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少年队"

幕与幕的划分,纯属个人偏好,和原作无关。shock,其实是少年队三人的历史吧w

===================================

帷幕升起,映入眼帘的是古希腊风格的建筑和长长的阶梯,以及站在阶梯上的三人。

♪昨日变为今日,今日变为明日

时间长河中的十年之旅

我们的回忆,我们的历史

有朝一日回首遥远的过去

明日为今日,今日为昨日

回首遥远的那一天

那里有些许的欢笑,那里有些许的悲伤

那里有些许的希望,那里还有绝望

我们的回忆,我们的历史

一曲结束,三人各自被舞者包围,舞台转暗,头顶的1991的字样瞬间变成了1981。接着聚光灯照向三人,三人已经换了便服,东捡起掉在地上的“9”的字样,一脸感慨。

东:经历了十年啊,完全没有岁月流逝的实感。有些不自在,又好像在做梦,是如此神奇的十年。

克:你怎么啦,突然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从这句话开始,正式进入剧情,音乐也轻快了)

锦:不过和十年前比起来,眼前的风景和周遭的环境大变样了呢。十年前,谁能想到我们会在明星身后伴舞啊

东:不顾一切奔跑到现在

锦:今后还要一直跑下去

东:像在和时间赛跑一样。努力地向前跑,但时间总是跑在前头。俗话说的好,光阴似箭啊

克:十年后啊,十年后我们在做什么呢?啊!(转身走向伴舞)你们十年后也一定会成长得很出色吧哈哈

东:1991年啊,看似遥远,一眨眼就在眼前了呢

克:既然如此,接下来的十年,我们要创造出精彩的回忆啊

东:那要看我们自己了。十年后回首往昔,是后悔,还是感到骄傲

锦:全世界是一个大舞台,舞台上是人类舞动的身影。在哪里出场,在哪里退场,演绎着怎样的角色,谁都无法反抗这样的命运。所以,为了让命运一帆风顺,唯有每一天都踏踏实实地活着。(面向伴舞)啊,这些话,对你们来说太难懂了吧。等时机到了,自然就懂了。(面向观众)我说笑呢,哈哈

身后吹来新风,飞快奔向明天

难抑内心的悸动,踏上光明的旅途

say goodbye,yesterday

为了抓住梦想,我们降生于世

everything is OK,闪亮的开始

say hello,tomorrow

跳啊跳,经纪人山村美智子也混入人群中,很快喊停了众人的舞步。

山:别跳了!

山村拿着手上的一叠纸先是敲了东的腿,又转而去打锦的头,锦被打翻在地=v=

山:这是下个月的日程表,你们都看一下。(对着从地上爬起来的锦)还有你

锦:啊,是日程表啊,谢谢

山:东,这是你的份。(东毕恭毕敬接过)

克:日复一日的巡回,每天都在老大身后伴舞。就没有什么让人激动的事吗?

东看着日程表感到奇怪,“这张日程表,和以前不太一样啊?”

锦:那位超忙碌的偶像,有时间这样到处跑吗?

克:话说回来,里面没有主流的会场嘛

山:废话,这是你们三人的巡回日程。

正和后方TOKIO打闹的锦楞了,东接口道“我们三人的日程?”

克:什么意思?

山:总之,你们三人终于要独立了

东:独立?那老大怎么办?

山:那位老大有话让我带给你们。“老是在我身后伴舞何时是个头,是时候让你们三人单干了,你们一定可以做到,我会尽可能声援的,加油!可是,不准超过我!”

三人还沉浸在震惊中,山村继续说道:太好了,solo活动要开始了哦。啊对了,我来介绍一下,这是给你们伴奏的中村繁之,还有TOKIO。你们的老大把伴奏乐队都让给你们了哦。

东:阿繁,你怎么来了?

繁:事情就是这样,总之以后多关照。有我们在,你们就高枕无忧吧。(去和锦握手)

锦:好疼!你的手好大啊(开始比划手),“居然差这么多?。。。刚刚手好疼啊,右手这么疼,就是说——

东:就是说(捏住克的脸),这不是梦啊

克想反捏,可惜够不到=v=

克:好疼啊!难道说。。。是真的?

