电台里播放。也许我不能再奔跑了,但总有一天,我会超过他们。

另一边,排练室。东弹着钢琴,边弹边唱。

♪追逐着遥远的梦,漫漫岁月的旅行

不论是暴风雨之夜,还是晴天

有过受伤,有过迷惘♪

繁的鼓点加入。

♪难过的时候,孤身一人

在月光下的街道跳舞

你的笑容若隐若现

于是我知道

我不是一个人

微笑的你终于出现

带走了昨日的悲伤

找到了风儿的去路

通向明天

Yes,Dreams can be come true♪

繁:不错啊,东。这首歌是谁写的啊?

东:这是植草写的。

锦:植草?他开始写歌了啊

东:嗯

锦:是首好歌啊

东:我也很喜欢

锦:相当不错啊

东:他写的是抒情曲,但像刚才那样改成快节奏的曲风,也完全可行啊

东让繁把曲谱递给楼上的锦,锦弯腰拿的时候貌似闪了腰=v=

锦:东,我们来唱这首歌吧

东:索性用它来做我们的出道曲吧,我们三个唱植草写的歌。植草的名字也在里面哦

锦:光辉岁月。。。我们努力把这首歌唱红的话,他作为作曲家也会崭露头角的

东:就是

锦:那样一来,他也会回到我们身边的吧

东:我们约好,要三人一起实现梦想的啊

锦:东,这说不定是个好主意

东:我也这么认为

锦:但暂时先别告诉植草。这次要是失败了,就再也无法挽回了

东点了点头。

锦:我想给他个意外惊喜

东:终于看到一丝曙光了啊。喂,阿繁,你也赞成的吧

繁:。。。不太明白。

东:不明白什么?

繁:这是植草君辛苦写的歌,我们擅自拿来唱真的不要紧吗?

锦&东:没事的

繁:这是不是叫做多管闲事呢。植草君说不定也满足于现在的生活,可能再也不想回到我们这里来了啊

锦:我说你

繁:他的人生,由他来决定就好了。用不着我们插嘴。

锦:那你也不要在旁插嘴,这是我们三人的问题

繁:等等,我们三人是指谁啊。你不要老是纠结过去,多看看自己的眼前。老是执着过去,你应该多考虑考虑自己的将来啊。就算不闻不问,明天还是会来。今天就变成了昨天了啊。可你还对几年前的事念念不忘,我真是无法相信。你不要再被过去的阴影束缚,应该活在当下。

锦:阿繁,你给我闭嘴

繁:你冲我发火也没用啊

锦:有胆说啊,你这混蛋

锦与繁扭打在一起,东赶忙劝架。

繁:我劝你们不要得意忘形了,什么为了植草好。你们这么做,一定会导致无法收拾的局面。首先,我们没那么了不起。

东:锦,怎么办?

锦:我想唱。把光辉岁月这首歌唱红。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好。而且,现在这样子,植草太可怜了

繁:如果要唱,就绝不容许失败

锦:明白,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繁:既然你们都决定了,我就听你们的。反正我就是个代打

锦和东神色复杂地看向繁。

繁:松冈,去练习了

很快,三人如愿站上了舞台。

东:大家好,接下来我们要唱的这首歌,是我们的出道曲。虽然是由我们三人演唱,还有一个巨大的力量和我们一起,支持着这首歌。

(东)追逐着遥远的梦,漫漫岁月的旅行

(繁)不论是暴风雨之夜,还是晴天

有过受伤,有过迷惘

(锦)回想光辉的岁月

内心有你相伴

(合)唤醒勇气与力量

叩击我的心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啦啦啦啦拉

Oh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啦啦啦啦拉

Yes,dreams can all come true

难过的时候,孤身一人

在月光下的街道跳舞

你的笑容若隐若现

于是我知道

我不是一个人

微笑的你终于出现

带走了昨日的悲伤

找到了风儿的去路

通向明天

Yes,Dreams can be come true♪

小克在家看着电视上三人的表演。

克:唱着我的歌,大家开始飞黄腾达了啊。就算我们曾经是朋友,这会不会太过分了!这可是我写的歌啊,你们这么做真的好吗!

山:我回来了。邀请方变多了哦,照这个趋势发展,下个月就有好消息了。

克:大海还有好多好多事呢

山:大海?

克:但是,就算是一团谜,有梦想就好呢

山:这是首好歌,只要花时间,一定可以一炮而红的

克:说什么傻话!你在这个世界待了几年了,怎么会有这么美好的事

山:小克,我。。。

克默默地指向电视机(自带加大音量=v=),山村震惊了。

克:他们究竟打算伤害我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放过我吧。盗别人的歌来唱,做法太卑鄙了!杂志封面的拍摄,我也是努力去拍了啊。可是,身体不听使唤。生日没人送花,为什么我要遭受这种罪。我说过我不想骑锦的机车的啊!在我住院的时候,他们可是面不改色就上台了啊,还让阿繁加入代替我。那种人才不是我的朋友,不需要靠他们,我一个人也可以成功。这是我自己的歌,我想靠自己的力量走红。谁让他们多管闲事!!

