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29  MONEY

February  1996

站在大厦的楼顶俯瞰整座城市,我心想“人能拥有的,全都可以用金钱买到,真了不起”。然而,抬头望向天空,白云飞快地流动,又想到“即便花多少钱,也不能把它怎么样吧”。再怎么对它说“快下雨”或者“雨好停了吧”都是徒劳无益。

小时候,我没有“零花钱”的概念,只有新年才能拿到压岁钱。所以,想骑自行车,我只有去垃圾场找。Drop Handle,12段GEAR。。。那里丢弃了很多“好想骑的自行车”。“啊,有人不要了”,于是把它带回家,用胶带粘好,修好轮胎,骑得特开心。

我很少买东西,买下了一定不会换。看到有同学说“成绩单上的A多了,就让父母买电子游戏”,“让父母买电脑”,我就觉得他们特幸福。我家连一句“干得好”的表扬都没有。所以,我不会为了结果或者利益行动,重视的只是过程。

和小时候一样,我不喜欢买已经完成的东西。比如西装,我喜欢加入自己的意见做出来的成品,所以很少去买已经做好的西装。

我也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要付房租,除了维持生活必须支出的开销,放进钱包里的钱可以原封不动撑很久。

小孩子在被问到“有多喜欢妈妈?”的时候,经常张开双臂说“这么喜欢”。我以前可能也干过。像那样单凭感情来承认对方的小孩子的做法,是不适用于成年社会的。评价他人的时候,还需要报酬和头衔这样的奖励。但是,越是通过金钱和人交流、行动,越是看不清本质这也是现实。

有瓶价值2,3万的高级红酒。要问一瓶酒为什么值那么多钱,那是因为制造它的人下的功夫厉害。问了制造过程,只有当地才能摘到的葡萄里精挑细选出几颗,经过脚踩之后,再放进酒桶里睡上8年时间。其中包含了难以用金钱衡量的功夫与爱。

去百货店,衣服上都有标签。我们和它一样,虽然我叫“木村拓哉”,但同时也是名为“SMAP”的一个商品。只要加上名字,同样的东西却能卖出高价。这就是品牌。

现在,“木拓”、“SMAP”渐渐成为了一个品牌。但有时候我会想,“那些关注我们,听我们唱歌的消费者,究竟怎样看待我们的价值呢?”

我们的情况是,制造的人是自己,拿出去卖的可能是事务所。但归根结底,自己是自己的生产者。所以,我才不想胡乱生产。和花费了数十年制造红酒的大叔大婶们一样,我想把自己精心打造过后,才放到店里去卖。即便被贱卖,也要做好每一件事,证明自己的价值。因为我这个人,在全日本,全世界都是独一无二的嘛,我想承担起责任,把自己提供给市场。

精心打造的自己
是不能容忍贱卖的
请成为无论花多少钱也买不到的你。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四, 一月 23rd, 2014 at 23:03 and is filed under ┠开放区.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我又与世界和解了
我又与世界和解了

You deserve it!
You deserve it!

我们阿羡最讨人喜欢了
我们阿羡最讨人喜欢了

打脸
打脸

近况与新欢
近况与新欢

我真香了
我真香了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17年我是真的喜欢过你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幻想水浒传音乐会

夏のお暇
夏のお暇

KT控后续
KT控后续

神のみぞ知る
神のみぞ知る

33でも頑張る
33でも頑張る

Kamenashi
Kamenashi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别了家驹二十六载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