三人:太好啦!

于是,众人拿着行李出发啦~~

皮箱里装着梦想,口袋里装着希望

let’s go to the tour,心跳之旅开始了

心中点缀玫瑰,微笑点缀未来

let’s go to the tour,梦想之旅开始了

从未见过的城市,从未见过的人

在等着我们,在那道光中

let’s go to the tour,明日之旅开始了

三人踏上了1982 TOUR的列车,其余人继续唱道。

metro is wonderful

metro is beautiful

穿梭在大城市的地下迷宫

载着我们奔向明天的metro

metro is wonderful

列车的布景一分为二,左边是酒吧,右边是寝室(很像船舱里的设定?)。克出现在舞台中央,欢快地跑向电话亭。

克:喂,妈妈,是我啊。我马上要在全国各地旅行了呢

皮箱里装着梦想,口袋里装着希望

let’s go to the tour,心跳之旅开始了

母:瞧你激动的,别给人家添麻烦。你小时候已经跟妈咪游遍全世界了

克:才不是呢,妈咪!啊,妈妈,我这次是巡回演唱会哦

母:木材店和巡回演唱会有什么关系?(这一段是植草的真实写照吧=v=)

酒吧里,经纪人山村和锦,拿着酒杯边跳边唱。

心中点缀玫瑰,微笑点缀未来

let’s go to the tour,梦想之旅开始了

最后是乖乖待在寝室里的东。

从未见过的城市,从未见过的人

在等着我们,在那道光中

let’s go to the tour,明日之旅开始了

众人来到了机场,眼前走来一群空乘小姐。锦拿着相机穿梭其中,时不时把相机拿到脚跟处拍走光(这么长的裙子,怎么拍XD)

山村把机票一个个给了成员,东拿着票左顾右望(第一次乘w),克也换上了大衣,举着票子兴奋地喊道:搭机手续,完成!

====================================

个人理解:这段里,出现了地铁,客轮,飞机,各个交通工具都齐全了。象征着他们长途跋涉。衣服从夏装变为冬装,象征着时间流逝。三人的性格特点和人物背景都有交代。

====================================

画面一转,众人挤在一辆古董车上,大屏幕是行驶中的黑白风景。

皮箱里装着梦想,口袋里装着希望

let’s go to the tour,心跳之旅开始了

从未见过的城市,从未见过的人

在等着我们,在那道光中

let’s go to the tour,明日之旅开始了

这时,一辆摩托车从他们身边开过,跑在了前头。

锦:咦?那不是阿钦吗?真好啊,机车。现在这时候,果然还是要开机车啊。

因为锦分心,山村帮忙开车,结果车一抖,把克甩了下去。

克拼命地追赶,东作势拉起,突然一脚又踢了下去,最后克自己爬上来的。

到达目的地,车解体了。变成了一个个行李箱XD

未完待续

====================================

个人钟爱舞台剧的一点是,任何一个容易被看客忽视的小细节,其实都是主创人员费尽心思穿插在其中的。有限的空间,有限的人员和道具创造出的世界。细细挖掘,却有无限可能。每一场舞台都是鲜活的。

让我发现这一点的是51的ES,促使我去看ES的动机,是少年队。

深表感谢

Tags:

好了,我要拿我的“绿巨人”们开刀了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我就信眼前看到的好了(噗)

虽然是91年的作品,貌似97年左右把过去的作品重置了一遍推出廉价版(喂)来卖,我买的其实是后者。所以开头,三人并排坐聊了聊感想。排位和队梦很像,但队梦是99年,但它这里又写了97年嗯。。。

因为没看过其他的,我的猜想是,事后感想是统一收录的,然后根据内容,每期作品前插一段。所以会出现对话没头没尾的感觉。

那么开始吧=v=

其实我买的带子开头聊天那段卡了两次,没录完整。不过总体尚可,除了颜色。。。我还是不相信是带子的问题,说不定是转录的时候AV线没弄好?