小克将拐杖扔向了电视机。而三人却浑然不知,依然在舞台上唱着歌。

未完待续

Tags:

下半场开始前,舞台上是伴舞们休息放松的身影。个人觉得这个创意很赞。一方面,是中场休息时间,伴舞们或拉筋,或练习舞步,观众们上WC的上WC,买goods的买goods。另一方面,这又是剧中的一部分,他们其实已经开始了演出。

随着开始的铃声响起,伴舞们各就各位退场,东从人群中冒了出来。

东:锦,快更衣吧,演出要来不及了。赶紧从白鲸那场戏的情绪中走出来

锦还穿着方才船长的演出服。

锦:我没有你那么坚强。现在演的舞台剧就是喜欢不了,好像和现在的我们重叠了。而且,朝着那头鲸鱼投掷鱼矛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植草的事。

东:植草也快有好事发生了哦

锦:是那样就好了

开场的铃声再度响起。

东:走吧

一轮劲歌热舞唱罢(我懒得听歌词了=v=而且和剧情貌似也没啥关系)

东:辛苦了

中/稻:你们好

中居和稻垣乱入,观众席一片尖叫。

稻垣献花给锦:恭喜

锦:谢谢。你好吗?

稻:很好

锦:中居,你过得好吗?

中:好的!

东:这样啊,不错不错(笑)

锦:你们之后也要在这里演出吧,演的是什么呀?

中:演《圣斗士星矢》

锦:圣斗士星矢啊,好好加油吧(这里取谐音,セイントセヤ→ちゃんとせや)

中/稻尴尬一笑。

锦:我们会努力演好剩下的几场演出,你们也要加油啊。

中:嗯!啊,这是给植草君的花。

东:给植草的?谢谢。下次再来看啊

中/稻:再见

锦:替我向大家问好

繁:再见

东:快看,这是给植草的花呢,一会我们三人去送给他吧

繁:东,你不觉得最近献花多了好多吗?

东:是啊,一天比一天多

繁:证明我们的人气越来越旺了啊。咦?锦,这里有植草克秀的名字

东:废话,他也是我们的成员啊。

繁:不是不是,上面写的是“致锦:生日快乐。植草赠”

锦一脸的难以置信。

锦:什么?植草送我花?骗人的吧。

繁:没骗你,你自己看

锦:东。。。

锦的嘴角浮现出笑容,看向东。

繁:你们干嘛啊,互相看着不说话

东:植草他。。。我们的历史也要改变了吧

锦:我好久没有见到植草了,不过一直在等着这样的机会。东,你刚刚不是说植草也快有好事发生了嘛,我也是这么想的。(BGM响起)啊,对了,他喜欢红玫瑰,那就送他红豆糕吧

东高兴地左蹦右跳。

♪(东)沐浴着爽朗的光芒,心花怒放

是啊,这新的一天,似乎有好事要发生

(锦)曾经的回忆,怀念不已的梦

是啊,这小小的幸福,似乎有好事要发生

玻璃窗的对面

一片耀眼的世界

好想开窗纵身一跃

跳向那华丽的城市♪

画面一转,屋内的植草拄着拐杖,读着锦的来信。

植草:谢谢你送我的生日礼物,我好高兴。锦。。。(愤而把信一扔)这不是挑衅是什么!你生日是哪天,我当然知道。为什么我要祝福你的生日?因为你是大明星?明星?已经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华丽的舞台,巡回演唱会,和我半点关系都没有!不要再管我了,我也会把你们忘了。这样就好。。。

视角重新转回三人。

东:嘿嘿嘿,“植草克秀激励会”,刚才山村送过来的。追记:还像从前那样嬉闹吧。快看!

锦:山村送来的啊?真的呢,果然是山村的风格,只写了追记。“植草克秀激励会”啊,我也被叫去参加激励会了吗?

东:这是植草当主角的派对,无论如何也要去

锦:是啊

东:明天我们一起去聚会吧。只要见到面,还会像从前那样热闹的。聚会结束后,我们三个去哪吃一顿吧,我们请客。

锦:嗯!

繁:是四个人!

锦:哦,四人

♪玻璃窗的对面

一片耀眼的世界

好想开窗纵身一跃

跳向那华丽的城市♪

第二天,派对现场,只有山村一人在等待。三人赶到,却不见植草。

山:他没有来。说是没有人会为了我来的,现在谁也不想见。事实上的确没有请到人,只有我们四个。我本来觉得那样也不错,让他和你们见面,说上话,那样就好了吧。我瞒着他,给锦送了庆生的花,这事被他发现了。

锦:你瞒着他?那束花不是植草送给我的?

