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l.30  Pride

June  1999

在香港和当地的工作人员一起拍电影时,我的角色设定也是一直在说日语。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让我比平时更意识到自己是个“外国人”。虽说不会勉强自己去想“身为日本人”、“身为日本男儿”该如何,不过,我常会拿出心中衡量事物基准的“天平”去思考问题。

我刚到香港的时候,周围一个人都不认识,广东话也不会说,真的“不知如何说好”。但在片场,帮助我融入合作演员和工作人员这个圈子里的是“木拓”。“木拓”为我开辟了道路,虽然我不认识他们,但大家都认识我。虽然被当地的媒体穷追猛打有点烦,但真的让我轻松了许多。

“木拓”在香港已经人尽皆知。但要问“木村拓哉”是个什么样的人。。。打个比方,在国外被问到自己的职业是什么,就看自己是为了什么目的去那个国家,答案也会跟着改变。如果是去拍电影,就是演员。去录音的话就回答是歌手。

但是,SMAP可以归类为音乐人或者歌手吗?我在国外一直收看《MTV》。不管长得多难看,或者唱的歌有多怪,大家都在认真唱。里面也有和SMAP一样的组合。我看着他们的表演,很不甘心自己的确是被他们吸引了。

回头再看自己的组合,老实说我觉得现在的SMAP缺乏魅力。每一个人,中居,吾郞,刚,慎吾,大家都很有魅力,给人留下深刻印象,本身也在成长。但集中到一起后,总觉得还在原地打转。我们算不上是优秀的组合,成员也不是三好学生。所以,一边摸爬滚打,一边努力从现有的领域踏出一步是我们吸引人的地方。现在可能又松懈了吧。但这种意识不是靠我一人能够改变的,估计也不会对成员说。这是我的Pride,不会明说。

录制《FLY》期间,心里一直在纠结。对我来说是第一次尝试的音域,明明想唱到那个音,却总差了一口气。“可恶!”,话虽如此,要是改成假声唱我更不甘心。CD本身的大小可能不会变,也就12英寸。但是,即便是同一空间,我还是想超出本身的实力,努力突破1英寸的势头去拼去闯,直到自己满意。我们要做一定能做得到。

对我来说,判断一样事物,决定能不能接受它的标准是我的Pride。承受的大小=可测量的容量,也决定了那个人的气量。有身为木村拓哉的标准,身为SMAP的标准。。。当然,随着立场的不同,这些也会相应改变。但如果过于苛刻去挑选,那就自我意识过剩了吧。

另一方面,先不用天平,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也很重要。之后可能还需要用秤杆再衡量。

我希望自己的Pride不被人察觉,却又确实存在于心里。可以的话,我希望那柄秤杆的可测容量能越来越大,为了前往下一个游乐场或舞台。毕竟,在熟悉的框架下心安理得地安定下来,就太没意思了。

必须拥有的东西
不能强加于人的东西
不能失去的东西
不能比较的东西
虽然麻烦,却体现了自己的价值
那就是。。。Pride

Tags:

This entry was posted on 星期五, 一月 24th, 2014 at 21:52 and is filed under ┠开放区. You can follow any responses to this entry through the RSS 2.0 feed.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肝了一个月梦幻模拟战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说给某位宇宙白莲

low就是low
low就是low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2018春樱之旅——DAY5 吉野山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别了家驹二十五载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下 御手洗溪谷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4上 天川神社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3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2

2018春樱之旅——DAY1
2018春樱之旅——DAY1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吐槽苍蓝革命女武神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勇者斗恶龙11游戏感想(一)

温柔的胜利
温柔的胜利

如龙6游戏感想(下)
如龙6游戏感想(下)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Name (*)
Mail (will not be published) (*)
URI
Comment
:心心眼: :笑: :滴汗: :开心: :啥: :无语: :点头: :哭: more »