(回顾过去的三人,和91年比的确成熟了不少)

锦:剧里有一幕是我载着植草骑机车,然后出了意外。说到机车意外。。。

东:是常事?

锦:我刚才没有说吧,植草你真的不要再骑机车了

克:我也这么觉得

锦:TIME-19的音乐剧里也是,【带子卡了略过】我还以为是哪个staff出了岔子跑上舞台了呢。总是会超过他,绕了两三圈后,发现是植草的机车启动不了,他就拿着方向盘一直这么转。我的机车比较快嘛,是要超过的啊。

克:哈哈哈哈,我真的羞死了,直到最后一刻都发不了车。没办法必须上,只好拿着方向盘上了。

锦:不对,你没拿方向盘,我想起了,那台机车的方向盘拆不下来。【带子卡了略过】

———————————

锦:还有植草的鲸鱼,好大只啊。那时候植草你扮鲸鱼很辛苦吧

克:又不是我扮的

锦:那不是你啊

克:那是气球吹大的

锦:原来如此,把它吹起来的人是你啊

克:你少来,为什么我一定要和鲸鱼扯上关系啊

锦:因为那时候你正好闲着嘛,我还以为你铁定在后头踩着踏板充气呢。

克:才没有,那要踩一天吧。

东:不过鲸鱼的布景很壮观,特技演员从高空掉下来,观众都以为是锦本人呢。

克:毕竟剧名叫《SHOCK》,要让观众一开始就SHOCK。所以让特技演员从舞台上方唰地掉下来,很有冲击力呢。

东:还请了森光子老师念开场白,首日邀请她出场,之前没想过可以和她一起演出呢。

以上聊天结束,正剧开始。

开场前,大屏幕上播放着三人在休息室里休息的场景,东一如既往拉筋,克在沙发上看书,锦穿着浴袍走来走去照镜子(噗)。不久,森光子出来了

森:这是关于梦想与冒险,沉浸在青春的喜悦与兴奋中的三个年轻人十年的历史。说是历史,也许过于短暂。然而,在十年前的某一天,三个年轻人,经历了十年的时光后终于到达了现代。他们并没有止步于现在,又迈向了未来。明日为今日,今日为昨日,三个年轻人怀揣着无尽的梦想与远大的理想。三人创造的历史,还要从十年前,1981年说起。

旁白说完,大屏幕开始播放演职人员名单。

背景音乐是本次的主题“光辉岁月”(輝きの日々),请允许我借用最爱的beyond的歌来当它的译名=v=

感谢51出碟,没让这首曲子彻底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

题外话,这首曲子初听的时候真是分分钟穿越到大航海时代4啊。不觉得风格很像嘛,而且是北欧那边的,我都可以脑补出船只停靠在荷兰进货的画面了XD

未完待续

Tags:

好吧,今天去转碟了,貌似没转好。。。

颜色明显失真。。。我都不知道是本身带子的问题,还是转的问题。如果是后者,以后还可以补救;如果是前者,我也没办法了。。。

正常颜色应该是

转出来一个个变成了绿巨人。。。

往好处想。。。毕竟是自己机缘巧合下得到的片子。再差也是我的宝贝[笑cry]。更何况,也许是转的设备有问题呢?以后。。。哪天心情好了再转转?

不过转录像带有点很不好,必须边放边转。三小时,我就眼睁睁地从头看到尾啊

刚看简介,还觉得和51最开始的shock内容不一样呢,一路看下来51的就是翻版啊,看到那蛋疼的白鲸我真的是XD

今年的目标定了,我要做shock(绿巨人版)

Tags:

VOL.37 进退两难

出道五年后,身为《少年队》的一员,我们开始思考。

做我们真正想做的事。

这时候的我们,工作渐渐有了自信。staff也为我们准备了与年龄相符的优雅成熟的曲风。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有着强烈的愿望,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创造出新的天地。