山:对不起

锦:等等,怎么可能。我给他的花里还附了信,上面写:“植草,脑袋不太好使的你,居然还记得我的生日,真是甘拜下风。没办法,我自掏腰包,连井村屋的红豆糕都买了哦。你就吃了它,把自己养得比现在还胖吧。”。。。什么啊,我岂不是成了傻瓜!怎么办?东,我该怎么做

东:我们越是急,越是找不到方向,陷入无可救药的泥潭。

锦:祸事连连,坚实的友谊摇摇欲坠,不知不觉伤害了自己的朋友。一切的开端,都是源于那场意外。

东:不能全怪那场意外,一开始是因为它,但这不是nicky一个人的责任,我也是同罪。在伤害植草这件事上,我们两个都有罪。话虽如此,我们不能什么都不做。为了他,我们可以做些什么?要好好想一想。。。

未完待续

Tags:

白鲸终于登场了。其实立意是很好的,为什么表现出来总是有那么点囧呢。和哈姆雷特一样,也是通过剧中剧剖析人物的内心。看似是白鲸中的台词,其实和“现实”中小克的事故是联动的。

好吧,我只想说,明明是白鲸,为什么弄头黑鲸出来[笑cry](还是说灯光关系看起来像黑的?)

海边的小屋,小克抱着吉他独自弹唱。另一边,东拿着地图,慢慢找到了克所在的小屋,倚在墙边安静地聆听。

♪追逐着遥远的梦,漫漫岁月的旅行

不论是暴风雨之夜,还是晴天

有过受伤,有过迷惘

回想光辉的岁月

内心有你相陪

唤醒勇气与力量

叩击我的心

Yes,dreams can come true♪

东:好棒的歌啊

克:东!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

东:这首歌是你做的?

克:嘿嘿,嗯

东:伟大的作曲家诞生了啊

克:别取笑我了

东:我是真这么想。话说回来,你住的地方不错嘛

克:嗯,我每天都在窗边,等待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鲸鱼。这是我现在的心灵寄托了。

东:鲸鱼?

克:嗯,一头大白鲸。像我一样,走不了路的鲸鱼。我已经在窗边盯了两个礼拜了,海面风平浪静。一直这么盯着大海,腿上的骨头就开始作痛。不过,我一次都没有分心哦,鲸鱼大概是不会来了吧,夏天要结束了。

东:你还恨锦吗?

克:我说过不要骑机车的吧。。。可是,锦那家伙——

说着说着,克脸上的笑容消失,突然站了起来,但很快就跌倒在地。东赶紧上前扶起。

东:你不要紧吧,别勉强啊。不过,医生不是说了吗,只要好好复健就可以——

克:医生对谁都是这么安慰的!

东:锦也像变了个人,不再是从前的他了,总是一个人陷入沉思。五年前谁能想到,我们三个会陷入这样的迷途。

克低着头不说话,东强颜欢笑想要安慰。

东:这次来,不是为了和你说那次事故的。我是来给你介绍工作的。

克:工作?

东:就是工作,上杂志封面。

克:我上?

东:对,就是你

克:还有人记得我?

东:你会接的吧?我可是和杂志社的人说了,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说服你答应。

克:东。。。

这时,门外传来熟悉的女声。

山:我买回来了哦,小克最爱的巧克力面包,哈密瓜面包,奶油面包,都是小孩子的口味啊

东:山村小姐?

山:东。。。

东:你怎么在这里?

山:我只是作为前任经纪人,做了该做的。倒是你,怎么一脸奇怪。

东:我有点吃惊而已,原来如此,是你在照顾植草啊。

山:你别瞎猜

东:没有,我只是突然想看看植草的脸。(走近山村),锦还对那次事故耿耿于怀,他总是说,如果当初听了大家的话就不会发生——

山:别说了!。。别再说了。你回去吧,不要再过来了,锦的事也别再说了。

见屋内气氛紧张,克连忙岔开话题。

克:东来给我介绍工作的,上杂志封面。

山:杂志?哪家杂志社?

东有些迟疑,装作回忆的样子走向一边,山村紧跟在身后。

山:时间和地点是?

东:下周五的下午两点

山:下周五的下午两点。。。那——

东赶紧打断山村的话。

东:你会送植草来的吧。

山:我还是不去为好吧。已经不是你们的经纪人了,这么没名没分的跟着,不知道会被人说什么闲话。

克:没事的,我一个人可以去。

东:你真的可以?

克:我会努力的。

东:可是——

克:话说回来,你最近很忙吧,电视和杂志我都有看哦

东:嗯,今天难得休息。我本来还约了锦,他还是念念不忘过去,说要一个人乘船。现在说不定,和你一样正在某个角落看着这片大海呢。。。大家都在等着你,植草。虽然现在由阿繁代替你演出,但大家都在等你回来,我和锦都是。

山:锦。。。

画面一转,船上的锦。

♪海风在耳边低吟

那天发生的事

永远成为不了回忆

海浪扰乱我的心

分别的理由久久盘旋,不愿离去

当它从掌心溢出,这次发现

失去的沉重

从心里消失

察觉到了孤独♪

锦:总是梦见植草,他的影子追逐着我。不,或许不是植草,那是白色巨型的影子。有着温柔的眼神,像鲸鱼一般温柔的眼神。那身影在梦里向我袭来,想要把我吃掉。别过来!不准过来!

水手“阿繁”在锦身后登场,以及舞台下方那蛋疼的充气鲸鱼=v=水手们纷纷从观众席通道登场。

水:有鲸鱼!白色的鲸鱼!像雪那么白,像山那么高。第一次见到那么奇怪的鲸鱼。

锦:把鱼矛拿来,我要射死它。矛呢?快投啊

锦抓住一边的阿繁。

锦:把你的矛给我,我来杀了那头怪物

繁:船长,不能用鱼矛。就算射中了,那头鲸鱼会把船掀翻的。

锦:把矛给我,我要杀了那头怪物。那头怪物,一定要由我来杀。

在舞台边缘不知充当上帝视角还是旁白还是水手还是神的使者的东:不行,那头白鲸是神的使者。不能射。

锦:闭嘴!

锦拿起鱼矛,投向了鲸鱼(居然射中了=v=),紧接着锦投了一根又一根。

锦:我干掉那头怪物了

繁:船长,不好了,它朝着船冲过来了,要撞上了。

巨大的冲击力下,锦和繁被撞得东倒西歪(这里可以看到锦在高台退场,繁在外面罩着锦。接着上来一个替身=v=)不一会,“锦”就被撞下了海。

繁:船长!船长!

底下的白鲸张大了嘴。

锦:可恶,那头白色的怪物,咬断了我的左腿。。。

东(拿着矛当旁白):亲手招惹的冲击,一手导致的冲击。人一旦受到冲击,就会怀疑曾经仰仗的命运。然后与自身发生激烈的碰撞,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坚强的战士,与天神结交。然而,弱者与恶魔联手,受尽执念的烈火煎熬。选择什么样的命运,在冲击意外来袭之前,无人知晓。

拄着拐杖的锦:把我的腿咬断的白色怪物,为了寻找它的身影,我在这无边无际的大海上徘徊了多少个年头,等待着不知何时出现的鲸鱼。最近,突然变得不明白了,我究竟是为了什么逗留在海上。那个时候,我就逼自己想起来,被白色怪物咬断腿的那一天。疯狂地嗅着海浪的味道,往日情景清晰浮现,宛若昨日。现在,我的心中燃烧着熊熊的复仇之火。我愿拿这条命作交换,我一定要打倒那头怪物,否则,永远没有明日可言!。。。可是,船员们都在害怕,甚至在想,永远不要找到白鲸。有人似乎还想下船,想下船的人下好了,就算只剩一个人,我也要打倒那头怪物。

(不知何时变旁白的锦):因为一丝偏执,命运发生了偏差。在命运的捉弄下,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就是宿命吧!

东:也有人不受命运的摆布

锦: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战斗吧

东:他们比你更投入战斗。他们分得清应该和谁战斗,不该和谁战斗。他们绝不会反抗疯狂的巨浪,绝不会顺从地接受疯狂的命运,而是努力地过回原来的生活。

锦:他们?呵呵呵呵,你说的他们是指谁啊?

东:除了你以外的所有人

锦:你是说我疯了吗?

东:或许吧

锦:是的,我可能是疯了。然而,是那头白色的怪物使我发疯的。

东:那头白鲸不过是游在海中。和往常一样,在海中畅游。是你投出的那一支矛,搅乱了你和白鲸的命运。

锦(若有所思):那个时候,你说过不要的吧。

东:是的,我说过。可你却没有听。然后自己一个人开始了战斗。这场战斗搅乱了多少人的命运?你连这点都没有发觉,却以为只有自己一个人在战斗。你根本没想过打倒那头鲸鱼,你想让它把你的右腿再咬断,然后是左手。最后,把心脏都吃了才好。我说的不对吗!

锦(扔掉了拐杖):风渐渐大了,要起浪了!

蛋疼的鲸鱼又出现了。。。。。。

东举起鱼矛递给锦,“拿起这支矛,把那头白鲸想成是我”

锦将矛射向了白鲸,自己却被矛上的绳子缠住。

东(尔康手):船长!船长!把绳子剪断!

锦:不准剪,让我去,我要去怪物那里,这是我的夙愿!