当时,比我年长一岁的尾崎丰蹿红。自编自演自唱的身影,在我们看来也是极具冲击。

人对于自己没有的事物总是心生向往。

在我们心里,也产生了对于创作和“音乐人”的憧憬。

感觉自己只是走在别人铺好的道路上。

实际情况绝非如此,但在当时,未能体会。

我们只不过是歌手。

创作环节由专业人士投入心血作曲,我们要做的是完成自己的使命而努力。

歌曲一旦发表,与其说是我们自己的作品,不如说是大家共享的回忆,并不是靠歌手的一己之力可以实现的。

但是,我们意识到这一点,还需要两,三年的时间。

当时还太年轻,过于急进。

staff希望我们做的事,和我们自己想做的事,渐渐产生了分歧。

另一方面,粉丝希望看到的,也和我们想的不一致。对于偶像出身的我们,粉丝自有她们的期望。

没有粉丝,就没有我们。

施加在身上的期许和我们的理想,中间的鸿沟越来越深,在演艺圈是无法留到最后的。

鸿沟必须填补。为此,一定程度上必须扼杀自己的理想,但要做到这一点很难。

想做的事,与希望我们做的事,两者间的反差。

我开始进退两难。

恰好那个时候,《夜晚的Hit Studio》等多个节目进入90年代后消失,电视潮流从音乐节目转向了流行剧,音乐成了创作型摇滚乐手的活跃之地。虽说时代的潮流无法阻挡,但我们有自己该做的事。

少年队的活动,几乎只限于一年一度的音乐剧《PLAYZONE》。但只要团还在,为了团也要努力solo。

三人难得聚在一起,比起腼腆,其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奇怪的是一站上舞台,三人的“本质”就能体现出来。

老实说,Nishiki因为年长的关系,我对他有所顾虑。我很清楚他如果动真格,会有多厉害。在漫长的岁月中,我们只有一次拳脚相向。在某场演唱会上,因为舞蹈没合上,一下场就开始打架。

另一方面,我和植草却是经常打打闹闹。不管从好的方面,还是不好的方面说,他真的是“不拘小节”。要点燃他的激情很难,好想对他说“拿出干劲来啊!”,有时为了激怒他能够认真起来,我还会故意说些挑衅的话语。

事实上,约摸在十年前,三人有段时间相处并不好。

我们并没有激烈的争执,但就是缺少沟通,话不投机。我开始思考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经历过那样的时期后,如今又可以和睦相处。2008年《PLAYZONE》的最终场,我们尝试了互相为对方导演。这么做很有趣,公演结束后,植草来到休息室,对我说道。

“我们以后,还要继续开少年队的演唱会哦”。

新的一页又开始了。

Tags: ,

VOL.35 泡沫之中

我们出道的1985年,社会正朝着泡沫经济奋勇前进。

东京的房地产招牌如雨后春笋冒了出来,各处都在开香槟庆祝。光是来往于电视台和宿舍之间看到的街景,就能反映出这个浮华世间的缩影。

我们周遭的环境也在变。像是《夜晚的Hit Studio》这类出场的音乐节目,观众急剧增多。在摄影棚出口“蹲点”的人数也是一下子激增。

去外地的时候,有五十辆“追车”跟在身后。

尽管如此,我们对自己的人气还是没有什么实感。因为我们见过火柴每次外出,后面都跟着一百辆车。

当时心里纯粹在想,“我们是三个人,只有一半的50辆嘛”。

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人气,是在和粉丝的“握手会”上。很多地方都举办过,但在大阪城HALL和一万两千人握手那次,握了九个小时。