风平浪静后,倒在地上的东挣扎起身。

东:好可怕的景象,就算我一人活了下来,讲述这段故事,估计也没人会相信吧。船员们被大海吞噬,船长与白鲸同归于尽,这是船长的心愿吧。射中第一支矛后,船长心中,一定有着后悔与反省之心。不知从何时起,变成了复仇的执念。船长,和那白鲸一起,在这浩瀚的大海中的某处徘徊。

另一边,被绑在白鲸上的锦:投矛啊,把这怪物杀掉!

上半场 完。

未完待续

Tags:

医院里,东坐在长椅上焦急地等待着植草的手术结果。

锦的左手包扎完毕,走出医护室。东望着锦,两人相对无言。忍受不了沉默的东起身问护士,护士告知现在正在给植草做紧急手术,具体情况之后请问医生。

东:他一向命好,尤其是最近更是春风得意

山:如果当初是我骑机车的话。。。都是因为我拒绝了,才让小克遭罪

东:我没能拦住他,也有责任

这时医生走了出来。

东:医生

医:命总算是保住了,但他伤得很重,左腿粉碎性骨折

东:粉碎性骨折?。。。请问,他还能跳舞吗?

医生诧异地看向东,“跳舞?”

东:嗯,今晚我们有演出

医:今晚?我跟你说,他的左腿可是全碎了啊,你居然还要他跳舞?能不能像从前那样走路还是问题呢!

医生悻悻离去,锦狠狠地踢了墙一脚,质问东。

锦:混蛋,你为什么那么问!植草能不能上台,你为什么非要在这种时候问?

东:因为今晚我们有演出

锦:演出?谁有空管那个。。。

东:那可不行,演出必须进行

锦:植草现在一个人正在承受折磨啊!

东:我明白

锦:至少。。。至少今晚的演出取消吧。植草上不了台,他不在,演出就进行不了。况且,我现在完全没有表演的心情。东,今晚的演出取消吧。

东:。。。不行!观众席上有那么多的人在等着我们,很多天前就开始期待了。不管发生什么,SHOW必须上演,这是我们的宿命。你也清楚这一点吧!

锦: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但今晚不行,我没有那样的勇气。

东:没事,你一定可以做到!植草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锦摇了摇头,一言不发地推门而出。

东:锦。。。。。

回到休息室,繁正独自打着鼓。

繁:今晚的演出怎么办?要取消吗?

东:照常进行

繁:进行?两个人?

东:我们的SHOW是三个人

繁:三个人?可是。。。

东:阿繁,你能代替植草站上舞台吗?阿繁,求你了。

繁:等等,这种时候用这样的方式演出太奇怪了吧。

东:我们没有“这种时候”和“那种时候”,只有观众和舞台。不管发生什么事,SHOW都必须进行下去。只有我们继续把SHOW做下去,植草才可能养好伤,重新回到舞台。

繁:可是没必要今晚一定要演出吧,只不过是一个晚上而已啊

东:这一个晚上对我们来说很重要,不管是对植草还是对锦,还包括我。阿繁,你可以代替植草上场吗。

繁:我不行。

东:你可以做到的。

繁:对不起,我拒绝。

东:为什么?

繁:因为。。。如果我加入了以后一下子蹿红了,植草的立场该怎么办。万一真的变成那样,他所受的伤就不只是身体上的了。

东:是吗,既然如此,我一个人上!

(独白)

东:我在逞强吗?不对,不是那样!我不是为了我自己站上舞台,是为了植草和锦。

♪舞台上有梦想和明天,舞台上有人生

所以 SHOW MUST GO ON♪

东的solo,简直pose大合集啊。配合鼓点太带感了,以至于我看了几遍都不知道他在唱什么[笑cry]

一个人跳完舞的东精疲力尽地倒在舞台上,身后传来锦和繁的歌声。

♪虽然有过无尽地争吵

就让它结束在昨日吧

无谓的伤害,互相伤害

只会扰乱心绪

深吸一口气,向前看

迎着风

伸出各自的手,心灵变得澄净

互相靠近,跨过这片海

搭上同一条船,翻过同一片浪

注视着明天♪

三人演出结束后,跑来一大票记者,围个水泄不通。

记:请问,喜欢的食物是?

东:咖喱饭

记:休息天做什么?

锦:刷牙

记:小时候是什么样的小孩?

繁:很小的小孩

记:兴趣爱好是?

东:集邮

记:喜欢的女性是?

锦:你会给我介绍?脚裸最好是——

记:将来的梦想?

繁:当妈,骗你的

趁退去了一波记者,三人难掩兴奋之情。

东:好厉害,简直像做梦,难以置信。

锦:像是《TIME3》节目

东:真想告诉植草啊

锦:植草。。。他会高兴吗

东:当然了

繁:原来如此,人气爆棚都是因为有我在啊,哈哈

和锦互看了一眼后,东跑去打了繁的头。

这时,记者又凑了过来。

记:你们是少年队吧,请接受采访。听说你们这次要登上杂志封面了啊

东:嗯,植草——啊

记:植?

东:啊,没什么

记:听说你们换成员了?

繁:正好身体不太舒服。说是身体,不是指身高哦。

记:请锦来回答吧

三人在众人的簇拥下退场。

未完待续

Tags:

众人拿着各自的行李,坐定。

克:夏天兜风真舒服啊

东:最棒的车,最棒的人,还有最棒的天气

山:但是明天就没那么走运了,今天晚上开始刮风下雨了

一听要下雨,众人悉悉索索。山村继续道:所以明天出发要辛苦点了

锦:那是辛苦啊

山村白了锦一眼,转身收拾行李。

锦:不过明天不要紧的吧。就算下暴雨,偶尔在暴风雨中旅行也不错啊

克:话说回来,真像在做梦啊。那之后过了三年,没想到可以这么快实现心愿,我们真走运啊

锦:要好好感谢老大

东:我可不会因为这点程度就满足。梦想才刚抓住一半,既然要抓,索性就抓住更大的梦想。

克:更大的梦想?我也要抓。

东:不是说好了三人一起抓住梦想嘛

克:是啊,说好了三人一起抓,东君!哈哈。不过啊,我们三个第一次登上舞台的那一天,仿佛还是昨天的事呢。

东:总是想着明天如何如何,等明天变成了今天,又开始思考新的明天。一直以来都是如此,所以对我来说,那一天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锦:我觉得是三年前发生的事啊

克:喂,你这回答太普通了

锦:是吗?嘿嘿,以前常常有人对我说,你真是个普通的家伙啊。不过我第一次乘飞机,你还记得吧,上飞机之前紧张地不行,刚刚坐上座位就想开窗透透气,我晕机啊。哈哈,好逊。

克:我不是一直乘那种闪闪的新车嘛

锦:谁管你啊

克:所以啊,刚才乘那个古董车,我好兴奋的。

锦:更吃惊的是,那辆古董车,真能拆啊。

克:怎么了?

锦:我就说这车一定很能拆,果然被我料中了。一踩刹车,全部变成了行李箱!真是吓我一跳。现在汽车发展地这么快,老爷车也不可以小瞧哦。这种行李箱,底下有轮子的,机场不是常常有人拎着箱子滚来滚去的嘛,这种箱子要怎么办啊。里面装了什么啊?

阿繁和克囧囧地看着锦傻笑。

锦继续侃侃而谈:比起慢悠悠地开古董车,我还是喜欢有速度的,古董车开得太窝火了。我那么拼命地开,还有人抢我方向盘(指了指山村,山村继续白眼=v=),那么用力地踩油门,但还是轻而易举就被staff的阿钦给超了。所以啊,关于明天怎么走,明天要出发了哦

克继续囧囧地听着。

锦:话刚跑偏了,关于明天怎么走,虽然天气不好,不过我还是想开有速度的车,赶在天气变糟之前走。我打算骑机车,已经问阿钦借了他的车了。这季节骑机车一定很爽吧。对了,山村小姐,和我一起骑吧

山:说什么傻话!从刚才开始就喋喋不休,喋喋不休说个没完。我可不是来玩的

锦:偶尔放松一次不挺好的

山:为什么我要和你一起骑机车啊

锦:你以前不是一直和我骑的嘛

山突然娇羞了:总之我现在不想骑。(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了擦布?顺便把口袋也翻出来了)

锦:我知道了,你先把口袋装进去。

山村不好意思地拿布擦了擦眼镜,又放回了口袋,然后手就一直插着口袋。

锦:你也真是的,一直插口袋。(山村嘟着嘴,无语望苍天)

锦:没关系的哦,山村你不骑,还有大把的人抢着骑。对吧,东。

东:啥?

锦:啥个鬼,人家还以为我们关系差呢。

东:我就算了

锦一脸邪魅地走向东,繁作势逃走。

锦:事先声明,我可没有约你哦

阿繁笑眯眯地回头。

锦:你的行李箱是模仿我的吧

繁:我的箱子比较小

锦:你那箱子是4天3晚吧,我的箱子可以撑一周呢。

说完,锦坐到了克的身边,拿手指戳克的背。

克:做啥?

锦:和我一起骑车吧

克:我在锦身后这样抓着吗?才不要呢,好恶心!

锦:你那是恶心的脸吗?我只看到一脸的开心

克:才没有

锦: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山:误会的人是你吧。锦,你的身体已经不是你一个人的了

锦:我是双胞胎

山:认真听我说

锦:哦!