几乎没时间休息,到最后手都麻了。粉丝的热情,我们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

在东京新宿ALTA前举办的握手会上,也聚集了一万多人。

神奇的是,站在聚光灯照射的舞台上,观众席的反应反而不如伴舞的时候看得真切。眼前犹如一片黑夜中的汪洋大海,自己就像是在这黑暗的海中游泳的感觉吧。

仿佛在追赶我们一般,87年,我们的后辈,光GENJI出道了。

宛如耀眼的星辰,穿着轮滑鞋登场的他们,在我们看来,也是“冲击十足”。

他们的人气高到可怕,音乐节目的排名和我们对调,第一到第三全是光GENJI的歌,我们连续几周都排在第四。

甚至感觉,我们的粉丝和他们的粉丝,一下子互换了。

杰尼斯粉丝的选择简单明了。

“喜欢”或“不喜欢”。

我们是“被选择的一方”。所以,不管什么结果,都必须承受。

有时候,还必须等待着严酷的回答。

演艺圈将“人气”作为评价艺人的指标,在这点上真是个残酷的世界,残酷到无以复加。

这份残酷,出道前我们在火柴,小俊华丽的舞台背后也感受到了。所以,光GENJI登场的时候,我们可以相对冷静地审视自己所处的状况。

我们不像他们,没有接近百万的销量。因此,怎样让组合活得更长久,三人认真地商讨,工作人员也给予了很多意见。

就我个人而言,不光是模仿迈克尔杰克逊跳舞,而是要找到自己的特色。迈克尔的舞,只有他跳才有味道。于是,我决定在舞蹈中加入弗朗明戈的要素,使舞更具成熟的魅力。

在演艺圈最重要的,不光是展现出专业人士的生活态度,首先作为一名社会人,是否认真地活着。对待工作方面,精神和肉体上的自觉自不用说,人性也遭受拷问。

如果本人没有这份自觉,偶像就像泡沫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不论人气多高,过个几年就会大变样。

在那个泡沫经济的年代,我们一边切身感受着演艺圈的泡沫,一边注视着自己未来的前进方向。

Tags: ,

虽然很多人似乎很萌艺人私底下的样子。但我喜欢的,恰恰只是心目中理想的那个形象而已。所以,我真不关心艺人真实的一面。但如果他在真实世界的一些行径(无关好坏)影响到了理想面,让我没办法再说服自己YY的话,就只能say撒哟娜拉了。这样看来,两者还是息息相关的?

嘛,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

VOL.32 面无表情

“酷”,“面无表情”,“酱油脸”。。。

我给世人的“印象”,大多是这些代名词。

从出道至今,几乎没怎么变。

“酱油脸”是出道后不久,在杂志上流行起来的词汇。单眼皮(内双)在“酱汁脸”众多的杰尼斯艺人中实属异类,所以被人这么称呼。

其实,我自己并没有意识要走“冰山”,“酷男”的路线,更别提“酱油脸”了。原本,我就没想过定位自己的形象。

我是觉得,不管是组合还是单独的艺人,形象定位都不是本人能够刻意为之,而是自然而然形成的。

况且,不论多么巧妙地演绎自己的角色,人的本性和真面目是会通过表情自然流露出来的吧。

刚出道那会,Tamori桑就在电视节目上对我说,“Higashi君面无表情呢”。不过,我并不是故意装“冰山”,因为紧张,所以没有精力控制面部表情。我这人本身就“容易害羞”。

Nishiki在任何场合都能对答如流。植草成天一副笑眯眯的样子。说到我,在这俩气定神闲的人边上,只有绷着脸,默不吭声的份。没想到在外人眼里,就成了“COOL”,“面无表情”。

出道后,我们很快接拍了巧克力的广告。广告中三人的代表色分别为,Nishiki的红色,植草的黄色,我的黑色。我个人是非常钟爱红色的,这点也很意外。

出道当时,少年队的宗旨很简单,就是成为“真正能唱能跳的组合”。和比我们早出道三年的涩柿队相比,粉丝群的年龄偏大,我出道的时候已经19岁了。事务所告诉我“要做绅士”,所以我的目标就是优雅的大人。