山:你既然进了演艺圈,就该遵守这个世界的规矩和准则

锦:规则规范,礼仪守则,还有经纪人。在酒店,人们把manager叫做支配人。但是,你没有权利支配我们的自由。以前的我们更自由,可你看看现在,只会做表面功夫,包机,高级车,头等舱,套房,吃东西也都是在一流饭店。但我们的内在,却一点也没变。中国的邓小平,这个邓小平,可不是在寒冷的地方烧伤的意思(取谐音,山村被逗笑了=v=)。邓小平说过一句话,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不管是贵还是便宜,只要我们觉得好吃就行了。随便找家店,1000块的【带子卡了,后面没听到= =】

锦:说来话长,你们只要记住,趁年轻的时候,多一些经历吧。说完了。

三人囧囧地看着锦。

锦:你从刚开始就笑眯眯地嘛。植草,明天一起去吧。

克:还是算了,我不要骑机车。

锦:什么啊,我看你笑眯眯地,还以为你想骑呢。最近你也变得无情了啊

山:锦!你够了吧,小克明明不乐意啊

锦:开什么玩笑,刚才也说了,我可没有被你包养

山:你这什么态度,脑子不正常了吗?

锦:是不正常(随便一截都是表情包=v=)

锦:不好意思,我的脑袋不用你管。(一下子又变帅了XD)

山:你总是这么胡来,大家都觉得麻烦!

锦:是不是觉得麻烦,你问问他们的意见啊?

东&克&繁:是麻烦!

锦:。。。(笑),你这么说他们肯定回答麻烦了啊。我最讨厌听你说教了,总之明天我一定骑机车去。

山:锦,我决不允许你这么做,不准你骑机车

锦:为什么要经过你的允许,和你无关闪一边去

山:你太狂妄了吧

两人扭打在一起,锦被山村轻而易举地摔到地上,锦跟着在地上又翻了两个跟头,抓起行李往地上扔去。

锦:好,今天就打到这里吧。你既然这么不想骑,就开你的古董车吧。来,自己装上,方的,圆的,那什么形状?总之,明天我和植草一起骑机车走,我们要在山路上尽情驰骋,谁都别想骑在我们前面,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于是,第二天在狂暴风雨中,锦载着克一路开着摩托车,来到一处吊桥。克走到吊桥中央打探,回来对锦说: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别走这里

锦下车查看:还好啊,机车开过去没问题的。走吧

锦抓住想要挣脱的克,把他拉上车。车子行驶到吊桥中央,随着桥一起翻了下去。

锦捂着受伤的左手,挣扎起身,想起了植草。然而植草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未完待续。

Tags:

幕与幕的划分,纯属个人偏好,和原作无关。shock,其实是少年队三人的历史吧w

===================================

帷幕升起,映入眼帘的是古希腊风格的建筑和长长的阶梯,以及站在阶梯上的三人。

♪昨日变为今日,今日变为明日

时间长河中的十年之旅

我们的回忆,我们的历史

有朝一日回首遥远的过去

明日为今日,今日为昨日

回首遥远的那一天

那里有些许的欢笑,那里有些许的悲伤

那里有些许的希望,那里还有绝望

我们的回忆,我们的历史

一曲结束,三人各自被舞者包围,舞台转暗,头顶的1991的字样瞬间变成了1981。接着聚光灯照向三人,三人已经换了便服,东捡起掉在地上的“9”的字样,一脸感慨。

东:经历了十年啊,完全没有岁月流逝的实感。有些不自在,又好像在做梦,是如此神奇的十年。

克:你怎么啦,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从这句话开始,正式进入剧情,音乐也轻快了)

锦:不过和十年前比起来,眼前的风景和周遭的环境大变样了呢。十年前,谁能想到我们会在明星身后伴舞啊

东:不顾一切奔跑到现在

锦:今后还要一直跑下去

东:像在和时间赛跑一样。努力地向前跑,但时间总是跑在前头。俗话说的好,光阴似箭啊

克:十年后啊,十年后我们在做什么呢?啊!(转身走向伴舞)你们十年后也一定会成长得很出色吧哈哈

东:1991年啊,看似遥远,一眨眼就在眼前了呢

克:既然如此,接下来的十年,我们要创造出精彩的回忆啊

东:那要看我们自己了。十年后回首往昔,是后悔,还是感到骄傲

锦:全世界是一个大舞台,舞台上是人类舞动的身影。在哪里出场,在哪里退场,演绎着怎样的角色,谁都无法反抗这样的命运。所以,为了让命运一帆风顺,唯有每一天都踏踏实实地活着。(面向伴舞)啊,这些话,对你们来说太难懂了吧。等时机到了,自然就懂了。(面向观众)我说笑呢,哈哈

身后吹来新风,飞快奔向明天

难抑内心的悸动,踏上光明的旅途

say goodbye,yesterday

为了抓住梦想,我们降生于世

everything is OK,闪亮的开始

say hello,tomorrow

跳啊跳,经纪人山村美智子也混入人群中,很快喊停了众人的舞步。

山:别跳了!

山村拿着手上的一叠纸先是敲了东的腿,又转而去打锦的头,锦被打翻在地=v=

山:这是下个月的日程表,你们都看一下。(对着从地上爬起来的锦)还有你

锦:啊,是日程表啊,谢谢

山:东,这是你的份。(东毕恭毕敬接过)

克:日复一日的巡回,每天都在老大身后伴舞。就没有什么让人激动的事吗?

东看着日程表感到奇怪,“这张日程表,和以前不太一样啊?”

锦:那位超忙碌的偶像,有时间这样到处跑吗?

克:话说回来,里面没有主流的会场嘛

山:废话,这是你们三人的巡回日程。

正和后方TOKIO打闹的锦楞了,东接口道“我们三人的日程?”

克:什么意思?

山:总之,你们三人终于要独立了

东:独立?那老大怎么办?

山:那位老大有话让我带给你们。“老是在我身后伴舞何时是个头,是时候让你们三人单干了,你们一定可以做到,我会尽可能声援的,加油!可是,不准超过我!”

三人还沉浸在震惊中,山村继续说道:太好了,solo活动要开始了哦。啊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给你们伴奏的中村繁之,还有TOKIO。你们的老大把伴奏乐队都让给你们了哦。

东:阿繁,你怎么来了?

繁:事情就是这样,总之以后多关照。有我们在,你们就高枕无忧吧。(去和锦握手)

锦:好疼!你的手好大啊(开始比划手),“居然差这么多?。。。刚刚手好疼啊,右手这么疼,就是说——

东:就是说(捏住克的脸),这不是梦啊

克想反捏,可惜够不到=v=

克:好疼啊!难道说。。。是真的?

三人:太好啦!

于是,众人拿着行李出发啦~~

皮箱里装着梦想,口袋里装着希望

let’s go to the tour,心跳之旅开始了

心中点缀玫瑰,微笑点缀未来

let’s go to the tour,梦想之旅开始了

从未见过的城市,从未见过的人

在等着我们,在那道光中

let’s go to the tour,明日之旅开始了

三人踏上了1982 TOUR的列车,其余人继续唱道。

metro is wonderful

metro is beautiful

穿梭在大城市的地下迷宫

载着我们奔向明天的metro

metro is wonderful

列车的布景一分为二,左边是酒吧,右边是寝室(很像船舱里的设定?)。克出现在舞台中央,欢快地跑向电话亭。

克:喂,妈妈,是我啊。我马上要在全国各地旅行了呢

皮箱里装着梦想,口袋里装着希望

let’s go to the tour,心跳之旅开始了

母:瞧你激动的,别给人家添麻烦。你小时候已经跟妈咪游遍全世界了

克:才不是呢,妈咪!啊,妈妈,我这次是巡回演唱会哦

母:木材店和巡回演唱会有什么关系?(这一段是植草的真实写照吧=v=)

酒吧里,经纪人山村和锦,拿着酒杯边跳边唱。

心中点缀玫瑰,微笑点缀未来

let’s go to the tour,梦想之旅开始了

最后是乖乖待在寝室里的东。

从未见过的城市,从未见过的人

在等着我们,在那道光中

let’s go to the tour,明日之旅开始了

众人来到了机场,眼前走来一群空乘小姐。锦拿着相机穿梭其中,时不时把相机拿到脚跟处拍走光(这么长的裙子,怎么拍XD)

山村把机票一个个给了成员,东拿着票左顾右望(第一次乘w),克也换上了大衣,举着票子兴奋地喊道:搭机手续,完成!

====================================

个人理解:这段里,出现了地铁,客轮,飞机,各个交通工具都齐全了。象征着他们长途跋涉。衣服从夏装变为冬装,象征着时间流逝。三人的性格特点和人物背景都有交代。

====================================

画面一转,众人挤在一辆古董车上,大屏幕是行驶中的黑白风景。

皮箱里装着梦想,口袋里装着希望

let’s go to the tour,心跳之旅开始了

从未见过的城市,从未见过的人

在等着我们,在那道光中

let’s go to the tour,明日之旅开始了

这时,一辆摩托车从他们身边开过,跑在了前头。

锦:咦?那不是阿钦吗?真好啊,机车。现在这时候,果然还是要开机车啊。

因为锦分心,山村帮忙开车,结果车一抖,把克甩了下去。

克拼命地追赶,东作势拉起,突然一脚又踢了下去,最后克自己爬上来的。

到达目的地,车解体了。变成了一个个行李箱XD

未完待续

====================================

个人钟爱舞台剧的一点是,任何一个容易被看客忽视的小细节,其实都是主创人员费尽心思穿插在其中的。有限的空间,有限的人员和道具创造出的世界。细细挖掘,却有无限可能。每一场舞台都是鲜活的。

让我发现这一点的是51的ES,促使我去看ES的动机,是少年队。

深表感谢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