可是,关于《少年队》这个组合的角色定位,我和Nishiki,植草从未讨论过。

我们只会讨论舞台的站位,歌曲演唱的部分,都是和才艺有关。

牢牢把握每一次机会,为此反复地训练,我们的神经,只集中在那一点。

在歌曲中加入高水准的舞蹈动作,是我们的个性。

事实上,出道后,周遭情况有何变化,我们对此并不了解。

就算对我们说很有人气,我们也想象不出是什么样。毕竟在宿舍的时间少了,自己上的节目几乎不看。不像现在,还可以在车上看。

我认为,从形象上来说,艺人存在着三个“自己”。

“真实的自己”,“电视上的自己”,还有一名“大家想象中的自己”。

最后那个自己,很多时候是大家“理想的形象”。

然而,要这“三者”的形象保持一致几乎是不可能的。真实的一面和人们希望看到的一面,中间的反差,最困扰的其实是当事人。

不论是谁,随着年龄增长,视野开阔,想做的事,未来的目标都会发生改变。

十几岁出道的偶像,到了二十岁,三十岁,本人的兴趣爱好,想法自然也会变。

然而,一旦定型的形象,不是那么轻易可以改变的。

自己想做的事,和人们希望自己做的事发生偏差的时候,对当事人来说是有点痛苦。

有时候也会成为严重的心理负担。

如何去克服它,对偶像来说是一个重要的考验。

我们切身感受到这一点,还要再过一些时日。

Tags: ,

好在意植草的牙最后怎么样了。。。

VOL.31 主场

出道后不久,个人solo的工作慢慢增加。但说到少年队三人齐聚一堂的活动,要属在青山剧场上演的原创音乐剧《PLAYZONE》。

从出道第二年到2008年之间的23年间,我们每年夏天都会站上青山剧场的舞台。

平日里专注各自的事业,但每年一到这个时候,三人回归的主场就是这台音乐剧,公演数合计957场。

原本,我们就是为了成为“真正能唱能跳的组合”而努力,音乐剧的上演是一大目标。

在我们出道那一年开张的青山剧场,作为《儿童之城》内的设施,提倡上演不分老幼全民欣赏的优质作品。舞台纵深长,转换自如,正适合演出音乐剧。

“PLAYZONE”这个标题也蕴含着“母子游乐园”的意义。

和出道那时候一样,我们和J桑,工作人员一起热切讨论音乐剧的内容。

第一部作品的舞蹈,请到了给迈克尔杰克逊的《Thriller》和《Beat It》编舞的编舞师迈克尔・彼得斯。

我们和迈克尔彼得的交情不浅,出道前,就已经在纽约接受过他的特训。即兴创作的黑人音乐,激情的节奏与感性,我们受到了强烈的文化冲击,跟上他的步伐实属不易。

特训一天八小时。美国联邦制度严谨,一分都不会延长。

相反,内容却充实得令人难以置信。每两个小时只休息短短的5分钟。

我们从中领教了正式舞台的严厉,以及娱乐创作者的热情。

在特训中,有一次我的脚踢到了植草的嘴,他的门牙应声飞了出去。“快把植草的门牙找出来!”,大家分头寻找,找到后用BOND胶粘上做应急处理,接着继续训练。虽然大伙都在笑,但我心里对植草很过意不去。

第二天,植草整个脸都肿了,嘴唇上有一块很大的结痂。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半句怨言。

迈克尔・彼得斯,为了我们来到日本,为我们编舞《PLAYZONE》,简直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事了。

他平日里性情温和,对日本文化造诣颇深。

每年都会寄来圣诞卡,然而有一年却中断了。我们很是担心,联络后才得知他因为艾滋病已经离开人世。

这让我们受到了很大打击。

之后,我们还请了给迈克尔杰克逊的畅销曲《Billie Jean》和世界巡回《Bad Tour》编舞的文森特・帕特森,为06年的《PLAYZONE》编舞。同时也是电影《黑暗中的舞者》舞蹈指导的文森特,为我们准备的舞充满了幻想风情。

《PLAYZONE》的有趣之处,就在于通过和各类编舞师和工作人员的邂逅,诞生出自己的想法得以挑战。

对青山剧场的舞台,我们了如指掌。

《PLAYZONE》融合了杰尼斯和洋折中的传统,呈现出我们独特的音乐剧世界观。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